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百零五章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镇南王府,小秋服侍王妃洗完脸后,把新买的雪花膏奉上。

    王妃淡淡睨了一眼:“这就是你昨儿个抢的?说是一天只卖十盒的?”

    “正是呢,那个女老板牛得很,一天只卖十盒,奴婢和张妈妈一起抢,才得了这一盒,主子您用用看,确实很好呢。”小秋把盒子拧开,用指甲挑了一点抹在王妃的手背上:“您感觉感觉。”

    王妃看了眼自己的手,香膏子细腻柔润,很快就被皮肤细收了,而涂过膏子的皮肤也显得润滑柔嫩很多,王妃几乎立即就喜欢了这东西,亲自挑了一指甲抹在脸上涂匀,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皮肤滋润了很多,整个人气色都好了。

    “怪道她牛,她家的东西确实是好,只怕刀家那铺子里的桂花油会卖不出去了。”王妃心情大好道。

    “不过说起来其怪,那天奴婢在排队时,听那位女老板说,她家的香油膏子一天只卖十瓶,每瓶一两,但是买两瓶就三两银子,三瓶五两银子,这话怎么都说不通,不是自相矛盾么?

    人家是买得多会更便宜一些,她家倒好,想多买,就得多出钱。”小秋皱着眉道。

    王妃听了却笑起来:“确实有趣,她倒不是矛盾,而是有意这样说的,她是外地人吧,看来,只是想在咱们南楚打开货物的销路,并不想长期呆在南楚。”

    小秋急了:“那她是要走么?那岂不主子以后再也用不到这么好的东西了?”

    王妃笑着戳她的脑门:“你个实心眼的,她这是在放话,寻找有实力的代理人呢,你想啊,她一个外地人,想在南楚赚钱,如果没有本地的权贵支持,是很难行走得下去的,就算东西再好,也难斗过地头蛇,首先刀记铺子就不会让她轻轻松松赚下去。会捣乱。”

    “啊,刀记这么利害啊。”小秋摇头道。

    “那是,刀记在南楚算是最霸道的了,也不看他背后是谁在撑腰。”王妃冷笑道。

    “谁啊?”小秋傻傻地问。

    “殷国舅。”镇南王妃道。

    “那确实利害。”小秋认真地点头,殷家在南楚也是大族,现在殷国舅又正扶持着摄政王世子爷,比起前几年来,权势更重了。

    两个正说着话,管家进来禀道:“王妃,外头有个姓穆的夫人求见。”

    王妃诧异道:“姓穆的?谁啊?莫非是穆将军的家眷?”

    “说是夜家商行的女老板。”管家回道。

    小秋眼睛一亮道:“主子,那个女老板长得可好看了,象个仙女一样。”

    王妃又拿手指戳她:“一个女商户,能好看到哪里去?也亏得你把她比成仙女。”

    唇角就勾起了抹讥诮:“本妃不见,让她走吧。”

    小秋一脸失望,喃喃道:“真的很好看呢,她家的东西也好,主子就见见吧。”

    “你是惦记见人家的伙计吧,别以为本妃不知道,你大白天对着人家伙计思春呢。”王妃瞪她道。

    小秋吓得立即跪下,一脸羞红:“没……没有,主子,奴婢不敢。”

    王妃冷冷地抬脚出去:“起来吧,这次就算了,以后再在外头无状,丢王府的脸,指细你的皮。”

    小秋吓得忙点头,起来跟了出去。

    穆清瑶早就知道会吃闭门羹,管家出来回报时,她也不意外,笑着拿出一块玉佩递给管家:“请把这个拿给王妃看。”

    管家依言又转了回来,在园子里寻到王妃,把玉佩递上,王妃看了一眼,顿时脸色一变道:“她人在哪里?带到花厅来见本妃。”

    “你是殷紫茹的什么人?为什么你会有她的信物。”穆清瑶见过礼后,王妃细细打量她几眼后问道。

    “她的女儿,不过,您可以不必看我娘的面子,我今天,是给王妃送钱来的。”穆清瑶淡淡地说道。

    王妃深深地看了穆清瑶一眼,那块玉佩是殷紫茹商队的信物,不是一般的人,殷紫茹怎么会随便给?

    她这个女儿应该是当继承人培养的,可听这位姑娘的语气,似乎不太在乎。

    “你说给本妃送钱?什么意思?”镇南王妃让丫环沏了普尔茶上来,问道。

    “王妃既然识得这块玉佩,该知它所代表的意思,我娘在南楚定然也有她的商铺网点,她在南楚的合作方,应该就是王妃您对吧。”穆清瑶笑着问道。

    “不错,本妃确实与你娘有合作关系,她的商队本妃也有股份,但是,你说给本妃送钱?送什么钱?怎么送?”镇南王妃问道。

    “想必我家的胭脂膏子王妃已经用过是吧。”穆清瑶问:“不知感觉怎么样?”

    “不错,是好东西。”镇南王妃淡淡地回道。

    “相信只要货源充足,我家的东西,给任何人代理,都会赚大钱,但是,在南楚,想要在胭脂这这一行业占得一席地位,不是靠东西好坏,而是得有实力对抗殷家,我说的是不是?”穆清瑶含笑看着镇南王妃。

    “不错,殷家势力强大,又世代做胭脂生意,外地人想在南楚打开胭脂销路,确实要过殷家这一关,莫非你说的送钱,是想让本妃代理你家的胭脂么?”镇南王妃也目有深意地看着穆清瑶。

    “王妃*,我确实有此意,不过,王妃似乎并不太感兴趣。”穆清瑶道。

    “不错,镇南王在南楚的根基不比殷家若,比起殷家这样靠联姻而起家的暴发户来,镇南王府时时都能将其压下去,不过,镇南王与殷家早有约定,他家做胭脂,王府做首饰,两家互不越界,互不干涉,所以,对不起,就算你的胭脂膏子再好,本妃也不会接你这单生意。”镇南王妃说着,便是一副要送客的姿态。

    穆清瑶也不急,稳坐如山。

    象是没看见镇南王妃手中端起的茶碗。

    “说到首饰,想必王府大多是在我娘的庆丰祥进的货,款式新,成色好,价格也相对便宜,所以,在首饰这一行上,王府每年的进项应该很大,所以,对于胭脂这一行也并不看重,不过,王妃不觉得,这几个月来,我娘在货物供应上,出了点问题么?”穆清瑶笑着问。

    镇南王妃脸色微僵,眼神凌厉地看着她:“不错,确实如此,莫非你们母女为了副本妃跟你们合作胭脂,所以故意在供货上不讲信用?”

    穆清瑶哂然一笑:“王妃您想太多了,胭脂是生意,首饰也是生意,胭脂赚钱,首饰难道不赚么?做生意最讲的就是诚信,我家若是在首饰上与您敷衍,您又怎么敢与我家做胭脂生意呢?”

    “不错,本妃也相信,殷紫若是说一不二的人,可是,为何这几个月供货会如此紧张?”

    “因为我炸了我娘的首饰制作坊。”穆清瑶淡淡地说道。

    镇南王妃惊得目瞪口呆,殷紫若能赚钱,靠的就是那怪异的机械设备,省工又省时,所以她的成本才比别人低,才可以卖好价,她这个女儿,竟然将那么好的基地给炸了!

    “你……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因为我娘管理不善,被有心人潜入,就要被外人夺走,与其让他人得利,不若炸了省事。”穆清瑶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你就是……那个先是被靖北侯府所弃,然后再嫁给晋王世子的穆家大姑娘?”镇南王妃总算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穆清瑶。

    “不错,我正是晋王世子妃穆清瑶,王妃与我娘有旧,本世子称您一声阿姨不算愈矩吧。”穆清瑶道。

    晋王乃是一品亲王,镇南王虽然在南楚地位很高,但去了大锦,也不是个二品亲王,比起爵位来,镇南王可要比晋王差了一截,穆清遥先前一直没有执晚辈礼,这倒也说得过去,如今身份表明,她反而谦和有礼了,倒让镇南王妃有些不好意思,更觉这位穆家大姑娘行事作派大气自信,忙扶了扶她道:

    “看你这话说的,当然不愈矩,快快请坐。”

    “你的意思是,首饰这一项,本妃怕是难以做下去了?”镇南王妃问道。

    “当然不会,我娘正在另建基地,不过,我娘最近大辽事务紧迫,娘无暇顾及,所以就晚了些。”穆清瑶道。

    “那怎么办?都快断货了,这个殷紫茹,不知道把生意交给个信得过的人,再去忙她的大事么?可莫要害本妃生意不好做才是啊。”镇南王妃忍不住抱怨道。

    “不着急,没有我娘,不是有我么?”穆清瑶安慰道。

    “你不是做胭脂生意的么?”镇南王妃道:“再说了,你娘那是技术活,她那基地本妃也听说了,一般人可没本事再建得起来,听说是有神仙相助呢,我娘也未必有本事随便建成。”

    穆清瑶听得大笑,自信地将茶杯往几上一搁道:“就算神仙来了,也未必能帮我娘再建起来,但是,我能建,而且能建一个比过去更大,效率更好的庆丰祥起来。”

    镇南王妃就斜了眼睃她:“侄女,你才多大啊,今年有二十了么?”

    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我娘初建庆丰祥时,我才四岁,那时候更小。”穆清瑶根本不理睬镇南王妃眼中的鄙夷与讥讽,悠然地说道。

    “莫非你四岁时,就已经记下了你娘建造的整个过程?就算全记下了,那些建造技术你也未必会啊,要不然,当年建造的工人,只要合起伙来,很快就能再建一个。”镇南王妃当真觉得这个看着清丽无比的女子太会吹大牛了,说话比她娘还拽,还没边际。

    “四岁的孩子能有多大记性,王妃您太高看我了,我可不是天才,当年的事,也就记得一点零星。”穆清瑶笑道。

    镇南王妃就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那你还说你能建?莫非你娘这些年把技术全教给你了?”

    穆清瑶又笑:“我娘自个都不晓得怎么建,又怎么教我?”

    镇南王妃就更加奇怪了:“那你还说你能建,年轻人,牛皮砍破是要闪到腰的。”

    穆清瑶听了掩嘴直笑,起身亲自给王妃斟了杯茶:“王妃,您倒是个直爽的人。”

    王妃喝了她斟的一口茶道:“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快说实在的吧,你娘该怎么保证本妃的货源啊。”

    穆清瑶道:“我说了啊,我娘不能再建一个基地,我能啊,只是您一直不相信。”

    “当然不相信,那基本是你四岁那年才建的,你又说你娘都不会,如果你非要说你四岁时就学会了建造技术,打死本妃也不信。”镇南王妃没好气道。

    “不错,四岁的孩子想学也学不会,才多大啊,说话都不太利索,正是天真懵懂之际。不过,重点就是,我娘的基地本来就是我建的,就是我四岁那年,画的图纸,教我娘建成的。”穆清瑶语不惊人誓不休。

    镇南王妃彻底傻了眼,瞪大眼睛不可思义地看着她,半晌才道:“你……真的不怕闪着舌头?”

    穆清瑶捧腹大笑:“王妃,您真可爱,难道您就没听我娘说过基地怎么建成的?”

    “你娘是说过,说是靠天助,老天眷顾她,让她捡了个宝贝……莫非,那个宝贝就是你?”镇南王妃道。

    “不错,就是我,想来您也不相信,您也不用问究竟,世上之事原本就没有那么多道理可言,您现在用了我自个研制的胭脂膏子,感觉怎么样?以前用过这么好的么?”穆清瑶认真地说道。

    “确实没有。”

    “那您又知道,为何刀记一天只肯卖五十瓶桂花油?自然是他们的产量只那么多,一天只能生产出五十瓶来,不然,他们为何放着有生意不做呢?”穆清瑶道。

    “你不也一天只卖十瓶了么?”镇南王妃反驳道。

    “我这是要把货都留给您来销售呢,先吊着大家伙的喟口,到时候,您可就好卖得多了。不瞒您说,昨儿那香水,侄女一天就能生产出几百瓶来,雪花膏也是,所以,您根本不用担心货源,至于首饰基地,我正打算在南楚建,您有没有意向与侄女合伙呢?我可以送您股份哦。”

    镇南王妃听了蹭地一下站起来,眼神热切地看着她:“你此话当真?你真在南楚建庆丰祥?”

    “不是庆丰祥,那是我娘的字号,我经营的是红丰祥,您是我红丰祥南楚基地的第一合伙人。”穆清瑶郑重地说道。

    镇南王妃虽然仍不太相信她能建基地的话,但她既然说要在南楚建,自己就能亲眼目睹整个过程,到时候她说的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好,如果你说的是大实话,本妃会不遗余力地帮你。”镇南王妃道。

    “那就请王妃拭目以待,不过,胭脂呢,王妃做不做?”穆清瑶又问。

    镇南王妃有些犹豫。

    穆清瑶起身道:“其实赚钱的事,谁都愿意做,我的胭脂生意自己也不是做不下,只是没多大功夫来打理,我家相公是晋王世子,他的身份不允许我在南楚呆太久,之所以选择王妃您,一是镇南王府有这个实力,镇南王在南楚德高望重,深受百姓和朝臣爱戴,第二是,您跟我娘是故旧,我要在南楚找合作伙伴,当然首选您,如果一来,就去了别家,您心里也不痛快是不?”

    镇南王妃想了想道:“不是我不愿意做,你这胭脂生意比起首饰生意来,只大不小,首饰不是谁都买得起,但胭胭是女儿家都要用,销售大得多,可是,王府确实与殷家早有约定,殷家不碰首饰这一块,王府不碰胭脂这一行,本妃不想破坏规矩。”

    穆清瑶淡淡一笑:“听说失踪多年的摄政王世子回来了,他正是殷家的外侄,殷家之所以会在短时间里势大起来,靠的就是这个外侄对吗?”

    镇南王妃点头道:“如今世子势大,手掌玉玺,又得朝中肱彩股大臣拥戴,他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代南楚之主,镇南王素来不选边,不站队,犯不着为了生意而得罪世子,所以,侄女,不是本妃不愿意,实在有难处,首饰这一项是没有半点问题的,只是胭脂……”

    穆清瑶秀眉一扬道:“您觉得,镇南王不选边不站队,将来就能明哲保身了么?”

    镇南王妃愕然道:“不然呢?”

    “摄政王世子才多大?十二岁,明年登基的话,也顶多十三岁,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他能懂什么?还不是什么都听自家娘舅的意思,他真要上位,到时候殷家就会成为另一个摄政王,若任其下去,将来就不会只是摄政王了,也许,言家的基业也会被殷家夺了去,镇南王府是要眼睁睁看其坐大吗?”

    镇南王妃如遭雷击,顿坐在椅子上,半晌没有说话,良久才幽幽道:“怪不得王爷回来总是唉生叹气,或许,也正为此事担忧吧。”

    “大锦皇帝也是支持小世子的,所以,一直没让穆将军表态,因为小世子好掌控,让一个小孩子当儿皇帝,大锦吞并南楚的可能性就增大。”穆清瑶又道。

    镇南王妃越听脸色越发苍白,颤声道:“可小世子声势很大,若鸿那孩子又常年没在南楚,根基尽失,他势力太过单薄了啊。”

    穆清瑶道:“单薄什么?您可别忘了,穆将军是我的父亲,他手中的兵权,可以为小世子出力,也更可以为言若鸿出力,再加上镇南王府,您认为,殷家还能与言若鸿抗衡么?”

    “可还有好多肱股大臣……”

    “那些人大多都会看镇南王府的风向吧,何况您还别忘了,言若鸿还有个最大的助力,那是言若齐不可能有的。”穆清瑶又道。

    “什么助力?”

    穆清瑶道:“钱,大量白花花的银子,有钱能使鬼推磨,谁掌握了经济大权,谁才在朝中有话语权,而我正要建的首饰和胭脂作坊,就针为言若鸿和镇南府源源不断地赚钱,有了钱,军队会听谁的话?有了钱,百姓也又会听谁的话?而有了钱,那些所谓的肱股大臣,随随便便就能改而支持阿鸿。”

    镇南王妃若有所思地点头道:“不错,军队素来是由大锦和南楚一起养着的,所以,南楚才一直受大锦制肘,南楚若是富庶强大,又岂会受大锦辖制?”

    “你的话,很有道理,但此事本妃不能做主,得等王爷回来商议之后,再给你答复。”镇南王妃显然已经心动,只是,不好随便答复自己。

    穆清瑶起身道:“愿王爷王妃能认清形势,我只能给您三天时间,三天过后,我会去找另外的合作伙伴,相信这天上掉钱的事,没有人会推辞的。”

    王妃听了,眼里就闪着急切之色,但她素来稳重,笑道:“行,三天就三天,相信侄女你也不会外道我这个姨母,我跟你娘可是做了十几年的生意了。”

    穆清瑶告辞,王妃亲自相送,一路上,穆清瑶又与王妃闲聊着,小秋就跟在王妃身后,低眉顺眼的很乖巧,不时地替王妃打帘子,拿扇子,穆清瑶不由得多看了小秋两眼,笑着对王妃道:“您这丫头还真不错,长得水灵不说,还乖巧得很。”

    “家生子儿,以前木呐些,这一个多月来,倒是机巧了许多,就还是脑子不活泛,说话天一句地一句的,傻呼呼的。”王妃笑道。

    小秋见穆清瑶一直盯着她看,似乎很害羞,头垂得更低了。

    穆清瑶就扯开了话题,两人刚走到二门处,却见夜笑离正在一个中年男人的陪同下,迎面而来。

    王妃忙迎了上去:“见过王爷。”

    穆清瑶也上前行礼,王妃忙介绍:“这是大锦的晋王世子妃。”

    镇南王冷静地看了穆清瑶一眼,唇边挂了笑,对夜笑离道:“你家娘子果然如你所说,来了本王府,既然都凑一块儿了,不若吃过饭再走吧。”

    穆清瑶与夜笑离相视一笑,两个人同来南楚,从来没有打过商量,行事却是想到一块去了,夜笑离在军政方便用力,自己用钱打开出路,希望能帮到阿鸿才好。

    “来来来,都说说,阿离媳妇儿都跟你说了些什么?”镇南王坐定后,对王妃说道。

    镇南王妃看了穆清瑶一眼,穆清瑶笑道:“大抵应该和我家相公说的差不多,不过,想来王爷知道,我是生意人出生,所以,我今天来,是跟王爷做生意的,如果您愿以,夜家商行以后就请镇南王府来打理了。”

    镇南王笑道:“大臣们内院这几天谈得最多的就是你夜家商行的东西了,一个个象捡到宝样的,本王昨儿个晚上也用过你家的香胰子,确实是好,就是一天只卖五块,太少了,本王也得多派几个人去排队抢购才是呢。”

    穆清瑶笑道:“那是我家相公调出来的香,有宁气安神的作用,王爷一天辛苦回来,用香胰子洗个澡,再涂点雪花膏子,保证一天的疲惫全消。”

    镇南王道:“不错,确实是有些功效,你的意思是,是让本王来代理你家的胭脂生意?”

    穆清瑶道:“不错,确实有这个意思,就生意单子太大,王爷不敢接。”

    镇南王哈哈大笑,指着她道:“你呀,不用拿激将法来激本王,本王心中早有决断,这一次,不是兄弟夺嫡之事那么简单,殷家人野心也有,但让其坐大也不那么容易,而是,南楚需要明君,本王既为镇南王,又岂能不为南楚百姓着想,若是弄个阴险狡诈的君主坐上位,大家日子都不会好过。”

    到底是久浸政事的王爷,看事比王妃透彻得多,穆清瑶听了长松一口气,又听王爷道:“不过,最重要的是,你肯让本王赚钱啊,大把大把的银子从天上掉下来,本王为何要往外推呢?本王又不傻是不是?”

    穆清瑶和夜笑离相视一笑。

    王妃大为惊讶,以前王爷可不是这种口气,怎么也不愿意与殷家起冲突的,何况与殷家早就有约定,王爷素来是个讲诚信的……

    “王爷,您可想好了?”

    王爷眼神幽幽地看着王妃道:“王妃啊,阿离治好了本王多年的哮喘,本王欠他的恩情大了去了,怎么还啊。”

    镇南王多年哮喘,利害的时候,随时可能停止呼吸,这个病,确实困扰王爷多年,没想到,夜笑离一出手,就让王爷的病好了。

    王妃大喜,也顾不得什么殷家了,起身竟然向夜笑离一福,夜笑离忙回离道:“王爷与家父是朋友,这点子忙算不得什么,王妃无需多礼。”

    夫妻二人一同从镇南王府回来,刚到夜家商行门前,远远的就见火光冲天,而骤风正扶着一脸乌漆麻黑的墨玉出来,看样子,有人放火烧了夜家商行。

    从大锦带来的货,好多都存放在商行里,这一烧,得是多少钱啊,穆清瑶肉疼,但更让她担心的是墨玉几个的安全,跳下马车就冲了过去。

    墨玉一见她就哭了起来:“主子,主子,刀记铺子的人好狠毒啊,明着来打不赢,就扔炸弹,您看,铺子全完了,还害了周边的邻居。”

    确实可恶,穆清瑶看了眼周边破损的房屋,有几个百姓搀扶着正走过来,穆清瑶忙让惊雷拿银子去安抚,到底是商行引来的灾祸,这些邻居也算是遭鱼池之殃了。

    “你们没受伤吧?”穆清瑶问墨玉。

    “还好,骤风及时救了奴婢,没受伤,奴婢得进去清点货物,损毁了可不少啊,真心疼,都是银子呢。”墨玉心疼的样子比穆清瑶还甚。

    穆清瑶抚了抚她的额发:“我跟你一起去。”

    刚走近几步,夜笑离突然将她一拽,护在胸前,敬惕地看向四周,穆清瑶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些日子过得太过安逸,身为杀手时,那根时刻紧绷的神经早就松懈了,夜笑离将她一拉,她才感觉到四周满溢的杀气。

    她手一甩,一根袖箭就向对面屋顶射去。

    只听一声惨叫,一个军士从屋顶滚落,那根小小的袖箭直中他的喉咙。

    而紧接着,黑压压的弓弩齐齐自屋顶上冒了出来,转头间,四周屋顶,全是冰冷的箭矢,齐齐对准他们。

    看来殷家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现在不是霸生意了,而是要下杀手,置他们于死地。

    “好大的胆子,娘子,你养的白眼狼真的心够狠。”夜笑离冷笑道。

    “没关系,养大了打狼肉吃。”穆清瑶心中一痛,冷冷道。

    夜笑离看了她一眼,将她往怀里一勾:“气着了?”

    “没有,确实是养了折眼狼。”穆清瑶道。

    “白眼狼,出来吧,你没有立即下令射杀我们,看来还是留了一分情面的。”夜笑离朗声道。

    对面的屋顶上,小齐果然一身华服慢慢升起,冷冷地看着下在的各人,眼神清淡冷厉。

    虽然仍然只是十几岁的样子,但身为王者的气势已然显露。

    “小姐,为什么同是言家人,你不帮我,非要帮言若鸿?”在目光与穆清瑶相触的一瞬间,小齐的眼神软了软,带着哭腔问。

    “一个名正言顺,一个篡权夺位,你说我该帮谁?”穆清瑶道。

    “你也可以不帮,由得我们两兄弟去闹就是,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置身事外呢?”小齐气恼道。

    “因为你让我太失望了。”穆清瑶道:“枉我救你养你教你这么久,你怎么做的?”

    小齐眼神一黯,随即又恢复了冷厉:“这么说来,你还是要继续与我做对么?你可知,我也他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你要帮他,就是要灭我,如此,便不能怪我不念旧情了。”

    夜笑离冷笑:“跟白眼狼讲什么情意,真是浪费口舌。”

    小齐脸色一沉,对着夜笑离道:“看准了,就射那个病殃子,准备,放箭!”

    一时间,万箭齐飞,齐齐向夜笑离射去。

    惊雷骤风两个闪身拦在夜笑离身前,手中长剑舞得密不透风,夜笑离将穆清瑶往外一推,突然一个纵身跃起,整个身子象飓风一样急速旋转起来,那射向他的箭矢便象碰到铜墙铁壁一般都弹射回来。

    一时间,射手们被反射倒不少,而那急剧旋转的飓风正向小齐袭卷而来,小齐脸色一白,举起手中的黑色珠子,向夜笑离砸去。

    穆清瑶大惊,不好,那是自制的土炸弹!

    夜笑离武功再高,能挡住铁箭,未必能档住炸弹,脚尖一点,便向夜笑离跃去。

    手中长素一抛,急急地弹向那颗正袭向夜笑离的黑弹,可是,小小的软素顶多能挡一下,炸弹在碰到软素时,暴炸,烟雾弥漫,响声震天。

    穆清瑶的心顿时沉如谷底,心痛欲裂地向夜笑离扑去。

    夜笑离的身子被炸弹余波震落,正往下掉,惊雷一个跨步,刚要接住,屋顶的箭如雨而至,全射向他。

    穆清瑶膛目欲裂,小齐今天就是来杀夜笑离的!

    看着那清瘦修长的身子直直地往地上砸去,穆清瑶的心都碎了,也不顾四处乱飞的箭矢,飞身向夜笑离扑去。

    可她还没扑到,刚坠下的人,突然向箭一样贴着地面向屋里射去,等她回过神来时,屋顶轰然撞破,夜笑离出奇不意捏住了小齐的脖子,将他往院中一抛,骤风动作更快,闪电一样飞起,一把拧住了小齐的双臂。

    所有的南楚官兵都看呆了,所有一切,都只在几息之间,明明被小齐炸伤的夜笑离象鬼差一样突然从屋里冒出,冲破屋顶,抓住了小齐,而骤风的配合也天衣无缝,这整个过程,差个毫厘,有可能都会失败。

    因为小齐武功不错,加之屋顶还有高手埋伏,小齐的身子从夜笑离手中一脱开,很快就能自救,骤然这一动,让那些人彻底傻眼,言若齐的脖子已经被他挣在掌心里。

    只要轻轻一拧,他那柔嫩的脖子就会断。

    “放开小世子。”一个高大的黑衣人自屋顶出现,从他冒着精光的双眸可以看出,此人功力深不可测,便是夜笑离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南楚第一高手殷寒石,没想到,也是个猥琐阴毒之辈。”夜笑离冷冷道。

    “他是南楚第一高手?”那人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太过浓烈,穆清瑶杀手的天性感知,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想要赢,不能硬拼,只能智取。

    “也是小白眼狼的舅舅。”言若鸿道。

    “他的舅舅还真多,既然有这么多厉害的舅舅,也不知为什么他失踪的这几年,没一个人去大锦找他,由着他流落街头当乞丐,又由着他差点被人阉了当药引子。”穆清瑶讥笑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