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一十一章:清理2

第一百一十一章:清理2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孩子是太子用来控制北靖侯的,加之太子妃又养出感情来了,更是舍不得,皇后没想到穆清瑶借此反击,给自己也难题,敷衍道:

    “母后说得是,只是,那孩子如今也有三四个月大,跟太子妃也亲了,骤然将她们母子分离,于心不忍,臣妾想着,要不把贺小姐接回东宫去,也原就是太子良媛,回东宫也不算愈矩,让她与孩子慢慢接近,陪养感情,等孩子熟悉她了之后,再接回去更合适些。”

    “她是罪妇,是要流放千里的,一直还关押在牢中,是因为身体太弱的缘故,皇后娘娘又想以权谋私,干涉律法么?”穆清瑶毫不客气道。

    皇后被她顶撞得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太后冷冷道:“莫说些有的没的,该还的孩子还给人家吧,让贺相养着,对太子也好一点。”

    太后话说得如此明白了,皇后也不好再敷衍,垂头应是,抬眸是,眼角余光如利刃一样利向穆清瑶。

    睿贵妃道:“太后英明,贺相最近确实因为贺小姐的事情而烦忧,朝堂之上,也多次与太子冲突然,皇上有时也为难,若是孩子能回到贺家,想来贺相也会收敛一些吧,听说北戎使者要来了,眼看着年关将近,皇上的政事越发繁忙,后宫能少添些麻烦就少添些麻烦吧。

    明着说皇后一直在给皇上添乱!

    皇后气得脸都白了,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在这女人面前伏低做小,可还是捂不热对方的心,她也懒得再装贤良了,冷冷道:”睿贵妃可真关心贺相,贺相的心情状况你都这般清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他有什么瓜葛呢。“

    睿贵妃脸色一变,眼中滑过一丝狠色,怒道:”皇后娘娘,话说得不好是可以杀人的,您在冷宫里念了那许多天的佛,怎才还是没有半点佛心呢?“

    皇后正要反辱相讥,太后不耐烦道:”哀家倦了,你们下去吧,瑶儿,你留下给哀家捏捏肩颈。“

    皇后和睿贵妃这才行礼告退。

    穆清瑶偎在太后身边,替太后按摩,太后将她拉到跟前来,认真地看着她:”瑶儿,若是阿离真的纳了小,你是不是就会离开他?“

    穆清瑶顿时感觉眼睛一阵撞涩,摇头道:”他不会纳小的。“

    ”你这么肯定?男人没有不吃腥的,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还有,不许你离开阿离,男人偶尔犯犯错,咱们做女儿家的,要懂得宽容,只要他的心是在你身上的,你就不用担心,那些个外头的女人,再怎么,也只会是生养的工具,他若真的……收了通房,你就忍一忍,等孩子生下来,哀家做主,去母留子,给她一笔安身费就是,决不委屈你。“

    穆清瑶知道,这是太后疼她,才会给出这样的承诺,若换了是别的孙媳,太后岂会如此宽容大方?要知道,长辈最在意的就是子嗣。

    ”皇祖母……“穆清瑶眼眶湿湿的,语气却坚定:”阿离可能犯很多错,但这种错,他一定不会犯,我信他。“

    太后便慈爱地抚了抚她的额发,笑道:”难得你这么信他,你们两个,是哀家最疼爱的孙子孙媳,也是感情最好的一对,哀家不希望为了子嗣的事,影响你们夫妻感情。要知道,哀家可是好不容易才见着阿离成亲的啊,瑶儿记住,不管遇到什么事,一定不要离开阿离,你答应哀家。“

    穆清瑶不知道太后为什么会说这番话,莫非她看出自己的打算?

    虽然她无比坚信夜笑离不会背叛自己,但是,什么事也有个万一,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绝对会绝然离开,不会回头。

    ”皇祖母……“穆清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你答应哀家,快,哀家不许你敷衍。“太后紧紧地握住穆清瑶的手道。

    太后殷殷地看着她,眼中全是希翼和不容躲避的犀利。

    穆清瑶郑重地点头:”好,孙媳答应您。“

    太后将她搂进怀里,抚着她的后脑道:”哀家真的很想你能跟阿离长长久久下去,阿瑶,不管如何,你要相信,阿离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不要怀疑他对你的感情。“

    自从嫁给他后,穆清瑶就没有怀疑过夜笑离的感情,那个男人,疼她疼到了骨子里,她不是冷血动物,当然能感觉得到。

    不过,太后今天似乎很担心自己会离开夜笑离,莫非……

    从慈宁宫出来,正想从正华门出宫,却见皇后娘娘正提着篮在采雪梅,穆清瑶对皇后视若不见,自顾自地走。

    皇后气得脸色发白,却也知道,穆清瑶比不得宫里的其他妃子,其他命妇,她素来天不怕地不怕,为所欲为,偏生闯了祸,却有人替她撑腰,为这点子事计较,自己讨不到好处。

    皇后继续采梅,等穆清瑶从她身边经过时,状似无意道:”是要快些个走,这会子赶回去,保不齐正能看到一出好戏呢,只是不知道,当你看到阿离将别的女人抱在怀里时,会是什么心情呢?本宫真想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把阿离怀里的那个女人也扔进池里去。“

    穆清瑶冷冷回头,突然一挥拳,皇后娘娘吓得一声尖叫,捂住脸,穆清瑶却只是做做样子,弹了弹肩上的花瓣,讥诮地冷笑,转身走开。

    皇后娘娘惊魂未定,捂着嘴,明明人已走远,却还是大气不敢出,只是一双温柔的眸子里,闪着阴戾之色。

    穆清瑶带着墨玉上了马车,墨玉心神不宁道:”世子妃,你说,爷他真的会……“

    穆清瑶淡淡看她一眼,墨玉立即道:”不会的,爷那么在意您,一定不会的,只是……主子,怕就怕爷被王妃逼着,不是不……爷毕竟是男人,若真是那样,您……就忍着点吧。“

    忍?当年公孙昊与彩云也表演过这样的一幕,她忍了,或不是亲眼看见彩云躺在公孙昊的怀里衣衫不整,她又怎么会信,彩云肚子里是公孙昊的孩子?

    到最后,其实是一场阴谋。

    虽然,那是过去的穆清瑶的心伤,可是,伤痕仍在,她感同身受。

    赶车的是惊雷,穆清瑶从宫里出来时的脸色很平静,正是因为太平静,所以惊雷感觉一股莫明的压抑和恐慌,总感觉要出什么事。

    于是,原本性急的他,反而把车直得慢了。

    穆清瑶坐在车上,车慢车快她似乎毫无感觉。

    回到府里,王妃早早派张妈妈亲自在二门处等着:”世子妃,王妃说,昨儿个逼您喝了补药,害您过敏,心中不安,所以,炖好一参汤请您过去喝呢,您放心,这回一定没有加益母草。“

    穆清瑶淡淡地看着张妈妈,”爷呢?回来了没有?“

    张妈妈眼神闪了闪,垂下眸子:”爷早就回了,不过,正歇着呢,世子妃喝过参汤了再回夜雨轩吧,王妃亲自熬的汤,足足熬了一个时辰呢。“

    ”我喝不下,请王妃自个喝吧。“张妈妈这架式就是不让穆清瑶回夜雨轩,似乎她不喝王妃熬的参汤就是大不敬,若是以往,穆清瑶会很在意,怕伤王妃的心,但现在……

    ”世子妃,王妃的一番好意……“

    ”母妃的一番好意怕不是这碗参汤吧,我现在就回夜雨轩,领受母妃的另一番好意,保不齐,是个大大的惊喜呢?“穆清瑶斜睨着张妈妈道。

    张妈妈眼神一慌道:”世子妃,不是奴婢多嘴,王妃也是……“

    ”一番好意嘛,我省得,你回去吧,我不为难你,你也别拦着了,我不会怎么样吧。“穆清瑶摆摆手,然后径直回了夜雨轩。

    张妈妈拔脚往正院去报信。

    夜雨轩里,赵妈妈脸色沉郁,一见穆清瑶回来,欲言有止,而似雪正提了一大桶热水正要进耳房,一见穆清瑶回来,手中的水差点打翻。

    都烧上热水了!

    穆清瑶的心咚地往下沉:”爷呢?“

    ”世子妃,您……您先坐坐,奴婢这就去禀报爷您回了。“赵妈妈万年不变的脸上闪着慌乱之意,连话语都有些结巴了。

    似雪则冷静下来,指着西厢房道:”爷正在办事,世子妃这会子进去,实在不妥。“

    赵妈妈一听,眼神象利箭一样射向似雪,似雪唇角扯出一抹淡笑:”难道我说错了么?妈妈这是要替爷瞒着?瞒得住么?“

    穆清瑶的心就往下沉,她信他,他不相信,他真的会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来,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劝诫着,不要相信她们的话,不要相信,一定是个误会,阿离不会这样对我的,一定不会。

    但脚还是不听使唤的转了方向,直奔西厢房而去。

    夜笑离,不管是什么原因,你只要碰过另外一个女人,我穆清瑶就立即休了你。

    门,被一脚踹开,一股馨香自屋里弥漫而出,淡而雅,那正是夜笑离入睡前爱用的香味,西厢房,他一直当书房用的,穆清瑶平素很少进来,这里有床,一应用具都不缺,她不常来,他就以为她不来么?所以金屋藏娇?

    可是,还是不信,就算闻到了馨香,她还是不信。

    可床上传来一阵冷人耳热心跳的呻吟,女人娇声轻哼,男人的粗喘,还有那种运动发出的啪啪声。

    如同一桶冰水当头浇下,穆清瑶打了个激凌,冲过去就要掀那帐子,但却被随后追来的似雪死死拖住:”世子妃,世子妃,您已经看见了,走吧,走吧,何必为难自己?“

    是啊,都已经看见了,听见了,还怀疑什么?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吗?事实已经呈现在眼睛了,真要掀开那层纱帐,揭去的是谁的面纱?是被掩盖着的那层结痂不久的伤疤吗?还是男人永远无法实现的承诺?

    感觉心象是沉入了冰潭,冻得无法呼吸,她猛地甩开似雪的手冷冷道:”滚开。“

    似乎却再一次扑上来死命地缠住她:”世子妃,听奴婢一句劝吧,走吧,闹大了,您没脸,爷也没脸。“

    脸皮有婚姻重要吗?脸皮有感情重要吗?脸皮有真相重要吗?

    一脚踹开似雪,穆清瑶手臂一划,整张床帐齐整整地往下滑落,露出里面正纠缠在一起的男女。

    到了如此竟地,正欢爱着的两个人似乎全身心投入着,全然没有半点反应,运动得无比激烈忘我。

    穆清瑶的心稍松了松,如果被里的男人是夜笑离的话,自己这般气冲冲进来,他不可能毫无反应,就算他被王妃算计,收下通房,到了这种时候,还是会顾及自己一二的吧,何况,以他冷清骄傲的性子,又怎会允许自己在做这种运动时,让似雪墨玉这几个丫头也在场呢?

    只是,真的想看看,用来刺激自己的这对男女会是谁?

    穆清瑶上前,一把扯开盖在他们身上的遮羞被,白哗哗的两具*呈现在眼前,被压在身下的女子脸色潮红妩媚,如一朵正绽放的娇花,双眼风情万种地看过来,待触到穆清瑶冰冷的眼神时,目光一缩,立即射出怨戾之色来,但她的神思很快又被男人的活塞运动给拉走,忍不住又发现羞人的娇吟来。

    原来是如霜!

    早该想到,王妃会选如霜,因为夜笑离的屋里,只有如霜怀着小心思,对夜笑离心存念想。

    而如霜身上的男人,穆清瑶没有看清楚,也不用再看,肯定不是夜笑离,她家男人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赘肉?皮肤也不会如此松弛。

    正要转身,领子就被人拎在手里,然后眼前一花,人就被带出了房间,待站稳时,她已经被扔在椅子上来,他家相公那张清俊出尘的脸正如万年冰山一样出现在她对面的椅子上。

    穆清瑶的心一阵发慌,前所未有的发慌。

    因为她家相公正前所未有的生着气,而且生大气了,气得很厉害。

    穆清瑶只愣了几秒,立即扬起讨好的笑:”相公,我正找你呢,你从哪里来,呵呵。“

    ”呵呵,找我找找到西厢房去了,活春宫很好看吧。“夜笑离扯了扯嘴角,也学着她呵呵两声,可听在穆清瑶的耳朵里,他这呵呵没有半点笑意,正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不好看,不好看,一点也不好看。“穆清瑶想起身,夜笑离一记眼刀冰冰递过来,她老实地又缩回椅子里,苦着脸看着对方。

    ”不好看你还看得不肯出来,是不是只见过你家相公我的身体觉得很亏啊?我瞧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夜笑离的声音冰冷如霜,没有半点往日的清柔明朗。

    这话听着好象方向不对啊,他不是应该气自己对他的不信任么?怎么有好浓的酸味呢?

    穆清瑶立即举手,作发誓状:”我没看男人,我在看他下面的女人。“

    ”一眼也没看?“夜笑离斜睨着眼。

    ”呃……“其实还是看了的,不看怎么知道,那是个老男人,而且皮肤粗燥,一看就不是个有身份的。

    ”你哪只眼睛看的?“对面的声音越发沉冷,听着就象铁皮磨在石板上一样,穆清瑶又打了个寒禁,抬脚就想逃。

    可她还没站起来,修长的手臂瞬间到了她眼前,揪住了她的胸襟,她有种置身千年不化的雪山之中的感觉,浑身被笼罩在森冷的气息里。

    ”是这只左眼,还是右眼呢?你不回答,是不是两只眼睛都看过了?“夜笑离慢慢附下脸,那双原本清润秀美的眼睛如染上一层冰霜,眸底又闪着即将喷发的火焰,穆清瑶感觉自己被冰与火双重包裹着,他……他不是想挖了自己的眼珠子吧。

    正胡思乱想时,夜笑离的手已经探了上来,穆清瑶吓得一闭眼,求饶:”别挖我的眼睛,我再也不敢了。“

    平素彪悍的小妮子,也有知错害怕的时候,夜笑离轻嗤一声,手里多了一个小药瓶子:”挖你眼睛子岂不太便宜了?我先把你被污了的脏眼洗干净。“

    说着,真的沾了药水用力擦穆清瑶的眼睛。

    清凉凉的,很舒服,有种剥了壳的鸡蛋柔和的在眼眶处滚动的感觉。

    穆清瑶试着睁开一只眼,她家相公的脸还是沉郁得可怕,顿时好生委屈,这事能全怪她么?

    一个两个都故意演戏,就是为了让她相信,他与别的女人滚床单了,若不是她坚定地信他,只在打开西厢房门,听到里面的动静的那一瞬,她就扭头走了,再也不回来。

    她只是想证实,她的坚信没有错,他反而还气呼呼的算哪样啊?

    他还在擦洗着她的眼睛,而且,似乎因为她的默然而更加用力,在发泄着心里的不痛快。

    你不痛快什么?姐比你更不痛快好吧。

    突然就好委屈,一把掀开他的手,”走开,夜笑离,我不跟你过了。“

    对面的人立即脸色一沉,阴郁得可怕,一个字一个字地吐道:”你说什么?“

    ”我不跟你过了,我走。“声音大我就怕你么?穆清瑶才不管,向前一冲,就要出去。

    夜笑离一把拽住她,将她身子一反转,对着屁股就打。

    他竟然敢打她的屁股?

    反天了。

    穆清瑶一个挺身,弹起来,抬手就是一掌,可惜,强弱差距太大,夜世子指间一弹,她就浑身不能动弹,僵硬地立在原地。

    好啊,还对她也施起毒来,行,今天不闹翻,就不是我穆清瑶。

    鼓起眼睛,直直地瞪着夜笑离,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夜笑离,你听清楚,听明白,姐烦了,不过了,你若不放开我,我就咬舌自尽给你看。“

    身子不能动,嘴巴还是能动的,说着,她就作势用力去咬自己的舍,夜笑离手疾如电,立即捏住了她的下巴,满眼冒火,一脸惊惧与惶然,语气却软了:”你还有理了?“

    穆清瑶一摇头,甩开他的手:”我为什么没理?你跟别的女人滚床单,难道我只能装小媳妇忍着?最好还替你烧好洗澡水,服侍你这位大爷清洗?然后好言好语地将你的新欢接进门,叫她一声好妹妹?“

    夜笑离被她的无理取闹气笑:”我哪里跟人滚床单了?你亲眼看见了,那床上的人可是我?“

    ”我不看怎么知道是不是你?一个两个地都故意误导我,就是想让我相信,那床上的男人就是你,我偏要揭穿,你就吃飞醋,说我的眼睛脏,明明就是这个破王府脏,脏得不堪入目,我好好的过日子,偏要给我气受,让我难过,夜笑离,你当初怎么答应我来着,说你娶我,就是让我幸福的,不让我难过,会疼我宠我怜惜我的,可现在呢?你还打我,你竟然打我,我才不要跟打老婆的男人过日子,我要休了你,休了你。“穆清瑶一顿哇啦啦,不管不顾,什么都往外吐。

    夜笑离又气又是心疼,也后悔起来,方才只顾着吃醋,没顾及到同样陷在阴谋里的她心情有多难受。

    王妃设计的这一幕,分明就是要赶走她,让她与自己生隙,可难得的,她信他,甚至不愿意怀疑他……

    看她终于哭成了泪人儿,清湛湛的泪水象流进了他的心房,淹没了他的心脏,让他的心,又酸又痛,手一拂,解了她身上的定身药,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别哭,别哭。“

    ”走开。“

    身子一得自由,穆清瑶又是一掌向他击去,夜笑离脸色一白,捂着胸连连后退,她盛怒之下,那一掌力气十足,他虽然武功高强,但身子弱……

    顿时又后悔,怎么下力这么重?

    又气,”谁让你过来的。“转身就走。

    手被捉住,身后的声音也是柔柔地,带着一丝隐忍:”娘子,别生气了。“

    她不肯回头,不能惯着他,竟然敢动手,穆清瑶平生最恨的就是打老婆的男人。

    ”娘子,我错了,我……我不该乱发脾气。“夜世子完全没有了方才霸王的气势,作低伏小的样子,象个做错事在大人面前讨饶的孩子。

    穆清瑶还是不理,执拗地挣扎着,想要脱开他的手。

    ”娘子,别生气好不好,你打我,来,打回我。“说着,拿起她的手就往自己头上去招呼。

    穆清瑶的眼泪又不争气地要出来,她长吸一口气,咽了回去,用力甩开他的手,怕又被他捉住,奋力一推。

    正要拔足离开,却听到咚地一声闷想,忍不住回头,夜笑离竟然摔在地上,手捂着脸,脸上大汗淋淋。

    穆清瑶吓住,哪里还顾着生气,立即上前抱住他:”你怎么了?怎么了?“

    赵妈妈急急过来替她扶住:”世子妃,今天十五月圆。“

    穆清瑶吓住,早就有人告诉过她,月圆之时,他的旧疾会发作,可是,有好几个月没发了,她总以为,他已经痊愈了,所以没放在心上,今天受了太多的气,更忘了这一回事。

    ”快,快抬他去卧房。赵妈妈,不是有药么?你快去煎药啊。“

    穆清瑶说着,将夜笑离往她背上一履,背起就往里屋去。

    可刚跨进里屋的门,身子一旋,她的人就被他反抱在怀里了,眼笑离满怀欣喜地看着她:

    ”娘子,你还是舍不得我的。“

    他在装!

    穆清瑶的火气更大了,抬手就要打,却见他脸侧的汗水如浆,不,不是装,气色可以装,表情可以装,这汗可装不出来。

    ”别说好些了,你的旧疾不是不发了么?怎么又……“

    夜笑离扯嘴笑了笑:”哪里就能痊愈了,只是自从跟娘子你成亲以后,就好了很多,发作得也没以往频繁了,可能是……可能是今天心情糟的缘故,所以才……“

    穆清瑶立即后悔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他爱着她,她也爱着他,都对对方坚贞不二,吵闹都是锁事,无关紧要。

    ”那你快歇着,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

    哪里还有方才火烈得象匹野豹子的样子,完全就是个温柔和顺的小娘子。

    夜笑离捉住她的手,柔柔地看着她,眼中有股劫后重生的欣喜:”娘子,咱们不闹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对你发火,不对动手了,我……我打你,自己更心疼。“

    其实也没用什么力气,屁股上的肉也多,打几下又不会伤着。

    ”打老婆的男人最没出息。“可还是不能惯着他。

    ”嗯,我没出息,我以后再也不会动手了。“夜世子从善如流,认错的速度很快。

    看他知错了,又一副病殃殃的样子,穆清瑶又心疼起来,只是脸色还是不好看,闷坐着不想说话。

    夜笑离一把拉起她就往外走。

    ”做什么?“

    ”除毒馏去,这个院子里不干净,得打扫打扫了。“夜笑离冷声道。

    ”可是你……“

    ”只要娘子不生气,我的身体就会不治自愈。“夜世子腆着脸道。

    不要脸的,刚才是谁一副气势汹汹要吃人的样子?

    西厢房里终于安静了,男人喘着粗气趴在女人身上,女人似乎也清醒了,绝望地瞪着没有纱帐的床顶,感觉生无可恋,王妃说得很好,说今天,她就要成为世子爷的女人,让她将自己洗干净,脱光了在床上等着爷。

    她怕爷是被王妃逼着来的,会后悔,所以,点了爷平素常用的熏香,只是里面加了一点媚药。

    她将自己脱得精光,看着自己玲珑有致的身体,她很自信,爷其实就是个闷骚,瞧他对世子妃,几乎夜夜欢爱,见了这样一具无暇又诱人的身体,肯定会把持不住的。

    想着就要成为爷的人,赤果果裹在被子里的如霜便心动神摇,盼着夜笑离能早一刻到她身边来,将她由少女,变为真正的女人。

    可是,等来的,却并不是爷清俊的脸,而是一张丑陋的,年老的,肮脏的脸,那一身的黑污,象是万年没有洗过澡一样。

    如霜顿时如当头浇下一盆冰水,刚想要逃,那男人却象饿狼一样扑了上来,而她,也因为吸了太久的媚药,把持不住自己,浑身酸软无力,只能由着男人施为。

    肯定是穆清瑶,肯定是她识破了王妃的意图,故意拦下了爷,然后弄这么个人来糟踏自己。

    她还故意踹开门,撕了她的床帐,揭了她的被盖,让她的屈辱毫不保留地展现在墨玉和似雪面前,原本是要做世子妾的,却变成了与野男人苟且。

    她没脸活下去了。

    墨玉和似雪那愕然而鄙夷的目光,就能将她活剐了去。

    身上的男人早就被赵妈妈叫人来弄走了。

    她浑酸软无力,起不来,也没脸起来,更不知道起来了如何面对世人。

    她在等,等爷的说法,她服侍了爷十几年,爷的性子她还是清楚的,虽不说对她如何好,但十几年的情义还是在的,爷不是个冷情冷性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容着容妈妈几个在府里这么多年。

    门开了,爷拉着穆清瑶一起进来。

    如霜终于有了活力,一个翻身从床上下来,赤着身子一丝不挂,既便是一身欢爱的痕迹,她也不在乎,她要让爷看到,这完美无暇的身子,原是要给爷的,被穆清瑶这个女人给毁了。

    ”爷,爷要替奴婢做主啊,王妃是要把奴婢给爷的,可是,穆清瑶这个女人太恶毒,她弄了个野男人进来,糟踏奴婢,爷,奴婢该是你的人啊。“

    眼前的女人,故意坦露她诱人的果体,就是想让夜笑离有一丝怜惜现婉惜么?

    穆清瑶唇边勾起一抹讥笑,看向夜笑离。

    夜世子淡淡一笑道:”看在你服侍过我十几年的份上,我让你死个明白,这个野男人,就是本世子从大街上找来的。

    如霜你想爬爷的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看在从小服侍的份上,没赶出去,现在竟然大胆至如斯,我岂能容忍?别拿王妃的命令来说事,你是爷的奴才,既然敢背叛爷,爷还留着你做什么?“

    说着,他从袖袋里拿出一瓶药粉来,正要洒,如霜惊惧万分,却更多的是不相信:”爷,不可能,不可能的,爷您不会这么狠心待如霜的。不会的,一定是你,是你,穆清瑶,你这个贱女人……“

    说着,如霜象疯了一样向穆清瑶冲来,夜笑离一脚踢翻,然后,一颗黑珠子弹去,只听见一声巨响,如霜的身子炸开了花,血肉横飞。

    夜笑离搂着穆清瑶早就闪身出来对随后惊慌赶来的赵妈妈道:”这间屋子太脏了,拆了重建。“

    西厢房被炸塌,如霜被埋在砖石当中,没有夜笑离的命令,谁也不敢去清理出她的身体。

    赵妈妈忙去找管事的,过来将砖石都清出去。

    王妃听到动静,在冰儿的搀扶下急急赶来:”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样?“

    西厢房正是她给如霜指定的房间,以后打算给如霜用的,可如今却炸了。

    看见夜笑离正揽着穆清瑶,王妃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指着穆清瑶道:”你果然是个没容人之量的妒妇,如霜哪里不好了,是本妃给阿离的通房,你竟然就杀了她,自个是个不下蛋的鸡,还不许阿离纳小,你是要断我晋王府的香火么?“

    穆清瑶正要出声,夜笑离骤然掠起,冲向王妃,十指如鹰一般抓向王妃。

    穆清瑶也怔住了,夜笑离不会杀了王妃吧。

    正惊讶之间,就将夜笑离一掌劈向王妃,王妃的身子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而张妈妈惊愕地斥道:”世子爷,你这是大逆不道,王妃可是你的亲娘啊。“

    ”亲娘?“夜笑离突然一脚踹向张妈妈,抬手向她脸上一拂。

    穆清瑶震惊得无以复加,她是感觉最近张妈妈有点发福,以前没这么胖啊,没想到……

    身形一动,便向假张妈妈飞去,将正要逃走的她抓了回来:”容妈妈,你还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啊。“

    容妈妈形迹败露,脸色黑沉,却不肯说话。

    穆清瑶抬掌就要劈,夜笑离却道:”阿瑶,留她一命。“

    穆清瑶愕然,这样的人还留着做什么?肯定是她在王妃跟前作怪,对让王妃象变了一个人一样。

    见穆清瑶不豫,夜笑离道:”让惊雷看住她,阿瑶你过来。“

    穆清瑶刚一过去,夜笑离就往她嘴里塞了一颗药丸:”她身上有毒,你别再碰她。“

    穆清瑶愕然地问:”有毒?“

    ”是的,致幻的药物,我担心,娘被中了她的药,或者说……“夜笑离说着,去抱王妃,身子却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的旧疾发作,还没复原呢。

    方才又动了真气,穆清瑶立即扶住他,对骤风道:”快,扶爷进屋去。“

    夜笑离却摇头:”快把王妃扶回去,骤风,派人看着她。“

    穆清瑶不知何故,为什么要派人看着王妃?

    夜笑离已然没有了力气,忙与骤风两个将他抬进里屋。

    躺在床上的夜笑离浑身开始发抖,一如打摆子一样,穆清瑶在他身上盖了厚厚的好几床棉被,他还是说冷,穆清瑶急了,去找赵妈妈,赵妈妈端了药来,但看见夜笑离这个样子,眼圈就红了:”药也没用,爷这一次,发作得太厉害了,怕是几个月积的伤全一次暴发了。“

    ”那怎么办?以前不是都有药的么?“

    赵妈妈就眼眸湛湛地看着穆清瑶。

    穆清瑶被她盯得发毛,愕然道:”你看着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医者?“

    ”世子妃是真心爱着世子爷的么?“赵妈妈问。

    这个时候问这种话,有意思么?

    穆清瑶冷冷道:”妈妈什么意思不如直接说出来。“

    ”爷这旧疾是三岁时就有了的,那时候,爷几乎是个废人,若不是有位游方大和尚来,估计爷也活不成了,那位大和尚在王府一住就是好几年,替爷调理着身子,还教了爷一套武功,爷正是练了那套内功心法,才又续上了断了的筋脉,身子一点了点恢复的。“赵妈妈道。

    ”后来呢?妈妈,您能不能说重点?“穆清瑶快急死了。

    ”重点就是,爷的筋脉虽然续上,能象正常人一样行动自如,那心法却有一个遗患,爷的筋脉续得越好,练那心法的时间越长,就会越伤内府,所以,爷才会去学医,寻找替自己治疗内脏的法子。“

    ”还是不是重点,你快急死我了。“穆清瑶真的想一掌打破赵妈妈的头。

    ”后来,倒是找到一个法子,爷的内伤也好了很多,但总不能痊愈,因为缺上一味药,一味可遇而不可求的药,那味药是很多练那种功法的人,梦寐以求的。“赵妈妈叹了一口气,似乎在组织着语言。

    ”什么药?“

    ”其实也不能算是药,而是一种血,一种很特殊的人血。“赵妈妈欲言又止,似乎怕一说破,就会吓到穆清瑶一般。

    ”熊猫血?“穆清瑶想起前世时,有的人血很稀缺,受伤后,若是流血太多,血库里很难找到那种血来补充。

    ”呃,奴婢不知道什么是熊猫血,却知道,那种血叫天脉,只有一种人拥有那样的血。“

    天脉?真不听说过。

    ”哪种人?“穆清瑶问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