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零四章:鞭子抽回去

第一百零四章:鞭子抽回去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为什么穆夫人要让贺相死心?

    莫非贺相真的是……

    “娘,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说晋王是我的父亲,我的父亲究竟是谁?”贺相说,这个地方很少人知道,就算是贺三少也不晓得他在这个山坳里有个住处,而且,这所房子一看就是建了很多年的样子。

    可穆夫人怎么知晓,还寻了过来?

    “我只是不想让你嫁给夜笑离,怕你再受伤害,你的父亲……”穆夫人看了贺相一眼,贺相满怀希翼,紧张地盯着穆夫人,穆夫人平静地,一字一句道:“早在娘刚怀上你时,他就死了。”

    贺相的脸一白,眼中冒火地瞪着穆夫人。

    “娘,你没有骗我?”穆清瑶感觉贺相的神色不对,盯着穆夫人的眼睛问。

    穆夫人垂了垂眸,再抬起时,眼神坚决:“是,我没有骗你,你的亲生父亲,早在我刚怀上你时,他就死了,死得透透的,瑶儿,你只有娘,没有爹,跟娘回去,你不想跟夜笑离在一起也无所谓,跟娘回大辽去。”

    说着,穆夫人就去拉穆清瑶的手。

    贺相的身子再次晃了晃才站稳,双目赤红地瞪着穆夫人,手一拦道:

    “殷紫茹,你好狠的心。”

    “贺初年,你不配跟我女儿在一起,我警告你,以后再看见你骚扰她,我不会放过你。”穆夫人抬手就是一掌。

    贺相不躲不避,身子被震得连退好几步。

    穆清瑶一阵心痛,拉住穆夫人道:“娘,他对我很好。”

    “住口,任何人对你好都可以,就是他不行,他没有资格。”穆夫人大怒,眼底浮出泪意来,眼神却决然坚毅。

    穆清瑶不知他们过去究竟有多大的仇恨,会如此彼此伤害,明明看得出,他们是有情意在的。

    “娘……”穆清瑶的声音软软的,带着乞求。

    “瑶儿,我不逼你,是回大辽也好,还是回晋王府,都由你选,但你不能跟他在一起,不能。”穆夫人道。

    “好吧,我跟你回大辽去。”穆清瑶道。

    穆夫人大喜:“真的?”

    “是,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穆清瑶平静地说道。

    “什么?”穆夫人眼神热切,虽然怀着希望而来,但实在没有信心她回答应,没想到,清瑶竟然同意跟自己回大辽,简直天降福饼。

    “你告诉我,我爹是谁?就算他死了,不在了,总要有个名字吧,我被穆清瑶嫌弃鄙视了这么久,被老太太骂作野种,你却不告诉我,我爹是谁,这也太不公平了吧。”穆清瑶道。

    穆夫人怔住,恼火地瞪着穆清瑶:

    “死了就是死了,他没有名字,你再问,我也不会告诉你。”

    “那我就这辈子也不跟你回大辽去。”穆清瑶也恼火了,气得将手中的锅铲一摔,冲回屋里去。

    “瑶儿……”贺相颤声唤她。

    穆清瑶顿住脚,其实不用再问,心里也隐隐有些明白,只是想在穆夫人口中得到一个证实罢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

    “贺初年,我们母女之间的事,与你无关,你给我住嘴。”穆夫人再次一掌袭来。

    穆清瑶身子一闪,突然拽住穆夫人,用力一摔。

    穆夫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怒道:“你敢打你娘?”

    “别总欺负他,仗着他还对你有情就在他面前放肆,我不管他以前对你做过什么,我欣赏的是他现在,他对儿女无私的爱,不象你,生为母亲,做什么都讲条件,看利益,如果可以选择,我情愿他就是我的父亲。”穆清瑶冷冷道。

    贺相儒润的眸子瞬间点亮,颤声向前一步:“瑶儿……”

    穆夫人身形一颤,眼圈就红了:“你个没良心的不孝女,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没天良的啊。”

    见她哭得伤心,贺相眼神软软的,拿着帕子碰了碰她的肩,穆夫人泪眼蒙胧地看他一眼,扯过帕子,狠狠的掬了一把,鼻涕眼泪全糊在手帕上了。

    “不要你假好心,贺初年,我这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好,不原谅,别哭了,一把年纪了,在孩子面前哭,不好看。”贺相柔声道。

    “不好看就不好看,又没让你看,你家那个猪腰子女人就好看了?”穆夫人哭得很任象,象个没长大的孩子。

    贺相笑了,眼神却幽幽的:“她是没你好看,但她对孩子是没得说,当年我娶她时,前头的三个儿子没一个肯叫我一声爹,都是她耐心教导过来的,如今那三个孩子都跟我亲生的一样,紫茹,我们都老了,年过半百,还忙忙碌碌的那般辛苦做什么?孩子们能过得好,才是咱们心安的地方啊。”

    穆清瑶在一旁听着就觉得鼻酸,这样的贺相平凡温暖,说起话来,就象邻家的大叔,与朝堂上只手遮天的那个权相太不相符了。

    穆夫人听了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我不是你,我的出身注定我不能放手,贺初年,你不能帮我,就不要再拖我后腿。”

    转身对穆清瑶道:“夜笑离心怀叵测,当初娶你就是有目的的,而且,娘告诉你,他需要你的血,不止这一次,完合治愈他的病,至少还需要你输六次血,你的身体会垮的。”

    穆清瑶默然无语,没有说话。

    贺相道:“瑶儿,你听从自己的心声,如果真能忘了他,就跟你娘去大辽,如果你心里还有他,就不要为这点子事计较,他需要你的血治病是真,但取你的血有多种方式,不是非娶你不可,如果说他当初真的存了利用你的心,那娶你这种方式就是最蠢最笨的,我相信,不管哪个男人跟你在一起久了,都会被你的善良与坚强所打动,会喜欢上你,娶你,他自己也付出了感情,而谎言终有被揭穿的一天,那一天,伤你有多深,伤他就会有多深。

    他要是真对你没感情,而只是为了治病的话,早在你们成亲不久就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

    这些道理穆清瑶岂会想不明白?

    她气的不是他要需要她的血治病,而是恨他的不坦诚。

    七次又如何?哪怕今生他都需要她的血,她也不在乎。

    只要他能一直健康地陪着她走下去,一点血又算什么?

    “可是,我就是气不平,恨他骗我,要我的血,可以早说啊,我难道会舍不得一点血?”在贺相面前,穆清瑶总是最容易坦露心声。

    “不能早说,早说你这个傻子肯定会把血抽干了给我。”夜笑离的声音突然自半山腰里出现,穆清瑶心一震,他的伤还没好呢……

    寻声找去,就见夜笑离自屋后转了出来,看样子,他来了好一阵了。

    穆夫人能找来,是因为当初与贺相有旧情,知道并不为奇,但他又是怎么来的?

    赌气不肯回头看,眼角余光却还是忍不住关注着。

    他又瘦了,温润如玉的脸越发清俊了,黑湛湛的眼睛也因为瘦而越发显得空灵,整个人,越发飘然若仙了,脸色也显苍白了些,步伐没有了过去的闲适飘逸,微微有些气喘,一看就是强撑着过来的。

    人还没到面前,心就软了,只差没扑过去扶住他。

    贺相睃了穆夫人一眼,轻咳一声,穆夫人却瞪着夜笑离不肯走,贺相叹了口气,拉住她道:“走吧,孩子们的事,他们自己会解决的,瑶儿是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么?赶着不走,倒推反而走了。”

    穆夫人不情不愿地跟贺相拉到屋里去。

    没有了长辈在,夜笑离一把扑向前,环住穆清瑶的腰:“总算捉住了,再也不许趁我睡觉的时候偷偷溜走。”

    明明是昏迷为醒,哪里是睡觉了!

    穆清瑶明明可以挣扎,闪避,可是,一想到他连走路都气喘,就没忍下心。

    意思意思挣扎了两下:“放开,没皮没脸的,谁偷偷溜走了,我正大光明走的,正好合了晋王妃的意,可以给你找个能生的,你们一家和和美美过去,还来找我做什么?”

    “我就没皮没脸的喜欢你这个不能生的。”夜笑离的头直往她怀里钻拱,穆清瑶要推开他,他就一阵咳,弄得她只好由着他去。

    “娘子,别走,你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北靖侯府被我炸平了,皇上大怒,说要治我个袭杀功爵之罪,北靖侯彻底跟我闹翻了,太子正为此事在朝堂上联合了一帮人弹骇我,再找不到你,我就把东宫也炸了。”夜笑离闷在穆清瑶怀里,幽幽道。

    他竟然把北靖侯府给炸了?还要炸东宫?皇上就算再看晋王的面子,也不会如引宽容吧,肯定朝堂震动,人心惶乱啊。

    这厮干得出这种事,当初为了找自己,他就炸过贺相府的大门。

    “你又乱来,不是犯了旧疾么?又受了伤,就不能好好在府里养伤啊?”穆清瑶心疼的要命,语气还是硬邦邦的,但话里话外都是关切。

    夜笑离拥紧了他,声音涩涩的:“没有你,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我并不是救你那次才知道你是天脉者的,五岁以前就知道了,你还记得,在南楚穆将军府时,把你推进湖里的小世子么?那时候,你常流着鼻涕跟在我背后跑,我烦得很,一生气,就把你推湖里去了,你被救上来之后,就变了一个人,从此不再理我,却又改天天跟阿鸿屁股后追了,我师傅当时也在,他告诉我,你就是天脉者,将来能救我一命之人。”

    夜笑离的话让穆清瑶大惊,小时候的事,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只有前世的,而可能四岁以前,住在这个身体里的人就是她自己,所以,现在这具身体里也没有那时的记忆,再说了,四岁的孩子能记下什么呀?

    他当时也才五岁,怎么就记得这么清楚?

    “我嫁给公孙昊时,你知道是我吗?”

    穆清瑶问道。

    “不知道,我从南楚回来后,过了几年,阿鸿也来了大锦,穆夫人带着你离开了南楚,就再无音迅了,你娘似乎特意隐瞒着你的身份,不让别人知道,你是她的女儿。”夜笑离道。

    “这一点我一直没弄明白,我娘为什么一直要隐瞒我是她女儿的事实。”穆清瑶道,当初皇后也是北靖侯拿出那份婚书后,才知道自己是穆夫人女儿这个身份的。

    “或许是为了保护你吧,你的身份特殊,觊觎的可不少,和我一样练天魔功,又不愿意服用麒麟散的人大有人在,你娘不能暴露你的身份。”

    夜笑离道。

    “可她的女儿又不止我一个,为什么只要瞒着我的身份啊?”

    “庆丰祥的事,你娘虽然瞒得紧,说是她自己创造的,但知情人还是有的,肯定会有人泄露这个秘密,熟悉你的过往的人,只要把事情连起来一想,就会猜得出。”夜笑离道。

    她四岁时就展露才华,替穆夫人创下了庆丰祥,助穆夫人创下商业奇迹,依靠赌富逆袭,如今成了大辽最热门的继承者。

    穆夫人的成功,肯定会引来旁的猜忌和怀疑,确实会对穆清瑶造成一定的伤害,瞒着她的身份,只会能她有好处。

    其实穆夫人也不是那么不顾她的安危,只是,穆夫人的功利心太重,目的性太强,自己是她的女儿,从前那个穆清瑶就不是么?为了得到自己这个有特殊能力的,就置那个女儿于不顾,心也太狠了些。

    “让你嫁给公孙昊,也是你娘布的一个局,只是她太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了,估计贺相会教公孙昊天魔功,让他没法和你成为真正夫妻,也在你娘的算计当中,别人不知道你是你娘的女儿,贺相肯定是知道的。”夜笑离又道。

    穆清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他的头自怀里挖出来,瞪他:“你真的把我输给你的血全都放了?”

    夜笑离不自在地垂眸,讨饶道:“娘子,求你了,别提这事了好么?是我没用,堂堂男人,竟然要用娘子的血来救命,一想到这个,我就真的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我把赵妈妈关起来了,只等娘子回去发落,还有惊雷和骤风两个,也是帮凶,我不会放过他们的,至于我,你可以打,可以骂,只是别走,别不要我。”

    穆清瑶听得心都快化了,想起他出现在说的那句话,如果早早地就告诉自己,她的血,可以治她的病,她真的会把血抽干也会治他。

    “你个大笨蛋,我的血流都流了,你却给放了,太浪费了啊,你真是暴殄天物啊,你以为,我的血是谁都可以得到的么?”穆清瑶气得举起拳头,可一触到他苍白的脸,又舍不得用力,轻轻捶了他一下。

    “阿瑶,我这辈子就算真死了,也不会用你的血治病,学医这么多年,医人无数,自己的病却要用心爱的女人的血来治,真是打脸啊,所以,血的事,以后再也不要提了,回去吧,娘子,没有你,我比旧疾发作还难受。”他边说,身子往穆清瑶身上歪,似乎双脚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

    “好,回去,对了,你是怎么找来的?”穆清瑶忍不住问道。

    “傻子,当然是你娘带我来的。”夜笑离狡黠一笑道。

    “你肯定是派人跟着我娘了。”穆清瑶嗔他。

    “以你娘的本事,我现在的身体想跟踪,很快就能被她发现,可她还是让我跟来了,你还不明白么?你娘就是个刀子嘴,她心里还是承认我这个女婿的。”

    夜笑离挑了挑眉,眼神里带着一丝顽皮,还有一丝得意。

    “阿瑶,跟娘回大辽。”穆夫人自屋里冷着脸出来。

    夜笑离立即迎上去,恭敬地行了一礼:“岳母大人,以前是小婿无状,礼数不周,还请岳母大人见谅。”

    穆夫人绷着脸,冷冷道:“谁是你岳母?”

    “您不当我岳母,那我就去叫贺相岳父大人好了。”说着夜笑离就转身向贺相拜去。

    穆夫人大怒,一巴掌拍在他头上:“胡闹,见人就是你岳父,你当我是什么人了?”

    夜笑离嘻嘻笑:“岳母大人熄怒,小婿这厢赔罪了。”

    “怎么着,打算把我家瑶儿带回去又受你娘的气?或者再抽几升血给你?”穆夫人斜着眼道。

    “不敢,娘子是我的心头宝,以后再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更不会伤害她一丝一毫。”夜笑离真诚地说道。

    他们成亲半年,穆夫人虽然赌气一直没有认过夜笑离,但夜笑离待穆清瑶如何,她还是暗中观察了的,这个男子,确实真心待阿瑶,只是,他这身子……

    “不是要走么?还磨蹭什么?走吧,再晚些天就黑了。”穆夫人冷冷地扔了一句,自己也往前走去。

    “紫茹——”贺相上前一步,捉住她的手:“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我随你去大辽。”

    穆夫人顿时眼眶发红,对着贺相就是一鞭子:“贺初年,隔了二十年你才对我说这句话,你以为,我还需要吗?”说着,鞭子一扬,策马而去。

    贺相痛苦地看着绝尘而去的穆夫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穆清瑶走过来,拉住贺相的手:“我娘就是气话,您若肯帮她,她肯定很愿意。”

    贺相笑着揉了揉她的额发:“回去吧,回去好好过日子,我也该走了。”

    又对夜笑离道:“你别担心,我回去劝劝皇上。”

    夜笑离向贺相一辑道:“多谢。”

    贺相亲自送小两口上了马,独自立在山坳口静静地看着。

    清风扬起他月白的长袍,身影显得清瘦而孤单,穆清瑶鼻子一酸,忙拿帕子捂住眼睛。

    夜笑离将她揽进怀里:“傻丫头,你该高兴才是。”

    穆清瑶的心情很复杂,穆夫人虽然不承认,但话里行间她都能感受得到,贺相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只是,穆夫人与贺相之间的怨忿太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解得开这个结,人家也没认她,她总不能冒冒然地去叫人爹吧,要是错了呢?

    “你说他们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瞧着明明就很在意对方的,后来怎么就劳燕纷飞了呢?”穆清瑶嘟嚷道。

    “不管他们当年发生过什么,我们两个不能复制他们的结果,阿瑶,答应我,不管有多大怨气,不管有多恨我,都不要离开我,不要躲着我,站在原地,等我向你解释,等我赔罪好不好,我不是完人,也有做得不周全的时候,一辈子太长,我是凡人,我没法保证所有的事情都做得完美,总有让你不满,生气的时候,你说出来,我改,我慢慢一起到老好不好?答应我,再也不要在生气的时候离开?”

    他的眼神很温柔,静静地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里倒映着她的脸,穆清瑶看见他眼里的自己在流泪,她是委屈,可他该比自己更委屈吧?

    看着他眼底的青黑,眉宇间难掩的疲惫,她的心一阵抽痛,是她太冲动,太任性,太挑剔,凭什么要求他完美,穆清瑶你自己又完美了吗?

    拉起他的手,亲吻着他白晰的手背,却看见,手背上伤痕遍布,愕然道:“怎么弄的?谁伤了你?”

    夜笑离想缩回手去,却被她又拽过来,拂起他的衣袖,果然手臂上也是伤痕,心头一紧,死死地盯着他:“谁伤的?”

    “自个伤的,找不到你,我就捶墙。”夜笑离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手背上的伤可能是捶墙捶的,但手臂上呢?明明就是鞭伤!

    她猛然掀开他的衣袍,夜笑离身子一僵,就要推开她。

    “不许动,让我看看。”穆清瑶喝道,心头一急,下手就有点重,他的身子微颤了一下。

    穆清瑶立即顿手,然后,颤抖着轻轻掀开中衣,果然,中衣都被血浸血了,背上,鞭痕纵横交错,这绝对不是与人对敌时受伤的伤,以他的能力,不可能会让人抽如此多鞭子。

    “是谁打的你?谁?”穆清瑶心痛得无以复加,更是火冒三丈。

    “我炸了北靖侯府,犯了律法,依宗法,该受笞刑。”夜笑离无奈地说道。

    穆清瑶的眼情一阵撞涩,笞刑?他素来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会甘受笞刑?

    太后也会护着他啊。

    “太子揪住不放,说我这是袭杀功臣,北靖侯也跪在乾清宫门外请命,只是几鞭子,我受得住的,阿瑶,别说话,让我抱着你。”夜笑离说着就伏在她肩上,一动不动。

    伤口上过药,但药抹得并不匀,一看就是没耐心让人细心抹全,得了信息就出来找人了,这三天,她在山坳里与贺相过得清心自在,而他,却如在地狱,穆清瑶,你究竟做了什么?将他至如斯,你心心念念只有他对你的不好,对你的欺瞒,想不想过他的难处?

    旧疾折磨了他十几年,你能救他该开心才是,不是说爱他么?为什么要你一点血,你就恼了,怒了,负气而去?

    这是爱么?

    你真够自私自利的。

    穆清瑶自责着,心火更是直冒,太子是吧,好,子嗣的事还没完,又来打我老公!

    一路上,穆清瑶再不多言,只是将夜笑离搂在怀里,生怕碰到了他的伤处。

    回到晋王府,她和夜笑离还没有进屋,王妃就急匆匆地来了,一见她便双目喷火,但看到夜笑离苍白虚弱的样子,又强忍了下去。

    穆清瑶也没理她,亲自照顾夜笑离,替他重新上药,待他睡着后,这才悄悄离开。

    王妃早就等在正院,一见她的面,便喝道:“跪下,你还回来做什么?害得离儿还不够吗?”

    穆清瑶冷冷地看着王妃:“我不回来,你儿子会死,如果你不想让你儿子死的话,少叽歪。”

    王妃大怒,大喝道:“反天了,反天了,这样的儿媳要了做什么?来人,来人啊,轰她出去。”

    穆清瑶冷冷一笑,身形一闪,突然制住王妃,张妈妈几个吓得脸都白了:“世子妃,世子妃……”

    穆清瑶却看到王妃眸底闪着狂躁之色,一记手刀将王妃击晕:“来人,请太医来。”

    张妈妈愕然:“世子妃,王妃一会子就会醒,这种事还是不要请太医来的好。”

    王府这几天闹翻天了,还嫌让人讥笑的谈资不够吗?又来一出儿媳打婆婆?

    “快去,王妃应该是中毒了。”穆清瑶早就觉得王妃行为怪异,很不正常,怀疑她可能是受人控制了。

    张妈妈一听吓到了,忙出去请太医。

    太医很快就过来,正给王妃探脉,穆清瑶干脆扎破王妃的手腕,取了一点血尝了尝,有毒的血,味道是不一样的。

    她是杀手,前世也学过验尸和辩毒。

    果然,王妃的血液里带着淡淡的异香,肯定有问题,只是她辩不清是什么药物所致。

    太医也查出脉相有问题:“世子妃,王妃应该是中毒了,只是老朽并不擅毒,也不敢乱下药,还是请世子爷亲自来查看吧。”

    确实,对于毒,有夜笑离在,怕是哪个太医也不敢班门弄斧。

    穆清瑶只要弄清王妃是中毒,而不是真的性情大变就行了。

    王妃本情善良单纯,不是那种会耍阴谋诡计,又不辩事非的人。

    让张妈妈几个照顾好王妃,穆清瑶带上该带的东西,叫来顾长清。

    “长清,你告诉我,是谁下的令对爷施行笞刑?”穆清瑶问。

    “是皇上。”顾长清瞟了瞟穆清瑶的脸色,担忧地回道。

    “那是谁行的刑?”夜笑离是亲王世子,如果是按宗法论的罪,那就只能是皇室中人对他行刑。

    “是裕亲王爷,他亲自施的行,太后也没法子。”顾长清道。

    “裕亲王么?”穆清瑶冷笑。

    就算是笞刑,也有轻有重,没有全身都鞭笞到的道里,一般鞭子都会抽在背上,可是,夜笑离浑身都是上,连小臂上都伤痕累累,可见施刑者是故意的,行鞭刁钻又恶毒,鞭痕不深,却极痛,裕亲王应该也知道,晋王不好惹,不敢真下重手,要知道,夜笑离炸了北靖侯府,也只是给个笞刑,若是平常人犯下此罪,怕是不是斩刑,也该流放。

    小小的笞刑只伤皮肉,连爵位也没触动,皇上确实没下狠心。

    而裕亲王则抓住这次机会,狠狠地折磨了夜笑离一番,以夜笑离的性子,会心恨,却不会把这点子事说出去,只会默默承受。

    丫丫的,她家相公旧疾复发,早就体虚之极,这些人还找准机会折磨他,当她是死的么?

    问清情况之后,穆清瑶又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见夜笑离睡得还算安稳,心中稍安。

    裕亲王府里,裕王正与王妃坐在高堂之上,接受新儿媳的敬茶礼,裕亲王的小孩子十六岁,昨儿个大婚,今日正是认亲敬茶之礼。

    娶的,正是兵部尚书家的千金,正宗的大家闺秀,温婉可人。

    看着跪在面前的一对玉人,裕王妃越看越欢喜,忙拿了红包塞给儿媳,又说了几句叮嘱的话。

    敬过茶,自然要请亲戚朋友们用膳,裕亲王正堂茶厅里,摆了好几桌,大家推杯换盏喝得好不热闹。

    席间新嫁娘起身如恭,带着小丫环去茅房,突然,一个身影急冲过来,扯住她身旁的丫环就拽,新嫁娘吓得一声尖叫,回头看时,那男子正在撕扯丫环的衣服,丫环也吓得一阵尖叫。

    席上的人闻声都赶了过来,却看见,那个正撕碎丫环衣服,欲行强暴的男子,正是才成亲的裕亲王之子,大家顿时目瞪口呆。

    新嫁娘此时也看清他的面容,顿时又气又羞,一跺脚,哭着跑开。

    裕亲王惊得无以复加,大喝道:“容儿,你做什么?疯了吗?”

    可他的小儿子象是听不见似的,仍如疯了一样强行按倒丫环,光天化日之下行那不耻之事。

    许多女宾客,哪里还敢看,羞愤满面,转身而去,男宾客有的则看得津津有味,当活春宫图了。

    裕亲王颜面尽失,冲上前去就甩了儿子一耳光,可他儿子一脸赤红,打在身上都不晓得痛,不管不顾地继续要行那无耻之事。

    事情来得太突然,裕王妃差点晕过去,忙让人去拉扯小儿子,总不能让他就这样出丑啊。

    几个身强力壮的仆役上前扯开了小公子,裕王妃哭上前:“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可是中邪了?”

    小公子红着眼睛一见她,唇边扯开一抹戾笑,突然挣开仆役,向裕王妃冲去,抓住她的衣服就撕。

    裕王妃吓得心神俱裂,一声尖叫,裕亲王气急,冲上来就是一记手刀。

    可小公子看着文弱,却力大无穷,还打不晕。

    到底是自己的亲儿子,怎么也舍不得下重手,裕亲王气得直跺脚,不知这场变故因何而来。

    人群中有人道:“这不是中邪,怕是中毒了。”裕王心中一凛,这么怪异的毒,不象是春药,也不象是致幻药,而且施药施得无声无息,除了夜笑离还有谁?

    “王叔请客,怎么少得了晋王府啊,侄媳给王叔和王婶道喜了。”一个清朗的声音由远而近,穆清瑶一身碧纱裙,挽着高髻,一身盛装,清丽淡雅,从容地走了过来。

    因着鞭笞之事,裕亲王并没有请晋王府的人。

    而且,穆清瑶不是负气走了么?

    怎么会出现在裕王府,谁请她来的?

    “你怎么来了?”裕王妃最直接。

    “当然是走来的?王婶,当初我和阿离成亲,可是请您坐上宾的,怎么说,我家父王也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吧,父王远在边关驻守江山,宗亲却不拿他当回事了,连家里办喜事,也没晋王府什么事?这礼数,也太不周到了吧,你们不请,我这个做侄媳的,还是要来的,你们没礼数,晋王府不能跟着没礼数。”穆清瑶笑得清雅,娇美的容颜在阳光下显得越发清丽照人,美艳无双。

    一口一个没礼数,把个裕亲王说得脸色通红,裕亲王是皇室族长,礼法的执行者和维护者,却被个晚辈因礼数而怨责,实在没脸。

    “侄媳,王叔也看阿离他有伤在身,所以……”

    “有伤在身?啊,我家相公受伤了吗?谁伤的他?”穆清瑶一脸震惊。

    裕亲王被她问得一滞,她明明一身正装,当然是回过晋王府的,不可能不知道夜笑离受笞刑一事吧。

    “侄媳啊,阿离的事,你回家就知道了,王叔这里还有点家事要处理,礼数不周的地方,改日一定登门向王嫂陪罪,你先回吧。”

    这就是要轰她走?

    穆清瑶浅浅一笑,指着正狂躁中的小公子道:“这不是六弟么?怎么?王府的洞房是露天的么?还真是洞天福地呢?他也不嫌冷么?”

    裕王小公子早就半裸着了,这会子正呲牙裂嘴地看着穆清瑶流口水,因为站在此处的,只有穆清瑶最年轻,最漂亮,他虽中毒,男人的本能却还是在的。

    穆清瑶皱了皱眉,突然,毫无征兆地一鞭子抽向小公子:“畜牲,我是你的嫂嫂,你竟然敢亵渎我?”

    小公子被抽,却一点也不觉得疼,反而发现一声呻吟,象是享受一样。

    看穆清瑶的眼神越发热切,如野狼一样。

    穆清瑶又是一鞭抽去。

    鞭子顿时带血扬起,裕王妃一阵心痛:“住手,住手啊,别打了。”

    “王叔养的好儿子,竟然对我这个堂嫂不敬,不打怎么能消我心头之恨?”穆清瑶会住手么?她来就是替夫报仇的。

    裕王妃还没冲过来,她又刷刷地抽了好几鞭子。

    裕亲王怒极,喝道:“放肆,敢在本王府里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

    “王叔是宗族之长,更应该知道,猥亵嫂嫂该当何罪吧,鞭刑,算轻的。王叔教子无方,我替王叔来教。”穆清瑶冷喝,手中的鞭子却不停。

    裕亲王大怒,纵身便要过来夺穆清瑶的鞭子。

    细心的管家却发现,穆清瑶鞭子下去,小公子的狂躁似乎轻了不少。

    忙拉住裕亲王:“王爷,世子妃好象在替小公子解毒呢。”

    裕王妃也发现了:“是啊,容儿好象没那么疯了。”

    裕王眼里滑过一丝复杂之色,冷冷地看着穆清瑶,穆清瑶打了几鞭,累了,把鞭子一扔道:“算了,看在他年纪小的份上,我这个做嫂嫂的不跟他计较。”

    可她的鞭子一放,小公子的眼睛又开始变红,狂躁之色顿起。

    裕亲王妃急了,扑过去拉住穆清瑶:“侄媳留步,求求你,给解药吧。”

    “什么解药?莫明其妙,我是来喝喜酒的,酒没喝到被人污辱猥亵,怎么又要污蔑我给谁下毒了?会毒的是我家相公,我可不会,你们赖不到我身上去。”穆清瑶眉花眼笑,得意地看着裕王。

    裕亲王知道,今天她是来报仇的,而且,用的法子也着实妙,小公子毒发之前,她根本没有现身,毒发之后才来,就算知道是她动的手脚,也怪不到她,而且,小公子确实对她有不轨的举动,这个打,白挨了。

    儿子又发出狂躁的吼叫,裕亲王心中剧痛,却不得不亲自拿起穆清瑶扔下的鞭子,对着最心疼的小儿子抽去。

    小儿子立即一阵舒服的呻吟,听得裕亲王心头一颤,含着泪,一鞭一鞭地往下抽,抽轻了,小儿子还不乐意,幽怨地看着他。

    裕亲王心痛不已,捂着嘴哭,却又不敢叫停,谁让这解毒的法子就是受鞭笞之刑呢?

    穆清瑶微笑着立在一旁看热闹,不解内情的宗亲们也渐渐明白了一些,心中一阵发怵。

    裕亲王惹谁不好,要惹晋王府的人!

    看吧,还没过两天呢,报应就上门了,这手段爽利,狠辣的,裕亲王是怎么抽的夜笑离,就怎么抽在他最亲爱的儿子身上,还一鞭都不能少。

    半个时辰过去,小公子浑身血淋淋的,终于,也也嚎叫也不呻吟了,声音弱了下去,人也委顿在地。

    裕亲王老泪纵横,却不敢对穆清瑶斥责半句,只是看她的目光怨毒无比。

    穆清瑶冷笑着转身,这个仇报完了,还有下一个,我的相公我能打能骂,别人,一根毫毛也不能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