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一十六章:挟持皇帝

第一百一十六章:挟持皇帝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穆清瑶,我不会放过你的。”穆清瑶走出去很远,还听到太子嘶声竭力的怒吼。

    她微笑着步履轻盈,人活就要活得痛快,总受气受憋,太窝囊,不如死了好。

    “姐,何必要让他知道啊,你又闯祸了。”穆清婉迎直来,一把将她拖到一边。

    “就是要让他知道,得让他明白,我穆清瑶的相公不是好欺负的。”穆清瑶坚定地说道。

    穆清婉担忧地看着她:“姐,你打算要跟太子撕破脸了吗?”

    穆清瑶一把揽过妹妹的头,拧了拧她的耳朵:“小孩子家家,太聪明了不好。”

    穆清婉惊诧万分:“姐,你不觉得太快了吗?”

    “快?你姐夫三岁时就被他们害得筋骨尽断,受了多少年的折磨?到现在旧疾还没好,忍了整整十七年,还快?”穆清瑶眼前浮现在夜笑离苍白虚弱的笑脸,心中一阵疼痛。

    而且这脸撕不撕破有区别吗?

    子嗣的事不是太子与皇后闹出来的吗?

    王妃到现在还没完全解毒,率真慈和的婆婆忽然变得刻薄阴险,他们的手段还要如何恶毒?

    不是拿我不能生作法么?让你断子绝孙!

    坐在桂树林里,姐妹俩看着太子被抬走,躺在担架上的太子早就痛晕过去,骂声停歇。

    穆清婉打了个寒战,缩进穆清瑶的怀里:“姐,我好害怕。”

    她害怕去大辽,害怕跟穆夫人回大辽皇室。

    皇家的撕斗太残忍冷酷了,亲人之间的相互残杀,不是小婉这种单纯率直孩子能接受的。

    “别怕,有姐姐呢。”穆清瑶温柔地拍着妹妹的背。

    热闹看完,姐妹二人正打算回晋王府。

    头顶一片高大的阴影挡住去路。

    穆清瑶唇角扯了扯,来得还真快。

    抬头,扬起淡而优雅的笑脸。

    “容忌公子怎地没去安抚轻羽姑娘?”

    不得不说,眼前的男子很亮眼,刀刻般的脸庞,五官如碉刻一般立体俊美有型。

    一双淡蓝色深遂而冷漠的眼睛,看向人时,似乎能刺透人的心底,让人无法闪避。

    健硕的体格,高大威猛的身形,一个典型型男的样子,只是眉宇间蕴着一抹邪魅狂狷之气,让人不敢直视和玩味。

    “她是妹妹。”连声音都带着一抹冷冰冰的邪魅之气。

    呃,这算是解释么?想解释他来救轻羽的原因还是表明他自个的清白?

    堂堂北戎皇子的妹妹却在大锦当高级妓女,谁信!

    穆清瑶浅笑:“所以,幸亏本世子妃及时报信,否则令妹不是惨遭蹂躏了?”

    穆清瑶才不会给他讨人情的机会呢。

    容忌邪邪一笑,蓝眸含讥:“大公主是在讨人情?”

    穆清瑶含笑不语。

    “那本公子去大锦朝堂自首。”说着,高大的身子转身就走。

    丫丫的你狠!

    穆清瑶笑道:“自首于公子也没好处,来,去清悠阁小酌几杯如何?”

    清悠阁也是穆夫人的产业,离此地并不远。

    容忌果然转身,唇角挂着一抹邪魅的冷讥。

    穆清瑶最恼火他这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找了个雅间坐下,穆清瑶让人上来茶水点心。

    容忌挑眉,一副嫌弃的样子:“不是小酌么?端这些东西来做什么?”

    “喝茶不可以吗?”穆清瑶翻白眼,方才她打发妹妹回去了,对付容忌这样的人,小婉还是不要在跟前的好。

    容忌拎起茶壶就往外一甩,窗外响起清脆的碎裂声。

    “上酒来,莫非大公主瞧不上本公子?”

    “粗鲁!”穆清瑶忍不住小声嘟嚷。

    容忌哈哈大笑,俊脸向她逼近,目光如猎豹盯着猎物一样狂野危险。

    穆清瑶高扬起下巴,冷眼瞪了回去,比眼睛大么?怕你呀!

    容忌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有趣,身子斜斜地往后一仰,半躺在太师椅上,神情懒散而张狂。

    “大公主好眼力,本公子就是粗鲁,正不惯大锦的礼数,拘着难受,如此,正好自在。”他这是装都懒得装了,张狂与野烈全都暴露无遗。

    这个男人,与以前穆清瑶碰到的男人不一样,很难对付,与他在一起,很难掌控局势,谁也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什么。

    酒菜快就上上来,茶点撤下去,

    容忌瞧了眼小酒杯,又直接扔了,拿着饭碗给穆清瑶和自己各倒了一碗酒。

    斜睨着穆清瑶,一副看你敢不敢喝的样子。

    穆清瑶淡淡地睃了眼面前的这一碗酒,端起,一饮而尽。

    容忌的眉眼瞬间变了变。眼中露出一抹欣赏之色,端起酒碗,也一饮而尽,亮出碗底。

    穆清瑶提起壶,给他和自己满上,再次一饮而尽,亮出碗底。

    容忌唇角那抹浅浅的讥诮终于消失,眼神也清正了些,两人对饮三大碗。

    丫丫的,这酒真烈,喝进肚子里象火烧一样的难受,穆清瑶有酒量,杀手是不能轻易被人灌醉的,但是,从没有喝得这么急过,所以,一时有些微熏,清丽的秀颜上,渐渐浮起一抹红晕,显得越发艳丽妩媚起来。

    原本清澈显动的眸子也荡漾着一抹妩媚的风情。

    看着对面艳美无双,又气质脱俗的女人,容忌水蓝色的眸子越发幽深黯沉了些。

    “这三杯酒,就算是交了容忌公子这个朋友了,今日之事,本世子妃在此谢过。”穆清瑶豪爽地向容忌拱了拱手。

    容忌眉眼不改,含笑道:“好,本公子平生没有朋友,今天算是交了大公主你这个朋友,不过,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一码是一码,合约在此,大公主还是看一眼吧,签了本公子也好回北戎去。”

    穆清瑶瞟了眼容忌递过来的那张合约,推过去,冷笑:“三七分,不能改。”

    “三七太少,四六。”容忌把合约又推了过来。

    “你丫的无本万利啊,你知不知道我这生意有多赚钱,只要打开销路,就是数不清的白花花的银子往屋里滚,做人不能太容忌了,你很过份知道吗?”穆清瑶一拍桌子站起来,凤目圆睁道。

    方才还一派端庄优雅,如今竟比起大街上的泼妇还在野上三分,容忌目光闪过一丝惊愕,哈哈大笑,这个女人,太有意思了。

    “四六,如果不四六,本公子就去自首。”容忌的惊愕只是一瞬,很快又恢复了冷邪之色。

    “威胁本世子妃是吧,好啊,你去,本世子妃不怕,顶多被大锦皇帝第三次打入天牢就是。”穆清瑶扭头就走。

    平生最受不了被人威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北戎市场很大,四六几乎剥了她所有的利润,货可是她生产出来的,成本是她的,运输费是她的,容忌只负责销售,就要四成利润,她喝本北风去,销得越多,越没意思。

    以后还要跟南越合作,大陆五国都要铺满她穆清瑶的铺子,这个规矩不能坏,否则没法作下去。

    三七其实很仁义了,还是看在他阉了太子的份上,不然,给别人的顶多二八。

    “二八!”身后传来容忌含笑的声音。

    穆清瑶立即转身,风一样卷回来,满脸上笑,仿费刚才负气冲走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

    容忌一口酒差点喷她一脸,这个女人的脸也变得太快了吧,要不要势利得这么明显?

    “容公子*睿智。”穆清瑶已经拿起合约,正要修改。

    四六就是做人不能太容忌,二八本公子就*睿智了?是傻子才对吧。

    “你先别急着高兴,本公子的话还没说完。”容忌按住合约,手不经意地触到她的,肌肤细嫩幼滑,没来由的心神一荡。

    穆清瑶立即抬眸,冷冷地看着他:“你说。”

    容忌道:“二八是大公主与所有人的条件,本公子帮了你一把,自然不能也二八,否则这笔买卖本公子太亏,大公主也是生意人,当之利益最大化是生意人的目标,本公子也不是傻子,四六没谈成,由三七自降成二八,当然有条件。”

    穆清瑶很明理的点头,却道:“不能太苛刻,否则就缺乏合作的诚意。”

    容忌邪魅一笑,蓝眸勾出一抹玩味:“大公主如此费尽心力打击太子,不仅仅只是报复吧,晋王世子雄才伟略,定然不堪屈居人下,先除太子,再除二皇子,然后问鼎大宝,本公子可有说错?”

    穆清瑶并不否认,只是一双明眸锐利地看着容忌:“省去前奏,直奔主题吧。”

    还真是个没耐心的女人,狡猾得很,话里行间滴水不漏。

    容忌的欣赏又多了几分。

    “北戎皇帝老而病弱,想必大公主也知道,否则这几年大锦北疆也不会如此平静,北戎皇室同样正斗得厉害,本公子与晋王世子一样,心有不甘,大公主若能助本公子一臂之力,将来北戎的生意上大半江山都归大公主如何?”

    经济的半壁江山,也就是说,北戎会在税收上给她优惠?

    这个条件还不错,除了能畅销无阻,还能减免关税,确实是好主意,但是,能保持多久?三年还是五年?

    这是个很虚的承诺。

    她从不担心自自己产品的销路,也不担心不赚钱。

    “容忌,明人不说暗话,你的许诺于我没多大作用。”穆清瑶冷笑道。

    容忌脸色一僵,蓝眸沉了沉道:“本公子的条件很优惠了,二八分成,你八我二,再加上减锐,做人不能太大公主哦。”

    他竟学着她的话回还她。

    穆清瑶挑了挑眉:“北戎皇帝虽老,但还没有到病弱难支的地步,皇室间还有的是缠斗,所以,三五年之内,你是很难兑现减税承诺的。但是,你我若达成协议,三五年之内,你的经济实力就会大增,而如果在这其间内,我家相公大事能成的话,你便有一大外力相帮,容公子,做人不能太厉害哦,我的条件很不错了,还是三七,我答应,将来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扶你上位,但是,这之前,我们可以签订一个攻守同盟,如何?”

    容忌要的就是这个。

    点头。

    对面的女人向他伸出手来,容忌愕然地看着那只嫩葱一样白晰又纤细的小手。

    “握个手,表示从今天起,我们自式成为盟友。”穆清瑶笑道。

    容忌笑着也向他伸出右手,穆清瑶主动握了握。

    柔腻温软,那只手抽离之际,容忌心中浮起点点的不舍,竟感觉心气被抽走了一丝般。

    与容忌谈妥,穆清瑶没有骑马,窝在马车里躺着,太子被毁,回去便是一场狂风暴雨,她要抓紧时间歇息歇息,否则没有精力应付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回到王府,似雪早就等在二门处:“主子回来就好,爷正在王妃屋里,给王妃施针呢。”

    个病殃子不好好呆着养,还到处乱跑。

    穆清瑶想想就恼火,可王妃的毒也刻不容缓,丫丫的,事情都凑一块儿了。

    穆清瑶急急地去了正院,远远地就听到王妃的嘶吼:“走开,你个不良心的,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她把你害得多惨啊?成了亲了,你就是他的天,要她一点血治病算什么?就负气走,天下哪有这样的儿媳妇?”

    又犯病了,怪不得夜笑离要挣扎着来给她扎针。

    穆清瑶脚步顿了顿,透过纱帘看过去,只见王妃只穿了件中衣,披头散发的,正四肢乱舞,捶打着夜笑离。

    夜笑离象哄孩子一样哄着王妃,任她一拳又一拳地打在身上。

    几个下人又不敢上前用力,只能眼睁睁看着。

    她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法施针,穆清瑶看着就急。

    突然,一声脆响,王妃一巴掌甩在夜笑离脸上:“娘命令你,休了她,赶紧休了她,把梦烟娶回来,把梦烟娶回来。”

    据说,人疯狂时,说的话有一些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王妃到底还是喜欢秦梦烟的,打小就拿她当儿媳妇看,夜笑离弃了秦梦烟,王妃心里还是有些遗憾的吧,而且,不能生养,对王妃来说也是一种打击,王妃独自抚养夜笑离这么多年,盼着他身体好,盼着他娶妻生子,自己能含饴弄孙,贻养天年……

    王妃并没有错。

    穆清瑶的心闷闷的,深吸了一口气,掀起帘子走进去。

    王妃果然一见她就更加疯狂了,冲过来就对着她抓挠。

    穆清瑶毫不犹豫,一记手刀砍在王妃脖子上。

    王妃晕前的那一眼里,闪着淡淡的愧意,穆清瑶的鼻子陡然一酸,忽然明白,王妃也不是全然疯,只是有些不受自己控制。

    所有的下人都震惊了,世子妃当着世子爷的面,打晕了王妃,世子素来孝顺,只怕……

    大家有同一致的往后退了两步,世子爷发起火来,那是很可怕的,保不齐,满屋子的人都会被他毒翻。

    “还不出去?”果然,夜笑离冷冷地环视一眼。

    下人们立即蜂拥而出。

    穆清瑶坦然地看着夜笑离。

    不打晕王妃,由着她下去,伤人伤已,王妃自己的身体也会受伤。

    原以为,他会生气,至少会不高兴。

    谁知夜笑离疲倦地笑看着她:“幸好你回来了,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母妃。”

    她的男人,除了会吃些小醋,从不怀疑她的人品与用意。

    穆清瑶鼻子酸酸的。

    “不怪我不孝?”穆清瑶闷闷地问。

    “你别怪母妃,母妃最喜欢的还是你。”夜笑离歉然道。

    “当然,我多可爱啊,母妃当然最喜欢我,连你也比不上。”穆清瑶傲娇地厥起嘴。

    夜笑离宠溺地看着她,开始给王妃施针。

    一遍针施完,夜笑离满头大汗,身子倒不象先前那般虚弱,只是脸色还是苍白得很。

    王妃醒着了,穆清瑶吩咐冰儿好生侍候,扶起夜笑离回了夜雨轩。

    “……你把太子阉了?”夜笑离还有点没回过神来。

    穆清瑶皱眉:“是容忌阉的。”

    夜笑离脸色一肃,浓眉紧皱,沉吟片刻后,按住她的肩道:“别怕,废了就废了,一切有我在。”

    她又自作主张了。

    他明明就不赞同她的作法,却没有半句怨责,只想着如何替她断后。

    “我不怕,相公,倒是你,回床上躺着去,放心吧,我早计划好了。”穆清瑶安慰夜笑离。

    夜笑离揉了揉她的额发:“娘子的意思是,让我躲在你身后被你保护着么?”

    她就是这个意思。

    “那我还是男人么?”夜笑离苦笑着捏她的鼻尖。

    “可是你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养好伤,来吧,抽我的血,只要你旧疾好了,就算把我关进大牢又如何?”

    这次若是只关进大牢就能解决就好了,堂堂太子,大锦朝的储君被打成废人,皇帝就算再不喜欢这个儿子,也会龙颜震怒,岂会如此善罢干休?

    穆清瑶想得太简单了,皇帝能坐到现在的位置上,可不是靠表面的平庸与宽厚得来的。

    要不然,自家父王也不会宁愿常年呆在边疆,一年都不愿意回京一次了。

    正说话间,管家急急地进来禀道:“爷,不好了,御林军闯进王府,要抓世子妃进宫。”

    穆清瑶抬脚就往外走,夜笑离苦笑着拉住她:“去哪里?”

    “进宫啊。”穆清瑶理所当然道。

    “皇上会杀了你的。”夜笑离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人,为了替他报仇,她连自己的生死都不顾了,知不知道,没有她,就算他成功了,登上了那个位子,他也没有半点乐趣可言,真是傻丫头。

    “他不会,也不敢。”穆清瑶自信地笑道。

    夜笑离怔了怔,随即笑道:“可我也不愿意让你去受苦,你真当刑部大牢是我家别院吗?”

    “一点苦没关系的,阿离,不用再等了,让我替你打前锋吧。”穆清瑶道。

    夜笑离目光幽深地看着她,傻娘子,把他的心猜得透透的,但是,打江山是男人的事,他怎么舍得自己的女人去打头阵?

    “相公,不下重手,有些人就下不了决心,你放心吧,会有人护着我的。”穆清瑶松开夜笑离的手,向前院走去。

    夜笑离没有跟着,只是双眸泛红地看着她纤细的背影,转身打了个响指,一排影卫闪现,单膝跪下。

    穆清瑶刚走到二门处,一个身影扑过来跪在她面前:“世子妃,让奴婢跟着去吧。”

    穆清瑶垂眸看着赵妈妈,她脸上还有伤痕,应该是当初受刑时,鞭稍划过的痕迹。

    还是面无表情,只是眼神坚决。

    “你没走?”

    “奴婢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走?老奴不该不听世子爷的话,让世子妃受苦了,是老奴的错。”赵妈妈自责道。

    “我没怪你。但是,你跟着我进宫做什么?”穆清瑶愕然道。

    她一个老奴,进宫能帮自己什么?

    “容忌的母亲,是容妈妈的亲妹妹,只是同父异母,而且这个妹妹是嫡出,与容妈妈没有什么联系,进宫后,就更无往来,这个内情,除了老奴,没几个人知晓。”赵妈妈道。

    穆清瑶眼睛一亮,原本她就是打着要被关进大牢的心思做下这么多事的,后果她早就想到了……

    “你的意思是,想我把责任推到容妈妈头上去?”穆清瑶半挑了眉道。

    “就是容妈妈的陷井,世子妃哪里知道太子会去悠然阁?又哪里知道轻羽是容忌的亲妹妹?当然是容妈妈故意泄露的消息,而世子妃也只是想太子被教训一顿,哪想到容忌会如此胆大妄为,下此狠手?所以,废太子,不是世子妃的意思,而是容妈妈的意思,以此陷害世子妃。”

    确实是个好主意,只要在朝堂之上把容妈妈供出去,然后由赵妈妈作证,此话的可信度至少有个五成。

    到时候,太后再求个情,贺相保一保,自己的罪责就会小很多。

    可是,这不是她的目的,她就是要进大牢,然后,等着事情闹大。

    “你呆在家里照顾世子爷,记住,不许他胡来,更不许他不顾身子。”穆清瑶拍了拍赵妈妈的肩道,她确实没有怪过赵妈妈,对夜笑离忠心是赵妈妈的本份,赵妈妈并没有做错。

    何况夜笑离已经责罚过她了。

    “可是,这是世子爷吩咐老奴的。”赵妈妈不依道。

    “赵妈妈,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挨打,还会被赶出府吗?”穆清瑶无奈道。

    赵妈妈的目光闪了闪:“老奴明白,世子爷心里最在意的就是主子您,老奴听您的话,比听世子爷的话更让他满意,可是,这一次不行,这次有关世子妃安危,老奴不能再错一次,一定要守着世子妃。”

    好吧,说服不了她。

    穆清瑶只好同意让赵妈妈跟着。

    惊雷身子一掠,凑近穆清瑶:“世子妃可还有吩咐?”

    穆清瑶在他耳边小声了几句,远处御林军正向这边走来,惊雷向穆清瑶一拱手:“属下这就去办。”惊雷掠走。

    穆清瑶迎向御林军,统领上回见过,穆清瑶笑:“林统领,一回生,二回熟,咱们又见面了。”

    林统领面无表情:“对不住了,世子妃,皇上有请。”

    皇上有请不派个太监来,倒是派了御林军大统领来,是怕夜笑离会阻拦吧。

    自己的面子还真大。

    果然不出所料,皇上并没有将她宣上议政殿,而是直接去了坤宁宫,看来,是要当成后宫之处理了,太子被废的消息看来还没有传开,或者皇上已经下了禁令,不许消息走露。

    皇后双眸红肿,看见穆清瑶时,目光能杀人。

    穆清瑶笑嫣如花,步态轻盈而优雅,迎着皇后杀人的目光,皇帝黑沉的脸,从从容容地行礼:“臣妾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

    “穆清瑶,你该死,本宫要将你千刀万剐,也难消心头之恨。”皇后一改平素在皇帝面前淡雅素净的模样,满目狰狞。

    “好端端的,皇后娘娘这是什么意思?臣妾与您有这么大的仇恨么?”穆清瑶一脸无辜,眼中没有半点惧意。

    皇帝眼中滑过一丝狠戾,面上却不显,淡然道:“召你进宫,一是听说你对晋王妃不孝,二是想问问阿离的身子如何了?”

    果然是皇帝,明明就恨得自己要死,却不露声色,一副长辈与晚辈闲谈家事的样子。

    “回皇上,王妃中毒了,被人控制,狂燥不安,臣妾只在替王妃治病,并无不敬之举,至于我家相公,身体很弱,他弱很多年了,皇上您难道不知?”穆清瑶说着,一双清丽的凤眸直视着皇上,当年之事,这位九五之尊当真一点内情也不晓得?

    鬼才相信。

    皇上知道她意有所指,脸色微僵,叹了口气道:“阿离身子素来不好,这也怪不得你,听说你的血,能治阿离的旧疾,可阿离又舍不得用你的血,可有此事?”

    连这个他也知道了,看来,晋王府还是有皇帝的耳目。

    穆清瑶淡淡一笑:“所谓血能治病,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也是谣传,皇上请想,若是臣妾的血能治好相公的病,臣妾哪怕放十全身的血,也在所不惜啊。”

    “好,朕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朕知道你是个大义又重情的好女子,来人,放干晋王世子妃的血,拿去救晋王世子。”皇上大声道。

    没想到,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放干一个人的血,这个人还能活么?

    何况,在宫里放血,血抽出来后就凝固了,还能输进人的身体?还能治病?

    分明就是要用这法子处死自己。

    怪不得阿离说,皇上并不简单。

    一旁的皇后眼里露出残戾和得意之色,怨毒地看着穆清瑶,这一次,看你还能怎么逃脱。

    “皇上英明。”穆清瑶不但不反抗,而上前一步行礼道。

    皇上怔了怔。

    “只是皇上,我家相公现在血气正浮动着,不宜输血,过两天吧,他这病也十好几年了,不在这一天两天的。”穆清瑶却又道。

    “朕是皇上,一言九鼎,该何时取血,不用你来教,人呢?”

    皇上下了决心要处死穆清瑶,哪容她三言两语自救。

    两个高大的侍卫进来,向穆清瑶两旁挟来。

    穆清瑶淡淡一笑,一个旋身,手中刀片一闪而过,两名侍卫悄无声音地倒地,脖子上的血,汩汨地流着。

    皇后大惊:“穆清瑶,你在造反?”

    皇帝则微眯了眼睛,唇边勾起一抹冷笑。

    就知道,他在等自己发作,然后再安个更明正言顺的罪名,丝毫也不沾太子被废的边,先前夜笑离准备的那些说辞人证物证根本就没用。

    太子嫖娼与嫖客发生冲突被废,这事能上朝堂上理论么?

    传出去,皇家还要不要脸?就算太子没成太监,他这个太子也没法再当下去。

    所以,皇帝就来了这么个阴招,逼穆清瑶就范,给个正经名头替自家儿子出气。

    “造反?我要造反做什么?当女皇帝不成?”穆清瑶冷冷地看着皇帝。

    皇帝手一挥,立即进来一群刀斧手,一个个手持利刃,严阵以待。

    “来人,将刺客拿下。”皇上大声喝道。

    人多我就怕你了么?

    刺客?

    呵呵,好,我就刺杀给你看。

    穆清瑶手一扬,一支冷剑贴着皇帝的脸侧,直插地他身后飞腾的龙纹上。

    皇帝武功不弱,竟然毫无防备,刚才她这一箭准头再好一点……

    皇后一声尖叫,不可思议地看着穆清瑶,谁会想到,她会如此胆大妄为,敢当众射杀皇帝!

    那是诛九族的大罪。

    皇帝惊出一身冷寒,脸色越发阴沉,手一摆。

    刀斧手们瞬间将穆清瑶团团围住。

    一柄柄长剑冷光凛凛,毫不留情地指向穆清瑶。

    皇上的眼里滑过一丝讥诮,连内力也没有,不过就凭着手法怪异和快捷,这里可全是皇宫精卫,比一般侍卫强好几倍,看你今天能逃出生天。

    “晋王世子妃造反,敢刺杀朕,杀无赦!”皇上下令。

    刀斧手再不迟疑,长剑齐刷刷地刺向穆清瑶。

    穆清瑶被团团围住,无处可避,手中还无长物,只徒手怎么对抗那一柄柄的长剑?

    只怕瞬间就要被绞成肉泥!

    皇后冷眼看着,心中墨念,太子,别怕,下一刻,这个贱女人就要粉身碎骨了。

    可是,让皇后还没来得及得意,只见穆清瑶一个施身拔地而起,身子轻盈地立在刺过来的剑尖之上,手中多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来,突然,一声轰然巨响,皇帝的帝冠被击落,头发上还冒着黑烟。

    皇帝被震晕了,傻呆呆地站在原地,双眼放空。

    皇后根本没看清穆清瑶用了什么武器,只见皇帝身后的墙避的龙头上,多出一个黑色的深洞,青石砌成的墙,竟然被打了个对穿,谁也敢说穆清瑶没有内力?

    便是武功最高的殷寒石来,也未必能将石墙打个对穿,何况,那个洞很小,小的只有手指那般大,谁能做到?

    所有的侍卫也震住了,愕然地看着这一幕。

    穆清瑶站在剑尖上,趁着他们发呆之际,一个翻身,轻盈地立在皇帝的身侧,一枝黑洞洞的铁管子对准了皇帝的太阳穴。

    “皇伯父,你可还要抽干清瑶的血?将清瑶就地诛杀?”穆清瑶眼神冰冷如霜,含着讥诮,没有半点温度。

    皇上长这么大以来,还没有遇到过如此之近的死亡威胁,一天之内三回,先是一支袖箭,再就是不知何物的铁客射出的东西,能将石墙打穿,现在这枝能打穿石墙的铁管指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只要穆清瑶轻抠扳机,自己的脑袋也会象这面墙一样,击穿。

    “你……想怎么样?”到底为帝多年,皇上的威严还在,但声音里,还是带着一丝难以擦觉的颤抖。

    “不怎么样?让这些刀斧手退下,放我回去做我的世子妃就好。”穆清瑶笑嘻嘻的说道,仿佛根本不是一场生死决斗,而是在与皇帝拉家常。

    “就算朕放开你,你能逃得出皇宫?”皇帝狠声道。

    “皇上要不要试试?知我这管枪的射杀距离有多远吗?三百米,臣妾一会要陪皇上您散步,一直散议政殿去。”穆清瑶笑道。

    “你去议政殿做什么?今日不上朝。”皇帝警惕地说道。

    “太子成了废人这么大的事,能不召集朝臣们商议,皇上您对国事也太不上心了些,还好,您有个能干又忠心的丞相,他会替您将三品以上的大臣全召集进殿的,你别担心。”穆清瑶冷笑道。

    “你……”皇帝气得手脚发寒,真是小瞧了这个女子了,她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使唤得了贺相,就算贺相与她关系非浅,但那些朝臣们会听她的调摆?

    “别犹豫了,信不信,去了不就知道了?”穆清瑶将枪管移下,抵在皇帝的腰上,广袖将她的手遮掩,谁也看不出她在挟持皇帝。

    皇帝无奈,只好听从她的吩咐,缓缓向议政殿走去。

    果然,刚到议政殿外,以贺相为首的几位重臣全都等着。

    贺相一见穆清瑶,眼神急切又担心,温润的眸子快喷出火来,这孩子,真是越发大胆了,怎么连生死也不顾了!

    穆清瑶很欣慰,惊雷的办事能力确实超强,看来,京城的大街小巷全都贴满了太子成废人的大字报了。

    而贺相的人,也遍布京城,悠然阁的事他肯定也有擦觉,再加上大字报是惊雷贴的,不用通知,他也知道该怎么做,他素来心细如发,尤其在对待自己的事上,她能说,是父女连心么?

    “贺初年,不上朝,你进宫做什么?”皇上恼火地斥道。

    “皇上,街上满街都贴满了消息,说是太子殿下因在悠然阁与人争执,被踢坏了男根,臣已经进东宫探视,果真如此,皇上,储君失去了生育能力,又无子嗣留下,这可是关乎大锦皇朝传承的大事,臣岂能不进宫,不为皇上您分扰?”贺相躬身,急切道。

    文大人也上前一步道:“是啊,臣也瞧见了那张字报,确实说太子与人争执受伤,又听说宫里的太医全然进了东宫,束手无策,皇上,晋王世子医术高明,何不召他进宫,替太子医治?”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皇帝会气死。

    就是晋王世子妃害的,夜笑离会去救太子?

    他巴不得太子废得更彻底才好呢。

    “真有此事?朕……”

    皇上还想推脱,这件事来得太突然,皇上首先想的是救太子,然后想的就是替太子遮掩,替他报仇。

    可是,事情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这些大臣们的消息来得如此之快,封口令都没有用。

    “皇上,相公病重,无法进宫,你召臣妾进来,不就是商议如何替太子治伤的么?”穆清瑶也一脸急切地说道。

    想用这一句话就抹去她谋反刺君的罪名?

    休想!

    皇上还没被人如此威协和逼迫过。

    突然对着穆清瑶就是一掌。

    他算准了穆清瑶不敢当着大臣们的面射杀自己。

    穆清瑶不是不敢,而是不会,她要的就是当朝论罪,这个罪,她是故意惹的。

    不怕事小,就怕闹得不大。

    “皇上,您做什么?”

    穆清瑶脆弱地摔在地上。

    皇上气急,一把揪起她的手,夺过她手中的铁管,可是,哪来的机关,明明就是一根再普通不过的铁管。

    皇帝气急败坏,抡起铁管就向穆清瑶砸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