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二十四章:设伏1

第一百二十四章:设伏1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穆清瑶很快就炒了几个菜上来,又把先前的菜热了热,王爷闻着就觉得食指大开,深深地看了穆清瑶一眼:“还不错,至少这点能跟你婆婆媲美。”

    夜笑离就对着王爷翻了个白眼。

    “瑶儿的菜可比我做的好吃多咯。”没了心结的王妃又恢复了简单乐呵的性子。

    “你的菜也就我爱吃了。”王爷赞同地点头。

    这算是夸奖么?

    王妃厥厥嘴,夹了筷子豆腐在王爷碗里。

    王爷皱眉,他不爱吃豆腐。

    “瑶儿说的,豆腐营养好,王爷辛苦,得补补身体。”王妃押住王爷想往外夹的筷子。

    有拿豆腐补身子的么?

    王爷拧巴着一张俊脸。

    “瑶儿说,不能挑食,挑食会造成营养不良,王爷不是小孩子。”王妃象孩子一样。

    她神情温柔,眼神亮亮的好迷人,好吧,吃一块也不会死。

    王爷夹了一块塞进嘴里。

    眼睛亮了,主动夹了一筷子,低头吃,碗里不多了,从不爱吃豆腐的阿离也正往碗里夹,王爷伸出长臂,直接把碟子端了过来,一股脑儿倒在自己碗里。

    没夹到菜的夜笑离筷子停在空中,用眼神控诉抢菜的亲爹。

    “你又没少吃,瑶儿是你老婆,可以天天做给你吃。你爹我难得回来一趟……”王爷嘟嚷着,边说边护住自个的碗,怕某人偷袭。

    好吧,看在你夸我娘子手艺的份上,我忍了。

    夜笑离白了王爷一眼,转战别的菜式。

    父子之间看似冷淡,其实感情深厚,阿离是很爱晋王的,表面的冷淡也只是好面子的缘故,更是气晋王常年不着家,冷落了王妃的缘故,现在晋王好好的坐在家里,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饭,温馨而和乐,就算要摆臭脸,也装不下去。

    一顿饭吃得很开心,饭后王妃要亲自沏茶,夜笑离道:“娘,我来吧。”

    确实没有让王妃沏茶的道理,公婆在堂,至少也该是穆清瑶去,可人家舍不得自个的娘子,她才做饭,好辛苦的。

    夜世子平素双手不沾阳春水,王妃舍不得儿子动:

    “你才养好的生子,歇着吧。”

    “几杯茶而已,累不着你儿子。”晋王正拿了个帐本随意翻看,抬眸好笑地看着夜笑离:“人家是心疼老婆呢,由着他吧。”

    王妃笑了。

    屋里是她最爱的人,丈夫,儿子,儿媳,王妃心甘情愿服侍他们,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让儿媳立规矩或是该儿媳服侍公婆这些概念,一家人开心和乐最好。

    “嗯,让相公来好了,娘,您歇着。”穆清瑶理所当然的说道。

    没有半点不自在,仿佛被相公服侍是天经地义的一样。

    晋王又深深地看了穆清瑶一眼,穆清瑶手里也拿着一个帐本在翻,根本没留意。

    王妃还是有点担心儿子:“记住,你爹要大红袍,分量要适中。”

    “饭后还是喝点瓜片的好,大红袍太浓了。”穆清瑶随口道,抬眸:“相公,我要六安瓜片,娘喝红茶,爹喝瓜片,谢谢。”

    夜笑离安静沏茶,一旁的似雪静静地看着,这一家子,还有半点半亲王之家的自觉么?事情都自个亲手做了,要她们这些奴才做做么?

    茶沏好,王爷看着清淡的茶汤神情淡然,喝了一口,吃过油腻的饭菜之后,喝点瓜片感觉确实清爽很多。

    “禀王爷,宫里来人。”大管家进来禀报。

    这个时候来人,也不怕太晚了?

    王爷命那人进来。

    来的竟然是慈宁宫太监。

    “奴才见过王爷,王妃,世子,世子妃。”太监躬身行了一圈儿礼:“太后说,王爷难得回来,今儿又是十五,正好月园,慈宁宫的梅花开得正好,邀请王爷一家子进宫赏花看月呢。”小太监笑咪咪道。

    今天确实是月圆,可是,大冷的天,月下赏梅?

    亏太后想得出。

    王爷皱了皱眉。

    “……太后是因着白天时,王爷跟皇上生了些膈应,也邀请了皇上,太后的一番心意,还请王爷体谅。”太监道。

    太后平生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晋王与皇帝兄弟睨墙,白天兄弟两个剑拔弩张的情形确实紧张,这么晚了还想让晋王一家子进宫,就是想调合调合矛盾。

    穆清瑶看了夜笑离一眼,两个目光一触,都从对方眼中读到了怀疑。

    “爹,皇祖母也是想念您,都派小李子来了,那就去吧。”夜笑离缓缓起身。

    小太监眼中一喜道:“是啊,王爷,太后娘娘也知道您长途奔波辛苦,慈宁宫里备好了热汤,您赏过月后,觉得乏了,可以泡个舒服的澡,解解乏。”

    王爷看了夜笑离一眼,也起身,却对王妃道:“前年我送你的软丝衣呢?你可以穿过?”

    “没舍得……”王妃不知他为何突然问起这个,还很严肃的样子,冲口道。

    王爷眼神一滞,柔声道:“以后每年都送你生辰礼物,去,把软丝衣穿上,外头凉,那个看着薄,却保暖得很。”

    王爷这般体贴,王妃眼圈儿就要红,冰儿笑着拉起她:“赶紧的,主子别让王爷等。”

    夜笑离淡淡的扫了王爷一眼,对穆清瑶道:“你也穿上。”

    穆清瑶一脸迷茫:“我没有啊……”

    话还没完,头上就挨了一记:“怎么没有?聘礼箱子里呢,就知道你没好好清点过我给你的聘礼。”

    “几十箱呢,谁有那功夫清点……”穆清瑶好不委屈,捂着头咕哝。

    “我知道在哪个箱笼里,赶紧的,别让父王和母妃等。”夜笑离拉着穆清瑶就往外走。

    一出门,穆清瑶就拉住夜笑离,正要说话,夜笑离却捏了捏她的手,穆清瑶了然地看了看四周,很平静,并没有什么,但是,杀手的敏锐让她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默然地跟夜笑离去了夜雨轩。

    一家四口在府门外集合,王妃一身正装,清柔而端庄,穆清瑶却穿得很简单,长裙仅盖过鞋面,并没有拖得很长,王爷看了她一眼道:“以后也给你娘做一套这样的。”

    穆清瑶特意穿得简单,就是为了应付突然发事件,衣裙太长很累赘,不方便。

    从景阳门进宫,月光清华,宫里也静静的,并没有多少人在走动。

    小太监一路领着晋王一家往慈宁宫去。

    在乾清宫与慈宁宫的交叉路口时,穆清瑶突然捂住肚子:“相公,肚子好痛。”

    “好好儿的,怎么会肚子痛了?”夜笑离关切道。

    “可能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不行,我要出恭。”穆清瑶蹲在地上,捂着肚子一副痛苦状。

    晋王和王妃只得停下来,王妃关切道:“娘扶你去出恭吧,可还忍得?”

    “没事,娘,您先去皇祖母那吧,我在附近早个地方,记得景仁宫就在这边,我一会儿就回来。”说着,也不等其他人反应,身子一闪,掠了出去。

    小太监愕然地看着穆清瑶突然离开。

    “好好儿的,怎么会吃坏了肚子。”王妃紧了紧肩上的衣服,自言自语道。

    “小孩子吃东西总是不注意,走吧,别让皇兄和母后久等。”晋王平静的安慰王妃道。

    “要不等等世子妃吧。”小太监却道。

    “有什么好等的,她又不是不认得路。”夜笑离冷冷地看了小太监一眼。

    “是,是,世子妃常来看望太后,自是知道路的。”小太监点头道。

    几人继续往前行,过了长廊就是慈宁宫,小太监道:“太后娘娘不在宫里,在后园置了酒席,皇上已然在等了,王爷,您往这边请。”

    慈宁宫侧是太后这么多年来亲手种的梅,夜笑离小时候常来玩。

    晋王一家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往梅林走去,刚到梅林,

    小太监目光一寒,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四周很快传来一阵脚步声,整齐划一,他身子一矮,就要逃离,夜笑离长臂一伸,就将他拎了回来:

    “把我们带入了局,你就逃,逃得掉吗?”

    “世子爷最好放开奴才,世子妃此刻已然被抓住了,放开我,或许我能救世子妃一命。”小太监丝毫不惧道。

    穆清瑶离开后确实没回来……

    而且,四周齐刷刷地冒出一群手持兵器的兵士,将晋王一家团团围住,为首的,戴着面具,看不清真容。

    “杀!”那人根本不废话,冷冷地吐出一个字。

    兵士们个个抽出长刀,齐齐向晋王一家扑来。

    这是要在宫里直接将晋王一家劫杀?

    所谓赏月,是一场鸿门宴!

    晋王冷冷一笑,身形未动,冷着脸看着正向他扑近的兵士,果然,在离他不到一米的距离,正挥刀砍来的兵士身子一软,齐齐倒下。

    晋王淡淡一笑道:“阿离,有长进啊,新研制的么?”

    “前年制的,只需闻到一点,就能肠穿肚烂而死,有不怕死的,接着来,爷今天备足了料等着你们。”夜笑离冷冷地回道。

    倒在地上的官兵果然一个个都捂住肚子,痛嚎起来,有的在地上打滚,有的则抓挠着全身,有的受不住痛,干脆一把捅进自己的肚子,自杀而亡。

    只是一个回合,向前扑的官兵就倒下十几个,而且死状惨不忍睹。

    尽管围住晋王一家子的精兵黑压压的数也数不清,而晋王一家,加上随从护卫,顶多也不操过十个,官兵们不用刀砍,齐齐上前,踩也能将这一家子踩死。

    但是,夜笑离的毒太恐怖了,地上死去的官兵给了他们太大的震慑力,官兵们一时竟然往后退却。

    为首的蒙面人道:“敢退者,斩!”

    说话间,袖箭一甩,逃在最前面的那个顿时中箭倒地。

    涌退的人潮再也不敢动,又围了上来。

    “杀!”蒙面人手中旗帜一指,冷冷地下令。

    又一批军士不怕死地冲上来,这一次,夜笑离没有用毒,惊雷和骤风两个已然跃起,身形如电,只是几息之间,如割草一般,齐齐将冲在最前头的兵士的脑袋割了一大片,鲜血遍地。

    两人回来时,一人手里还提着一个脑袋,高高抛起,扔向军士中间。

    军士中,顿时又是一阵骚乱,有胆小的直接尖叫起来。

    晋王回身将王妃往怀里一揽,捂住她的脸:“害怕就别看。”

    王妃挣扎着从他怀里钻出来:“不怕,王爷浴血疆场多年,妾身最大的愿望就是与王爷能并肩站在战场上,可妾没本事,不会武,今天这个机会,妾怎么能错过?”

    王妃淡淡地,坚定地说道。

    晋王府的人也太强悍了,不用毒,光两名侍卫出马,几息之间就斩杀了八个兵士,第二回的震憾力不晋于第一回合,听说晋王武功深不可测,世子也是武林高手,他们还没出手呢……

    兵士们又开始怯场,蒙面人似乎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拿出一根玉笛开始吹。

    笛间凄凉婉转,似乎能勾起人心底中最悲伤的往事,闻之令人心酸欲哭,又能勾起人内心最受挫,最愤怒的情绪,慑人心迫,兵士们的眼神开始发直,发红,长刀一挺,疯了一样向晋王一家扑了过来。

    兵士们如浪潮一样向晋王一家袭卷。人数众多,惊雷拔剑就杀,晋王虽然没动,但也脸色凝重,冷冷地注视着蒙面人,大锦朝决对没有这号人,皇帝究竟在哪里弄了这么个人来?

    就算用毒,毒也有用完的时候,而惊雷几个也有力竭的时候,皇帝竟然动用邪术控制兵士,用人海战术绞杀晋王一家。

    晋王看了夜笑离一眼,他一直没有动手,在等。

    夜笑离撒了一把毒药,他也在等。

    惊雷左臂终于被一名刺伤在地上的兵士自杀式的抱住,另一名兵士冲过来,一刀砍下。

    骤风急救,刺倒兵士,惊雷的手臂保住了,却还是受伤不轻。

    再这样下去,晋王一家会被剁成肉泥。

    终于,一声尖哨响起,夜笑离面色一松:“阿瑶成功了。”

    晋王欣慰地点点头,揽起王妃突然跃起,踩着兵士的头,毫不费力的向慈宁宫掠去。

    太后一脸苍白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晋王,和一身正装,脸色苍白,手微微发抖的王妃。

    “真的……他真的要杀你?还要杀了你全家?”太后不可置信地喃喃。

    “母后,小李子还要宫里吗?”晋王问。

    “哀家就算深更半夜要召你进宫,又怎么会派小李子去?”太后道。

    “可她是您宫里的人,您召儿臣,儿臣不得不及。”晋王道。“哀家信你,你不用解释了,如果是你施计,又怎么会带着王妃和阿瑶来,你们两个都是最疼老婆的,就算要造反,也会把她们两个安顿好,又岂会让她们跟着赴险?”太后抹了把眼泪道。

    没有带着老婆儿媳一同起兵的,既有后顾之忧,又束手束角,成功的可能会大打折扣,太后拎得很清,如此大的阵式,还在慈宁宫旁,皇帝根本没把自己这个娘放在心上。

    若不是阿瑶进来,给自己吃过解药,自己和安心两个就会一直睡着,等再醒来时,所有的事情都会成定局,自己再难过,再愤怒,也无济于事,当初他害阿离时,用的也是这一招。

    知道自己虽然是太后,也拿他这个皇帝没有法子。

    晋王是嚣张,也霸道,但是,皇位都让给他了,还要如何?

    晋王就这么个儿子,好不容易娶个儿媳妇,皇帝却要腰斩了她,晋王难道不该回来救人么?

    他只是回来救人,又没说要篡位?

    皇帝就草木皆兵,先下手为强了。

    晋王心里有兄弟手足情,可他呢?早就心毒如蛇。

    “晋王,你不会没有准备吧,你的人呢?”太后紧张地问。

    “母后,儿子不孝,让您担心了。”晋王单膝跪地道:“您移驾慈宁宫,这里血腥太重,等事了了,儿子再来看您。”。

    太后面色坚定地点点头:“去吧,别让他得逞,只是……留他一条性命,到底……是你的亲哥哥,你们流的是一样的血啊。”

    穆清瑶看向晋王,如果留皇帝一命,就会后患无穷,她真怕晋王答应太后。

    “母后,儿子去了。”晋王并没有回答,却将太后往穆清瑶怀里一送:“你护着你婆婆和皇祖母,若出了什么差池,父王向你问罪。”

    穆清瑶点了点头,可心里却痒痒的,夜笑离还在战场上,她不能丢下他不管啊。

    晋王似乎看穿她的心思,淡淡一笑:“你这点本事,去了也没用,还会分了他的心。”

    好吧,知道你们父子本事,虽然是大实话,可还是很受挫啊。

    穆清瑶对着晋王翻了个白眼,转向王妃:“娘,阿瑶真的很没用啊。”

    “别听王爷的,你是最能干,最本事的儿媳妇了,全大锦也只有你一样这样好的。”王妃将她拉进怀里,拍了拍她的头。

    紧张而又略显悲壮的气氛在穆清瑶的插科打浑下轻松了许多。

    太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着远处冲天的火光:“千防万防,到底还是没有防住,终归要手足相残,阿瑶,你以后有了儿子,要千万要教好,别象哀家这么失败。”

    穆清瑶劝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皇祖母,您能教出我父王这样的儿子来,就不算失败。”

    晋王才一离开,追后便至,晋王哈哈大笑:“以为本王会逃么?你们也太小瞧了本王,北疆战场上,你们谁听说过本王有过败绩,莫说五千兵马,便是再来五千,本王会怕了你们么?”

    身子一转,如电般射向先前的战团。

    晋王回来,夜笑离便知王妃和穆清瑶都被安置好了。

    对骤风点了点头,一颗明亮的彩珠在天空中炸开。

    皇帝站在望月楼上,冷冷地看着下面的战事,太子坐在轮椅上,阴戾地问:“父皇,穆清瑶那个女人不要杀了,留给儿臣,儿臣要亲手剥了她的皮。”

    “放心,会如你所愿的。”皇帝冷笑道,五千人刀对十来个,踩也要将你们踩成肉泥,再本事又如何?有本事的怕不要命的,那些兵士都喝过药茶,只要那个笛声一吹,就能激发他们身体里的潜能,这场诛杀,成会成功,不会失败。

    正沉思间,见太空亮起彩珠,冷笑:“林朗何在!”

    林大统领应声而出:“臣在。”

    “五万御林军可点齐?”皇上问。

    “回皇上,早就集结完毕,就等圣上下旨。”林大统领道。

    “好,守住四门,一只苍蝇也别让它飞进宫来。”皇上冷冷道。

    林大统领得令而去。

    宫外,响起震天的喊杀声,晋王早就备在城外的兵马见到信号,齐齐出动,正向紫禁城内扑来。

    而城防营的军士听从夜笑离的号令,已经在宫外发起进攻。

    而慈宁宫外的绞杀还在进行。

    惊雷几个渐渐体力不支,而夜笑离的毒药也撒得差不多了。

    黑衣蒙面人仍在吹着笛子,魔间驱动兵士们不要命地往前扑,哪怕受伤倒地,也被笛音控制,挥刀乱杀。

    太子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深,突然,一条白身人影急急地掠来。

    太子怒道:“父皇,你看,好象是贺相,他来做什么?他又是怎么进来的?”

    皇帝也愣住,等白影落在楼台间,皇帝皱眉:“初年,你来做什么?”

    “如此重要时刻,皇上您要撇下臣吗?”贺相向皇帝一辑道。

    “你竟然知道了朕的计划?”皇上有点恼火,此事他是刻意满着贺相的,因为他发现,贺相对穆清瑶感情有异,不象是仇人,反倒象亲人,他怕贺相会告密,晋王势力实力都很强大,只要走漏一点风声,今夜这出戏就唱不下去,而且,还会引来他造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