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二十六章:废帝2

第一百二十六章:废帝2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初年,朕……伤得不轻,可能不久于人世了。”皇上缓缓向贺相伸出手。

    贺相立在原地不动,冷冷地看着他。

    皇帝眼中浮起一层悲伤:“初年,你就这么狠心么?枉朕宠你这么多年,为了你,朕情愿负天下人,情愿做个昏君,只要你肯对朕稍加颜色,朕就无比欢喜,朕对你是真心的,你为何,如此无情?”

    皇帝说着,捂住胸前的伤口,痛苦万分。

    那几刀,太子着实扎得很深,皇帝就算不被废,估计也活不长久了。

    不少老臣看着都心酸不已,默默抹泪,几十年的君臣关系,还是有些情谊的,尤其是在听到皇帝对贺相的这番表白示的言词之后,老臣们更加难过。

    皇帝的话虽然有些夸张,但老臣们听来,就觉得很多是事实。

    皇帝宠信贺相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贺相专权跋扈了十几年,就算有再多的臣子弹骇抱怨,皇帝也只一味的护着贺相,纵容,偏袒,使得贺相越发嚣张,贺相执掌朝政以来,排除异已,结堂营私,鱼肉百姓,什么恶没做过?

    以前朝野中,还只敢暗中猜度怀疑,私下议论,为何皇帝会对贺相如此宠信维护,就算大家都心知肚明,贺相其实是皇帝的男宠,但隔着一层窗户纸,谁也不敢戳破,此事便如雾中之花,若隐若现,并不明朗。

    可现在,皇帝身出绝境之时,竟然对贺相说出这样一番话,都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或许,皇帝对贺相是真心的吧,虽然,这种感情实在不耻,犯禁,但是,却不能否则,皇帝的感情也有让人感动的一面。

    许多老臣们顿时眼圈泛红,怒视着贺相,皇帝会有今天,贺相罪不可恕!

    而且,他都到了这份上了,随时都可能死,对你好了这么多年,临了就想与你稍亲近些,这也不行么?

    许多双眼睛看着贺相,有谴责,有鄙夷,有愤怒,还有不屑。

    贺相静静地立在原地,面容平静无波,皇帝的表演,同僚们刺人的目光,他都似乎不觉。

    月华下,贺相身形单薄,看起来,孤独而寂寞,给人一种遗世独立之感,穆清瑶还也同其他朝臣一样,也只是怀疑皇帝与贺相之间的关系,如今听到皇帝这番似是而非的表白,心中不由得往下沉,总觉得不可能,以贺相孤傲而清高的性子,不可能会心甘情愿当皇帝的男宠,可是,他没有辩解,一句也没有,似乎别人的目光于他毫无意义,他一点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

    “初年,你就真的这么狠心么?扶朕一把也不行么?”皇帝的手,向贺相伸出,一直停留在空中,倔强地不肯放下。

    “贺相,既便是感念几十年的君臣情谊,你也该过去扶皇上一把吧。”老大人实在忍不住,斥责道。

    连文大人也忍不住道:“是啊,贺相,皇上就算对不起天下,也对得起你,这里,你最应该感激皇上,一个将逝之人,你何必如此无情呢,扶一把又不会怎地?”

    许多臣子们全都看着贺相。

    “本相有洁癖,他太脏!”贺相却傲然道。

    皇帝听后,一口血就喷将而出,怆然而笑:“好,好,贺初年,朕几十年的真情于你,却只有一个字,脏!朕脏,你很干净?你象个女人一样在朕的床弟间柔媚求欢时,怎么不觉得朕脏?朕许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上权势与荣华时,你怎么不觉得朕脏?朕现在要被废了,就要被晋王取代了,你就转了舵,改投晋王了么?可惜,他没这个嗜好,你这一套,在晋王那里,没有用武之地了。”

    皇帝竟然说得如此粗俗露骨,不少大臣听了羞得面红耳赤,太后还在呢,也亏皇帝说得出口。

    但是,听了这番话,大家越发不耻贺相了,有的人甚至在补脑皇帝与贺相床弟之欢时的情景,贺相看起来清雅脱俗,孤高绝傲,真想象不了,他在皇帝身上献媚求欢时会是何种模样。

    不过,四十岁的贺相还同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一样,肌肤细白滑腻,唇红齿白,玉树临风,莫说皇帝有这癖好,便是大臣中的直男见了如此尤物,也不免要多看几眼。

    皇帝的话,让心怀龌蹉之人看贺相的目光由鄙夷变成了猥亵,有人甚*辣的,毫不掩饰目中的侵略与下流之意。

    贺相一口血也涌到了咙间,他却硬生生吞了下去,愤怒而轻蔑地注视着皇帝:“你是要拉我陪葬吧?省了这份心吧,以为这几句话就能打倒我么?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别人异样的目光,我贺初年可有在意过?”

    这算是辩解么?什么叫陪葬啊?只有妃子才能做陪埋葬之人吧。

    贺家老爹,你这是在给自己描黑呢还是描黑呢!

    穆清瑶差点急死,天下哪有这样的人,生怕别人不能坐实他与皇帝之间的奸情似的。

    换了别人,不是一个劲的给自己洗白么?

    他倒好,原本就黑糊糊的脸,自己又涂上了一层黑炭,就算再洗也洗不白了。

    众人再不怀疑,都鄙夷地地轻呲一声。

    贺相一副我就是这样,你们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

    皇帝眼里滑过一丝狠戾,他再无力气诛杀贺相了,只有在言语上伤他。

    “贺初年,你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也是,你本就是个贱人,一个狐媚惑主的贱人,还记得当年么?殷紫如为什么会离开你?

    就是觉得你太脏,你太贱……”

    一听这话,贺相平静的脸色陡然一变,猛地向皇帝掠去。

    皇帝明白,终于触到他的逆鳞,他的痛脚了,看着一副想要掐死自己而后快的贺相,皇帝哈哈大笑。

    果然,贺相被拦住,拦他的不是别人,却是夜笑离。

    “走开!”贺相怒发冲冠,方才的云淡风轻早就不见,如一头发怒的野马。

    “他巴不得你掐死他,然后,你再背上弑君的罪名,拖你一起下地狱。”夜笑离纹丝不动,牢牢地拽住贺相的手。

    “我不在乎,我早就该下地狱了。”贺相怆然道。

    “就算要下地狱,也不该去陪他,贺初年,你是聪明人,为他,不值得。”晋王淡淡地说道。

    几乎所有的人都嫌弃和鄙视贺相,晋王父子却在帮他,阻拦他犯错,贺相眼中浮起一抹感动之色,没有再往前。

    皇帝又补刀:“晋王,朕自知为朕三十多年,无一建树,还昏庸无道,朕其实知道很多政策是错的,但只要是贺初年提出来的,朕就不忍反对,一味的宠他,朕如今寿数无几,我们再怎么说,也是亲兄弟,更是夜氏子孙,祖宗留下的基业,还望皇弟你坚守,发扬,把我大锦建成国富民安之强国。”

    这几句还算人话。

    晋王走过去,扶起皇帝,叹了一口气道:“别说了,省点力气,还有救的。”

    皇帝惨然一笑,拉住晋王的手:“肠子都绞断了,还怎么救?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二弟,你一定要听我的,登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斩杀贺初年这个佞臣,否则,人心难定,百姓怨恨,你是没去过江淮,那里连年水灾,这些年,朝庭拨下的救灾银子,可没少被贺相贪去,为了祖宗基业,贺初年,绝不能留,你答应我。”

    晋王紧握皇帝的手,由掌心向皇帝输着内力,想助他减轻些痛苦。

    “晋王,答应你皇兄,这是他最好的一点心愿,答应他。”太后在一旁颤声道,虽然对皇帝失望之极,但到底是亲生儿子,皇帝伤势过重,活,也活不了多久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太后岂能不痛?

    穆清瑶大急,她才不管贺相什么佞臣还是良臣,她只知道,贺相是她还没来得及相认的父亲,他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夜笑离外,最疼宠自己的那个人,她还想在他怀里撒娇,耍赖,想弥补这些年来失去的父爱呢?

    怎么能这么让贺相死?

    何况,今日之变,若无贺相,又怎么会成功?

    “父王……”见晋王在犹豫,穆清瑶急切地唤道,皇帝一死,晋王便要登基称帝,他的话,便是帝言,君无戏言啊,这一答应,便是铁口金断,再也难回还。

    “瑶儿,你有话说?”晋王目光热切地看向她。

    “父王,贺相有过,也有功,能不能,功过相抵?”穆清瑶道。

    “功?什么功?朕会袭杀晋王,也有他的功劳,他当年修建这望月楼,就是为了让朕诛杀晋王的,今日之局,也是多年前他与朕一起商议过的。”皇帝却冷声道。

    晋王相信皇帝的话,但是,那肯定是发生在多年以前,那时候,贺初年恨自己入骨,认为自己夺了他最心爱的女人,为了杀自己,简直无所不用之极。

    也正是因为今日的计划他曾参与谋划,所有,才能让自己得了先机,配合着皇帝一环一环走到这一步,若无贺相的提前示警,若无贺相的谋划,今天之事,不会有如此完美。

    “晋王,你还在犹豫什么?”太后听了更气,早就讨厌而且怨恨贺相,总认为,两个儿子之间闹得剑拔弩张,贺相在其中起了很不好的作用。

    “对,晋王,贺相确实该治罪。”老大人道。

    “不错,贺相所犯之罪,罄竹难书,确实该杀。”有早就与贺相有隙,平日受过贺相的气的大臣也附议道。

    “臣支持太后娘娘,贺相应该治罪。”也有以前上竿子巴结讨好贺相,见他落势,便落井下石的。

    除了穆清瑶,几乎没有人替贺相求情。

    晋王面色静沉地立在原地,不肯作决定。

    穆清瑶急了,“父王,儿媳求您了……”

    太后恼了:“瑶儿,你这孩子,非要给贺雪的爹求情做什么?他有什么值得你这样维护的?”

    穆清瑶激动地向太后跪去,眼巴巴地看了贺相一眼,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皇祖母,因为他是我的……”

    贺相却一把拽起她来,将她一边上一推,冷冷道:“世子妃,臣什么都不是,臣就是个佞臣,臣早就该死了,你无需替臣求情。”

    他竟然求死!

    死也不肯让自己说出与他的关系,他其实并不想认自己这个女儿么?或者,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其实他也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毕竟,穆夫人一直也没承认过。

    贺相也没挑明说过。

    否则哪有宁愿死也不认亲生女儿的?

    穆清瑶感觉好一阵失落,心闷闷的痛。

    不解地看着贺相,他却缓缓侧过脸去,眼神躲闪着不肯与她对视,脸上难得的浮起羞愧与自卑之色。

    穆清瑶突然明白,贺相不是不想认自己,而是不能认自己。

    皇帝当众说出他们之间的暖昧关系,这种关系,世所不容,又遭人鄙夷与唾弃,有这样的父亲,能给儿女带来什么?

    只有耻辱!

    自己现在是晋王世子妃,而晋王很快就要登基继承皇位,而自己就会也跟着升级为太子妃,生为太子妃,却有一个臭名昭著的佞臣父亲,还是个媚臣,一个被男人骑过的男人,一个为世所不耻的的男人,这会成为太子妃出身的重大污点,将来肯定会有人拿这点来垢病自己。

    贺相,他那么爱自己,哪舍得自己因为他而受不必要的怨气与辱骂,更怕别人瞧不起自己。

    所以,他宁愿死,也不愿意自己为他求情,更不愿意自己当众认他这个父亲。

    他明明可以继续帮着皇帝将阴谋策划得更加完美,他明明不必要帮着晋王废帝,这样,他可以继续他的权臣之路,继续风光和跋扈下去,以后再扶持二皇子上位,继续当他近乎摄政王的权相,可是,他却偏偏选了一条死路,一条明知对他没有半点好处的绝路。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自己这个女儿?

    如果她不是晋王世子妃,或许,贺相的立场不会改变。

    他也就不会得罪皇帝,更会步入如此绝境。

    不,她不要他这样为自己牺牲,过去他与穆夫人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她不知道,也没法参与,缺失的那二十年父爱,穆清瑶相信,不是贺相不愿意给,而是无法给予。

    所以,她从来不怪他。

    他是佞臣也好,是媚臣也罢,就算他是个倌人,只要他对自己的爱是真诚的就行了,他就有资格做她的父亲。

    穆清瑶猛地扑过去,抓住贺相的双臂,将他的身子转过来,让他不得不直视着自己:“看着我,告诉我,你真的忍心再一次抛下我娘,抛下我,你真舍得死吗?我还没叫过你一声……”

    嘴巴被贺相捂住,贺相眼圈红红地,死死地瞪着她,手指轻点,制住了穆清瑶的哑穴,眼泪明明静静地滑落,唇畔却带着欣喜而又满足的笑意,声音黯哑:“听清楚,我与你娘,早就成了过去,她现在是穆将军的夫人,而我,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你说这些,可有想过会伤害你娘和你爹?又让我的夫人做何想?”

    借口,全是借口,穆清瑶知道,他不在乎这些,他连佞臣之名都不在乎,怎么会在乎穆将军会不会受伤?

    穆夫人一直摆明了说,穆清瑶不是穆将军的亲生女儿,就是想给穆清瑶留个余地,好让她将来认自个的亲爹,所以,穆将军和穆夫人都不会因此而受伤。

    至于贺夫人,更是借口,贺相有爱过那个女人吗?贺夫人比贺相大了好几岁,以霜居之身嫁给年轻俊美的贺相,当年,这其间肯定又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贺相这一生,有多凄苦,别人感受不到,穆清瑶却是感觉得到的,因为,她看得出,贺相有多爱穆夫人,多在乎穆夫人,所以,才会为了他与穆夫人生下的自己这个女儿而不顾一切。

    穆清瑶拼命地摇头,眼泪也止不住的流。

    太后眼神复杂地看着穆清瑶,欲言又止。

    夜笑离想过来拉穆清瑶起来,却被晋王制住。

    这是她与贺相父女间的事,别人不能插手。

    大臣们都怪异地看着穆清瑶,有些人知道当年一些事的,便开始揣测,而太后复杂的眼神让贺相更加担忧,半扶着穆清瑶,将她送到夜笑离手里:

    “世子妃,臣……将她交给你了,管好你的娘子。”贺相语气郑重,让穆清瑶想起现代时婚礼上,父亲将女儿的手放在女婿手里的情形,一样的不舍,一样的心疼,一样的慈家,一样的满怀期望。

    “贺相放心,我用我的命保证,会管好她。”夜笑离也郑重地回答。

    贺相眼里升起一抹满意与感激,拍了拍夜笑离的肩,转身走向晋王,恭敬地跪下:“臣,贺初年,这些年嚣张跋扈,擅弄权术,确实犯下死罪,求王爷赐臣一死。”

    晋王深深地看着贺相,眼里满满都是欣赏与敬佩之色,贺初年也许这一生过得并不光彩,但他过得真实,真切,既便是做佞臣,做坏人,他也坏得坦坦荡荡,比起朝堂上,一撂子的伪君之来,这样的人,光明磊落,更值得信任,更让人尊敬。

    晋王素来不喜欢贺相,恨他扰乱朝政,不顾百姓生计。

    但是,今天的贺相让他刮目相看,有的时候,朋友,不一定是你最尊敬的,而对手,也许才是你敬重的。

    贺相与晋王,这就这样一对相敬相杀的对手。

    只是现在,这种关系因着穆清瑶的缘故已然转换。

    贺相自己认罪了,群臣反而不知要说什么好了,便是太后,眼里也露出些微的震惊与欣赏之色。

    晋王却似乎还在犹豫。

    “王爷,新朝即将初立,您需要一个举措立威,顺民心,安民意,杀臣,于朝堂,于您,于百姓都有利,别犹豫了。”贺相道。

    有人如此劝人杀自己的么?

    晋王看得出,贺相一心求死。

    昨日与他商议时,他的眼神还湛亮精明,说明,他根本就不想死。

    让他有如此死志的原因,就是皇帝那番话,皇帝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明他们之间不耻的关系,尤其是在穆清瑶面前,说了那么多令人不耻的话,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再也没脸面对。

    尽管瑶儿并不在意,可以贺初年的骄傲与清高,又怎么能忍受?

    他宁愿死,也不愿意给女儿沾染污点。

    穆清瑶不能说话,被夜笑离紧紧搂在怀里,除了默然流泪,她不知还能做什么,看着垂头跪在晋王面前认罪的贺相,她的心,如压了千斤重石,沉闷得快要缓不过气来,更是一阵阵钝痛,痛得她快要停止呼吸。

    “来人,将贺相押入刑部大牢,听候发落。”晋王终于打破沉寂,朗声道。

    贺相眼里滑过一丝诧异,轻轻吁了一口气,回眸看向穆清瑶,见她哭成了泪人,心又是一阵揪痛,她那声爹,差一点就喊出来了,自从知道真相后,那声爹,他不知道有多盼望,简直做梦都在肖想,一直不敢挑明自己的身份,怕紫茹会不痛快,怕瑶儿会嫌弃,还好,他贺初年的女儿,果然与众不同,她眼里的时非,根本就与现世不同,她不在乎他是佞臣,更不在乎他的过往。

    他爱她,想做一个合格的父亲,这于她就够了。

    傻孩子,不知道认自己这个父亲,于她将来有多少危害吗?

    从今往后,她再也不单纯只是一个世子妃了,她会是太子妃,将来还会成为皇后,成为一国之母,她的儿子是要成为大锦的继承人的,怎么能有他这样一个不堪的父亲呢?

    有他这样的爹,比起穆靖远那个商户出身还要令人不耻啊。

    所以,就算是再企盼,再肖想,就算忍得快咬碎一口玉牙,他也不能让她那声爹叫出来。

    孩子,不是爹不想认你,是不能,聪慧如你,一定会明白爹的苦心,孩子,爹走了,如今还有来生,爹不会再错过你娘,会从你呱呱坠地开始就好好照顾你,疼爱你,不会让你如今世这般,受尽苦楚,是爹不好,爹不合格,没资格做你的爹,你别怨爹……

    贺相雅润的眸子里,含着千言万语,目光久久停留在穆清瑶的脸上。

    两名侍卫应声出列,走到贺相身边。

    没有人催他,都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贺相很不舍,那目光就象是粘在了穆清瑶脸上一样,但是,再不舍,也不得不舍。

    猛然转过身,挺直了背脊,昂首向楼下走去。

    “贺相……”夜笑离追上前几步。

    贺相回头淡淡一笑:“正好,世子爷,罪臣求你一件事,能否将罪臣与女儿雪落关押在一起,罪臣想在有生之年,再陪陪她。”

    那也是他的女儿,他从小捧在手心里疼大的女儿,虽然不争气,虽然很任性张狂,但那还是他的女儿,别人怎么瞧不起她都行,他却要一直关爱她下去,直到死。

    夜笑离听得一滞,点了点头:“我会安排好的,贺相保重。”

    贺相终于被打入天牢,皇帝稍感快慰,只是,他还是怎么也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落败的,明明就安排好了一切,既便是太子突然发狂,谋杀自己,但晋王也不该如此轻易就脱险啊。

    五千精兵,还只派上了两轮阵列,就全然落败,怎么可能?

    皇帝伤口很痛,已然奄奄一息了,但他还是不甘心,想弄明白,自己到底输在哪里?

    晋王还是命人将皇帝抬入了乾清宫,晋王倒也没走,在皇帝床边坐了下来。

    看着他一脸纠结,晋王好心地蹲下来,柔声道:“皇兄是不是还在想,为何我会轻易脱险?”

    “你应该早就知……知道了朕的计划,这点朕明白,是贺初年告的密,虽然朕没有告诉他何时会动手杀你,但整个计划是曾经演练过的,只要起个头,他就知道下一步怎么走,可朕就是不明白,五千精兵,你又没带军士进宫,就那么十几个人……”

    “不急,皇兄,我让你见一个人,你很快就会明白。”晋王说着,拍了拍手。

    禁军大统领林朗大步走了过来,向晋王行礼:“臣禁军大统领林朗,见过晋王。”

    皇帝不可思议地指着林朗:“你……你竟然……”

    “不错,林朗早在本王回京之前,就是阿离的人了,所以,皇兄你现在明白了吗?你的袭杀计划确实很周祥,不过,我的儿子却比你的儿子能干太多,首先,他在瑶儿被打入大牢时,就开始筹划和准备了,城防营,禁军,都是他收服过来的。京城的防御,以此二衙门为主,却都被阿离收服,皇帝,其实你的头早就枕在刀口上了。”

    “再者就是,我回来后,早就有了打算,在太和殿打皇后那一幕就是在激怒你,不过,说真心话,如果你不设计杀我,我或许还会给你个寿终正寝,等你百年之后,再把皇位传给阿离也是一样的,我素来对这个帝位不是太在意,不然,当年也不会轻轻松松就让给你了。”

    “我如此想,也还是顾念你我手足一场,只要你不太狠心,太过份,我会给你留一线余地。

    但是,皇兄,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阴险狡诈,还要狠毒,今日的袭杀,你是要灭兄弟我的全家啊,你连母后都不肯放过,真太让我失望了。”

    晋王道。

    “成王败寇,你现在赢了,就来拿什么道德礼义教训朕,身为皇家人,为了权势地位,哪个又是干净纯洁的?谁手上没有沾血,没个上百条人命?”皇帝很不屑道。

    “所以,我和你是不同的,我手上也沾了血,沾的却是敌人的血,没有亲人的。

    不过,如果我的亲人非置我于死地,想要杀死我的家人,那我也不在乎兄弟相残,手足睨墙。

    不过,我还是给你机会,只要你不动手,我便忍。

    我就算要上位,也要正大光明,不给臣子,给天下百姓诟病的话柄和机会。

    所以,明知你派个慈宁宫小太监来以母后之名召我进宫是有阴谋,我还是来了,带着我最在乎的家人赴你鸿门宴,等着你自动往我铺就的大网里钻。”

    皇帝听了双眸满是恨意:“你才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是故意的,故意等朕围剿你,故意隐藏你的实力,其实早就买通了林朗,枉朕还为手中的五万禁军得意,就算那五千精兵无法杀了你们父子,还有五万禁军在,既守得住城门,又能将你们全家剁成肉泥,真是好笑,天大的笑话啊。”

    皇帝气笑,怆然而又悲愤。

    晋王冷哼一声:“你委屈什么?这一切都是我逼你的么?我可曾逼你下手杀我了?”

    皇帝听得一滞,怒吼道:“你不给我脸,我这个皇帝做得还有什么意思?”

    “早在几十年以前,你就不要脸了,现在还谈什么脸面?你昏庸就罢了,只要好好做你的皇帝,我替你守着江山,保你一世无忧就是,没那个斤两,却还非要作,自个作死,能怪我么?”晋王不屑道。

    皇帝听了更气,抓起枕头就砸,晋王不屑道:“省省吧,若不是阿离的药给你吊着一口气,你早没命了。”

    “你这么恨朕,朕死了不是更好么?为什么还要吊着朕这口气?”皇帝颓然道。

    “当然是要让你亲眼看看,我是如何明正言顺,在万人期盼下登上帝位的。也让你知道,当年,你当上皇帝,并非你赢了,而是我让,我若不让,这个皇帝,你一天也做不成。”晋王哈哈大笑道。

    皇帝就算再蠢,也明白自己完全中了晋王父子的圈套。

    先是作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只带几个人进宫,十几个人由着太子组织的五千精兵围杀,却早就暗中将朝臣全都召集在宫里,让他们目睹自己和太子残害他这个兄弟一家的真相。

    如此一来,就算他脱围后,将自己杀了,大臣们心中也能接受一些,然而,爱惜羽毛的晋王根本还不满足这一点。

    故意安排了贺初年挑起太子的嫉恨,让太子在绝望的妒火里暴发,以至动手谋刺自己。

    现在好了,明明晋王才是最终的受益者,但在群臣眼里,他才是受害者,登上皇位也是理所当然,应理明条的事。

    自己父子则一个背上残杀手足的骂名,另一个则背上弑父谋逆的罪名,好,好,真的好,一切都算计得精精细细,毫无破绽,天底下,怕也唯独他有这个本事在抢夺帝位的争斗中,能里子面子全占尽,不得半点骂名,这样的心机,自己又怎么跟他斗?

    他说得没错,他想要当皇帝,早就可以当,只是不屑,懒得与自己争罢了,

    “你赢了,朕不如你。”皇帝由衷地说道,只是,一双与晋王相似的俊眸里,有着刻骨的仇恨与怨毒,“你当皇帝吧,我会在地下等你,诅咒你的,晋王,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晋王微微叹了一口气,幽幽道;“你是不是认为,全是我的算计,你才败得如此彻底的?”

    “难道不是么?”皇帝怒道。

    “怎么不想想,我算计的是人心,如果,你的心不那么狠毒,还念半点兄弟之情,你不设计杀我,我的计划,又怎么实施得起来?还有,如果太子心性良善一点,包容一点,*一点,又怎么会在几句话的挑拨之下,就狠心动手杀你这个父亲?皇兄,你败的不是这场权谋,而是做人,你做人就很失败,做父亲更失败,为身不正,也教不出优秀的儿子,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晋王说罢,冷冷地站起来,朝外走去。

    “晋王,你杀了朕,有本事杀了朕。”皇帝恶狠狠地狂吼。

    “你当我傻啊,杀了你,减轻你儿子罪责?让我分担一些?妄想!”晋王含笑道:“何况,让你活着,比死更痛苦,我还要让你亲耳听到废你的诏书,亲眼看见我登上你最在意的皇位呢。”

    皇帝气得一口血堵在了喉咙里,眼睛翻白,晕了过去。

    这一夜,穆清瑶睡得很不安稳,梦中,总浮现出贺相的脸来,慈爱的,温和的,薄怒的,可不管在什么情形下,只要面对她,贺相都是一脸笑,慈和的,象会随时将她拥进怀里疼爱的样子。

    可画风一转,变成了贺相身着囚衣,披头散发被押上了刑场,千万百姓围观,都指着贺相骂,骂他是祸国殃民的佞臣,骂他擅弄权术,骂他狐媚惑主,还拿臭鸡蛋,烂菜叶砸他……

    指尖突然刺动,猛然从梦惊坐起,全身汗透。

    手却被夜笑离捉住,阿离漆黑的眸子里全是担忧:“你梦魇了,还好,总算醒来。”

    穆清瑶扑进夜笑离的怀里就哭:“好可怕,好可怕,他们都在骂贺相,还把他押上了断头抬,相公,我好害怕,好害怕。”

    夜笑离心疼地将她揽进怀里:“傻子,那只是梦。”

    “可是,他已经在大牢里了,臣子们不会放过他的,尤其那些忠心皇帝的大臣们,肯定恨死了他,觉得就是他害了皇帝。”穆清瑶哭道。

    “傻娘子,你不信你相公我么?”夜笑离心疼地将她的脸从怀里挖出来,捧着,吻去她脸上的泪珠。

    穆清瑶瞪大水汪汪的泪眼,直直地看着夜笑离:“相公会救他吗?”

    “当然,只要是你在乎的,我都会救。”夜笑离温柔地看着她道。

    穆清瑶长舒一口气,顿时安心不少,懒懒地偎在夜笑离的怀里,抬眸看,外头还是夜色深浓,想着他方才给自己扎了一针,怕是一直就被自己的梦症所扰,根本没睡,原就撕杀了那么久,消耗不少体力,再不休息好,明儿怎么面对繁杂的政事?

    “睡吧,相公,你握着我的手,我就不害怕了。”主动凑过香唇,亲了亲夜笑离的嘴角,往被子里溜。

    夜笑离却拦腰将她抱起,朝耳房里去:“汗湿一身,睡不好不说,还会染病。”

    耳房的浴桶里,早就备好热气腾腾的药汤,三下两下就剥了穆清瑶的衣服,将她浸在热汤里。

    穆清瑶还没来得及羞涩,他已经拿起帕子轻柔地替她擦洗着身子。

    顿时,心里满满当当全是甜意,象喝了蜜糖一样的清润甘甜,脑海里的担忧与惧意也消散了不少,是啊,有相公子,怕什么,他会象贺相一样护着她,疼着她,宠着她的。

    只是这药汤,是何时准备的?一看就是他精心调制近的,莫非,他根本就没睡,她在做梦,他就陪着她,并且调制药汤。

    心疼的拉住夜笑离的手臂,傻傻地说道:“相公,你对我真好。”

    夜笑离灿然一笑,附下头啄了下她的嘴角:“还不够,要做得更好,才能让你忘了别人对你的好,会只依赖我的好。”

    这话说得,怎么带着酸味儿呢?

    莫非他在吃醋?

    谁的?贺相的?

    穆清瑶瞪大眼睛,正要说话,夜世子不知何时,身子也精光溜溜了,长腿一跨,便也进了浴桶,唇,很快捉住了她的柔软,一阵天昏地暗的吻,穆清瑶脑子一白,沉浸在夜世子的温柔里。

    晋王和王妃起得不早,昨儿晚上太累了,天将发白时头才挨着枕,所以,睡得有点迟。

    王妃正服侍王爷洗漱,冰儿慌慌张张地进来:“不好了,不好了。”

    王妃被昨儿个惊天动地的撕杀弄得成了惊弓之鸟,一听这话,吓得脸色就发白,惊道:“怎么了?怎么了?又有人围杀来了?”

    王爷一巴掌拍向冰儿的脑袋:“有话好好说,什么不好了?”

    “世子妃,世子妃她一大早就跪在了院子里。”冰儿一脸吃惊道。

    “瑶儿?你说瑶儿跪在正院的院子里?做什么?”王妃一听就心疼了,提起裙摆就往院里冲。

    晋王无奈地摇头,他家娘子,四十岁了,还象十几岁的小丫头一样咋咋呼呼,急愣愣的,这些年,把她们母子扔在京城里,扔在皇家这一堆子虎狼的嘴边,真是太难为她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