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三十一章:清理后宫

第一百三十一章:清理后宫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废帝的诏书已经拟好,正召告天下,快马加鞭传送到各州县衙门去。

    新帝即位的诏书同时下发,只待钦天监选好黄道吉日,晋王去泰山祭祖,召告上天与祖先,继承大锦大统之位。

    晋王爷忙得脚不沾地,几乎没怎么回过晋王府,王妃也被太后提溜着学宫规。

    府里的事全都交给了穆清瑶,穆清瑶也当甩手掌柜,把被夜笑离赶走的赵妈妈请了回来,府里大繁小事都由赵妈妈与大总管管着。

    孩子交给吴妈带穆清瑶再放心不过,顺忠顺庆两个孩子也长高了不少,看见果儿都喜欢得不知道怎么才好,两个圆脑袋凑在一起逗得很是开心。

    墨玉帮着陈妈妈打理夜雨轩的事,如霜和似雪的位子空缺出来,一直也没添人,夜雨轩里的人手就有点紧张,但这个当口,真不好随便添人。

    穆清瑶惦记着宫里的事,把府里安排妥当后,正要进宫去,总管来禀报道:“果亲王爷和王妃一块儿来了,正在正院里呢。”

    穆清瑶便去了正院,见一果亲王夫妻,恭敬地行了一礼,果亲王笑呵呵的扶起她:

    “侄媳,王叔我再受你几天的礼,往后可得你受王叔的礼咯。”

    穆清瑶笑道:“不管身份如何变,您辈份在那呢,可不能随便改,我可怕折寿呢。”

    果亲王妃听了笑意更深:“难得阿瑶这么念旧情,就知道你以后成了太子妃,也不会在王婶跟前拿架子。”

    穆清瑶诧异道:“莫非王婶在哪里受了气不成?”

    果亲王妃目光闪了闪,摇头道:“哪里,哪里,没人给王婶气受。”

    果亲王却不耐道:“瑶儿是个率直的,你就别拐弯弯绕了,直接了当的说吧。”

    “瑶儿,今儿王叔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尚衣监的事。”

    “尚衣监怎么了?”穆清瑶诧异道,自从上回太子在红丰祥的货物上动过手脚被贺相反击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敢打红丰祥的主意,而如今,晋王就要登基,谁敢在老虎头上动土?

    “尚衣监的一个仓库被烧了。”果亲王痛心道。

    “被烧了?怎么可能?”尚衣监是有专门看守的,而且防火也做得不错,当初她与尚衣监做生意,就特地查看过尚衣监的消防设施,不得不承认,古人的智慧强大,消防通道,通风,防火都设计得很合理,除非人为放火,是很难着火的。

    “有人恶意纵火。”果亲王气道。

    “是两个宫女想要连夜出逃,不知怎么就选定了尚衣监后院的那条路,后来不知怎么尚衣监就起火了。”果亲妃王补充道。

    “走,去宫里吧。”穆清瑶听了心中更加着急,起身就走。

    “侄媳妇,你等等,你看,三号仓库和四号仓库全烧了,上万两银子的货啊,年后就是春季,宫女太监们都得换衣服啊,这可怎么办。”果亲王却讪讪道。

    “王叔,红丰祥只负责送货到宫里,尚衣监签了收,除非是货物质量问题,保管失误,莫非也要红丰祥赔?”穆清瑶立马听出果亲王的意思,好笑道。

    果亲王苦着脸道:“分那么清楚做什么?反正二哥也要当皇上了,以后宫里还不就是你家,都是你家的东西,你赔和尚衣监赔意思不是一样么?”

    穆清瑶听得好笑:“王叔,红丰祥可是我私人的财产,尚衣监的开销可是从国库中划拨的,您说,意思是一样么?我若从国库中拿着一百万两银子,御使会不会弹骇我啊?”

    果亲王顿时被问住,抿住嘴不再说话,果亲王妃扯了扯他的衣袖:“走吧,王爷,先去瞧瞧了再说,总不至于全让咱们家赔吧。”

    “又怎么会扯上要王叔赔了?”穆清瑶诧异道。

    “以前王爷和皇上有君子协议,皇上怕王爷不专心管事,就让王爷保证,尚衣监的货物不能出任何差错,有失误,王爷自个得赔三成。”王妃苦着脸道。

    穆清瑶愕然,果亲王是几个亲王中,支持晋王的,有人故意在尚衣监纵火,烧了两个仓库,足有四万两银子的货,若按三成算,也是一万二千两,果亲王一家子过得并不富裕,这半年来有红丰祥分的红利才不至于紧巴巴的,一万二千两,对果亲王府来说,可不是小数目,怪不得一大早就要找上晋王府来。

    “先查清楚事情,谁烧的让谁赔。”穆清瑶道。

    穆清瑶在钱财上向来豪爽,果亲王妃本想她会一口应下这一万二千两,没想到,她来了这么一句,顿时急了:

    “两个宫女早抓起来了,可把她们卖了,也值不了一万二千两啊。”

    “她们是不值一万二千两,可总有人能掏得出这个腰包的。”穆清瑶斜了果亲王一眼道:“走吧,王叔,宫里您可比我熟。”

    尚衣监的两个仓库果然烧成了一堆废墟,好在救助及时,没有连绵到其他仓库里,二号三号仓库正好是存放的新进的春衣,如此一来,一开年,太监宫女们都没得春衣换,都得继续穿着厚重的棉服,宫女太监们穿不好,服侍起来肯定尽心,又正是改朝换代的时候,有些心怀异想的主子们肯定得闹。

    “是你们两个出逃时,不小心点着了火?”穆清瑶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宫女,一个十七八岁的样子,一个三十几岁,穿着低待宫女服饰。

    “世子妃饶命,真是不小心点着了,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就把尚衣监给烧了。”年轻的那个哭道。

    穆清瑶看她瑟瑟发抖一副确实很害怕的样子,皱了皱眉道:“你为何要逃?”

    宫女抬头睃了穆清瑶一眼:“奴婢是灵嫔宫里的宫女,灵嫔说要被送去太庙,会带着奴婢一起去,奴婢不想去太庙……奴婢十九了,再熬个几年就能出宫,这一去了太庙,就得老死在那儿,奴婢再也见不到爹娘亲人了。”

    宫女哭成了泪人儿,穆清瑶听得也有点心酸,这些宫女有的是小官小宦人家送进宫来的,在家时也算是个小姐,虽没有大富大贵的生活,也是家人如珠似玉的宠着的,进宫后,若不被皇帝选中,就只能当宫女服侍他人,一个不好,还要被主子打罚,原盼着到了二十五岁就能被放出去,突然又要去太庙,这个逃的理由,也确实很充分,换了自己,也会要逃。

    “那么你呢?也是不想去太庙吗?”穆清瑶问年纪大的。

    年长的宫女并不象年轻宫女那般畏缩,显得沉静很多,垂着头,眼皮都没抬,“回世子妃的话,奴婢没想逃,只是想帮秀儿逃走。”

    “你可知道,逃奴被抓后,会处以何种刑罚?”穆清瑶问道。

    “杖毙。”

    “那同谋者呢?”穆清瑶又问。

    “同罪。”

    “那你还帮她?不怕被抓了,被活活打死吗?”这个宫女太过沉着了,让穆清瑶有点怀疑。

    宫女抬眸,淡淡地看了穆清瑶一眼,眼中闪过几不可见的自嘲:“在宫里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奴婢年纪大了,熬与不熬都一个样,秀儿不同,秀儿还年轻,她还有大把的青春要过,死在这宫里太不值当,能逃走则好,不能,大不了也是一死。”

    “如此说来,是你拾缀着秀儿出逃的,对吗?”穆清瑶问道。

    “是。”宫女回得很干脆。

    “火是怎么起的?”穆清瑶问秀儿。

    秀儿抽抽噎噎的,一脸茫然:“不知道,奴婢刚抓上墙头,突然就看到身后的仓库起火了,真不知道怎么就起火了。”

    “你们出逃时,手里可曾带了火具?”穆清瑶问道。

    “竹姐姐提着灯笼呢,天黑,没灯笼看不见路。”秀儿回道。

    一心想逃走的人,竟然在夜间提着灯笼赶路,是怕侍卫发现不了么?

    穆清瑶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斜睨着名唤竹儿的年长宫女:“秀儿说的可是真的?”

    “秀儿有夜盲症,没光亮她跑不快,再说宫里正乱着,也没谁有心思管几个小宫女,所以……”穆清瑶眼中的冷厉让竹儿心头颤了颤,垂下头道。

    “说得好象也有理,这样吧,你们两个都起来,把你们跑过来的路线再跑一次给我瞧瞧。”穆清瑶也不生气,淡淡地说道。

    竹儿听了脸色还是很平静,拉起秀儿。

    果亲王和王妃一直沉默地呆在一旁,两个宫女正在演练逃走路线时,果亲王妃道:“我瞧这宫女有点眼熟,她可不是灵嫔宫里的,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王婶对宫里可比我熟,您再仔细想想。”穆清瑶眼睛一亮道。

    “对了,我想起来了,是景仁宫的,不错,她是景仁宫的掌宫,前几年因为一点什么事,被淑妃罚过,后来就贬成了下等宫女。”果亲王妃道。

    “竹儿姐姐,昨儿晚上是走的这里,不是那边……”穆清瑶一直关注着两个宫女,果然听到不远处,秀儿正小声提醒。

    “你个夜瞎子,走得就是这边,快走吧。”听到竹儿小声喝斥道。

    从内宫逃到尚衣监,然后沿着院墙摸到仓库后面一处堆放杂物的地方,搬了些杂物垫脚,然后再爬上院墙,这一切,都做得合情合理,但是……

    “你说,当时你是踩着竹儿的肩上的院墙?”穆清瑶问秀儿道。

    秀儿点头。

    “那你上了院墙后,竹儿呢,有没有上来?”

    “她说墙太高了,又去找东西搬来垫脚,不知怎么地,就起火了……”秀儿又哭了起来。

    “起火了你为什么没有直接跳到墙外去逃走?”穆清瑶问道。

    “很快就来了人,把竹儿姐姐抓起来了,奴婢……奴婢也能逃走,外面是条河,奴婢不会游泳,不敢逃。”秀儿哭得更厉害了。

    “外面是条河?这个你出逃之前不知道?”穆清瑶问。

    秀儿拼命地摇头:“早知道是条河,就该想别的法子的,也不至于……”

    穆清瑶算是清楚了。

    整个计划看来是竹儿策划的,而秀儿只是她利用的工具。

    “王叔,你会分筋错骨手么?”穆清瑶看着果亲王问。

    果亲王怔了怔,随即明白过来,一挽衣袖,露出他胖乎乎的手臂来:“当然,你王叔我虽然胖了点,治个小宫女的本事还是有的。”

    “那就动手吧。”穆清瑶指指竹儿。

    只见果亲王肥胖的身形异常灵活地一闪,围着竹儿绕了一圈,竹儿惨叫一声倒地,浑身抽搐起来。

    秀儿看得胆战心惊,瑟瑟地向穆清瑶磕头:“世子妃,世子妃,您……您饶了她吧。”

    “她把你往死里整,你还替她求饶?”穆清瑶同情地看着秀儿道。

    “不会,不会的,她是一片好心,不会害奴婢的。”秀儿拼命磕着头道。

    “自身都难保,还求什么?”果亲王妃很不耐地喝道。

    竹儿痛得一头是汗,穆清瑶道:“瞧你是个坚忍的,是不是在宫里瞧过很多刑罚,所以也不怕了,尝没尝过王爷的这一手?可是比刑部大牢里十八种刑罚都要可怕,分筋错骨,能让你成为废人,痛彻骨髓,却又能让你死不了,能熬得住的,可没有几个。”

    竹儿眼中露出怨毒之色,果亲王上前又是一脚,竹儿惨叫一声,痛得发抖,却偏偏还晕不了,果亲王再提脚时,她终于熬不住:“世子妃……世子妃……你要问什么,奴婢说就是。”

    “好,你说说,是谁派你来烧尚衣监的?”穆清瑶问道。

    “奴婢……能不能见见淑妃娘娘?”竹儿没有回答,却道。

    果亲王妃便看了穆清瑶一眼:“果然是淑妃宫里的,听说红丰祥原就是淑妃的产业,后来才被侄媳你买下的。”

    怎么可能是淑妃?且不说与淑妃已经有了协义,便是没有,一个一心求死之人,还弄出这么多妖蛾子做什么?害家人?

    果然其中还有猫腻,穆清瑶也不说破,冷笑道:“淑妃娘娘正在病中,这会子怕也不能来见咱们,走吧,咱们一起去景仁宫,且瞧瞧她有什么话要对淑妃说。”

    正往前走,穆清瑶回头道:“骤风,把林统领请来,本世子妃有点事情要问问他。”

    她明明连侍女也没带,这是在跟谁说话呢?果亲王妃正诧异,一个黑影闪现,向穆清瑶一辑手,又一闪不见了。

    果亲王妃咋咋舌:“阿离对你还真好,还派了隐卫跟着呢。”

    果亲王大笑道:“你怎么不说是监视呢?阿离那小子我可知道,最是小心眼儿了,听说南楚的皇帝陛下还没有回去呢。”

    “王叔,你好象知道很多啊。”穆清瑶斜睨着果亲王道。

    果亲王立即捂嘴:“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说。”

    穆清瑶气笑,懒得理他。

    景仁宫里,因着服过穆清瑶昨儿留下的药,精神好了很多,淑妃正坐在殿前听昨日那宫嬷回事。

    “……娘娘有所不知,长喜宫的静妃原就是个爱闹的,这会子她宫里出了妖蛾子,您去插手,明不正言不顺的,肯定会惹来闲话。”

    “宫里除了睿贵妃,就是本妃的位份大一些,本宫也不是要管,只是打听打听,齐嬷嬷,你好象想得太多了吧。”淑妃喝了一口水道。

    齐嬷嬷听得脸色一僵道:“正是非常时期,奴婢也是怕您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这个时候,安静呆着,不理杂事才是正理儿,大人稍信进来,也是这个意思。”

    “嬷嬷还记得自个是文家的老人就好。”淑妃娘娘斜睨了齐嬷嬷一眼道。

    正说话间,穆清瑶和果亲王夫妻齐齐来了,淑妃忙起身相迎,穆清瑶上前行礼道:“娘娘身子抱恙,快快歇着吧。”

    看见被押进来的秀儿和竹儿,淑妃一脸茫然。

    “尚衣局的火想必淑妃娘娘也知道了吧,这把火,可正是你景仁宫的人放的,不知娘娘可有话说。”果亲王一见淑妃就有气,冷声道。

    淑妃眼神锐利地看向竹儿:“是你放的?”

    竹儿苦笑道:“是奴婢放的,与娘娘无关,只是娘娘,奴婢就要走了,您以后要多保重,您有寒症,天冷时,要记得用姜片泡脚,只要坚持下来,您的寒症肯定会根除的。”

    这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分明就象是临终遗言。

    任谁都听得出,她与淑妃之间关系非浅,不然,也不会将死了,还如此关心淑妃。

    淑妃俊俏的白脸气得发颤,却又不知如何解释才好,人家可以一口咬定,与她无关的。

    “竹儿,你也是文家出来的,做事怎地如此没有轻重?好端端的去烧尚衣监做什么?”齐嬷嬷怒道。

    “我就是恨世子妃,红丰神原本就是娘娘的产业,凭什么被她收了去?她的生意做得越大越红火,我就越恨,娘娘就要去太庙了,听说那太庙也是个吃人的地方,若没有钱财傍身,那些侍卫太监能活活把人折磨死,若还有红丰祥在,娘娘也有点进项,也不至于……”秀儿边说边拭着眼角。

    果亲王听了恍然大悟道:“我说呢,本王与人无争无扰,好端端的怎么就烧起尚衣监来了,原来是这个缘故,淑妃娘娘,你还有何话说?既便不是你指使的,也是你宫里的人做出来的,一万二千两银子,你赔吧。”

    竹儿的话,句句指向淑妃,淑妃感觉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怒道:“竹儿,你前次犯下重罚,本宫也只是将你降了等,可没舍得让你受皮肉之苦,你……为何要如此待本宫?”

    “娘娘说哪里话?奴婢就是感念娘娘上次大恩,所以,才一直想着要如何报答娘娘。”

    淑妃有种百口莫辩的无助感,无奈地看着穆清瑶。

    正说着话,小宫女进来禀道:“禀娘娘,静妃娘娘来了。”

    淑妃感觉一阵头痛,还没说话,静妃就哭闹着进来了:

    “淑妃姐姐,淑妃姐姐。”静妃一阵风似地卷了进来,静妃与淑妃年纪相仿,也是三十几岁的样子,但她生了儿子,她是七皇子的生母,所以,虽然位份比淑妃低,但气焰却要高很多。

    静妃一见穆清遥和果亲王都在,怔了怔,随即道:“原来世子妃也在啊,正好,世子妃,你给本宫评评理看,齐妃的太监打了本宫宫里的太监,本宫打回去,做了么?”

    这都是什么事啊?

    “静妃娘娘,可出人命了?”穆清瑶皱眉问。

    “那倒没有,不过,本宫把那小林子的腿给打断了。”静妃淡淡地说道。

    “淑妃娘娘,按照宫规,太监斗殴该治什么罪?”穆清瑶问道。

    “不问缘由,各打五十板子,受得住的,继续在宫里当差,受不住死了,就送去火场直接烧了。”淑妃道。

    穆清瑶笑着向淑妃点了点头:“哦,这个规矩倒还公平,您位份大,想来齐妃和静妃都会来您这里讨说话,就用这个法子吧。”

    淑妃明白这是穆清瑶在给自己撑腰,让自己理事了。

    “好,本宫也觉得不错,如今皇后娘娘被废,宫里总该有个主事的,睿贵妃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既然静妃找到本宫这里来,那本宫也不推辞,来人,依世子妃所言,将庆喜宫和康清宫参与斗殴的太监全都绑了,送刑事房各打五十大板,活的继续当差,死的烧了。”

    静妃目瞪口呆地看着淑妃,这还是平日里病怏怏的那个淑妃么?这气度架式,分明就是一宫之主的派头,顿时不服道:“且慢,那几个太监可是七皇子跟前服侍的,若全都打杀了,七皇子跟前没人,本妃不依。”

    “静妃,蒙太后娘娘恩宠,将掌宫之权交到本宫手里了,你可是不服?”淑妃冷冷地说道。

    太后把凤印交给了淑妃暂管?

    静妃顿时委顿下来,一脸不屈,却又无可耐何道:“臣妾不敢。”

    “那就退下吧。”淑妃道。

    果亲王也怔住,太后竟然会让淑妃料理六宫,怎么不是睿贵妃呢?

    正诧异间,淑妃又朗声道:“果亲王,尚衣监的事,本宫知道了,你放心,定会查个水落石出来,给王爷一个交待,那一万二千两银子,该谁赔就该谁赔,不会让王爷吃亏就是。”

    果亲王关心的就是这个,宫里的纷争他才懒得管,正求之不得,起身向淑妃行了一礼后,带着王妃出了宫。

    理亲王一走,淑妃抹了一把汗,向穆清瑶伸出手臂来:“世子妃,本宫今天身子才好转了些,想出去走走,你可愿陪本宫?”

    穆清瑶正一肚子的疑惑,当然愿意,过去扶住她的手道:“臣妾谢娘娘恩宠。”

    齐嬷嬷指着地上的竹儿和秀儿:“娘娘,秀儿她……”

    “关着吧,本宫现在没精神。”淑妃有气无力道。

    齐嬷嬷应了一声,正要跟上来,淑妃道:“竹儿是重犯,若在景仁宫丢失了,或是出了别的差错,嬷嬷首当其罪。”

    齐嬷嬷一听,忙回去处置竹儿。

    淑妃和穆清瑶走到景仁宫外,屏退众人,穆清瑶才道:“娘娘地话放出去了,若是太后知道了怎么办?”

    淑妃狡黠地看着她笑:“你不是很能干么?当然得由你摆平,再过一刻,睿贵妃就会来治我个矫诏之罪,你就等着我被治罪吧。”

    这个淑妃,行事还真是雷厉风行,也是自己疏忽,让淑妃理事,自然要名正言顺,何况上头还有个睿贵妃压着……

    “娘娘自个散叔,臣妾这就去。”穆清瑶立马回过神来,纵身向慈宁宫跃去。

    淑妃叹了口气,倚着树枝两眼望天。

    慈宁宫里,太后正捉着王妃生气呢:“安心才教你两句,你就开始打瞌睡,我说你能不能争气点啊,你说晋王当初怎么就选了你当王妃呢?真是个木头脑壳。”

    王妃被太后戳得瞌睡也醒了不少,迷迷糊糊地回道:“王爷就喜欢臣妾木头脑壳。”

    太后听得挫败,点头:“好吧,你有理,你本事,哀家说不过你。”

    王妃立马一脸讨好的笑:“母后,您以前不也说臣妾头脑简单是福气么?人啊,太聪明也很累。”

    太后以前确实很喜欢单纯的王妃,跟她在一起,不用用心思,轻松。

    “可是你是就要当皇后的人啊,宫里的女人可一个个象人精一样,你以后怎么跟她们斗啊。”太后恨铁不成钢道。

    “人少一点不就好咯。”王妃小声嘟嚷道。

    “皇祖母,您别难为母妃了,她就是这个脾性,您再操心,她也改不了,以后宫里不还有皇祖母镇着么?谁敢随便起妖蛾子啊。”穆清瑶笑着进去道。

    “哀家总有一天会归西的啊,她可怎么办?”哀家急道。

    “不是还有瑶儿么?”王妃立即回道。

    太后更气了,戳得王妃的头象小鸡啄米一样的不停往下点。

    “你是要气死哀家吧,瑶儿是太子妃,她来给你打理后宫?有儿媳管婆婆屋里事的么?”

    “皇祖母,瑶儿也正是为了这件事来找您的。”穆清瑶同情地看着王妃,忙拉开太后道。

    “可是尚衣局的事?”太后冷着脸道。

    “宫里这几天尽是妖蛾子,皇祖母不觉得不对劲么?”穆清瑶问道。

    “是,哀家怎么会不知道,全是睿贵妃弄出来的,她也是为了能留在宫里不去太庙,快要拼命了,罢了,她是二皇子的生母,又是你娘的姐姐,就留在宫里吧,正好帮帮你娘……”

    “皇祖母,睿贵妃居心不良,您既然看出来了,为何要纵容她?”穆清瑶有点生气。

    “还能怎么着?全杀了?晋王还没有承位呢,就大开杀戒,你觉得合适?”太后冷声道。

    “可是,让一个心术不正的人来打理后宫,母妃又是个不会理事的,将来会有更多麻烦,皇祖母觉得这样合适?”穆清瑶也有点生气。

    “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你来打理六宫吧,宫里除了睿贵妃能干清白一点,还能有谁提得上台面?”太后恼火道:“哀家年纪大了,又是老年丧子,你可怜可怜哀家吧,只管着你这个不争气的婆婆已经力不从心了,别再拿这些锁事来烦哀家。”太后象个孩子一样,睹气坐下,鼓着眼睛道。

    “淑妃就可以啊。”穆清瑶趁机道:“方才静妃和齐妃宫里的人斗殴,淑妃一句话就给整治了,瑶儿觉得淑妃就很能干。”

    太后翻了个白眼:“你什么时候又跟淑妃好了?”

    “太后,淑妃娘娘其实还不错,以前是鬼迷心窍了,如今死过一回后,脑子可清醒了很多,世子妃的提议不错。”以前在淑妃宫里当过五品女官,现在已经被太后封为郡主了,她正端着一碗药过来,笑吟吟地送给太后。

    太后一见她,脸色果然好了很多:“栖霞,你也觉得淑妃可以?”

    “栖霞跟了淑妃多年,淑妃的为人还是清楚的。您还是听世子妃的吧,淑妃没有野心,睿贵妃野心太大,现在扶她一把,将来怕就树根太深,再拔就要费不少力气。”栖霞劝道。

    “可是,二皇子就要回京了,真把他的生母送到太庙里去?”太后为难道。

    “瑶儿知道你心疼二皇子,可是,就算不送去太庙,也不能让她撑权啊,不然,她若再拾缀着二皇子长野心,可是要给阿离留下后患啊。”穆清瑶认真地说道。

    太后沉吟半晌后道:“也罢,哀家这就下旨,凤印暂由淑妃掌管,但是,睿贵妃也不去太庙,可以以太妃的身份留在宫里,贻养天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