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三十五章:劫法场1

第一百三十五章:劫法场1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容忌突然伸手向穆清瑶疾点,穆清瑶大骇,正要摸抢,那根手指却弹了弹她散落在耳际的秀发,容忌眼中尽是揶揄的笑意,“做什么这么惊慌?怕本公子会绑架你?”

    穆清瑶还从来没被人如此戏弄过,气得俏脸晕红,使得原本白晰粉嫩的脸颊越发娇美如玉了。

    “容忌,你太过份了。”

    容忌哈哈大笑,伸指轻弹她的鼻尖,戏谑道:“真正过分的事情本公子还没做呢,不过说句实在话,我真想把你给掳回去,交给父皇可是大功一件啊,只是,这样粗鲁的事情本公子不屑做,也太没品了,所以,放心,本公子还想跟世子夫人一起赚大钱呢,不会对你如何的。”

    穆清瑶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容忌说北戎皇帝在意天脉者时,确实把她吓到了,她的血可不够多,要再遇到一个要用她的血来治病的,非把她抽成干尸不可。

    “喂,你今天来,究竟干什么的?不会就是来戏弄我的吧。”其实与容忌在牢里呆了好些天,这位北戎皇子的性子穆清瑶也了解了些,就是个玩世不恭的主,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乱,但在嘻笑玩闹中,又有着自己的深意,所以,穆清瑶很难琢磨透他。

    “就是来看看你不成么?”容忌歪在车壁上,懒洋洋的。

    “你再不说,我就踢你下去了。”穆清瑶恼火道。

    容忌唇角一勾,附过身子凑近她,突然在她耳边吹了一口热气,声音暖昧而又魅惑:“那请问世子妃,你想踢容忌哪里?嗯,一般是踢屁股比较有效,不仿试试,看看你能不能踢本公子下去?”

    说着,这个无聊的人竟然真的身子一拧,那坚实而极富弹性的屁股便送到了穆清瑶的面前,圆浑而性感,让穆清瑶哭笑不得,丫丫的这厮不止在戏弄她,而且还是在调戏她!

    “你当我不敢么?”穆清瑶唇角一勾,作势抬起左脚,却出手如电,只听得一声闷哼,容忌公子的身子从马车里飞弹出去,落地是,身姿还算潇洒帅气,只是,一只手捂着屁股实在有损形象。

    穆清瑶掀开帘子哈哈大笑:“公子没尝过打针的滋味吧,在我们那,小孩子最怕的就是这个。”

    容忌碧蓝色的俊眸里快要喷出火来,气笑:“你还是女人么?谁告诉本公子,大锦的女人最是矜持守礼的?”

    竟然在他屁股上扎针,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大胆不忌的。

    “我是不是女人与你没多大关系,只要我相公觉得我是女人就够了。”被容忌这么一闹,因为贺相而悲闷的心情好多了。

    容忌眼里滑过一丝复杂不明之色,脚尖轻点,潇洒地跳回马车来,歪着身子坐了,对穆清瑶道:“终于见你笑了,世上之事,没有解决不了的,只要你肯想办法。”

    穆清瑶怔了怔,心中滑过一丝暖流,他是专程来开解她的心情的么?

    看着狂放不羁,容忌却有一颗细腻而体贴的心。

    “谢谢。”穆清瑶由衷道。

    “记着吧,你又欠我一份人情,将来我可是要讨还的哦。”穆清瑶刚认真起来,容忌的笑又贱贱地讨打。

    穆清瑶翻了个白眼,“北戎皇帝病危,你真的不回北戎么?”

    容忌终于正色起来:“当然是要回的,只是……”

    “你在大锦还有什么事?如果我能帮忙的,你尽管开口。”穆清瑶道。

    “确实有事相求,不过,是有求于世子,而非夫人你。”容忌道。

    夜笑离现在忙得不可开交,而自己也正为贺相的事焦头烂额,不知容忌所求何事。

    “……我知道世子训练了药人,其中不乏武功极高之人,能不能请世子借我两个人使使。”容忌道。

    “原来是这个,我回去问问相公,他的事,我也不太清楚。”穆清瑶说的是真话,容忌自己武功就极高,但真要夺嫡,光凭个人的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是要手中掌权,掌握军队才行。

    容忌听得一怔,随即笑着一弹她的脑门:“都说世子妃聪慧过人,怎么我瞧着象个木头傻瓜呢?”

    穆清瑶被他骂得莫明其妙,皱眉道:“你别动手动脚的,手指没轻没重,好疼知道不?”

    她厥着嘴,拧着秀眉,大眼清澈灵动,带着一抹娇嗔,容忌眼神滞了滞,浅浅一笑:“我只是想弹醒你这个木头脑壳,懒得跟你啰嗦了,本公子还有大事要做了。”

    说着,身形一闪,这个人来无影,去更是无踪,穆清瑶皱眉,还是有点摸不清头脑。

    回到王府时,夜笑离也在屋里了,陈妈妈正炖了一锅参汤,见她回来笑道:“还想着要给您热着,等您回来再给您呢,这会子好,趁热喝了吧。”

    穆清瑶喝了一口参汤,见夜笑离眼光灼灼地,愕然道:“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对吗?”

    夜笑了拉起她就往里屋去,伸手就扯她的衣服。

    穆清瑶一把拍开他的手:“做什么?大白天的,你精虫上脑啦?”

    夜笑离沉着脸,没有半点笑意:“脱了,你身上有男人的味道。”

    这个是属狗的么?她身上有别人的味道他也闻得出来。

    “当然是有,我去牢里见我爹了。”穆清瑶正没好气呢。

    “是容忌的,你见过容忌。”夜笑离眼里闪着火星,穆清清不解释还好一点,如此一说,让他更生气。

    “我就是见过容忌了又如何?夜笑离,你也太小心眼了吧,莫非我以后都不能跟男人说话了?”穆清瑶也发火了,夫妻间,最不该有的就是相互猜忌,对方的不信任给人的伤害值很大。

    夜笑离怔了怔,两手一抄,将她拦腰抱起就往床上去,穆清瑶奋力挣扎:“夜笑离,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碰我,我可告诉你,我穆清瑶最讨厌的就是小器男人。”

    夜笑离很快将她放在床上,身子压住她的,修长的长腿将她纤细的身子夹得死紧,让她再不能动弹,然后,俊脸停在她的上方,俊睃闪着点点火星,却又透着无奈:“我哪里是不信你,是不信他,你就不能安生点么?以后少见他好不好?”

    他的语气柔柔的,还透着疲惫,酸溜溜的让穆清瑶心疼,这阵子为了晋王登基的事,他确实太忙,两人见面的机会都不多,每每他回来时,她早就睡熟,他又舍不得吵醒她,总是小心翼翼地挨在她身边躺下,早上她还没醒,他又上朝了。

    对于某方面特别强烈的夜世子来说,娘子躺在身边而不能下手,实在忍得辛苦,又是个最小器的,生怕自家娘子哪天就被人拐走了,所以,一闻到她身上有容忌的吵味道,就发作了。

    “世子爷,你很没自信哦。”穆清瑶笑道。

    “胡说,我为什么没自信,就算是容忌,又比本世子强很多么?娘子你肯定只喜欢我,不会对他动心。”明明就爱吃干醋,还极度没有自信,夜世子嘴巴却硬,不肯吃亏。

    “谁说的?容忌相貌俊朗,武功又高,还体贴细致,哪个女儿家见了不喜欢?若是你待我不好,对不起我,他就是我的第一选择。”穆清瑶故意道。

    夜笑离的脸立即变得黑沉黑沉,开始撕她的衣服,嘴也吻了下来,穆清瑶怒了,抬手就打,还没打到,夜笑离突然抬起头,黑眸专注地看着她,眸中滑过一丝痛苦与纠结。

    “阿瑶,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们一起解决,总有办法的。”

    穆清瑶听得心往下一沉,他的语气怎么和容忌的如出一辙,莫非是……

    她猛地捧住夜笑离的脸:“阿离,告诉我,是不是没有办法救他了?是不是父王非杀他不可?”

    夜笑离心疼地看着她:“没办法,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今天在朝堂之上,连秦太师也上奏,要处死贺相,文大人和史大人也附义,他的名声太差,根本没法救,父王也是不得已,阿瑶,你能理解的对不对?”

    穆清瑶猛地推开他,冷笑:“理解?当初父皇与他一同谋划时,怎么不想想为他找一条后路?如今利用完了,就过河拆桥,你让我怎么理解?”

    “阿瑶,父王也在想办法,可是,民怨难平,众怒难消,父王本就是弟代兄位,若是因为你而放过贺相,会让朝臣和民众都对他失望的,于朝局也很不利啊,你要知道,太子还有二皇子的势力还在,还有很多忠心于皇上的臣子……”

    “我不听,我不听,我才不管什么朝局不朝局,我只知道,他是我爹,是天底下最疼爱我的那个人,我不要他死,不要他死。”穆清瑶哭了起来,一个劲地捶打着夜笑离。

    夜笑离心疼地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劝道:“好阿瑶,这也是贺相的心愿,你若是为他太过悲伤,他会走得不安心的。”

    “不,不是,他跟我娘说好了,如果能不死,他会去北辽,替她辅政,当她的丞相。”穆清瑶哭道:“相公,相公,你肯定有办法救他的,肯定有对不对?你救救他好不好,就算他罪大恶极,将来他也不会再留在大锦,于大锦朝没有半点危害,求求你了,相公。”

    穆清瑶哭得声泪俱下,柔弱而无助,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夜笑离的心都要碎了,他紧紧拥住她,苦笑道:“瑶儿,瑶儿,你要冷静,冷静,这事是没办法再改变的,能想的法子我都想过了,别哭,你哭我心疼。”

    穆清瑶一把推开他,赤足就向外走去,外面传来王妃的声音:“阿瑶,阿瑶,你在哪儿?”

    穆清瑶一听,一个纵身,向窗外跃出。

    夜笑离脸色一惊,也跟着跳出窗外,但是,却不见了穆清瑶的踪影,正要追时,骤风闪身而出道:“世子,惊雷已经追出去了,请世子先回去歇息,等候消息。”

    王妃正好也冲进来:“离儿,出了什么事?瑶儿呢,娘明明见她回来了的。”

    夜笑离脸色难看地看了一眼被撞破的窗口,“娘,阿瑶跑了。”

    “什么?跑了?可是听到贺初年就要问斩的消息?”王妃惊愕道。

    “她才与贺相相认,听到贺相要被问斩,心里肯定难受,儿子就怕她做傻事……”夜笑离一脸担忧道。

    “唉,让她闹一闹吧,等事情过了,她气消了就会回来,瑶儿是个明事理的孩子,她只是一时之气,知道这事不能怪你父王,更不能怪你,贺相这些年也没少作恶,依律问斩,合理法,却不合情理。”王妃道。

    “爷,爷,不好了,世子妃把蛇房里的药人带走了。”顾长清急急地进来禀报。

    夜笑离听了苦笑,无奈地看着王妃:“娘,阿瑶真的会做傻事。”

    “她要劫狱?”王妃瞪大了眼睛:“那倒是她能干得出来的事,只是,如此一来,朝臣们又会指责她了。”

    “娘,儿子必须去阻止她。”夜笑离着急往外走。

    王妃拦住他道:“由着她吧,不让她折腾一回,她也不会死心,她明知难救,不救,便没有尽到自己的心,会后悔,会有遗憾,救了,就算没救出,也心安。”

    平时糊里糊涂的王妃总能在关健时刻说出很有哲理的话来,夜笑离焦急地看着窗外,王妃拍了拍儿子的肩:“离儿啊,这是她的坎,她一定要过,也是你的坎,如果你们夫妻感情坚定,就不会有问题的,先等等吧。”

    腊月二十八,再过一天就是大年三十,北风呼啸着,冷刀子似地刮得人脸上生痛,大锦朝京都城,百姓没象往常一样一家子窝在炭火旁吃火锅,而是冒在大风雪全往街上挤,方向全都一致,东街菜市口,因为,今天是大锦朝的大日子,百姓们奔走相告着这一个震奋人心的好消息,大奸臣贺初年就在今天午时要问斩了。

    囚车里,贺相一身干净月白袍子,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既便是身在囚笼,仍不减风流俊雅,飘逸出尘的本色,神情也是淡定从容的,没有半点生为囚犯的悲伤与惶恐。

    当朝太师秦大人亲自监斩,街上早就人山人海,不少人高兴地拍手叫好,终于可以杀了大锦朝最大的奸臣,百姓头里快慰,对晋王赞颂之词不绝于耳。

    看解的军士严阵以待,比上回斩杀晋王世子妃的阵仗还要大,上次杀世子妃是引起民愤,而这一次,杀奸臣是大快人心的手事,百姓们当笑话看,边走边起哄,还有人拿菜叶子扔贺相,却被守在外囚车外的军士制止,说他到底是当朝宰相,还是要留点颜面给他的。

    晋王并没有牵连贺氏一族,但前来给贺相送行的贺家人,却没有几个,贺家三个公子带着自家的婆娘儿女跟在囚笼后面一路哭向前。

    贺夫人本就疯疯颠颠,不能再受刺激,估计贺三公子是瞒着她的。

    贺雪落没有出现,不知她知不知道贺相今天问斩,人群里不见她的身影。

    场面很是凄凉孤苦。

    囚车很快押解到了东街菜市口,不到几天的时间,当初晋王世子妃也是在这里行刑,但当时,贺相还在位,很多人还记得,贺相亲临,还救过穆夫人,如今,才短短几天,他就成了阶下囚,只怕这也是晋王世子妃没想到的吧。

    高大的行刑台上,贺相被五花大绑,神情却从容得让人生畏,这样的人,不是应该羞愧,应该悔恨么?为什么他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哪里象是要赴死,分明就是来赏花看景的,仿佛被观看的不是他,而是台下拥挤着的芸芸百姓。

    秦太师高坐监斩官的位置上,冷冷地看着贺相,这个人,跟他同殿为臣,但一直就与他对着干,政见从未统一过,贺初年仗着皇帝的宠信,总是压秦太师一头,尤其是秦家嫡女成为太子妃后,更是与他针锋相对,表面一派友好和睦,背地里,相互之间可没少使绊子耍手段。

    今天,终于要亲自监斩,要看着他那骄傲的头颅在自己面前被吹下,秦太师感觉心中无比畅快,太子日子不长了,太子妃更是被送进了太庙,幸好听了秦老太太的话,秦太师选择重新站队,支持了晋王,不然,诺大个秦家,下场不会比贺初年好多少。

    可是,心里还是恨的,如果不是贺初年设下那些计谋,或许,太子也不会落得如此凄惨。

    老谋深算的秦太师,对贺相再恨,面上也半点不露,还让军士好生对待贺家三兄弟。

    午时快到,奏太师一点也不急,因为,今天不比那天斩世子妃,斩世子妃引起民愤,斩贺初年,那可是大快人心的好事,贺氏一族人都没几个到场,连她的亲生女儿贺雪落都没有来给父亲送终,怎么可能会有人来劫法场?

    “太师,还差一刻钟。”一旁的史大人道。

    晋王回京后,史大人又恢复了刑部尚书之职,这会子正歪在椅子上等时辰呢,史大人对贺相可没好感,曾经贺相当他是一条狗,呼来喝去,只会利用,没有情义可言。

    尤其是当史云嫣被贺雪落暗杀事发后,关系就开始冷淡了,穆清瑶被关在大牢里被虐之事,明明是贺雪落所为,贺相却三言两语全推到了自己身上,史大人对这几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今天杀贺相,他也没有多少同情心,更无不舍之意,只是……

    心里有点隐隐的不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在府里时,云嫣曾提醒过一两句,但史大人没听到心里去,到了刑场上之后,就开始莫明的不安起来。

    “让刀斧手做好准备,卫兵开始清场,所有人,退到一丈开外去,不许接近刑台。”秦太师道。

    贺家人也被往外赶,贺家三位公子齐齐向贺相跪下,三叩头:“父亲,儿子无能,不能救父亲,请父亲一路走好。”

    贺三公子哭得泪如雨下,有人暗道:“哭什么哭,又不是亲生的。”

    “就是,养子而已,因为他有权有势,所有连自个的祖宗都不要了,认这贼人做父。”

    贺三公子猛地站起来,正要说话,突然,一个紫色的身影飘然而来,啪啪啪,一连三记响亮的耳光,打得那人晕头转向,不知何故。

    贺三看清时,惊喜道:“穆家妹妹,你来了。”

    雪落没来,让贺三很伤心,父亲平日最疼的就是雪落,如今父亲就要丧命,雪落竟然连最后一程也不来送。

    没见到穆清瑶,贺三也很失落,想来是晋王给她禁足了吧,穆家妹妹有情有义,若非如此,肯定会来送父亲一程的。

    “三哥,你退后,别掺合进来。”穆清瑶一身劲装短打,手里执一柄长剑,横在胸前。

    刚才那三巴掌,就是她甩那嘴碎之人的。

    “你要做什么?”贺三公子愕然地问。

    “你看不出来么?我人劫法场。”穆清瑶道。

    此言一出,顿时整个刑场哗然,穆清瑶的知明度太高了,许多小老百姓都认得她,一时间,很多人不解地喊:

    “世子妃,为什么呀,为什么要救这个奸臣?”

    “就是,他罪大恶极,早就该死了,你可是晋王的世子妃啊,如此行径,太不可思议了。”

    穆清瑶纵身上刑台走去,卫兵们执枪将她拦住,穆清瑶冷冷一笑,一吹口哨,从她身后走出两个身材高大,浑身铁甲之人来。“让开,别怪本姑娘没告诉你们,这是晋王世子爷的药人,浑身是毒,谁沾上谁死。”穆清瑶说着,手里提着一只活老鼠,向黑衣人身上一扔,那老鼠吱吱叫着落在黑衣人身上,又滚落在地,然后,尖叫一声,瞬间化为一滩血水。

    众人皆惊,卫兵们不由自主的退开,让出一条路来。

    史大人愕然地看着穆清瑶:“世子妃,世子妃,这可使不得啊,您快快回去,下官当没有见过您就是。”

    秦太师却沉着脸道:“世子妃,斩杀贺相可是晋王殿下亲自下的诏令,你这是公然抗旨。”

    穆清瑶道:“抗旨又如何?人生在世,父母恩情最大,孝道乃是天义,一个人,若连自己的父母生死都不顾了,还活在这个世上做什么?不如猪狗。”

    秦太师听这话不对劲,愕然道:“世子妃,斩贺相与你父母何干?晋王是你的公公,你违抗晋王之令,就不算是不孝了么?”

    “晋王又没有生命危险,违抗他一次他又不会死,可是,我不来救,我爹就会死。”穆清瑶冷冷道。

    “瑶儿,住口,回去。”一直云淡风轻,从容赴死的贺相在见到穆清瑶一刻时,瞬间变了脸,急切得状若疯狂。

    从他知道自己是他亲生女儿之后,他就没有对自己这么凶过,穆清瑶流泪看向贺相:“我不回去,我要救你,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你还不肯承认我是你的亲生女儿么?”

    贺相就是怕她当众将这一层关系说破,急得跳脚:“胡说,我怎么可能是你的亲爹,你是魔障了吧,贺三,贺三,把世子妃拖走,拖走。”

    贺相急切地喊道。

    “谁也不许过来,谁过来我死给谁看。”见贺三真的过来拉自己,穆清瑶将剑往脖子处一横道。

    “妹妹,你这又是何苦,你知道他的心意,他舍不得你……”贺三哭道,没想到,穆清瑶为了贺相竟然可以做到这一步。

    “他自私,只顾自己能心安,让我眼睁睁看着他死,我后半辈子都会活在自责你,三哥,你别管,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救他出去,大不了跟他一起死,反正这刑台我也不是没有上过。”穆清瑶道。

    史大人终于明白,自己心里的不安是什么了,果然是这样,果然是这样,怪不得贺相后来象变了一个人,一们心思帮助世子妃,还帮晋王夺位,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这个斩刑,又要继续不下去了,上回暂穆清瑶,他可是挂冠而去的,这一次呢?总不能又挂冠吧?

    “世子妃,你……你听贺相的,你还是回去吧,别让晋王为难,更别让世子为难啊。”史大人劝道。

    穆清瑶却走上台,向史大人一辑道:“大人,为难您了。”

    “穆清瑶,你想造反吗?还不速速离开。”贺相的心都要碎了,暗恨夜笑离,怎么没能看住瑶儿,哪怕在这一天给她下点药也是好的啊。

    “你不就是怕人家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吗?你不就是怕影响了我的名声,所以才不肯向世人公诸我的身世吗?我偏偏不如你的愿,今天,我就要将真相告诉所有人。”

    说着,她转身面向下面挤得黑压压的老百姓,朗声道:“你们听好了,台上跪着的这个人,是我穆清瑶的亲生父亲,他是你们口中的奸臣,是你们眼里罪大恶极之人,可是,他却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所以,我今天之举无论会犯下多重的罪行,就算没有世子妃位,再次被打入大牢,我也要尽我做儿女的本份,救他。”

    台下所有人愕然地看着她,这里面的八卦信息太多了,很多人弄不清情况,更不明白为什么大奸臣贺相会成为晋王世子妃的亲生父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