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三十八章:二皇子

第一百三十八章:二皇子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有点象父亲,可是……”贺三喃喃道。

    穆清瑶眼睛一亮:“三哥,你说可不可能爹他没有死?”黑衣人抱着穆夫人早就不见了人影,穆清瑶也懒得去追。

    “可是亲眼见着的事情怎么会有错,尸骨还是我亲自收殓的呢。”贺三说着眼睛又红了,拍拍清瑶的背:“妹妹,只是个背影,爹他已经走了,你娘是北辽的长公主,身边肯定有影卫,不可能让她轻易自尽的,走吧,三哥送你回家。”

    穆清瑶一想也是,刚燃起的一点希望又破灭了,担心道:“我娘她应该没受重伤吧?”

    “没有,那个人来得及时,想来应该早就守在附近的,放心吧。”贺三安慰道。

    穆清瑶点了点头,跟随贺三一同回城里去。

    进城后,便与贺三分开,各回各家去。

    马车刚走到胡同口,便见一个俏丽的身影一闪,看着很眼熟,她忙拉开车帘子,果然见那跑得正快的背影是自家妹妹,不是说小婉去驿站等穆爹爹了么?怎么会在东条胡同这里?

    跳下马车,穆清瑶一个纵身跃上前,正要拦住小婉,就见小婉已经拦住另一个人,那人高大英俊,相貌堂堂,看着有点面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你这人怎么回事,走路不带眼睛的么?撞了人就走?”穆清婉似乎很生气,一张秀气的小脸胀得红红的。

    那人一身软甲,英气逼人,眼神也正,被清婉一扯,一脸愕然地回身,向后退一步道:“这位姑娘,男女授数不清,请不要拉拉扯扯。”

    小婉气急:“谁跟你拉拉扯扯了,我是来找你评理的,你撞了人为何不道歉就走?”

    年轻人一脸诧异:“小可撞人?姑娘莫不是弄错了,小可并没有撞人。”

    “你刚才是不是骑马从南城进来的?”穆清婉问。

    “不错,小可确实是骑马从南城进来的。”年轻人一本正经地回道。

    “那就是了,你从南城进城后,便撞了人,然后又若无其事的下了马,悠哉游悠哉地走到这里来,是也不是?”穆清婉冷笑道。

    “非也非也,小可从南城下马后,并非悠哉游哉地走,而是正寻常的步伐。”年轻人争辩道。

    “呃……”清婉差点气笑,怒道:“重点不是悠哉游哉好不好,而是你撞了人。”

    “姑娘,此言差矣,虽然撞没撞人这一点很重要,但走路的姿态更重要,小可自小熟读先贤圣人之书,努力修身养性,行为举止莫不要合乎君子,要站如松,走如风,卧如弓,坐如钟……”

    “好了够了,现在不是讨论你行为举止的时候,而是你必须跟本姑娘去给那位大娘道歉,她被你撞伤了。”清婉实在受不了这人的啰嗦与刻板,拽住他就往回走。

    “姑娘,姑娘,一个人的行为举止是有惯性的,小可素来以先贤君子为榜样,行事莫不小心翼翼,你不能随便否定小哥的修养与素质。”年轻人由着清婉扯着他往前,只是还是不紧不慢的分辨着。

    “好,我承认你行为举止有君子风范,这样行了吧,你来给大娘道歉。”清婉没好气道。

    那人听了拂开清婉的手道:“姑娘你是承认冤枉小可了,小可为何还要回去道歉?”

    清婉愕然:“我何时承认冤枉你了?”

    “姑娘方才说,承认小可行为举止有君子风范,试问一个君子又岂会骑着高头大马在大街上撞了行人而不顾,还悠哉游哉地在大街上游荡呢?”年轻人不急不慢地问道。

    清婉顿时哑口无言,还以为他是个老实又刻板的书生,没想到,其实狡猾得紧,几句话就将了她的军,问得她无言以对。

    “你……分明就是狡辩,我明明就看见你……”

    “眼见不一定为真,姑娘,有时候,我们的眼睛也会欺骗自己哦。”年轻人一本正经地说道。

    看到这里,穆清瑶知道自家率直又单纯的小妹跟本不是这个人的对手,这个人看着文文弱弱,一脸迂腐,其实狡猾着呢。

    “这位公子,你一直在狡辩说,你奉行君子之道,行为举止以君子为范,那我请问你,你是不是也有不小心犯下错误而不知的时候呢?”

    穆清瑶突然出现,让清婉眼睛一亮,刚要说话,穆清瑶摆摆手,问那年轻人道。

    那公子星月般明亮的眸子在看到穆清瑶的一瞬,精光一闪,向她一辑道:“夫人一身贵气,气度不凡,想来该是城中贵人,不知你与这位姑娘是何关系,为何要帮她?”

    “她是本夫人的妹妹。”穆清瑶也不隐瞒,笑着说道。

    “那就是了,因为夫人与这位姑娘是姐妹关系,自然心是向着她的,因为向着她,也很自然地相信她的话,而对小可的话产生怀疑,所以,夫人若是想要做调解人的话,实在不合适。”年轻公子道。

    穆清瑶愕然,这年轻人的思辩能力不是一般的强,而且反应敏捷,脑子转得也快,一句话又堵了自己的嘴。

    “好,你此言也算有理,那请问公子,我家小妹与被撞的那位大娘是何关系?”穆清瑶微眯了眯眼道。

    “不知。”年轻人摇头。

    “那你认为我家小妹与她有何关系?”穆清瑶又问。

    “不知。”年轻人继续摇头。

    “姐,我与那大娘素不相识,只是见她被撞伤,气不过才过来追她的。”穆清婉气乎乎的解释道。

    “依你的理论,人与人之间因为熟识或是亲属关系会自然地信任对方而怀疑陌生人,那请问,我家小妹与那位大娘和你都是素不相识,大娘被撞,这大街上何止百人,小妹不找别人非要找你呢?”穆清瑶没好气道。

    年轻公子愕然,漂亮的大眼眨了眨,一本正经道:“可能……是小可相貌英俊,这位姑娘故意搭讪的吧。”

    小婉气得小脸通红,抬手就要拉,穆清瑶拉住她,围着年轻公子转了一圈道:“你确定自己确实相貌英俊?”

    年轻公子胸膛一挺,自信道:“小可还算过得去。”

    “你这样的长相放在平常百姓里,还算有模有样,可是,在我家小妹眼里,着实……”

    “着实就是个赖头松子,本姑娘会看上你这个臭呆子,当本姑娘眼睛瞎了么?”若不是被姐姐拦着,小婉非要甩这个一耳光不可。

    年轻公子听了也不生气,皱眉问:“赖头松子是什么?”

    小婉白了他一眼,冷笑:“你去山上找找,看看松树上的松子长什么样儿。”

    年轻公子一本正经地沉思起来:“松子也是见过的,不过一般在年节时,会有一盘端上桌,看着清滑溜溜,若是炒开了口,剥是很方便的,果仁也是很香甜可口的……”似乎越说越开心,退后一步向穆清婉一礼道:“多谢姑娘夸赞,姑娘总算说了一句可心的话了。”

    我去,这位公子是个自恋狂吗?

    清婉从没见过如此胡搅蛮缠而又纠缠不清的人,感觉一阵头痛,一拉穆清瑶道:“姐,姐,咱们走吧,再跟他理论下去,我估计会烦死。”

    穆清瑶也觉得这人的大脑结构与常人不同,也不想浪费时间在他身上,点头道:“好,走吧,对了,你不是去驿站等爹爹的么?怎么会在这里?”

    “随从都来了,可没见着爹爹,娘也一大早不见了人,我正要去找娘呢,就碰到这个人。”穆清婉解释着。

    “娘她……”穆清瑶正不知道如何向小婉说明时,年轻公子上前一步拦住她们姐妹:“姑娘叨扰了小可,就这样走了么?”

    穆清瑶和清婉同时瞪眼:“不然呢?你想如何?”

    “姑娘一大清早毁小可名声,此事没个说法怎么能行呢?”年轻公子一本正经,不紧不慢道。

    “就没见过象你这样蛮不讲理的,你撞了人不承认也就罢了,还非要标榜自己有多正直君子,我呸,本姑娘懒得理你,你还纠缠不清了。”清婉指着年轻人的鼻子就骂。

    “小可没撞人。”

    “你就是撞人了。”

    “小可没撞人。”

    “我亲眼见到你撞的。”

    “小可没撞人。”

    “你……”

    不论清婉如何指责,年轻人就只有一句,反而把小婉越说越气,穆清瑶知道,她根本不是年轻人的对手,只是,这年轻人分明身份不凡,却非要与小婉纠结这种小事,不知有何故。

    “小婉,走,别跟他啰嗦了。”

    “就是,再跟他多说两句,我非要短十年阳寿不可。”小婉骂道。

    “姑娘,此言差矣,小可一直是据理力争,并没有对姑娘有半点冒犯之处,姑娘如此折辱小可,小可实在伤心。”年轻人却不干,又上前一步拦住道。

    这人,撞了人不承认,人家不跟他理论了,他还纠缠不休了!

    穆清瑶正要发火,从拐角处走来两名将军模样的人,见到年轻公子时,眼睛一亮,上前行礼:“殿下让属下找得好辛苦,娘娘正在宫里等您呢。”

    殿下!娘娘!

    这个古怪的年轻人竟然是二皇子?

    穆清瑶一脸惊愕,小婉也明白一些,与她对视一眼。

    二皇子对两名将军摆摆手:“你们且先走,本宫还有些事没有解决。”

    那两名将军便冷冷地看向穆清瑶姐妹:“公子,可有属下帮忙?”

    “多谢,不过,本宫可以自行解决。”二皇子优雅地向那位将军抬了抬手道。

    两名将军正要离开,穆清瑶上前一步道:“你们是二皇子军帐下的?”

    两名将军听她语气不善,冷声道:“咄那妇人,好生无礼,知道殿下在此,岂可不敬?”

    “敬什么敬,本夫人是他嫂嫂,论资排辈也是他先敬我。”穆清瑶没好气道。

    “嫂嫂?你是太子妃?不对,你是阿离哥哥的娘子?”二皇子星月般的眼睛顿时亮得耀目,向穆清瑶一辑道:“小弟见过嫂嫂,嫂嫂大婚之时,小弟身在北疆,无法亲临,请嫂嫂见谅,小弟特地备有礼物,一会儿送至嫂嫂府上,请嫂嫂笑纳。”

    穆清瑶听他文刍刍地话就头痛,回礼道:“殿下客气,贵妃娘娘还在宫里盼着殿下,本夫人就不奉陪了,告辞。”

    “嫂嫂,这位姑娘是嫂嫂的亲妹妹?”二皇子却上前一步,星眸睨了眼小婉道。

    穆清瑶将妹妹生身后一拉道:“不错,正是我的小妹,方才有得罪之处,还望二公子海涵。”

    “嫂嫂此言差矣,既是令妹,又何言得罪?”二皇子道。

    “嗯,那就好,既然殿下不介意,本夫人还有事,先走一步。”穆清瑶感觉二皇子比睿贵妃难缠得多,只想远离。

    “可是嫂嫂,令妹毁我名声,在这大街之上拉拉扯扯纠缠不清……”

    穆清瑶火了,脸一冷道:“那你要怎么样吧。”

    二皇子一本正经道:“自然是要令妹负责。”

    “怎么负责?”穆清瑶好笑。

    “这个且等本宫回去问过父母长辈之后再作定夺。”二皇子道。

    穆清婉翻了个白眼道:“好啊,你回去请示父母吧,本姑娘也有事,没功夫陪你啰嗦。”说着,拉着穆清瑶就走。

    穆清瑶心里隐隐感觉不对劲,看了自家小妹一眼,也往前走,身后俊朗的二皇子唇角微微勾起,那一抹笑竟然象洒满阳光般温暖可亲。

    到了马车里,清婉还兀自闷闷不乐,嘀咕道:“就没见过这样讨厌的人,又啰嗦又自恋,还说自个是君子,说自个如何如何英俊不凡,我呸,看着就烦,姐,我与他再多呆一会儿就会晕死。”

    穆清瑶啪地一巴掌打她的头:“大过年的,什么死不死的,人家怕也不是对谁都这么胡搅蛮缠,估计是有想法了。”

    “什么想法?”穆清婉道。

    “现在还不知道,要等。”穆清瑶秀眉蹙了蹙道。

    这位二皇子决不象看着的那么迂腐刻板,不然,也不会在军中一呆多年,还深得晋王殿下的赏识,军中将领的拥戴,自有他的过人之处,今天之举他有何意图实在看不透,穆清瑶只是有些预感罢了。

    “小妹,最近可有和阿鸿见面?”言若鸿回京后,穆清瑶见面的次数也不多,他现在是南楚的皇帝,政务也忙得很,因为要求她而扔下南楚政事过来,穆清瑶一直心中不安。

    “见过两次。”穆清婉眼神黯淡下来,垂头道。

    “你……他对你怎么样?”小婉喜欢阿鸿,而且爱得深,否则也不会只身跑到南楚去找他了。

    穆清婉道:“不怎么样,客客气气的,姐,咱们能不说他么?娘昨儿晚上哭了一晚,情绪很不对,我们快去找娘吧。”

    穆清婉眉宇间的痛楚让穆清瑶心疼,微微叹了一口气,感情的事最是免强不得,言若鸿的心若不在小婉身上,就算两人成了亲,小婉也不见得会幸福,何况言若鸿是皇帝,肯定会有三宫六院,嫁给他未必是好事。

    见穆清瑶沉默,清婉小心翼翼地凑过来,突然抱住她。

    穆清瑶正愕然时,清婉小声道:“姐姐,别太伤心,贺相走得心安,他知道有你这么个好女儿,一点都不遗憾了。”

    她竟然都知道,当初为了怕影响她和小轩的心情,穆清瑶和穆夫人都瞒着他们两个的。

    不过,刑场上的事闹得那么大,小婉不知道也难吧。

    鼻子一酸,穆清瑶回抱自家小妹:“嗯,姐姐明白的,只是……只是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

    “我知道,我知道,姐姐才认的父亲,突然就没了,还是眼睁睁看着他死的,肯定心里难过,要由时间来医治心里的创伤嘛,只是娘她……”清婉担心道:“爹回来了,娘却是这个状态,对爹也不公平。”

    是啊,对穆将军也不公平,但是,穆夫人对贺相的感情太过深沉浓烈,当初因为误会而分开的两个人,相爱相恨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说开,那埋在心底里的感情象就火山暴发一样井喷,然后,才说开,对方便被斩首,穆夫人一时难以接受,会恨会痛也是情理之中,穆将军应该早在与她成亲时,就知道她的心是爱着贺相的。

    应该会理解她吧。

    “小婉,大人们的事,由他们自己解决吧,咱们掺合不了。”穆清瑶无奈道。

    “姐,你说,如果贺相还在世,娘会不会跟他走啊。”穆清婉把头埋在穆清瑶怀里,幽幽地问道。

    穆清瑶怔住,这个问题,她也不清楚,穆夫人敬重穆将军,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就算没有爱情在,也有亲情,何况还有小婉和小轩,但是,贺相为了她,也付出了很多,两人个性都太刚烈,又不愿意解释,贺相与穆夫人就象一个是太阳,一个是火山,在一起只会迸发出激烈的火光,而和穆将军在一起,穆将军就是一坐坚实的岩石山,不管穆夫人这团火有多炽热,他都能将她的热能全都吸纳,消弥,能让穆夫人冷静下来,象个小女人一样温柔持家,但是,这样的生活又太过平淡无味,就看穆夫人到了这个年纪,如何思虑与选择了,不过,所有这一切的担忧,有个前提,就是贺相还在世。

    可贺三说,贺相是真真切切的死了,尸体都是他收殓的。

    “小婉,我爹死了,这是个不可争议的事实。娘也只是一时难过,她会平静下来了,以后日子还是照样要过。”穆清瑶劝道。

    把小婉送回穆家时,让她诧异的是,穆夫人竟然回来了,穆清瑶听陈妈妈说起时,喜出望外,忙去见穆夫人。

    穆夫人精神状态好多了,只是眼圈还是红红的,眼底有深深的黑色眼圈,看得出,她还是很伤心。

    “娘……”穆清瑶奔过去,拉起穆夫人上下打量一番,见她并没有受多大伤,这才放心了些。

    “瑶儿……”看到穆清瑶,穆夫人似乎又想起了贺相,眼泪又盈上眼眶。

    “娘,小婉也在。”穆清婉把头拱进姐姐和娘的中间,仰起小脸哽声道。

    “嗯,小婉乖,娘这几天情绪不好,吓着你了吧。”穆夫人温柔地抚着小婉的脸道。

    穆清婉使劲摇头:“没有,娘,小婉只是担心,小婉知道,娘一定会坚强,不会扔下小婉还有姐姐不管的。”

    穆夫人拭了拭泪,唇角扯出一点笑意:“你和小轩不是去接爹爹么?你爹人呢?”

    “不知道,可能进宫了吧。”穆清婉摇头道。

    娘仨正说着话,外头丫环来报:“将军回来了,将军回来了。”

    穆清婉和穆清瑶忙出门相迎,穆将军一身风尘仆仆,脸色严肃地走了进来,一见两姐妹,脸上就有了笑,慈和点头:“你娘呢?”

    “在屋里呢。”小婉乖巧地回道,又担心地看了屋里一眼,穆夫人并没有出门相迎。

    穆将军正要进屋,穆清瑶担心道:“爹……”

    穆将军走回来,一把将穆清瑶拥在怀里:“好孩子,受苦了,你别怪贺相,当年他不是不要你们娘俩,是情非得已。”

    穆将军果然是知情者,当年穆夫人与贺相的那段轰轰烈烈的感情肯定也让穆将军感动。

    “爹,我明白的,我没有怪他,也很高兴自己有两个好爹爹,这些年,我早就当您是我的亲爹了。”穆清瑶感激道。

    “嗯,好孩子,别太难过,人死不能复生,你还要好好跟世子爷过日子呢。”穆将军劝道。

    说罢,穆将军便往屋里去,穆清婉不放心,跟在屁股后头走,穆清瑶将她一拉道:“别进去,爹和娘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别扰扰他们。”

    姐妹二人在外面等了约以半个时辰,屋里不时传来穆夫人小声的啜泣,穆将军轻柔地劝慰,穆将军果然能安抚穆夫人受伤的心,穆清瑶放心不少,正要与小婉离开时,门开了,穆将军道:“你们两个进来,爹有事要和你们商量。”

    “你爹刚才说,睿贵妃向咱们家提亲了。”穆夫人道。

    穆清瑶心里一咯登,这个二皇子还真是行动派,这才见一面,就提亲?

    “提亲?谁?”穆清婉一脸紧张地问。

    “二皇子想娶小婉你为正妃。”穆将军笑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