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四十章:小婉的初吻

第一百四十章:小婉的初吻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穆清瑶的鼻子很酸,酸得她想哭,多少年以来,她是穆家人人疼爱的乖乖女,因为乖,所以,她在家人面前总表现得乐呵呵,没心没肺,个性又率直,有什么不快全在嘴巴里说了,所以没有人会在意她是不是也会难过,也会受伤。

    姐姐打小身份就不一样,又嫁得不好,爹和娘的心思都在姐姐身上,姐姐就夜空中的星星,耀目的能吸引所有人的眼光,所以,不止是家人,连她喜欢的那只花蝴蝶眼里也只有姐姐。

    还是头一回有人对她说,你这么傻,没人护着可怎么办?

    清婉垂下头,暗暗地吸着鼻子,才不想让他发现,自己被感动了呢。

    只是,在本的抗拒与厌烦消散了不少,抬起小脸时,唇角带着笑,美目含嗔:“谁傻了?你才傻呢,你真是皇子么?就没见过你这样憨的皇子。”

    说着,清婉大步向前,那里有一片樱花,虽然还不到开花的季节,但林子里寂静安宁,清婉不高兴时,都会去林子里走走。

    二皇子随意地跟在她身后,清婉走着走着,放慢脚步:“其实,她是想改的。”

    她冒冒然来了这么一句,也不管二皇子听不听得懂。

    二皇子果然抬眸看她。

    “她是想变好的。”小婉回头,正眼看着二皇子:“她跟姐姐回来,就是想跟姐姐和好,因为贺家她呆不下去了,可是,她在红丰祥住着太冷清,没有家的感觉,心里没着没落,又到底年轻,还是想为自个将来打算的。

    她又是心高气傲的人,带着个孩子再找人,实在难。而你身份地位样貌样样都是绝佳,又是她的青梅竹马,就盼着你能念旧情,能接受她,有时想想,其实她也蛮可怜的。”

    小婉说话时,二皇子一直静静地注视着她,眼神温柔明亮,等她说完,他漫条斯理地向小婉一辑,小婉笑道:

    “你不用感激我善解人意,我也是跟姐姐学的,姐姐被她害得最惨,到头来收留她的还是姐姐,姐姐最是能替他人着想。”

    “非也非也,此一礼,并非谢你善解人意,而是感谢妹妹你终于眼光正常了,替小可正了名声。”二皇了却一本正经道。

    小婉愕然:“什么眼光正常,你是在骂我先前眼光不正?”

    “非也,非也,妹妹你忘了怎么形容小可来着?赖皮松子!身份样貌绝佳可是妹妹方才对小呆的评语,小可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样貌上,是可以配得起妹妹你了。”二皇子道。

    小婉怔了怔,随即哈哈大笑,指着二皇子:“所以我说一大通你全没听进去,就听见了我夸你样貌绝佳的话?”

    “非也,其他也听了,只是样貌绝佳这种赞美之词,令人心跳打速,自然印象最深,要不,妹妹把方才的话再说一遍,小可温习温习,确实有理的话,小可铭记在心如何?”二皇子又认真地说道。

    小婉笑得直不起腰来了,先前因为贺雪落的小算计而惹来的不快一扫而空,笑着提裙跑了起来:“喂,小可,前面有一坐小亭子,我们比比脚力,看谁先到好不好。”

    “非也非也,小可不叫小可,小可名夜清琰,妹妹可以叫小可清琰哥哥,也可称乎为清琰公子。”二皇子急道。

    “我就叫你小可了,来还是不来,可别说我占你便宜哦,我先跑了。”小婉娇笑着,拔足飞奔。

    二皇子在原地笑得阳光和暖,等她跑出一半远时,才脚尖一点,很快赶上,却不肯超越小婉,在她身后半步远之处跟着:“看不出,妹妹你的轻功不错,小可只是马上功夫好,轻功荒废许久了。”

    什么荒废许久了,明明就是比自己强很多,小婉也不说破,知道他是在照顾自己的面子,心里越发对这个人讨厌不起来,也许就象娘说的,很多人只见一面,不能就给人下定论,得多处处才晓得品性为人。

    到了小亭子时,小婉的额头沁出密密的细汗,一只大手拿着帕子不经意出现在她眼前,小婉侧目,二皇子的眼神亲切和暖,就象邻家大哥哥般自然随和,让她的心防更加瓦解,随手抓了他手中的帕子,抹了一把汗,待递给他时,这厮却不肯收:

    “妹妹用过,怎好再还给小可,该洗过了再还正是礼貌。”

    好吧,才好一点的印象立即变差评,还没有被谁这么嫌弃过,小婉忿忿地将帕子一扔,掏出自己的绣帕递上:“赔你,没用过的,这样可以了吧。”

    二皇子慢条斯理的接过,摊看帕子左看右看,还提起来对着光,似乎在看质地够不够赔得上他那条丝绢帕子。

    小婉的脸就越来越黑,就听他嘀嘀咕咕着:“绣功还凑合,可惜了,没用过的,还好,有熏香,妹妹你原来喜欢荷桑的味道么?”

    既然会嫌弃!

    自己的绣功比姐姐可是好了不止百倍好不好!

    思婉气得懒理这个人,賞景的心情也没了,抬步就走,二皇子一副不知何故的样子捡起自己那块帕子追上来:“妹妹,妹妹,你怎地如此不讲理呢?”

    思婉气急,转身叉腰,怒视着他:“我怎么不讲理了?”

    “人家送你东西,你不要可以说一声,怎能随手扔在地上呢,太没礼貌了。”二皇子慢吞吞地说道。

    那只是他给她擦汗的,哪里就说送了。

    再说,谁要个男人送的帕子啊。

    思婉扭头又走。

    “喂,妹妹,妹妹,东西送出去了,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你送给我的,我就珍藏着,礼尚往来嘛,你也该好好珍藏我送你的呀。”二皇子执着地追上来,提着那帕子在小婉眼前扬动。

    小婉怒了:“谁送你礼物了?谁又要收你的?你这人怎么胡搅蛮缠啊。”

    二皇子一本正经地在小婉面前站定,一副阻拦的姿态,生怕她又跑了,认真地解释道:“你看,这帕子是我送给你的吧,你当时可是二话没说就接了,然后又擦了汗,说明你是很满意我送出的礼的,可你又要还给我,也不怕人家伤心,我自然是不能再收回来的,你又送了我一个你亲手所绣的帕子,我还是头一回收到这么好的礼物,自然要珍之重之,认真仔细地欣赏之后,再收起来,可妹妹你却把我送你的扔在地上,这……这太伤人家的心了。”说着,二皇子精致而又英俊的脸皱成了一团,悲伤的样子,看着让人心酸,象是天下最苦难的事都写在他脸上了一样。

    小婉平生第一次遇到如此不可理喻之人,明明不是这么一回事,偏偏让他这样一本正经地说出来,好象她成了负心的那个……啊呸,什么负心不负心,他们两个什么都没开始好不好,不过是最平常的擦汗罢了,哪里就惹出一段风流公案来了?

    手一伸,小婉冷声道:“我的帕子呢?”

    二皇子顿时一缩:“做什么?”

    “还给我,你拿你的,我拿我的,如此咱们扯平。”

    “怎么可以这样?天下还有这样的理么?”二皇子一听,顿时大惊,幽怨地喊道。

    “送出去的礼,哪有收回的道理,我要去找穆夫人评理,去问问嫂嫂。明明就是订情信物,怎么这么快就么悔,你太伤我的心了,太伤心了。”

    他就这样嘟嚷着一路往回走,手心里还捧着小婉的那条绣帕。

    小婉急了,这么回去见娘亲,娘亲还不都信以为真去,到底帕子这种东西太暖昧了,多少女子用来当作定情信物啊,而且,尤其是现在,他的帕子自己没拿,他手里却捏着自己亲手绣的那块,丫丫的,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喂,你站住,不许去。”小婉追上前,张开双臂一拦。

    二皇子眼睛一亮,张臂将她的揽,紧紧地抱在怀里:“我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我伤心的,就知道,小婉是最体贴,最善良的女孩儿。”

    小婉被他熊抱着,紧紧的快要窒息,平生还是头一回被父亲以外的男人抱着,鼻间是清洌而又干净的男子气息,耳畔能听到他坚实有力的心跳,他高大而宽厚的胸堂温暖厚实,而他的声音,似乎由心底发出,带着浓浓的情意,似乎这个拥抱,他等了很久,盼了很久,尽管才是第一天见面,小婉却分明感觉二皇子的珍惜与怜爱,怎么可能,就算是一见钟情,也不可能情深至如斯。

    她的脸,忍不住一阵躁红,想要挣扎,却又动弹不了,只得乖乖的由他抱着,实在觉得透不过气来,才道:“你放开我。”

    连她自己也不相信,发出的声音竟会娇媚沙哑,让她的脸更红。

    二皇子松了松手臂,却还是拥抱的姿势,垂眸看她,娇俏而精致的小脸因为害羞,连元宝似的小耳朵尖都是红的,越发的俏丽无双,他顿时感觉一股热流在身体里躁动,情不自禁的附下脸去,捉住那红润的,小巧的,可爱的,又肖想多年的唇瓣。

    小婉的初吻就被这个横空冒出来的二愣子给夺了,很抗拒,应该推开他,再甩他一个耳光,然后骂他是登徒子,色狼,然后拿扫把打出红丰祥去,可是……

    可是,当他柔软而极富弹情的唇含住她的时,小婉感觉自己象被雷击中了一样,浑身有电流通过,心跳快得让她忘了呼吸,贝齿在不经意间被他撬开,于是,某个看似迂腐又木呐的男人,忘情地将她搂在怀里,来了一场深深的,法式的湿吻。

    一吻终了时,小婉还懵懂地依偎在二皇子怀里喘着粗气,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她呆萌的样子却让二皇子再一次情动,又附下脸去,小婉这才后知后觉地跳开,愕然地瞪着这个夺了她初吻的男人,而对方正用柔得要溺出水来的眼神看着她,还一副欲求不满,委屈得不得了的样子。

    小婉吓到了,捂住嘴,象兔子一样,一跳几丈高,逃得飞快。

    二皇子没有去追,一切进展下太快,太顺,他自己都需要消化一下。

    小婉肯定接受不了,因为,在她看来,他们才见第一面,若没有非常的目的,不可能会发殿得这么快,只有夜清琰自己知道,这个女孩是他多年前就看中的,早就是他心中的皇子妃人选,睿贵妃这些年给他选了不少侍妾,他从来都没给那些人任何名份,也从没有碰过那些人,在外人面前,他与那些女人亲亲热热,一副郎情妾意的样子,都是做给睿贵妃看的,因为他的娘,太看重权位,把毕生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他不忍心让她难过,所以,为了让她开心,他尽量配合她。

    但是,正妃的位置,是他的底线,那是他留给小婉的,谁也不能占用。

    他是贺相带大的,自小跟亲爹皇帝不亲,却跟贺相最亲,他也知道贺相教养自己,扶持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因为贺相不喜欢太子,需要一个筹码来与太子争,但他不介意,他是真的喜欢贺相,人人眼中的佞臣,温柔体贴起来,让人难以招架,他很享受被贺相爱护照顾的感觉。

    但贺相心里有根刺,那就是穆夫人殷紫茹,谁也不知道,每每衣深时,贺相就会捂住胸口黯然伤神,那既恨,又悔,又怒的表情,让夜清琰终身难忘。

    有时,贺相会两眼凝视着南方,一动不动,一站就是一个时辰,小小的二皇子有时会说:“南方有大雁么?贺相若是想大雁了,去看她不就是么?”

    贺相那时眼睛一亮,抱起小小的他,运起轻功,骑上快马,一日千里,几天之后,到达一个不太大,却很温馨的院落里,立在墙头,看院里的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带着两个小女孩儿玩耍。

    大的那个,痴痴傻傻的不好玩,可小的那个真是玉雪一团,太可爱了,三岁的小人儿,有时还会学着照顾大的那个,常牵着姐姐的手走,告诉她,哪有水,哪有石子,别绊着什么,那时候,夜清琰只有七岁,却对那粉碉玉琢的小人儿爱得不得了。

    贺相明明很爱那个女人,可从不现身,也不让那家人发现他,每一次,奔袭千里,累成了狗,却只躲在暗处,深墙之上,或是高树之间,默默地注视着那一家人,一呆就是一个晚上,然后第二天,又黯然地离开。

    有时贺相太忙,很久不去看那一家人,二皇子自个想念了,也会提醒:“贺相,你说,小婉是不是又长高了?”

    贺相也想念那家人得紧,便又带着他暗自离京,又去偷窥人家一家人的日常。

    在小婉毫不知情的那些岁月里,其实有个男孩,每年都会来看她,看她由小团子长成亭亭少女,再后来,二皇子去了军营,就很多年没有见过小婉了。

    这些年在军营,真是思念得紧啊,听说父皇被废,二皇子反而松了一口气,尽管母妃一个劲的催他回京,接替太子之位,但他讨厌争权夺利,更不喜欢皇位,拖了又拖,挨了又挨,最后是贺相身死的消息让他这个弟子不得不回来,拜祭贺相。

    让他惊喜的是,回京的第三天,他一大早走在大街上,竟然就有个女孩子追她,她气呼呼指责他的神态真是太可爱了,原来只有几年不见,她变得越发漂亮了,还如此义见,替人打抱不平呢。

    上天不要对他太好啊,一回来,就遇到了梦中的小情人,夜清琰岂能错过?

    最让他庆幸的是,小情人还没云英未嫁,最让他恼火的是,小情人竟然有了意中人,而那个人竟然不是他,是另一个也很优秀的男人。

    还好,那个男人没眼光,竟然没染指他的小情人。

    他的宝贝,当然只有他知道哪里好,只需要他来珍藏。

    穆清瑶饭还没做完,就听说果儿被摔伤的消息,急急地出来,好在二皇子请来了太医,太医诊治过,孩子并无大碍,只是头上摔一个包。

    贺雪落哭得伤心伤心,凄楚的样子让穆清瑶不知说什么才好。

    故事中的小婉不见了人影,

    也不知是害怕自己责骂溜走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倒是二皇子,过了一会子才从外头悠悠然回来,面容正经,看不出什么,但那星月般的眸子里却春意盎然,象是春天提前到来,早就花开似锦了一般。

    贺雪落见到二皇子这般光景,哭得更是凄凉悲切,穆清瑶心中也了然了一些,微微叹气,趁着小婉不在,劝慰贺雪落道:“小婉不懂事,笨手笨脚的,雪落你别跟她一般计较。”

    “姐姐,我不怪她,我只怪自己命苦。”贺雪落抽泣着。

    二皇子进来,听正好听到这句话,悠悠然来了一句:“你若是命苦,姐姐就要撞墙去了,打小儿雪落你是我们几个命最好的,就是我这个正经皇子也比不过你,我身为皇子,父皇连正眼都不愿意多瞧,母妃眼里只有权势,几时肯花多些心思来教导和看顾,倒是你,你是贺相的掌中宝,是贺夫人的心头肉,更是贺家三个哥哥眼里的小公主,天下最好的,都给了你,你还命苦?”

    这话确实不假,贺雪落落到如今这个地步,是她自己找的。

    “可是未婚先孕,孩子生下来,父亲就没了,前生命好,后半辈子呢,清琰哥哥,亏我爹当年那么疼你,你还在说清凉话。”贺雪落道。

    “人生的路,都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你自个留下什么样的脚印,走出来的路就是什么形状,怨不得别人的。”二皇子叹了一口气道。

    贺雪落哭得更凶了,这一回,装的成份少了,悲伤的成份更浓。

    “雪落,二皇子的话很有道理,你前面走的路弯弯曲曲横冲直撞,没按轨迹走,自然会撞得头破血流,但你还年轻啊,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自己走出自己的轨迹,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啊,二皇子也好,姐姐也罢,只能扶你,却不能帮你走。”穆清瑶苦口婆心道。

    贺雪落扬起泪水蒙胧的小脸,满怀希翼地看着穆清瑶:“姐姐,你还肯扶我?”

    “爹爹把你托付给我,我就要负责下去,但是,雪落,别再耍小心眼了,你聪明,别人也不是傻子,再走以前的老路,就真的会众叛亲离,既便是将来到了下面,爹爹会抱怨,我也不会再对你心软,你明白吗?”穆清瑶的神情很认真,也很严肃。

    贺雪落脸色一红,愧疚地垂下头,“我……我也不是真心想害小婉,只是很嫉妒,我对清琰哥哥也没有……没有别的心思,就是……就是可怜果儿没有父亲……”

    “我可以认果儿做干儿子,雪落,贺相很疼你,临上刑场前,给我下过一封信,让我好好照顾你,可是你不能再象以前那样了,没有贺相的庇护,你再不可以任性胡为,最重要的是,心要摆正,否则就算是贺相死而复生,他也保不住你。”二皇子面色沉静,语气威严中,带着凛然不可抗拒的力量。

    贺雪落知道,这是他能对自己做到最好的地步,再强求,便是逾越了,可是,当年……明明他就对自己很好,若不是自己的心思都被公孙昊吸引,他又怎么可能会看上穆清婉这个身量还没长齐整的小丫头?

    但是,再如何的不干,自己也没有了当初的风采,没有了过去的筹码,一个已经成为妇人女了,孩子他娘,臭名昭著,凭什么让堂堂二皇子喜欢,接纳?

    能收果儿为义子,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也给了果儿一个很好的未来,她该知足。

    “多谢清琰哥哥,雪落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犯,果儿,快来看你的干爹,是不是很帅,很英俊啊,你以后,也要长得象干爹一样好看哦。”

    她能接受最好,穆清瑶松了一口气,又返回厨房做饭,却发现,自家妹妹自窝在柴湾里替她添柴。

    “小婉,你怎么在这里?”她的脸,被火光映得通红,眼神也是妩媚如水,穆清瑶一时分不清她是娇羞还是烤火了的缘故。

    “我替你烧火,省得你一会子说我只会吃,不做事。”穆清婉大声嘟嚷道。

    穆清瑶看了眼外屋,笑道:“怎么,和二皇子闹别扭了?”

    “别提他,姐,他怎么还不走,真赖在这里用饭?赶他走好不好?”穆清婉真的很别扭,更不想看见那个人,好端端的,不知怎么就被人吃了豆腐了,还吃得一点气也生不起来,好象有多心甘情愿似的,可是,她明明就是喜欢言若鸿的啊,早就打定过主意,只要言若鸿一天不娶,她就一天不嫁,可是,被人欺负了,这算什么事啊,不贞不洁?晕死!

    “来者是客,再说我发现他也没那么讨厌,对了,小婉,雪落跟他的关系不错,他方才认了果儿为干儿子。”穆清瑶道。

    “还没成亲就有了儿子,谁愿意嫁他,有没有问过别人同不同意?”小婉小声嘀咕道。

    穆清瑶听到重点,意外头:“小婉,你是不是喜欢他了?不然他认儿子关你什么事?要你来吐槽?”

    “谁喜欢他了?你别乱说。”穆清婉蹭地一下从柴湾里站起来,就往外冲,正好二皇子晃悠悠地进来,双眸含笑看着她:

    “喜欢小可很丢脸么?妹妹不是才说过,小哥身份样貌都是绝佳的么?”

    穆清婉更羞,正好姐姐用异样的眼神看过来,她真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抬手就向二皇子打去:“你胡说些什么?”

    二皇子一把捉住她的手腕,神情认真地说道:“跟我进宫见母妃吧,正好,也劝劝她,别再做无谓的争斗。”

    这话太过正经,让穆清婉一时没有回过味来,穆清瑶却敏感地捕捉到重要信息:“二殿下……”

    “嫂嫂叫我清琰就好。”二皇子礼貌地说道。

    “好,清琰,你……父王就要登基了……”

    穆清瑶很为难,这是横在二皇子和阿离中间的一根刺,要消除,很难,皇家夺嫡之争,有几回不是血肉相残?

    这也是她不太看好小婉与二皇子婚事的原因。

    “嫂嫂,我对皇位没兴趣,这些年都是贺相和母妃逼着我在争,现在好了,皇叔继位,没我什么事了,母妃再逼我,我也有话可说了,我只想以后跟小婉好好过日子。国家大事,就由嫂嫂和阿离哥哥操心好了。”二皇子很快说道。

    穆清瑶愕然,素来夺嫡的热门人物,太子的眼中钉,肉中刺,既然根本就没有夺嫡心思!

    也是,多少人是被捧着赶着上架的?历代皇帝中,有好几位是不愿意当皇帝的,只是命运让他成为了皇帝,这位二皇子怕也正是这样的人,否则,他也不会呆在军中,一呆就是好些年,根本懒得回京,只怕也是眼不见耳不闻为净吧。

    也怪不得,晋王一直能容二皇子在军中做大,根本不拿他当敌人。

    要不然,晋王废除皇帝之后,就该对二皇子下手了,而不是象现在,放任他回京,还任其这般悠然自在。

    吃饭时,贺雪落正正经经地向小婉道歉,小婉也不是个爱计较的,更何况本就可怜她,当然一笑了之,三姐妹感情总算融洽了些,有二皇子在桌上时不时的来上一两句笑话,这顿饭吃得很和谐。

    知道小婉要进宫见睿贵妃,穆清瑶很不放心,便跟着进了宫。

    她也没有直接跟小婉一同去暢春宫,而是去了景仁宫,见淑妃。

    淑妃经过穆清瑶送来的药调养了一阵子,身子好多了,脸色也红润了起来,见穆清瑶来,很高兴,拉着她进内殿,屏退下人,对穆清瑶道:“柔妃和木嫔两个我都想法子送走了,都是暴病而亡的法子。”

    穆清瑶高兴道:“姐姐辛苦了,可给足了盘资?”

    淑妃道:“放心,每人五万两,她们自个又有些体已,后半辈子衣食无忧,最重要的是,逍遥自在,无人管束,比在宫里强多了。”

    穆清瑶点头,“就是怕有心人会掏乱,父王知道了是没什么的,反正这些人都是命苦的,没必要非要圈在宫里老死。”

    淑妃笑道:“你是怕睿贵妃吧,二皇回来了,睿贵妃这辈子最骄傲的就是生了二皇子,二殿下那个人,看着一本正经,其实是个有主意的,又更是个通透人,会好好劝她的,放心吧,只是……”

    淑妃说着就皱了皱眉:“只是裕亲王是宗族族长,怕是让他知道了很难办,保不齐,出去的都会以欺君论处,到时候……”

    自从上回将裕亲王的儿子打了一顿之后,裕亲王就明刀执仗地对阿离做起对了。

    “姐姐别担心,尽管着手办就是,裕亲王那里,自有我来想办法对付。”穆清瑶道。

    淑妃点头道:“有世子爷在,我倒不是很担心,只是提醒提醒罢了。”

    淑妃能想到要提防裕亲王,让穆清瑶有些奇怪,这种事情,就算不是宗族族长,别的老夫子知道了,肯定也要诟病的……

    “姐姐曾经与裕亲王有过冲突,很了解他的为人么?”穆清瑶问道。

    淑妃眼神一闪,并不想多说,穆清瑶就专注地看着她,眼神真挚。

    淑妃熬不过,叹了一口气道:“当年郡主可是在我的宫里当了很多年差的。”

    穆清瑶恍然大悟,夜笑离当年被害,郡主是目击证人之一,但是,她只说,看到了那黑衣人的背影,却没看清真容,淑妃莫非认为,那黑衣人是裕亲王?

    “郡主是不是有些事情没有全吐出来,而是留了一手?”穆清瑶问。

    “你也别怪她,裕亲王的能量太大,郡主也害怕,齐嬷嬷可是当场死在殿里的,那人出手之快,无人能比。”淑妃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