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四十四章:裕亲王之死2

第一百四十四章:裕亲王之死2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裕亲王眼里露出绝望之色来,他绝望的不是失败,而是自己以为完美无缺的计划竟然被如此轻易破解而不自知,反而中了人家的圈套。

    晋王成功废帝后,就成了想灭掉自己的心思,裕亲王当然清楚,但苦于没有罪证,自己地位在皇室宗亲中太高,就算手掌军政大权的晋王也不敢轻举妄动。

    所以,裕亲王一直嚣张着,当殿杀死可能咬出他的齐嬷嬷时,他一点也不担心晋王会怀疑他,反正虱子多了不怕咬,多一条也不多。

    他就是喜欢看晋王恨极了他,却因为缺乏证据而拿他无可耐何的样子,由其是夜笑离冲动地将晋王府围困,而晋王不得不下令撤军时的憋屈,更让裕亲王觉得心中大爽。

    可是,现在,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谋刺晋王,被晋王父子当猴一样的耍而不自知,素来心高气傲的裕亲王终于崩溃了。

    看着清冷傲气,唇角带着讥诮的穆清瑶,裕亲王所有的愤怒全都集聚于一点,骤然甩看押的式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捉住穆清瑶,铁钳般的手指锁住她的喉咙,将她制住。

    这一切来得太快,饶是离得近的夜笑离也没来得及反应,惊怒地瞪着裕亲王。

    晋王更是火冒三丈:“裕王,放开本王的儿媳,本王可能还会放你一条生路。”

    裕亲王冷笑:“生路?在你面前奴颜卑膝?本王宁死,不过,就算死,也要拉你这个儿媳做垫被,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女人,本王还是一品亲王,还是宗族族长,还可以有翻盘的机会,可是,全是她,她毁了本王所谋划的一切,还让本王所做的一切也暴露,更让本王落到如此田地。”

    晋王厉声道:“你身为一品亲王,却一直贼心不死,皇兄眼瞎,当你是忠,任你坐大,还把宗族族长之位给了你,本王早就看出你居心不良,就算瑶儿不揭穿你,本王也迟早要对付你,你放开她,有什么事情冲本王来。”

    “贼心不死?都是皇家儿郎,凭什么你们兄弟可以轮浪坐桩,坐上那个位置,本王哪点比你们差了?你们当得了皇帝,本王就不能么?”裕亲王嘶声歇底道。

    “果然如此,当年你费尽心思接近皇后那蠢女人,教唆太子残害阿离,就是为了篡位做准备吧,你极力辅助太子,不是忠,而是因为你可以控制他,可以蛊惑他,从而逐渐掌握权力,一步一步达到你篡位的目的,对吧。”晋王冷声道。

    “哈哈哈,是又如何?谁让你们兄弟一个变态平庸,一个感情用事,全都不是当皇帝的料,夜家天下掌在你们手里,迟早一天会被他国灭了,这个女人,就是来灭掉大锦的,她是天脉者,总有一天,会统治整个大陆,到时候,大锦会改为大辽,夜家天下会成为穆家天下,不对,是贺家天下,她的父亲是贺初年那个贱人。”裕亲王放声狂笑道。

    说着,裕亲王的手指开始用力,穆清瑶感觉喉咙上象被鹰爪抓住,一阵锐痛难忍,裕亲王不是要掐死她,而是要用铁指戳破她的颈脖,这种痛,比直接掐碎喉咙要残烈得多。

    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夜笑离看得瞪口欲裂,清雅的脸上露出暴戾的神色,手臂一张,一字一句道:“放开我娘子。”

    那声音,阴冷得如同地地狱传来的搜魂声,听得人头皮发麻,肌肉发颤。

    “夜笑离,别想拿毒来吓唬本王,本王的天魔功练到了第八层,早就不惧毒,而且,也别想偷袭本王,你再快,有本王的手指快么?”裕亲王狂笑道。

    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裕亲王的内力极其深厚,要不然,以晋王和夜笑离的能力,也不可能让他轻易将穆清瑶抓去,武功极高之人,发力时,根本有用提气,半点前兆也没有,而且,他又是被两名强悍的武士锁住的,谁曾想他会骤然发难?

    如果施毒无法制住裕亲王,偷袭就更难了,因为以裕亲王的能力,就算遭受致命一击,也还是有余力掐死穆清瑶,毕竟他的手指,已经锁住了穆清瑶的喉咙,就算他倒地身死的一瞬间,他也能杀了穆清瑶,所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所以,裕亲王也笃定,夜笑离只是随便威协威协他而已。

    他嘲弄地看着夜笑离:“当年,本王就能抽干你的血,碎了你全身筋骨,现在,本王还是能将你最心爱的女人玩弄于股掌,你又能耐我何?夜笑离,晋王这辈子最骄傲就是生了你这个优秀的儿子,本王作不了皇帝,毁掉他的儿子,至少为了今生的目标,本王也曾奋力博过一回,也算不枉此身生在皇家。”

    裕亲王的指甲已然刺破了穆清瑶的脖子,也不知他这是什么手法,看着只是破了一层皮,流血并不多,可就是痛得让人浑身颤栗,穆清瑶差点痛晕过去,听到这句话,心里激起一股烈火,灼烧着她的心,她的神魂。

    眼前的夜笑离心神惧裂,她从他眼里看到了浓烈的痛惜之色,那种如撕心裂肺一般的眼神,让穆清瑶看着心疼,这个男人在他才三岁时就凌虐他的身体,如今又撕裂和折磨着夜笑离的神魂,凭什么任他猖狂,任他嚣张?

    不就是一死么?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裕亲王得逞!

    夜笑离极力隐忍着,眼中的沉痛与焦虑让裕亲王心中大爽,他狞笑着:“夜笑离,你若真想救这个妖女,那就自残吧,如你三岁时一样,自行放干全身的血,敲碎全身筋骨,若本王看得开心,本王或许会心软,放你心爱女人一条命。”

    他竟然要夜笑离如残!

    裕亲王的话让所有的人无比愤怒,晋王气得脸色铁青,而言若鸿更是攥紧了拳头,凌厉的眼神似乎能活剐了裕亲王。

    可是,都不敢动,因为穆清瑶在他手里,投鼠忌器。

    “是不是我自残了,你就真的放过我娘子?”夜笑离狠厉地瞪着裕亲王,冷静地问。

    “是,你自残,本王就放过这个女人,本王说话算话。”裕亲王笑得更加得意与猖狂。

    “好,如果你敢骗我,我会将你整个裕亲王府全都剥皮抽筋,包括你只有三个月大的孙子。”夜笑离阴冷地一笑,猛然抽出刀来,向自己的手腕割去。

    “不要……”晋王失声喊道,而就在此时,一声闷响,裕亲王高大的身子僵了一僵,夜笑离趁机闪过,夺回穆清瑶。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只在眨眼间就完成,谁也没看清夜笑离是怎么救回穆清瑶的,而晋王的则捂住腹部,血,一滴一滴自他旨缝中流出,他的肚子被击穿了一个小洞。

    谁也不知道,穆清瑶是如何伤得了裕亲王的,她明明就被裕亲王制住了,喉咙还锁在裕亲王手中。

    夜笑离一击得手,晋王身形立动,攻向裕亲王。

    穆清瑶的脖子上血流如注,还是被裕亲王伤到了,还好,因为夜笑离的自残吸引了裕亲王的注意力,而她藏中袖中的那一枪,更让晋王猝不及防,加之夜笑离动作太快,裕亲王没来得及捏碎穆清瑶的喉咙,但还是把她的脖子戳穿两个洞,流血不止。

    她躺在夜笑离怀里,脖子上一直流着血,唇角却带着笑,吃力道:“以后……以后不可……不可自残,就算是……为了救我。”

    夜笑离温柔地看着她,唇角也带着迷人的微笑,晶莹的眼泪却从他男儿的眼中无声滴落:“你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许拿自个的命冒险,就算是为了救我,也不能。”

    纤张的手指飞快翻飞着,很快替穆清瑶止血,治伤。

    依偎在他的怀里,穆清瑶感觉头脑一阵放空,因为安心,所以,她将一切都交给了他,不用再多想,更不用担心周遭的事态发展,她只负责养伤和休息就行了。

    夜笑离的伤药很有效,穆清瑶很快便不觉得那么痛了,眼皮也重了起来。

    裕亲王正与晋王打得难分难解,裕亲王虽然受伤,但他所练的邪功太过强悍诡异,招招致命,晋王以马上功夫见长,这些年在边疆杀敌无数,但这种近身格斗却有些生疏了,所以尽管裕亲王身负重伤,晋王一时半伙儿也还没将他拿下制服。

    倒是裕亲王泼命似的打发越发强悍凶残,他完全不顾自身安危,一门心思与晋王拼命,如此一来,晋王还有些束手束脚。

    而正在此时,山林里传来号角声,急急的马蹄声随即而来。

    晋王唇边露出得意的阴笑:“好,公孙谨总算没让本王失望,五千精兵全拉过来了,晋王,今天咱们就拼个鱼死网破吧。”

    有了援军的裕亲王越发斗志昂扬,好几次差点伤着了晋王,好在晋王战斗经验丰富,才一一化解躲过。

    看着穆清瑶已然睡了,夜笑离小心将她抱回步辇里,盖好被子,命令惊雷和骤风两个同时守护,自己脚尖一点,飞掠过去,对晋王道:“父王,让儿臣来,儿臣正好算一算十七年前那笔旧帐。”

    晋王退下,让给夜笑离。

    夜笑离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鞭子,抽向裕亲王。

    鞭子武动的声音在半空中发出尖厉的哨声,劲风带起尘土飞扬,所有人倒退开来,空出地方,以免被劲风扫到。

    裕亲王本是耍鞭子的好手,哪里会怕夜笑离的鞭,腾挪跳动之间,夜笑离的鞭声凌厉,却没有一鞭能抽中他,不由得冷笑连连。

    夜笑离却不动声色,继续舞动鞭子,手中长鞭如有生命的灵蛇,始终将裕亲王笼在鞭舞之内,不能脱出尺许。

    渐渐的,裕亲王腹间的血越流越多,体力耗费越来越大,他知道,夜笑离是想活活耗尽他的内力,就算不抽死他,也要累死他。

    裕亲王眼中露出阴冷之色,突然迎着那长鞭凌空跃起,鞭子狠狠的,无情地抽打在他身上,裕亲王状若疯狂的伸手揪向鞭子。

    而他始终捂住伤口的手终于挪开,夜笑离冷冷一笑,一颗毒丸激射,打进裕亲王的伤洞中,裕亲王高大的身子顿时从半空中坠落,摔下。

    夜笑离唇角还没来得及勾起笑意,突然,一颗火雷袭来,他的身子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弹开,火雷就在他方才立着的原地炸开,一个黑影及时托住裕亲王,将他救走。

    “公孙谨,你总算现身了。”晋王冷笑,纵身跃来,北靖侯脸色沉冷,手一摔,又是一颗火雷炸开,晋王却迎着那火雷冲向他,巨大的冲击力竟然不能伤晋王分毫,穿过烟雾,晋王手中的长剑气势如虹,直贯北靖侯的胸。

    而原本身受重伤的裕亲王则盘腿坐于地上,正独自吐纳动功,夜笑离一鞭向他甩来,裕亲王骤然睁开眼,突然身形暴涨,浑身暴发出强大的气势,连晋王也怔了怔,大喝道:“阿离,小心,他正行解体魔功。”

    解体魔功,就是用自身为武器,与敌人同归于尽,身体会象炸弹一样暴裂开来,威力比起几十个火雷绑在一起还要大。

    夜笑离的神情立即凝重起来,正想要退开,只见裕亲王庞大的身体却如箭一样射向一旁的步辇,清瑶在步辇上,夜笑离的脑子一片空白,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慌袭来,他和身向步辇射去,可是,解体魔功威力何等可怕,既便是武功极高的晋王也畏惧几分,夜笑离就算舍命去救,也鞭长莫及。

    那边惊雷和骤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巨大的气浪掀开,步辇也被掀翻,穆清瑶掉落在地,裕亲王的身体正好落到她的身边,不用出手,只要她在他的暴炸范围内,就能达到目的,裕亲王全身皮肤开始胀裂,象久旱的干涸的田地一样,可怖之极。

    穆清瑶虚弱地睁开眼,感知到危险降临,想要躲,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团如肉弹一样的怪物扑向自己。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红色的身影如火箭一般射来,宽大的袍子象温柔的棉被一样履在穆清瑶的身上。

    炸裂声震天欲聋,夜笑离肝胆俱裂,猛地冲了过来。

    裕亲王解体暴裂,四处散发着他的残肢败肉,空气中弥漫着恶心的血腥味,夜笑离奔近时,骤然顿住,颤抖地蹲下身子。

    绣着金边的大红袍子染满鲜血,血肉模糊,夜笑离感觉自己的心在被一点一点绞碎,他不敢掀开那刺目的红袍,更不敢看红袍下的两个人。

    “阿鸿……阿鸿!”夜笑离轻柔地向那大红的袍子探去。

    然后,迅速捡查了一遍,还好,四脚手脚都在,没有被炸碎,再将那人抱在怀里,原本艳若桃李的俊脸此时惨白如嘴,唇角汩汩流着鲜血,而他身上的穆清瑶正泪流满面,因着他的护佑而毫发无伤。

    “阿鸿,你怎么这么傻?”

    穆清瑶的心也象被人片割一样的痛,暴炸袭来之时,言若鸿扑过来,不止用身体将她护得严严实实,还生生就地平移开几尺之多,这才让减弱了裕亲王解体暴炸的伤害值,但是,她分明感到身上一阵震动,尽管他躬着身体,将她护严,她还是感觉到那暴炸的威力有多猛,他也是血肉之躯啊,裕亲王本就是武功极高之人,他凝聚全身功力的一暴,有多恐怖,穆清瑶不敢想象。

    看到穆清瑶毫发无伤,夜笑离心中稍安,立即开始替言若鸿治伤。

    言若鸿的胁骨尽断,五脏六府都被震伤,幸亏他武功高强,运起了护体神功,否则,这一炸,就算为粉身碎骨,也会命丧黄泉。

    夜笑离喂了一粒强心丸,被炸晕的言若鸿这才虚弱地睁开眼,穆清瑶跪爬向他,泪如雨下:“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啊。”

    言若鸿艳丽若水的桃花眼里露出欣慰之色:“你……你可……受伤?”

    穆清瑶猛摇着头,口中喃喃:“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我……我喜欢你,阿瑶,我喜欢你。”言若鸿明媚地笑着,眼神专注中,多了一分欢喜,更多了一丝快意。

    他喜欢她,就在那一次与她在牢里相遇时,他就喜欢她,可惜,相逢恨晚,他比夜笑离来迟一步,一步,就是一生遗憾。

    更何况,他与夜笑离是生死知已,抢兄弟的爱人,他做不出来,所以,宁愿一个人在深寂的孤夜里,独自相思成灾,宁愿默默守候,不求她回眸一笑,只求她安然平宁。

    而她,也待他赤诚如知已蓝颜,为他复仇,为他登顶皇帝保坐,全力以赴,不顾自身安危,几番身陷险境,在他看来,他的相思与守候都没有白付,有她真心如兄似友般相待,他心已足。

    可是,相思的滋味太难熬,他坐镇南楚,却时刻牵挂她和夜笑离,她好,他才心安,大锦局势风去诡变,他担心着,果然,她真的有危险,当消息传至南楚时,他正处理着与南疆白族土司之间的关系,白族是南楚第一大少数民族,稳住白族,便等同于稳住南疆,如此紧要关头,他却放下一切,只身奔赴大锦,果然来得及救她。

    救完之后,明知她有强大而深爱她的相公守护,又有晋王的庇佑,但他还是不放心,明明南楚大臣催得死急,他却还尽力拖住本国的政事,逗留在南楚,宁愿给夜笑离当个小伙计,四处喷走,只为了让夜笑离能平安上位,替他们夫妻消除一切隐患。

    她被裕亲王制住那一刻,他只恨自己无能,不能手刃裕亲王,将她救下,夜笑离激战裕亲王时,他便默默地守在步辇旁,替他看护他的娘子,也是自己最心爱的那个人,他所求的不多,只要她安好,他的一切便都晴好平宁。

    穆清瑶没有惊讶,也没有尴尬,只是流着泪,颤抖地握住他的手:“你这傻子,是想我负疚一生么?”

    言若鸿吃力的摇头,心疼地看着她,很想抚去她脸上的泪滴,那是她为他流的,她不止一次为他流泪,每一次,他都很感动,而正是这种感动给了他勇气。

    身体的剧痛让他感觉紧迫,或许,再不说,这一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他不是老实忠厚默默守候的人,爱,就要说出来,哪怕是迟到的爱,也要说。

    “他们说……兄弟……妻,不可欺,我也不想喜欢兄弟的妻,可我跟阿离是兄弟,连喜欢女人的眼光都一样,明知道,说出来,我和你可能连朋友也没得做,可是,我还是要说,因为我又不缺朋友,我缺的是你。”

    夜笑离一直默默地替他疗伤,并没有象平素那样醋意熏天,手法温柔而认真,穆清瑶哭得更凶了,言若鸿的感情太浓太烈,让她既感动,又深深的负疚,她的心只有一颗,给了夜笑离,就再也收不回来,这个男人的守护与爱慕,她知道,却无法回报,只能象待朋友与亲人一样待他。

    “好,你的喜欢,我收下了,但是,这辈子,我只能喜欢夜笑离一个,你知道,我不能给你回应,就算你救了我的命,我也只能这样对你,你可恨我?”穆清瑶抹去言若鸿嘴角的血水,哽声道。

    “那你下辈子会不会喜欢我?”言若鸿并没有失望,更没有悲痛之色,有的只是欣赏,这是他喜欢的女人,意志坚定,感情专一,是他来迟,并不是她狠心,他不怪她,也怪不得她。

    “我……”穆清瑶犹豫着。

    “我知道你不会,不过……”言若鸿猛地咳了起来,唇角又涌出汨汨血水,夜笑离运功替他疗伤,却没有制止他说话。

    言若鸿缓过一口气,眼神温柔而又充满憧憬:“你不会没关系,我教你,我教你喜欢我。

    下辈子,我一定……一定要一直守住你,不让阿离有可乘之机,更不会……不会迟到。”

    说完,他慢慢地阖上那双风情万种又明媚艳丽的桃花眼,穆清瑶心神俱裂,猛扯夜笑离:“阿鸿他……他……”

    夜笑离睃了她一眼:“没死。”

    穆清瑶松了一口气,感觉某人一直压抑着的醋意此时才翻涌出来,不由多看他一眼:“那他为什么……”

    “他太吵,下了安眠药。有我在,他想先到下辈子去等你,哼,妄想。”夜世子冷厉地说道。

    好吧,才还觉得他好生大度雍容,原来都是忍着的,他还是那个小器又极爱吃醋的男人。

    北靖侯被晋王一剑贯穿胸膛,只剩下一口气在,却再无生机。

    晋王回头看了一眼穆清瑶,见她并没受伤,松了一口气,山林那边,早就埋伏好的精兵早就将北靖侯的私兵团团包围。

    因为主帅被抓,那些私兵们早就没有了斗志,只是在僵持着,并没有弃械投降,但也只是迟早的事。

    晋王冷笑道:“公孙谨,你以为,本王为何上次轻易放过你,而没有杀你?”

    北靖侯两眼喷火地瞪着北靖侯:“成王败寇,你要杀便杀就是,我公孙一族已然没落,儿子死了,老婆疯了,女儿不知下落,我公孙谨活着也没意思,只可恨,没有杀了穆清瑶那个妖女,为昊儿报仇。”

    “你倒死硬,只可惜了你辛苦招来又训练好的这些精兵,全都要成为本王的部下,你不觉得生气么?本王放了你,就为了引出这五千精兵,不然,你当本王是傻子么?放虎归山?”晋王傲然地睥睨着北靖侯,看他如同看一只打残的蟑螂。

    北靖侯怔了怔,苦笑。

    他满可以逃的,带着这五千精兵,远离大锦,投靠北辽,北戎也好,或者去北漠草原,总有他生存的一息之地,可是,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大锦的一切,裕亲王的计划让他又重燃了信心,两人合作,只要裕亲王成功,他还是可以东山再起,重振北靖侯府,可是……

    从未有过的挫败感让北靖侯倍感绝望,他缓缓侧目,看着那正跪在夜笑离身边的女子,她真是命大,裕亲王解体魔功之下,她竟然还安然无恙,昊儿,本想杀了她,让她去地下陪你,你就不再思念寂寞,可是爹爹无能,再一次失败了。

    一柄小小的尖刀刺进了北靖侯的心脏,虽然只中苟延残喘了,可这一口气,他也想由自己熄灭,不愿意死在敌人之手,这辈子,错一次,便一错再错,想回头,却没有了机会。

    眼前浮现出紫色身俏丽的身影,年轻的大辽长公主殷紫茹笑嫣如花地向他走来,如果有下辈子,他情愿从来也没遇见过她。

    ------题外话------

    对不起,老娘亲今天过寿,家里实在客多,更晚了,更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