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四十五:日常

第一百四十五:日常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北靖侯一死,他招募的私兵也就没了战斗意志,在林朗的劝说话投降,祭祖大典也中止,晋王率众臣回京城,言若鸿被放在担架上抬走,惊雷和骤风都受了伤,侍女想过来抬穆清瑶,夜笑离没让,亲自将她抱在怀里。

    裕亲王在她的脖子上戳了两个洞,流血过多,虽然吃过药,但又摔了一回后,言若鸿的受伤让她心痛欲绝,更加重了伤势,这会子看见言若鸿被抬走,她又晕了。

    夜笑离憋着一肚子火,他也不知道该生谁的气,裕亲王死了,北靖侯也死了,这股无名火气没发找他们发泄,气言若鸿么?

    阿鸿喜欢穆清瑶他早就知道,可人家从来都没有表现太明显,更是守礼克制,还舍身救了穆清瑶,于夜笑离来说,言若鸿是恩人,凭什么还对人家生气?

    气穆清瑶吗?

    是气,气她太过优秀,才招惹那么多同样优秀的男子窥觑,可是,若不是她的优秀,又怎么会吸引自己?

    而且,阿瑶又没三心二意用情不专,更没有故意与人玩暖昧招三惹四?

    她是一朵散发着幽幽暗香的兰花,开在幽静的山中,并不特意招摇,有品位的人才能发现她的美,一旦发现,就象是中了她幽香的魔,再也难逃脱。

    自己是这样,阿鸿是这样,连没见过几面的容忌也是这样,死了的公孙昊,愧得肠子都青了,若非也被她吸引,明明可以走另一条康庄大道,还是如飞蛾扑火一样扑向她,最后引火*。

    阿鸿也好,容忌也罢,都没有自己幸运,还气什么?

    何况,就算她有错,他又怎么舍得生她的气?

    看她为了阿鸿哭得肝肠寸断,他的心快纠成了团乱麻,不知道是该嫉妒,该吃醋,还是该安慰,总之难受得紧。

    如今她就在自己的怀里,他将她紧贴着自己的心脏的地方,她的心跳很弱,但他听得很清晰,只要这样,他的心才能平静一些,安稳一些,先前太可怕了,只差一点,他以为,自己就要失去她了,他甚至做好了随她而去的打算,幸好,有阿鸿,所以,他应该庆幸而不是生气。

    可他就是气,说来说气,气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当初求她嫁时,说好了,会护她一生一世的,可是到头来,她嫁给自己之后,一再赴险,而且每次都是为了他,为了他的事业,为了替他复仇,讨回公道。

    这让天生骄傲又自负的夜笑离有一种很无力的挫败感,他觉得自己很无能,很没用,更没信用,不是他在保护她,而是她在一直保护着自己,不是让他没有尊严,而是……

    好吧,就是很自责,因为自责而生气。

    穆清瑶再次醒来时,手是被握着的,睁开眼,看到熟悉的帐顶,知道自己已经回到晋王府了。

    “你醒了?”温柔的,略带沙哑的声音,让穆清瑶觉得心安。

    可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瘦而胡子拉茬的脸,深深的黑眼圈让她触目惊心,清润的眸子里,凝望的深情让她心疼和难过,抬手想要抚平他紧拧的俊眉,却被他按住:

    “想吃什么?我帮你拿。”

    “我睡了我久?”穆清瑶并不感觉饿。

    “三天三夜。”夜笑离抬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

    “三天三夜,你就一直在这里守着?”他身体不好,内伤并没有复原,还需要几次输血才能痊愈,更是熬不得夜,却守在她身边三天三夜,当自己是铁打的么?

    “我只喂了你一点流食,你肯定饿了,想吃什么?粥还是参汤?”虽然醒了,但伤在脖子上,嘴唇不能有大动作,会扯动伤口,还是只能吃流食。

    “你一直就这样坐着么?怎么不知道上床来睡?”穆清瑶心疼地看着她的傻男人。

    平日干净出尘,而又极爱洁的他,竟然把自己弄得胡子拉茬,除了守侯的辛苦,他肯定还承受着焦虑与担忧的煎熬。

    “我睡不着,阿瑶,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让你赴险了。”她终于醒了,明知道自己的药能很快治好她,可就是担心,因为太担心,连着自信也快没了,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药效来,甚至又去做配了一个方子,却又不敢拿来给她试,要是配的药起了反作用怎么办?

    若是医圣在此,见他这个令医圣老人家此以为傲的徒弟如此没有自信,胡子都会气歪了去。

    “你很好。”穆清瑶抬起手,抚着他的俊脸,阿鸿和自己都受了伤,一个是最爱的老婆,一个是最好的兄弟,这几天最辛苦的就是他,要救两个人,一个都不能大意。

    “娘子,我去给你端参汤来。”她说他很好,竟然让他的脸一红,眼神更是不敢与她对视,向来自负的夜世子竟然在娘子的眼神下生了怯意,更多了一份羞涩。

    “相公,别走,阿鸿怎么样了?”穆清瑶捉住他的指尖。

    他的脸果然又有点发沉,但很快恢复:“放心吧,死不了,只是要废一段时间。”

    言若鸿的伤比穆清瑶严重多了,自然没这么快就好了,穆清瑶听了叹了口气:“我真担心他会有事,相公,那一刻,若阿鸿因救我而死,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夜笑离的扯了扯唇角:“我怎么会让他死呢?你别担心他了,他正在恢复当中,阿鸿自小就有狗一样的恢复能力,只要不死,再过一两个月又能活蹦乱跳。”

    哪有这样说兄弟的,阿鸿要是听到夜笑离拿他和狗比,会不会气伤啊。

    “这样就好,相公,我不想欠他太大的人情,怕还不起。”穆清瑶幽幽道,阿鸿身受重伤之际那番表白,穆清瑶不感动是假的,优秀又极俊美的男子,为了救她而舍生忘死,是个女子都会感动。

    穆清瑶不是圣人,虽然当场拒绝了他,心里却觉得亏欠了他。

    她关心阿鸿只是不想欠人情?

    夜笑离拧紧的眉瞬间舒展,黑沉的脸也亮堂了起来,整个人都显得神彩奕奕了,连脸上的胡茬也不是那么醒目。

    穆清瑶总算明白,她家老公根本不是在担心她与言若鸿的伤势,而是在生闷气吃醋,或者说,醋意要比担心更浓一些。

    好吧,他就这样小性子的人,谁让她喜欢他呢。

    “娘子,你其实也可以起床走动了,伤口已经结痂,总躺在庆上对你身体也不利,出去走动走动,呼息呼息新鲜空气也是好的,对了,去看看阿鸿吧,他也差不多要醒了。”

    一下子这么好了,还主动让她去看望言若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穆清瑶很想笑,但又怕笑了某人会不好意思,极力忍住,认真道:“真的么?真的可以下床走动了么?可是我的伤口还是很疼啊,头还晕晕的,啊,感觉有点恶心呢。”

    夜笑离立即紧张起来,探住她的脉:“怎么了?怎么会头晕恶心?不会啊,我配的药都没有副作用的,是不是弄错药了……”

    皱着眉碎碎念,漂亮的眼睛里蒙着淡淡的心疼。

    穆清瑶感觉自己有点过份,可看她紧张自己的样子,心里又既满足又甜蜜,谁让他喜欢吃醋的,继续装虚弱,才一下床,就一脚踏空,整个人向前栽去,夜笑离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急忙扶住,拥在怀里:“你慢点儿,这么急做什么?不是说头晕恶心么?一想着要去看阿鸿,就什么都不顾了,你也不怕我膈应。”

    又吃醋了,才好几分钟啊,穆清瑶算是服了某人了,不再逗他:“我不是心急,只是……到底阿鸿是救了我的,相公,若不是阿鸿,保不齐咱们就要到下辈子才能见了。”

    他立即捂她的嘴:“胡说,怎么会到下辈子,他若没救你,我就跟你一起去,才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走在黄泉路上。”

    他状似说得随意,她却听得无比震惊,他竟然要为她徇情!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大阿鸿还要傻,眼泪立即就涌了上来,吓出一身冷汗了,还好,言若鸿救她了,不然,也要陪上他的一条命,那这些日子以来她这么辛苦做什么?

    拼命让晋王造反继位做什么?想法设法拉裕亲王下马做什么?一切的一切,她都是为了他,他却要为她徇情……

    “以后这种傻话再也不许多,天地无常,谁也料不到今后会发生什么事,我会尽量好好的,陪你过完这一生,但是,如果我若先走一步,你也要勇敢的活下去,替我把没过完的日子过完,好不好?”穆清瑶痴痴地看着夜笑离,声音柔柔的,带着恳切。

    夜笑离的眼眶也红了,才经历过生死的情侣,惊吓与恐惧还残留在心底里,担心对方受伤,担心失去对方的心,比自己死还要难受。

    她的话,一点也没让他放心,猛地将她拥得更紧,只想将她的身体嵌进自己的骨子里去,从此融为一体,谁也没法将他们分开。

    “不许说这样的话,不能同生,就要共死,阿瑶,没有你,我生无可恋,别再说会离开我的话,我很脆弱,没有你想象中的坚强,你说,我就会信,会害怕,会担心,这几天,你一直昏迷着,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你舍得让我再受一次这样的折磨么?”夜笑离的声音是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沙哑与哽噎。

    穆清瑶的心都化了,掌心触到他拉茬的胡须,心里越发难过,拍着他的背道:“好,不能同生,就要共死,这算是我们的约定。”

    言若鸿睡得很香,虽然浑身骨架都是散的,内脏也伤得不轻,但是有阿离在,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性命问题,反正只是受痛,阿离会象修破椅烂凳一样将自己修补完整的,以前又不是没修过?

    许是将埋在心底的话终于说了出来,言皇变得没心灿肺起来,穆清瑶和夜笑离在他床边坐了多时,也不见他醒来,还打着小呼噜,伤得这么重的人还能睡得着已经是奇迹,能打得出呼噜来更是奇迹上的奇迹,穆清瑶的心顿时松活多了,能吃能睡就是好得快的征兆。

    “……他的脸色还是这样苍白,相公,得多给阿鸿配些补血的药。”穆清瑶小声道。

    “人参鹿茸虫草灵芝,能拿来的补药都拿来了,每天换着花样炖着,还魂丹也吃着,放心吧,过个一两个月,阿鸿又是一只活泼泼的花胡蝶。”夜笑离笑着说道。

    “这就好,不过,怕还要多关注关注南楚的政事,阿鸿离开太久了,南楚不会有大问题吧。”穆清瑶又问。

    “镇南王坐镇,相信那些屑小们也不敢随意轻举妄动,明儿便请穆将军回南楚,有军队在,先镇住白族再说,南越那边正在观望大锦朝堂变化,暂时也不会有大举动,等阿鸿好转,回去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夜笑离胸有成竹道。

    既然夜笑离说没问题,穆清瑶也就放心了,何况,她手下的商队一直来往于南楚与大锦之间,南楚有风吹草动,消息也很快就传到了她这里,有时候,她的消息比夜笑离还要快,所以,对南楚的事,她大致也还是了解的。

    更重要的是,现在南楚的商品大多由红丰祥供货,已经初步统领了南楚的经济命脉,那些南楚贵族,少数民族土司们,因着要与穆清瑶做生意,要赚穆清瑶的钱,所以也顾及夜家的名声,不愿意在这个当口添麻烦,抢地盘也好,夺政权也罢,无非也就是想让自己的族人生活得更安稳一点,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再没有十足把握之前,谁又愿意拿脑袋去冒险?

    殷家人就是最好的例证。

    夜氏皇朝可不是好惹的,尤其是晋王世子夫妻。

    这天,穆清瑶的身子终于好得差不多了,除了还需要补血条养身体以为,没什么大碍,她骂言若鸿是狗一样的恢复能力,其实她自己比言若鸿的恢复能力更强,脖子上涂过夜笑离亲手调制的药后,连疤痕都轻淡了,如若不仔细看,真不知道那里曾经受过伤。

    言若鸿也好转了不少,可以稍稍坐起进食,偶尔穆清瑶去看他,他一脸兴奋,嘴巴还是又贱又讨打,还进不是吃夜笑离的豆腐,好象他们才是一对情侣,穆清瑶是第三者。

    大家对彼此的感情情看得很清,谁也不愿意再去说破,也没有再提过关于下辈子这样沉重的话题了。

    这天,二皇子和穆清婉双双来看望言若鸿,看着肩并肩立在自己床前,眉目含情的一对璧人,言若鸿有一丝恍惚,微微叹息一声,故作悲痛状道:“小婉啊,你这么快就抛弃了我,另觅新欢了?”

    清婉是喜欢他的,哪怕已经下定决定要嫁给二皇子,在看到言若鸿那张艳丽得天怒人怨的俊脸面前,她的心,还是会扑扑直逃,更何况这位爷还故意如此暖昧的开玩笑,忍不住就一阵羞涩,躲到二皇子身后道:“是你先不要我的。”

    小婉是率真的人,想什么就说什么。

    言若鸿瞪大了眼睛,这小丫头也不怕二皇子听了会吃醋生气?

    他故意一脸哀怨,什么也不说,就看二皇子有什么反应。

    谁知二皇子上前一向,朝在床上的他深深一辑,行了个大礼,言若鸿怔住,愕然地看着二皇子:“二殿下,太多礼了,你快快请起。”

    “言兄当得起小弟这一礼,当初若不是方兄割爱,小弟这么多年的相思之情岂不会辜负了去?梦中的妻子成为他人的娘子,这种痛,言兄一个人受就好了,就不要再加到小弟身上来,所以,小弟谢言兄成全。”二皇子无比认真道。

    言若鸿快要气死,都说这位二皇子不说话是个大帅哥,一说话就是个奇葩,果然如此,什么叫梦中的妻子成为别人的娘子?

    这是拿刀往人家心窝子里戳么?明知他爱穆清瑶有多深,现在全大锦的人都快晓得了,他还要当笑话来晒,简直了。

    可是,二皇子的神情半点也不象要开玩笑,言若鸿又不好发作,好在,二皇子对小婉的感情是真心的,这是言若鸿最欣慰的地方,他这辈子辜负的人不多,小婉算头一份。

    小婉能嫁得好,得到一个爱她宠她的如意郎君,言若鸿也高兴,也不怕一直住在晋王府了。

    这次来了京城后,言若鸿就一直住在自己的府弟了,不敢来晋王府,就是怕不小心碰到了小婉,如今这种尴尬不在了,以后还是一家人,言若鸿感觉头顶压着的乌云都散了,哪里还会计较二皇子言语上的笨拙?

    清瑶让陈妈妈备了一桌好菜,不少菜式都是她亲手指点陈妈妈做的,让墨玉过来请二皇子和小婉去用饭,这两位的婚期定在明年,因着皇帝驾崩,举国大孝,二皇子又是顶孝,更不能成亲,反正小婉年纪还小,等个一年把也没什么关系。

    言若鸿还下不得床,但又极馋穆清瑶的手艺,一听有饭吃,就哇哇直叫:“……每一样菜都给我夹点,你们别全吃了,我是病号,可得顾着我一点。”

    二皇子嗡声嗡气道:“病号要吃得清淡,嫂嫂的菜以辣为主,言兄还是不要沾边的好,对了,正好宫里来了一批好的人参,一会让李德全给你多送点来,高丽参,最是大补了。”

    言若鸿大急:“我才不要大补,鼻子都流血了,口里淡得出鸟来,我要吃阿瑶做的菜。”

    “你就消停些吧,不然请阿离姐夫过来给你下点安眠药,就没见过病号这么不省心的。”小婉毫不给面子的吐槽道。

    看着那一对人手牵手的走了,言若鸿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失落的,人家都成双成对,他却是孤家寡人一个,尤其是看着阿离与穆清瑶两个亲亲热热的过着小日子,心里更不是滋味。

    再不是滋味,也只能压在心底,人生在世,生老病死,爱别离,怨不得,都是孽,该他受的孽,他就要坦然接受。

    穆清瑶正招呼二皇子,还在正月下,府里的节日喜庆还没过,小婉嚷着要到院子里放了花炮再吃饭,二皇子自然是乐得陪的,夜笑离又在处理政事,穆清瑶伤虽好了,还是有点不圆法,便坐在穿堂里笑着看小婉和二皇子闹。

    说话间,果亲王妃来了,穆清瑶正要起身相迎,果亲王忙摆手,快步进来扶住她:“你是病人,快莫要多礼了,那天可吓着王婶我了,侄媳可真是有福之人啊。”

    大正月的,拜年走礼全都过了一遍,果亲王妃这会子来做什么?

    “王婶可曾用过饭?就要开席了,王婶若不嫌弃,就一起用饭吧。”穆清瑶道。

    果亲王便看了一眼正堂里摆的菜式,色香味俱全,当然要吃,稍客气了一下道:“来得好不如来得巧,虽然在家里用了点粥,这会子又饿了,既然侄媳你盛情邀请,我便不客气了。”

    说着就往正堂里去,那边小婉和二皇子见多了一个跟他们两抢菜的,立即旋风一样卷了进来,一人坐一个位置,眼巴巴地看着陈妈妈,陈妈妈忙拿了筷子来摆好,两人也不客气,埋头就吃,一点也不顾及坐在一旁的果亲王妃。

    果亲王妃笑了:“二殿下在塞外苦寒之地呆久了,难得吃到这么可口的饭菜还是有的,可小婉你,不是常吃侄媳做的饭菜么?”

    小婉扬起俏丽的笑脸:“王妃有所不知,我姐可不常下厨,她太忙了,我也是难得吃到一回她做的菜。”

    果亲王妃由衷地赞道:“阿离可真是好福气,找了侄媳这样能干又贤淑的娘子,唉,想起裕亲王府一大家子,如今全都被关进了宗人府大牢,他家那个小儿媳,正怀着三个月的身子呢,也不知会不会流产,想想都觉得可怜。”

    裕亲王谋反,差点杀了晋王和穆清瑶,夜笑离早就说过,要将全裕亲王府的人剥皮抽筋以泄他心头之恨,穆清瑶知道,夜笑离不会那么残忍,但是,皇家夺嫡,原本就是血腥铺就的路,给裕亲王留后,也就等于给晋王府留祸根,果亲王此次,果然来意不简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