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步步逼嫁 > 83.083,你记得先想清楚一些,这可是欺君之罪〔二更〕

83.083,你记得先想清楚一些,这可是欺君之罪〔二更〕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皇帝深深的看了一眼香贵妃,随后道:“那就依爱妃所言,苏爱卿,你可以问了。”

    老皇帝此言一出,苏池皱起了眉头,他望向华初岁,见她除了面色有些苍白以外,并没有什么不妥。

    他心下疑惑,按时间来算,那药效也应该开始起作用了,可为何,华初岁还是精神奕奕……询?

    转眼望向苏子浅,见她如今还依旧那般镇定自若,一丝慌张也不曾有过,他便有些不安,说不准,苏子浅真的可以用两个问题,来替自己洗脱罪名,还自己清白……

    “谢皇上恩典。”苏子浅叩首后,转身,面对着华初岁霰。

    当两人视线交接时,华初岁的眼里不自觉多了一抹隐忍着的愧疚,却依旧愤恨的开口道:

    “你想问什么,我答便是。”

    苏子浅望着眼前一脸弃妇模样的女子,微微一笑,道:

    “姑娘曾说,子浅与你相遇之初,是因子浅被匪徒砍伤,被姑娘所救,那请问姑娘,子浅当日伤在哪里?”

    华初岁想都没有想便道:“当日你伤在腹部,那还是我请大夫替你处理伤口的。”

    苏子浅的脸色平淡,接着问:“姑娘曾说,与子浅相守一月零八天,那请问,子浅身上可还有什么明显有伤的地方?”

    “这……”华初岁顿了顿,他们告诉她,苏子浅的身上只有腹部才受过伤,而如今苏子浅将这个问题问出来,她总觉得不太对劲。

    可别无选择,她毕竟不认识苏子浅,若不是被人要挟,她此生恐怕都不会与苏子浅有任何交集。

    在旁人传递过来疑问的目光中,华初岁顶着头皮道:“除了腹部,你没有其他明显的伤痕了。”

    “确定么,姑娘。”

    “那,那是自然。”

    在苏子浅平静的目光中,华初岁却硬生生的感受到了迫人的压力,一股强大的气压席卷而来,竟令她的语气都染上了不肯定。

    苏子浅突然站起身来,将掩在官袍下的手腕露了出来。

    那白皙的手腕上,赫然淌着一道蜿蜒的刀疤,苏子浅举着手,身子转了一圈,让文武百官看的一清二楚,她转着的身子,最终在百里将军面前站定。

    苏子浅迎上百里将军的视线,一步一步走过去,站到百里将军眼前,她俯身拱手道:

    “百里将军乃然起一代元老,年轻时曾征战沙场,保卫国家,对伤疤自是无比熟悉,

    这好比农夫种田,稻苗长的有多高,叶子有多大多绿,便知那稻苗种下了几个月,子浅也想请百里将军看上一看,瞧上一瞧,子浅手腕上的刀疤,到底有没有一年的时间?”

    此话一出,老皇帝的眼眸陡然变得深幽了一些,

    君寒的眼尾挑起一抹淡淡的流光,将视线投向苏子浅的那个方向,原来,你想玩文字游戏……

    众人的目光随着苏子浅的移动射来,百里将军盯着眼前低垂着眼眸的少年看了一会,道:“老夫,尽力而为。”

    “多谢百里将军。”苏子浅得到应答,只露出手腕上的肌肤,抬起手,让百里将军查看。

    那白皙的手腕上,刀疤蜿蜒,百里将军只淡淡的看了一眼,便道:

    “此疤痕,乃为旧伤,其受伤的时间,老夫判定,绝不少于一年。”

    百里将军是朝堂中德高望重的大臣,他说的话,旁人自是会相信。

    也替苏子浅即将要讲的话,多了几分可信度。

    苏子浅对百里将军道了声谢谢之后,一个反身,站在刚刚自己跪着的那个位置。

    她抬起眼睛,一双眼眸里射出的光芒好像乌黑冰冷的匕首一般锐利,拱手道:

    “皇上,微臣手腕上的刀疤,乃是一年前,那些匪徒抢夺微臣的贴身玉佩之时,微臣誓死反抗的产物,

    可这位华初岁姑娘却并不知道微臣手腕上有这道伤疤,试问,一个口口声声说是微臣救命恩人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微臣的手腕上,还有一道伤?”

    林堂宇刚想出声反驳苏子浅,却被林太尉拦下,林堂宇愤恨的咬了咬牙,瞪着苏子浅的身影,却始终不敢违抗自己父亲的命令。

    熹微公主点着自

    己美丽的指甲,道:“就算这伤疤有一年以上的历史,可苏城主凭什么说,你这伤疤就是在那天受的伤呢?也许更早呢?”

    当然不会更早。

    这刀疤,原本就是在遇见原苏子浅那天,也就是她穿越过来的那一天,她亲姐姐赐予给她的。

    那日,是每代魔宫宫主身子最弱的时候。

    因为是她姐姐,所以她深知此事。

    苏子浅垂下眼眸,望了望手上那道刀疤,那是,她亲姐姐趁她毫无防备,用匕首刺向她时,她用手挡了一下,却未料想,刺到了手腕上……

    失神了一会,苏子浅连忙拉回思绪,敛去眼中的神色,她抬头望向熹微公主,微笑道:

    “若是依公主所言,那事情岂不是更奇怪了?

    华初岁姑娘口口声声说,与子浅相处了一月有余,彼此连最亲密的动作都做过,她却还不知子浅手腕上有伤,这,说明了什么?”

    是啊,既然连夫妻之实都有了,怎么会连对方有伤都不清楚呢……

    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一道道质疑的视线投向华初岁,华初岁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民间女子,哪里经不起这种带刺的质疑目光,当下她便慌了神。

    刚刚之所以敢于面对天子,不过是因为那时的她,是以受害人的身份出现,旁人都是帮着她的,而如今……

    苏池一直看着华初岁,见她依旧精神奕奕,不免心下犯疑,

    明明这时候,她该疯疯癫癫的,就此死去才是,怎么……还这般正常?!

    在这样下去,这个他不曾放在眼里的三弟,可就要洗脱罪名了!

    苏子浅的余光瞥见苏池身影,唇角微勾,她岂会不知苏池现在在想些什么……

    见华初岁迟迟没有解释,皇后皱着眉问:“姑娘可否给众人一个解释,你与苏城主朝夕相处,却不知他身上的伤痕,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民,民妇……民民妇……”华初岁低着脑袋,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她怎么知道苏子浅身上还有别的疤痕?

    若是苏子浅问他身上的特征,她倒是背的极为熟捻,可他问的不是这些,而是那些人没有告知她的,她又怎会知道……

    苏子浅当然不会这么愚蠢的去问这种问题,既然对方是存心陷害,那必然是做足了功夫,她若问这种问题,岂不是自讨苦吃,自寻死路?!

    只是,他们的功夫再怎么做足,有一样功夫,他们却是做不到,亦无法做到。

    那就是,苏子浅根本不是“苏子浅”!

    苏子浅自代替原苏子浅回府以来,除了从不按常理出牌的君寒,从未让旁人近过身,

    她不是真正的相府嫡子,苏子浅深知这个道理,又怎敢让旁人近身照顾?!

    因而,她身上的特征,他人根本无法得知。

    而李氏他们,从一开始便不打算管苏子浅的死活,白白错过了一次绝佳的机会,

    若是当初苏子浅刚回府,在她不明情况之下,善意的悉心照顾她,那么今日的陷害,便会是绝对的成功!

    可是,那可能么……

    华初岁张口结巴了好久,却依旧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众人明显察觉不对,苏池开始慌张起来,却极力保持镇定,

    他害怕华初岁不死,在众人逼视的目光下,道出自己是被迫陷害苏子浅,苏子浅洗脱罪名事小,他们继续深究下去,便事大了!

    “你,你什么?你你了半天却依旧解释不出来,难不成,你是在骗我们?”

    原本趴在桌子上烂醉的十二皇子突然抬起脑袋,指着华初岁,怒道:

    “说,你是不是在骗本皇子,你是不是想骗本皇子的……”

    银子……二字还未出口,十二皇子已经彻彻底底的睡了过去,留华初岁一人在那心惊胆颤。

    华初岁被十二皇子突然的质问吓了一大跳,她脸色开始惨白起来,一激动,挨板子的地方蹭蹭作痛,她语无伦次道:“不是不是不……民妇,民,民妇只是……民妇……”

    苏子浅不紧不慢道:“姑娘说话可要谨慎点,你若是企图想掩饰什么,记得先想清楚一些,这可是欺君之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王爷步步逼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默并收藏王爷步步逼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