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步步逼嫁 > 99.099,九王爷乃皇室中人,你却与他搭上了边,难道…〔一更〕

99.099,九王爷乃皇室中人,你却与他搭上了边,难道…〔一更〕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子浅不是被人逼‐迫的,也没有人逼‐迫子浅喜欢男子,子浅好男‐色,这句话,是子浅亲口所说,而且是当着,当今天子的面前,所说。”

    苏子浅抬起眼睛,直直的望着坐在书案前的苏丞相,接着道:

    “子浅会说此话,是因,圣上赐婚,欲要将熹微公主下嫁子浅,子浅抗拒不得,故意寻的一个借口。

    父亲知道,我相府英才辈出,二姐乃当今贵妃之首,大哥乃四品朝臣,而子浅亦是朝廷命官,光凭着这些,便足矣让旁人对我相府虎视眈眈,恨之入骨。

    若是有人在圣上面前进献谗言,功高震主,圣上一定会对我相府产生疑心,久而久之,必定会对我相府赶尽杀绝。

    如今情况已经不容乐观,对于赐婚一事,子浅是万万娶不得公主殿下的,因而……才有了这些事情。”

    苏丞相对苏子浅说的话,好像早已推测到当时的那种场景了一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龊。

    苏丞相道:“要拒婚,多得是法子,你为何偏偏要选择最愚蠢的,断了自己日后的婚姻大事?!”

    苏子浅垂下眼眸,“因为,子浅胸怀大志,加官进爵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可若是如此……

    子浅日后的赐婚想必只多不少,子浅想着,与其自己终日提心吊胆,倒不如先绝了后路,反正……来日方长。”

    苏子浅这一个‘来日方长’,用的极好。

    老皇帝已过半百,身子大不如前,退位或者是魂归天际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而苏子浅不过才二八年华,今日的事情,又只有寥寥几人知晓,如今旁人知道的,不过只是谣传,待日后老皇帝归天,苏子浅身居高位,说那不过是个笑话,又有谁……

    敢说不是笑话呢……

    此乃大逆不道的言语,若不是知道苏丞相的野心,苏子浅也不会说出这种话来,以博取得他的信任。

    苏丞相听此,一双眼眸似淡漠似犀利一般,扫过挺直脊背,跪在地上的少年,“这倒可以勉勉强强说的通,可你说喜欢谁不好,为何偏偏要说你喜欢九王爷?!

    九王爷乃皇室中人,你却与他搭上了边,难道……你不怕事情会变得更糟么?!”

    苏子浅垂下眼睛,细长而卷曲的睫毛掩盖住了她眼里的神色。

    当时之所以会说自己喜欢九王爷,是因,原苏子浅只与这么一个贵人有过一点点的交集。

    她毕竟不是真正的相府嫡子,原苏子浅到底认识谁,不认识谁,她都一无所知。

    而九王爷,是当初出游回宫时,在路上遇到过原苏子浅,这件事情,是她从资料上看来的,也是世人皆知的。

    资料上说,那时的原苏子浅瘦弱的不行,被李氏赶出去,替苏染乐到醉花烟雨那胭脂水粉。

    原苏子浅被李氏打压的不成样子,精神不济,在过道上,一辆马车飞驰而来,众人纷纷躲避,唯有她,一动不动。

    她猜,倒不是原苏子浅不想动,而是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一直都在干活,睡得又极少,吃的又不好,原苏子浅的脑袋定然昏昏沉沉的,遇到这种情况,原苏子浅根本没有办法作出任何反应。

    幸运的是,马车在距离原苏子浅还有一尺远的时候,及时停下。

    车夫是九王爷君樊的贴身侍卫,想来是因主子性情好,连带着他的性情也很好。

    他并没有像一般车夫那样,对原苏子浅破口大骂,他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原苏子浅的离开。

    而当日,君樊也只问了两句:

    出了何事?

    是否安然?

    之后,便听到原苏子浅的道歉声,他温文尔雅的回了一句没关系后,马车便越过原苏子浅,又疾速离去。

    而为何说原苏子浅遇到的人是九王爷君樊,那是因为马车的车帘上,斜挂着一把白色玉箫。

    那是……君樊独有的。

    除了原苏子浅的原因外,她自己也有原因。

    两年前,君樊是九皇子,还未被封为王爷,而君樊刚被封为九王爷,他就请辞退出朝堂,隐在王府,再也没有问过

    朝堂之事。

    连同佳节,亲人相聚的节日,他都一概在王府里过,从不出席任何宫宴。

    这就是苏子浅,要选择九王爷君樊的原因。

    选择君樊,苏子浅可以不必担心,当今天子说她是信口胡言,亦不必担心,会与君樊会任何有交集。

    能够省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事。

    “子浅孩儿为何不答,嗯?”见苏子浅迟迟不答,苏丞相眸光深邃的看着苏子浅,问道。

    苏子浅抬起眼睛,望向苏丞相,语气淡的似乎不带任何一丝情感。

    “因为子浅活了十六年,却只有认识九王爷,这么一个外人。”

    是啊,原苏子浅活的多么的可悲。

    自李氏掌管相府以来,苏子浅这个尊贵的嫡子,就被李氏狠狠的踩在了脚底,无法翻生。

    每回宴会,李氏总是用不同的借口,不同的理由,让原苏子浅赴宴不得。

    就好像百里迷云一般,明明她是将军嫡女的身份,却因母亲早死,父亲又重新娶了个夫人。

    她则被自己同父不同母的妹妹使计,自云端掉落低谷,被人折磨得伤痕累累,毫无人气。

    两人的境遇,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当初,苏子浅会出手帮百里迷云一把,这个也是原因之一。

    闻言,苏丞相明显的怔愣,苏子浅却是直直的盯着他看,眼眸一眨不眨,“父亲,可满意子浅这样的回答?”

    昔日,原苏子浅被李氏打压着,一切都开始落后,变得不优秀。

    于是,对于只需要人才的苏丞相而言,便开始不再关心原苏子浅,不再关心她的身体,她的膳食,她的吃穿用度,他统统都不再关心。

    他会把绿若丢给原苏子浅当婢女,还是因丞相夫人开得口。

    被苏子浅这样赤‐裸裸的盯着,苏丞相好似被看的心虚,匆匆移开视线。

    他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此事你自己处理便好,但你要记得,你若是再拿相府声誉开玩笑,为父,必定不会饶了你,你手中的十年荆棘,会如你所愿,打落在你的身上,你听明白了么?”

    苏子浅垂首,掩在宽大的袖口之下,唇角浅浅勾起,她道:

    “多谢父亲不罚之恩,相府的声誉,子浅必定会好生维护。”

    “下去吧。”

    “子浅告退。”

    苏子浅手里捧着荆棘,起身,往后退了几步,才转身,打开‐房门,缓缓出了苏丞相的屋子。

    望着苏子浅离去的背影,苏丞相眼眸微眯,随即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宣纸,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试探苏子浅

    出了屋子,苏子浅面色平静,红绫却上前,对苏子浅道:“大人,奴婢来拿罢。”

    说着,红绫便拿过苏子浅手上的荆棘,放在手里握着。

    苏子浅看了她一眼,随即淡淡道:“走罢,该回院子了。”

    红绫和木桉恭敬应道:“是。”

    苏子浅出了苏丞相的院子,一改来时的不紧不慢,一路慢悠悠的走着,像是在等待什么一般。

    相府每个公子,在自己院子附近,都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风景。

    原苏子浅拥有的是梨园,而苏池,拥有的是一个花园。

    在路过苏池院子的花亭时,苏子浅逗留了一会,随手摘了几朵娇艳的牡丹花,问了一句:“这牡丹花开的真美,红绫,你说是么?”

    红绫看了一眼苏子浅手中的牡丹,点了点头,道:“回大人,牡丹娇媚,尤其是在盛放之时,更是妖娆至极,迷人眼球。”

    牡丹寓意富贵……苏子浅摸了摸牡丹的花瓣,随后,她抬起眼睛,一双黑瞳往梨园的那个方向望去。

    算算时间,应该已经到了罢。

    苏丞相的院子,离自己的院子,距离是最远的,而自己拿着荆棘,基本上是绕着相府走了一圈。

    如今在相府之中,怕是没有人,不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

    自己的院子了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王爷步步逼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默并收藏王爷步步逼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