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步步逼嫁 > 117.117,沐浴更衣……

117.117,沐浴更衣……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终于到了熹微宫,熹微公主一脸怪异的看着苏子浅,这个男人,怎么跟她七哥一样变‐态?!

    一路上,她就没安分过,一直想将抱着她的手臂失滑,这样她才好不小心落在地上,告苏子浅个谋杀的罪名,却没料想,眼前之人,抱着她,根本就稳如泰山!

    苏子浅无视熹微公主眼中的情绪,道了一句告辞后,便出了宫紧。

    只是……一出宫,她便知。

    这场赌局,她……输了雠。

    ……

    …………

    绿若回了阡陌苑,苏子浅回了七王府。

    彼时,七王爷君寒刚刚落座在大厅的饭桌前。

    苏子浅远远的望了他一眼,眸色微闪,随后提步迈到他的身侧。

    千易微微侧目,余光瞥向苏子浅,只见苏子浅手中拿了几本书,原本身上的白衣已经由黑袍替代。

    她站在君寒的身侧,对君寒微微躬身,拱手道:“下官见过王爷,午膳时间已过,下官……愿赌服输。”

    君寒笑容慵懒,他看着苏子浅道:“坐下用膳。”

    君寒话音飘落,便有婢女手拿托盘,一个一个的,缓缓走了进来。

    她们将膳食搁置在饭桌上,随后对君寒福了福身后,又缓缓退下。

    苏子浅放下手中的古史书,坐在君寒的身旁,她扫了一眼在圆木桌上的膳食。

    发现在各有特色的佳肴中,只有一样苦笋羹,与昨夜的膳食是相同的以外,其余的,都换了菜系。

    她心中暗自摇了摇头,这个桌子上的美食,随意算数都有十几道以上,这些佳肴,即便是二十个人一起吃,都绰绰有余。

    何况……如今只有两个人用膳,这些佳肴吃不完浪费掉,待明日又会换过不同的菜系。

    果真是,暴敛天物,贵公子不识穷苦人的愁滋味……

    苏子浅心中轻叹,面上却没有丝毫显露情绪,她笑道:

    “王爷……怎么这会才用膳?”

    按理说,午膳时间到了,他便该用膳了,如今这用膳时间都已经过去了好些时候,为何他才……

    难不成……七王爷君寒,是特地等她一同用膳?!

    君寒慢条斯理的为自己斟酒一杯,然起国的人好酒,君寒自然也不例外。

    他看了苏子浅一眼,自上次宫宴,他知苏子浅不能饮酒,也便没有替她斟酒。

    “本王,等苏城主回来……接受处罚。”

    苏子浅望向君寒,此时,君寒唇角微微翘起,修长如玉的手指拈着琉璃盏。

    他似是把玩般,琉璃盏中的紫红色液体不时的晃动着,但却从未溅起过一滴的酒水。

    他望着她,像是要把她彻底看穿那般,墨黑的眼眸,如深潭一般幽深暗晦。

    苏子浅心下一紧,唇角却展开一抹淡淡的笑容。

    “听王爷这口气,似是早已意料到,下官会输了这场赌局。”

    君寒眼眸中闪过一丝玩味,薄唇轻轻牵动,“不是本王意料到,而是苏城主与本王打赌……注定会输。”

    因为他君寒,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苏子浅微微垂眸,笑道:“即是赌局,又何来注定?”

    君寒的眼眸里似有一抹促狭味道,他不答反问:

    “不知苏城主去疏科院的时候,可见着什么人了没有?”

    苏子浅微愣,随即笑道:“的确是见着了一个,原本不应该见着的人,王爷不妨猜猜,那人是谁?”

    “老皇帝最疼爱的女儿,熹微宫的主子。”

    闻言,苏子浅倏地抬起眼睛,望着君寒似笑非笑的唇角,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她不是注定会输,而是她的行动,已经被旁人猜了个清清楚楚。

    君寒手中的那本古史书,是最薄的古史书,昨夜他就已经编译了大半,估摸着……还未到午膳时间,他便已经将那本古史书编译完成。

    因

    此,若是今日自己不回疏科院,拿那剩余的几本古史书的话,恐怕四日之内,君寒很难将它编译完成。

    想来,君寒亦是猜中了这一点。

    至于遇上的人,是熹微公主……

    君寒回宫四年,而熹微公主一直视七王爷君寒为眼中钉,肉中刺。

    就算君寒不将她放在眼里,却也必定对她的性子有所了解。

    他是猜到熹微公主会在那里等着自己,刁难自己。

    故而,在他给出的时间内,她必定是赶不回来的。

    小小的一场赌局,他准确无误的猜到了自己的行踪,又精确了熹微公主,必定会去疏科院为难她的事情……

    而且,他甚至是把握到了……她重回七王府的时间,因而等她一回来,他才刚刚落座在饭桌前……

    无论是时间,人物,还是地点,他都猜的分毫不差……

    苏子浅微微一笑,七王爷君寒,的确是个有谋略心计的对手……

    只是,欣赏归欣赏……

    沐浴更衣……

    她该怎么过那一生死攸关的战局……

    盯着君寒看了一会,苏子浅起身行礼,为自己争取一下时间。

    “虽然这场赌局胜负已定,作为输局的一方,下官也绝对会遵守承诺,接受自己的惩处。

    但下官有个不情之请,还望王爷能够同意。”

    君寒挑眉,“说。”

    君寒不喜欢废话,尤其是旁人要给个理由或者是什么借口的时候,他的回答,总会是干脆,简洁和明了的。

    苏子浅思忖了一会,道:“关于赌局惩处的时间,不知王爷可否同意下官,将这个惩处的时间,留到两朝会晤结束的那天。

    也就是……下官答应王爷的,最后一顿晚膳之后的,那段时间。”

    君寒的手指,轻轻地扣着桌面,每扣一下,都扣的苏子浅心生不安。

    最终……

    意料之外的,君寒应了好。

    午时的太阳高高挂在蔚蓝色的天空中,明媚的阳光透过镂花窗洒进大厅,留下淡淡的暖意。

    寂静的大厅内,衬得正在用膳的两人,极为的和谐与美好。

    ……

    …………

    一个下午,苏子浅和君寒一直共处一室。

    自然,君寒如今和苏子浅是同一个河面上的人,不会对她起什么不该起的心思。

    更何况……他亦从未真正伤过她半分。

    苏子浅为他研磨墨汁,看着古史书上的编译,顺便长长知识。

    沉寂中,君寒的声音冷不防的闯入耳中。

    “会骑马么?”

    苏子浅微愣过后,答道:“回王爷的话,下官并不会骑马。”

    以往,她是不需要学骑马。

    但如今,她是没机会学骑马。

    君寒在案册上写下几个字,道:“晨希国的人,大多喜欢骑马,哪怕是女子,也喜欢在马上飞舞。”

    这个苏子浅知道,自知道是晨希国要遣使者出国会晤,她便查了晨希国的历史和风土人情。

    包括一些机密的内宫秘史。

    如今听君寒突然提起,苏子浅眼眸微动,“王爷是想说,在两朝会晤之时,会有骑马比赛是么?”

    君寒从文献中抬头,“不是会有,而是一定要有,而且苏城主你……跑不掉。”

    苏子浅对上君寒深邃的眼眸,语气颇凉,“那不知……骑马的时间,可有预定?”

    ……

    …………

    一连过去两日,苏子浅除了晚上会回来沐浴更衣,睡了安稳觉之外,其余的时间,都被君寒占用。

    阡陌苑白日里没有主子,苏染笑因跟苏子浅有过交易,而方嬷嬷对她又极好,像是娘亲那般,对她格外疼爱。<

    /p>

    故而,亦不管李氏的眼线,天天跑到阡陌苑蹭吃蹭喝,与方嬷嬷说话聊天,过得极为快乐。

    见她没有什么坏心思,红绫和绿若也便由着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王爷步步逼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默并收藏王爷步步逼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