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步步逼嫁 > 203.203,强吻,你竟然……嫁了人?〔6000+〕

203.203,强吻,你竟然……嫁了人?〔6000+〕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子浅没有用马车代步,她戴上斗篷,将自己的容颜遮住,便轻装上阵,出了王府。

    一出王府,她便多了心眼。

    留意自己身后,是否有人……暗中跟随着自己。

    拐了几条街后,依旧无有发现,暗探的身影,苏子浅眸色微闪,她敛起眼底的情绪,踏入一间服饰店铺。

    过了半晌,有一人身着青袍头戴斗篷,自服饰店铺中出来鞅。

    不是不想穿原来的黑袍,只是……

    太过与原来的行事相同,容易招惹麻烦……

    京都虽是首都,天子的脚下,但江湖中人亦有不少,是以…旎…

    苏子浅一派江湖打扮,并不惹眼,一路较为顺利。

    她光明正大的进了醉花楼,自有姑娘来招呼她,苏子浅微微抬起素手,制止姑娘的靠近。

    她声音淡凉,慢慢道出几个字:“我只见随依。”

    随依……

    晨希国六王爷――东陵流素,赠给苏子浅的人……

    自穆静和乖其回了晨希国后,随依……便是醉花楼最高的管理者。

    随依即是老鸨,旁人一般不会想要见她,而眼中人却是……

    那姑娘有点愣住,随即笑容满面的问:“不知这位客官,高姓大名?”

    苏子浅缓缓道:“无名。”

    脸色立即正色起来,那姑娘的声音里,隐隐多了份恭敬,“公子,请随奴家来。”

    那姑娘在前方引路,自穆静走了之后,苏子浅……便极少过问醉花楼里的事务。

    一直,由绿若负责跟进……

    随依住的房间,并非穆静所居之处,若苏子浅自后院翻墙而入,倒不方便苏子浅寻随依。

    一路走上三楼,因是青天白日的缘故,醉花楼里极为安静。

    只有踩楼梯的脚步声,声声入耳。

    引路的姑娘……为苏子浅推开一扇房门。

    她恭敬有礼的……朝着苏子浅福了福身,“奴家微微,见过公子。”

    “起来罢,”苏子浅踏进室内,“唤随依来见我。”

    “是,奴家这就去,请公子稍等。”

    女子俯身又是一礼,苏子浅看了她一眼,晨希国的人,最爱骑马,晨希国的女子,更是豪放火辣……

    他们放荡不羁,不拘于礼节,在乎礼节的,唯有然起。

    微微与随依,皆是晨希国人,礼节却是不错……

    想来,应是东陵流素,对她们有过嘱咐罢……

    不过片刻,一女子身着玫瑰花色长裙,疾步而来。

    她抬起眼睛,见苏子浅轻轻地抿了口茶水,神色清淡寡欢,看不出喜怒。

    随依行礼,“奴家随依,拜见公子。”

    苏子浅摆了摆手,随依便起身,她的视线,落在苏子浅身侧,那置在桌案上的一个黑色斗篷。

    眸色微闪,未待随依……问起苏子浅有何要事,苏子浅便已经先她一步开口:

    “替我查两件事情,越快越好,还有……醉花楼与琼楼玉宇合作的文案,拿来给我瞧瞧。”

    “是,公子。”

    ……

    …………

    三男两女,男子穿着整洁,双手举着勾刀。

    女子穿着暴露,一手拿鼓一手放在鼓面上。

    他们围成一个圈,将红衣少年死死围住,不容他逃脱。

    红裳如火,三千青丝束起,留有几缕发丝……垂在白皙的脸颊处。

    少年唇角……噙着一抹玩味放肆的笑,魅惑的眼眸里,流光溢彩,甚是惑人。

    一女子面色不佳,严厉问道:“楚公子,奴婢再给你一个机会,你当真……宁死不回西夏,去见公主么?!”

    唇角挑起,楚公子面上似是极不耐烦,“男―欢―女―爱,你情我愿,你家公主,何必执着本公子一人?

    天涯何处无芳草,本公子的心既然不在她的身上,你们把本公子抓回去,也无济于事,那又何必苦苦相逼?!”

    红衣少年语气平静,脸色也没有多大的起伏变换,只是……

    他微微蜷缩的大手,却不断的流下鲜红的液体,一滴一滴的……

    侵入地面……

    “不知好歹!”女子看着妖孽少年,眼底射‐出两道冷光,“公主有令,得不到人,便将他伏杀,就地正法!”

    “是,属下遵命。”

    一时间,鼓声起,兵刃交接,场面异常混乱。

    只见一抹红色……不断变换着位置,穿梭其中。

    青衫淡淡,一人戴着斗篷,双手环胸,站在树荫之下。

    他静静的看着……这场厮杀,毫无……出手相助之意。

    鼓声越来越激,好似万海奔腾,要摧毁一座岛屿般,猛烈。

    红衣少年……面色愈发苍白,显然是受鼓声影响,动作稍稍迟缓了些。

    一不留神,手臂之上,被人狠狠的划了一刀,血色弥漫。

    红衣少年瞥了一眼伤口,嗤笑道:“你们以五欺一便也算了,有本事……别催动本公子体内的蛊毒!你我好好打一场如何?”

    适才那位说话的女子,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没有理会……少年的出口挑衅,而是做了一个手势,新一轮攻击便又袭来。

    见事情……毫无回转的余地,少年心有不甘。

    他没有对那位公主做过什么,更没有肌肤之亲……

    至多便是……嘴上调戏了几次,如今却变得……不回她的身边,娶她为妻,就要取他性命……

    真是够了!

    只可惜,不能说出自己真正的身份……

    只因……府上那位老头子,听到他的风流之事,暗牢是铁定少不了的……

    更莫提,会助他逃离苦难了……

    鼓声不止,腹内一阵钻心的痛,少年额际沁出冷汗,身子一个不稳,单膝跪在地上,着实狼狈。

    女子一声令下,两名持刀男子……朝着少年的脖颈处,便要下手。

    偏在此时,几个石子穿梭空中,化作利刃,直直的……

    朝着打鼓之人的手腕,袭去。

    在场之人……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暗影浮动,只听几声刺耳尖叫,再定眼一瞧时,红衣少年已不见踪影。

    徒留几个打鼓之人,紧攥手握,欲要止住手腕上不断流出的血色,神色极为痛楚。

    两名持刀男子衣裳破裂,组成两字:

    放手……

    ……

    …………

    望着被包扎好的伤口,红衣少年看向一旁静坐的人。

    这身形,酷似他所熟悉的一位女子……

    眼眸一动,他猛地出手,将青衣少年的斗篷掀开。

    斗篷之下,露出女子姣好的面容。

    幽深如同千年古井般的眼眸,沉静如夜,女子面色清冷,神色淡淡。

    三千青丝盘成精美发髻,本是清雅之人,但红衣男子却似是被女子吓着,脱口而出:

    “你竟然……嫁了人?!”

    轻轻地为自己斟了一杯茶水,女子声音淡淡:“何以见得?”

    红衣少年敛下眸底惊艳,“难道不是,那你为何别两个发簪?”

    在然起,不论女子如何装扮,但已婚配的女子,会在发髻的同一个方向,别上两个发簪,已作不同。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女子眼眸微闪,她不在意自己的妆容,之于发髻倒没有什么留心……

    少年见她不语,沉着声音道:“昨日,本世子尚未回京都,便听闻他娶了个……如花似玉的王妃,莫不是此人,是在说你?”

    然起七王爷娶妻,自当是件大事。

    加之……他本身便是个传奇人物,他那与生俱来的怪病,在此方面,世人对他……更是添了几分关注。

    婚事传开,亦不稀奇……

    抿下一口茶水,苏子浅没有回应他的问题。

    “怎么不应本世子?”君悠烈的面色有些不好看,惑人的凤眸微微眯起。

    他的声音却依旧如同调戏般,不带任何的压抑之色。

    “诈死离开京都,如今你又回来了,还成了亲……想必是君寒那臭小子,不愿放你走,将你抓回强行成的亲罢?”

    如静水深流的眸子,轻轻眨了眨,苏子浅望向君悠烈,淡声道:

    “追根究底,世子做人,素来这般认真么?”

    君悠烈默了默,他压下心中那抹异样,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他道:

    “好歹……本世子才是最先发现你为女儿身的人,这才过去多日,你便嫁为人妻,本世子确有不敢呐!”

    君悠烈性子风流,说的话不着边际,苏子浅……不会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她看了眼暗沉的天色,微微蹙了眉。

    在醉花楼里处理事务,本就花了许多时间。

    连着午膳都没用,趁着天色尚早,她想匆匆赶回王府,寻找捷径,却恰巧遇上君悠烈……被人追杀。

    君悠烈曾经帮过她,如今他有性命之危,她自不会袖手旁观……

    而……带他回医馆治疗包扎,一来二去,天色却都暗了不少。

    正想起身,却冷不防……听君悠烈问道:

    “君寒那小子,伤势好些了没有?”

    苏子浅眯起眼睛,“什么意思?”

    挑了挑眉头,君悠烈道:“莫不是……你不知道?当初苏丞相举兵造反,那夜君寒……

    便传出被人重伤的事情,之后缠‐绵床榻半月,宫里那位还曾遣人,前去瞧探的伤势……”

    苏子浅怔了一会,修长的五指不自觉蜷缩。

    难道……

    是老皇帝赐予她的那碗毒酒,令他重伤半月?!

    细细打量苏子浅的神色,君悠烈唇角泛起一抹妖冶的笑。

    “看来,你并不知道此事……又或许他的伤势已好,依你的身手,打不过他也实属正常……

    天色也不早了,若是日后……你想找本世子,助你休了他,看你救过本世子一命,又看你是本世子……

    在这诺大的京都之中……唯一朋友的份上,本世子定然舍命陪君子,谁让本世子,最不喜他!”

    昔日,只是不喜他……对他的态度,如今……

    却是真的,不喜他……

    没有由来的,不喜他!

    平心而论,君悠烈也算待她不错。

    这也是……她会出手救他的原因之一。

    其实……

    他说的不错,这诺大的京都里,只有他,可以是她的朋友外,其余的……

    苏子浅敛了敛眼眸,转身回府。

    君悠烈眼眸微闪,提脚,跟了上去。

    ……

    …………

    君悠烈并不意外于,苏子浅还活在世上的事实。

    苏子浅不是一般的女子,她的心思细腻,若没有万全之策,她必定……

    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剑指苏丞相,痛斥他的恶行……

    或许……

    苏子浅死于苏丞相的手上,这个消息可以欺骗世人,可以欺瞒众朝臣,却绝对瞒不了……

    与她有过深入交集之人……

    天色愈发昏暗,千易跪在书房外,将近一日有余。

    浮华看了他一眼,眼底滑过心疼之意。

    她蹲下身子,道:“阁主余怒未消,你先起来罢,待今夜过去,兴许阁主就消了气,届时,你再请罪亦不晚……”

    一日滴水未进,千易的唇色微白,他不做声,浮华拿他也没有法子。

    千易是老皇帝选与宁妃的人,又是宁妃,选与自家阁主的人……

    老皇帝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心存感激。

    伴在阁主这些年来,他一心为主,却也念旧情,为老皇帝说话……

    可阁主最忌讳的……便是宫里那位主子。

    如今扯上了夫人,阁主心尖上的人,总归将阁主惹怒,欲要将他驱赶回宫……

    浮华深深的叹了口气,她低声道:“上次你为阁主,对夫人下手,已让阁主对你不满,如今……

    千易,作为属下,就该有属下的自觉,指点插手阁主的事情,是你放肆了……”

    千易紧了紧眉头,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

    浮华还想说些什么,紧闭的书房却在这时开启。

    大红黑袍……张扬的舞在空中,划出一抹弧度。

    少年淡漠的一双黑眸,不染丝毫情绪的瞥向这边,脚下的步伐,不紧不慢。

    浮华立即行礼,“阁主。”

    君寒的视线……扫过跪在地面上的千易,随即落在浮华身上。

    “夫人还没有回来?”

    “是的,”浮华道:“需要属下去寻夫人么?”

    唇角不自觉抿起,君寒提步就走,“不用。”

    ……

    …………

    熟悉的雕花大门映入眼帘,君悠烈默了片刻,忽而邪邪的笑道:

    “住在老虎家,你也不怕被咬死?”

    苏子浅回眸看他,“世子可以回去了。”

    君悠烈道:“好歹本世子也算护送你平安回府,你这么着急下逐客令,本世子的心都要碎了……”

    苏子浅挑了挑眉,“看来,适才的生死劫,世子是忘了怎么来的。”

    想也不用想,断然是风流债惹得太多,无法收场了……

    提及刚才,君悠烈果然正经许多,他看了看苏子浅沉寂的眼眸,不受控制的抱住了苏子浅。

    只是一瞬,苏子浅还未来得及反应,君悠烈已然放开了她。

    魅惑的眼瞳流转溢彩,他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哪一天,受不了君寒那臭小子的脾气,你就来找本世子,本世子一定助你……逃离苦海。”

    苏子浅清浅一笑,只当这是客套话,随意点了点头,她道:“你可以回去了。”

    君悠烈耸了耸肩,转身,原本扬在唇角的轻浮笑意,渐渐敛下。

    苏子浅看了一眼君悠烈离去的背影,转身回府。

    步子尚未迈出,便定在了原地,再也无法抬起。

    红黑相间,如同他的衣着般,少年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戾气。

    他的唇紧紧的抿着,脸色极为难看,一双漆黑的双眸,翻滚着层层怒火,死死的锁视着她。

    呼吸瞬间凝结,苏子浅毫不怀疑,眼中少年的下一个动作,是撕碎了她……

    可……

    在近乎死寂的安静中,少年却是转身,徒留……

    一个孤寂的背影,缓缓踏进自己的府邸。

    苏子浅唇角翕动,提步欲追,跑了几步之后,却止在了原地。

    如果……可以趁此机会,让君寒误会从而让她离开,减少他的负担,亦……

    未尝不是件好事……

    只是……

    心口处却像是被什么……紧紧揪着,泛疼。

    疼的她,眼眶酸涩……

    寒风呼啸,树影摇晃,苏子浅在府外站立半晌,才走进府邸。

    天色完全暗淡下来,狭长漆黑的……走廊之中,点起琉璃青灯照明。

    浮华匆匆走过一个拐角,余光瞥见苏子浅,便疾步上前,朝着她行礼。

    “夫人回来了,可用了晚膳?”

    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苏子浅难得露出疲倦之色,“用过了,你去忙罢,我先回房休息。”

    浮华略带不解的颔首,却始终感觉……苏子浅有点不对劲。

    于是……

    她试探着问:“夫人,您是否有为难之处,不妨说说,指不定浮华……可以帮夫人,解解愁……”

    苏子浅目光平静,卷翘的睫毛轻轻一扇,她道:

    “我的忙,你帮不上……”

    浮华还想再问,苏子浅却是避开,径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房内青灯未燃,黯淡无光,苏子浅垂了垂眼睑,缓步走上阶梯。

    然……

    未待她踏上阶梯,肩上蓦然一重。

    紧接着一股迫人的力道袭来,迫使她转过身。

    苏子浅尚未做出反应,一个吻便直落下来,覆在她的唇上。

    似是惩罚一般,那人毫不客气的撬开她的唇,带着噬咬,辗转在期间。

    苏子浅伸手推开,却被君寒牢牢扣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王爷步步逼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默并收藏王爷步步逼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