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世吉祥 > 第317章 两个奇葩

第317章 两个奇葩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子明心机老辣,刘二是精于此道的行家。苏子明一心只想降服刘二作为臂助搭档,刘二则对半路杀出的苏子明暗自不服,二人此前的关系一直十分微妙。不想苏子明突然遇刺,二人交心深谈联手对敌,反而迅速相互靠拢。

    苏子明仔细梳理了自己的一切私人关系,自认虽然经历坎坷,却从未与人结下过生死大仇。显而易见,这一次对他的刺杀,就是冲着杨致来的。

    众所周知,杨致不在济南,或在金陵,或在余杭,或在路上。选在济南下手,等于是打了你的脸,还要让你疲于奔命,让你风声鹤唳顾虑重重。对手之用心,可谓歹毒。

    敢于主动出手向杨致挑衅的人不多,然而敌暗我明。依苏子明之智,不难揣测对手的意图。海关总督衙门正处初创阶段,他也没想要依赖杨致来解决。但出了那么大的事,必须向杨致禀报。

    刘二深知,行刺暗杀如若目的明确,则不达目的绝不罢休,通常会后手迭出。一击不中,那便再来。再击不中,还会又来!所谓一击不中则全身而退,那是单指一帮杀手而言。只要舍得花钱,有谁规定刺杀一个目标只会雇请一帮杀手?两帮,三帮,乃至更多。你不行就我来,实在太正常了!

    站在私人利益角度来说,苏子明与刘二可谓同仇敌忾。老子的前途命运才刚有了一点起色,眼见光明在望曙光在前,你丫就好死不死的来找麻烦,能不招人恨吗?我家老大杨致是什么人?千万不能被他小瞧了!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苏子明确实是拿了自己这条命在拼,在赌。

    如果说公然行刺是对杨致的挑衅,那么苏子明若无其事的照常署理公务等于是向对方示威。刺杀怎么了?老子没事!你倒是再来呀!

    按照刘二的经验,一次刺杀不成,趁着目标人物惊魂未定。立马会组织第二次刺杀。第二次刺杀不成,则会沉寂观望一段时日,待到目标人物渐感倦怠、疏于防范之时,第三次刺杀便会出其不意而来。

    苏子明与刘二两相契合,近乎完美的捕捉到了第二次刺杀时机。就在十一月初四日深夜,当场格毙七个杀手之后。除了四人死战逃脱,居然一举诱捕了五个活口,其中有三人重伤。

    苏子明曾是北燕委任的霸州县丞,刘二曾是杀手组织的二号人物。刑讯逼供的各种手段,什么没见过?自然是驾轻就熟。奈何重伤的三人气若游丝。命在旦夕,余下两人也是死不开口。折腾了一日一夜,手段用尽,非但一无所获,还把二人累得几近虚脱。

    两下一合计,这么熬下去也不是办法。第一拨躲过去了,第二拨逮住了几个,那就赶紧缜密布置。等第三拨吧!

    能够独力抗击三拨刺杀,杨致又远水救不了近火,加之碍于脸面。苏子明与刘二反而没了什么心理负担。顶多不就是个死吗?

    是以十一月初五日这一夜,二人放心安歇,倒是好好睡了一觉。

    十一月初六日正午,正在匆匆吃饭的苏子明听得从旁伺候的仆婢一声轻呼,讶异的抬头一看,杨致已笑意盈盈的站在了面前。

    苏子明惊得连手中的筷子都掉落在地:“侯爷?!怎么是你?……您怎么来了?”

    “废话!我能不来吗?”杨致自顾自的吩咐道:“加一副碗筷。加两个菜!——哦,去把刘二叫来!”

    在杨致风卷残云一般干掉三大碗饭的时候。刘二匆匆赶来。上年年末,刘二曾与杨致从蓬莱出发一同赶往长安。一路上杨致的武技与体力都令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是以对杨致的到来,并不像苏子明那般惊讶。

    杨致放下碗筷,把嘴一抹,起身道:“苏兄,刘兄,暂勿惊动他人,且换个地方说话。”

    分署新建,有的是空房。苏子明依言将杨致引至一间偏房。不消吩咐,刘二亲自拎了一壶热茶与一个包裹跟了进来。房内甚是宽敞,桌椅床榻齐备,只是位于宅院不起眼的角落。

    杨致一进门便点头道:“此处甚好,这几日我就在此歇宿。无须专人伺候,每日早晚送一桶热水进来即可。到底是怎么回事?二位仁兄说说吧!”

    苏子明之所以能躲过第一拨刺杀,确属侥幸。也可以说,是他与刘二之前从事过的老本行积累的经验救了他。

    苏子明作为英娘海盗集团掌财的核心阶层成员之一,虽然很少有亲自操刀厮杀的机会,但仍然是一份风险极高的职业。长期以来,既要对小心应对来自内部的倾轧暗算,又要防备另外几股海盗随时可能的突袭。既要警惕陆上匪盗黑吃黑的掠杀,又时刻面临着大夏、北燕、南唐等诸国官府的缉捕。长此以往,即便是块木头也该磨练成精了,对身边可能的危险保持敏锐的嗅觉,业已潜移默化的成为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否则的话,他也很难活到现在。

    苏子明尚且如此,职业杀手出身的刘二就更不用说了。

    杀手一旦接了活,则力求一击必中。目标人物的确认,摸清活动规律,选择合适的时机与地点,指定周密的刺杀与撤退方案……,这些前期准备工作都必不可少。有心之人,不难从中察觉到蛛丝马迹。

    而令杨致啼笑皆非的是,早在十月下旬,二人便不约而同的有所警觉,却是各自为政,并未相互通气。真是奇葩啊!两个奇葩。说白了,还是两人心底的那点自尊与傲气在作祟。

    十月三十日上午午时初刻,苏子明与刘二一起从城外驻训衙役的庄院回衙。行至临近分署衙门的一处七字形拐角时,苏子明鬼使神差的突然下马,准备亲自牵马前行。在刚刚下马的一刹那,一支羽箭竟是贴着他的官帽激射而过!

    刘二当时反应极为迅捷。并未护卫苏子明赶紧上马撤离,反而立刻牵马靠街,一刀砍断马腿,拖过苏子明贴墙躲在马匹之后。在那电光火石般的一瞬间,马匹犹在倒地嘶鸣。就被羽箭射成了刺猬!

    远距离射杀不成,紧接而至的就是近身格杀了。刘二受过杨致一刀之辱后,一直勤练武技。苏子明的护卫也是在外海诸岛精选而来扈从充任,皆非庸手。仓促之间,也来不及多想是否要捉活口,第一拨六个杀手尽数当场格毙。

    杨致听得连连点头:“你二人固然警觉性高。应对得当,对方也太过轻敌。苏兄福大命大,此番逃过一劫,确属侥幸!”

    苏子明心有余悸的道:“我当时突然下马,只是觉得那处拐角极易设伏。懵懵懂懂之间是有那么点想依靠马匹挡箭的意思。说到应对得当,还是多亏了刘兄的沉着冷静。”

    刘二讪讪笑道:“当时真没去想那么多,只知道骑在马上目标太过明显,与活靶子无异。情急之下,也只好用以马挡箭这个笨办法了。”

    杨致笑道:“二位仁兄何必过谦?临敌应变之际,无处不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大智慧啊!刘兄,现场捡到的兵刃等物事,拿来我看。”

    刘二早有准备。依言打开包裹。包裹中除了硬弓、羽箭、单刀、衣服,赫然还有几只断手!

    杨致本不以为意,但只粗略一看。便大皱眉头:“刘兄,你的意思是……?”

    刘二点头道:“侯爷,您猜得不错。弓箭与单刀都是大夏制式军刃,杀手们虽外裳各异,但**都是粗棉布料。两手虎口处与右手食指、中指都有老茧,应该都是长期握刀持弓所致。小人以为。第一拨杀手十有*是来自军中!

    苏子明却比刘二更显谨慎:“侯爷,小人倒是认为。不宜过早下此定论。富商巨贾所豢养的死士,岂不也需长期握刀持弓?想要获取大夏制式军刃。也并非难事。何况既然是行刺暗杀,岂会留下指向明确的证物?”

    杨致摇手道:“关乎此节,即可据常理推断,亦可站在对手的立场上逆向思维。二位所言都有道理,我们不必在这一节上过分纠缠。第二拨刺杀是何情形?”

    一次事败,第二次便是趁着目标人物惊魂未定,重在出其不意的倾力一击。无奈苏子明心智过人,刘二更是此道大家,又是精心设伏诱捕,所以第二拨杀手人数虽多,仍是落得个全军覆没的惨淡下场。

    简单说来,就是苏子明不惜以身作饵,刘二将当日被杨致生擒的陷阱活学活用,故意放杀手们进来,堵截退路,尔后关门打狗。

    第二拨杀手共有十六人,无一逃脱。然而尽皆悍不畏死,除了重伤的二人,本可再生擒五人,其中有两人在措手不及的混乱之时,竟然毫不犹豫的横刀自刎。

    “……十六人?第二拨共有十六人?”杨致喃喃念叨片刻,继而似乎想到了什么,冷笑道:“那就是了。难怪我怎么感觉这个数字听着有点耳熟!”

    或许只是巧合。杨致骤然想到,宁王当初遣派去庐州诱绑沈玉为质、去信阳火烧四海楼绑架老爷子杨炎,引他前去信阳城南的破旧山神庙,以那个名叫什么……穆天伦的亲卫为首的那一拨人,不也是十六人么?

    苏子明与刘二都听得莫名其妙,只见杨致打着哈欠吩咐道:“这几日真把我累坏了,下午我得美美睡上一觉,好好洗个澡。”

    “杀手就是卖命给人当枪使的,想办法找出幕后主使才是正经。我相信,凭二位仁兄的手段,若是能问出什么,早就问出来了,也不急于这一时。那几个活口,晚上再说。现在你们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不要宣扬我已经到了济南。虽说很难瞒住,能瞒多久算多久吧!”(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一世吉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泰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泰戈并收藏一世吉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