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莫倾江山 > 第四十六章 脱险

第四十六章 脱险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莫倾江山,第四十六章 脱险

    自此两人又陷入沉默,不知这么沉默的行了多久,日头从上升然后到了顶点,四周下了雨的山林里,那股闷热潮湿感,卷着日头地热浪灼着他们的所有神经。舒悫鹉琻

    莫知言额迹滴下一滴汗迷了眼睛,想伸手擦去,凌霁却在此时停住道“前面山脚下有间农屋。”

    莫知言不说话,她看不到,不敢乱出主意,不管是不是埋伏,这决定还是要他做的,她知道她只是被汗迷了眼,而他身上其实早已经被汗水湿透,快要虚脱的两人,再也耗不起。凌霁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往那农屋行去。

    那农屋看着就在山下,但这下山的路绕啊绕,等真的到了那农屋前,夕阳都快落了山。

    扣扣的敲门,却许久都无人应门,莫知言从他背上滑了下来“会不会出什么事?”

    凌霁侧身看着她“进去还是立刻走?”

    莫知言刚张了嘴巴,便发现凌霁突转的身势,然后在她还没有反应的情况之下,就被他迅速的护在了身后,耳边他刻意压低的声音传来“一对农户,男的五尺三寸,女的虽瘦却黝黑结实,年岁偏大,均是乡野打扮,手边还提着刚猎的野兔。”

    一番话说完,莫知言已经知晓大概,看两人的穿扮,倒是标准的山野农户衣着,但警惕之心还是不能丢,调整步伐,尽量配合凌霁。

    凌霁没有等那对农户走近,客气的上前道“大哥、大嫂,我兄弟二人,出门游玩,竟在这山中迷了路,想讨碗水喝,能否行个方便。”拉着莫知言,尽量离开了前门,往更宽阔的院落走。

    两夫妇倒是热情“快进来、快进来,这是我们这有名的云雾山,这山不好走,你们这外地人是要迷路的。”山里人话直,心也直,说着就要来请两人进去。

    凌霁看了看那农妇那满是黄泥的手,农妇发现他的目光,知道城里的贵人都讲究,尴尬的笑了笑,将手放在外衣上搓了搓,也退了几步,咧嘴笑道“刚打猎回来,我这就去洗洗。”

    那农夫看着莫知言道“这小兄弟的眼睛……”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他媳妇拦了下来“我家这口子没见过世面,乱说话,你们可别介意啊。”

    凌霁轻叹一声“大哥大嫂这也看到了,我也不瞒您二位,我这弟弟从小便患了这眼疾,怎么治都不好,咱这做哥哥的看着心疼,也没招,便只能经常带他出来散散心,这不,到了这云雾山觉着风景甚好,一时便忘了形,走着走着,就迷了路,唉……”

    莫知言心里那个佩服啊,这纵观天下,超演技派非咱们这晋王殿下莫属啊,这话说的那叫一个闻者伤心,见着流泪啊啊啊啊。

    “别担心,等出了这山,去镇里瞧瞧,那有个济世药铺,里面的刘郎中医术好的很,让他给瞧瞧,保不准真给看好了呢。”那农妇话里实诚,不停安慰凌霁,一脸尴尬的陪着笑,眼神还在责备自家那嘴快的粗人,那农夫也不停的赔笑脸。

    凌霁脸上陪着笑,一手伸进了腰侧“大嫂,我这有几两碎银,那野兔能否一并给了我们?”

    “哪里的话,一碗水要什么银子,这野兔也都是山里来的东西,不值钱。”那农妇猛摆手,一再推辞,凌霁将手又拿了出来,面上笑吟吟,大嫂见两人不进屋,知道屋子简陋,也不好再请,只好道“我去拿水。”

    莫知言心里一再轻嗤,明明身上什么也没有了,还能装成这样,晋王殿下,您不当戏子真是可惜啊真是可惜。

    那农妇前脚刚跨进屋,后脚却犹豫了下,又道“你们再等等,我这不刚从山里回来,先洗下手。”

    这山里人倒是讲究,也是碰上凌霁这个讨厌的洁癖狂,把人逼的都要迁就他,莫知言腹议不断。

    “我去给你处理一下。”农夫提了提手里的野兔,咧嘴笑着和凌霁说,这农夫倒是一脸憨像,凌霁微笑点头后,他便去了后院。

    等那两人离开,凌霁打量一下四周,没有说话,莫知言老实的站在他身后,她此刻看不见,不添乱已是很好,更不奢求能帮上忙。

    不一会,那大嫂便端了水出来,碗挺大,水也很满,另一只手里还多拿了两馒头,见着他俩便笑“这是穷地方,都是些粗粮,你们别介意。”

    接过水和馒头的凌霁低头看了一眼,脸上没有看出任何表情,抬起时,已是笑容满面“谢过大嫂。”

    “甭客气,我去看看我家那口子帮你们的野兔弄好了没。”大嫂热情的笑着,转身去了屋后。

    凌霁转身瞬间变了脸色,大嫂看不到,莫知言更是看不到,伸手想接过水,而凌霁却将给莫知言的水,倒了个干净。

    莫知言想问,却知道肯定有原因,咽了下已无什么水分的咽喉,静静的‘看着’他,什么话也没有说。

    “两位小兄弟,我那口子说那野兔毛多,剥好了还能卖些钱,这会儿还在小心的剥皮呢。”大嫂大步步出,呵呵笑着,又劝道“这天也快黑下来了,你们一时也到不了镇里,这一路上就我们这一家有人,要是夜里又下雨,可是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呢,要是不嫌弃,就在大嫂这过一夜吧。”

    凌霁转身,那碗还在他的唇边,随后笑容魅惑的对那大娘说“谢谢大嫂,已经得了那么多东西,真的不好再打搅大嫂。”

    “你俩要真不留,大嫂也勉强不来。”知道城里贵人住不惯她这样的破草屋子,再留别人就倒显得自己脸皮厚了“那野兔呢?总不能不拿,你再等等,大嫂去催催,等等啊。”说着就要转身去后面去给他们拿野兔。

    “真不必麻烦了。”不等那农妇再留,凌霁执着莫知言的手,准备快速离开。

    没走几步突然一个踉跄,莫知言手快扶住了他,凌霁看着她道“这毒好快。”

    莫知言有听没懂,他什么时候中的毒?怎么中的?

    “你以为不喝那水就没有事了吗?”大嫂突地变了声调,阴恻恻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莫知言不自觉打了个冷颤,不用看也知道那农妇现在的脸阴森的不得了。

    凌霁带着莫知言转身“我看过那馒头没有毒,毒不是下在水里?”

    “毒不在水,而在于碗,碗中的水反倒是解药。”大嫂冷冷道。

    “倒是我太过谨慎了。”凌霁倒是笑了,说完闭了眼没有动,莫知言能感觉他隐忍的微微颤栗,唐门的毒,没有这么好解,一旦中了,想用内力强力逼出绝无可能。

    莫知言看不见,却能感觉周遭危险的气流,看来这次的运气不好,真的要命丧于此了。

    凌霁却突然睁眼,原本绝艳的眸瞳此刻已满布血丝,骇人之极,运劲将手中那两个馒头击出,随着馒头的出手,他人已经闪电似的冲向了那农妇,唐门善毒,暗器也不在话下,但若是拼内力呢?恐怕还是稍逊于前两者的。

    凌霁拼着内力耗尽的危险瞬即跃到那农妇眼前,伸手扣上了他的咽喉,那农妇先侧头躲过了那飞掷而来的馒头,还没有回神,便发现凌霁已经扼住了她的咽喉,显然没有想过,他会如此出手,眼中有深深的惊愕,也有恐惧,这份恐惧来的突如其然,让她只剩了睁眼看着,已没有回手之力。

    突然,从农屋上方闪出一道剑光,直指凌霁而来,凌霁没有松开手,带着那农妇脚步一转,险险避开,而那农妇在他的锁扣之下,脸色已渐渐泛了白。

    那农夫嘴角泛了丝冷笑,倏地将剑脱手,靠着内力将剑刺向他们,那剑气带起周遭猛烈的风劲,直直逼向两人,没有想到这唐门竟然这么狠,宁愿牺牲自己人。

    嗤一声剑已入体,农妇被一剑透胸,凌霁避无可避,虽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但是右胸侧的衣襟还是被划开。

    听到声音的莫知言猛地蹲下,在脚边寻着了块石子,一刻也没有犹豫,朝手腕处狠狠地剐了下去,溢溢流出的殷红血液,她看不到,也就没有什么心思管它痛不痛,她用另一手接了不断流出的鲜血,大喊“凌霁。”

    凌霁回头一看,瞬间明白,快速的道“左前五步。”

    莫知言想也没有想,对准那个方位,将血洒了出去,而那农夫还没有猜透他俩的意思,便见温热鲜血似雨点般扑脸而来,先是一温,后是一痛,猛地捂住了脸,痛苦的在地上哀嚎。

    莫知言也愣了愣,她也就是灵光一闪想出来的,没有想到真的管用。

    “你怎么知道自己的血有毒?”凌霁拔出那刺入农妇胸腔的剑,一剑解决了那农夫之后飞奔而来,一手帮她按着伤口,一手搀扶着她。

    “猜的。”

    ……

    莫知言淡淡一笑,一切全靠运气。其实,她也不敢肯定自己现在的血有毒,想着自己本就中了唐门什么不知名的毒,惹的她此前还大病一场,既然中了毒,那么全身总有个地方会有所不同,但又不能挖眼珠什么的吧,她还没有这么狠的心,那会儿能想到的也就只剩下全身流动的血液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莫倾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虹言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虹言啸并收藏莫倾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