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莫倾江山 > 第七十七章 杀王

第七十七章 杀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承认也没有关系,这罪你不认,今日我也一样让你的命留不下。”丰佑眼风一转,气势逼人又杀气腾腾。那表情绝不是在开玩笑。

    “你也得要有这样的本事。”摄政王说的满不在乎,但话说完还是看了看蒙诏王。

    接收到摄政王的目光,蒙诏王转个脸笑呵呵地对丰佑说“小世子,话要好好说。”

    “啊单叔,我已经非常好说话了,蒙诏族母没事就不要老往雪域森林里跑,那里面熊豹蛇鼠的可是不少,路上天气还不好,天寒地冻地让我们好费劲,不过幸好还是找到了。”丰佑目光一横,直接对上啊单叔的眸,面上带了丝丝笑意,但那眼神里面除了和善什么都有,狠辣绝杀,笑里的刀狠狠地剐了剐啊单叔的心肝。

    莫知言心底一笑,这小子什么时候到凌霁那学了这招,不过挺好用。

    “你做了什么?!”

    蒙诏王一惊,他来之前已经安排好一切,早就将自家婆娘安排去了雪域森林,那里是雪山深处的一片绿谷,要进去还要穿越连绵雪山,常人自是到不了,他家婆娘也是小时候去过那里一次,这次他还找了不少能人陪着一道去的,所以在他看来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也不会有人想到她会在那,带她去那里也就是怕会出什么意外,万一被人找到她会拿来威胁他,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被丰佑发现。

    “应该问,你们做了什么?”丰佑不答反问,被他唤作阿单叔的蒙诏王身子一颤,想到自家婆娘的安危,又不敢此刻惹恼了丰佑,觑眼瞄了眼摄政王倒是不再做声。

    “放心,不过是喝喝茶,叙叙旧,不用紧张。”

    莫知言笑在心底,显然这阿单叔是个多情种,家里老婆大过天,此刻,丰佑用这样的方式警告他,反倒让他不敢乱动,也将蒙诏王帮着摄政王的心拉回了一点。

    丰佑慢慢行至堂中那副棺木前,手肘置于棺口,大半身子靠在了上面,悠闲地开了口“其实我们并无恶意,在座的都是伯伯叔叔辈的,侄子在这里是小辈,自然不会做出大逆不道的事。不过伯伯叔叔们都知道,我丰佑虽本事不大,但是也绝非善类,欺负到我头上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丰佑另一手抚了抚棺木前的“奠”字,一抬眼,字字说的有力“伯伯叔叔们最好选对边。”

    堂中众人都不自觉的颤了颤,真是想不到当初那个泥里来,浪里去,虽长的风姿卓然,但骨子里就没有教养这个词,行为怪诞不羁地南诏小世子,如今办事竟是如此的雷利,这般的颜色绝不像是在说笑,他们是该权衡利弊,好好地选择站哪边了。

    气氛就这样僵的有些厉害。

    “佑啊,今天不管怎么说也是你父王的祭奠,你这样闹,总是失了礼数的。”看了看这紧绷的气氛,刚才那位白脸长者站出温声道。

    一看是刚才那位白脸长者,丰佑站直了身,语音也放轻许多“鹏震爷爷,你可是看着我哥俩一同长大的,我和哥哥那是把您当亲爷爷看的。”丰佑握起白脸长者的双手“还记得当年,我跑到雪山找雪蜜,被雪山上的雪豹追猎,是您不顾危险救下我,背上还被雪豹抓伤,休养了整整两个月才好,这份祖孙情,丰佑记在心中,绝不忘。”

    鹏震族长目光微光颤颤,手中将丰佑的手握的更紧,丰佑也予以回应后眼光扫了堂中众人一圈“今日,我绝不是来坏我父王祭奠之事,也绝不是来坏我南诏的声誉,而是杀父之仇不能不报,还有这王位,我也必须为我哥哥保住。”

    “今日你叫我一声爷爷,我就有这份责任帮你。”鹏震一改刚才的温声,此刻说的话竟是字字铿锵。

    丰佑感激的点了点头。

    堂中众人有了丝骚动,鹏震的越诏虽排不上什么大诏,部落实力也不强大,但是鹏震是几个诏里族长年纪最长的,威望也高,多数族长与族母的婚礼更是要邀请鹏震来主持完成,而且鹏震为人正直果敢,在南诏有着极好的声誉,地位更是举足轻重,丰佑真是长大了,知道要先从鹏震这里下手。

    没有给任何人喘息与考虑的机会,丰佑脚步一转,与另一人道“啊吉伯伯,您的儿子在军中一直任参将之职,但他勇猛无畏,也早该得到提拔了,你放心,我哥哥一定会安排个好位子。”

    这下众人有些不懂了,啊吉族长的舍诏是南诏排名最末的诏族,啊吉族长的部族里更是没有什么精兵强将,连自己的儿子也只能做到参将一职,丰佑从他这下手显然不明智。

    不过,也只有莫知言明白,舍诏确实是最末的诏族,不过,他的邻部施诏属于博亦,而博亦族长与丰行是亲家,博亦自是站在丰行这边,他刚才也一直在帮着蒙诏王与摄政王说话,而刚才蒙诏族母去的雪域森林也必要从舍诏经过,有了舍诏的帮忙,就能牵制住两大诏的族长,丰佑自然懂得这其中的道理。

    啊吉族长本就不是摄政王这边的,这次来也是真心来悼念的,刚才出了那么多事,他也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就算发表意见也没有人会理会,这下有丰佑许下的这个承诺,他倒是多赚了一份。

    不用啊吉族长允诺,丰佑也知道他的决定,所以没有理会博亦族长那有些煞白的脸,丰佑又转而与另一位族长说起来“志查族长,您家的孙女,今年也到了待嫁之时了吧,我兄长如今还没有王后,不知能和你攀这个亲戚吗?”

    志查族长微微皱了眉,都知道大世子从小是个病秧子,就算现在丰佑将王位夺回来交给他,也保不准哪天就一命呜呼了,到时候自己孙女不就守了活寡“那病秧子?”

    “我从帝都里带了神医回来,肯定会治好的。”听到志查这么说他哥哥,丰佑倒是也不恼“到那时您孙女便是王后。”

    “谁能保证治的好?”

    丰佑伸手将怀中一物拿出双手奉于志查“医好了,我哥哥年轻,而摄政王已是年迈,您愿意将孙女嫁给他?”

    志查接过,低头看了看,眼角登时睁大,随即单膝跪了下来。

    “今日,我用南诏至高无上的玉章代我哥哥下聘,望志查族长应允。”丰佑立于众人之中,俯视单膝跪下的志查族长,他奉于他的乃是南诏的玉章,见章如见王,那是千年传统,志查不得不跪,而这婚,还需要一物他才会应下,丰佑微微一笑,语调说的刚好让所有人听到“志查族长,我们找到了雪蜜。”

    “雪蜜?”

    雪蜜对于南诏来说绝对是个神话,并且是仙丹,只要拿到一定就能治好一切病痛。

    “就你的这些诱惑我一样能给,有什么区别?”摄政王丰行终于站不住,眼看着各诏族长都被他说服,他若在不出面,恐怕就要失去一切“而此刻你与我的区别在于,我,兵强马壮,你,无兵无马,他们会选谁?”

    莫知言笑脸盈盈“这乱臣贼子还那么嚣张?”

    “天下从来都是赢了的人说了算,我赢了,将来,你们便是乱臣贼子,我便是正义之士。”摄政王倒是也惊而不乱,与蒙诏王对了下眼色。

    蒙诏王便想逮到机会出去喊人进来,这里毕竟是南诏王的灵堂,带着兵器的武人自是不能入内,所有诏的族长在堂内悼念,所以,堂门都是紧紧关闭的,所有族长的军队都在灵堂外候着,在没有接到里面发出的命令之前,所有军队自然不敢乱动。

    “没错,赢了的人说了才算。”灵堂白布后方传来一声,随即两道身影缓缓步出。

    摄政王看着两人,一个身着墨黑衣装,衣装低调但人不低调,那容貌更是普天都不能见,神情雍容的不似凡人,另一人身上居然穿了高调的不得了的橙黄,那张脸还莫名的充满喜感“什么人?”

    这正说着,蒙诏王看着众人都被吸引去了注意力,便向门边而去,橙黄衣衫脚步一转,飞速越过众人,停在了门边,挡了蒙诏王的路。

    “凌霁?”丰佑倒是先一惊,没有想到现在应该乖乖在唐门待着的凌霁居然会来他南诏,脸色一下变地有些不定。

    “玄成的大军来助你。”凌霁倒是悠然一笑,对莫知言道。

    摄政王已经明白来的是谁,只是倒也不甚害怕“南诏的私事,玄成怎么会管!”

    凌霁打量了堂中一圈,看到被燕熙堵住去路的蒙诏王,又看向摄政王“南诏的私事,玄成不会管,但玄成的皇子,玄成不会不管。”

    言下很明白,南诏王位的事,玄成没有资格管,不过他晋王凌霁在南诏,要是出什么岔子,玄成绝不会不管。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凌霁微微一笑,却比丰佑刚才笑的还要冷,莫知言感叹,还是原版的比较正宗。

    ?

    凌霁一指丰佑和莫知言“他们进来那么久,你的那些兵将怎么没有一个进来救你的?刚才炸棺那么大的声响都没有人来看一眼,问一句?”

    “少吓唬我!我可不是吓大的。”摄政王冷喝一声,人却不自觉的抖了抖,凌霁却笑笑不回话。

    门却在此时一把被推开,在门被推开的时刻,伴随着一声母狮子的厉喝“老头子,你敢不帮着丰佑,你给老娘试试看!”

    众人眼前一阵金光闪闪,门外还能听到兵器交锋的声响,但音量不大,持续的也不长,而且大家还被桃花族母的吼声吸引去,忽略了。

    隽诏王一惊,抓着丰佑的手低声问“你姑什么时候来的?”

    “早来了。”

    隽诏王怕自己刚才没有帮上什么忙,此刻脸色都有些煞白“佑啊,你知道姑父肯定是在你这边的,可别乱说话啊。”

    “姑父放心。”

    摄政王森然道“怎么,现在论起亲戚来了?”

    “该你了,交出我父王的尸骨,交出你的摄政王印鉴。”丰佑霍地收了笑,转身对着摄政王道“不过,我还是不会放你条生路。”

    “哼,小子,你吓唬谁呢!轮也轮不到你来治本王。”摄政王横眉一立,倒也保有了一份上权者的淡定。

    “那么……”一道声如洪钟地声音自大堂门外而入,随着声音的到来,还能看到一抹虽然消瘦,但是气势逼人地身影“本王呢?!”

    “哥哥!”

    丰佑一看到来人,嘴角无限上扬,丰修也向丰佑笑着点了头,跟着丰修进来的还有冷轻然等人。

    早前莫知言和冷轻然几人分成了两路,莫知言陪着丰佑,韩煜带着冷轻然等去营救了风修,桃花公主更将雪蜜拿出,给冷轻然拿来医治丰修,现在看来,这雪蜜的传说并非虚假,丰修果然是大好。

    丰修没有时间和丰佑絮叨,直接走到了大堂之上,对着众人道“摄政王,先不论你将本世子禁锢,此刻,本世子好好的站在这里,有哪一位还认为本世子没有坐这王位的资格吗?”

    一声声掷地有声,堂中所有人都震了震,这哪里是一个病秧子能有的气魄啊,志查族长更是眼中放光,这新王要不是病秧子,那自己孙女不就是……

    “参见王上。”

    反应最快的是志查族长,事情发展的快,他的脑子动的却是更快,权衡利弊不过一瞬便直接恭敬跪下,而随着他对新王的认定,其他人紧接着一个个也全都跪拜了下来。

    “既然大家都认可,那么……”丰修再不理会众人,对着摄政王下令“来人,将谋害南诏王的丰行拿下!”

    他不再称他为摄政王,便是已经直接定了丰行的罪。

    眼看情况急转直下,丰行早就想开溜,只是刚想趁乱逃走的风行就被段谷天堵住了去路,而南诏王军,也不知是从哪里接到风修的王令,豁然进入堂中,将丰行拿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莫倾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虹言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虹言啸并收藏莫倾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