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莫倾江山 > 第一百一十九章鬓发已苍

第一百一十九章鬓发已苍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现在江山大事已经与我无关,你也有他照顾,我可以安心去我该去的地方了。”凌弘不敢再看她的眼,那眼有魔力,看的久了,便离不开,他要赶快撤离,不然,再走不掉。

    “去哪里?”曾经的他说要带她去天涯,去潇洒,去统领江湖,如今的他是要自己去实现这些吗?

    “先回蜀中吧。”

    莫知言眼中一震,凌弘看在眼里,自嘲一笑“放心,唐门虽不会灭,但是我也不会让它威胁到他的,若是真的威胁到了,那我一死便全都了了。”

    莫知言一震,猛地抬头,容色震惊“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明白,我只是说万一,只要你幸福,只要他真的对你好,这……不算什么。”凌弘一笑,说的是云淡风轻,视线却看去了身后不远处,那御林军前站着一人,一身的黑色劲装,那样的风姿,其他人驾驭不了。

    莫知言也看到了,眼中微有讶异,没有想到,他还是来了。

    凌弘突然伸了手,握了握莫知言的手,眼角瞥到远处的身影动了动,嘴角笑意扩大“你也不要有负担,我的那个喜好你明白,不是为了你,为了我自己,活在这世上也没有什么好处,倒不如换个人生重新来过,或许不是帝王家,我会更惬意。”

    凌弘始终没有放开她的手,那玄色身影显然是站不住,往凌弘的马车走去。

    凌弘一笑轻声道“下辈子好好爱一回,真正爱一回,不是更好?”

    “活着比什么都好。”

    凌弘笑看着她,目光越过她的眼看进心底“活得好才是好,行尸走肉般,那不算真的活着。”

    莫知言轻摇了头“有人想活却不能活,那些难民都想活着,别说活的好了,他们连活着的权力也没有。而你却想活得好,我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我只想活着,不一定要活的多好,我只要自己还活着,可以呼吸,可以微笑,就可以了,能活着已经是很幸福了,不能再有那么多要求了。”

    “这便是我爱的那个自私却又知足的武知隐。”凌弘眼中晶亮,终是将手放了开,往马车而去。

    莫知言嘴一撇“这样的他真不值得你爱。”

    “这你可做不了主。”凌弘灿然一笑,眼中看着她,心中也一直在描绘着“我得赶快回去。”

    “这么急!?”莫知言陪着他走,他加快脚步,她急急跟上。

    “我该快些回去,将你画下,不然,我怕老了,忘了。”凌弘忽而一笑,笑的那般好看,像眼前那雪景一般晶莹,如艳阳般灿耀,如草原般青翠,似云般纯净,似水般轻柔,却无法掌握。

    莫知言一时有些失神。

    在马车前,凌霁早已在那等着他俩。凌弘快步上前,在凌霁身侧停了一下,最后错身擦肩而过,一跃上了马车。

    凌弘再不给两人说话的机会,莫知言连一句道别的话也没有说,车队便启程而去。

    凌霁站在莫知言身后没有上前,俩人就这样目送车队渐渐离去,许久,等到连扬起的黄沙都慢慢消散,凌霁上前揽了揽莫知言的肩,说道“回吧。”

    莫知言轻点了头。

    凌霁最后再看了一眼那远去的车队,想了想凌弘那话,与莫知言转身而去。

    凌弘只留了一句话给凌霁,凌弘说“爱她不算什么,为她死也不算什么,为她孤独的活着才是最难的。”

    送完凌弘,凌霁扶着莫知言上了一辆外观比较低调的马车,轻声对外面道“燕熙,驾车往南面竹林去,那里有处凉亭。”

    “是。”帘外,传来燕熙的应声。

    莫知言能听出来,四周没有侍卫跟随,像是只有燕熙一人驾着马车而去,于是侧头问凌霁“去做什么?”

    “明日是十五了。”凌霁看着她,语气有些飘远。

    莫知言心里一个咯噔,每年这个时候该是凌霁最难过的时候,今年的十五,他要去拜祭自己的母妃吗?他是否愿意让自己作陪?“要陪你去皇陵吗?”

    凌霁一笑,知道她的好意“不用了,我今日夜里自己去。”

    “那此刻去竹林做什么?”

    凌霁轻拍莫知言的手背,尽量轻柔的道“团圆的日子,那么久了,你也该想家人了。”

    “你是说……”她是南诏公主身份,知遥也是换了身份的,父亲的官职自然没有理由进内宫来相见,今日是安排了他们相见吗?

    看莫知言那欲哭的样子,凌霁轻笑,眉尖一挑“别说谢谢,你用别的行动来谢我吧。”

    他已很为自己着想,也为自己做了很多事,莫知言看着他,满怀的情绪,其他归其他,基本礼貌还是要有“还是谢谢你。”

    凌霁故意叹息“哎,又做了便宜买卖。”

    莫知言好笑的看着他,马车却在此时停了下来。

    莫知言看向凌霁,凌霁自然懂得,一笑道“去吧,我在这等着,快些回来。”

    “好。”莫知言一应,转身撩了车帘,翩然下车。

    离车右前方的远处有一座凉亭,那里站着两人,正是莫知言思念许久的家人,莫知言顾不上礼仪,撩起裙脚疾步而去,远远地便叫“父亲,姨娘。”

    莫夫人在看到莫知言的那一瞬那瞬间湿了眼,颤颤地往前走。

    莫啸堂看着远远奔来的莫知言,早已动了容,微抖的唇角已是泄露了所有情绪,但他还是心细,听到莫知言那大老远的呼唤,竖指嘘了一声,叫莫知言注意四周。

    莫知言看到父亲那动作立时住了声,朝四面瞧了瞧,脚下却没有停的一直往前行,等到了眼前才拜了全礼。

    莫夫人早已满脸是泪,扶起了莫知言“孩子,你还好吗?”

    莫知言对着莫夫人又是一拜“女儿不孝,让二老如此挂心。”

    “傻孩子,说什么呢。”莫夫人又将莫知言扶起“你安好我们才会好啊。”

    “是,知言懂了。”莫知言对着两位老人一笑,想扶两人去亭里坐会儿。

    莫夫人朝莫知言飞奔过来的马车看了看,莫知言看在眼里,知道两位老人的心思,只是……“姨娘,知遥她今天没有跟着出宫。”

    莫知言扶着莫夫人在亭里坐下,莫啸堂站在一边问“她有说什么时候回家吗?”

    莫知言眼中一下黯淡“她说想在宫里陪我一段时间。”

    “咱们盼着她早点回家呢。”莫夫人几不可闻的轻叹一声。

    莫知言想着莫知遥受的那些苦,不忍道“姨娘,你也知道知遥的情况,为了我,她受了不少苦,身心都有些受伤,我留她在宫里,也能多照映着些。”

    “她的婚事都还没退呢。”莫啸堂想了想,还是对莫知言道。

    莫知言充满疑惑的看着两位老人。

    莫夫人看出她眼底的疑惑,向她说明“曹家不住在帝都,离的帝都也远,咱们也没有将你们的事和人家细说,只是一直推说知遥身子要调养,这几年不能嫁人,他家少爷不是一表人才能形容的,也说等着她。”莫夫人一顿“我们想着她在宫里也就受了些惊,没受什么糟蹋,她要是回来,这名声绝不是问题的。”

    莫知言心底的震撼不是三言两语能讲清的,那会儿她们都小,又是闺中女子,并没有机会见过这曹家少爷,听说这曹家少爷偷偷看过知遥一眼,便是相中了她,如今那么些年过去了,他居然也没有退婚,而是一直坚守着,真是痴情的儿郎。

    没错,知遥进宫一直是姑娘的身子,可……那曹家少爷是个好人,她不能害了他,有些话,她必须告诉他们“姨娘,有些话说了怕你伤心,但又不能不讲。”

    莫夫人止了哭,擦了泪痕,坚毅地道“你说吧,我有些准备的。”都出了那么多事了,她心里还有什么承受不住的。

    莫知言看着两位老人的表情,关注着两人的情绪变化“皇上救了知遥,也叫御医医治过,知遥她可能……”

    两位老人一同问出了声“可能什么?!”

    莫知言一咬牙,闭眼再睁,下了最大决心和两位老人道“老皇那催经的药对身子伤害很大,知遥此生……怕是很难受孕。”

    “什么!”

    莫夫人只觉得眼前景物有些摇晃,莫知言赶紧扶着她,给她顺着气,一直柔声劝着“您别激动……别激动。”

    许久,莫夫人才回了神,泪水又啪啪啪的往下掉“好好的姑娘哟。”

    莫知言看她好转,就地跪下“姨娘,是知言的错,您要打要骂,都找我。”

    莫夫人看着莫知言拼命叹气“你们都是苦命的孩子,我舍得骂谁打谁啊,只能怪自己命不好啊……”

    “姨娘……”

    莫啸堂毕竟是武人,平复自己的情绪总比常人快些“知言,出这样的事,谁都不愿,但是既然出了就只有面对,怪谁都没有用。”

    “是,所以我才尽力去弥补知遥。”莫知言转身对着莫啸堂郑重承诺。

    莫啸堂看着她,眼底有着浓浓地痛意“她……知道这事吗?”

    莫知言轻轻摇头“我们不会告诉她的,望她平安喜乐过一生,她愿在我身边,那我一定照顾她一辈子。”

    莫夫人抚了抚莫知言的发顶“知言,尽力安排我们见一面吧。”

    “女儿一定尽力。”莫知言又是一拜。

    莫啸堂看了看远处的马车一眼,对莫知言催促道“时辰不早,你早些回宫。”

    莫知言站起,又是一服“那父亲姨娘也早些回去,放心,有我在,一定不会让知遥受一点委屈。”

    两位老人也起了身,尽量微笑着点了头。

    莫知言踏出凉亭,忽而转身一问“对了,哥哥快回来了吧?”

    莫夫人接口道“上月已书信到家,说是最多两月便会抵京。”

    莫知言一笑“好,这样我们一家总算团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莫倾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虹言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虹言啸并收藏莫倾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