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莫倾江山 > 第一百四十章翻脸

第一百四十章翻脸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这姐姐倒是当的好。”莫知言还在想着,不曾想莫知逸没有在任何人的通报下便进了静轩,而且一进静轩,劈头便给莫知言来了这句。

    莫知言看了看莫知逸身后,见他一人独来,连凌霁都没有一起来,猜想着可能凌霁安排他一人前来,倒是放心了些,于是问“哥哥今日来是为何事?”

    莫知逸没有想到莫知言面对他的情绪居然会这么冷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你做的出来,还敢问?”

    “怎么?”莫知言一皱眉,倒是没有想到莫知逸会如此语气不善,倒是失了他往日的好脾性。

    “怎么?你还敢问我怎么?”莫知逸突地拔高了声调,看着毫无情绪变化的莫知言,所有压下的情绪一下升腾了上来“好,你要我将话说的明白是吗?行,你行,你够狠心,你够照顾知遥的,把知遥支的那么远,远到去了感恩寺?逼她当了尼姑,这下你倒是开心了,满意了?”

    莫知言看了看四周,虽然莫知逸是一人独来的,身后没有任何人跟着,但毕竟宫里不比外面,莫知言还是小心的去到门外瞧了瞧,见了外面确实没有人在,她才回门,将门扉关好。

    瞧莫知言这小心的样子,莫知逸嘴边泛了冷笑“怎么,敢做还怕人知!?”

    “哥哥来,就是为了这事?”莫知言将门扉关好,听莫知逸这一声,身子都跟着震了震,转身用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莫知逸“哥哥从何听来这事?说是我逼的知遥?是知遥亲口说的?”

    莫知言都已经无法肯定眼前之人会是自己哥哥了,他此刻怎么会为了知遥如此出头,而且还是如此的怀疑她,如此这般的呵斥她,而且为了呵斥她,还跑来宫里如此喊叫,不仅失了分寸,还失了他平时该有的冷静,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他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朝堂之上如何应对。

    莫知逸不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是他知道今日凌霁已将人都支开了,他可以大胆的说话,他也知道这是宫里,说话都该小心些,只是他一想到知遥的委屈,就实在是心中不平,所以话语出口都重了些“这需要去问?谁都猜的出来,若是问了,亲口听着知遥的哭诉,那才是真残忍。”

    莫知言渡了几步,到了莫知逸眼前“哥哥都没问过,怎么就认定是我逼的知遥?”

    他也是没有想到从来敢作敢当的莫知言,今日在他如此的问话下,居然还一直和他绕圈子,莫知逸冷哼一声“你现在在这狡辩这些还有意思吗?”

    莫知言无奈的摇了摇头“是哥哥以为是这样,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么样?”莫知逸本就比莫知言高大,进过军队的洗练,如今更是威猛不少,与莫知言相对说话,总感觉要比她高出许多“你不就是怕她夺了皇上?夺了你的宠爱?”

    “这些有什么好怕的。”

    莫知言怔了怔,没有想到自己最亲的哥哥,最疼爱她的哥哥,如今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这样的来想她,这样的不帮着她,她也不是要她盲目的帮她,但最起码的信任都不再有,还觉得她会是为了后宫宠爱而做这样的事,这才是她最伤心难过的。

    莫知逸看莫知言的样子,虽有些心痛,但一想到莫知遥受的苦更多,便硬了心肠,出口的话更是伤人“就是啊,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我没有怕她呀!”莫知言终是受不了一声吼了出来,剧烈起伏的胸膛显示着她既气愤又无奈的情绪。

    莫知逸看着终于情绪激动起来的莫知言,也终于发现自己语气太过了些,再怎么说,两人都是自己的妹妹,没有轻重之分,他对莫知言也是一样疼爱。

    可就是因为没有轻重之分,他才更希望一切事情都尽量公平些,一听说知遥去了感恩寺,他便觉得遭到了欺骗,原本莫知言信誓旦旦保证过的事情,都不算了数,她怎么能如此骗他。

    看着情绪陷入激动的莫知言,莫知逸放缓了话“后宫本就有那么多嫔妃,不是知遥也会有别的女人,皇上爱你,宠你,你怕什么?怎么就那么看不惯知遥一人呢?”

    可这话说的,更是伤了莫知言的心。

    莫知言不可置信的看着莫知逸,他虽为男儿,但以前他一直都是灌输自己男子也该从一而终的观点,可如今,是什么让他改变成这样,让他连自己的坚持都全变了。

    莫知逸眼角早就瞥到了墙上莫知言的画像,伸手一指“你瞧瞧,你已经荣宠如此,还担心什么?哪一任皇帝会对一个女子好?不是知遥就没有其他人和你抢了?多她一个你有何多?”

    莫知言顺着他的手指,看向墙上那幅画,那正是刚才凌霁带她来看的画,为她保平安的画,如今却正正成了他说她的把柄。

    “哥哥……”难道身为武将就没有文将的灵透吗?他就想不到这件事背后的原因吗?莫知言眼眶不禁红了起来,但却倔强地没有掉泪。

    就算她自私点好了,让她与其他女人分享一个男人本就是过分,家人不仅不安慰她或是帮着她,此刻却还要来劝她看开点?这真的是一直疼爱她的哥哥吗?

    莫知言荣宠如此过盛,凌霁为了她破了不少先例,做了不少事,不就是与自己的妹妹一同承宠吗?何况莫知遥还为她受了那么多的苦,莫知逸却似看不到她泛红的眼眶,只念着莫知遥的苦“你也知道她这一生再不能享受常人的快乐了,怎么就不能成全她?”

    “哥哥!”莫知言再听不下去,也来了脾气,倔强一问“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她已经要与人分享了,如今还无故受质问,受指责,他到底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他真的清楚吗?

    “我说什么?”莫知逸微微愣了愣,看着莫知言,看着她泛红的眼眶,也有些心痛,他怎么会不心痛呢,她毕竟是自己的妹妹,从小疼爱的妹妹,从小惯到大的妹妹,什么事都会帮着她的妹妹,他又怎么会狠心这么对她,只是,知遥太苦,他也看不得哭泣痛苦的知遥一人难受,只希望能够找到最圆满的结局,只是要对莫知言狠心一点而已“我在说什么你没听懂?”

    莫知言却是笑了出来,却不知这笑不比哭好看“妹妹真希望自己没有听懂,妹妹没有想到哥哥怎么会这么看我,这么说我。”

    莫知逸没有想到莫知言做了这样的事,不仅不认,而且还如此的倔强“因为你自己做的事,让我这么看你,这么说你,难道我还看错了,说错了?”

    “没有。”莫知言将头微抬,倔强一应。

    “那就是了。”莫知逸冷笑。

    莫知言抬头使劲不让泪滑落,紧紧盯着莫知逸“哥哥认为我要知遥去当尼姑?”

    “是。”

    莫知言问“哥哥是认为我怕知遥和我来夺宠?”

    “是。”

    莫知言再问“哥哥是认为我怕知遥抢了皇上对我的爱,故意将她支离开的?”

    “是。”

    莫知言最后一问“哥哥认为我是在害知遥?”

    莫知逸默然一应“是!”

    连着的几声应是,已经将莫知言所有的希望打碎,莫知言似乎能听到天崩的声音,望到地狱的黑暗,她整个人都像是待在极冷极冷的冰川之内,完全被一切隔离了,丢弃了,初春的暖风吹来都似含雪的劲风,都让她抖上三抖。

    许久。

    “好。”莫知言抬眼,眼中仍旧泛着红,但情绪已被她压下,这般的抬眼已将她的力气,她的倔强发挥到了极致“妹妹就告诉哥哥,对,没错,哥哥没有猜错,也没有看错,妹妹做的一切就是这些原因。”

    “你……”莫知言这么冷静的承认,反倒让原本情绪激动的莫知逸不知如何做好,一下连话都说不上来。

    莫知言闭眼再睁,说出的话连自己都吃惊“妹妹就是要害知遥,就是不想让她与我一同承宠,就是不想知遥也当嫔妃,就是不想让她好过。”

    莫知逸不可置信的看着莫知言,终究无法将原本的她和现在的她联系起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莫知言再不难过,眼眶就算是红着,语气却平静的很“我本来就很自私,哥哥不会到现在才知道。”

    莫知逸低声一叹“你这样我再不会护着你。”

    听莫知逸这么说,莫知言倒是有些想笑,却最终发现她实在是笑不出来“哥哥还有护着我?恕妹妹真是没看出来。”

    莫知逸无奈摇头,看着莫知言,眼中泛了痛“你真的已经不是我的那个妹妹了。”

    莫知言低头不再看莫知逸,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眼中的软弱“妹妹一直没变,是哥哥认为妹妹变了。”

    莫知逸痛心的抬手摆了摆“别再说你是我妹妹了。”

    “哥哥是不想认我了吧。”

    “你变的这么陌生,我真不认识。”莫知逸看着不敢看他的莫知言,以为她自觉理亏,不敢看他,话语也更加难听“你变得这么强大,我想,也不需要我护着了吧。”

    莫知言豁然抬头,看着莫知逸“哥哥是要保护弱势的知遥,而不想护着这么狠毒的我了吧。”

    莫知逸看着莫知言,没有说话。

    莫知言再强大的心也经不起这般的碎了又碎,将心一横“我想提醒哥哥一句,我也不会是这么好对付的。”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真是没什么好说了。

    “你……好好好。”莫知逸连说三声好,语气已是冰冷之极“我会去帮知遥。”

    这一句出口,两人关系再不如前。

    “好,随哥哥的便。”

    莫知逸拂袖而去,一去再没回头,却不知在他身后的莫知言,满面垂泪,站立不稳伏跪于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莫倾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虹言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虹言啸并收藏莫倾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