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莫倾江山 > 第一百六十五章反转太快

第一百六十五章反转太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殷雅没有说错,棠倪燕如今是正宫皇后,她对外的生父也不是严继究,不管以后有没有子嗣,她都会是皇太后,荣宠富贵享尽一生。而如果严继究篡位成功,将她认回的话,那她又成了什么?叛国奸臣的女儿?还是新皇的公主?抑或是见不得光的前朝皇后?

    怎么算,这身份不仅尴尬,而且致命。

    棠倪燕若是知道了她父亲在背后算计着这些,她又怎么不会阻止?严继究确实不会冒这样的险,将事情说于她知道。

    莫知言冷声一笑“真够复杂的。”

    殷雅俱是一笑“其实也不复杂,只要莫大小姐安心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待着,相信皇上的能力就行。”

    言下之意是怪她管的太多了?确实,她幸好今日是因为担心莫知遥而来劝告她的,若是她那会儿一个激动,没有来这而是跑去凌霁那里当所有人的面说出梁婉婉这件事的话,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没想到你现在还这么护着他。”不能怪莫知言这般说话,而是不管换做任何人,一个杀了自己父亲,毁了自己整个家族的人,并且让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好日子过的人,怎么会一点恨也没有,就算之前是爱的真切,但也总会有那么一丝悲愤才对,怎么这殷雅还是站在了凌霁这边?

    “你又错了,你以为经过这些,我还会对他有情吗?”殷雅看着莫知言低低笑着,不仅是笑她,更是笑自己以前的傻“我做这一切,仍旧选择相信他,不过是为了我弟弟,只要他能放了我弟弟,让我们离开这些是非地,我自然会站到他那一边,为他做事,只是……”

    “嗯?”每一次,这只是的后面都不会有什么好事,莫知言预见的到。

    殷雅有些好笑的看着莫知言,她是否命太好了些,想不入宫时,有妹妹顶替,没有渴求爱时,凌霁爱上了她,如今要入宫便入宫,地位也直接从贵妃起,就算太上皇不待见她,但凌霁一直在找寻方法保护她,而她居然还能这般没心没肺的活着,自己却要机关算尽,夜夜惊心。

    这样一比,除了叹老天不公外,她真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

    殷雅看着莫知言,轻而一笑,人的一生很长,如今一切尚早,她以后的日子仍旧这般好命再说。

    “你知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弟弟,但若是有一日我弟弟出了什么意外,你放心,我的心变的也是很快的,风往哪边吹,我一定会往哪边倒。”殷雅眼中有着别样的光一闪,随即平静“真到了那一日,我会马上选择背叛他,那时你可也别说我狠心。”

    “人之常情,我没任何资格说你。”莫知言上前一步,释然一笑,不仅没有说殷雅,反倒祝福了她“只愿你梦想成真。”

    稚子无辜,他不曾做错任何事,却因为别人的原因而从小便遭受这般的厄难,莫知言再狠心也是个女人,对孩子,终究是不忍心的,再说事情说破之后也能明白梁婉婉的事确实怪不了她,她也是不得已为之,如今她也只求这么一个小心愿,她没办法成全,但是一句好话总是可以讲的。

    难得莫知言如此好说话,殷雅反倒有些不安了“你不管我了?”

    对于反常的莫知言,殷雅反倒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了,就凭自己这么几句话能说动她,她倒有些佩服起自己了。

    莫知言看着此刻因为自己的话反倒有些不安的殷雅,不知该笑自己还是该笑她,确实殷雅不算坏人,她做的一切都还是为着家人,以前进宫为的是家人,如今想离开,也是为着家人,她真很少是为自己着想的。

    殷雅只是个女人,不需要什么民族大意,自私的只为自己或是家人着想才是应该,不能说她是自私的,比起自私,自己更甚与她,反倒她的命运比自己可怜上不少,进宫时不是家族的关系,皇帝也不会对她好,但一旦家族倒了,她也立不了足了。

    以前没有得到过自己丈夫的爱,今后只愿她离宫之后会过上幸福日子“你已对我无害,我自不会针对你,或许有一日,我还会帮你离开这嗜血宫墙。”

    有机会或是她有这个能力,助她带着弟弟离开皇宫,离开凌霁,离开千般诡计,对于自己来说恐怕也是功德一件。

    殷雅看着莫知言,眼中忽闪着什么情绪,却没有表达出来,最后只剩了两字“谢谢。”

    莫知言莫名一笑“咱们之间不是这些交情,不必了,我只求你别害我妹妹。”

    莫知遥是莫知言心底的一道坎,殷雅虽不是很清楚她们之间发生的事,但两姐妹服侍同一个男人这样的事,就算是再相亲再相爱的姐妹都不会坦然面对这一切,更何况还要接受,还要衷心的,这世间没有人可以做到。

    就这些日子的接触下来,殷雅对于莫知遥这个人也算有了那么一些了解,虽不是很透彻,但好坏还是能分辨出来“那你要小心了,她或许真会站到与你对立的那一边。”

    “你是说……”殷雅这话虽说的不清不楚,但莫知言心里也算是有几分明白的,莫知遥太爱凌霁,有时会盲目的不去管对错,不管结局利害,而只在乎她爱的对方。

    殷雅深深看了莫知言一眼,出口的话透彻的说破了一切“爱,有时会让人疯狂。”

    爱有时真不是好事,它有时虽比蜜还甜,但有时却比毒药还毒,莫知言知道,以莫知遥对凌霁那般深刻过度的爱来看,或许有一日真的会害了她自己。

    “我知道了。”莫知言带着笑点头,没有言谢,没有过多的言语,毕竟两人不算很熟很好的关系,这般也算是谢过殷雅了。

    两人该说的也都说了,实在也没有必要多说些什么场面话,殷雅一笑转身,没有等莫知言做什么反应“那我走了。”

    莫知言在她身后点头算应了。

    夏日里有风,但就算是在室内,感受到的却也是温的,站的久了莫知言身后都有了汗,衣服贴着后背有了黏腻感,身边又是温泉,那热气一蒸腾,让她鬓发都服帖在了额间。

    既然都来了花瓣温泉这了,何不顺道泡个澡,正当莫知言涌起这个想法的时候,沫离匆匆跑了进来“小姐。”

    莫知言一边解着衣带一边问“去过凌雅那里了?”

    “是。”沫离先应了是,然后上前帮莫知言退下衣裳。

    “好。”莫知言也就放了手,让沫离帮她,沫离将她的衣物全数褪尽后,莫知言进了池子道“你回去一趟,给我拿件衣裳来。”

    “是。”沫离缓缓退了下去。

    舒适度刚好的水温让莫知言全身筋骨快速放松下来,花瓣的馨香让她忘却一切烦恼,难怪女人们都爱这花瓣浴。

    虽然舒服,但莫知言还是很清醒的,并不像当初泡药浴一般昏昏沉沉,不一会儿,听着有轻缓的脚步声传来,莫知言猜测着可能是沫离回来了“是没去还是你动作快,这么快回来了?”

    “你让人去做了什么?我帮你一样。”突兀的男人磁性嗓音响起,带着分调笑,带着分探究。

    莫知言豁然转身,眼前的男人眉宇间清雅却又璀璨万丈,玄服罩身,气度无双,负手而立,睥睨着她,莫知言不慌反倒笑了“皇上是一国之君,臣妾这点小事不好劳烦皇上的。”

    凌霁步子放的很慢,无声笑了笑“又跟我客气了。”

    “哪里。”莫知言微微的将身边花瓣往自己身前拨了拨。

    凌霁眉尖一挑“你又要躲着我了?”

    虽然自己的想法被看穿,但莫知言依旧冷静“没有,只是觉得我该安分点,不该惹事,不然,你的大计都要毁我手上了。”

    “尽管让你玩就好,我会补救回来的。”凌霁拿着她的衣物,然后放在了离她很近的池边。

    随后,转身。

    莫知言怎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伸手一捞,飞身出水面,跳到了水池的另一边,只飞身的瞬间,已将衣物穿戴好“这样一听,我就觉得自己真是一无是处。”

    凌霁听着动静,回转了身“真是爱较真啊。”

    莫知言系好最外的衣带,抬头一笑“皇上来这就是和臣妾说这些?”

    凌霁顺着圆形池边向她走去“今日是什么日子你忘了?”

    “我生辰?”莫知言脑中轰然一声,竟没想到自己已然忘却的日子,凌霁竟有心的记着“难为你还记得。”

    莫知言因为是南诏公主身份进宫,生辰日子自然与公开的不同,她真正的生辰是在这流火的七月,她本是记着的,只是这几日有事忙着,便忘了,却没想到凌霁一直帮她记着。

    凌霁没回答,只是问“你想怎么过?”

    他都来了,说明他早安排好了,自己还有什么可安排的“皇上怎么安排的?”

    凌霁离莫知言已经很近,两人今日还算好,没吵架,也没视对方为无物。

    “你为我在护国寺雕的佛像完工了?还是觉得在静轩里的画像不够新颖?我的一个生辰而已,你准备这么久实在不好。”她的一个生辰而已,他却从她入宫开始便准备着,而且越做越多,她实在是受不起“你的一切心意我都已经领了,莫要再做这么多的事了。”

    “做了这些,你就是怕爱我太深吗?”凌霁的目光登时冷了下来,笑容也收了“怕伤害了你妹妹吗?”

    不管她受什么苦,不管她会再伤害任何人,她都不会让莫知遥再受伤害,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了“这是我该背负的,由着我吧。”

    凌霁闭起眼,屏气凝神,不知经过多大的努力,才逼出一句“好,我由着你,再不为你做任何事。”

    “谢谢。”

    莫知言弯了腰,道谢。

    起身,转身。

    离去。

    “主子。”等到莫知言的身影早已不见,燕熙躬身对凌霁道“按您吩咐都准备好了。”

    凌霁毫无焦距的盯着某处,许久,深深叹了气“不用了,让他们撤了吧。”

    “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莫倾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虹言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虹言啸并收藏莫倾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