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莫倾江山 > 第一百九十五章全都离去

第一百九十五章全都离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是殿门真的沉重还是两人已经失了力气,殿门被打开的很慢,缓缓的,一点点,像是两人都不想面对门后会发生的一切,但又怕自己来的太晚,没有机会救了里面的人,但院子里那跪着的一众人让人一瞬间便失了希望,造成不敢面对的心多过了想救人的心,手便失了力气,总之最后,两人用了全力才将殿门打开。

    像是预见般,当殿门被大大的敞开,昏暗的光线与冷风一同灌入时,入眼的是他们此生都不想看到的画面……一道长长白绫挂在殿栏上,白绫下面挂着的是一具早已冰凉僵硬的尸体,地上是被踢倒的矮凳。

    “凌雅!”

    “雅儿!”

    先惊叫的是莫知言,而后的那声是凌霁不顾一切的冲上去解开白绫结节处时而发出的。

    两人的唤声是绝望的,是悲伤的,是不愿相信的,更多的是想逃避的,是不想面对这样景象的心境。

    莫知言帮着凌霁一同将凌雅轻轻的放了下来,她想落泪,她想哭泣,但又落不下泪,哭不出声,也不想要这样做,因为她觉着这样会显得太假,事后诸葛的事经常能碰到,也经常有人做,但是她做不出,特别还是在这样的时候,对象还是凌雅。

    是凌雅啊,那个明艳爽朗的女子,那个一开始便信任她,依赖她,并一直站在她身边,帮助她,认可她的凌雅啊,从来没有反对过她,对于她出的主意或是需要帮助,她都从来没有反对或是背叛,没有不及时给予帮忙或是推却。

    就是这一次需要韩煜为她护送父亲回乡一事也是一样,明知道是前路茫茫,明知道是危险重重,可她还是让他去了,就算心里是一万个担心,可她知道这帮助的对象是她,她便一句话也没有说,甚至还为韩煜带口信给了自己。

    是她害了她啊!

    她该预料到,韩煜没了命,凌雅又怎么会独活呢!

    若不是她没用的昏迷了两日,错过了救人的机会与时间,她又怎么会真的随了韩煜而去,若不是她的昏迷,凌霁又怎么会分了心,而忽略了刚强却脆弱的凌雅。

    一切都是她的错。

    凌霁紧紧抱着凌雅,莫知言只好蹲在他们俩身边,轻手抚上凌雅虽然苍白却依旧动人的脸颊,从额发开始,她在一点点的记录她的轮廓,记在脑中,记在心里,永不忘却,永不能忘却。

    长长的柳叶细眉浓淡均匀,一画到底非常柔顺,旁边没有一丝杂毛,说明凌雅在离去之前精心的一一将它们除去了,她是不想韩煜看到不精心妆扮的她吧。

    一双原本明丽并盈水的瞳眸此刻紧紧闭着,长长的睫毛依旧卷翘着,光线虽然微弱,但是只要有微光便能看到那如羽扇一般覆在眼下的弧度,此刻那双大眼再不能忽闪忽闪,再看不到一笑连眼底都含着笑意的女子了。

    挺翘的鼻翼依旧小巧,薄唇上明显点过红妆,她或许是知道若是自己挑选这样的方式结束,景象一定不好看,所以之前为自己妆饰了一番吧,这样就是苍白的脸上也会是看起来红润的,她以为这样,看到的人就会少些痛苦,少些悲伤吗?这样见到她的韩煜就会开心吗?

    怎么可能!

    莫知言疲惫的闭眼,一滴泪终于无声的滑落。

    这滴泪没有滴在地上,而是滴在心里。

    凌霁抱着凌雅,没有落泪,没有发怒,只是那么抱着,紧紧的,久久的……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还很小,小到他的母妃被害那时,他抱着他母妃一样,只是紧紧抱着,不想承认她已经离去了,不管谁来相劝,不管谁来拉他,他都一动不动,不曾放手,也不让任何人前来碰触。那怀中的人是他的,是属于他的,他不想让任何人与他来争夺,因为他知道若是他放手,怀里的人就再也不属于他了。

    在他的怀中,她的体温不会那么快就流逝,他以为这样她就离去的没有那么快,他多想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的母妃,他的妹妹啊,直到怀中的尸体冰冷的僵硬,他再留不住,他不能不承认这已成事实。

    就像当初,惊恐的想留住母妃的命,却惊恐的发现母妃再无法醒来,惊恐的发现一切的事情只能靠自己,想要留住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要靠自己。

    所以他靠自己,得到江山,得到自己喜爱的人。

    可他这一次为了江山,都牺牲了什么啊。

    他怎么能将自己的亲妹妹都算计了进去,她是他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若是她知道这一切的事都是他造成的,她去的是否甘心,是否再不会原谅他了……

    莫知言不敢做声,他此刻是最脆弱的时候,她知道她劝什么,他都听不进去。

    她愿意给他时间,等他恢复之后再和他谈,所以,她什么也没有说,只陪着他,等着他。

    外面的雪依旧在下着,因为是春雪,来的迟,却来的猛,让原本该春意盎然的季节整个颠倒了过来,冷意侵身,让人瑟瑟的极其不舒服。

    殿外的内侍侍女们没有惊天的恸哭,一个个只是默默的在院中跪着,静静的落泪,那是他们一直精心伺候着的人啊,一个上天赐给他们的精灵般的女子啊,那般的乖巧伶俐,聪慧伶颖的人啊。

    他们只愿一生追随她,好生伺候着她啊,看着她笑,看着她幸福,可如今再不会有这样的景象了。

    雪花从没有停下,似上天的哭泣,像为了让悲伤的人更悲伤一般,大朵大朵的,没有断过。

    跪着的人没有动过,就算雪下的很大,就算冷意僵了身子,他们都没有挪动分毫。

    已不知过了多久,凌霁抱着凌雅的手也不曾动过,依旧紧紧的,只是神色已从绝望转为悲伤而已。

    “你说她会怪我吗?”凌霁的嗓音沙哑到几乎是难听的,尖锐刺耳似玉盘落地的绝望感。

    这么一声如此不确定的话,若是放了以前,莫知言是怎么也不敢想象会是凌霁说出来的,但是如今,她知道,他是真的不确定,而且悲伤至极。

    莫知言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会将他的心上再一次割开然后淋上热油,那会对他造成无比的伤害,但是她可以伤害他,但不能骗他,不舍的骗他“若不是你心中只有天下,只有帝王之位,而没有父母,没有兄妹,没有家人,我会肯定的告诉你她不会,可……偏偏不是这样。”

    莫知言这话已经很明显,他所做的一切,伤害的人,都会怪他,恨他,甚至不会原谅他,可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他只愿那么多人当中有一个她是认可他的,他受尽千人所指都值得“是你说的,要创造更好的国土,给百姓更安定的生活,让他们不再受战争之苦,不再受流离之害,真正的国富民强,我想帮你实现它们……”

    “我是有这么美好的愿望,可是我知道我没有这样的能力做到,也不想强迫你去做这样的事,这真的太难了,这不是靠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完成的。”莫知言起身撇开脸,不忍看他的悲伤。

    那会使她狠不下心,她要是现在不狠心一些,他永远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帝王,她要一次斩断一切,她要离开他,让他做自己该做的事“你当我自私也好,怎么都好,我累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以前的那个要求,这次的事情结束,便让我走吧。”

    凌霁豁然抬眼看她,没有拒绝也没有应下,只是看着她,眼里是不舍,是不愿,可也有明白,他终究是要一个人面对一切,不能逼迫别人。

    就这么静默许久,不管多不舍,他终究下了决定“若你真的这么想,我成全你。”

    莫知言默然闭了目。

    时间便这样静止了下来,若是真的能这么静静的陪在彼此身边那也是幸福的,只是这样虚妄的幸福也被人打破“皇上……”

    “皇上!不好了……不好了……”

    一个内侍惊惶匆忙的奔进了凌雅的寝宫。

    此刻,没有人再说他出言都不懂忌口了,这里没有其他人,没有随侍的人,他这么说,已经没有人会警告他。

    凌霁没有说话,莫知言也只是转身看着他,这内侍看两人在等他回话的样子,只好赶紧跪下直接将话说了“叛军破了城门,马上就要攻进宫里来了。”

    莫知言目光一凌,真是快啊。

    可是,城门如何能如此轻易就被攻破呢,莫知逸也是护城之将,他怎么如此快速的就败下阵来?甚至他们在宫里都没有听到呼天的喊杀声,震耳的攻城声,怎么就快到了皇宫来呢?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在皇城里有内应,玄成的皇都建的极其精妙,当年先皇造都时甚至还运用到了八卦易经,用于战时,阵法便会显现,这样精妙的阵法若是没有内应是不可能这么快就被外敌入侵的。

    要是此刻朝中还有草原部族的内应的话,那么危机就会更大,凌霁要如何应对呢,莫知言侧下身问凌霁“如何做?”

    凌霁刚好抬眼,看向莫知言的眼中闪着复杂的光,将凌雅小心的转手交给莫知言,自信的声音再次响起“来的正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莫倾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虹言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虹言啸并收藏莫倾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