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莫倾江山 > 第两百零二章恍若幻梦

第两百零二章恍若幻梦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是莫知遥对莫知言说的最后一句话,这一夜也是两人此生最后的一面。

    当莫知言渡步回自己宫时,已是近了子夜,雪也停了下来,虽是已经这么晚了,但是宫里宫外却一点也不平静,宫外四处不能说是火光冲天,但是绝没有人是一夜好睡的,没有硝烟漫天,没有厮杀声,但是皇城中到处灯火通明,可以想象战事是赢了,也结束了,但是战后的一切收尾工作还在继续着。

    凌霁这会儿该是很忙的,处理着一切后续工作,安排着大小官员的任务,哪里会有时间来看她,哪里会有时间来管莫知遥的事情,他有他的江山大计,他有他该办的正事,现在是他要做为一个帝王的时刻。

    宫里的侍者侍女们也都没有休息,跑来跑去也不知在忙些什么,虽然一个个神色匆忙,但是经过她身边时都是恭敬行礼后才离去,若是真有事,她也不好打搅,若是没什么事,她也就没必要关心,所以莫知言对他们点头示意后便离去。

    跨进自己宫里时,殿里没有燃任何的灯火,她虽还是那个贵妃娘娘,但是整个毓琉宫早已不是原来那个人声鼎沸和热闹有人气的毓琉宫了。

    没有人帮忙点烛那就只能自己动手,原本莫知言是个不管事的,什么事都有人帮她做好,没有进冷宫时,沫离为她安排好一切,进了冷宫后,静忠也将一切安排妥当,不需她操心,虽是对她好,不过这会儿却让她成了个什么都不会的废人。

    寻了许久,她才在掌事侍女的侧房里找到火折子,给殿里每处的红烛一一点上,这会儿她才知道,原来她的殿里有这么多的火烛需要燃起,也知道原来以前的温暖是这般得到的。

    当快要把殿里所有的火烛都点上时,她这空荡近乎于苍凉的毓琉宫迎来了个人,自然,这人不是贵客,更不是什么达官显贵,而是个无名的小侍女,而且带来的还是个坏消息。

    莫知言身体是很累也需要休息,但是脑子却怎么也静不下来,所以才不停的找着事情做,脑子不知在想什么,怎么也静不下来,若是这小侍女悄无声息而来的话她是怎么也不知道的,所以也是这小侍女急急而来的脚步声让她判断出有人来了她宫里,而且还是个小侍女。

    这小侍女还算乖巧,莫知言没有叫她进去,她也就不敢进她的内殿,只乖乖站在殿门外请安“贵妃娘娘……”

    “何事?”莫知言一愣,吹熄了火折子上的明火,将盖子盖好,然后放在一边的矮桌上。

    “回贵妃娘娘,昭仪娘娘她……”这小侍女顿了顿,倒不是因为怕莫知言,而是因为莫知言在她还没有将话说完,便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是的,在她说到莫知遥名位的时候,莫知言毫无预兆的,而且也很快速的跃至她面前“她……怎么了?”

    莫知言问的很轻,夜风一吹,更是散的似有似无。

    但虽是极淡极轻的话,还是让这小侍女听的很清楚的,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这个话音很轻的娘娘很是让她紧张,对于她的问话,她也不敢回的过晚,所以赶紧低头回到“昭仪娘娘她……现在在宫墙上站着,谁劝……”

    都不理……

    小侍女将这话是说完了,但是这话却被散在了空中,并不是她话的小声,也再不是被莫知言的气势震慑话不出,而是因为莫知言在听到她说莫知遥站在宫墙上这句时便惊的再听不见任何声音,连一瞬的怔愣都没有,便只看到夜风带起的衣袂飘然而去的身影。

    小侍女低头回着话,而且很认真的想将自己知道的告诉莫知言,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眼前便没有了人,而且是那么的快速,快的让她以为她刚刚在这毓琉宫看到的贵妃娘娘也只是个魂影而已。

    莫知言什么都顾不上,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快点,快点或许就能劝一劝,快一点或许还能……见上最后一面。

    不管是什么想法,总之,就是快点。

    莫知瑶如孤魂般矗立在高高的宫墙上,宫装还是那身宫装,唯一不同的是妆发已经全无,寒风猛烈的吹着她的衣袂,凌乱的长发也随风肆意飞舞。

    她迎风站着,似天女飞仙般,若不是身后那跪了一地的宫人,倒真看不出她是要做出跳下宫墙这样惨烈的事情。

    身后的宫人只是跪着,都没有上前,没有人阻止,没有人相劝,显得她更加孤单。

    莫知遥回望了眼身后跪着的宫人,原本他们也都劝着她,但是她却只一句“你们再走一步我便立时跳下”便让他们止了步,其实想想却是好笑,其实他们也很明白她迟早要跳,劝是无用的,再说她反正要跳,又怎么拿这个来威胁她们呢,他们怎么就真被她威胁了呢?

    或许以她的罪名来说,其实他们也是不想救她的吧,所以,她这么一说便真的连劝也不劝了。

    真是现实啊,这座冰冷嗜血的宫殿真是现实啊。

    跳了也好,倒不用再过这样的日子,投了胎,或许下辈子就不用如此艰辛了,再不用费尽心机,不用想爱而不得了。

    莫知遥本在等着那一人,低头一瞧,却见着狂奔而来的是莫知言,于是回头再看了看这高墙内的某个地方,失神的定在某处,该是哭着的嘴角反倒噙了抹自嘲的笑,眼角再无泪痕。

    希望来的人还是没有来,不希望来的还是来了。

    莫知言狂奔到宫墙之下时,看到的便是那失望的眼神和绝望的脸,她停住,没有上前,这次她再也不像以前的每一次那样宠着她,让着她,帮着她,或者救下她。

    这一次,她让她自己选,她再不拦着。

    留在宫里,她会死无葬身之地,而她要是随她出了宫,也和行尸走兽差不了多少,两样都不能活,两样都让她绝望,所以或许这样做对她反倒是种解脱。

    所以,她不拦着,绝不拦着。

    莫知遥最后还是看着她,那个以前不管什么时候都在她身边,都爱护着她的姐姐此刻释然的笑着,她也是懂自己的啊,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她选择了成全,选择了再不勉强,对于她这样一个罪人,她已经给了最大的宽恕,一个连自己父亲都害死,自己姐姐也要一同杀害的人,着实不该活着。

    为了爱他,她付出那么多,为了他的江山,她连一个人活着该有的尊严都摒弃了,是有不甘的,心也是痛的,这般的付出却连此刻最后的一面,他都不愿来见她一眼啊。

    最后,他还是没有来,最后,还是只有她……

    终于闭了眼,无声的笑了笑。

    莫知遥从始至终都噙着那抹笑,再不留恋,往前跨了一步。

    彼时,帝都的雪又开始落了下来,漫天漫天的,大朵大朵的,砸在屋顶上,砸在地上,砸在人们的心中。

    跪着的宫人,底下看热闹的宫人全都惊呼了一声,莫知言的目光越过众人,紧紧盯着那静静躺在地上的人儿。

    少时记忆的片段一一在莫知言眼前闪过,不长,却十分清晰。

    那年也是冬末,也是大雪的季节,漫天的雪下了好几日,整个帝都都被白雪茫茫覆盖。

    过了初春天气才渐渐转暖,天气虽暖和了些,但冰雪并未完全消融,帝都护城河旁,冰河桥下覆着薄冰,河边碎花细石也都还覆着寒霜。

    桥上几个小男孩身边还跟着两个穿得粉嘟嘟的女孩儿,女孩的脸颊也是粉嘟嘟的,两人的眉眼极其精致,一颦一笑间都有着孩童的天真烂漫。

    但不知怎么男孩便朝着女孩起了一阵哄,然后哄笑着跑走了,一个女孩气不过欲追去,转身间,发间珠钗掉落在了冰河之上。

    另一个女孩见了,赶紧下桥,准备越过冻结的河冰去捡,掉落珠钗的女孩赶忙拉住了她“别下去,河水都消融了。”

    “没事,那冰厚的很。”女孩回眸一笑,然后转身而去。

    女孩也跟着她来到桥下,看了眼冰面下已经开始流动的河水,再一次拉住了她“不行,还是我自己来。”

    “你没有我轻盈,还是我来。”留了个温暖的眼神,女孩起步小心翼翼的往河中间走去。

    看到女孩起步而去,另一个女孩也跟着下了河面“妹妹,算了,不要了。”

    女孩回头看到姐姐跟着而来,赶紧一把将她推了回去“不行,那是姨娘送你的生辰礼物,丢了多可惜。”

    女孩被推着后退了一步,怕两人的重量会使冰面裂开,便只能留在河边,小心的观察河面的薄冰,眉头都蹙到了一起,再一次劝阻她放弃“真的不要了。”

    女孩没有回答,只慢慢的移到珠钗掉落的地方,快速的伸手抓起,回头朝她一笑,河边的女孩对着她也是一笑。

    “啪”一声,河面发出一声冰裂之声,两人心头一惊,站在河边的女孩大叫一声“知遥,快回来!”

    莫知言向前行了几步,伸手向莫知遥,莫知遥也慌了神,轻轻转了脚步,然后提气奋力往回跑,在两人双手触及的瞬间,冰面开始大片的裂开。

    莫知言越见慌张,抓着莫知遥的手都抖的厉害,但她很快就定了定心,双手抓住莫知遥,使了全力,猛力将莫知遥一拉,在河面整个裂开的一瞬,两人终于双双倒在河边被雪覆盖的草地上。

    “掉了就掉了,要是你掉进河里,可怎么办!”话里是责备的,但眼里是湿润的。

    “咱们可是姐妹呢,姐姐的东西,妹妹就是拼了命也要为你寻回来。”莫知遥笑着将手中的珠钗递给莫知言“瞧,我不是给姐姐捞回来了。”

    那场景和现在差不了多少,都是初春的冬日,两人也浑身都是雪,一时间,时空交错,莫知言怔怔站着,只觉得天地间飘落的雪,霎那间被她的血染成了红色。

    是姐妹啊,是亲姐妹啊,她的东西她会拼命,那么她的生命,她怎么就不救呢!?

    莫知言闭了眼,又猛地睁开,然后越过所有人,行至莫知遥身边,那满地的血,满身的红,刺的何止是眼,而是心底最深处的那个地方。

    咱们是姐妹,永不该分离。

    莫知言蹲下,毅然背起了她。

    “娘娘……”

    宫人们在唤她,但她听不到任何人的呼唤,也没有理睬任何人,只是向前走着,向着宫门走去。

    雪下的很大,很快就将她背后的殷红覆盖。

    远处的大殿之外,凌霁迎风站着,燕熙伴在他身边,一个内侍躬身行来,在凌霁身前停下,恭敬禀到“皇上……”

    “讲。”凌霁寡淡的声音荡在风里,飘的很远。

    “贵妃娘娘背着昭仪娘娘……”这内侍停顿了一下,抬眼看了下凌霁,凌霁眼风一瞟,内侍赶紧低头回到“出了宫。”

    终究是留不住你啊。

    凌霁没有说话,内侍不敢再抬头,保持着躬身的姿势倒着退了下去。

    燕熙看着内侍渐渐走远,然后收回视线,低声问“主子,要找回来吗?”

    “去将毓琉宫封了。”

    只留下一句,凌霁垂眸,转身,回殿。

    我得到了江山,却没有让你得到幸福,所以今日,我放你走吧,让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你要走的远远的,别再回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莫倾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虹言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虹言啸并收藏莫倾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