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剧组门口捡个将军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卫忠侯的伤口恢复状态很好,这期间穆今每次来换药都要深深叹气再离开。

    让戏份已经杀青什么活都没有的纪洲每次看到都想笑。不过只要他刚想说点儿什么,穆今就对着他‘汪’一声,然后翻个白眼就走了。

    今天他刚从外面给将军带了一套明晚要穿的衣服回来,就和正好拎着医药箱的穆今撞了一个对脸。

    “喵。”这一次在穆今开口之前纪洲抢先说,就看到穆今眨了眨眼睛,半张开的嘴慢动作回放地闭上了。

    纪洲也不急进去,笑着说:“我看今天门口记者都没有了。”

    穆今瞪了他一眼,差点儿瞪成了对眼,这才无奈叹气:“走了走了走了,都去追着什么蒋家的新婚现场了,没人管你这么快过气的演员了。”

    早就习惯穆今的性子,纪洲也不怎么在意他说话的态度:“你也应该是被邀请人之一吧,怎么不去凑个热闹?”

    虽然互相领域不怎么干涉,但是穆今的家庭和蒋家也算是所谓世交,当然这其中也包括陈嵩和钟尚家里。只不过穆今不太算是他们同一辈的人,性子也随意懒散不愿意和这群人搞在一起,但是并不代表他不了解这些人。

    “有话直说,我看你眼珠子转了一圈就知道你有什么猫腻。”穆今向后靠在墙边把医药箱递过去,纪洲顺手就接过来,“怎么了,别和我说钟家那个精神病以前和你好过就行。”

    “蒋璐是我大学四年学费的资助人。”纪洲开口,“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结婚我不好过去,但总是有点儿关心。”

    穆今这才是收了笑容从头到脚看了纪洲一圈,“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藏得挺深啊?钟家那个精神病回国之后说要给谁个教训,就是你吧?”

    纪洲有点儿尴尬地笑笑没说话。

    关于蒋璐是他的资助人这种事情,他从来没和别人说过,并不是不能说,只是没人可说。蒋七那边肯定是不能提,他知道之后那个问题肯定就是能提上三天三夜,从他怎么和蒋璐认识到蒋璐为什么对他这么好。而这些还都是他中二时期犯下的黑历史,不想提。

    而穆今对于这些事情的好奇心不大,他的好奇心估计是长歪了。

    “我是收到了邀请函,这样吧,他们晚上还有宴会,我能去帮你看看。”穆今算是应了下来,“不过我给你提个醒,你要是真和蒋家那个女人没有什么关系,最好就别管这种闲事。钟家那个小子因为之前是特种兵特殊兵种的原因,见得多了心理上承受的自然也不少,所以精神上真的有问题,你和他不能讲什么道理。”

    穆今指了指脑袋:“他那根弦随时都能断,不得不说,蒋家那个女人要不就是个傻子,要不就是爱惨了那个疯子。”

    这种事情纪洲自然清楚不过,他点点头:“真是麻烦你了,穆今。”

    “你这几天麻烦我的够多了,我就送佛送到西。”穆今打了一个哈欠,从纪洲手上把医药箱接过来,“你只要少喂我点儿狗粮就行。”

    “哦对。”穆今刚走了两步就停下来没回头地补充,“小卫挺好的,这年头能找到个这么傻的也不容易,能抓住就抓紧了。”

    他挥了挥手,“我这个年纪一大把的老男人,都快要嫉妒疯了。”

    纪洲缓缓吐出一口气,才笑着摇摇头打开门,结果脚刚迈进门框,就被一直站在门内的卫忠侯用一只右手捂住了眼睛。

    突然的黑暗没让纪洲惊慌,毕竟这手上熟悉的触感也不能有别人了。

    他的声音中带着笑意:“听到穆今夸你了?”

    卫忠侯大概是靠在墙边直横了一只手,声音出现在了他的右边,“虽然是夸我傻,但我原谅他了。”

    不过他这只手倒是没有放下的意思。

    纪洲在心底叹气,他知道卫忠侯八成是听到了穆今评价钟尚的那些话,或者更早之前他问蒋璐婚礼的时候。

    “想知道?”

    “你想不想说?”

    纪洲弯了弯嘴角:“不太想。”

    “那就不说。”卫忠侯手没放下,低着头看着纪洲只露出来的嘴唇,他唇色很淡,之前被他啃出来的伤口仔细看还能看出来。“以后那个疯子再来找你,我真的会打他。”

    “我不出现在他面前,估计他结婚之后也懒得去理我了。”纪洲抬手握着卫忠侯的手腕,用食指点了点他的手背,“好了,我帮你拿了两件衣服,你试一下明天穿,虽然不一定会让你出场……”

    卫忠侯的手还没放下,纪洲嘴唇上又被啃了一口。

    比起最开始的那一次力道要轻很多,不算是吻,就是一直没断奶的小狼狗生气的模样,尤其是生气之后再讨好安抚性地用舌尖舔了舔。

    等到用舌尖把纪洲的唇形轮廓都描绘了一遍之后,卫忠侯才放下手,轻咳一声把头扭到另一边装作对那张他躺了几天的床很感兴趣的模样。

    “我当初不知道蒋璐是资助我四年学费的人。”明明说了不想说的纪洲还是坐在了床边开口,“我以前是和她关系不错,也知道她家世富裕,但是蒋家父母对待孩子可是一点儿不留情,十六岁以后一分钱都别想要。我要是知道我四年的学费是她偷偷攒下来的,根本就不可能接受。”

    卫忠侯坐在他身边,认真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从纪洲口中听到蒋璐的事情,和以前的随口一提不想多说的模样不一样。

    “后来她男朋友知道了这件事。”纪洲耸耸肩膀,“我当时不过就是一个在片场到处混龙套赚点儿生活费的小人物,以钟尚的手段,轻轻松松就碾死我。我的台词课老师当时给我约了一个那种家庭剧的固定配角,我还没来得及高兴,第二天这个角色就被我高一届的师兄拿到手了。”

    纪洲伸了个懒腰,他那时候的性子还没这么稳重知进退,现在想到当时那种愤怒绝望,只会觉得好笑,语气中也仿佛在说并不相干的人。

    “我去找导师理论,找那师兄争吵,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结果到了最好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纪洲皱眉,声音越来越轻,似乎是在回忆给自己看,“我去找了蒋璐。”

    他那时候刚知道蒋璐为他做的事情,大概是男人天性中就存在的强大自尊心,在那个瞬间恼火更甚于感激。尤其是眼睁睁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机会,被远在十万八千里的钟尚动动手指就能够彻底毁灭的时候,他很难不去抱怨。

    蒋璐知道他的性取向,也见过他被赶出来时候最狼狈的模样,他想过蒋璐这么做的原因,同情一个无家可归的弟弟,关心一个固执倔强的朋友,但是自始自终都没想过,蒋璐会抱着其他的想法。

    让他直到今天,都不会去相信她的想法。

    蒋璐住在一个破旧小区的顶楼,开门的时候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和周围一种酸菜坛子的氛围格格不入。电影学院的学费哪怕是纪洲每年都拿着奖学金,也依旧是个填不满的窟窿。她用所有的钱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身后的背景却是发潮的乌黑墙壁,洗到泛黄的床单被罩。

    纪洲看到她这样,之前想说什么也早就忘了。

    “我会把钱还给你。”还算是青涩的纪洲用脚尖点了点水泥地面,“我也不需要了,这地方……我去帮你联系一下换个房子住吧。”

    至于现在还是没事找事给他找麻烦的钟尚,纪洲当时并没提,他认为只要说明白了,对方也不能再对他怎么样。

    “我那次是上了大学之后第一次去找蒋璐,在我离开家之后我就没和她再联系。”纪洲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地吐出来,“结果经过了这么一次之后,她开始并不频繁地约我见面,一起吃饭聊天之类的,一周半个月差不多才会有一次。让人不会多想的程度。”

    卫忠侯看着他现在疲惫的模样,想到了之前因为他身份的原因,纪洲在办户籍的门口差不多就是露出这样的表情。看起来让人心疼,他不知道该怎么才算是安慰,也只好伸手揉了揉纪洲的头发。

    纪洲的脑袋一歪,对着卫忠侯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麻烦一直没断,我的机会一直都还没让我捂热乎两秒就被别人吃了,那一阵状态直线下降跌到了冰点。结果在我还没来得及问蒋璐的时候,蒋璐就过来找我了。”

    蒋璐来找他的时候是晚上,在男生宿舍楼下,眼睛是肿的。

    纪洲看到她这样哪还记得别的什么事,忙找了一间二十四小时咖啡馆的包间。

    “她说……”纪洲向一边靠在了卫忠侯的手臂上,掩饰住了眼底的情绪,却不能掩饰声音中的僵硬,“有人在纠缠她,很久了。”

    当时蒋璐的原话是,有个疯子在纠缠她。她的联系方式都被那个疯子摸透了,她甚至拿出了手机,上面那些露|骨的字眼让纪洲看到都觉得火大。如果是最开始接触只是因为中二病犯了,那最近互相维持着联系这么久,才让纪洲对蒋璐有种甚至家人的感觉。

    蒋璐的语气,红肿的双眼,手机上的短信。纪洲当时只觉得自己被冲昏了头脑,丝毫没有思考到其他的方面,例如报警,侦探调查之类的。

    “小洲,你帮帮我。”蒋璐双手放在他的手背上,声音哽咽,“假装是我男朋友就好。”

    “可是我……”纪洲犹豫一下,“你不是有男朋友吗?”

    这句话不知道什么地方触碰到了蒋璐的爆炸点,她当时狠狠咬着牙根,“我没有男朋友,都是这个疯子,全都是这个疯子搞出来的把戏。”

    其实现在回忆一下,别的细节他可能记不清楚,但是蒋璐说这句话握紧着拳头,细弱的手腕上青筋紧紧崩起的模样,让纪洲印象深刻。

    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算是没过大脑做了他一生最傻的决定。

    纪洲感觉肩膀一沉,偏头看过去才发现是卫忠侯把手揽着他的肩膀,注意到了纪洲的视线,这人还变本加厉的把纪洲往怀里搂了搂。

    外加评价:“你以前怎么这么傻?”

    纪洲用后脑撞了撞卫忠侯的胸膛,哪怕说出来之后他也觉得自己挺傻的。

    “这不是吃一堑长一智?”

    这个‘堑’在当时还真是让他受了不少罪,钟尚的那些朋友中随便一个人都不用亲自动手,只用简单粗暴的殴打威胁就足够那一段时间他的体质直降三十斤还要多。不过现在这些人中有几位也称得上是他的朋友。

    他们都没把纪洲之前的那件事放在心上,纪洲也任由自己忘了个干净,有约就赴别人提起来面上嘴上自然全不在意。

    但是没有人知道那一段时间,他整个人都濒临崩溃。

    他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蒋璐当时究竟是在想什么,是真的喜欢他,还是利用他折磨钟尚。都是蒋家人,蒋璐的段数要比蒋七高上了不知道几百个点,纪洲猜这全世界都不会有人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现在蒋璐已经结婚了,她到底是想做什么也早就和他没有了关系。

    “别想了。”卫忠侯皱着眉捏了捏纪洲的肩膀,“一天到晚男的女的乱七八糟的。”

    纪洲笑了,本来只是勾了勾嘴角,慢慢就笑出了声停不下来。卫忠侯都能感受到他身体因为胸膛的震动而轻微颤抖,连带着自己的身子都微微发麻。

    这感觉让卫忠侯有点儿尴尬,力道不重地用下巴抵了抵纪洲的头:“笑什么?”

    “将军啊,”纪洲脸上的笑容还是没褪去,他挪了挪把自己从卫忠侯的怀里挪出来,正面看着卫忠侯皱眉的表情,伸出食指捋了捋他两眉之间的皱起,“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我,咳!”卫忠侯清了清嗓子,掩饰声音中的笑意,“你的审美终于恢复正常了。”

    纪洲也想到那被卫忠侯换下来之后就不知道放到哪里去的草莓发圈,又没忍住笑。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看到卫忠侯故作严肃的模样就想笑,听到卫忠侯用不满的语气安慰他的时候也想笑,就是什么都不做,想一想这几百年前的古董将军就不由自主想笑。

    “行了,先换衣服吧。”

    说出了之前一直都被憋在心里的抱怨烦恼,纪洲站起身感觉自己浑身都轻松了不少。也怪不得真有那句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毕竟不管是什么,说出来之后都会分出去一半,不会被压得难受。

    卫忠侯却是坐在那没动,等纪洲把衣服准备好疑惑转过头的时候,他才慢慢开口:“我也挺喜欢你的。”

    大概是这一句声音并不高没什么气势,让卫忠侯自己都皱了眉,再抬头看向纪洲的时候就表情严肃,语气严肃:“我是挺喜欢你的。”

    声音洪亮普通话标准。

    头一次,被人用这种仿佛要上阵杀敌的表情语气表白。

    纪洲说,对不起,他真的是又想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剧组门口捡个将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言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言君并收藏剧组门口捡个将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