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剧组门口捡个将军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鬼?你这就是三十多岁的未婚男人?我要的是懦弱不是娘炮!”

    “可怕你这张脸是被门给挤了吗?哪个瞎了眼的这种人都给放进来!”

    “听不懂人话吗?滚!”

    “认识字吗?不认识你凑什么热闹!”

    几乎是在试镜厅的门刚打开,塞班不耐烦的训斥声就没有断过,纪洲看着迅速缩减的人群挑了挑眉。十人一组,每一组最后一个可能前脚刚迈进去,第一个进去的人就已经被赶出来。

    开始纪洲以为这会是初选,但是看到一个人都没有留下来之后,他才意识到这可能真就是看谁能合了塞班的眼缘。

    “六十一到七十号!”

    看来前六十位是没有一位能入了这个大神的眼。

    纪洲注意到每次塞班一开口,前面的这个男人总是仿佛被吓了一跳的发抖,嘴唇也被他抿得泛白没有血色。他向前一步和对方并排,带着笑容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齐颂。整齐的齐,歌颂的颂。”他大概是想微笑一下,结果只是嘴角微微咧开,倒是和哭差不了多少。

    “九十一到一百号!”

    人数在逐渐减少,其中纪洲眼熟的几位前辈也都没有成功,只不过他们出来的表情要比其他人更淡定一些,毕竟之前都算是有了心理准备。

    “其实你挺不错的。”在马上就要接近自己的时候,纪洲笑着拍了拍齐颂的肩膀,“有你在我面前,我也觉得有点儿紧张。”

    大概是他的这么一番话足够诚恳,让齐颂都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虽然那一眼之后他又垂下头苦笑:“谢谢你,但是我知道……我什么都做不好。”

    纪洲本想开口说什么,但是对方的表情却让他最后也只是笑了笑。

    “一百三十一到一百四十号!”

    喊到号码的时候,已经站在门口的齐颂脚步一顿,推门的手都有些无力发抖。纪洲轻轻叹了口气,才在身后帮着他推开门。

    里面试镜的导演并不仅仅只是塞班一个,但是剩下的其他四位都聚在后方讨论些什么,塞班自己盘腿坐在长桌上,看着面前进来的十个人。

    目光对着纪洲的时候轻轻挑眉,然后继续看向旁边,盯着齐颂就不动了。

    和纪洲预想中的情况也差不多,在看到齐颂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人从外形上就很符合塞班的要求,几次交流中也更是认定了这一点,这的确是让他很紧张,却也无可奈何。

    若只是谈演技,他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但是塞班看中的更是这个人本身的气质,他擅长把一个人最真实的一面投射到大荧幕中,有血有肉。每个角色和演员自身的性格融合,这也是为什么塞班每一次选角的时间都比别的导演要浪费得多,真正开机之后的效率确实比别人要更高的主要原因。

    他认为性格和阅历有关,而演技却可以后天一点点雕琢。

    并且他的成就也证明了他有这个能力去培养演员的演技。

    “你叫什么?”在看到齐颂之后,塞班就没有再看接下来的人,他更是直接忽略了纪洲,随手拿过桌子上的登记表翻找,“一百三十一?”

    齐颂后退一步,缓缓点头。

    而低着头的塞班并没有看到,或者说他本身也不在意对方的答复。

    “齐颂,三十七。”塞班拿着那张登记表抬头问他,“你结过婚?”

    这个问题明显戳到了齐颂的痛处,纪洲伸手扶了他一下才没有让他直接被身后的椅子腿绊倒。他首先是对着纪洲勉强扯了扯嘴角,然后才把头转向塞班,几次开口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我对你的私生活没有兴趣,你只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就好。”

    “……是。”

    “很好。”和塞班本人说的那样,他并没有继续追问,反而用之前放在桌子上的铅笔勾画了什么,“你在现实中最爆发的情绪是什么样的?”

    最爆发的情绪?

    在塞班询问齐颂的时候,纪洲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等价思考,他最爆发的情绪应该是什么样的?

    如果这个问题是在他未成年之前,他或许并不会这么犹豫。但是经历的多了,隐忍的多了,就仿佛没有什么能让他情绪爆发出来。哪怕在陈嵩出轨的时候,他也就没摔东西,甚至他都没有太多的大喊大叫。

    如果是演戏,他确信自己能够演出歇斯底里的感觉,然而在现实中,他恐怕连一个激动的手势都做不出来。

    “或者我说的不够详细。”塞班从桌子上蹦下来,走在齐颂的面前,齐颂个字应该是比他高的,却因为驼背而让他看起来比塞班都要矮上一截,“就是你在经受过刺激,最痛苦,最悲伤,甚至是快乐兴奋,你会有什么表现?”

    塞班每逼近他一步,齐颂都会向后退,他的手甚至不由自主握住了纪洲的衣角,就像是握着最后一支救命稻草。

    “ok!”到后来还是塞班先摊开手,他背对着剩下的八个人挥了挥手,“让他们走,后面的也不用在进来了。”

    他倒是没直接赶纪洲走,也不知道是忘了还是觉得多这么一个人在这也没有什么关系。

    当然,已经这样了纪洲倒是没抱着什么自己还会有机会的希望。

    不过仔细想一想,能亲眼见识一下塞班导演的演技培训课程,倒是也没算白来。

    在塞班开口的时候,原本坐在后方讨论的几人也抬头看过来,在看到竟然留下两个人的之后互相都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小声说些什么,一副试镜大权全权交给了塞班的姿态。

    “这样吧,”塞班自己却并不在意他们在后面说什么,纪洲感觉他现在盯着齐颂的双眼都泛着光。不过他心里也清楚齐颂面对他很紧张,向后退了两步。“我来举个例子。”

    纪洲能感受到这两步就让齐颂整个人都放松了一些,但是他的半个身体依旧躲在了纪洲身后,握着他衣角的手也一直没松开。

    恐怕是忘了,不然齐颂自己要是知道能立刻躲他几十米远。

    “我们就说点儿开心的。”塞班放缓声音,“你在什么情况下会比较开心?比如说我把这个机会给你,你会有什么表示?”

    齐颂却连头都没有抬,眼睛始终盯着椅子脚。

    塞班表现了出乎寻常的耐心,这和他面对卫忠侯时候的装疯打滚完全不同,虽然看在纪洲的眼里这更像是一个诱拐小红帽的野狼。

    “你想一想,如果你现在得到了这个机会,我别的也不能保证,但是酬劳肯定是你绝对想象不到的丰厚。你会开心吗?”

    纪洲感觉握着自己衣角的手被放开,半天之后才听到齐颂低哑的说话声:“对不起。”

    “啊?”塞班有点儿搞不明白。

    齐颂伸手小心地拍了拍纪洲衣服上褶皱,再一次开口,对象很明确:“对不起,我……我没注意到。”

    打量着塞班的表情,纪洲忍着笑意说:“没关系。”

    “现在是一个大好的工作摆在你的面前,你还在想着衣服上的褶?”塞班暴躁的心情刚冒了一个头就被他自己压了下去,“那我们就不提开心的事,提点儿悲伤的,悲伤的你总该有吧?”

    这要不是一个导演恐怕出门就能被人套麻袋。

    纪洲自觉向旁边让开。让一直躲着塞班的齐颂不得不暴露,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连嘴唇都在紧张地颤动着。

    但是很明显,他这样的一副表情反而让塞班更兴奋,他刻意压低自己声音:“比方说你的前妻?她为什么要和你离婚?你又为什么会丢了工作?”

    齐颂微微偏头,抬起手臂似乎想要捂住耳朵,结果这个动作刚做到一半就被他狠狠咬住下唇放弃。从纪洲的角度看过去,能注意到他脖间的青筋都清晰可见,然而直到他把手放下,又重新垂下头,都没有说出一个字。

    这短短的几分钟,这个人的挣扎愤怒到最后恢复了曾经的懦弱平静,连纪洲在旁边看着,都觉得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这表现和演技无关,而是一个恐怕一生都在低头的懦弱男人妥协地挣扎。

    塞班在看到齐颂抬手的那个瞬间,就已经勾起了嘴唇,结果这个笑容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在齐颂垂下头恢复原样之后,他直接就在原地狠狠地蹦了几下,那表情很明显就是忍住爆粗口的冲动。

    “操!”

    好吧,他没忍住。

    “纪洲!”塞班话音一转,改成狠狠瞪着纪洲。

    莫名其妙就躺枪了的纪洲依旧微笑着开口:“在。”

    “你不是也来试镜的!”塞班回到他之前坐着的那个桌子,从上边随手抽了一张小纸条塞给了纪洲,“演!”

    纪洲知道自己认真就输了。

    但是他依旧展开那张被塞班揉得皱巴巴的纸条。

    ——“楚瑜生,男,三十一岁,未婚懦弱不会生气老好人。背景在又一波台风来袭,安全屋内,他仅剩的半瓶水被夺走。”

    果然是名导大作。

    这个试镜题目明显就是开放式,没有剧本,一百个人自然就有一百种演法,而塞班需要的自然就是脑回路和他重合的那位。这一段背景发生在整部电影之前之后都需要猜测,很明显身为重要配角之一,这个男人后期的性格肯定会有些许的转变,而具体转变成什么模样也需要去演员自己去赌。

    很有挑战性。

    纪洲勾了勾唇角,猛地毫无征兆狠狠摔在了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剧组门口捡个将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言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言君并收藏剧组门口捡个将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