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剧组门口捡个将军 >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妇产科门口。

    纪洲坐在墙边的休息椅上,低着头看着脚下土白色的地板,像是刚想起来一样问身边的卫忠侯:“一直都没看到蒋七,他去哪了?”

    “我让他去拿些东西。”卫忠侯拍了一下纪洲的肩膀,“没事的。”

    纪洲反手握住卫忠侯的手,他的掌心冰凉贴在卫忠侯手上的时候感觉就像是握住了主心骨。

    蒋璐突然早产,差不多让所有的事情都乱成了一糟。钟尚蹲在门口,握紧了拳头垂着头,一个字都没说。纪洲看了他两眼,就收回了视线。

    实际上这几年来,他和蒋璐的联系少得可怜,但是蒋璐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哪怕真的是有怀有目的,他也没办法像是看待陌生人那样对待她。

    不管是感恩还是人情,他现在只能希望蒋璐安全。

    蒋七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纪洲对着卫忠侯做了一个手势,去了拐角处的地方接起来:“喂?”一开口他才注意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蒋七听到纪洲的声音之后竟然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我姐她怎么样?”

    “产期提前,”纪洲揉了揉脸,“医生说要做好准备。”

    手机那边很久没有说话,但是纪洲能听到蒋七强忍着的急促呼吸声。好半天他才开口:“纪洲,这件事和你没关系,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你不用自责。”

    蒋七很少叫他的名字,这一次听到这两个字之后,他反而是觉得鼻头微酸。他仰起头控制住情绪之后才勉强开口:“会没事的。”

    在机场的蒋七紧握着手上一本泛黄的日记本,慢慢捂上了眼睛:“纪小红,对不起。”

    “和你又没有什么关系。”纪洲听到这句突然的道歉,有点儿无力,“我今天听到了太多道歉了,你别再没事掺一腿让我瞎想了。”

    蒋七稳定一下情绪:“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之后,蒋七看着自己手上的日记本,蒋璐的笔迹他看了二十多年,早就能够摸透了。也因为这样,日记本里的内容反而让他不想去相信。一边是他的亲姐姐,一边是他最好的朋友……

    他弯着腰低下头,在人来人往的机场中,用两只手捂着脸。

    产科的门被推开的时候,钟尚就好像是被吓到了一样猛地直起身,双手紧紧握着医生的肩膀:“我老婆怎么样了?”

    医生被他的粗鲁差点儿撞回在门上,但还算是理解的露出一个微笑:“暂时母女平安,但是因为孩子是早产儿,还需要观察一周再看。大人现在还没有醒,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这一阵要注意好好补补身体……”

    纪洲腿一软,被身后的卫忠侯搂住,他转头看向卫忠侯,露出一个笑容:“太好了。”

    卫忠侯看着他疲惫到看不出血色的脸,拧紧了眉,捏了捏他的脸:“我们回去休息。”

    “嗯。”纪洲靠在卫忠侯的肩膀上打了一个哈欠,“明天是不是就还要拍戏了?”

    “明天我和塞班说,你再休息一天。”卫忠侯在纪洲开口之前捂上他的嘴,“听我的,不然你现在这个情况去拍戏状态也不行。”

    说不出话的纪洲瞪大眼睛看着他,卫忠侯把手拿开,干脆直接用唇压上去。

    “听话。”卫忠侯揉了揉他前额的头发,“不用那么拼命,又不是一个人了。”

    纪洲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他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一下,没想到沾了枕头马上就睡着了。卫忠侯听着他的呼吸声,确定他已经睡着了之后,才帮着他掖了掖被子,轻手轻脚地拿着手机离开。

    蒋七之前给他发过信息说回来了,他让蒋七取的东西他也已经拿回来了。

    卫忠侯刚出门,就看到了蒋七站在他的房间门口,伸着脖子瞅,确定是卫忠侯一个人,忙招手让他过来。

    把手上的日记本递过去。

    “你看过了。”卫忠侯接过来坐在房间内的高背躺椅上,根本就没听蒋七的辩解。“没关系,反正我也看了。”

    “哦。”蒋七坐在床边,低头瞅着自己的脚。

    卫忠侯没理他,翻看这本日记,前几页都是说蒋璐和钟尚之间的事情,他这种阅读烦躁症,也就大概翻了翻,一直翻到了有纪洲出现的那天速度才渐渐慢下来,差不多从蒋璐看到纪洲开始,剩下的篇幅中有钟尚字眼的就越来越少。

    ……

    0825

    今天下了很大的雨,我看到纪洲的时候,他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看到我的时候还扯开了一个笑容。用特别无所谓的语气说,他出柜了。

    那个瞬间竟然感觉有点儿空落落的。

    我猜我是喜欢他的,和他在一起我会觉得特别轻松。不用每一句话都去绞尽脑汁和钟尚较量。

    不过现在,还是算了。

    ……

    从那天开始,中间很长的部分都没再提起纪洲,渐渐就全部是她和钟尚的事情,和钟尚确定恋爱关系之后,言语中也就带着一丝暧昧和小女人的态度。纪洲这个人就好像只出现在她很久以前的懵懂初恋中,偶尔提起来也只是一句话带过。

    卫忠侯揉了揉额头,耐着性子往下翻。

    在蒋璐今天来找纪洲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事情,恐怕全都在这本日记里面,纪洲不想看完全没有关系,那他就去看看这么一对夫妻到底是做了什么乱起八糟的事情。

    让他们以后别再来打扰他和纪洲的生活。

    日记一直记录到三年后的一天,上面才出现了纪洲的名字。

    ……

    0921

    钟尚已经去军校三年了,我当初因为知道自己喜欢纪洲的原因没有跟过去,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一点儿后悔。不过钟尚最近那边的情况似乎有点儿不太对,他最近打电话的声音情绪都有点儿奇怪。

    并且我感觉有人在跟踪我。

    0926

    今天去片场探班,看到了纪洲。正在和工作人员笑着聊天,是个龙套角色。他以前就说想要拍戏,没想到他真的这么做了。我知道他已经离开家生活全都依靠自己,大概是心疼?我想帮帮他。

    1021

    我的确被人跟踪着。

    三个男人,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或者是谋财?

    我在外面租了一间小房子,悄悄离开家,如果他们真的是因为蒋家来的,那我应该提前做好准备。

    1103

    钟尚这几天的电话很不对劲,并且总在若有若无的提示我,甚至隐约问起了纪洲的事情。我怀疑过是不是他派人跟踪我,但是我更倾向于一个大胆的想法。

    1107

    纪洲被人打了,早就被定下来的角色也临时换了,我去找过校长,校长含糊地提起是有人威胁他。纪洲很难和人结仇,我猜测,大概是钟尚做的。

    ……

    从这页之后被人撕去了几页,然后连日期都没有注明的一页空白纸上只写了一句话——

    “钟尚正在卧底。”

    之后的几页字迹潦草,有些地方甚至看不清楚。卫忠侯眨着眼看了半天,都没看懂到底是说了些什么。干脆就直接跳过翻到后面。

    在最后的时候,潦草的字迹突然变得工整,似乎是有人一比一笔的补充上的。并且明确在开头标出给纪洲的字样。

    ……

    我很长时间,很长时间都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关于三年之前,关于钟尚的那个任务。那就是我们生活的重要转折点,钟尚沾了毒,戒掉的过程中并不让我去参与,据说很痛苦。与此同时就是带来的副作用,精神偏激,多疑,暴力倾向。

    他翻出来我从前的日记本,就是在我刚懵懂确定喜欢纪洲的时候,记录下来的一点儿心情。钟尚把这当做是证据,几乎是在内心潜意识的,认为我依旧在喜欢着纪洲,或者我从来都喜欢他。

    卧底的事情,我和他互相清楚,但是当时谁都没说。他是因为任务的隐蔽性,我是为了不成为他的弱点,结果到头来都是我自己自作聪明。让他以为我和纪洲假情侣的做戏,是我内心真正的想法,也是因此,让他险些暴露了身份,引起那些人的怀疑。

    我从来没想过伤害纪洲,以及他的家人。

    我找人暗中保护着纪洲,以为那些人不敢在这种特殊情况下那么大胆,也是因为我的自负,反而让这一切,都向着无法挽回的方向走去。

    得知他们要对纪洲弟弟下手的时候,我才知道我都做了些什么。

    尤其在我知道纪洲弟弟去世的消息之后……

    ……

    卫忠侯合上日记本,双手微微用力,整个本子就从中间撕开,变成一堆废纸。

    蒋七听到声音之后没敢抬头,他哑着嗓子道:“我姐做的事情,我……”

    “和你没关系。”卫忠侯起身,用脚把那些废纸堆成一个小堆,“我真是庆幸没让纪洲看到这些东西,简直就是恶心我的眼睛。你处理掉吧,我出去一趟。”

    “我知道我说这些话听起来可能不太……”蒋七抬起头,双眼通红,“但是那是我姐姐,我不可能让你……”

    “纪洲的弟弟没死。”卫忠侯打断蒋七的话,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袖口,并没有看向蒋七突然瞪大的眼睛,“但是很可能,有一个人替他死了。”

    他双手很稳地打开门。

    眼神却黑得可怕。

    ——

    蒋璐还没有醒,但是医生说这并不是昏迷,而是睡着了。

    钟尚握着她的手,蒋璐的手指因为失血过多有些冰凉,他双手慢慢的揉搓着,一直到手心里有些暖意之后,才露出一个微笑。

    卫忠侯因为之前来过,病房门口的小护士还记得他,直接就热情的告诉了他病房号,并小声叮嘱要小声一点儿,病人需要休息。

    他点头答应,甚至在进去之前礼貌地敲了敲门,但却并没有等屋里面有人回应,就直接推门进去。

    “她还没醒。”

    钟尚听到这个声音,并没有回头,把蒋璐的手放在脸颊旁边温暖着,应了一声,“嗯。”

    “那我就找你好了。”

    卫忠侯走近钟尚,沉下声音面无表情地说。

    “有些事情我不知道那就算了,但是既然我知道了,总应该做点儿什么。”

    钟尚这才放下蒋璐的手,小心翼翼地把她的手放回到被子里面盖好,这才起身正对着卫忠侯,露出一个并没什么诚意的笑容:“如果是纪洲,这些事情恐怕就被他咽下去了。”

    “这些事没必要让纪洲知道。”卫忠侯微微偏头示意出去说,“我能解决的事情,就不用让他闹心。”

    “我其实是挺喜欢你的。”钟尚按了下楼的电梯,“性子很对我的胃口。”

    卫忠侯并没有说话。

    “砰!”

    他只是狠狠地把钟尚踹在树干上。

    医院旁边有一个疗养区,夏天的时候这里算是避暑胜地,冬天的时候就完全没有人,盖了一层无人打扫的厚雪。而现在,这里的宁静被打破。

    卫忠侯抓着钟尚的头,狠狠地按在了粗糙的树干上。树上早就没有了叶子,但是却堆了一层雪,动作幅度稍稍大一点儿,就会被雪盖了一身。

    “我之前是反感你,但是并没有觉得你特别该死。”卫忠侯的声音并没有一丝起伏,只有手上的力道显示他现在的心情,“哦不对,现在不仅仅是你,连你老婆,我都觉得特别恶心。”

    钟尚挣扎了几次,除了让他的脸蹭在树干上火辣辣地疼之外,却并没有其他的作用。

    他是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面前这个男人究竟有多强,从前他的模样只是小打小闹,而现在这个人是真的生气了。

    “你老婆说喜欢纪洲?”这句话几乎是让卫忠侯咬着牙说出口的,“我第一次,见到这么让人恶心的喜欢。”

    他按着钟尚脑袋的手,狠狠地向下砸去。

    那个位置的树干慢慢被染成了血色。

    然而越是这样,钟尚反而就笑得更加灿烂:“她哪知道什么是喜欢?她自以为是的喜欢,其实都是假象。只有我,只有我才能陪着她,和她结婚,过一辈子!”

    “砰!”

    头皮快要被撕裂的疼痛并没有让钟尚露出一丝一毫的痛苦,反而让他大笑出声:“她害死了纪洲的弟弟,有了这层关系,她这辈子,看到纪洲都会想到这件事,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喜欢上纪洲!她面对纪洲会愧疚,会痛苦,会想着要逃得远远地,永远都不会有喜欢!”

    卫忠侯松开手,钟尚整个人就无力地躺在了雪地上。

    他的半张脸已经血肉模糊,嘴边还带着血迹,配上咧开的诡异笑容,像个走火入魔的疯子。

    “你想知道什么?”钟尚又被卫忠侯踹了一脚,他咽下到口的血腥味道,笑着说,“关于纪洲弟弟的事情?你是不是也以为纪洲弟弟死了?”

    他靠着树干坐着,半个身子都被埋在了雪里,他眯起眼睛,轻声说:“我有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你想不想听?”

    “这个秘密啊,要从好多年前开始,慢慢地说。”钟尚张开手,“我从好多年前开始,就织起了一张大网,这里面绑了几只小虫子,现在网已经慢慢收起来了,我的目的,也已经要实现了。”

    “第一只进了网的虫子,叫纪洲,呵,从蒋璐第一次看到纪洲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观察这个人。”钟尚咳嗽了两声,偏头吐出一口血水,“纪洲是那种吸引女人视线的男孩,尤其是蒋璐这种从来都没有人去特意保护的,纪洲只要帮她解决几个小麻烦,她就容易芳心暗许。所以我就动了一点儿手脚。”

    “我微微,向纪洲的父母透露出一点儿,他的性取向。”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捂着脸笑,“那个计划现在看起来简直就是漏洞百出,但是当时实在是顺利得不像样子。纪洲太年轻,正是容易动心的时候,只要跟着他两天,就能看出来他其实喜欢男人。而我,只要在纪洲不在的时候过去,说纪洲纠缠我让我很困扰,他当时没有那个耐心,被本来就对他漠不关心的父母逼问,出柜的事情简直就是理所当然。”

    “纪洲是个同性恋,他不喜欢蒋璐,但是却不能阻止蒋璐对他有好感。”钟尚偏着头似乎在思考,“我不能直接从蒋璐那边下手,所以只能让蒋璐做一些,男人可能会反感的事情,比如说隐瞒身份资助纪洲上电影学院。如果这并不让纪洲产生什么阴影的话,我还有接下来的计划,就是殴打。”

    钟尚揉了揉似乎被卫忠侯打到骨折的肩膀,却并不在意,似乎更加兴致勃勃地开口,“我当时正在卧底,这个身份,就是我的帮手,我只要‘不经意’透漏出我女朋友最近被一个男人骚扰,那些空讲义气的小喽啰就会自发的,对纪洲进行殴打。”

    “而稍稍威胁一下校长,让他把蒋璐资助他的事情透露出来,纪洲难免会不堪重负去找蒋璐理论。”钟尚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兴致勃勃,哪怕被卫忠侯单方面殴打也丝毫不能影响他的心情,“我告诉那些喽啰们,让他们帮我保护我女朋友,平白无故被人跟踪,蒋璐一定会意识到什么,她当时可能猜不到我正在卧底,但是很容易把这些事情引到家庭方面。在那个时间,我找了一个人,把那破房子租给了蒋璐。这个时间要卡得刚刚好,在蒋璐刚搬进去的时候,让纪洲去找她,我设计了很久,结果总算是没让我失望。”

    “然后我把身份对她曝光地更明显一些,蒋璐很聪明,我太了解她会做什么了。这个聪明并自私的女人,只要让纪洲做她的男朋友,那么她和纪洲之间就已经有了隔阂,她利用了纪洲,就办法和他在一起。然而这并不是我最终的目的,我需要的是她和我,并且这辈子只能和我在一起。”

    钟尚眯起眼睛,就好像是怀念一样道:“然后我做了一个堪称是艺术品的完美计划。卧底这个身份,从头到尾都不是我的阻碍,我想一锅端了那群人轻轻松松,但是我并不着急,我需要利用他们。棋盘上已经摆好了棋子,毒枭,纪洲,蒋璐,还有纪洲的弟弟,以及,他弟弟的女朋友。”

    “蒋璐恐怕都不知道纪洲有一个弟弟,然而我却清清楚楚,并且在双方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让他的弟弟和周媛碰面。我见过周媛几次,她算是继承了自己母亲的美貌,并且长期生活在那个畸形的家庭里面,身上带了一种让人想要去保护的气质。而纪海的家庭和他长期压抑着自己的性格,并且一直生活在纪洲的保护下,反而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幼稚叛逆。”

    “想象一下,你喜欢的女人,哭着在你面前,求你带她走。像是纪海那样小时候没受到什么痛苦的男孩,脑袋一热,就会答应了。”钟尚摇头笑着,“他们离开,我再找人悄悄地偷走他们的身份证,神不知鬼不觉。”

    “而这个时候,我只要隐约暴露出了自己的身份,让上方的毒枭老大起疑。那天他来找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用不用我帮忙教训一下那个抢了你马子的男人?’我当时恶狠狠地说一定要给纪洲一个教训,但是因为纪洲是个演员,是个公众人物,他要是出什么事恐怕会有麻烦。我接下来又提了一句纪海。”

    “那个猪脑袋的老大,果然找到了‘纪海’,那个拿着纪海身份证的一个小喽啰,那是他的手下,然而他因为位置太高,根本就不知道。人是我去绑的,绑的很紧,嘴也堵上,他说什么都没人听,然后就被那些人扔下去沉了湖,确定他死了之后,才把尸体变成是意外坠湖的模样。”

    “而尸检报告,我只要和上司报告这都是卧底的一部分,死的人也是手上有人命的该死之人,上司就会帮我隐瞒。”

    “而我在用后怕的语气,和蒋璐打电话的时候隐约透出说了纪洲弟弟死的事情,蒋璐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想太多,她会把一切都安在了自己身上,会自责。”钟尚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这份愧疚会让她只能依靠我,因为我陪着她,我会是唯一知道那件事情的人,她这辈子,都只能和我在一起。”

    “哦对了,为了避免纪洲的弟弟突然跑出来碍眼,我又稍微阻止了一下。”钟尚眯起眼睛看着前方的卫忠侯,“周媛的妈妈赌博欠了不少钱,是我帮她还清的。我的要求只有一点,就是让周媛带着纪海躲得远远的,不然那笔钱,我会记在周媛的头上。而如果她离开,我不仅不会计较,反而会给她和纪海一笔钱生活。”

    “小女孩就是听话又乖巧,一根棒子一块糖,很好哄。”钟尚好笑地摇摇头,“然后就是计划的最后一步,就是逼蒋璐,逼到她走投无路,彻底地,完全依赖我,属于我。”

    “我每天晚上,都会装作说梦话的样子,提起‘纪海’的死,尸体在水中泡了几天才被发现,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这一系列的话加上她的愧疚心虚,还有怀孕时候的情绪不稳,于是她过来找纪洲。而我只要轻轻地,推波助澜一下,用上点儿苦肉计,她就没办法离开我。”

    “更不用说,我们还有了孩子。”说到孩子两个字的时候,钟尚才露出一点儿温柔地笑容,“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一直到他说完,卫忠侯才开口说:“你已经疯了。”

    “我大概是看到蒋璐之后,就已经疯了。”钟尚抬头看向他,眼中的红血丝看起来就好像是哭了,“那她就陪着我一起疯好了。”

    “但是……”卫忠侯弯下腰,用手卡在了钟尚的脖子上,“如果有人举报,你是个疯子,被关起来了,怎么办?”

    他的手一点点儿的用力,钟尚的脸因为窒息而被憋成了紫红色,“我真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能喜欢一个人,到这么自私的地步。除了你自己,你是不是觉得任何人都能去伤害?都无所谓?”

    在钟尚已经翻白眼的时候,卫忠侯才松开手。

    “既然如此,你们就一起呆在黑屋子里面去疯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剧组门口捡个将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言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言君并收藏剧组门口捡个将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