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猫大狗 > 第17章 十七此情难以明了

第17章 十七此情难以明了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水池边的一人一猫也不顾身后还有那莲女在瞧着,就毫无形象地打闹了起来。

    而在棠绫靴子都快被抓烂时,水池里终于旋身飞出了一个人影。她们两个听到动静先是身形一僵,然后就倏地转头看去。

    只见那人足尖一点,轻巧利落地跃到了岸上。仍旧是入水前那一身干净的灰白色衣袍,不见有半点湿污狼狈,婷婷而立,仙风道骨。

    “喵呜!”小白猫脱口而出。

    “噗!”棠绫没忍住笑出来,结果脚上又挨了几道。

    “现在已经没事了。”樊禅目光掠过那欢快朝自己跑来的白团子,又在后头的粉衣少女身上停留了片刻。扬手一挥,水池里飞出了一个身影。

    哗啦一声,那女鬼好似咬钩之鱼一般,生生被一股无形的力道从水里扯了出来,落在围栏边。石板地面打湿了一片,她伤得不轻,趴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异化成根茎的腿已经被齐齐斩断,伤口里还汩汩冒着暗红的血。

    “吼!!”此时她就像负隅顽抗的困兽,低吼着用指甲抠进石板缝隙里,保持着一副防备的姿势,抬起头,一双眼睛恨恨盯着几人。

    “咦?她的脚……居然变成了这样……”勾月近距离看了女鬼的模样,惊异之后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下意识地转头,却见棠绫已经别过了脸去,想来也是心里有些难受,不忍再看了。

    “刘慧茹!”对峙中,樊禅忽然轻声道。

    女鬼一怔,猛地朝她看过去,神色有片刻呆滞,而这清冷的声音却在她脑海中不断回响,一点点放大。她的吼声低了下来,周身戾气一下子消散许多,眼底却聚起了几分复杂,似在努力分辨着些什么,记起什么。

    慢慢地,见她的神色变得十分古怪,嘴里还连续发出一阵低低的声音。好一会儿才听清了,原来是在呢喃着那三个字。

    刘慧茹……刘慧茹。是自己的名字么……女鬼忽然眼瞳一缩,半晌才慢慢舒张开,脸上五官扭曲地皱在一起,表情变得痛苦。

    有多久没听见人喊这个名字了……回过神来,自己还是那个人类的时候的记忆原来已经那么遥远了,远到再也回不去了。

    仿佛大梦初醒,之前所陷落的,却是一个冗长的,叫她不愿再回首的噩梦。

    “呜呜——”女鬼发出了一声哭泣般的哀嚎,终于卸下了防备颓然垂下头,杂乱的头发遮住整张脸。啪嗒,一声轻响,地面上未干的地方多了一处湿痕,又很快化开,渗进石板里。

    勾月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微微起了变化。此时她们都沉默了,夜风牵起衣角,簌簌的声音如置身一片空旷荒芜,莫名叫人觉得压抑。

    樊禅缓缓抬起手,在虚空中画了一道暗符,随后就见一簇光体从女鬼尸身里脱离了出来,蝴蝶一般忽高忽低地飞动着,最后停落到了她手心里。而那具遗留下的尸体瞬间化作泥灰,散落一地。

    “你们不要伤她!”转身的时候,原本一直无法动弹的粉衣少女以为她们要对女鬼不利,终于挣扎着动了动,朝着樊禅喊道。棠绫见状连忙从衣袖里又摸出了一张定身符,准备给她贴上。

    樊禅对棠绫摆摆手,朝莲女走了过来。

    莲花生于此地,女鬼异变于此地。日夜陪伴,有了亲人般的羁绊,也逐渐被那哀怨所感染,深知其痛,深感其苦……这些,她能理解,可是不能纵容。

    她站在少女面前,低头无声看了对方许久,忽然伸出手。

    啪地一声脆响。竟是在额头上重重弹了一记。

    勾月和棠绫呆住。莲女也愣住了,睁大了那双水汪汪的眸子,抬头看着面前这弹了自己脑门的清冷女子,迷茫中带着委屈,一副欲哭未哭的模样。

    “你在助纣为虐,知道么。”樊禅对她说。语调轻淡,却带着几分严厉。

    少女捂着额头,有些害怕地小声哽咽:“其实她,她本性不坏,很……很可怜。她只是想解脱……”

    “可怜不是为害他人的理由!”樊禅冷声打断她,“你这样做不是在帮她了却夙愿,而是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彻底失去再世为人的资格。”

    再世为人……莲女怔怔地看着她。见她转身欲走,又连忙喊住:“你们,你们要带她去哪里?”

    “去她该去的地方。”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这次喊出来的却是勾月。樊禅脚步顿了顿,回身看了某只小白猫一眼,便衣袖一挥连带着她一起消失不见了。棠绫站在原地眨了眨眼,默默地把手里的定身符贴在莲女脑门上……

    过了片刻,她们已经来到了离耀县很远的一片郊野里了。

    不远处密林中不时传出乌鸦啊啊的叫声,周遭杂草没过了脚踝,一座座坟茔在月光下染着阴影,石碑林立,明显是一片荒废的墓地。这里埋葬的,都是异乡孤骨。

    樊禅走到一处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的碑前,抬手放出那女鬼的魂魄。光芒一闪,那团好似没有实质的黑色就出现在了墓边,显露出模糊的人形。

    “这是你前世的丈夫的坟墓。”她指着那块布满青苔的石碑对她说。那黑影动了一下,慢慢靠近过去,手触到了上头的斑驳痕迹,良久,才道:“原来,他死了……”

    声音轻飘飘的,很冷,并没有预想中的失控。然而这冷静却没能坚持太久。

    “呵,居然这么快就死了……”女鬼咯咯地笑了起来,分不清是高兴,还是濒临崩溃的愤怒。她跌坐在石碑前,身子忽然颤动得厉害。

    樊禅眸色沉了沉,“他很后悔,后来便一病不起,死在了北去的路上。”

    黑影忽然静止了下来。女鬼不再笑了,沉默得听不见声息。

    “你还爱他么。”樊禅开口问。

    女鬼没有回答她。

    她摇了摇头,一字一句道:“你曾经很爱这个男人。”

    “十八岁那年,你违背父母的意愿,为了他背井离乡,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从此与家族断去联系。”她看了眼猛然震颤了一下的女鬼,继续说道:“你愿意跟他一起守着清贫的日子,穿上了粗布衣,干起了农活,日渐粗糙了双手。”

    “你把自己一直随身的玉佩典当了,给他买最好的笔墨纸砚来作画写字。”清冷的声音像月下缓缓流淌的河水,惊起尘封的记忆。

    “你甚至舍不得他穿得寒酸,自己省吃俭用买了布料一针一线为他缝衣,却连灯烛都舍不得多点。多少个深夜里就着昏暗的光线裁剪,眼睛花了,被针伤了手也毫无怨言。”

    “他纳妾的那天,你独自哭了一整晚,第二日却强颜欢笑,只为了不叫他为难歉疚。”樊禅低低地叹息了一声,“那个时候,你仍旧不怪他。因为你觉得没能为他生上一儿半女是自己愧对了他。”

    她轻轻说着,勾月在一旁听得出神,渐渐地竟觉得眼睛里有些发酸。而墓碑前那个黑影颤动得更加厉害了,隐隐还听见了些压抑的哽咽。

    “不要……不要再说了。”女鬼将头埋进手臂里,声音沙哑。

    但樊禅没有停下来。她缓缓走到女鬼面前,伸出手,将两根手指点在了对方头上:“你嫁给他后就再没有一件像样的首饰,你在那原本放首饰的盒子里珍藏的,是他当初写给你的诗。每一篇,每一页,你都小心珍藏着,这样就算被冷落了,也有所慰藉。”

    随着话音落下,丝丝缕缕的黑色不断从鬼魂体内抽离:“然而,他终究还是背弃了你。他没能经受得住财权和名利的诱惑。”

    “你应该恨他的。”樊禅轻声道:“可是,为何因着这恨,把自己困在了泥沼里。”

    “他已经转世投胎,不再记得你了,而他前世所犯下的罪孽,也会在那一世得到应有的报应。你呢,你还要折磨自己多久?”

    说完这些,她垂下眸子,掌心覆在女鬼头顶,轻轻地抚拍了一下。

    女鬼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泪水决堤,从干枯的眼眶涌出,滴落在墓碑前的杂草上。而那些黑色尽数从身体里抽离消失后,魂魄终于显露出原本的模样,慢慢变回了面容姣好的女子,如同洗净了污泥的珠玉。

    她恸哭不止,凄厉的啜泣声回荡在林间,徒生悲怆。

    远处,已经等候在那里许久的黑白无常走了过来。樊禅朝他们点点头,带着猫转身离去。

    “我们这是要去哪?”小白猫抬头问她。

    “天快亮了,我们得回去净化那个水池,不然那片地方的祸乱不会就此平息。”

    “哦……”猫低下头,耳朵而拉耸着。樊禅听她声音里似乎有些低落,停下了要御风的动作,回头问:“怎么了?”

    “刚刚那女鬼……”勾月犹豫了一下:“她丈夫狠心负了她,还把她害死了。她不是应该恨他入骨么,为何还抱着那块墓碑哭成了那样。”

    樊禅微微讶异,垂眸注视了她良久,才转回身去,“谁知道呢……有时候,爱跟恨,很难分清吧。”

    “爱和恨……”勾月低声重复,心底好似有什么轻轻触动,却无法切实地感受到,忽隐忽现,若即若离。

    这隐隐的焦灼……是怎么回事?猫看着前面那清冷的背影,蓝碧色的眸子里渐渐失神。

    她是生来便冷情的魔族,不了解凡人这种麻烦的生物,更不明白他们那些纠结的情感。而那所谓的爱,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此刻好似有点懂了,却又不太明白……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小猫大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月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月泊并收藏小猫大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