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猫大狗 > 第74章 七十四归去

第74章 七十四归去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它是栖身于神社后院灵池里的神灵,日日聆听来人心愿,夜夜净化阴邪污秽,守护着一片土地的安宁和清明。此般日复一日,时光漫长得仿佛没有尽头。

    这个国度的公主,时常会来它这里,在池边一坐便是一个上午,喃喃自语,说着不为人知晓的心事。从青葱少女出落成婷婷美人,它一直无声陪伴着她。

    可是这位公主的笑容日益减少了。那一天,她很迟才过来,依然坐在水池边,却有泪水滴落进池子里。

    它尝到了苦涩的味道。

    “要是能大病一场,变得很吓人,让那个老家伙不敢娶我就好了。”人前持着公主威仪,向来端庄得体的女子这般孩子气地说道。躲在水草石头下的鱼儿震颤了一下。

    原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但是生病了……就可以避免这场不幸的婚姻么?它轻轻摆动着尾鳍,陷入了沉思。

    它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犹豫不决。然而看着那人眼底浓重的哀伤,它最终还是毅然舍弃了自己的形体,化作一缕蓝烟悄然缠上了对方浸在水里轻划着的手指。

    就这样,它随着辉子公主离开了神社。过不久,公主手臂上长出了鳞片,它小心控制着,让这些表象吓退了那位年迈好色的将军。它想完成她的心愿。

    然而后来,它却发现自己回不去了。擅自离开了灵池,失去了灵力的供给,它每日都在忍受干渴煎熬。但是这些,它都无法告知旁人,而公主因着巫师的预言,将被送往另一个国度。

    它随着离开了,离自己守护的地方越来越远。慢慢地,情况已经不受控制。它唯有在公主身上汲取精气,才能缓解些许痛苦,可是,还不够……

    它陷入了泥沼里,难以自拔。原本清明的双眼也渐渐浑浊,直至再看不见……

    ……

    “该醒过来了。”

    黑暗中,忽然有谁轻声说道。清澈好听的声音传入脑海中,就像一道光探照了进来。

    恍恍惚惚地,意识回归身体里,开始感觉到有灵力在源源不断地补充进经脉,干渴的痛苦已经一点点褪去,就如同回到了故土神社,变作了鱼儿,再次被那片灵池水包裹住。久违的舒适清润叫它欣喜却又莫名酸楚。

    待周身感觉越来越清晰真实,双目也重新恢复光明,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水中光线照亮了淡蓝色轻摆的鱼鳍。浮游而上,把脑袋探出水面,就看见了那位散发着纯正仙息的美丽女子。

    她蹲在水边静静注视着它,目光温和得叫人沉溺。

    樊禅轻轻掬起了一捧水,将水里的鱼儿也一齐包拢在手心里,那池水却没从指缝间溜走分毫。

    “都过去了。”她温声道:“我会让她带你回故乡。”

    “她……指的是谁?”鱼儿摆动了一下尾鳍,心生疑惑,意识却又模糊混沌了,而周身也开始泛起淡光,最后连带水一起渐渐浓缩,变成一颗半透明的珠子。池边的人握起手心,转身消失在空气里。

    淡金色的阳光从晴空上漫洒下来,烘热了薄雪覆瓦的屋顶。这个早晨寒意清减,竟有了些回暖的趋势。

    一处静僻的小巷子中,传出来低幽婉转的弹琴声。循声探入墙内,院子里却空空荡荡地,唯有一女子独坐抚琴。廊下帘子被风吹开,露出淡紫色的绣花衣角。

    这时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有人走了进来,却不过去打扰,负手立在漏过枝梢的几簇阳光里,安静听一曲奏完。很独特的旋律,跟自己以往听过的都不一样。

    余音消逝,抚琴人才收手起身,缓缓走了出来。一身紫色曳地长裙,凤凰云纹半缠,庄重而秀美。辉子公主浅浅勾起嘴角,大病初愈后脸上还残留一丝苍白色,在晨光中显得有些娇弱。

    “你是来同我告别的吗?”她款款走过来。

    樊禅却没有回答,只轻声问:“你可还记得郁枝山神社?”

    “郁枝山神社……”辉子公主没想到对方竟会知晓,脸上露出惊讶神色,而后柔柔颔首:“那是我以前很喜欢去的一个地方。”

    樊禅从袖间取出一颗淡蓝色的珠子,递过去给她:“回去后,务必把它放入神社祈愿灵池里。”

    闻言她愣了一下,眼底划过一丝哀伤。双手郑重接过,认真道:“我记住了。”停顿片刻,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今日我便启程回国了,以后……”

    辉子说着低下头,不敢看面前人清冷的眉眼:“以后……还会见面吗?”

    “或许不会了。”樊禅回答。

    “是么……”她咬了咬唇,目光却是一下子黯淡了。

    樊禅忽而有些不忍。拂衣缓步走到院中那棵枯死的大树下边,轻抬手指,点在了面前树干上,然后淡淡道:“你看。”

    辉子公主闻言抬头,就见那深褐色的枯枝竟慢慢舒展,重新恢复生机饱满,而淡粉色的花在枝头成簇绽开,风吹过时,细碎的花瓣满天飞舞,绚烂如故乡盛景。

    她讶然睁大了眼睛,眸光颤动不已。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呢……禅?”再转头,人却已经不见了。那处地方,唯有花瓣零落。欣喜的神情就这么僵在了脸上。痴立良久,她终是缓缓笑了,尽管眼眶里已经湿润。

    “再见。”她对着空气低声道。

    这时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劲装女武士看见那树花先是惊怔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神色,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她面前,单膝跪拜。

    “公主受委屈了。如今幸得身体康复,请跟臣回国吧。”

    辉子垂眸看向面前这位眉目清俊的年轻女武士,神色变了变。

    她就是那位高权重欲要娶她为妻的大将军的女儿,如今却取代了自己病死的父亲,成为了东桑的新将领。说起来,她们小时候还在一起玩过的,时隔多年再见,对方已然是这般威风凛凛的可靠模样,不再是当初那个爱哭的柔弱小丫头了。

    “德川,请帮我带一枝樱花回去吧。”她释然一笑,抬手接过一片枝柯间落下的花瓣,轻声道。

    女武士脸上浮现出平素难得见到的温柔神色:“公主,国中一些地方也开始有早樱盛开了。”

    “我知道。”对面人低叹了声,“但是,这树花不一样的。”

    ……

    捎上了阳光暖意的风卷起地上的枯叶,飘远,轻擦过一扇闭着的轩窗。

    屋子里静悄悄的,屏风后头,帘帐里的美人睡得沉甜。过了许久,才听得里头翻了个身,又腻着嗓音发出了一声轻吟。

    勾月终于是醒了,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下意识地开始捶自己腰背,觉得自己好像哪里都酸疼。然而待清醒了些,一些画面涌现在脑海里时,她脸上神色就猛地变了,紧接着只剩下一阵翻来覆去的捂脸哀嚎。

    “太不争气了……”她趴在床上,懊恼地往枕头上捶打了几下,脸都快烧起来了。

    昨晚……自己是怎么回事啊,一开始那么大胆豪放……后来却被那只色狗给……

    “禽兽……”勾月咬唇低骂了一声,可想起昨夜种种,却是羞恼又甜蜜,嘴角边勾起的弧度怎么也消不掉了。而后脸红红地拉开了些被子,看见自己整齐穿着中衣,身上已经被清理过一遍了。

    枕头上还残留着清淡的香气。可是她的大狗去哪里了?才刚有了这种亲密关系,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就不见人了,也不知道来温存一下。

    猫美人不满地嘟囔,掀开被子下床,披一件外衣走过去打开了门。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

小猫大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月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月泊并收藏小猫大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