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猫大狗 > 第97章 九十七大婚之夜

第97章 九十七大婚之夜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酉时四刻,天色橙黄,霞光万丈。鼓击三巡,奏乐,青铜号角长鸣,浑厚而粗犷的声音在辽旷的场地上层层荡开,将气氛渲染得庄严隆重。

    宾客们停下笑谈,也自觉地退开对两位新人的包围,回到各自席上。司仪将两人手中的绸带接连到一起,中间结上大红花团。

    紫衣女官执烛前引,樊禅和勾月则各拿着红绸一端,并肩走上石阶。而她们身后,跟着斜托花枝的两位少女,分别是妘黎和司徒虞家的大女儿澜衣。

    两个身高差不多的女孩子都穿着粉色衣裙,眉目俏丽清雅,在花枝映衬下更俏生生地讨喜,格外惹眼。

    勾月对云踪来的那位樊禅的小表妹很是好奇,便悄悄回头瞥去一眼想看清模样,却不料刚好与对方视线相撞,被抓了个正着。然后都没来得及微笑示意呢,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眼刀。小家伙拿杏目瞪了她,竟还立即转开了脸,摆出一副不想搭理的傲娇模样来!

    她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满满的敌意是怎么回事?她是被小姑子讨厌了吗?说好的乖巧善良可爱呢……勾月直在心里飙泪,却也不敢再偷瞄了,往身旁爱人那儿靠近一些以求安慰,完全没意识到这个动作惹得后边某孩子更加想炸毛了。

    这时又一阵号角声悠悠荡开,天边霞光退散,终于拉开了幽邃的夜幕。她们在长长的石阶路上行进,偶尔有花瓣随风而来,和着仙乐浮沉旋转,最后飘落到肩头上。

    空场外的金甲魔兵列队成阵,半空中整齐排布云席,云踪和天界来的宾客们从座上站起,数千人都眉眼带笑地凝望着两位新人踩过雕花白玉石板,一层一层拾级而上。两侧浮灯随着她们的脚步顺次点亮。

    “紧张么?”手里绸缎轻轻一扯,樊禅低声问身旁的人。

    勾月摇摇头,又忍不住挨近了些,隐在宽袖下的手缠上她的,小拇指勾连在一起。腻歪了片刻,才低下头小声道:“只是觉得像做梦一样。”

    这句话里含着明显的欣喜和满足,那半是娇羞的模样却叫人莞尔。樊禅勾起嘴角,心头也跟着漾起丝丝甜意。抬首望向前方,高处已经云烟弥漫,云中九重隐隐,八面挑檐,琉璃鸱吻皆是口衔铃铛。

    “真的似做梦呢。”她低声叹息,在袖里亲昵地回应一下,指尖轻划过对方掌心,用心语传达:“因为这样的场景,近来时常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闻言,勾月倏尔抬眸,长长的睫毛颤动,似惊喜也似羞恼。时常梦见……是不是代表着这人在那三个月里也同样思念煎熬,同样盼望着能早日成亲?

    脸颊边晕开淡淡粉红,贝齿轻咬丹唇。她没想到樊禅会说出这样撩拨人的情话来,倒是比以前长进了不少。暗自欢喜了一阵,最后却佯凶道:“哼,说好听的也没用,你今天真真实实娶到我了,就得好好珍惜啊知道没有?若是以后敢花心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就把你绑来这里,然后从高台上踹下去。”

    “从前可没发现你这么刁蛮啊。”好笑地挑眉。

    “那你现在知道了,但是不许反悔啊。”某猫扬起下巴。

    樊禅不说话了,柔柔看她,琥珀色的眸子里倒映两侧浮灯的点点光晕,仿佛凝成一簇火芯跳动,忽明忽灭。勾月最是抗拒不了她这般专注的凝视,一下子被勾得出神,等意识过来了急忙放开她的手转开了脸去。

    耳根发烫,心跳不受控制。

    她们身后的澜衣若有所思地看着这番亲密的小互动,最后弯唇笑了。只有妘黎还闷闷地摆着傲娇脸,但一路上见着樊禅脸上的明媚之色,渐渐地也跟着舒展了眉宇,露出了一丝喜悦。

    这会儿一行人已经走到了第五道石门前。祭司开始高声唱词祈求神灵祝愿,侍女将红绡帘子向两边缓缓揭开,挂上铜钩。

    重烟雪站在一处露台上,远远望着那头的两人双双走过一道又一道石门,然后登上九尊台,接受所有人的祝福。漫天烟花瞬间炸开,远近宫阁殿房中灯火全部点亮,夜如白昼,五彩绚烂。底下成片的欢呼声都淹没在爆竹焰火的轰鸣声响里。

    这一刻耳中尽被喧嚣填满,思绪却慢慢放空,许多遗落在记忆里的画面又重新被勾起,一点点浮现了出来。她忽然就压抑不住心底的感伤了。

    真的……挺羡慕呢。撩起被夜风吹乱的发丝,满心萧瑟。

    怅然转身,对面人群里也有人刚好转了过来,熟悉的脸庞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撞进了视线里。四目相对时,彼此都似愣住,恍惚间还回不过神来。然而等反应过来,她还未及迈步前往,那头的女子已经转身离去了,背影显得如此仓惶急促,就好像怕极了她的靠近一样。

    还是在逃避。这人好不容易从南海回来了,却还是在躲着她!

    才刚生出的欣喜猝然化作浓重的失望,一颗心仿佛从高处狠狠摔落下来,变得支离破碎了。重烟雪慢慢握紧了双手,嘴角边扬起冷峭的弧度。

    “呵……”

    新人拜了天地,进堂明大殿里祭告了先祖,便礼成了。婚礼上原本的庄重变作一片喧嚣喜庆。樊禅和勾月刚下了九尊台,就被众人簇拥着去那几排主席列上敬酒。仙家妖族里的年轻后辈们纷纷嬉闹开了,对于他们而言,这已经是许久不曾有过的欢畅热闹。

    到司徒虞这里的时候,樊禅已经被尹泊燕那伙人闹着灌了不少酒,脸颊边都泛起了一丝淡淡红晕,但还是意识清明,举止从容不显醉态。反倒是这桌上的几位,早就喝得没有来时的得体仪态了。

    司徒虞戒了许久的酒,今天是大喜之日慕容离夙给她破了例,便完全收不住了,拉着魔尊神帝几个开怀畅饮,这会儿看见樊禅来了,又跟她们豪饮了几杯,随后醉醺醺地一拍桌子就大笑道:“额哈哈三儿啊,我本来还想给你送些孕母石的,看来不需要了啊!你们,你们云踪那颗宝珠真是神奇!”

    樊禅不明所以:“什么宝珠?”

    司徒虞巴眨着眼睛胡乱比划:“就是,就是小月月吃下去的那颗呃,你们樊家的家传之宝,灵什么……灵绮珠啊!听说吃了那颗宝珠,不仅神髓再造,而且以后,还很容易就能怀上小宝贝呢!”

    勾月听得脸一红。樊禅挑眉:“谁告诉你的?”

    “我!”向来斯文优雅的樊禅爹突然挺直了腰杆,粗声粗气地嚷嚷:“我说的啊!”他醺红着脸,口齿不清:“我告诉你们啊,吃了灵绮神珠,再用上秘传的双修之法,保准她们十年就抱俩,不出五十年就能生出一群小龙獒来啊哈哈哈……”

    同样喝醉了的魔尊怒了:“为什么不是小猫?!”

    樊禅爹嘟着嘴认真想了想,摇摇头:“小猫孙的话不够威武,将来怎么继承我云踪国主之位啊。还是先生几只小龙獒再说吧……”

    “胡说!猫怎么就不行了!”魔尊拍桌:“我堂堂魔尊就是只猫!猫不仅器宇轩昂威武不凡,还,还很讨喜啊喵!看,我的耳朵!”言罢一甩手,豪气地露出一对毛绒猫耳朵。

    “噗!!”难得还保持着清醒的神帝喷出了一口茶水。魔界长老们都不忍直视了,默默上前利索地把魔尊扛走。而一旁的樊禅娘和离夙也干脆不管她们家那位了,起身拉着樊禅俩人说话,但也只是一小会儿便放了行,笑吟吟地道是“*苦短”。

    “的确是*苦短呢呵呵呵~”神帝笑着抚上自己新蓄的美须,也体恤地催促她们回新房去。樊禅爹跟着摆手起哄:“对啊你们快走快走,有我们给你们挡着呢哈哈。”

    勾月脸红红地瞥了眼身旁爱人,低头扯扯对方的衣袖。这时有一人寻到了这边来,她抬头见到居然是晋姨,立即就提着裙摆迎了上去。

    “晋姨,你终于回来了啊!”一把抱住对方手臂,撒娇又埋怨的语气:“居然现在才来,迟到了呀!”

    “下午时候就回来了,不过有些事要处理。”晋纭抱歉地摸摸勾月的脑袋。

    “怪不得之前去敬酒时没见到你跟我姐坐一块儿呢。”

    话音落下,面前人的神色就不易察觉地变了变。而后又舒眉笑了,看着她们两个,满是欣慰:“虽然经历了许多波折,但如今总算也美满顺利地成了亲了,晋姨我替你们高兴。以后要好好过日子啊,路还长着呢。”

    “嗯,知道啦。”勾月与樊禅对视一眼,笑容里满满都是甜蜜。

    “真腻歪。”晋纭忍不住打趣。

    “晋,晋纭呐,怎么才来啊!”司徒虞在她们后面大着舌头喊:“都多久没见面了,快过来喝几杯呀~哎呀别管她们小两口了,快过来陪我们嘛~”

    “嗯好,马上过来。”晋纭笑着应声,随后想到了什么,却又犹豫了,看了眼勾月,欲言又止。勾月还是第一次见她这般神色,急忙问道:“怎么了?晋姨你有心事啊?”

    “没什么。”她沉吟片刻,弯唇笑笑,装作不甚在意地问道:“对了月儿啊,你姐她……”

    本来想问一下重烟雪这段时间的情况,面前人却很快接了口:“哦,我姐她现在大概还跟那些青年才俊们在一起呢。”

    勾月笑眯眯道:“她今天兴致挺好的,刚才又带着一帮妖族的公子小姐们去琼雪宫里继续摆酒宴乐了。”

    琼雪宫?晋纭微微皱眉。那孩子很少会让外人去自己行宫里的,更别说在那儿摆宴了……联想到之前她转身一瞬对方脸上的受伤神色,忽然心生不安。

    既是愧疚,也有心疼和其他一些酸涩的情绪在里面。她不明白这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但其中意味却也不敢深究。

    而勾月好似没觉察出她的异样一般,还在那儿添油加醋,越说越起劲:“今天来了不少俊美的妖族王子呢,都是对我姐有意思的。刚才我们去敬酒时,还见到他们盯着我姐流口水呢噗哈哈。诶晋姨,那孔雀一族的公子明玉你知道的吧,就是那位一直爱慕我姐的美男子,他刚才也去我姐那儿了……”

    “我去看看。”还没说完,面前人已经匆匆朝着琼雪宫方向行去了。

    “诶晋纭……”司徒虞愣了愣,想去叫住人。身旁离夙轻握住她的手,对她摇了摇头,温声道:“便让她去吧。你也喝了不少酒了,不许再喝了,等会儿还要到泠儿那里接尹儿回来呢。”

    “哦……”仙君大人一下子乖了,眉眼弯弯地窝进自家夫人怀里,像只温顺的大狼犬,只是嘴里还不知在呢喃着些什么。勾月与樊禅相视一笑,在侍女们带引下往她们的新房走去。

    “刚才,我是故意那样说给晋姨听的。”路上,勾月挽着樊禅手臂,语气轻快,带着几分恶作剧的俏皮:“就是想看看她会不会紧张。”

    “嗯,我看出来了。”樊禅温声应道。自家猫咪的那点心思她岂会不明白,只是有人关心则乱,没发现自己中计了。

    “也不算骗她啊,我姐的确是回去喝酒了嘛。”勾月靠在她肩上蹭了蹭,露出了些许狡黠:“其实晋姨她心里有我姐,就是嘴硬不肯承认。”

    她早先就已经觉察到自家姐姐跟晋姨之间不对劲了,也猜到这段时间她们必定发生了什么。联想之前种种,一个大胆的念头便在心里头滋生,愈发强烈。

    “她也有自己的顾虑吧。心里那道坎不是轻易能过去的。”樊禅道。

    勾月没好气地睨她:“要是像你那样多顾虑,我姐岂不要被折磨得很苦。”顿了顿,又道:“反正不管怎样,我希望她们到最后都能得到幸福。”虽然感觉很是微妙,但若事情真如她所想,她一定会支持这两人的,只愿这份感情不要像当初她和樊禅那般艰难才好。

    轻叹了口气,却还是有些担忧了。低声道:“今晚她们……”

    “别担心。”樊禅轻拥住她,抬眸看着远处方向,轻轻一笑,温缓的声音仿佛能抚平所有不安的情绪:“总会好起来的,就像我们一样。”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小猫大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月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月泊并收藏小猫大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