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猫大狗 > 第100章 一百心底事

第100章 一百心底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究竟是有多久没这样背着重烟雪了呢?

    晋纭同样在心里问自己,却得不到答案。好似真的已经很久了,又恍惚觉得距离上一次,不过才几天的时间而已。但那个时候,趴在她背上的重烟雪还那么小。小小的身子,短短的手和脚,软乎乎地像个棉球,她轻轻一提溜就能扛到肩上。

    她忍不住道:“你小时候很喜欢让我背着呢。”

    “你还记得?”背上的人低声问她,已经没了之前口齿不清的模样。

    她不知道重烟雪是用法力醒了酒,还是原本就在装醉。但此刻气氛微妙,她竟不忍戳破。内心深处,她不想承认,自己已经开始贪恋这样久违的亲近了。

    “怎么会不记得,那些年我一半时间用来练兵打仗,另一半时间差不多就是用来背你了。”晋纭笑了笑,继续说:“我平定北冥之乱那年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那年发生的事情那么多,我怎知你说的是哪件。是你离开魔界大半年,然后带一身伤回来,还是英俊潇洒的北海龙太子亲自来魔界求娶你的事情?”重烟雪语调淡淡的,但晋纭生生听出了许多酸味。

    她知道重烟雪在故意呛她。当初因为北海龙太子的事情,某位小公主可是给她摆了一年的冷脸。然而那个仅有几面之缘的男人她老早就忘了,小公主记得比她还久。

    她心下觉得好笑,却也不想再谈及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是此时此刻,不知对方是否也跟她一样,勾起了另一段哭笑不得的回忆。

    “那天是你生辰之日。”晋纭说道:“魔界里大摆筵席庆祝,你却不乖乖当小寿星,趁着大人们宴会酒酣就一个人乘大鹏鸟偷跑了出去,结果在边界荒野迷了路,困在了丛林里。傍晚时候我率军赶回魔都发现不见了你踪影,我都急坏了,顾不及卸下战甲便只身前去寻你。幸好,你没出多大意外。”

    “然后我是连夜背着你走回来的……”

    “是啊,后来路上还下了雪,冷极了。”重烟雪忽然闷闷地接过话,环在她脖子上的手收紧了一下。

    她脚步顿了顿,随即勾起了嘴角。

    ——晋纭晋纭,快看,下雪了。

    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晚上,她牵着小小的重烟雪走出荒水森林,一路上喋喋不休地数落责备时,小家伙就是用糯糯的声音这般打断了她。她闻言抬头,便看见漫天雪花在夜空中闪着白色的淡光,从巨树包拢的空隙间飘落下来,一片一片缓慢地飘落,越来越密。

    其中一片落到了小烟雪乌亮的刘海上,被白皙的小手一拨,很快融化在那掌心里。

    “咝,好凉。”

    “小心着凉。”她听了连忙用法力撑开一道围挡。弯下身子擦干净对方的手,然后取出自己的披风给她披上。小家伙却不肯配合,闷闷着低下脑袋。她奇怪道:“怎么了,突然不开心啊?”

    面前的小人儿扯了扯身上过分宽大的披风,又瞅了眼拖曳到地面的云雷绣文,闷声:“我总是长不高……都两百岁了,还是这么小。”

    “哈哈,小小的雪儿多可爱呀。”她被逗乐了,一下子忘了来时揪心的惊惧还有气恼,把重烟雪举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肩上:“来,晋姨把你举高了。”

    “不是晋姨,是晋纭!”小家伙不悦地纠正,手里却一边帮着把披风盖到她身上。

    “噗,小孩子这么计较啊。我可是你长辈。”她扶着肩头的小短腿给对方支撑,大步往树林外头走,“怎样,好玩吗?要不要再高点?”

    “不了……我要你背着。”小家伙张开手接了一会儿雪花,就恹恹地垂下了脑袋,下巴搁在她头顶上。于是她把她放下来,裹上披风背好。

    小烟雪趴到了她背上,却又不声不响地把自己身上裹着的披风扯开,把她也一起包了进去。一丝不苟,固执得可爱。她扬了扬唇,不做阻拦。即便可以用法力御寒,那小身子带来的温热才是真正能将寒意都驱散的。

    她背着她走出了森林,走进荒凉无际的戈壁里。

    大雪纷纷扬扬,落到她们上方时被看不见的屏障格挡住,散在两侧。前方的路面却积了雪,踩在上头会发出嘎吱嘎吱的松散声响。举目望去,黑的天,白的地,寒风在空旷的戈壁里掠过,偶尔撞进岩石隙罅间,呜呜地像是鬼怪低泣。

    “怎么这么安静?困了?”走了许久,她发现背上的小家伙实在是安分过头了。可话音落下,却有软软的脸蛋贴到了她颈边上,然后一如既往地蹭了蹭。沾了点凉意的发丝也垂到了她肩前,一股奶香味。

    背上的人不说话,但她就是能够感应得出对方的情绪。她知道小家伙这会儿是后怕了。

    迷了路,在陌生的地方受了惊吓,还努力强撑着高傲无畏的神色,直到她寻过来时也不曾落过一滴眼泪。然而再故作坚强,也终究是个涉世未深孩子而已,现在安全了,得救了,再回想起来才觉得害怕吧。

    而她同样心有余悸。

    “以后,不许自己一个人偷跑出去了。”她沉声。

    “那你就看紧我啊。别总是去军营里练兵,还带人去打什么仗……去那么远,我都找不到你。”背上孩子恨恨地小声嘟囔。

    她一愣,随即就笑了:“噗,雪儿今天偷跑出来,不会是想去找我吧。”

    “才不是。”

    “口是心非哦?”

    “……再胡说就掌嘴。”

    “好好,我的小公主。”

    ……

    那时候的事情,如今细细回忆起来,发现竟记得很清楚,甚至她们的每一句对话都还记得。晋纭觉得有些怀念,也生出感慨。从前那个黏人的,高傲的,又有些任性的孩子,转眼间已经长大了,长高了,背在背上时也会觉得重了。

    想到什么,她又笑道:“而且那时候你也不知是闹什么脾气,故意折腾我。荒水森林到魔都皇城,足足一百里啊,你这家伙竟任性地不许我御风腾云,我几乎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了一晚上……”

    原本是带几分揶揄调侃,但这句话还未说完,晋纭心头就冷不防地惊怔了一下,嘴里的声音也戛然而止了。瞬间福至心灵。

    ——对啊,那时候,小公主为什么任性地要她背了一整晚呢。只是叛逆期的小孩子受惊吓后闹脾气而已么?想来并不是这样的。

    那是作为她离开她大半年,生辰之日还迟到了的惩罚。也是小小的人儿别扭地,骄傲地表达想念和依恋的方式。

    晋纭心里揪疼了一下。自己居然现在才明白这孩子的心思。

    “笨蛋。”背上的人仿佛是看透了她的想法,带些许嗔怨地低声骂了一句,落在她耳边,落进她心里。

    晋纭垂下眸子,重烟雪却接过了她的话头:“因着这件事情,后来你常抱怨说我不爱自己走路,太依赖人了。还说等我长高了些,及你肩了,你就不再背我了。”

    “我贪念你的温暖,不想长大,却又希望能快些长大,可以追上你的步伐。”

    听见重烟雪这样说,晋纭一时无言以对。从前那些她一直未觉察到的百转情思,如今都成了心头的罪。

    她沉默着走进一道门,出来时,忽然有花香绕鼻。

    淡紫色的花,一瓣两瓣飘过来,从面前滑过,引带着她的视线。她的脚步顿住,声音有一丝波动:“你宫里这棵树……”

    “喜欢么?”背上的人凑到她耳边,低低道,“很像吧?从前在伇阳,你院子里的那棵紫罗花树。”

    “你种的?”

    “不然呢?”

    重烟雪抬起头来,看向前方开满紫白色小花的树,慢慢说道:“那时候我去找你玩,你就常在那棵花树下练武呢。手中□□武得赫赫生风,一拦一拿都利落潇洒,而一身红衣穿梭在花雨中,又是那般灵动飘逸,好看极了。”

    “我每次都会躲在树后偷看,等到你练完收了势,我就跑出来扑进你怀里,然后你就故作惊吓,跟我闹做一团。这样幼稚的小游戏不知玩过多少次了,我们总是乐此不疲……”

    晋纭听着听着,渐渐生出许多恍惚感。

    记忆中的一幕幕恍然重现。眼前的月色泛起黄来,仿佛换成了晃眼的阳光,周遭安静的空间里传出来阵阵的蝉声,稀疏慵懒。天蓝,风轻,她就持着□□站在旧居院中那棵紫罗花树下,而已经出落成婷婷少女的重烟雪接过一片花瓣,然后笑着走过来,牵住了她。

    晋纭不可抑止地伤感了起来。

    她不敢再回忆了,她发现光是回想起曾经,重烟雪就占据了那么多的位置。开心的,感动的,平淡的抑或是恣意的……全都有这个人在场。从小小的孩童开始,一直在她的记忆里成长着,长成少女,长成了如今温柔含情地跟她说着话的重烟雪。

    她陡然惊慌。

    赶紧放下了背在身上的人,在对方靠过来时轻轻推开。稳了稳心神,然后用平静而疏离的口吻说道:“既然酒醒了,便自己回去吧,我送你到这里。”

    重烟雪陡然愣住。而后也不再靠过来了,默然站直了身子,直到她背部的轮廓都变的生硬。廊下五彩的灯光坠入她美丽的眼眸里,却是茫然无神的,连原本错愕失望的情绪都一点点褪去了,最后只剩下狼狈的空白。

    良久,晋纭只见到重烟雪身形踉跄地后退了一步。一声冷笑,听来格外心酸。

    “你还是不肯接受我,对么?”

    “我是你长辈。”

    “呵,长辈……”重烟雪看着面前这张冷艳的脸,苦涩的味道在舌尖上蔓延。对方的眉眼一如当年,是自己熟悉的样子,没有改变,但是心却离她越来越远了,仿佛再怎么努力也触摸不到。

    “可我一直把你当做要携手一生的人啊……你明不明白。”她终于控制不住,红了眼眶。

    晋纭转开脸:“我们不能在一起。”

    “就因为我是勾瑶的女儿吗!”重烟雪恨声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放下以前的事情,勾瑶她已经不在了啊!”

    “烟雪!”晋纭厉声喝道。

    重烟雪凄然一笑:“怎么……提到我母亲,你就生气了?”

    “当年你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子嫁与他人,他们新婚燕尔,你就率领魔军护守疆域,她诞下一女,你就视如己出地护着,后来她难产,你还不惜耗尽毕生修为去救……”

    “晋纭,你还要付出多少?!”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重烟雪忽然起身过来,一手扯在她衣领上。冷笑:“你身上,本来没有这种梅兰香气,母亲离世后才有了这样的味道……只因为她生前最喜欢这种花!”

    “真是可笑啊……闻名三界冷酷果决的女战神,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懦夫罢了。你喜欢一个人永远不敢说出口,从前是,现在也是!”

    “没错,我是喜欢你母亲。”晋纭闭了闭眼,压一下痛苦的情绪。她任由重烟雪拽着自己的衣领,狠心道:“但我对你不是那种感情。”

    “你别再自欺欺人了,你心里明明有我。那就是喜欢,不是什么亲情!”

    “如此,我便把那不该有的喜欢剔除出来好了!”

    重烟雪眼瞳猛地一缩,愕然失声。

    一下子安静下来了,连经过的风也好似消了音。晋纭看见面前人眼里慢慢聚起了泪,紧握起双手,不住颤抖。

    她突然心疼了,也有些后悔了,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但说出的话,造成的伤害却已经无法挽回。下一刻,面前的人就脸色铁青地扑了过来,狠狠咬进她肩头,直到血腥弥散,才一把将她推开。

    抹掉嘴角沾染的血色,一字一句变得决绝:“晋纭,我们两清了。”

    这一刻,晋纭分不清是肩上疼,还是心里更疼些。疼得想要流泪。

    她蹙眉捂着肩头,再看过去时,那咬了她的人却恢复了高傲的姿态。除了眼眶还残留湿红,其余狼狈的痕迹都已经清理干净,仿佛这一切都未发生过,她还是那个优雅而不可亲近的公主,没有像刚才那般多做纠缠,没有失控地露出脆弱的模样。

    重烟雪不再看她,轻弹衣袖,便冷然走向了不远处的寝宫。只是走出几步后又顿住,回头凉凉道:“晋纭,你以为当年我母亲为何总是开我们的玩笑,说让我嫁给你?枉你一直喜欢她,却连她眼中的深意都读不懂。”

    带一丝报复意味地,这句话如同一记闷棍敲打在心上。

    “……你什么意思?”晋纭惊愕地睁大了眼睛,脑海里轰然乱作一片。这时,不远处重烟雪的寝殿里却忽然有人迎了出来。两个衣衫□□的俊美男子,笑吟吟地走过来她们面前。

    “公主怎么才回来啊,都等了好久了。”两个男人挨到重烟雪身侧,用格外绵软的语调撒着娇,听着很是腻人。旁边目睹了这一幕的人还没从之前的震惊里回过神,这会儿更是怔怔地忘了反应。

    意外的是,重烟雪并没有推开。嘴角邪魅一勾,大方地伸手搂住了他们的腰肢,边调笑着边往寝殿里走去:“呵……以后不会让你们等那么久了。你们今晚,便好好侍寝吧。”

    晋纭一口老血涌到了嗓子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小猫大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月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月泊并收藏小猫大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