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 > 026:相见欢,撕着玩

026:相见欢,撕着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已经跟你说过,我要买这件衣服,难道你是怕我没钱付账?”秦倾看了店员一眼,云淡风轻的问。

    刚才她说要结账的时候,这名店员像是没听到似的,这下该不会再把她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吧?

    “可是,可是你也不能……”那名店员拿起地上那件被撕坏了旗袍,心疼又惋惜,她一看秦倾的做派就知道这位惹不起,也不敢再多说话,生怕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只不过……那名店员看了一眼秦倾的穿着,这位身上的衣服可不像她的外貌脾气这么高调啊。

    不会真的没钱付账吧?

    其实,这店员典型的狗眼看人低了,秦倾身上的衣服虽然没有秀出品牌logo,但从里到外都是国际顶尖设计师的私人定制,绝对比大牌还大牌。

    “方总的美意我心领了,不过抱歉,不是谁都有资格为我付账的。”无视掉那名店员,秦倾看着方东城嘴角微嘲。

    她秦倾要的东西,从来没有退而求其次。

    方东城本来因为秦倾的举动有些心安的,刚刚这个女人的做派简直跟七年前那个横行霸道的秦倾一模一样,让他终于有了熟悉的影子,可是听到秦倾小嘴里吐出来的话,他气的恨不得掐死眼前的女人,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方东城笑着问:“那不知道谁有这个荣幸能为秦大小姐付账?”

    左思远?梁齐?还是那个躲在国外不敢露面的缩头乌龟?

    “这个就不劳方总费心了。”秦倾傲娇的微抬下巴,想起每次出去采购,秦小宝总是抢着付账,嘴里还振振有词的说什么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女人付账的话,脸上不自觉的浮了一层暖色。

    “不过我想秦大小姐这脾气,恐怕也没有男人肯为你付账吧?”方东城被秦倾脸上那抹朦胧的柔光刺激的心头不舒服,控制不住的开口。

    这女人的表情,是在想那个男人吗?当他是死人吗?现在她秦倾的头上挂着的是他方东城妻子的名衔!

    “随便方总怎么说,即便是没有人肯为我付账又怎么样,我能自食其力,不必依靠任何男人。”秦倾被方东城气的差点暴走,但是脸上却笑颜如花。

    以为只有他一个人行情好么?神经病!她也不差好不好!

    白露看着针锋相对的方东城跟秦倾两人,心里却没有一点儿快意,反而担心的要命,因为她从方东城的眼中看到了从未有过的在意,她在方东城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方东城这一面,他一直是冷静的,克制的,淡漠的,不动声色的,高高在上的,他像是蔑视人间一切的神,可是秦倾却生生将他拉入凡尘,让他有了神不该有的情绪!

    就在白露暗暗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看到二楼楼梯口站着一个女人,她很快就认出,这个女人是这家店的主人,桑柔。白露嘴角微挑,她上前一步,拽了拽方东城的衣角,弱弱的说:“东城哥,你不要再说了,小心被人看到。”

    据说桑柔这个女人很有些背景,性格古怪的很,从来都是我行我素的,不懂世故为何物,不买任何人的面子,如今秦倾毁了桑柔的作品,无异于打了桑柔的脸面,她倒是要看看,今天秦倾这个女人怎么收场!

    方东城看了一眼白露,不说话了。白露是公众人物,很容易被认出来,他可不想再陪着她上头条!刚才的确是他失控了,一遇上秦倾,他的那些自制力就进了狗肚子,七年前是,七年后还是,真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方东城不无懊恼的暗自叹气。秦倾这个女人就是专门生来毁灭他的!

    白露劝止了方东城,又看着秦倾说:“秦小姐,我再次为上次在机场我朋友撞了你的事郑重道歉,希望你不要再计较了。既然你也喜欢桑大师设计的衣服,我不跟你挣就是了,你又何必这么极端,要把衣服毁了呢?要知道,你这样做,是十分不尊重桑大师的。”

    “呵……”秦倾看着白露不由得笑了,这个女人可真是什么来着——做了婊子又要立贞洁牌坊,怎么七年了,方东城的眼光还是这么不长进,总是看上这种货色!

    本来白露不提,秦倾都要忘记机场那件事了,可是她现在这么提起来,倒是让秦倾觉得,那件事根本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

    看来,她还没下飞机,就早被人给惦记上了呢!

    一边的店员在听到白露的话之后,看秦倾的目光也透着几分古怪,更加心疼起手里的衣服来,觉得秦倾今天根本就不是来买衣服的,而是砸场子的。

    “要是桑大师知道她辛苦设计出来的作品被你毁了,不知道该多伤心。”白露唯恐秦倾受的刺激不够,又添一把火。

    “怎么回事?”这次不等秦倾开口,站在二楼楼梯口的桑柔走过来问。

    “你是——桑大师?!”白露看着桑柔,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几分惊讶来,同时又带有几分尴尬。

    “发生了什么事?”桑柔看着店员手里被撕坏的衣服,脸色冷了下来,不悦已经很明显。

    “桑桑姐,这,这位小姐……”店员一见到桑柔,吓得结巴的说不出话来了,“你看看这件衣服……”说完,店员把那件撕坏的旗袍伸展开给桑柔看。

    “衣服是我撕坏的,怎么,要我赔吗?”秦倾转过身,对着桑大设计师说道,脸上的表情带了几分轻佻的笑意。

    “你这人……”那名店员听到秦倾这会又不想赔钱了,立刻紧张起来,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惊喜的声音打断。

    “秦倾!”桑柔上前激动的一下拉住秦倾的手,“竟然真的是你!我在楼上隐约听到声音像你,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没想到真的是你!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桑柔顾不上不回答秦倾的问题,目光在店内四处张望,确定秦倾是一个人来的后,不解的问:“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他……”们呢?

    她对秦倾家的那两个古灵精怪的小宝贝喜爱的不得了。

    “没跟过来,只有我一个人,回来处理点事情。”秦倾知道桑柔要问什么,立刻截断桑柔的话,然后悄悄的看了一眼方东城,发现方东城还是那张面瘫脸之后,松了口气。

    桑柔是她在国外的一次酒会上偶然结识的,当时有两个无赖想要占她便宜,秦倾出手相救,两人狠狠的恶整了那两个无赖一番,因为都是华夏人,脾性相投,两人成了朋友,不过秦倾并不知道桑柔也是B市人,只是知道她是一名旗袍设计师,开了一家店面,很有名气,之前听到那名店员说那件旗袍的设计师姓桑,她就猜想这大概就是桑柔的地盘了,毕竟桑这个姓并不多见。

    不过刚才被方东城那一刺激,失了理智,撕了衣服,秦倾现在面对桑柔,还是有点儿不自在的,毕竟毁了好友的作品,当然了今天要是在别的店里,她也不会如此不顾及,其实她更不愿意好友设计的衣服穿在白露这种人身上,宁可毁了。

    “这是怎么回事?谁惹到你了?”桑柔笑着问。

    “喏,就是你看到的。”秦倾不爽的抬了抬下巴。

    “桑桑姐,她撕了你的衣服。”店员见秦倾连自己都计算在内,立刻为自己辩白。

    “不过就是一件衣服,她喜欢撕着玩就撕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桑柔斥责了店员一句,然后目光在方东城跟白露身上一掠,了然一笑,有些庆幸的对秦倾说:“幸好只是你一个人来,不然我这间小店今天可就遭殃了。”

    秦倾有点儿难为情的摸了摸鼻子,想到自己家里那两只小宝贝护短的性子,不自觉的笑了,想想,还真是桑柔说的这样,她家那两只小宝贝的破坏力可不是吹的。

    原本期待桑柔能给她出口气,给秦倾难堪,谁知道这两个女人竟然来了个相见欢,气的白露暗暗磨牙。

    这个秦倾!怎么就这么好运!竟然跟脾气古怪的桑柔是好友!

    方东城将秦倾跟桑柔的话一字不落的听进耳朵里,在看到秦倾脸上那些难得的温柔时,只觉得绿云罩顶,脸色越发的难看,他迈步朝门口走去。

    白露一见方东城生气,忙不迭的跟上,因为畏惧方东城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也不敢跟的太紧,不过看方东城如此生气,她心里还是高兴的,虽然衣服没买到,但是她要的效果也达到了。

    方东城快要走到门口,却又突然停住,转身看着那名店员说:“把店里所有那个尺寸的衣服都包起来。”

    店员有点傻眼,就连正说话的秦倾跟桑柔也不解的看向方东城,只有白露心里乐开了花,站在方东城身边神态倨傲,像是只骄傲的孔雀。

    很明显嘛,东城哥这是在为她撒钱出头!

    只是很快的,方东城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话:“然后送到秦大小姐的住处,让她撕着玩!”

    ------题外话------

    吃醋了有木有?反正我是闻到酸味儿了,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睡的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睡的妖并收藏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