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 > 071:谁也别想好好歇着了!

071:谁也别想好好歇着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窦晓晓刚说了个开头,秦倾就用遥控器点了暂停。

    宴会的气氛诡异到不行,窦超直接腿软了,差点坐到地上去,他勉强扶着桌子好不容易站起来,但是身体抖的不像话,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敢去看秦倾。

    秦倾将窦超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冷笑一声,然后目光像是不经意的扫了一眼秦江的方向,发现秦江惊讶的看着屏幕,脸上的表情除了惊讶还有愤慨,“这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用心竟然如此歹毒。”

    要不是早就知道了幕后操纵这些的人少不了秦江的那一份,秦倾真要为秦江的完美演出鼓掌叫好了。

    “可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感觉好奇怪啊,窦晓晓为什么会被人逼迫来陷害秦大小姐呢?还有窦晓晓既然知道他们想利用她来陷害秦大小姐,为什么还要配合她们呢?感觉这窦晓晓前后的表现完全像是两个人似的。”白露在一边狐疑而又好奇的推理,当然了,她说话很有技巧,特地在完全像是两个人似的这一点上加重了语气。

    “难道窦晓晓早就预料到她会死?可是既然预料到自己会死,为什么不报警,不寻求帮助?”立刻也有人疑问道。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被威胁了!”梁齐嗤笑一声,说道:“她肯定是不敢说,而且,也没有机会说,说。”

    “梁少主说的很有道理。”也有人赞同梁齐的观点。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事既然秦倾摊上了,也就是我梁齐的事,顺便明确的跟大家说一下,我跟窦氏原本要合作开发一块地皮,窦刚活着的时候,我们已经谈妥了,就差签合同了,谁知道他突然就死了,那天得知他的死讯,我正跟秦倾在一起,她一时好奇,就跟过去看看,谁知道从窦家要离开的时候,窦晓晓拦住了我们,说是要跟我谈合作,我当时觉得跟一个女人没什么好谈的,大家都知道,窦家人一向重男轻女,这窦刚没了,窦家的事怎么样也轮不到她窦晓晓来跟我谈,不过呢,我对那块地的确是有些心动,前期为了跟窦氏合作,也花费不少心思弄企划案,不想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于是就问窦晓晓有什么资格跟我谈,窦晓晓说,当下不方便,要约个时间再细谈,那个女人很会说话,恭维了秦倾几句我看秦倾挺受用的,就同意了,谁知道那天我们约在帝殿谈合作,结果过了约定时间窦晓晓都没出现,后来才知道,她出了车祸,当场死亡。”梁齐也拿起一杯红酒,喝了一口,然后又想起什么来似的说:“哦,对了,这个窦晓晓的确很会办事,野心也很大,他知道我跟秦倾关系好,有秦倾帮她说好话的话,说不定就拉上我这个同盟帮她入住窦氏了,于是对秦倾十分巴结,之前那个视频还有照片,就是有人到窦家去撺掇窦家人陷害秦倾的那些,就是窦晓晓发给秦倾的,秦倾这个人,有仇必报,但是也绝不欠别人人情,所以窦晓晓约了我谈事情的那天,秦倾也在帝殿。这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至于窦晓晓死的时候为什么要提到秦倾,我想大概威胁她的人抓住了她的命门。”

    “梁少主说的这些听起来的确在情在理,但是我还是有些想不明白,梁少主说威胁窦晓晓的人抓住了她的命门,是什么样的事比窦晓晓的命还重要呢?她人都要死了,还要受威胁说出那样陷害秦大小姐的话来。”白露说完,发现周围的人目光都看向她,立刻知道自己表现的有些急切了,连忙讪笑着说:“梁少主别介意,你也知道我演员出身的,平时就是塑造各种角色,难免的好奇心强烈了些,以为窦晓晓这个人的心思实在是太复杂了,一方面帮人陷害秦大小姐,一方面又帮秦大小姐澄清,这人物性格太复杂了。”

    “最复杂的不就是人心吗?当然了,还有女人的嫉妒心!”梁齐冷冷的瞥了白露一眼,然后看向秦倾,“我说,你就别卖关子了,继续听听窦晓晓是怎么说的,不就完事了,省的某些人再绞尽脑汁的想要往你身上泼脏水。”

    秦倾微微一笑,抿了一口酒,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剩下的那些我会交给警察来处理,大家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了。”

    “……”

    在场的人都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说话说一半,存心吊人胃口,也太不地道了吧?

    不带这样的,这剧情复杂的让他们根本没法淡定啊,就像是追剧追了999集好不容易要大结局了,突然告诉你没结局了,结局不拍了,这不存心恶整吗?

    “卿姐,现在就报警,这些人真是太可恨了!就算是秦家没有以前的风光了又怎么样?你还有我们啊!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那些人这么欺负你!”秦江走出来,看着秦倾说。

    “嗯,你说的对,那你就帮我拨110报警吧。”秦倾很领情的看着秦江说。

    “……”秦江没想到秦倾竟然把这份差事交给了他,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破功,但是很快便又伪装的完美无缺,一边满口答应一边拿出手机来,就要报警。

    “等等。”秦家老太爷出声拦住秦江,“倾丫头,今天是你回国后第一次在家里开宴会,虽然说了些不愉快的事,但是这事还是明天一早你去警局走一趟,这个时候就别让警察到家里来了,一是我们只了解了事情你被冤枉了,但是不知道凶手是谁,二是今天这样的日子让警察来了算是怎么回事?少不了被人捕风捉影的乱传,蜚短流长的影响你的声誉。”

    “还是爷爷考虑的周详。”秦江一听秦老太爷的话,立刻将手机收了起来,然后一脸诚恳的看着秦倾说:“卿姐,你就听爷爷的吧,爷爷说的有道理。”

    “难得老太爷还会为我的声誉着想,想的还这么周全,我要是不听你的,好像有点不识好歹了。”秦倾放下酒杯,兀自笑了笑,“那就听老太爷的,明天我亲自去警局跑一趟,把这些证据递交给警察。”

    “嗯,今天晚上大家聚在一起是为了庆祝你回来,别让这些不高兴的事扫了兴致。”秦老太爷听秦倾这样说,眼底露出继续欣慰。

    秦江暗暗的松了口气,一直紧握的一只手,放松了下来,刚才差一点,没法收场了。

    比秦江还紧张的,当然要数窦超了,他此刻已经冷汗淋漓,后背都湿了,明明是夏天,却仍旧觉得手脚都冷飕飕的,暗地里,他给了秦江一个眼色,秦江悄悄打了个手势给他,让他稍安勿躁,他只得用手帕又擦了擦脸上的虚汗,像是只惊弓之鸟般的待在这里,极力伪装着自己脸上的情绪,想要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坦荡来。

    “刚才让大家受惊,为了略表歉意,我们今天还特地准备了几瓶好酒,已经醒好了,给大家压压惊。”福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台上,对着来宾说道。

    她的话刚一落下,就见六个佣人鱼贯走出来,每人手里都拿着一瓶红酒。

    梁齐比较眼尖,一看这酒瓶就认出来了,惊讶道:“这不是我上次从国外花二百万拍回来一瓶的那种?”

    “比你那个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秦倾不客气的说。心里却是在犯嘀咕,她什么时候安排这个了?福婶不可能自作主张,那就是小宝小贝?

    秦倾忽然想起来小贝儿说要给她送份礼物的话来,难道就是指这个?嗯,小贝儿真的好有心,比她还会笼络人心,她打一巴掌,小贝儿给颗甜枣,哈哈。

    “你这女人也太能吹牛了吧?不过那酒好像只是私供,每一瓶价格都不便宜,关键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你这女人竟然能一下子拿出六瓶来,还真不是一般的败家啊!”梁齐说着,就先从佣人手里拿过一杯来,晃了晃,抿了一口,然后享受的眯起眼来:“的确比我上次拍的那瓶好,你说我是不是被坑了?你这酒多少钱买的,给我留一瓶!”

    “……”秦倾已经懒得理会梁齐这聒噪的家伙了,翻了个白眼,拿起一杯酒来抿了一口,惬意的眯起眼来,还是小宝酿的酒喝起来顺口,真是便宜这些人了。

    “真的有这么好喝?我也尝尝。”左思远今天比较沉默,见梁齐跟秦倾都喝的如此享受,也忍不住拿了一杯,抿了一口,“的确是比梁齐那瓶二百万的好喝很多。”

    当然了,喝酒的同时,也不忘记给看不顺眼的人下下刀子。

    虽然他跟梁齐两个折腾了个半死都没能虏获秦倾的芳心,被半路杀出来的方东城截胡了,但是他看梁齐不顺眼这一条是被实践论证了的真理。

    梁齐白了左思远一眼,表示没心情搭理他,走到一个佣人面前,将她手里还没倒的酒直接抢了过去,说:“这酒我带走,回去慢慢喝,还有,以后再有这种好酒,别藏着掖着的,小爷我这些年光好酒就给你存了满满一个酒窖了,你这家伙竟然还藏私吃独食,太不地道!”

    “你那一酒窖,也没我这一瓶值钱!”秦倾瞥了梁齐一眼,心想这是她家小宝专门为她酿造的,能一样吗?

    “我说你俗不俗!这能一样吗?那都是我对你的心意!”梁齐瞪了秦倾一眼,然后看到秦倾方东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秦倾身边,得意的挑眉说。

    方东城没有说话,只是拿着酒杯碰了一下秦倾的酒杯,然后将酒杯里的酒一口喝光。

    “东城哥,你……你别喝了,小心喝醉了。”紧跟着过来的白露看到方东城竟然喝的这么猛,连忙上前拉着他的胳膊说。

    “秦倾,你瞧瞧人家方总跟这位郎情妾意的,多恩爱。”梁齐阴阳怪气的说。

    “嗯,的确是,不过要怎么样那也是人家方总跟白小姐的事,你操这个闲心干嘛。”秦倾白了梁齐一眼,这一眼暗含警告。

    梁齐得意的哈哈一笑,然后一扬手中的酒,说道:“看来今后我得多到你这里来逛逛,时常打劫点好东西回去。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撤了。”

    说完,竟然直接朝门外走去。

    “少主,你等等我。”黄忠见梁齐离开了,立刻跟了上去。

    梁齐这一走,立刻就有人三三两两前来告辞,秦倾看了下时间,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散了吧。”

    既然主人都开口主动赶人了,这些宾客当然也没有理由继续留下了好在大家也都基本上知道秦倾是个什么德行了,对于秦倾主动开口谢客这种事,也都能淡定处之,纷纷告辞,一时间,原本还济济一堂的宴会厅,只剩下寥寥几人。

    “秦倾,明天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警局?”左思远在离开之前问道。

    “不用了,我一个人能应付的来。”秦倾在左母不悦的目光注视下婉言谢绝左思远的好意,然后对福婶说:“那酒还有吗?拿两瓶来给左总跟左伯伯。”

    福婶听了立刻让人佣人去取了两瓶酒来送上。

    左思远拿着酒忍不住打趣,“要是梁齐知道你这么大方一口气送了我两瓶,估计非气的杀回来不可。”

    “他能跟你比吗?我们两个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秦倾想起梁齐抢了她一瓶酒离开的事忍不住笑着说。

    “不过梁齐有句话说的挺有道理的,得经常到你这里来逛逛,这么好的酒,说不定还能打劫到更好的呢。”左思远显然是被秦倾的态度取悦了,多日来心中的阴霾散了些。

    就算是不能结发齐眉,但是他至少可以安慰自己,他在秦倾心里的地位,是梁齐没法比的。

    “你要是想喝,下次我再让人给你多弄几瓶,但是,小酌怡情,可不要贪杯,糟蹋自己的身体让伯父伯母担心了。”秦倾嘱咐道。

    “好了,我知道了,那次不过是应酬过量了。”左思远脸上爬过一丝尴尬,说道。

    秦倾也不再多说什么,省的左思远没面子,又跟左父左母应酬了几句,将人送走了。

    “秦大小姐倒是大方,只是这么好的酒,难道不应该第一时间拿来跟我这个上司分享?”左思远他们一家离开后,秦倾就听到方东城不悦的的质问。

    “方总财大气粗,哪能看得上我这点东西,就别取笑我了,再说,你说的也有点晚,这最后剩下的两瓶刚才都被我送出去了。”秦倾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说道。

    “呵,看来,左总在你眼里的确是不一样的,刚才你对他说想喝就让人给他多弄几瓶来,到我这里连假意寒暄都省了,看来,我也要跟梁齐一样,多来你这逛逛,自力更生了。”方东城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说。

    “倾丫头那是故意跟方总开玩笑呢,方总年长这丫头好几岁呢,就别逗这丫头玩了。”秦老太爷走过来说。

    秦倾无所谓的笑笑,对秦老太爷这种喜欢做好人上来帮她解围刷好感的行为不予置评。

    而方东城,向来对人都很冷,尤其是对不熟悉的人更是不会勉强自己曲意逢迎搭理对方,所以,这秦老太爷一下子被两人漠视的彻底,站在那里很是尴尬。

    好在,宴会上的宾客都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秦家人跟方东城和白露了,不然,这秦老太爷的脸可就丢光了。

    “秦倾,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对长辈无礼的吗?”秦雯看不惯秦倾,走过来不满的呵斥道。

    秦倾抬眼看了看秦雯,笑笑没有说话,倒是秦倾身边的福婶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说:“这位江太太,宴会结束了,秦家不便留客,请回吧。”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我跟秦倾说话,你一个佣人也有插嘴的份?”秦雯对于秦倾的不理不睬心里早就憋着一口气呢,现在可算逮到发泄的机会了。

    “我是秦家大宅的佣人,所以更不能允许有人对我们家大小姐无礼,我们大小姐血统尊贵,不屑于你们计较,还请各位不要自找难堪。”福婶也不是个好欺负的,尤其在维护秦倾的时候,简直不容许别人对秦倾有一丝一毫的不尊重。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秦倾,你来告诉她我是谁?就她一个不长眼的奴才也敢跟我顶嘴?老东西!别给你几分脸色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秦雯狠狠的骂道,这话虽然是骂福婶的,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朝着秦倾去的。

    “江太太,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你是谁,不如你跟我们说说你究竟是谁?”秦倾脸色冷了下来,福婶是家里的老人了,虽然她一直恪守本分,但是在秦倾眼里,却从来没有拿她做佣人,她一直将福婶当长辈当亲人来敬爱的,怎么可能允许秦雯对福婶责骂。

    “东城哥,我看秦大小姐有家事要处理,我们还是先走吧,时间也不早了。”白露在一边看方东城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上前拉了拉方东城的衣袖说。

    “方总,不好意思,今天怠慢了。你先回吧,我的确有些事情要好好处理处理。”秦倾听到白露的话,这才发现还有个碍眼的蘑菇没走呢,转头对方东城下逐客令。

    “既然秦大小姐不方便,那我就先告辞了,不过明天开始,你必须出现在我随时可以看到的地方就近保护我,别忘了。”方东城知道秦倾自己应付秦家这些人绰绰有余,更何况还有秦浩他们一家子在,所以爽快的离开了。

    “秦倾,你这是对长辈应该有的态度?我是谁?我是你姑姑!”方东城跟白露一离开,秦雯更加肆无忌惮了,也不需要压抑自己的情绪了,怒气冲冲的说。

    “姑姑?可笑?谁承认了?你以为跟秦怀占了点堂兄妹的情分,我就要叫你一声姑姑?可真是自以为是的厉害,你看清楚,这里是秦家大宅不错,你也姓秦不错,但是此秦非彼秦,这里是我秦倾的地盘,你要撒野,也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资格?”秦倾冷冷的看了秦雯一眼,将此秦非彼秦几个字咬的特别重。

    秦雯被秦倾那一眼看得无比心虚,尤其是她那句此秦非彼秦,让她心里惶恐的厉害,当年的一些过往飞快的在脑中闪过,让她一时间失了言语。

    “卿姐,你就别跟小姑姑置气了,她没有别的心思,只不过是人脾气急躁了点。”秦江连忙上来打圆场,然后暗地里拉了一把秦雯。

    秦雯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秦倾叹了口气说:“当年你就让你爸头疼,他都管不了你,我又算什么?何必多管闲事呢!”说完,招呼着江海跟江聪离开了。

    秦倾看了一眼秦雯的背影,眼中划过一丝冷意,然后转头看着还要开口的秦江说:“都散了吧,我累了,也要休息了。”

    “那好,那我们先走,你好好休息。”秦江连忙说,说完之后又关心的问了一句:“那卿姐我明天过来接你,陪你一起去趟警局?”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了,你忙你的吧。”秦倾摆摆手,然后朝楼上走去。

    秦远跟秦老太爷被忽视了个彻底,脸上有点搁不住,秦远看着哥哥秦殊说:“这丫头,这么多年了,还跟小时候一样,我行我素的。”

    “倾丫头一直就这性子,跟她较真简直就是跟自己过不去。”秦殊含笑应对,说话的时候,已有所指的看了秦老太爷一眼。

    “行了行了,都别在这里杵着了,省的一会那丫头下来还再撵一会。”秦老太爷气呼呼说完,朝外面走去。

    “那大哥我们就先走了。”秦远示意秦江去扶着秦老太爷,然后跟秦殊招呼道。

    “你们先走一步,我等欢丫头跟你嫂子一起下来再走。”秦殊点点头。

    秦远一家子跟秦老爷子离开了,整个客厅显得空旷起来,训练有素的佣人们手脚利索的忙着收拾,秦殊走到一幅画前站定,仔细的看着说:“当初他说自己要是走了,一定要将这画带到墓里去,转眼间这么多年了,画还好好的,人都早已经不在了。”

    秦浩知道父亲是想起秦怀了,也抬头看着墙上的画,沉默不语。

    “今天晚上的事,你怎么看?”过了一会,秦殊又问。

    “秦倾给他们留了面子,但是他们却不懂得把握,我看,这次收不了场了。”秦浩叹了口气。

    “自作自受,前面种下因,才结下现在的果,要是他们别那么贪心,安守本分,他又怎么会亏了他们,可惜,他们得陇望蜀,倾丫头今天已经将事情摊开来,说的这么明白了,他们却仍旧深陷局中不能自拔。”秦殊也叹了口气。

    “这事,也该有个了断了。一味的忍让,反而更让他们越走越黑。”秦浩说道。

    秦殊听了秦浩的话,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眉宇间有着深深的无奈。

    秦倾陪着秦欢跟吴文珠一起下楼,见秦殊跟秦浩都盯着一副画前发呆,忍不住打趣,“怎么了?看上这幅画了?要不要我让佣人拿下来,给秦教授你带回去慢慢欣赏?”

    “秦倾!”秦欢不满的瞪了秦倾一眼,“你当我们是土匪强盗呢,好东西欣赏一下就可以,又不是一定要占为己有。”

    “好好好,我说错了行吧?你赶紧给我回去,跟个老姑婆似的就知道碎碎念,真是服了你了。”秦倾不耐烦的皱眉赶人。

    “你真是……”秦欢气的一跺脚,然后挽着吴文珠的胳膊说:“妈,我们快走吧,一点也不像再看到这个野蛮的家伙了。”

    “你们两个真是,小时候就爱吵,现在都多大的人了,还吵,也不怕被人笑话。”吴文珠笑着打趣秦欢。

    秦欢撒娇的撅了撅嘴巴。

    “时间也不早了,你累了一晚上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陪你去趟警局,把证据提交上去。”秦浩看了下时间说。

    “你不会以为,他们真的会等到明天早上眼巴巴的看着我将证据提交给警察吧?”秦倾笑了笑,这个堂哥可真是憨厚单纯。

    “那你的意思是……”秦浩的脸色凝重起来。

    “晚上要不要留下来看场好戏?”秦倾调皮的说。

    “他们真的会……他们怎么能……”秦浩还是不能接受秦倾的想法。

    但是,他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发现父亲脸上一脸早就料到的底定,心里顿时紧张起来,“不行,我这就打电话叫保镖过来,你说的对,我不能离开,不然你一个人再厉害,也应对不了那么多人,我留下来陪你。”

    “我说,你是不是有点太激动了?”秦倾看着紧张的秦浩顿觉好笑,但是同时又赶到窝心,她能感觉的出来,秦浩是真的在担心着她的。

    “你别不当回事,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你也不想想最近这已经是多少条人命了?窦刚,窦晓晓,孙杨……”

    “等等,你说,孙杨?”秦倾打断秦浩的碎碎念问道:“孙杨死了?”

    “你不知道?”秦浩惊讶的看着秦倾。

    “我还真不知道。”秦倾摇头,“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几天,死亡时间是……哦,你打擂台的那一晚上。”

    “按理说,孙杨死了,孙家的人跟警察局的人应该来找我才对,为什么一个都没有?那天晚上,我可是见过孙杨的,而且还跟她发生冲突,打掉了他满口牙。”秦倾狐疑。

    孙杨可是孙家独苗,他死了孙家会这么风平浪静没动静?再说了,她跟孙杨积怨已久,孙杨死了,这孙家人就算是知道不是她干的,也绝对会过来找点不痛快,这么安静,太不寻常了吧?

    “那肯定是有人给你把事情压下去了。”秦浩猜测着。

    秦倾听了秦浩的话,想了想,那应该就是方东城了。

    不过那家伙也真是的,孙杨死了,有什么好隐瞒的?还不告诉她。

    “大概吧。”秦倾随口应了一句说道。

    “我这就叫人来,以防万一。”私心里,他还是不想接受那些人会做出这种事来。相煎何太急!

    “不用了,我这边人手足够,我先让人把秦欢跟大伯母送回去。”秦倾制止了秦浩要打电话的举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吴文珠弄不明白秦倾跟秦浩两个在说什么,但是听他们的话,觉得事情很严峻,不禁担忧起来。

    “这件事,一时间也说不清楚,妈,你跟秦欢两个先回去,我跟我爸在这里跟秦倾商量点事儿。”秦浩安抚着母亲说。

    “这……”吴文珠看着儿子,刚要说话,就听秦殊说:“你们先回去。我晚点再回去。”

    “那好吧,那我跟欢丫头先回去,你们也早点回去。倾丫头操持了这么大个宴会,也该早点歇着。”吴文珠善解人意的说。

    她知道丈夫跟儿子是有什么事不想让她知道,既然她们不想让她知道,她也就不过去随意打听,反正,她心里清楚,他们只不过是不想让她操心,担心,伤心伤神而已。

    秦欢原本不想走的,她好奇极了,可是又担心吴文珠一个人没有人陪不放心,所以才强按住好奇心,离开了。

    秦倾安排了保镖护送秦欢跟吴文珠回去,想起吴文珠说的那句早点歇着的话,忍不住摇摇头,今天晚上,在这秦家大宅里的人,恐怕谁也别想好好歇着了。

    ------题外话------

    小城子:女王你就这么饶了他们?不像你的风格啊,也太不疼不痒了吧?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话都说一半就没力气了?

    秦女王:还不是你害得!

    小城子:小贝儿都懂得大棒加蜜枣的道理,你天天对我拳打脚踢,也要给点甜头嘛~

    秦女王:想要甜头,过来~来嘛来嘛~

    小城子:哎呀,撒娇—,—好羞耻!

    秦女王一脚将小城子踹出了太阳系!小样!天天想些有的没的!

    小城子:~o(>_<)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睡的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睡的妖并收藏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