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 > 073:被动挨打,不是我的风格

073:被动挨打,不是我的风格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江听了秦倾的话,再看看秦倾一脸运筹帷幄之色,刚松了的那口气又提了上来,为什么,他觉得有些大事不妙的感觉。

    秦老太爷跟秦远夫妇被保镖挡在门外,不知道里面的情况,用尽了各种方法威逼利诱,甚至抬出来长辈的身份,可是秦家大宅的保镖就是不放行,他们真是又气又急,十分狼狈。

    陈猛得了秦倾的指示过来的时候,秦老太爷正以死相逼,作势要往保镖身上撞,陈猛说了一句让开,那保镖机敏的往旁边一闪,秦老太爷收势不住,一下子扑到在地。

    “秦老太爷,就算你要负荆请罪,也不需要对我行这么大的礼,你有什么话进去跟我们秦爷说吧,给我行再大的礼,我也说不上话啊。”陈猛看着匍匐在脚下的秦老太爷,气死人不偿命的说。

    “你……混账!简直无法无天,目中无人。”秦老太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一时间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跟陈猛拼命。

    “无法无天,不知道是谁了,至于目中无人,这里有人吗?”陈猛不是一般的毒舌,直接骂秦老太爷他们不是人。

    “你……”秦老太爷气的一口气堵在心口窝,差点背过去。

    “爸,你怎么了爸?你这个人怎么说话的?让秦倾出来,我倒是要看看,她是怎么管教家里的下人的,没规没距的像是什么话!这老太爷要是气出个好歹来,谁担得起责任?”刘淑娴上来扶着秦老太爷给他顺气,一边对陈猛呵斥。

    “你是个什么玩意?也配我们秦爷出来见你?”陈猛一脸嘲讽的看着刘淑娴,“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是我们秦爷请你们来的?”

    “你敢这么对我说话!你这只秦家的走狗,你……”刘淑娴气的破口大骂起来。

    “住嘴!”秦远不耐烦的呵斥道,然后看向陈猛,“我们是来见秦倾的,你现在可以带我们进去了。”

    陈猛上下打量了一遍秦远,然后冷声道:“跟我走吧。”

    陈猛带秦老太爷跟秦远刘淑娴进来的时候,秦倾正端着一杯红酒站在窗前欣赏着外面的夜色,方东城也跟她站在一起,在秦倾喝完一口酒后,捉住她的手,拉向自己,就着她刚才喝过的地方也喝了一口。

    “咳!”秦浩看着窗边两人目无旁人的秀恩爱,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警告这两人别不分场合,屋子里这么多人呢,也太过分了!

    秦倾不满的瞪了一眼方东城,脸颊有些热,幸亏是晚上,看的不明显,而后者却笑得一脸满足,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秦江!”刘淑娴一进门就看到秦江坐在地上,脸色煞白,满头大汗的,立刻尖叫着扑了过来,“你怎么了?伤到哪里了?”

    “腿,我的两条腿……站不起来了!”抓着刘淑娴的胳膊,想要站起来,但是努力了好几次,别说站了,两条腿就是动一动,都疼的钻心。

    “秦倾!你这个蛇蝎女人!你怎么能让人废了秦江的腿,他是你弟弟啊!你这个女人心怎么就这么狠!”刘淑娴一边骂一边哭起来。

    “大哥,秦浩,你们怎么也在这里?”秦远一进门就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在秦江的腿上扫了一眼后,就对坐在沙发上秦殊跟秦浩说道。

    “我们要是不在这里,怎么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场好戏?”秦殊看着自己一母同胞的弟弟,神色复杂的说。

    从秦江被抓到现在,不过短短时间,他们就赶过来了,分明就是早有准备。

    “既然你们在这里,怎么还让秦倾胡来?竟然让她把秦江伤成这样!”秦老太爷呵斥道,这几个小辈中,秦老太爷最心疼的就是秦江了,如今见秦江这样,怕是双腿要废了,气的眼珠子都红了,“你是怎么做大伯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伤天害理的胡闹。”

    “伤天害理?他只是伤了腿而已,能抵得过别人的命吗?”秦殊一脸失望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父亲对秦远的偏心他不是不知道,但是让他痛心的是,他的这种偏心已经完全到了是非不分的地步,秦江的命就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你这是说什么混账话!别人能跟秦江比吗?秦江可是你亲侄子!”秦老太爷气的浑身发抖,指着秦殊骂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混账!”

    “父亲,你也知道秦江是我的亲侄子,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秦怀他也是你的亲侄子,你当年是怎么对他的?你不会忘记了吧?你自己都做不到,又何必来勉强我?”一想起秦怀,秦殊更加痛心。

    秦怀一直将他们这一家子当亲人来照顾,可是他们却诸多不满足,得陇望蜀,贪婪的让人发指。

    “你……你这个不孝子!你这是,这是要气死我啊你!”秦老太爷被秦殊气的满脸通红,咳嗽了起来。

    秦殊看着自己年迈的父亲,心中更是悲凉,都已经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为什么还是这么看不开,名利真的就这么重要?为了这些身外之物,不惜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大哥,你怎么能这么对父亲说话,秦江就算是有错,就是要打要罚,也不必要下这么重的手吧?他年纪轻轻的,废了双腿,你让他今后怎么办?”秦远说完看向窗边的秦倾,不满的说:“倾丫头,你难道不打算解释一下?”

    他们进来半天了,这黄毛丫头还有兴致在那边喝酒看风景,完全事不关己的态度,真是可恨。

    “解释?跟谁解释?你们吗?想要将我置之死地,毒计不成还敢跑来跟我要解释,你当我是什么?秦远,我不是秦怀。”秦倾转身看着客厅里的秦远一家子,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你不会以为,我跟秦怀一样心慈手软,还在乎什么手足亲情之类的吧?”

    “你怎么说话呢你!”刘淑娴生气的站起来,“你可不要血口喷人,谁要置你于死地了,你不会是有被害妄想症吧?秦江这么大连只鸡都没杀过。我们担心你出意外,好心好意的过来看看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还好心当成驴肝肺,简直没有教养!”

    “呵……”秦倾看着义正词严的刘淑娴忍不住笑了,“教养?你们大半夜的不睡觉真枪真炮的杀进来,难道就是为了跟我谈教养?真是可笑!福婶,教教她,什么是教养!”

    “是,大小姐。”福婶听到命令之后,一挥手,几个训练有素的佣人就走了过来,两个人叉住刘淑娴,一个人拿出掌嘴的板子,狠狠的就朝刘淑娴的脸抡下去。

    “啊……”刘淑娴没想到秦倾竟然敢让人当众抽她,吓得尖叫,又气的恨不得扑上去撕了秦倾,可惜了,她被两个佣人制住,根本动弹不得,只看着那厚实的板子,一下下朝自己拍过来,两边脸疼的除了尖叫,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秦倾,你太过分了!”秦老太爷没想到秦倾竟然敢让人当众打刘淑娴,气的大声呵斥。

    这可不是打的刘淑娴的脸,这分明是打的他们所有人的脸。

    “过分?对,我一向过分,过分的事我都不知道做了多少件了,不差这一件,秦老太爷要是也想试下板子的滋味,我不介意满足你。”秦倾看着秦老太爷气的胡子乱抖,冷笑一声说。

    “倾丫头,你今天有点过了。”秦远比秦老太爷跟刘淑娴都镇定的多,他看着秦倾,眼中有长辈的苛责与不满。

    “过了好,不过了,你们永远不知道我的底线在哪里,不知道自己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更不知道,有些事一旦做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秦倾看着秦远,目中的冷意像是寒冰铸就的利刃,光是被她这样看着,心里就不由自主的泛起冷意。

    “秦江以前跟你最要好,他是什么性子你难道不知道?可不要听了别人的谗言,做出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秦远看着秦倾,目光里一片坦然挚诚。

    秦倾冷冷一笑,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秦远跟秦江简直一个德行,披着温良无害的外衣做尽了伤天害理的勾当!

    当年,秦怀也就是被他这副虚伪的面孔骗的吧?

    “你都说了是以前了,人心都是会瞬息万变的,更何况,七年了,早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你不会以为,七年了,我还跟以前一样幼稚,忠奸不分吧?”秦倾抿了一口酒,脸上带着几分玩味看着秦远,“既然你提起了以前,那我不妨也问一句,七年了过去了,江梅还好吗?”

    “我们在说秦江,你扯别人做什么?别转移话题。”秦远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暗芒,看着秦倾道。

    “是不能提,毕竟这是你的*,跑题了,好吧,我们就来说你小儿子秦江的事。”秦倾将酒杯往旁边一递,“再来一杯。”

    方东城很自然的接了过来,不满的皱眉:“今天喝的太多了,明天再喝。”

    他这一出声,秦远跟秦老太爷这才发现他的存在,刚才他们只看到一个人跟秦倾站在窗前背对着他们,还以为是秦家的保镖之类的,并没有看清楚他的脸,此刻一见他竟然出现在这里,心里一时间惊涛骇浪,怪不得秦江今天会栽跟头了,原来,秦倾背后有他撑腰!

    秦倾跟方东城对于秦远与秦老太爷的惊愕完全无视,她走到客厅中央,看了一眼仍旧在被掌嘴的刘淑娴说:“那位女士好像有话要说。”

    福婶立刻心领神会的让人停下惩罚,刘淑娴一得解脱,就朝秦远扑过来,抓着他的衣领问:“江梅,到底系肿,么回系?”

    “你别听她胡说,她只不过是想要转移话题,逃避责任而已,别被她挑拨离间了。”秦远挣脱开刘淑娴的手,不耐烦的皱眉说。

    听秦远这么一说,刘淑娴也就将信将疑的不再针对他,而是回头恶狠狠的瞪着秦倾,只不过,她现在脸肿的跟馒头高似的,再努力瞪眼,眼睛也没有平时的大,看起来很是可笑。

    “是不是胡说,就要看当事人怎么想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根本不需要转移什么话题,秦江的腿是我让人废得,不过我觉得光废了他的腿实在是太便宜他了,至于还要怎么折磨他,我暂时还没想好,不如你们帮我出出主意?我想,在折磨人这方面,你们应该比我擅长。”秦倾看着自欺欺人的刘淑娴顿觉可笑,一边说,一边踢了秦江一脚,满意的听到秦江的惨叫之后,嘲弄道:“亏你还拿自己当个人物,连名字都是别人的替代品,活着就是个悲剧。”

    “你,你胡说!秦倾,你别想着挑拨离间,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有本事你今天杀了我,不然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秦江一边忍受着剧痛,一边说。

    “那我就先杀了你。”秦倾倏地变脸,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多了一把银色的手枪,一下子抵在秦江的额头上。

    冰凉的手枪透着死亡的讯息冲击着秦江的大脑,刚才还豪言壮语的他瞬间吓得魂不附体,怂了!

    “卿姐,卿姐不要啊卿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都告诉你,你别杀我,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啊!”秦江哀嚎着求饶。

    “我可不敢放虎归山,当年秦怀心慈手软错了一次,我可不想走他的老路。”秦倾冷笑着看着秦江,手指扣动了扳机。

    “别,卿姐,卿姐,我告诉你,我有秘密要告诉你,你放过我我就告诉你这次的事件其实是……你……你……”秦江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后心一凉,他缓缓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前,一柄匕首的锋尖刺穿了他的身体,他抬头看向拿着匕首的秦远,眼中全是不敢置信,嘴唇抖动,说了两个你,之后,睁大眼睛歪倒在地。

    “啊……”刘淑娴没想到秦江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而且杀害她儿子的凶手还是秦远,一时间除了尖叫痛呼,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痛了!

    “秦江!秦江!啊……儿子!你醒醒!你醒醒!秦江!秦江!你醒醒,你醒醒啊!啊……”刘淑娴抱着秦江失声痛哭。

    “秦远!你疯了!他是你的儿子啊!你,你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你这个疯子!简直没有人性了你!”秦殊万万没想到,秦远会手刃自己的亲生骨肉,虎毒还不食子呢,这个东西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你……你……孽障!”秦老太爷更是惊得直接昏倒在地。

    “双腿都废了,这样的废物,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秦远手里握着滴血的匕首,一脸狰狞的冷酷。

    “你……简直灭绝人性!”秦殊真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了,看着眼前的这个弟弟痛心疾首,名与利,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他不惜残害自己的手足同胞,重要到他连自己的儿子都下得了这样的毒手!

    “是呀,双腿都废了的儿子有什么好在意的,左右不过是个弃子,死了也不可惜,他又不止这一个儿子!”秦倾倒是没想到秦远会杀了秦江,但是对秦远的残忍无情又有了个新的认知。

    “秦远,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我跟你拼了!”刘淑娴突然站起来,朝着秦远扑过来,可是,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哪里是秦远的对手,还没扑倒秦远呢,就被秦远刺了个透心凉,她死死瞪着眼前自己陪伴了快三十年的男人,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来,被秦远残忍的推开,倒在地上,抽动了几下,断了气。

    “秦江!”秦殊没想到秦江竟然连自己的妻子也杀了,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又惊又怒,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幸亏一边秦浩反应及时,一把扶住了他。

    “爸,你当心身体!”秦浩也被秦远的举动惊呆了,扶着秦殊的手都忍不住在抖动。

    秦远,简直已经已经没有半点人性了,残忍到令人发指。

    “秦倾,秦江已经伏诛,这件事,到此为止了。”秦远根本不理会秦殊,转头看着秦倾说道。

    “你说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笑话?你有说到此为止的资格?”秦倾面不改色的看着秦远,“残杀手足同胞至亲这种事,秦先生真是做得熟练,瞧瞧,这刀子用的多好,位置扎的多准确,一刀毙命。”

    “你不用说风凉话,说吧,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秦远也没想到,秦倾这个黄毛丫头竟然比当年的秦怀还难缠,一时间心气有些浮躁。

    “我想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秦倾嗤笑一声,反问道。

    “你想怎么样我不管,但是这件事,到底为止。”秦远再次说道,态度比之前强硬不少。

    秦倾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秦远,真不知道这个男人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她会善罢甘休。

    “陈猛,给秦远先生和这些杀手找一个僻静点的隔音好一点的房间,让他们好好聊聊,相信他们之间会有很多话题可聊。”秦倾对着陈猛吩咐道。

    “是,秦爷!”陈猛一听秦倾的话,立刻兴奋起来,把秦远跟这些杀手关在一起聊天?秦爷整人的方式还真是高杆,杀人不见血,他已经可以预见,一个付不出钱的雇主落在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杀手手里,会有什么样生不如死的下场。

    “秦倾,你不能这么做!”秦远没想到,秦倾直接将自己丢给那些杀手处置,他毫不怀疑,落在那些杀手手里,他根本活不到警察来,就算是活到了警察来,那他也绝对是生不如死!

    “抱歉,我能!”秦倾无害的一笑,说道。

    “放开我!秦倾,你放开我!我要报警!我要报警!”秦怀一边挣扎一边大吼。

    他绝对不能落到那些杀手手里!

    “真是可笑!秦远先生,这是要投案自首?就算是要投案自首,两条人命,也换不回一个宽大处理了吧?”秦倾冷笑的看着秦远,“放心,明天我会帮你报警的,不过要看看你有没有命活到那个时候了,你可千万要撑住了等警察来救你哦!”

    “你……你不能这么对我!你父亲当年曾经立过重誓,这辈子不管我犯了什么错,他都会放过我一马,他不会眼睁睁看着我死的!你不能违背当初的誓言!”秦远急切的大吼。

    “他哪有眼睁睁的看着你死?他走已经先你一步闭上眼!”听到秦远提及自己的父亲,秦倾的怒火烧了起来,“你们当年有什么誓言约定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在我眼里全是狗屁!秦远,我不妨告诉你,别说现在我父亲不在了,就是他还在,我要弄死你,他也拦不住!”

    “你——你不能这么做!你这个不孝女!”秦远被保镖拖着往外走,死死的扒着门框不肯松手,大声喊道。

    “我已经不孝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不会才知道吧?”秦倾冷哼一声,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将人带下去。

    “大小姐,电话!”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福婶连忙去接起来,然后对着秦倾说:“是左先生。”

    “左思远?”秦倾狐疑,左思远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过来做什么?难道也是担心自己?她走到电话机旁边,接过来,还不等开口,那边就传来一个沉重的声音:“倾丫头,放了秦远。”

    “左伯父?”秦倾皱眉,语气带着几分怀疑,“为什么?”

    “他当年救过你妈一命,你父亲答应过,无论他将来犯了什么错,都不会动他。”左思哲说道。

    “左伯父,我父母都已经不在了,而且,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当年害我父亲的人,就是他!”秦倾不满的说:“他对我母亲有恩,我父亲已经用命偿还了,难道还要我们家人生生世世都背负这份人情债?凭什么?再说了,他对我母亲有恩,又不是对我!”

    “倾丫头,他当年救的不仅是你妈的命更是救了你的命,不然你妈恐怕早就一尸两命,哪里还能生下你来,听伯伯的,绕过他这一次,至少不要让他在你手上出什么问题。也算你还了他的情!”左思哲又叹了一口气,“这话我本不该说也不想说,但是你知道,你父亲这个人生平最不喜欢欠别人,尤其是欠这么大一个人情。”

    “……”秦倾犹豫了,半晌之后,说道:“我知道了,他还是交给警察来处理吧,毕竟,他手上刚刚又添了两条鲜活的人命。”

    “那就让警察处理吧,只要不是你就好。”左思哲说道。

    “嗯,就听左伯伯的。”秦倾说道。

    “倾丫头,委屈你了。”左思远感叹道。

    秦倾放下电话,看了一眼还在死扒着门框不肯被带走的秦远,对保镖摆摆手,“放开他吧。”

    “秦倾,我早就说过,这件事到此为止。”秦远甩开保镖的手,有恢复了刚才的本性。

    “我这次放过你,也算还了你的请,下次在落到我手里,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秦倾冷笑着看着秦远说。

    “下次,会是你落到我的手里!”面具已经被彻底揭露,秦远也不再伪装,面色狰狞道。

    “但愿你有那个本事!”秦倾说完,吩咐陈猛:“报警吧,看来还是要劳烦卢局长来一趟了。”

    “秦倾,你什么意思?”秦远一听秦倾的话,立刻怒吼道:“不准报警!”

    “刚才不是你一直嚷嚷着要报警?怎么我如你所愿,你反倒不开心了呢!秦远,你可真比女人还善变!”秦倾讥诮的看着秦江。

    “总之,不能报警!”秦江恨恨的看着秦倾。

    “不报警,这两条人命难道算在我身上?”秦倾冷笑着问,“报警,和跟这些人关在一起一夜,你自己选择一个,可别我不念当年那点旧情,不给你选择的机会。”

    “你……”秦江没想到秦倾竟然这么刁蛮,这样的两个条件让他选,跟刚才又有什么区别?

    “秦爷,这些人怎么处理?”陈猛指了指那些杀手,问道。

    “哪个是他们的头?”秦倾扫了一眼那些杀手,不等陈猛回答,指着鹰说:“这个人,废了!”

    “why?”鹰没想到秦倾竟然连审问都不审问,就直接断定了他的生死,不满的问。他们杀人如麻,视别人的生命如草芥,但是却绝不允许自己的生命被人看得如此之轻,这就是双重标准。

    “连自己的对手是谁都弄不明白,对自己的同伴毫不负责,眼里只剩下钱的亡命之徒,没有存在的必要。”秦倾看着鹰,眼神中透着前所未有的犀利!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这几个人是意大利的代号为死亡之境的杀手,这支杀手组织在杀手届风评极低,手段残忍到令人发指,专门接其他杀手不齿或是不愿接的任务,而他们的首领更是嗜血成性到变态,喜欢各种方式的折磨目标,手段五花八门绝对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让人在死之前还要受尽凌。辱摧残。

    对于这样一个杀手界的败类,秦倾早就想要除之而后快。今天落到她的手里,她是不会放过的。

    “NO!你不能这么做!留着我对你有用,我绝对会帮你杀掉所有你不喜欢的人!”鹰竭力的为自己辩解,争取活命的机会。

    “想要为我做事,你还不够资格!”秦倾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蠢的养一条毒蛇在自己身边吗?带下去!你的那些花言巧语可以留着等你到了下面根那些被你折磨凌。辱后杀了的人说,相信,他们会很喜欢听的。”

    “你,你知道我是谁?你怎么知道?”鹰听了秦倾的话,震惊的问。他虽然在杀手界臭名昭著,但是普通人应该不知道自己才对,眼前的女人,竟然好像已经很熟悉他的作风了似的。

    这一刻,连他自己也无比后悔为了丰厚的佣金接下这单任务了,因为眼前的女人真的很恐怖,很不好惹。他好像在他身上闻到了属于高级圈子里的同类的气味。

    “我是谁,你同样也没有资格知道。”秦倾说。

    “我可以代替他死,请你们留他一命!”在一边的黑熊,突然开口。

    “对!他可以替我死的!”鹰一听黑熊的话,立刻看向秦倾说道。

    “你以为你的处境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秦倾转头看向黑熊,“而且为这样一个人死,值得?”

    “没有值不值得,但是我欠他一条命。”黑熊说道。

    “那是你的事,不能左右我的决定,你可以在他死后选择为他陪葬!”秦倾冷酷的说。

    黑熊抬头看着秦倾,没有说话。

    秦倾摆了摆手,陈猛立刻会意,将这些杀手带下去安置了。

    卢局长来的很快,一进门看到地上躺着的秦江跟刘淑娴,头疼的皱了皱眉,然后又看了一圈客厅里的人,笑着打招呼:“方总也在?秦教授,秦浩秦倾,你们今天人还真是齐全。”

    方东城跟卢局长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秦殊也客气的跟卢局长寒暄了一句。

    “麻烦卢伯伯大半夜的还要跑一趟,不过这人命关天的事,实在耽搁不得。”秦倾等那些人都说完了,才开口说道。

    “你这丫头才回国几天,怎么就招惹上这么多事呢?”卢局长看着秦倾,头疼的说。

    “卢伯伯这就冤枉我了,我这个人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些人不肯放过我,你总不能让我一直被动挨打吧?这不是我的风格!”秦倾对卢局倒是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你还真是,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卢局长拿秦倾没办法的摇摇头。

    “放心,不会让卢伯伯你难做的,证据我都给你准备好了。”秦倾说道:“你只要走走过场就好了。”

    ------题外话------

    美妞们,因为早上审核是9点开始,所有有的时候八点更不出来,请耐心等一等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睡的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睡的妖并收藏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