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 > 074:自作自受(一)

074:自作自受(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哪有你说的那么轻巧,这可不是一般的案子。”卢局长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叹口气。

    从知道这个丫头回来开始,他就知道,这B市要开始不太平了,果然,命案是一桩接着一桩,他这两天,头发都白了不少,窦家的事还没完结呢,孙杨又出事了,孙家那边的人揪着他非要一个说法,寻死觅活,威逼利诱的想要让他抓秦倾归案给孙杨一命抵一命,他这是好说歹说的才把事情压下,结果呢,没消停两天,秦家又出事了,而且还是一连两条命案,他感觉自己这个局长要做到头了!

    “可不是我说的轻巧,如今人证物证都在,卢伯伯缺什么证据了,不管是人证还是物证,这里的人都会配合的,保证不会让你为难。”秦倾顿了顿,看着卢局长意味深长的说:“卢伯伯这些天看来没少操劳,不过今天晚上的事,可未必是件坏事,说不定你这些天头疼的毛病就会治愈了呢?”

    “……”卢局长猛地抬头看着秦倾,发现面前的女人眼中噙着一抹深意,他心里快速的琢磨了一下,眼中忽的一亮,脸上不像刚才那么愁眉不展了,带了几分笑意。

    秦倾点到为止,知道卢局长听明白了她的意思,看了下时间,“也不早了,卢伯伯公务繁忙,我就不耽搁卢伯伯办案了。”

    卢局长看着秦倾,心里真是又爱又恨的,这丫头这是明睁大眼的下逐客令啊,不过他现在脑子里想的全是最近发生的几期命案的事,也没精力在意这些,但是,“听说你今天在家里开宴会开了几瓶好酒?这宴会不邀请我参加也就罢了,这酒好歹也要让我尝一口吧。”

    他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喜欢喝几杯,虽然从不贪杯,但是对于好酒,是半分抵抗力都没有的,这不,听说秦倾这里有好酒,就厚着脸皮开口了。

    “这还不好……”秦倾刚想应下来,让人取一瓶葡萄酒来送给卢局长,就被方东城打断了,“这可不好,卢局长是来这边办案的,又是这么人命关天的答案,要是从这里出去的时候带一瓶酒出去,别人看了会怎么想?保不齐以为秦倾是贿赂卢局长,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呢,当然更难听的也有,比如说卢局长生性贪杯,为了一瓶好酒,就是非不分,造成冤假错案,毁了一生清誉。”

    “不就一瓶酒……”秦倾皱眉看着方东城,有你说的这么严重么?也太夸大其词了!

    “事情可大可小,而且,现在全B市的人都知道了,你这酒可是好几百万一瓶的高价,千金难求,再说了,就算是一瓶普通的酒,只要卢局长是从秦家大宅带出去的,有心人就不会放过大做文章的机会。”方东城义正词严,一本正经的说。

    秦倾真心觉得方东城小题大做,但是在一边的卢局长却是听得冷汗淋漓,连连说:“方总说的极是,方总说的极是。”

    方东城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在一边的秦倾看了这一幕内心不断吐槽,分明就是这个家伙小气,不肯将好东西分享给卢局长,可是却搬出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大顶帽子压下来,让卢局长再也不敢乱打那些酒的主意,彻底断了念想,还对这家伙感激涕零的,真是腹黑至极。

    “走吧,收队!”卢局长让人拍了照,取了证,又让人将秦江跟刘淑娴的尸体收敛好,压着秦远准备离开。

    秦远被带着手铐压着往外走,走到门边的时候,突然回头,看着方东城与秦倾冷冷一笑,“秦倾,你以为他姓方的为什么会这么帮你?不过是心虚罢了,当年要不是他的城宇集团暗中设下圈套让风扬赔了大笔的资金,在风扬最危难的时候落井下石,你父亲根本不会那么快倒下,风扬也不会破产!这些人外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你今天还跟自己最大的仇敌站在一起,真不知道你父亲九泉之下会不会瞑目!”

    “是吗?”秦倾看着秦远眼中的恶毒,冷冷一笑,“这么说还要多谢你提醒了,我又多了一笔账需要算清楚!”

    秦远深深地看了秦倾跟方东城一眼,然后也冷冷一笑,转身朝外面走去。

    “当年我们都看错了他。”虽然秦江跟刘淑娴的尸体已经被抬走,但是秦远的所作所为还是让秦殊久久不能平静,良久,叹了一口气说道。

    当年,秦远不肯满足于在风扬的地位,也曾经闹过一次,失败了之后当着秦怀跟他的面痛心忏悔,他跟秦怀原谅了他,于是后来才造成了一系列的悲剧,谁知道,他如今比当初还丧心病狂,变本加厉,早知如此,当年就不该……

    秦殊一想起当年的事,就悔恨不已。

    “大伯,他会得到应有的下场的,是人都要为自己做出的事情负责,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他既然选择这条路,那么有什么苦果,他都要自己吞下去。”秦倾安慰着秦殊道,她知道,虽然秦殊这个人看起来有点冷漠清高,但是他其实特别看重亲情,秦远今天的所作所为,恐怕对他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

    “这个畜生!咳咳!”就在此时,一直躺在地上的秦老太爷醒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四周,没有看到秦远一家,只看到佣人在清理地毯上的血迹,转头问秦殊:“秦江呢?他到哪里去了?”

    “尸体被抬走了。”秦浩见父亲闭了闭眼睛,不想开口,替他回答道。

    尸体,两个字,让秦老太爷眼前又是一黑,原本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可是秦浩的话打破了他心底唯一的幻想,让他不得不面对事实!

    “这个畜生!这个畜生!秦江可是他的亲生骨肉啊!他怎么能……怎么能下得了这个狠心!畜生!咳咳!”秦老太爷一边说一边气的咳嗽不止,差点又背过气去。

    “说到底,都是他心中的贪念害了他,一直妄图觊觎不属于他的东西,才有了今天的报应。”

    还有一句就是你也是非不分的在一旁助纣为孽,秦浩没有说出来,毕竟,以他的教养,当众对长辈说这样的话,他还是做不来的。

    “你胡说!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秦老太爷气的眼珠子通红,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指着秦浩骂道:“秦江想出人头地有什么错?难不成你想让他跟你一样,一辈子只会仰人鼻息,看人脸色吃饭?我秦北怎会有你这样胸无大志的孙子!你这个不肖子孙!”

    他一生活在哥哥秦东的阴影中,无论他多么出色,多么努力,都不会被看好,就连他的儿子,也要活在他秦东的儿子的阴影下,他不甘心!凭什么他明明方方面面比秦东出色,他的儿子也个个优秀,却要一直活在别人的阴影中,他们明明可以有更光明更广阔的天地,都是秦东跟秦怀挡了他们的路,只有扫清了他们这两个障碍,他们才能重见光明,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比秦东优秀,他的儿子更比秦东的儿子优秀,而且这些年,他以及他的儿子也证明了这一点,可是,可是为什么,一夜之间他引以为傲的孙子没了,竟然还是死在自己儿子的手上,眼前这对不孝儿孙,却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爷爷,我只知道,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能好高骛远,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你觉得秦江比我优秀,我无话可说,可是你看看秦江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自己没有本事得到,就用些歪门邪道,图财害命,难道你就不想想,他为什么会有今天的下场吗?”秦浩忍不住气愤的说。

    不作不死,秦江有今天的下场,跟眼前这位老太爷的溺爱与不分是非的维护,脱不了干系。

    “你懂什么?那叫做大事不拘小节,哪个男人在外面不需要逢场作戏,只有你这种榆木疙瘩不知道变通,只知道做别人的走狗!”秦老太爷气愤的大吼。

    “……”秦浩狠狠攥紧了拳头控制自己的情绪,对于这位老人,他实在已经无话可说,他的心理已经严重扭曲出人类的正常道德曲线,与他根本不可能好好交流了。

    “不是做大事不拘小节,而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秦倾冷笑一声,“当年你们到底侵吞了我家多少东西,我都会用我的方式一一追讨回来的,到时候,还希望秦老太爷你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秦倾说完,对一边的保镖摆摆手,“赶出去,今后,不准这个人再踏进秦家大宅半步!”

    “是!”保镖手脚利落的将秦老太爷叉起来。

    “你放肆!你这个无法无天的臭丫头,我是你爷爷,你竟然敢对我这么无礼!果然是没教养的东西!你……唔唔……”秦老太爷破口大骂,只是却被福婶突然将一块抹布塞进嘴里,消了音。

    “好了,现在可以带走了!”福婶拍拍手,很满意秦老太爷目前的样子,对保镖说。

    这个倚老卖老,老不要脸的东西,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还敢说是他们大小姐的爷爷,一个贱民,他们大小姐肯跟他说话已经是降尊纡贵了,还敢妄图辱骂指责他们大小姐,简直不知死活!

    保镖立刻叉着人走了出去。

    “我们也该回去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们早点歇息。”秦殊终究是担心秦老太爷身子骨受不住,起身告辞。

    “我让陈猛送你们回去。”秦倾说道。

    “不用了,我们自己回去就可以。”秦殊叹口气,“你自己也要多留心些,最近日子恐怕不会太平。”

    “我知道了,不过还是让陈猛送你们回去吧,不然我不放心,你们的安全同样重要。”秦倾说着对陈猛示意,陈猛立刻去开车子了。

    秦殊知道秦倾已经打定主意了,也就不再拒绝,今天晚上他跟秦浩两个受的刺激都不小,有人开车,的确会好点。

    送走了秦殊跟秦浩,秦倾有些疲累的松了口气,但是精神还尚好,大概是今天晚上过的有点刺激了,自从她回国之后,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直面血光了。

    “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你泡个澡,舒缓下。”方东城转身就要上楼,却忽然被秦倾抓住了手腕,他回头看着秦倾,一脸不解。

    “今天没有!”秦倾眼中流窜着怒火。

    “没有什么?”方东城皱眉看着秦倾问道。

    “秦先生,你别给我装傻!”秦倾牙齿磨得咯咯响,“现在已经是快十二点了,往常,一般十点多的时候就……”秦倾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身体里有一股熟悉的热流急窜,让她没说口的话生生顿住。

    “你这么说,我也很奇怪。”方东城眉头皱的更深。

    “你跟我过来!”秦倾一边说,一边拽着方东城噔噔的上楼进了卧室,然后将方东城一把拉进去,踹上门,二话不说就开始脱方东城的衣服。

    “你就算是……也不要这么猴急吧?先洗个澡!”方东城脸上露出几分不自在,因为秦倾给他脱衣服的动作虽然算不上温柔,但是她却一边脱一边在他身边左转右转上看下看的,手更是从他的脖子开始一寸寸的翻找,一路向下摸索,弄得他抑制不住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说,你到底在身上藏了什么东西?”秦倾搜遍了方东城身上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肯放过,但是仍旧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物体,忍不住气急败坏的质问。

    “我能藏什么?你都把我脱成这样了,全身上下也摸遍了,我要是在身上藏东西了,能逃得过你的眼睛?”方东城语气十分平静与无奈,“不光是你,我也觉得自己像是个被操控的只会发情的傀儡一样,虽然我们两个之间的这些亲密事,是我所想要的,但是我还是喜欢你心甘情愿的样子,而不是现在,一副我好像占了你多大便宜的样子,明明每次出力的人都是我。”

    “你闭嘴!”秦倾羞恼的红了脸,明明她正在跟他说很严肃的事情,怎么从这个家伙嘴里说出来,就完全变了味儿了?

    “方太太,我只是实话实说。”方东城一本正经的申明。

    “你还说!”秦倾眉眼一横。

    “那我不说只做。”方东城被秦倾这一个媚眼闪得有点哆嗦,受不住的将人直接抵在墙上,然后开始揪扯秦倾的衣服。

    原本该是很轻松得逞的,谁知道秦倾今天穿了一身马甲西裤,还扎了腰带,给方东城造成不小的困扰,尤其是心灵上的,有种强迫同性的感觉,这让他瞬间黑脸。

    “以后不准穿成这样!”女人就该穿裙子,脱起来多方便,就算是不脱也没关系的,哪有这么麻烦!

    “你管我!”秦倾瞪了方东城一眼说。

    “还敢勾引我!看我今天不折腾死你!”方东城低吼一声,一口咬在秦倾的脖子上,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牙印。

    “混蛋!你特么真是属狗的,狗性不改!”秦倾被方东城咬的又疼又麻,气的捶了他一拳说道。

    “不但用眼神勾引我,还用实际行动撩拨我,今晚会放过你才怪!”

    “哼!彼此彼此!”秦倾不甘示弱的瞪着方东城,其实,她也早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尤其是方东城一直在她耳边说着暧昧的话,让她体内的那团火越烧越旺!

    只是,就在两个人又要滚到一起的时候,秦倾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这特殊的铃声让秦倾眼中的迷雾散去了些,脑中瞬间清明,她想要伸手去拿手机,却被方东城用力的压住,将手扣在头顶,滚烫的气息喷在脸上:“专心点。”

    “电话!”秦倾挣扎了一下,甩开方东城的手,又去拿手机,“一会再接。”

    “不行!你放开我!”秦倾抬脚踢了一下方东城,“一边去。”

    “你……”方东城气的磨牙,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抓过来狠狠的打一顿屁。股,但是当他看到秦倾手机上的跳跃的名字的时候,突然改变主意了,扣紧秦倾的腰,将人带到怀里,然后下巴搁在秦倾的肩膀上,偷听。

    秦倾接起电话来,里面化身纪成的秦小贝那让人*酥麻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倾倾,宴会结束了吗?我送你的酒收到了没有?”

    秦倾刚想回答收到了,腰上就被一只爪子狠狠的捏了一下,她禁不住闷哼一声,吓得连忙咬紧嘴唇,伸手在某个坏心眼爱作怪的男人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方东城坏心的大声口申口今了一声,还故意拉了个长音,让人不浮想联翩都不行。

    好在秦小贝只是个六岁多点的孩子,即使是在早熟,关于男女之间的事情还不懂,只是听到秦倾半天没回答,有些担忧:“倾倾,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还是又贪杯,喝多了?我记得你每次喝醉的时候最喜欢听我给你唱歌了,我给你唱歌好不好?”

    腰上的那条胳膊越收越紧,秦倾心里暗暗叫苦不迭,现在她的情况很糟糕,貌似两头都不能得罪,最后,她权衡了一下,深吸一口气,说道:“纪成,我今天喝的有些多了,嗯`”刚一开口,方东城就猛地杀了进来,害得秦倾没忍住,又口申口今了一声。

    “……”秦倾扭头瞪着方东城,狠狠的给了他一个你丫的有病的眼神。

    方东城才不管,像是没感受到秦倾的怒气似的,埋头苦干起来。

    “倾倾,倾倾,你怎么了?”那边秦小贝听到对面声音有些奇怪,担忧中带着几分不解,她敢肯定,那个男人在秦倾的身边,正听着她跟秦倾的对话,可是为什么却没像前一次那样对她冷言冷语,反而默不作声了呢?难道,是觉得比不上自己,无地自容,知难而退了?

    想到这里,秦小贝越发的卖力关心起秦倾来,“倾倾,你还记得那次我们在挪威看极光吗?你说你一辈子都会跟我和小宝在一起,我们一家三口,永远也不分开,因为你的这一句话,我觉得原本冷的让人快要冻成冰雕的挪威瞬间暖意融融,倾倾,那一刻我就在心底暗自发誓,这一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守在你身边,永不分开!倾倾,你还记得我们的挪威之行吗?”

    “记……的……”秦倾断断续续的吐出两个字来,然后赶紧闭上嘴看着身上的方东城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来,可是想到这个男人的坏心腹黑,生怕他又发出不该发出的声音来,只能憋屈的忍住。

    “倾倾,上次你说想要去特里斯坦—达库尼亚群岛度假,我已经安排好了,等你回来,我们就去那里,我知道你对那里念念不忘肯定是因为听闻那里有一座酒窖,当地人酿造的酒据说很有名,飘香十里,你这只小酒鬼,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他们那些人酿的酒好,还是我特地为你酿的酒好喝,我们去那里好不好? ”

    “好……”秦倾紧紧咬着牙齿,艰难的说道。

    “倾倾,自从你回国之后,我一直都食不安寝,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来,没有你,我的世界里就像是没有了光,暗无天日,我这才知道你对我是多么的重要,分开这些天,我简直度日如年,倾倾,你快点回来好不好?我想陪你漫游世界,看这世上最美的风景,喝遍这世上最好喝的酒,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我们白发苍苍,我们就这样相爱一辈子,不离不弃,好不好?”秦小贝将自己这些天从书上看到的情话,挑那些肉麻的都说了一遍。

    “好……”

    秦倾刚一开口,方东城就直接将手机挂断,然后丢到床下去了。

    秦倾看着眼前眼冒火光的男人,承受着他野蛮的掠夺,却终于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一边听着女儿情话绵绵,一边跟这个男人……她真的要被折磨疯了!

    ------题外话------

    美妞们,女儿这几天不舒服,昨天发烧,折腾了一天,没时间码字,今天的分两章更新,先放出这些来,下午的时候还会有一章,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睡的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睡的妖并收藏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