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末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奥斯卡影帝伊本

第二百六十三章 奥斯卡影帝伊本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感谢南宋剩男的打赏!!!!!!!!!!!!

    西尔达尔的部队本来就是靠着一股士气在勉强支撑,不过很快就传来了他们要刺杀的人逃走的消息,这种消息虽然被萨维尼及时的封锁了,但依然被手下的士兵感觉到了不寻常。

    一方面表现在对面的军队的进攻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急切,更多的是考虑减少士兵的伤亡,另一方面自己的师长正在不断的收缩兵力,在萨维尼主动退却下对面的军队已经以很小的代价夺取了己方的好几个山头,战情照如此发展对面的军队很快就能够打通出山的道路。

    正如很多心思灵活的士兵所想的那样,萨维尼此时真的正在收缩兵力,他将军队中那些善战的老兵以各种理由征调到自己的身边,外围的战线大多都交由补充进来的新兵把守,这很明显是在为保持势力突围做准备。

    在军队中老兵往往更能够理解长官的命令,在把握战机上也更灵活,然而所有的事情都是双面的,正是因为老兵们知道的多,上面的长官很难在一些事情上忽悠住他们,这也是很多军队的军官怒斥他们为老兵油子的原因所在。

    人都是由一种自命不凡的性格,这一点在入世未深的年轻人身上最能体验的出,这恰恰就是新兵们的个性,他们在长官那句“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蛊惑下在战争中悍不畏死。永远是战斗在最前沿的一类人。

    战争的本质其实就是无尽的杀戮,有一本不错的书叫《我的团长我的团》,其中有一段是孟烦了讲述他从军经历的事情。他对他的师长虞啸卿说:“我是打学生那工夫就想当兵,满脑子都是抗击日寇,往前冲的景象,后来我真当了兵了,我还真就往前冲了,眼巴前,是炮弹炸出来的热气。可忽然冲着冲着就觉么着,说这屁股后面。他一个劲儿一个劲儿地冒凉风,我就回头一看,好,就剩我老哥儿一个。其他人都跟战壕里闷得儿米了

    后来,我就不冲头里了,谁冲第一个谁壮士,谁冲第二个谁烈士,所以我也不冲第二个,可是总得有人往前冲啊,说再后来,我就当了连副了,因为我认识几个字。我最拿手的本事,就是在新兵跟前,阵前动员让他们冲头里。让老兵跟后面督战或补漏,老兵命金贵,尤其是打过几仗没死的,特别金贵,特别是你跟他认识了,熟了。成兄弟了,新人基本上就是第一轮就玩儿完。所以你不要认识他,因为他们命贱,打我手上,煽呼上去报销的,不下一百个。”

    现在的萨维尼就做着孟烦了做过的事情,他将金贵的老兵全部调到了自己的身边,做着最后的突围工作,有将所有的新兵放在了最前线、最外围,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来铺平自己的逃亡之路。

    不过萨维尼忘记了,新兵们容易在军官的蛊惑下悍不畏死,也可以在形势危急的时候畏敌如虎,真正能够做到临危不惧的永远都是他手中的老兵。

    很快,西尔达尔的军队中便开始流传其刺杀失利的消息,这种消息像风一样在整个战线疯传,初时一个两个的还都半信半疑,慢慢的所有人都在传播这个消息便让正在抵抗的士兵不得不产生了怀疑。

    此时第三师的火炮依然在不停地炮轰波西尔达尔军队的阵地,西尔达尔军队的战线也已经摇摇欲坠,随后在这种流言的传播下崩然倒塌,士兵们纷纷跑出自己的阵地将后备留给了正在不断将战线向前推移的第三师。

    前线的溃败也让正在收拢老兵的萨维尼手忙脚乱,飞奔而来的败兵将他的督战队冲的七零八落,而正在集结的老兵也被这种势不可挡的洪流冲散,随后不得不随波追流,至于正在缓慢推进的第三师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全线士兵上刺刀,快速的冲向西尔达尔军队的阵地,而萨维尼此时也约束不住自己的军队,随后不得不在卫队的保护下与败兵一同向后跑。

    这时候,新澳港军队的体能训练的好处就凸显了,虽然前面西尔达尔的军队在拼命的向前跑,而且他们的起点也与后面追击的第三师相差很长一段距离,但依然不断有士兵被第三师的追兵追到,要么是做了第三师的俘虏,要么是做了第三师的枪下亡魂。

    出山的路只有两条,一条是通往徐卫所视察的村子,另一条这是通往山的另一面,这也是西尔达尔的军队进山的道路,之前的时候徐浩为了防止伊本的私军从山的另一侧进攻徐卫,便在这两条路上都遍布了哨兵,任何进山或者出山的人都不可能瞒过徐浩的眼睛,这也是西尔达尔的军队不能进攻徐卫,而是防御第三师的原因。

    西尔达尔军队的阻击阵地距离三岔路口并不远,最多不过两三里路的样子,虽是山地奔走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在西尔达尔军队的前队接近三岔路口的时候突然一支部队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这支部队正是刚刚赶来的第一旅的两个营,由于时间仓促他们也等不到旅内其余部队到达,便用仅有的两个营先来阻挡想要逃走的西尔达尔军队,现在看来时间刚刚好。

    跑在最前面的西尔达尔士兵没有想到竟然被人断了后路,在第一旅两个营不断射击的重机枪面前停下了脚步,不过依然有不少的士兵因为奔跑太急不能立即停下来,于是变成了对面不断喷射的重机枪子弹下的亡魂。

    然而山路狭窄多弯道,最前面的败兵停了下来并不表示整支队伍便停了下来,后面的士兵由于被前面的山体阻碍了视线。自然看不到已经摆下阵地的第一旅,很快前面的败兵便被后面的军队簇拥着跑进了第一旅两个营的重机枪的扫射之内,稀里糊涂的被自己的战友害死了。

    在损失了不少的军队之后。后面的败兵终于发现了前面的境况,如此才使整个败兵队伍停了下来,然而就算他们停了下来也不是表示万事大吉,后面依然还有请追不舍的第三师。

    在这种生死两线之间也是人类神经最脆弱的,处于对死亡这种位置事情的恐惧,便开始有士兵丢掉了自己的武器向前面阻击或者后面追击的军队投降,这种情况有了第一个。第二个自然也就没有了情感上的压力,随后便是第三个和第四个乃至成百上千个。

    战争进行到这里差不多已经尘埃落定了。不过唯一可惜的是在所有的降兵里并没有找到他们的最高长官萨维尼,有不少的目击者讲述他们的师长萨维尼在自己卫队的保护下从山体一处比较舒缓的山坡迈到山的另一侧,但是在茫茫大山之中找两个人何其难哉。

    不过这场战争的结束对徐卫来说不过是结束了一半,另一半自然是伊本的那支千人左右的私军以及徐卫刺杀事件的后续处理。

    在离开村子之前。徐卫自然是对这些能够以死来保卫自己的村民进行了赏赐,这种赏赐并不仅仅是在财货方面,他要以此树立起一个典型,不仅将这个村子命名为英雄村,还要将这些村民的事迹写进自己在波斯统治的历史,并且让所有在自己统治下的学生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徐卫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第一旅步行的士兵以及从军营内赶来的装甲第一师和第四师,不过令他微微有些诧异的是在这些军队内竟然夹杂着伊本亲自带队的阿瓦士的地方守卫部队,这让徐卫有点好奇伊本将会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自己。

    徐卫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当伊本看到从汽车上走下的徐卫时一个猛冲就匍匐在了徐卫的面前。一把鼻子一把泪的祷告道:“仁慈的真主保佑我们最最伟大的圣王陛下,你能够安然无恙是真主赐予我们巴布教的荣光。”

    看着扑在自己面前感谢真主保佑自己的伊本,徐卫并没有将他扶起来。而是有点阴沉的说道:“伊本毛拉,我在被袭击的时候被跟我一同视察的官员袭击了,不过好在我有真主保佑没让他伤我分毫,不过他在临死之前说这次刺杀是你指示的。”

    “啊?”伊本只是得到袭击失败的消息,并不知道自己派出的底牌已经失败了,现在被徐卫提起来有了瞬间的慌乱。不过他毕竟是能够在几十年的被通缉中安然活下来的人,这份慌乱很快就被他掩饰了起来。随后辩解道:“圣王陛下,这都是不怀好意的人对我的诬陷,他们看着我受到圣王陛下的信任而心生嫉妒,才通过这么一个人来中伤我。圣王陛下放心,回去以后我就会将他的家人抓起来,彻查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员!”

    徐卫自然不会将这种要命的事情交给伊本这个贼喊捉贼的人来办,随后他对伊本说道:“这件事是不是你主使的我自然会查清楚,但是还有一件事需要你给我解释清楚。来人,给我带上来!”

    随着徐卫的话音刚落,一个被五花大绑的波斯人被从人群中架了出来,这人本来非常萎靡的精神在看到伊本之后突然兴奋了起来,对伊本大喊道:“大毛拉,就我!就我啊,大毛拉!”

    “伊本毛拉,这个人你可认得!”徐卫一脸阴沉的对伊本说道。

    “这不是大毛拉的管家吗?”没等徐卫的话音落地,阿瓦士守卫部队中就有人悄声的议论道。

    “嘘,小点声,你不要命了!”他旁边的一个人赶集将他的嘴捂住,随后将他拖进了人群中。

    “原来你在这里,害得我满城的找你!”伊本看到被绑住的人突然表现的非常气愤,随后对徐卫说道:“圣王陛下,你是从哪里找到的此人,此人之前是我府中的管家,一直受我的信任,不过他却一直在偷窃我府中的财物,还在我府内的开支中做假账,在前天的时候终于被我发现了,不过却被他提前得到消息逃跑了,没想到竟然被圣王陛下捉到了!不知道圣王陛下在哪里将他捉到的,能够不能将他交给我处理?”

    “这是我从袭击我的波斯政府军手中俘获的,根据俘虏们的口供,幕后之人以及通过他来与波斯政府的军队联系。”徐卫看着正在跪在自己面前向自己编故事的伊本说道。

    “竟然有这种事情,我本以为他偷窃我府中的财物已经是最大的过错了,还想凭着之前的感情,在捉到他之后将财物追缉回来就放他一马,没想到他竟然死不悔改,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现在就算我饶了他,国法也放不过他。”伊本说着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个箭步就走到了被捆住人的面前。

    徐卫在伊本跑过去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之前在村镇长联席会议的会议室内原仓库管理局局长的那具尸体,大惊之下赶紧对架着被绑那人的两个士兵大声喊道:“快阻止他!”同时徐卫自己也快速的跑过去。

    那两个士兵根本不知道徐卫话中的意思,正在他们两个一脸茫然的看着急切跑过来的徐卫时,已经走到他们面前的伊本快速的从腰中掏出手枪,打开收钱的保险,然后将枪口对着被那个被绑住的人。

    就在伊本掏出手枪的时候,那两名士兵终于意识到徐卫警告的意思,赶紧上前抢夺伊本的手枪,不过人从反应到行动,从行动到行动完成总要有一个时间差,而就在这个时间差内伊本对着被绑住的人扣动了手中的扳机,子弹瞬间击穿了被绑住人的胸口。

    “谁让你将他杀了!”徐卫一脸怒气的对伊本训斥道。

    “此人之前偷窃下臣家中的财物,现在又死不悔改,串通外人加害于圣王陛下,我伊本添为圣王陛下最忠实的仆从,自然要为圣王陛下除此祸害!”伊本一脸刚毅的说道。

    “你……”徐卫没想到到伊本如此肆无忌惮,随后对身边的士兵说道:“来人,伊本毛拉连续两次枪杀没有审讯的疑犯,理应受到国法的处罚,给我将他绑起来带回阿瓦士关押起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清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徐氏纯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氏纯情并收藏清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