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末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百姓的力量

第二百七十八章 百姓的力量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事情发展到第三天,长沙的百姓和饥民都以为迎来了转机,在口口相传之下都知道了郭知县对饥民的许诺,一大早便都提着米袋,挑着米桶,涌向官仓所在的碧湘街,人数达到了恐怖的近十万人。

    此情此景一如前世,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可是平粜却杏无音讯,各米店均自行关门停业,进行黑市交易,米价仍在腾涨,蜂拥而来的众人才知道上当,顿时怒不可遏,大骂郭中广狗官,坑害百姓。

    正在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呼道:“乡亲们,昨日带领我们一同捣毁王家粮仓的刘永福被巡警道的人抓走了,他可是为咱们乡亲出头,咱们得找狗官要人去!”

    那人虽然呼声如雷,但在数万人的噪杂场面中却是很难传到更远的地方去,不过很快那呼喊的人也发现了这种情况,随后他直接领着十几个人走到粮仓大门的阶梯上,对着下面吵闹的百姓喊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而他身后的十几个人也在重复着他的话,如此一来倒是真的让周围的人都听到了他们的呼喊,吵闹声由近及远开始慢慢地平息了。

    喊话的人一看大家停止了谈论都看向自己,于是再次喊道:“乡亲们,昨日带领我们一同捣毁王家粮仓的刘永福被巡警道的人抓走了,他可是为咱们乡亲出头,咱们得找狗官要人去!”

    喊话之人的话音刚落。人群下面就有一个青年回应道:“你说的说真的还是假的,李永福可是我家的大恩人,如果没有他。我那八十岁的老娘在昨天可就被饿死了,这要是真的我们肯定会向狗官要人的!”

    “对、对,我家也断粮好几天了,我家婆娘都没有奶水喂孩子了,要不是李永福带领我们从奸商王家抢到了粮食,我家那八代单传的儿子就活不成了,谁要是向狗官要人算我一个。我就是豁了这条命不要,也要讲救了我们家香火的恩人救出来!”

    “对。找狗官要人去!”继这两人以后,不断地有人出来煽动百姓去官府要人,这让本来还在犹豫的饥民下定了决心,随后要人之声响彻天际。

    “好。大家跟我走,咱们找狗官要人去!”台阶之上的那人看到民心可用,便招呼着大家一同向巡警道总署走去,随后整个队伍便在他的带领下开始向前移动,而那些本来不想参与此事的人却在拥挤的人群中退却不得,无奈之下只好随波逐流。

    在巡警道总署,巡警道赖承裕虽然已经来上值,但昨夜的宿醉的影响依然没有完全消除,于是考虑到最近并没有太大的案子。他就在签押房内平时休息用的床上躺着休息。

    “大人、大人!”就在赖承裕昏昏欲睡的时候,一名巡警突然闯进了他的签押房,将他从半睡半醒间叫醒。

    “出什么事了。大呼小叫的!”赖承裕半睁着眼看了一眼来人,有点火气的训斥道。

    “大人,有数万饥民到官仓去领粮食了,官仓的吏员没有收到开仓放粮的命令,拒绝打开官仓,现在官仓那里都闹翻天了。还有人在骂巡抚大人!”那名巡警赶紧解释道。

    “竟然敢骂巡抚大人,他们是要造反吗?”赖承裕听说有人骂岑春蓂。马上就来了精神,噌的一声就从卧榻上坐了起来,对那名巡警质问道:“刁民如此目无王法,你们怎么还不抓人?”

    “大人,饥民有数万人,就凭我们这些弟兄可不够用,大人你最好还是请示巡抚大人,让他调拨巡防营与咱们一同镇压为好,晚了恐防民变啊!”那巡警建议道。

    “你说的有理,你快点给我备轿,我这就去求见巡抚大人!”赖承裕闻言急忙坐起来穿上靴子,然后对报信的巡警吩咐道。

    “是,大人!”报信的巡警赶紧赶紧出去准备。

    报信的巡警刚走出赖承裕的签押房,迎面便装上了一个向里赶的巡警,两人“彭”的一下都撞在了地上。

    “李二狗,你不想活了,撞死老子了!”报信的巡警看清撞自己的人后,气愤的训斥道:“我不是让你看着那些饥民吗,你怎么回来了?”

    “所长,大事不好了,那些饥民在一伙刁民的煽动下向咱们总署来了,说是向咱们要李永福!”李二狗从地上爬起来后赶紧将那名报信的巡警搀扶起来,然后解释道。

    “你说什么?那些饥民全向咱们这里来了?”这报信的巡警原来是总署内的一名所长,他的管辖地就包括长沙城的官仓,这也是他最先知道官仓动静的原因,而这时他对下属的回报表现的非常吃惊,又再次确认了一遍。

    “是啊,所长,以咱们总署的这点人可挡不住那些饥民,你快点想个办法吧!”李二狗急切的说道。

    “老子哪里有什么办法,这么大的事情只有让道台大人拿主意了。”这名所长说完后又一次走进了赖承裕的签押房。

    “我不是让你去准备轿子去了吗,这么快就准备好了?”赖承裕看到刚出门不久的下属又返了回来,疑惑的问道。

    “大人,又出事了,本来围在官仓外的饥民不知道受到谁的挑动,全都向咱们总署来了,说是要咱们放了李永福。”这名所长回答道。

    “这帮刁民,难道是想要造反吗!”赖承裕盛怒之下将想要别在腰中的手枪“啪”的一下拍在了桌子上,然后对这名所长说道:“数万饥民咱们不一定能挡得住,你派人将咱们衙门的大门关上,给下面的人发实弹在衙门周围警戒,然后再派人去巡抚衙门搬救兵。记住。要快!”

    “是,大人,卑职马上去办!”那名所长说完转身跑步向外走。

    长沙城本来就算大。而且官仓还属于总署的管辖范围,距离自然更近了,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数万饥民就拥到了巡警道总署,瞬间将巡警道总署外面的大街堵得断绝交通。

    赖承裕其实在心底并不惧怕这些饥民,他进入官场这么多年,见惯了百姓对官员的畏惧,这种心理已经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在他看到乌压压的数万饥民他也只是震惊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你们这群刁民来此作甚。难道不惧王法吗?”赖承裕所站的东西是总署内的巡警特意为他搭建的,站直了身子正好将他胸部以上的位置立于围墙之上,随后他一手扶着围墙的顶端,一手指着外面的饥民训斥道。

    “放了李永福。开仓平粜!”领队的那人在听到赖承裕的质问后高声喊道。

    “对,放了李永福,开仓平粜!”领队之人身后一直紧跟着他的十几个人也高声附和道,随后在他们的带动下,所有的饥民都喊出了他的声音。

    “胡闹!吾闻茶寮碗百钱不为贵,岂升米八十文为贵乎?你们如果再不散去,不要怪本官拿几个领头的打杀了!”赖承裕闻言大怒,厉声对下面的饥民训斥道。

    “狗官,你们肉食者岂知百姓之苦。你不放人我们自己将李永福救出来!”领头之人听到赖承裕的训斥也是怒不可遏,然后他转身对后面的人说道:“乡亲们,我们一起冲开这道门。就出刘永福!”

    饥民当中有很多参与昨天抢劫王家粮食的人,这些人的担子在上次的抢粮中被放开了,这次听到领头的人要冲开巡警道总署衙门的大门,也没有多想就开始上前行动,有了这些人的带动,余下的人也就没有了多少顾忌。跟在后面冲击巡警道总署衙门的大门。

    “都给我住手,你们这些刁民难道想造反不成!”赖承裕看到下面饥民的行为。又惊又怒,看着被撞的晃晃悠悠的大门,随后威胁道:“你们再不住手我就开枪了!”

    “大人,饥民甚众,你还是从后门避一避吧,这里交给卑职就可以了!”之前报信的那名所长在准备好一切后也跟着赖承裕登上了搭建的高台,这时候看到随时都可能被撞开的总署衙门大门,向赖承裕出言建议道。

    这枪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开的,一旦发生了流血事件对赖承裕的仕途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影响,如果因为赖承裕的开枪引起民变,他甚至有被革职问罪的危险,又考虑到君子不立于危墙,于是赖承裕对那名所长说道:“我去巡抚大人那里搬救兵,你一定到顶住这里,这件事办好了我给你记一大功!”

    “卑职谢大人提拔!”那名所长在谢过之后对周围的下属说道:“你们几个一定要保证大人安全到达巡抚衙门,胆敢出一点差错,小心你们的皮肉!”

    “所长放心,我们就算丢了自己的性命也要保障大人的安全!”周围的巡警附和道。

    就在那几名巡警准备护着赖承裕从后门溜走的时候,巡警道总署衙门的大门最终抵抗不了众人的推挤,轰然倒塌,随后大群的饥民涌进巡警道总署,将准备逃走的赖承裕围在了中间。

    “你们这群刁民想要干什么?本官可是朝廷命官,你们敢伤本官分毫,朝廷定会拿你们全家问罪!”面对数万饥民的怒目而视,赖承裕这个时候真的怕了,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你这狗官,还敢威胁我们!”饥民中领队的那人上前摘掉赖承裕的官帽翎顶,将赖承裕摁在地上,然后从身后拿出一条绳子,熟练的将其捆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再不放了我家大人,我们就开枪了!”饥民的包围圈中只有赖承裕和十几名负责保卫他去巡抚衙门避难的巡警,其中一个巡警在看到赖承裕被绑起来后对为首那人威胁道。

    “你这个狗腿子,平日里尽是助纣为虐,大家给我下了他的枪!”为首之人直接无视那些正在颤抖的枪口,一把抓住指在自己面前的枪管,将枪支抢了过来,随后重重的一拳将持枪之人打在了地上,然后对周围的人喊道。

    周围的饥民虽然在肾上腺激素的支配下撞开了巡警道总署衙门的大门,但让他们真的动手去围殴一直在他们面前高高在上的巡警还真是难为他们了,不过还在这为首之人带了一群自己的弟兄,而包围圈内的巡警早已经被饥民的阵势吓傻了,不敢有任何反抗,于是就被为首者以及他带的人缴了械。

    在缴了包围圈内巡警们的枪械之后,大家的目光再次聚焦在赖承裕的身上,这让赖承裕有点心惊胆战。

    “你这狗官,整日里作威作福,欺压百姓!”为首那人在走近赖承裕后,猛地一用力将赖承裕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扯着他走向衙门内一颗碗口粗的树边将他绑在了树上。

    “你想干什么?”赖承裕这时才回过神来,惊恐万分的问道。

    那为首之人本来是想拷问他李永福被关押的地方,但是这时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揍他”,瞬间将饥民的火气带到了顶峰,随后便是对他饱以老拳,那些刚被夺取武器的巡警看到自己上司被揍,赶紧上前救护,不过也被殴伤,于是在惊恐之下皆被吓散。

    就在这时,刚才安排赖承裕出去躲避的那个所长在包围圈外情急之中,趁人不注意便脱去号衣,换上一套烂衣裤,然后挤到人群的最里面对殴打赖承裕的人大声说道:“这个狗官不过是听人命令行事罢了,殴之无益,不如扭送抚署找岑春蓂论理!”

    这个所长说完也不管众人的反应,挤开围殴赖承裕的饥民,背起他便疾驰出了巡警总署,此时周围的饥民有数万之众,大家多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自然不甚相熟,急切间也就不知是诈,于是便浩浩荡荡出了巡警道总署衙门,跟着那名所长来到了巡抚衙门。

    “这次你立了大功,本官,哎呦,本官日后必有重赏!”赖承裕为了给这名所长提供动力,开始对他许诺道,不过可能是在颠簸中碰到了伤处,带来了阵阵疼痛。

    “卑职谢大人提拔,不过为了防止后面的饥民发现端倪,大人你最好骂卑职两句,让他们信以为真。”那名所长建议道。

    “你这刁民,快放本官下来,小心本官杀你全家!”赖承裕闻言当即就入戏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清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徐氏纯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氏纯情并收藏清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