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末 > 第二百八十章 风云际会汇长沙

第二百八十章 风云际会汇长沙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感谢南宋剩男本月的第一张月票!!!!!!!!!!

    事情进行到这里已经完全超乎湖南巡抚岑春蓂的控制,在巡防营士兵的保护下逃到一向与岑春蓂私交甚笃的席家,而其他的官员也逃匿至其其朋友之家,以躲避数万饥民的追杀,只有湖南布政使庄赓良等少数官员没有收到饥民的殴打。

    巡抚衙门的后院本来是岑春蓂居住的地方,但岑春蓂的正妻和子女都在老家,在长沙的只有他的两房小妾,也在事发之时被他送至好友席家安置,此时整个巡抚衙门在饥民的围攻下成为了一个不设防的地方。

    饥民在巡抚衙门找不到可供他们发泄的人,于是一部分饥民开始抢砸巡抚衙门内的器物,令一部分则在有心人的引导下开始转向街头,奔向早已经关门的各大米店。

    长沙的米店虽然已经关门,但其店内的后门却是洞开的,售米的事情也没有断绝,不过此时所有的售米都转向了地下,用更高的价格出售给那些有钱买米的人,对那些没钱买米的人都告知米粮已经售空。

    店外“砰砰”的敲门声让店内的雇员一阵心惊胆战,为了防止以外发生,这些店员不仅在店内一声不敢发出,还悄悄的关闭了后门,好让外面的饥民自觉离去。

    不过事与愿违,店内的店员等待了许久之后外面的敲门声不仅没有停歇。反而更加频繁,呼叫声也越发的不耐烦。

    “你们别敲了,我们这里没有粮食。你们到别家去问问吧!”店内的掌柜看到店门已经不堪负重,快要被挤开,不得不站出来对外面的饥民喊道。

    “你们莫要哄骗与我等,昨天我还见王老爷来你家买米,怎么会没有,刚才抚台已经说了,长沙的米粮五十文一升。我们又不是不给你钱。”外面饥民中一人喊道。

    长沙的粮价之前早已经有粮店喊到八十文一升,随着粮食的日益减少。现在黑市的价格早已经超过了一百文,五十文一升决计不会有人卖出的,不要说是巡抚发的布告,就是紫禁城的那个小皇帝亲自下令估计也没有人会听的。

    这掌柜的也是给人打工。自然不敢担这个责任,随后对外喊道:“乡亲们,我们店里真的没有粮食了,昨天王老爷买的粮食还是我和工人们的口粮!你们谁是不是?”

    掌柜的最后一句话自然是对身边的其他店员所说,这些店员在掌柜的淫威之下不得不违心的回应道:“我们掌柜的没有说错,我们这里真的没有粮食了。”

    “乡亲们,不要听他们乱说,里面肯定有粮食,只是他们想要卖更高的价钱而已。我们一起砸了这家黑店的大门,用官价买走他们的米粮!”门外那人看店里面的人依然在睁眼说瞎话,气愤之下想要借助攻打巡抚衙门的气势抢了这家粮店。

    饥民们在将巡抚岑春蓂打出巡抚衙门后胆子就变大了。此时听到有人怂恿,自然不甘示弱,当即就有人随声附和道:“对,抚台已经许诺了粮食五十钱一升,这家店不卖,我们就砸了这家置抚台之令而不顾的黑店!”

    众人一起用力。不过片刻就将这家店的大门打烂,随后大家一拥而进。奔向店内的粮仓,而店内的雇员,包括掌柜的都不敢发出任何的异议,全部躲在柜台里面不敢出来,之前这群饥民对巡抚衙门的围攻以及巡抚要门里面的枪声自然听在他们耳中,就连长沙权势最重的抚台大人都奈何不得这些饥民,他们自认为在威势方面赶不上巡抚岑春蓂。

    之前发生在王家的灭门事件以及另一个王家的抢粮事件已经震慑了长沙所有粮店的东家们,这些人虽然在财帛的诱.惑下依然在高价出售粮食,但却留了一个心思,将店内的大部分粮食全部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只留下了少量的粮食在粮仓以供出售。

    进入粮店的大部分饥民是不可能拥有购买粮食的财力的,纵然是用官府刚刚给出的价格,所以这场强制的买粮行为再次演变为抢粮,就连有这个财力购买粮食的长沙本地百姓也不会再傻傻的去交钱了,片刻之后这间粮店就只留下掌柜和伙计看着空空如也的粮店相顾无言。

    粮店内的存粮自然不能满足饥民的需求,不过有了这次的经验,这些饥民已经有了目标,开始一起奔赴下一个粮店,而在街上正在漫无目的打砸的其他饥民看到了这些饥民背后的粮食袋子,也跟着他们一同走向下一个粮店。

    当饥民们掀起抢米风暴时,平日作威作福的巡警也成了饥民们打击的目标,他们一举将南北七城的警栅打毁净尽,当然人群中自然不全是没有饭吃的饥民,里面还夹杂着长沙的会党势力以及长沙士绅们的势力。

    这两种势力与之前的饥民不同,他们对粮食并没有迫切的需求,这些人之所以参与了饥民的打砸事件,甚至成为了其中的领导者,更多的是有他们自己的目的。

    会党势力与满清朝廷的仇恨其实还要归咎到当年黄兴在长沙的那场没有反动就失败的起义。

    那个时候最大的反清势力同盟会还没有成立,当时除孙中山领导的兴中会外,最重要的革命团体就是黄兴领导的华兴会了。

    黄兴其实与徐卫是老乡,都是湖南长沙人,不过与徐卫的教育历程不同,黄兴是从老式的教育培养出来的,而且他还在科举考试中中过秀才,也曾在张之洞举办的两湖书院读过书。

    不久之后,黄兴成为官费留日学生,入东京弘文书院学习师范。留学生中有许多人都曾是黄兴两湖书院的校友。

    黄兴则醉心于军事,常进行实弹射击训练,每弹必中。是个好射手,不过他并非头脑简单的赳赳武夫,他的国学功底不错,书法也非常好,在日本时与湖南同学杨笃生、陈天华、樊锥、梁焕彝等创办了《游学译编》杂志,以译述日文书刊为主,介绍西洋社会、政治学说及其革命历史。宣传民族独立和民主革命。

    在东京的所见所闻让黄兴萌发了反清的思想,于是在第二年黄兴便自东京回国。准备策动反满革命。

    黄兴先到母校两湖书院发表演说,散发革命宣传品,结果被张之洞赶跑了,随后他又在长沙借自己三十大寿的名义。与刘揆一、章士钊、宋教仁、吴禄贞、陈天华、谭人凤、周震麟、张继、柳聘农、彭渊恂、苏曼殊等二十余人秘密会商,发起组织了革命团体华兴会,这是湖南省建立的第一个革命组织,与会的许多成员,都是后来辛亥革命中声名赫赫的人物。

    黄兴作为革命领导人,是极有远见的,在华兴会成立大会的演讲词中,对于革命的力量,他认为会党、军界、学界都很重要。对于中国革命的成功之道,只宜采取雄踞一省与各省纷起之法。

    由于长期宣传,当时的湖南。军界、学界的革命思想日益发达,据张继多年后回忆说,当时在湖南不讲革命的学生,好像是不成为一个好学生。

    有鉴于此,黄兴在演讲中说,军界、学界、市民、会党正如炸药既实。待吾辈引火线而后燃,只要把他们联络在一起。找准时机,或由会党发难,或由军学界发难,互为声援,不难取湘省为根据地,然使湘省首义,他省无起而应之者,则是以一隅敌天下,仍难直捣幽燕,驱除鞑虏。故望诸同志,对于本省外省各界与有机缘者,分途运动,俟有成效,再议发难与应援之策。

    为了隐蔽起见,华兴会对外自称华兴公司,以兴办矿业为主,外人万万想不到他们是要发动长沙起义。

    起义是需要用钱的,黄兴把自己在长沙东乡的祖产变卖了,彭渊恂、刘揆一、柳聘农等也踊跃出资,共筹得二万三千余两白银,用于运动新军、联络会党及购买枪械,为起义做准备。

    随后,黄兴与刘揆一短衣钉鞋、头戴斗笠,冒雪夜行三十里,到湘潭矿山的一个岩洞中,与哥老会首领马福益会晤,三人席地而坐,燃木取暖,喝酒吃鸡,颇具豪情。

    畅谈到天亮时,黄兴成功地说服马福益参加反满革命,率会党担任起义的助攻,届时在全省五个地区同时发动起义,主攻长沙的任务则由倾向革命的军队士兵完成。,同时黄兴按日本军制编组了各路义军,他自任主帅,刘揆一和马福益为副帅。

    湖南布置就绪后,黄兴派陈天华等去江西游说防营统领服膺革命,派章士钊、杨笃生长驻上海,以资策应联络,派胡瑛和宋教仁在武昌积极结纳同志,运动新军,并且还参与组建了科学补习所,以实行黄兴的革命计划。

    说到科学补习所或许大家都没有印象,但它之后演变成的知日会、文学社却是之后武昌革命的中坚力量,当时发动革命的共进会就是借助这个文学社联络新军内的革命同志,这才一举取得革命的胜利,让武昌成为了真正的首义之地。

    革命党人最大的缺点就是组织涣散,人员纪律性不强,另外他额合作对象哥老会在这方面还不如革命党人,于是乎马福益等在浏阳、醴陵一带清军中频繁出入,人多嘴杂,很快便走漏了风声,随后清吏捕获了一名华兴会会员,长沙起义的计划被他和盘托出。

    随后,清兵纷纷出动,四处缉拿黄兴等起义领导人,长沙的各秘密机关均被破获,于是黄兴躲进了吉祥巷圣公会,急电省外各处机关报警,然后才乔装改扮,剃掉了黄帝式的胡须,逃离了长沙。

    哥老会龙头马福益之所以参与黄兴的革命,更多的是打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目的,这次的长沙起义没能成功让他很不甘心,随后他准备在湘西洪江再次起义,派谢寿祺与黄兴联络。

    有时候不得不赞叹一下革命党人的逃跑速度,在马福益想要再次发动起义的时候黄兴早已经逃到了日本,不过在收到马福益的信息后便立即同刘揆一、谢寿祺从日本返湘,途经汉阳时,取出长沙起义失败时密藏的枪械,装船运往常德。

    沿途的清军势力自然都被黄兴派人事先买通,进入湖南的一路上倒是畅通无阻,没想到却在沅陵过厘卡时竟被发现,好在当时黄兴身手矫健,当机立断将几名清兵撂倒,飞身登岸离去,而马福益此时已在萍乡被清兵拿获,最后被当时还任湖南巡抚的端方杀害了。

    马福益当时在湖南乃至周边省份都有着很高的威望,在南方的会党中算的上是一个领袖式的人物,他的被杀害造就了南方会党与满清朝廷的仇恨。

    借助这次长沙的粮食危机,会党人员和长沙的士绅开始不断的派人兴风作浪,这些人并没有跟随大部分饥民攻打长沙城内的各个粮铺,而是带领着他们能够影响到的各业工人分头到街道鸣锣,嘱咐各铺户从即日起一律罢市停业。

    粮铺的被抢算是暂时缓解了长沙的粮食危机,饥民们在得到粮食之后便渐渐地脱离了队伍,于是在黄昏时分这只浩浩荡荡的数万人的队伍已经不复存在,不过整个长沙城已经被他们祸害的满地狼藉,城内富户及中产之家纷纷闭门不出,就连早已近在徐卫的命令下清空的百货商店也受到了袭击。

    这场风波在第二天并没有得到平息,是日清晨城厢内外各铺店一律罢市,满城巡警躲尽,不见一人,各区巡警分局,有的改贴客栈招牌,有的紧闭大门,贴上公馆出租字样。

    相对于第一天,今天的风波虽然波及范围更广,但参与的饥民却不多,更多是由会党势力领导的各业工人以及由士绅势力引导的附近佃户百姓,当然还有一部分昨天反应不及,没有抢到粮食的饥民,人数顶多不过万余人。

    参与抢粮的绝大部分饥民在昨天抢到粮食的时候就一哄而散,同时现在想到了昨天在巡抚衙门被打死的那些人,心中也是一阵的后怕,自然不会在有粮食吃的情况下继续参与这种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的事情。

    岑春蓂感到事态严重,在无计可施之下,只好去找他的对手四大豪绅,令长沙知府、善化、长沙二县知县,邀集绅士于他暂居的席氏家祠开会,商讨对付饥民的办法。(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清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徐氏纯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氏纯情并收藏清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