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277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陆铭威在自家的庭院内散步,手里还提了个鸟笼,里面装着只活蹦乱跳的棕褐色画眉鸟。

    “爷爷,你这画眉随你似的越长越机灵了。”陆景澄这时一身闲适的白灰色v领衬衣,下穿棉质黑裤。他晨练刚慢跑完,俊逸帅气的侧脸还残留着汗水的痕迹,在晨光的映射下透着晶莹的色泽,细碎柔和的黑发顺从的贴紧耳际。平日里的陆少优雅从容,一举一动即使没有刻意的张扬,可他行为举止里还是会带出天然的贵气,现在这样舒适自然的风格可不常有。

    陆家的事业自从交给陆知杰和陆廷安打理后,陆老爷子现在就很少管陆家的业务,整日悠闲自在,饮茶逗鸟,岁月沉淀下来的锋利威严也平和不少。当然,不理陆家事物可不代表陆铭威权威不在。

    陆铭威两鬓虽生了白但也不显老,听完陆景澄的打趣,有神的双眼瞪起:“这画眉当初是谁买的现在这模样就随谁。”画眉鸟十分应景的唱起歌来好像是在赞同陆铭威的话。

    陆景澄露出明亮的笑容:“我只负责买,养它的人可是您,爷爷您可不必把功劳强推给我啊。”偶尔爷孙俩打打趣,陆景澄还是十分享受这样的相处,毕竟在上一世他没有享受过长辈的关切,这一世当做是弥补前世的遗憾。

    他看着眼前的陆景澄,深藏沧桑的双眼似乎有一丝光彩闪过:“景澄,你的性格和你的父亲很像。”人越年老就越思念以往的事情,陆景澄的父亲,也就是陆铭威的小儿子陆知友,他十分的聪敏细致,性格也超乎寻常的执拗……

    这还是陆铭威自他醒来后第一次在他面前谈起自己的父母,不敢轻易提起大概是怕他多想伤心,毕竟父母是陪他一起出游导致出事的。陆景澄神色一暗,他能够回忆起很多事却无论如何都记不起最重要的那段记忆!

    他很好的隐藏起那份挫败和愧疚不想被陆老爷子发觉,笑着回复:“我相貌随母亲,性格随父亲,外人都夸陆家基因优良。”

    陆景澄突然想起一些事情需要验证,他刚开口:“爷爷,郑开博是不是和陆家关系不错?对了,还有卫子任他……”他还没有往下说完,就被一声急促的响铃打断。

    “陆少现在发生了一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何宇航语气并不急,看来不是什么急事。

    “景澄你去忙吧,我这老头子继续在这边上散散心。”陆铭威不在意挥挥手,示意他赶紧去忙自己的事儿。

    陆景澄得到对方的催促,无奈转身离开,他太专注于和何宇航的对话,于是没能发现陆铭威在听到他最后问的问题时露出的惊讶和慌乱。

    陆铭威目送自家孙子渐行渐远的身影,半百的老人眼底第一次流露出迷浊和倦态,对着上蹦下窜的画眉鸟叹了口气:“有些事情,景澄这孩子该不该知道?”他眉头深刻的纹路很久没能舒展开来。

    *

    “你是说有人自荐想要获得《归途》试镜的机会?”陆景澄略感意外,这样的人要么是拼尽全力放手一搏要么是自负无知。

    “宇哥你和其他经纪人先看看对方的实力,我等会过去。”说实话陆少对这位自荐的演员还是存在兴趣的,他想知道对方究竟是怎样的人才会有这么大的胆量。

    贺晨辉他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紧绷着身体,女员工给他端上一杯茶,他修长的双手接过后礼貌道了“谢谢”。

    何宇航在另一边静静观察着眼前这个男人,贺晨辉的外貌谈不上绝佳,况且对方已经三十多岁了,在娱乐圈这个俊男美女泛滥的时代,他甚至可以说是“资质平平”。好在他的五官组合在一起,细看起来平淡中又有分独特的韵野,明明对方安安静静的坐在边上,沉默寡言,可棱角格外分明看起来又像是蓄满了凌厉。

    百娱主导的《重演大宋》大红后,那段时期有一部分艺人加入百娱,贺晨辉就是主动加入百娱的那群人之一。不过当时艺人的人数不少,大部分艺人都被分配给百娱的其他经纪人手中,而能被何宇航挑选走的都是属于资质极佳的艺人。这么一细究起来,倒是有点不公平,毕竟百娱给当红演员提供的机会更多,而二三线的明星机会是有,也积极扩宽出镜的渠道,但总的来说还是不够。何宇航想到此,圆润光滑的额头皱起,他想得找个适宜的时机把这个弊端好好做些改动。

    陆景澄到来时第一眼就注意到贺晨辉,对方给他的一种破釜沉舟的气势,不张扬骨子里却执拗不肯回头。

    何宇航看向陆少,陆景澄朝他点首招呼,贺晨辉敏锐注意到来者的动静,抬眼发现陆景澄的出现,陆少的身份他是知道的,只是稍微惊讶会在这里看到对方。虽然不太明白陆景澄的来意,但他还是礼貌性和陆少相视微笑。

    陆景澄随意找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微颔示意何宇航可以继续往下询问贺晨辉的一些问题,何宇航收到陆少的指示后,清了清嗓子,毫不客气犀利问道:“想必贺先生是知道《归途》试镜的机会十分难得,你认为自己有什么能力让我们选择你?”毕竟贺晨辉并不出名,何宇航甚至没有看过对方演的戏。

    “里面的人物给我一种强烈的吸引,如果没有这种渴求我想自己大概会一直沉静下去等待机会,而不是直接厚脸皮跑到何主管面前自荐。我心知肚明自己只是个毫无名气可言的演员,可并不代表我的演技实力不行。”

    何宇航板着脸,比以往严肃:“就算我答应给你机会,《归途》剧组又凭什么浪费时间在一个完全没有名气的演员身上?”

    “我不能保证什么,但我知道自己首先得有一个机会,有机会才会总有各种可能。《归途》是李导筹备了很长时间的作品,我想李导是愿意花多点耐心在挑选角色演员身上。”贺晨辉沉着平淡的描述,若是连开始的机会都没有,那还说什么。他主动出击,就是为了得到一个机会。

    陆景澄一直在旁观察贺晨辉的举动,对方分明的棱角看起来十分镇定,可他时不时握了握掌和微僵的动作都表明他内心其实存在紧张感。

    贺晨辉撩起眼,用极为认真的口吻说着:“我可以做更大的退步,只要何主管给我一次尝试的机会,不管我有没有成功,往后我的收益八成属于百娱,我只需两成。”他认真的语气让何宇航不由自主望上对方几眼。

    这时陆少知道这个人是在放手一搏。就有这么一些演员,奋斗了十几年,他们有实力同时也忍受得了艰苦,可就是缺少个契机,让本该璀璨绚丽的明珠沦为落地不起眼的黑石。

    “关毓云试镜那天可以带上贺晨辉,至于有没有机会试演就得靠他自己的运气。”陆景澄背对着贺晨辉,轻声向何宇航说明自己的观点。

    陆少他无法承诺全部,他可以做的就是给他人机会。更何况他对贺晨辉的印象不错,值得他给尝试的机会。

    到再次试镜那日,陆景澄直接和周渊他们一道前往。

    陆景澄走进会场便发现郑开博的身影,今日他身穿深蓝色暗纹西装,绅士而稳重,郑开博面容光洁白皙,脸侧的线条柔和,他看起来完全不像已经是四十多岁的男人,更显年轻。他和身边的助理在交谈,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这可是陆景澄为数不多能够看到对方严厉的面孔,平常郑开博都是带着疏离感的优雅笑容。

    郑开博稍微留意周围便看到陆景澄的到了,陆景澄想了一下便主动走上前,自然又带着敬意向郑开博问好:“郑叔,没想到在这还可以见上您一面。”

    对方倒也不见外,金丝边的眼镜下利刃似的锋芒已经深藏,等真正面对陆景澄时就剩长辈的亲和神色,薄唇上弯:“原来是景澄啊,你是不是又看上明征导演的戏,打算入手投资?”郑开博有意无意扫过陆景澄身旁的众人,回以礼貌性微笑。除了周渊,在场的人都很讶异郑开博的温和。

    “郑叔,就算我有心想投资《归途》,估计也没戏啦,李导的剧太热门,想投资的人估计从城南排到城北了,哪有我的份,我今天到场算是来捧朋友的场。”陆景澄索性直接道明来意,他不清楚郑开博会相信几分。

    “有钱来赚这种事,剧组是不会嫌多的,景澄想要投资就大胆的入手。”郑开博伸手扶了下眼框,十分风趣说着。

    李明征的出现打断陆景澄的回复,李明征方正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他走到郑开博身边,带着喜悦激动的情绪说:“开博,你小子我好些年没见了,怎么我越来越老,你反而越变越年轻了!”

    “李大导演忙啊,我想约你的话,要排队等上好几年。”从郑开博和李明征的对话和相处模式看来,两人关系貌似不错。

    “你还是一如既往喜欢颠倒是非,郑大传奇我年前邀请你出来聚上一聚,你当时怎么回我的?”李明征一双眼瞪圆。他找郑开博是想对方在他挑选演员时,给点建议。而郑开博找他,同样是想对《归途》剧组投资。

    这个时候何宇航一群人已经到幕后进行准备,再者他们继续呆下去也不合适。陆景澄在一旁打算和郑开博说一声就坐到观众席上等待演出。

    这时李明征终于有空暇询问站在一旁的人,他看向郑开博:“开博,这是?”李明征这些年呆在国外的时间比国内长,他对a市风云都不大了解。

    “这是我侄子,景澄,呆会和我们一起坐,你不是说要事和明征谈投资的吗?李大导演可要给我个面子。”郑开博介绍陆景澄时没有丝毫犹豫,对方还在给他引路,这倒让陆景澄不解。

    既然对方铺好路,陆景澄自然不会浪费大好机会,他态度适宜,即不过于热切也不至于高傲,从容礼貌出声:“李导演您好,刚刚郑叔说笑了,我确实是想投资《归途》,可我大概能够投资的数目不大。”

    陆景澄俊逸精致的外貌,清润温谦的笑容,都令人感到舒服。李明征对他的第一印象不错,何况郑开博明显欣赏喜爱陆景澄,并且有意向他推荐对方,虽然对方不可能真的是郑开博的侄子,但李明征还是会看在郑开博的面上对陆景澄稍加关注。

    陆景澄和郑开博他们坐在一起,他安静闲适听着他们俩人对话,他不会贸然插入两人的对话,好像要急着表现自己想要争些风头;当一些话题涉及到自己或郑开博有意引导自己身上,陆景澄才会说一说自己的观点。李明征对他的印象愈发不错了。

    直到试镜正式开始他们才停止交谈,李明征和郑开博都认真关注台上的表演。这次的试镜可不止关毓云和李苏清,还有其他角色的演员在竞争。

    第一个试镜的就是周渊,陆景澄目光专注。

    李明征翻了翻手上的资料,奇怪道:“名单好像没有这个演员……”

    郑开博朝陆景澄开口:“景澄,那是你的好友周渊吧,挺优秀的年轻人。”他总是有意无意帮着陆景澄。

    “我今天就是陪周渊一起到场,之前试镜李导不在场,他想再次挑战自己喜爱的角色。”陆景澄眼底闪过不易察觉的深思,郑开博总是替他解围,他不明白对方的用意。

    李明征方正的脸倒也没什么不悦的神色,这点小事不足让他在意,再者郑开博很难开口称赞人,能得到他称赞的人必定差不到哪去。

    “你想尝试哪个角色?”其他评审很难见长得如此漂亮帅气的演员,也正因为他过于耀眼的容貌另评审们觉得很悬,因为《归途》里的男角色都不需要太过漂亮的相貌。

    “年轻时的余闻。”周渊落落大方回答。

    李明征有些严肃的脸上浮现意外,年轻时的余闻这个角色竞争力并不大,因为戏份并不多。

    不等正式开始,周渊已经入戏。他他的双眼变得赤红,带着慌乱和怒气:“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杀人!我怎么可能杀人!”他拼命挣扎,双手抱胸,全身在颤抖,一脸刷白。

    可没有人相信他,他们把余闻送进狱车里,余闻在里面用力拍着车门,他的声音喊道沙哑:“我真的没有做过犯法的事……我没有!”他喊道叫不出声,一张迷茫年轻的脸,由一开始的桀骜不驯转为灰白挫败。

    突然想到什么,他猛地弹跳起来,双眼红得仿佛快要渗血:“人不是我杀的!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周渊的嘶吼的声音穿透在场人的耳膜里,他们紧紧盯着周渊,他的眼神怒火渐熄,再到迷茫惶恐,直到最后他把头一点一点埋进膝中,一股绝望空洞的情绪瞬间把余闻完全淹没。在场人都可以感受到他绝望的气息和孤独无助,希望就像柴火越来越淡。

    李明征目不转睛盯着周渊的表演,对方演的是余闻年轻时被人陷害入狱那一幕,年轻时的余闻有着年轻人该有的活力干劲,直到被人陷害入狱,没有人愿意相信他,他的青春和热情生生的被一点一点磨灭。

    这一幕演完后,大家还沉静其中,像是被周渊那份绝望感染到。郑开博十分欣赏第一个开始鼓掌,在场人渐渐醒悟过来,掌声如潮。

    “怎样?不错吧……”郑开博像是在和李明征炫耀。

    李明征满意点点头,对他点点头之后还对陆景澄说道:“景澄,你这个好友演技不错啊,年轻有为啊!不过人长得也太漂亮了点,我怕到时候他盖过其他人的风头。”

    陆景澄看着自家演员得到认同,内心同样愉悦满足,细长的眼角处流露着愉悦的风情,这还是个开始,他期待接下来的精彩。

    接下来其他人的试镜都不错,但经过周渊过人的试演,就略显得平淡。

    门口处引来骚乱,陆景澄回头一看,众多的人簇拥着中间穿着白色长裙的高雅女人。这种排场想必就是李苏清了。

    *

    陆景澄这边的试镜逐渐到白热化局面,卫嘉宁那一边的局面则是降至冰点。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把华星的权力全部转让给卫嘉泽!”卫嘉宁铁青着眼,咬牙一字一字问着坐在他面前一脸平淡不当事的父亲,他甚至忘了尊称对方一声父亲。

    卫子任撩起眼皮,语重心长劝道:“这么多年来,你大哥第一次主动提出来的要求。嘉宁,华星不过是个娱乐公司,发展的前景并不大。我安排你另进卫家总部高层……”

    卫嘉宁硬生生压下怒意,声音沙哑:“父亲,我是不是说什么都没用?”卫子任目光带着压迫,不置可否。

    他得不到回答,狂笑起来:“父亲你明明厌恶甚至怨恨卫嘉泽那个残废,却还要眼睁睁看着对方爬在你的头上,这种滋味是不是很难受……”

    ……

    “卫嘉泽,你为什么非要逼我?”卫嘉宁对着电话,满脸阴翳。

    另一边传来压抑的轻笑,卫嘉泽的声音有些幽远:“逼你?我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帝王的娱乐圈征途[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教父信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教父信善并收藏帝王的娱乐圈征途[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