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277|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睿医生让卫嘉泽躺在专用的催眠座椅中,椅子上柔软的触感让人更加舒适和放松。

    “卫少先静静躺十分钟,什么都不要思考,试着放松自己。”睿明独特温润的声音徐缓传来。

    卫嘉泽虽不言语却配合对方的要求,挺直的腰骨终于松懈下来靠上柔软的椅座。为了放松自己,卫嘉泽开始漫不经心地打量起这间房子的布局。

    想必在他到来之前,这里就被重新改造了一番。房间的布置很简洁,以白色为主色调,柔和颜色的墙纸可能是这几天内才换上去的,窗台上还放着一株青翠的盆栽,他想这大概是睿明自己带来的植物。

    卫嘉泽的视线还打算转移到房间里的其他角度,睿明带笑的声音便响起。

    “卫少这是打算用目光把这间治疗室重新构造一遍吗?”

    卫少皱眉,收回深潭般复杂的目光:“我放不下。”

    睿明点点头,他自然清楚对方的状况。他在对方的位置旁轻轻坐下:“每个人放松的容易程度不同,有些人可以在一分钟内轻易让自己松懈下来,也有人则无论如何都保持着警惕。”睿医生不着急:“时间还长,我们可以来聊一下天。”

    “你说。”卫嘉泽垂着眼应着对方。

    “让我想想聊点什么好。”睿医生此刻的语气跟普通朋友聊天时没什么差别:“你最近会经常失眠吗?我觉得卫少看起来有些疲倦。”

    “会。”他抬起下巴,眼神直视对方。

    睿明便顺着对方的话问下去:“那失眠的时候,你一般会做什么或者会想起什么人和事?”

    对于他这回问的问题,睿医生发现卫大少的神情出现一丝犹豫的痕迹,像是在回想一个没有答案的难题。

    没有人交谈,催眠室内显得一片寂静。

    良久,睿医生才等到对方的回复。卫嘉泽薄削的唇角扬起淡得难以发觉的笑容:“有一段时间里,每个夜晚我都会重复同一个梦境,我拼命想要捕捉到梦境中的画面,可惜从来没有成功过。”那些画面就像是成千上万块破碎的玻璃混乱在一起,无情地朝他砸来,尖锐的碎片扎进他的胸口,血肉模糊并伴随着极度疼痛。

    卫嘉泽曾问过李仪霏类似得问题,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经常梦到一个人……可对方没有办法给出一个令他满意的答案。

    “你觉得那可能和你遗失的一段记忆有关,对吗?”

    他肯定道:“是。”以前他还可能还会心有疑虑,但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疑问。

    “再模糊的梦境人都能记住一些细节,那么画面里卫少你还记得什么?”睿明伸手轻轻把无框眼镜往上推,很自然接着聊。

    “自始至终只记住了一个人。”从在医院第一次和陆景澄相遇开始,他一个人的世界便强硬地被另一个人占据。

    睿明笑起来时,双眼微眯,他想了一下说:“那人是陆家陆少,对吧?”

    睿医生立刻感受到卫嘉泽带着审视及警戒的目光转移到他身上,对方脸上的情绪也有较大的浮动。

    如削的眉峰微微聚拢,卫嘉泽低哑地质问:“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阴霾着脸色,锐利地等着对方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即使卫少视线里的压力可不小,睿明仍笑着耸耸肩,温声解释:“卫少别紧张,我只是听阿程说了你的一些……嗯……感情问题,然后自己剩下的内容都来源于自己的猜想,你可别忘了我是位心理医师,这点线索足够让我联系起来。”

    也许是陆景澄三个字触动他的心绪,让他心有所念;卫嘉泽在不知不觉中松懈下来,他的目光染上幽远。

    “睿医生猜测得不错,我不清楚他究竟是怎么闯进我的梦里,自从遇见陆景澄后,我的脑海里不断出现大量光怪陆离的画面,也是他让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曾经遗失过记忆。”卫嘉泽原本带着凌厉的嗓音,在这一刻竟然有了柔和的痕迹。

    睿明没有再逼问对方关于梦境的事,而是把话题继续引导陆少身上。

    “之前陆家举办宴会的时候,我在会场幸运地见过陆家少爷一面,说实话,陆少的形象与我一开始想象得有很些出入。”睿医生侧首好像在回想当时的场面。

    这个话题总是能够轻易引起卫少的注意:“说说看。”

    “那时候他不是刚从沉睡中清醒过来吗?我原以为会见到一位孱弱苍白的青年,可等到对方出现我才发现,对方不仅风度佳气质好,还非常有能耐,着实令我惊艳了一下。”这些话睿明可不是胡诌,他那日确实在场。那时候陆景澄的表现,相信赢得不少人的刮目相看。

    卫嘉泽听得很认真,关于陆景澄的事,一丝一毫他都不打算漏掉。听完对方的叙述,他眼里闪过难以察觉的不满:“哦,我遇见他估计是在陆家宴会后。地点是在一家医院里,那时候……场面有些复杂。老实说,一开始我有些不满他强势闯进我的领域里,即使他是为了帮助我。然后,我就这么欠下他一份人情。”

    睿明终于明白对方一开始不满的情绪来源于哪里,敢情是他不甘心自己比他更早遇见陆景澄,这个认知让睿医生心情有些愉悦。

    “这么说来,卫少低调了那么多年,突然间接手华星也是为了陆少吗?”睿明表情带着好奇。

    “不全是,更多的是为了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卫嘉泽面容上的涌现几分戾气,柔情与狠戾同在。

    睿医生站起身,走到不远处的茶几旁,倒了两杯水再走回来。

    他把其中一杯递给卫少,随后问:“我是不是提起你不好的回忆了?”

    卫嘉泽看了一眼透明玻璃杯,伸手接过,道了声谢。随意饮了一口,才淡淡地开口:“没什么,与你关系不大。我经历过的二十几年里,不好的回忆占据了我大半人生。”

    睿明也慢慢啜了一小口水,继续:“外界都羡慕卫家大少的身份,可我听卫少的语气,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卫嘉泽逐渐觉得自己意识有些疲倦,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揉了揉左额。

    “你父亲和你弟弟与你的关系貌似不怎么融洽,是吗?”睿明已经察觉到卫嘉泽的异样,他佯装不知,温和的声音接着响起。

    对方皱了皱眉,他的意识逐渐涣散,睿明的声音好像是从远方传来,听起来模糊不清。

    他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睿明问的问题,沉声道:“卫家不会有好的关系存在。”

    卫嘉泽眼色发沉,他已经察觉出自己的异样,他抬头看了一眼带着笑容若无其事的睿明。

    “卫少累了可以休息一下,等会儿我们可以接着聊下去。”睿医生双手在有节奏地轻敲玻璃杯。

    卫嘉泽最终选择了配合,深深地闭上双眼,神情恢复一开始的漠然,不见情绪浮动。

    睿明看着对方闭上双眼,嘴角处的微笑不变。静等大约五分钟,他才轻轻地放下手中的杯子,靠近卫少,确认对方没有反应他才开始行动。

    他在杯中加了有助催眠的药物,与卫少聊天是为了放松他的警惕。卫嘉泽心中的防御线太强,睿明不可能轻易卸下他的防线,至少在短时间内是没有可能。他故意把话题引到陆景澄身上,是因为程思豪向他透露过陆景澄对卫嘉泽而言,有特殊的意义。事实证明,谈论到陆少,卫嘉泽的确更容易动摇。

    睿医生扶了扶下滑的无框眼镜,他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厚道。不过他相信卫嘉泽是默认了自己的做法,对方后来显然察觉到自己的意图,若是他想拒绝,估计也没有人能够阻拦。

    觉得不厚道是一回事,该开始的还是得开始。睿明朝卫嘉泽的鼻尖下喷了一下喷雾,这些药剂都是辅助工具,不会对人体产生伤害。

    对方身体轻颤一下,好像有清醒的迹象。

    睿明开始他的诱|导:“告诉我,你是谁?”

    一如既往冷峻的声音答道:“卫嘉泽。”

    “非常好。”睿明独特温润的声音循循诱导:“现在展现在你面前的是你每晚都会做的梦。”

    卫嘉泽面无表情的脸上开始有了变化。

    “你梦到了五年前,那天你正坐在车上,你的司机是吴州,一个长相朴实的中年人。”睿明仔细观察对方的神色,觉得没有问题后继续深入:“你看到了对吧?”

    “嗯。”卫少无意识地短促回答了一句。

    “你很着急,拼命吩咐吴州加快速度,因为你知道有个重要的人在等你,对方甚至还面临着极大的危险!”

    睿医生看到卫嘉眉目紧皱,额前甚至开始微微渗出汗水。

    “快……快点!他有危险!”卫嘉泽紧闭着双眼,语气焦虑,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别着急,你成功赶到,可你却知道真正的危险仍没有过去……然后你做了什么?”睿明加重“真正危险”这几个字。

    卫嘉泽躺在催眠椅背上时不时狠狠地颤动了几下,他像是在嘶吼:“抓紧我,别放开!求你别放开我!”

    “你赶过去做了什么?”睿明再次加重语气问了一遍。

    “他快掉下去了!我跑过去抓住他的手,我叫他不要放手,抓紧我!我快要成功了,就差一点点我就能把他拉上来……卫子任他疯了!都是他!全都是因为他!”卫嘉泽双手青筋暴起,用力握成拳,仿佛承受着很大的痛苦。

    睿明眼皮跳了一下,上前按住拼命挣扎的卫嘉泽。

    “他没有事,你忘了自己最后救下他了吗?”睿医生试探性说着,他想要暂时稳住濒临爆发的卫嘉泽。

    “他中途想过要放弃,他开始想掰开我的手!可我怎么会同意!我绝不可能放手!”卫嘉泽冷峻深邃的脸已经被汗水浸透,他咬紧牙关,神色比之前更加狰狞。

    “对,你不会同意,你不会让陆景澄有事。”睿明顺着他的话暗示下去。

    睿明对这场催眠有自信,可那是他对自己的自信,他没办法身临其境,也低估了卫嘉泽的偏执。

    “陆景澄……陆景澄,陆……景澄……”卫嘉泽听到这三个字后,就像魔怔了一般,不停的喊着,从未中断过,就算睿明不断加大暗示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陆景澄这三个字的出现,就是一切不受控制的开端。

    “卫嘉泽,陆景澄很安全!他没有事,你完全不必担心!”睿明声音变大,企图让对方听进去。

    可卫嘉泽的状况没有丝毫好转,他额上暴露出明显的青痕,整张脸抽动得有些扭曲,淡色薄削的嘴唇被紧咬出血,还有从喉咙深处滚出的嘶吼,甚至连他那双僵硬如石的残缺的腿都在紧绷抖动。

    卫嘉泽此刻的状态不容乐观,睿明清楚明白现在必须终止催眠。

    他不断暗示卫嘉泽,可对方丝毫没有冷静下来的倾向,睿医生向来平静自信的脸上也开始渗透出汗水,最后他只能强行给对方喷射了镇定药剂。

    睿明看到逐渐安静下来的卫少,松了一口气,他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从而能感受到丝丝凉意,不过他此刻已经没有精力去处理。

    他站在卫嘉泽身旁认真观察,睿医生担心会有反弹现象,等他确认对方是完完全全平静下来后,才走出催眠室。

    催眠室空无一人,只有卫少安静得像没有生气一般躺在催眠椅上。没有人看到卫嘉泽的手猛地握紧,指甲掐进肉里后又狠狠的松懈下来。

    卫嘉泽陷在黑暗里,无数的记忆碎片朝他碾来,无数的梦境涌进他的意识里,他根本无法挣扎。

    他的意识极度混乱,一场又一场破碎的记忆争先恐后挤进他的脑海里。

    卫嘉泽先是看到更年轻时的陆景澄朝他笑着,对方喊他“阿泽”,他不受控制地朝对方走去,就快到陆景澄的面前,这幅画面便陡然破碎,碎片扎进他身上的每一处,不流血,却疼得发苦。

    他还没有从疼痛中缓过来,另一副场景占据了他的意识。他紧抓着陆景澄的手,而陆景澄则挂在高楼上,场面十分惊悚。“阿澄你抓紧我……”他紧紧抓住对方,一点一点用力往上拖,眼看着就要成功的时候,卫子任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他手里拿着坚硬的铁棍,双眼发红,面色阴沉到极致,手上的铁棍一下又一下朝他腿上砸去,他甚至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响,画面定格在他和陆景澄快要分离的手上……

    卫嘉泽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画面接踵而来。入眼是一片血色,他看着陆景澄穿着镶有金边的白色长袍一步一步朝他走来,而他自己身上则是穿着厚重的玄色盔甲,对方每向他靠近一步,他便压抑不住地想往后退。不知何时陆景澄的胸口上□□了一把长剑,他的胸口处不断流淌着血,然而让卫嘉泽痛到无法抑制的是对方憎恶绝望的眼神,他走近,狭长染上血渍的双眼从未从卫嘉泽身上移开过,对方绝望地一字一句质问他:“黎温涵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到死你也不肯给我个解释!”。卫嘉泽只感到无穷的窒息与绞痛,他是自己世界中最重要的人,为什么要背叛他,怎么会背叛他……

    他面对着对方的恨意,意识在不断叫嚣,整个都在灵魂涌动,他无意识的张着嘴像是要告诉对方什么:“阿衍,我没有选择。我没有办法看着你一点一点从我面前消失……”

    没有等他说完,整个梦境便开始崩裂,卫嘉泽的意识在无尽的混乱里湮没。

    *

    程思豪在外边守着,略微紧绷的下巴透露出他的紧张。

    “阿程……”睿明在程思豪背后喊道。

    程警官迅速回头,急忙问上一句:“搞定了?”

    睿明脸色有些苍白,嘴角边的笑意也淡了不少:“我不敢保证。”

    “什么意思?失败了?”他脸色一变,程思豪没打算一次性就让卫少记起全部,这毕竟需要长期的治愈,可他不想在第一局就遭受意外。

    “需要等对方醒来……”两人走进催眠室,卫嘉泽毫无动静,仿佛睡得无比安宁。

    这一等,可等了不短的时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帝王的娱乐圈征途[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教父信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教父信善并收藏帝王的娱乐圈征途[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