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01|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卫嘉泽猛地察觉到室内有人,而这时候陆景澄也没有打算躲避,他十分坦然地从沙发上站起身,脸上的震惊和怒意早被他掩饰好。

    “嗒——”卫嘉泽手中的钥匙趁着他呆征的时候,掉落在地。

    陆景澄倒是没有半点慌张,他俯下|身捡起一串钥匙:“恭喜你,能站起来了。”脸上的讽刺愈发浓重。

    “阿衍……”卫嘉泽声音非常嘶哑,他像是终于支撑不住躯体,猛地跌倒在地,整个人脸色灰白,虚脱无力。

    陆景澄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看着对方粗重的喘息毫无怜悯,过了会他蹲下:“我想看你自己爬起来。”

    卫嘉泽深喘:“我是在恢复全部记忆之后,发现自己的双腿开始有知觉。”他清楚自己必须解释。

    “哦?那你是什么时候能站起来?”陆景澄对此似乎十分感兴趣,难得问下去。

    “一周前。”卫嘉泽目光不离对方,他能从对方眼里看到不屑、怀疑、憎恨…这些自己惧怕的情绪。

    “你身上的血迹怎么来的?”他没有在前个问题上关注太多,转而直接问起对方身上另一个最可疑的点。

    卫嘉泽看向自己身上,斑斑驳驳的血迹非常刺目。这个问题似乎把他难住,他几次开口,又多次闭上。

    陆少的耐性在今日却出奇的好,他既不催促也不离开,静静地陪着对方耗。

    彼此沉默了不短时间,卫嘉泽终是认输:“我这几天外出,都是为了同一件事,我需要追查一个人的下落,不找到他并且毁了他,我不会安心。”在陆景澄的面前他的语气很少有像这个时候那样充斥着戾气和仇恨。

    他没有等到陆景澄的继续发问,戾气退去变为不安:“阿衍,我不会害你。”

    陆景澄听他这么说,不由自主地嗤笑:“你贵人多忘事,上一世,你也曾这么许诺过。”结果呢?

    “你要报复谁?说出来估计我能信你一分。”

    卫嘉泽:“阿衍,一周过去后我会告诉你全部。”他曾不敢奢望能取得对方的原谅,他心知自己伤对方太深。

    陆景澄早料到对方不会回答,他站起身,边走边整理有些褶皱的衬衫,他走进卫嘉泽的卧室,把对方的轮椅推了出来。

    他把轮椅停在卫嘉泽身旁,便走回大厅,给自己倒了杯酒,依旧坐回柔软的沙发里,背对着门,不再搭理那边的人。

    卫嘉泽额头冷汗渗出,他匍匐着爬上轮椅,期间差点再次摔倒,动作很大却无法引来在意的人一眼,而卫嘉泽估计也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狼狈。

    陆景澄一杯饮尽后,卫嘉泽终于安稳下来,他缓缓移到他身旁,静静守候。

    “我有件事要跟你说。”陆景澄并没有忘记陆老的请求。

    “我听着,你说。”卫嘉泽很意外,目光专注。

    “明天陆家家宴,我爷爷邀请了你。”而后他自顾自笑起:“也许是找你寻仇来了,毕竟父债子还。”

    卫嘉泽近日来冷硬的心第一次涌出无措紧张的心情:“我…需要准备什么?”

    “不需要。”他语气很淡,拒绝的态度十分坚决。

    卫嘉泽还想再问,陆景澄已经离开。

    *

    程思豪猛地站起来:“你说什么!?”

    “程哥我刚收到消息,卫子任他越|狱了!”

    “怎么可能……”程警官满脸怒意:“他们到底是怎么监管的!?”这个时候他也清楚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刻,但是怒火实在是难以抑制。

    程警官快去赶去拘留卫子任的监|狱,那里并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他们都弄不明白卫子任究竟是如何出逃的。

    “把监控调出来。”程思豪在牢狱里转了一圈,仔细检查每一个角落,监控摄像头并没有被损坏,应该能够看到当时的情况。

    在场的负责人面露难色:“程警官,我们一早看过监控,监控画面只有一片空白。”

    程思豪还是不死心的把监控视频调了出来,正如他们才说的,画面一片空白。

    “有人动过监控视频?”程思豪满脸不虞。

    “专家检验过,这段视频并没有人动过手,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最原本的画面。”在场的人都有些尴尬,这个结果实在是太过离奇,很难让人信服。

    到现在这个地步,程警官也只能接受现实,他冷着脸吩咐下去:“全力搜寻卫子任的下落,尤其要重点关注卫子任可能藏身的地点,顺便注意卫嘉宁的动向。”

    他从监狱里出来,突然顿住:“对了,记得多安排点人手到陆家少爷身边。”

    程思豪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打算让陆景澄注意一点,不过另一方并没有接通电话;他复杂的放下手,皱着眉头改变主意:还是等事件有进一步发展再跟对方说吧,以免造成大家慌乱,打草惊蛇。

    警方那边的焦头烂额,并没有影响到陆家的家宴。

    陆景澄和卫嘉泽一同驱车到陆家,卫嘉泽依旧坐着轮椅,对此陆少并没有什么意见。

    陆家家宴来的大抵是陆家亲近的亲戚,令陆景澄意外的是,陆廷安竟然把周渊给带来了。

    “陆少。”周渊显然有些尴尬,毕竟面前站着的是自己的好友兼老板,而他却以这种方式出场,站在他身边的陆廷安则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陆景澄向他们俩人举了举酒杯,挑了挑眉没发问。

    周渊这时候才发现在陆少身后不远处的卫嘉泽,他心里非常疑惑,为什么卫家大少会出现在陆家的家宴上,他随着卫嘉泽的目光定在了陆景澄的身上,差点噎住。

    “爷爷让我邀请卫嘉泽,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我把不相关的人邀请来。”陆景澄看到周渊的疑惑。

    “他可不是不相关的人物,你心里很清楚。”陆廷安意味深长地开口。

    陆景澄则是眯着眼看向陆廷安,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陆廷安接收到他的意思,耸耸肩,环着周渊往别的处走去。

    “你和陆廷安的关系很好。”等只剩陆景澄站在那里时,卫嘉泽才上前,低沉的出声。

    “还行,至少他值得信赖,不会像你一样面前一套背后一刀。”陆景澄睨了对方一眼,唇角勾起微讽的弧度。

    卫嘉泽敛下眼皮,心里的刺痛无人知晓。

    “你好好款待卫家大少,我有事要去忙。”陆景澄截下一名服务生。

    直至看不叫陆景澄的身影,卫嘉泽才开口:“我在这边呆着等你家少爷,不用你陪,你去忙你的事情吧。”

    服务生有些踟蹰不定:“卫少,可是、陆少他吩咐……”

    “我不习惯有人呆在我身边。”卫嘉泽的目光逐渐转冷,带有威慑性。

    服务生不敢反抗:“卫少有事喊我就好,我就在这附近忙。”说完,他便慌张离开。

    这时候陆景澄已经到了陆老身边。

    陆老今日精神不错,看见自家孙子,连忙招呼:“景澄来了啊。”

    “爷爷。”陆景澄脱下外套,搭在一边。

    “你把卫少邀请过来了没有?”没想到陆老先谈起卫嘉泽。

    陆景澄给他倒了杯茶:“邀请过来了,爷爷你这么做我想不明白。”他直接问老人。

    陆老看向他,掂量着问:“景澄,你现在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吧?”

    他没有隐瞒:“是的,爷爷。”

    陆景澄随即听到陆老一声轻叹:“我给你说说你记不起来的记忆吧。”老人的目光有些潮湿:“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怨恨爷爷。”

    陆景澄讶然,急忙回:“怎么会,我感激爷爷还来不及。”

    “其实你和卫少在一起的事情我一直知道,当年你二十岁便向家里表明你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陆老看着陆景澄认真听着,便继续往下:“可我和你父母都认为那时候你还太年轻,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定性,我们都想让你回心转意,便坚决反对你和卫嘉泽那孩子。”

    陆景澄靠着零散的记忆,已经足够让他猜出他和卫嘉泽这一世还是情侣的事实。

    “其实我也太自私了,我想让我的孙子不受外人的指指点点,我也想抱曾孙;所以那时候即便你和家里人闹,我也没有支持你,反而利用你听我的话,甚至背地里做了些小动作,威胁你,让你们分开。”陆老的声音有些哽咽,他是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孙子,明知道感情的事情无法勉强,最亲的人却还在逼迫他,企图让他妥协。

    “爷爷,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他覆上陆老苍老的手,如果他是真正的陆景澄,没有秦衍之的灵魂,或许陆景澄心里可能会有怨,但有秦衍之灵魂的陆景澄却不会有怨,眼前这人让他感受到亲人间的温暖,从他醒来便一直疼爱他。

    “要不是我想要拆散你们,让你和你父母一起去旅游,你们、你们也不会出意外……”说到此,老人估计是想起自己早逝儿子和儿媳,终于抑制不住,两颊都是泪水。

    陆景澄蹲在陆老身旁:“爷爷,这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是卫子任的错;即使那次我和父母没有出去旅游,卫子任也会另找机会下手。”后来陆景澄调查发现,才知道卫子任、陆知友夫妇以及郑开博四人都是大学好友,卫子任一直爱慕自己的母亲,却求而不得,陆家的一切悲剧都是因为卫子任的扭曲和病态造成!

    “嘉泽那孩子为了救你,导致双腿残疾。景澄,如果你还想和他在一起,爷爷不再拦你,我会支持你的选择。”这便是陆老邀请卫嘉泽来陆家家宴的原因,他表明自己的态度。

    可是陆景澄不再是单纯的陆景澄,卫嘉泽也不是真正的卫嘉泽,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还牵连着上一世的恩恩怨怨。秦衍之的死,黎温涵的背叛,背后的原因,复杂凌乱的纠缠在一起。

    “爷爷,我和卫嘉泽是不可能的了,我们两人的矛盾……无法解脱。”陆景澄态度很坚决。

    陆老还想再劝解,被陆景澄先一步打断:“爷爷您别担忧后辈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您只管安享晚年,每天好心情地去散步遛鸟。”

    陆家家宴上,陆老还是亲自对卫嘉泽表示了感谢,陆景澄并没有阻拦,这一事归一事,这一世陆景澄和卫嘉泽的种种曲折算是得到了解决,但是其他恩怨仇恨依旧继续。

    陆家家宴完毕后,陆景澄向陆老说明了一下原因,没有在陆家大宅住下,他同卫嘉泽一道回那间公寓,毕竟一周之约还在束缚着彼此。

    “明天是最后一天了。”陆景澄松了松领带。

    “我一直记得,我会遵守承诺。”卫嘉泽最常做的事情,便是把目光投放到陆景澄的身上,他没有时间了,他恨不得时间再长点……

    黑暗中,一双眼睛紧紧地追随着两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帝王的娱乐圈征途[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教父信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教父信善并收藏帝王的娱乐圈征途[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