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六十三章 一起洗个澡

第六十三章 一起洗个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防空洞建立于当年抗战时期,那会儿附近的百姓因为这个防空洞多次死里逃生,即便后来解放,百姓对这防空洞的感激之情也没有丝毫减退,起初是百姓自己出钱加固,后来当地领导觉得这是一处挺好的揽客资源,索性出钱加固这处防空洞,又将通往防空洞的山腰上见了多级水泥台阶。

    这么多年过去,多少次狂风洪水,这防空洞依然安然无恙,可见它的坚固程度。

    越是往南,夏季越热,因而这防空洞就成为夏季有名的避暑地点,人数虽然不至于有哪些名胜古迹多,可每天百十个客人也是有的,因此,当地政府又在防空洞内建了不少用于休息的椅子,甚至还通了水管。

    不管舒不舒服,至少能有个避雨的地方,况且,这处防空洞位于半山腰,只要雨不是一直下不停,总不会将这里淹没的。

    等凌子拓跟凌子桐到达半山腰时,雨水已经越下越大,啪啪声震耳欲聋。

    看着水滴逐渐打湿鞋子,靠在最外面的梁爽仰头看了看已经阴黑下来的天气,现在不过下午两点多,看着跟六七点一般,而且看这架势,雨不可能短时间内停。

    “得想个办法将这洞口垫高,否则雨水打进来,还得流成一条小河,大家晚上在这里肯定得冷。”梁爽看着打进来更多的雨水,又扫了眼抱着胳膊的韩戚玥,说道。

    这里本来就是为了避暑之用,虽然是燥热天气,可一场雨下来,大家明显感觉到天气冷了下来,穿上身上的单衣根本不抵寒,这种反复的天气最容易生病,末世里,或许简单的一场感冒都能要一个人的命。

    凌子拓将手里的大编织袋递给凌一,这编织袋里的东西是凌子桐空间内拿出来的,是一些蔬菜跟肉,还有空间早就能吃的韭菜,青菜,西红柿跟黄瓜,之前上来时,其他人已经扛了煤气罐跟锅碗瓢盆上来,今天情况不允许,本来只打算简单的吃点面条就行了。

    不过凌子桐可舍不得让自家哥哥光吃面条,吃的不好,身体抵抗力更差,有空间里的蔬菜,对抵抗力方面应该是有点效果的。

    龚叔看着不少新鲜蔬菜,喜的老脸又绽放成一朵菊花。

    凌子拓将凌子桐推着往里面站,不让她被雨淋湿,然后自己跟跟梁爽并肩站立,往外看去,指着不远处一些石头,说道:“先简单将门槛垒起来。”

    “恩,也好。”

    有雨衣的都出去搬石块,凌子拓让尽量搬大一些的,这样石块间的缝隙会少一点,雨水就能尽量多挡一些在外面。

    虽然穿着雨衣,不过出去一个来回,搬石头的几人已经成了落汤鸡,浑身上下没一处干的地方,凌四索性将雨衣脱掉,就这么往外冲。

    龚小七见了,也跟着拖了雨衣,这样搬石头还利索。

    大家都在忙,凌子桐也没闲着,她又从包里,实则是空间内掏出好几块老生姜跟一小包冰糖,这些东西都是当时去农贸市场买的,那老板看她买的多,还便宜不少。反正放空间不会坏,凌子桐各种所料基本都能用蛇皮袋装了,本来打算这些作料留着做菜时用的,这下正好,大不了到时在空间内多重点,这东西据说预防感冒还行。

    “龚叔,将这煮了等会儿让他们喝。”

    “哎,好嘞。”龚叔正担心着,这么淋着雨会不会感冒呢。

    等洞口的石头垒了大概三十厘米左右,凌子拓让人停了,大家就着外面的雨水洗了洗手,这才*的进了洞里。

    龚叔的姜汤也很快熬好,大家不管淋没淋雨的都一人一碗。

    喝完热乎乎的,心头跟有火在烧似的,火气很快驱走了身上的凉意,不知是不是错觉,大家真的觉得这姜汤有用,就连贴在身上的衣服都干得很快。

    天色更暗了,防空洞内快要伸手摸不着五指了,安静的防空洞显得外面的雨声更大,甚至听着有些惊悚。

    凌子拓将凌子桐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包裹住凌子桐,不让她冷着。

    凌子桐黑暗中轻轻拽着凌子拓的衣袖,凌子拓低头,在她耳边低低问:“桐桐怎么了?”

    “灯。”凌子桐半坐起身,贴着凌子拓耳边轻声回道。

    甜香拂过耳际,无人看见的黑暗中,凌子拓眼中尽是强烈的占有情绪,他吻住凌子桐的红唇,轻挑慢捻,辗转反侧,直到凌子桐觉得自己的嘴唇已经红肿的快麻木了,凌子拓这才勉强放开怀里的人。

    不知何时,他的手已经从怀中之人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掌下滑腻的皮肤让他爱不释手,心知这不是好时候,强硬地拉回神智,勉强收回了手。

    虽然确定无人看得见,凌子桐还是满脸通红地将头埋在凌子拓的胸口,小口喘着气,直到气息平稳,才抬起头,黑暗中狠狠瞪着上方的人。

    心中默念,手上多了一个应急灯。

    凌子拓感觉到桐桐身上稍微重了些,他摸索着将应急灯接过来。

    大开应急灯,防空洞内瞬间大亮。

    呼——

    不知谁呼出一口气,这也呼出了大家心中一样的想法。

    没电没光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虽然丧尸横行,不过他们这群人一直过的不算差,至少没饿着冷着,丧尸对他们也没生命威胁,他们已经习惯了那样的日子,这次乍然失去了光亮,没了火,又联想起白天遇到的二级丧尸,即便是大男人,也难免会有些颓然,大家才再次感觉到那种人已经不是这个世界主宰的事实,也正是因为这种感觉,当光亮照到众人的脸上身上时,也似乎能照亮大家的心里,大家对凌子拓跟凌子桐的感激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也暗暗发誓,以后对少爷跟小姐一定要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因为之前凌子拓曾坦言自己早已知道末世之说,对于提前准备了这么多东西,大家并不惊讶,而韩戚玥压根不会多想,只要有光亮就行。

    应急灯一亮,大家纷纷松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放松,自然也忽略了周围细小的声响。

    凌子拓跟梁爽则同时往防空洞里头拐角里看去。

    这里不是一直的,后来有人加固的同时也扩大的这防空洞,再往里拐弯处多加了一节,而这一节恰是整个防空洞的死角。

    “出来!”在大家的疑惑中,凌子拓沉声说。

    那边的动静越来越大,凌一等人也感觉到,凌一起身,往那拐弯的角落里走去,这防空洞够长,光走就得好几分钟,不过等凌一再回来时,他脸上表情有些奇怪。

    “少爷,你最好亲自去看一看。”凌一说。

    凌一这么说倒是提起了大家的兴趣。

    “桐桐想去?”见凌子桐坐直身体,凌子拓扶着她的腰,问。

    “恩。”

    留下几个看着火的,其他人跟凌子拓一起去里面。

    这一看,众人才明白为什么凌一会是那种表情了。

    只见拐弯往里大约十米长的地上铺是至少二十多床破旧被褥,地上或坐或躺着二三十人,其中还有几个孩子,甚至还有一个是抱在怀里的婴儿。

    他们看到凌子拓等人时,眼神闪躲,惊恐害怕,几个孩子被大人捂住了嘴,就连那个婴儿都是,瘦小枯黄的脸憋得通红。

    这群人生怕孩子的苦恼会热闹凌子拓一群人。

    因为怕丧尸跟其他人发现,他们才躲在这拐弯处,听到外面有人进来,这群人逼着呼吸,生怕被外面的生人听到,继而将他们赶走。

    这防空洞算起来也是安全的,至少比他们村子里安全,他们不想被赶走。

    可长时间没见着光了,凌子桐的应急灯一亮,这些人没忍住,想偷偷的看一眼,这一眼就让凌子拓跟梁爽发现了。

    一个年纪最大,看起来起码七十岁,他蹒跚着走到最前面,以他的岁数,经历的事也多了,看人挺准,这老人很快猜出凌子拓应该是他们的领头之人,他说道:“我,我们只想在这里呆着,不会打扰你们的,求求你们别赶我们走,你看我们这里是老有老小有小,这又是雨天,要是出去,我们也活不下来啦。”

    老人不会说普通话,又怕凌子拓他们听不懂,所以口音有些奇怪。

    不仅是动物,就是人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他们一眼就看出凌子拓这群人不好惹,老人之所以敢跟凌子拓说话,就是因为凌子拓这群人身上没有血煞之气,这些人应该不是坏人。

    凌子桐紧紧盯着那个将婴儿嘴巴捂住的女人,厉声斥责:“你做什么?这样他很快就得憋死!”

    “呜呜呜——”女人赶紧松开手,看孩子大大喘气,然后猫一样叫出来。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这婴孩已经没有哭喊的力气了。

    女人哭声带动了另外两个同样牵着孩子的女人,她们齐齐抱着孩子哽咽。

    母亲天性,若是自己,即便再苦再难都能支撑下去,可一旦涉及到孩子,她们神经就会自动脆弱,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饿的叫不出声,这比剜她们的心还疼。

    剩下的不管年纪大小的男人都低着头唉声叹气。

    这群人呆在这里大概挺久时间,因为不通风,加上天气不好,这里空气难闻,各种味道味道夹杂在一起,让人几欲呕吐,亏得为了方便游客,这里建了简易的厕所,不过没了电,水也停了,排泄物的味道更是臭不可闻。

    这就是末世造成的最鲜明的例子。

    韩戚玥等人不忍地转开脸。

    凌子拓怕桐桐看到这么残酷的一幕难过,快速将人按在怀中。

    “你们怎么不去安全区?”最终还是凌文开口。

    “哎,我们这么多孩子,出门就是死,还不如在这里等着,起码还能晚死几天。”老头叹口气,眼神往里看了一眼,说道:“也不瞒着你们,我们开始一共三十个人,已经死了八个。”

    老头比了比手指。

    都是邻居,饿死的有,被丧尸咬死的有,处于同村情谊,他们前两天都会趁着中午,丧尸少的时候将同伴的尸体就埋在这山上。

    “要是你们这么下去,最后得全死。”凌文不客气地指出现实。

    “死就死吧,至少大家死在一块。”老头说道。

    眼睛从那几个壮年人身上扫过,凌文又说:“下面应该是你们的村子吧?现在丧尸还是初级的,要是你们中午趁着太阳最烈的时候出门,去村子里找些吃的不会太难。”

    女人孩子也就算了,这几个男人不该这么等死才是。

    几个男人满脸羞愧,在他们还有力气时,总想着丧尸会很快被国家派人来消灭的,还会有政府派人来救援他们,可一天天过去了,丧尸数量越来越多,更不见就救援队,而这时他们已经饿的没力气走动,更别提跟丧尸搏斗。

    跟由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样,想要聚集勇气难,而勇气被集散的却很快,只要他们人中有一个开始颓废,大家总会不约而同的跟着往深渊掉,最后无人爬的起来。

    对于这些个男人,凌文他们没有一点同情,可怜的就是这些孩子跟女人。

    凌子桐虽然被凌子拓整个人拥住,不过却一字不落地将他们的话听入耳中,她站直了,从包里,其实从空间里掏出几盒牛奶跟几包饼干递给那些孩子的母亲,还有那个年纪最大的老人。

    看着孩子狼吞虎咽地吃着,其他人一脸渴求地看着凌子桐,心想着这女娃心好,求求总能让她给点食物的。

    可他们错估了凌子桐的心硬程度,凌子桐坚定地摇头:“你们明明是有手有脚的人,偏偏等着别人施舍,这种人最不值得同情,想要吃?自己去找。”

    这些人已经饿得面黄肌瘦,有的已经有气无力地呻吟着,冯晶晶转开头,墨城也敛下眉目,薛浩更是已经摸着自己的包,想着要不要分些食物给他们。

    凌子桐看着他的动作,冷笑一声:“你听说过血蛭吗?你将血蛭覆在自己皮肤上,让它吸过一次血,它就会趁机钻进你的血液里,洗干净你的血为止。”

    薛浩脸色瞬间苍白,像是包里就有凌子桐说的血蛭一般,针刺一样的缩了回来。

    那些人本来觉得有希望得到吃的,却被这个看起来美丽非常的丫头阻止,他们气愤地瞪向凌子桐。

    却又在接收到凌子拓冷酷的目光时,缩了缩脖子,自认倒霉。

    直到看着那几个孩子跟老人都吃完,凌子桐拉了一下凌子拓的手。

    “走吧。”

    率先握紧凌子桐的手离开,身后的人都跟着。

    他们不是救世主,加上他们目前都得先投靠别人,更不可能有多余的同情心放在这些本就不自救的人身上。

    这么一耽误,再回到之前防空洞时,已经五点左右。

    龚叔赶紧打开煤气,开始下面条。

    这些都是末世前后从凌子拓跟凌子桐从超市扫荡来的挂面,不容易坏而且便于携带。

    下了整整一大锅,面条里只放了油跟盐,还有点白菜叶子。

    面条好了,让凌一跟凌武合力将大锅端下来,放在一边冷着,龚叔又开始炒已经被冯晶晶跟墨城洗好的青菜韭菜。

    素炒小青草,韭菜炒鸡蛋,西红柿跟黄瓜都凉拌,一个甜的一个咸的。

    当韩戚玥看到凌子桐掏出四个鸡蛋时,最大长大,足足能放下两个鸡蛋,在无人注意到的时候悄悄走到凌子拓身后。

    凌子拓何许人?

    他当然听得到身后的脚步声,却只当不知。

    对面的梁爽摇头嘴角直抽。

    韩戚玥自认为很小心了,当他挪到凌子拓身后时,猛然将凌子拓放在地上的包拽走,快速翻起来。

    “为什么没有?”从见到这包开始,韩戚玥就知道这是个神奇的包,就跟神话故事里那聚宝盆似的,里面好东西怎么也掏不完。

    在韩戚玥抢包的时候,凌子桐被吓了一下,凌子拓快速将人搂在怀里,拍着背,安抚:“桐桐没事,是韩戚玥跟你玩呢。”

    放松下来,凌子桐透过凌子拓的肩膀,往韩戚玥看去,看他没掏着什么,顿时气笑了,凌子桐威胁道:“韩叔叔,今晚我本来打算请你们吃牛肉酱的,不过很可惜,没了。”

    说完,还很无奈地耸耸肩。

    “不要!”韩戚玥后悔了,刚才看到包里空空的时候脑中一闪而过的奇怪因为凌子桐的话而消失不见,他赶紧讨饶:“小桐啊,我跟你玩呢?”

    “哼——”昂着下巴,凌子桐表示听不见。

    不管怎么说好话,最后,韩戚玥仍然没吃上牛肉酱。

    凌子桐吃着面条,对大家说道:“你们要怪就怪韩叔叔。”

    “小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好奇了。”韩戚玥就差抱头打滚了。

    刚才被吓了一跳的气早就消了,她习惯性的跟韩戚玥斗嘴,好不容易抓住他的小辫子,哪里这么容易放手,而且,这里始终有薛浩几人在场。

    对其他人,凌子桐已经不介意被他们知晓自己的空间,但钱佳佳这种有阴暗心思的,她不能有哪怕一点放松。

    梁爽默不作声地放下碗筷,从自己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掏出一瓶辣椒酱,递给韩戚玥。

    韩戚玥眼睛噌的一下亮了起来,那光芒,几乎要盖过应急灯。

    韩戚玥凑近应急灯仔细看,读着上面的小字,最后朗声笑道:“哈哈哈,小桐,我这里也有牛肉,还有豆鼓,哈哈哈——”

    噗——

    好几个人差点将口水喷到碗里。

    韩公子至于这么激动吗?

    梁爽纵容地看着那人跟孩子一样的笑容,其实韩戚玥真的好养活,在韩家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其实韩戚玥的要求真的很低,吃饱穿暖就行。

    这么好的人却被韩家那么忽略,自己去军队的那么多年,真不知他是怎么过来的,虽然吃穿不愁,可到底也让人心疼。

    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他不会再让这家伙难过,也不准任何人让他难过。

    尚不知被人划入保护圈的韩少爷韩戚玥很大方地将那瓶辣椒酱给大家分了,就连小花饭盆里都被韩戚玥好心地放了一勺子。

    “韩叔叔,小花不吃辣椒!”凌子桐阻止声慢了一步,通红的辣椒酱已经漂了一层。

    小花可怜兮兮的呜咽一声,用大头使劲将韩戚玥拱走。

    “呵呵呵——”这两货真的好好笑,凌子桐差点笑的摔倒,亏得凌子拓快一步抓着她的胳膊,另一手接住凌子桐手里的碗,否则,她的衣服今晚都得吃饱。

    凌子桐起身,端走自己的碗,走到小花面前,将碗放在小花嘴边,摸着它的大脑袋,当着韩戚玥的面给韩戚玥穿小鞋:“小花,记住这个叔叔,下次抢他的饭吃,知不知道?”

    小花脑袋煞有其事地点了点,用嘴巴将凌子桐放在嘴边的碗往凌子桐方向推了推,意思是,自己吃。

    这么可爱的小花!

    凌子桐一阵感动,贴着小花的耳朵笑道:“我有好吃的,小花你吃。”

    不知听没听懂,小花低下大脑袋,将凌子桐的面条很快舔光。

    一人一豹子有爱互动让大家停下吃饭的动作,笑看着两人。

    韩戚玥更是不好意思地上前,也将自己的碗放在小花嘴边,拍着小花的大脑袋:“吃吧,我的也吃不完。”

    小花傲娇地转头。

    除了主人,它才不要吃别人的剩饭。

    噗嗤——

    这回笑的是凌四。

    紧接着所有人哄然大笑。

    韩戚玥脸通红,没小花嫌弃了。

    他气鼓鼓起身,往梁爽身旁一坐,见梁爽已经收起了笑脸,这才觉得没那么丢脸。

    梁爽起身,从编织袋里又拿出一个干净的碗,将自己的面条拨了一半给韩戚玥,催道:“快吃,冷了就串味了。”

    有空间里的新鲜蔬菜,有很好下饭的辣椒酱,原本觉得无味的面条也美味很多,最后,大家就连面条汤都喝的只剩下最后一碗。

    之所以留下一碗,没别的原因,当然是因为钱佳佳。

    这么一个人人厌弃的恶毒女孩子,就连一向老好人的龚叔都厌恶她,想到她钱佳佳差点伤了小姐,龚叔就不可能给她留出面条,给碗面汤就不错了。

    将一碗清水汤重重放在钱佳佳面前,龚叔哧了一声:“喝吧。”

    “为什么我没有面条?连那个畜生都有?”钱佳佳指的是小花。

    龚叔见过不要脸的,却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龚叔转头,没好气地说:“小花会保护小姐,是我们的家人,你以为你是谁?能给你碗汤就不错了。”

    在钱佳佳说小花是畜生时,凌子桐已经冷了脸,她对龚叔说:“龚叔,她要再嫌弃,将那碗汤泼了,给她去外面接碗冷水。”

    汤起码是热的,还有油花,冷水喝完,不拉死她才怪。

    龚叔高兴地连忙应声:“好的,小姐。”

    从很早之前,钱佳佳就知道凌子桐别的优点没有,但唯有一点,那就是说话算话,她不敢开口,只忍着手腕的疼痛,两只无力地手捧着碗,晃悠悠地送到嘴边,大半碗汤送到嘴边时已经洒出去一大半。

    钱佳佳红着眼,将头埋进碗里,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眼中的疯涨的恨意。

    大家吃完饭已经七点多,外面的雨并没有停的意思,大家听着雨声,纷纷闭上眼。

    被子什么的之前也一起带了上来,都是干净的棉絮,这个时候也没什么男女不同屋的忌讳,凌一带着几个人将防空洞里本就有的,好给大家歇脚的长木桌子端来,拼在一起,算是床,又将棉被扑在桌子上,大家愿意的可以躺在桌子上谁,不愿的躺在地上也行。

    大家休息了大约二十分钟,凌子桐睁开眼,她挠了挠凌子拓的手心,无声用口型说出几个字‘空间里的水’。

    凌子拓点头,按掉应急灯的开关。

    大家不适地动了动,却无人开口。

    本来也是,应急灯本来只是应急之用,不可能一直亮着,万一这雨好几天不停,没了灯光,到时他们做什么都得摸黑。

    “进去吧。”凌子拓在凌子桐手心写下三个字。

    无声点了点小脑袋,凌子桐下一刻消失。

    眼前由黑沉的夜到刺眼的亮,凌子桐不适地闭了闭眼,深吸口清新的空气,还是空间好啊,要是哥哥也能进来就好了。

    等眼睛适应了光亮,凌子桐找来几个医用小瓶子,都是当时在医院收集到的,已经消过毒,装满后放在方便袋里,一起带出空间。

    感觉到温暖的身躯再次落入自己怀中,凌子拓这才又开了灯,凌子桐将手中的方便袋打开,对已经睁开的人说道:“这里有几瓶药水,额,我跟哥哥都喝过了,喝完后肚子会很疼,你们随意。”

    凌子桐当然希望大家都喝,这对他们身体很好,但她又不能确切说出这水的作用,所以,她只能说随意。

    凌文他们从不怀疑少爷跟小姐,所有人几乎是同时起身,一人一瓶,根本不问,张嘴就喝,就连韩戚玥都起身,那个两瓶,另一瓶当然是给梁爽。

    等凌家所有人以及韩戚玥都拿了小瓶子后,凌子桐手里还剩下两瓶。

    她在等,希望那两人别往她失望。

    果然,冯晶晶跟墨城起身,往自己走来。

    凌子桐绽开绝美倾城的笑脸,她就知道自己的直觉不错,见过两年的各种表情,她知道那种是真诚,那种是虚伪。

    薛浩跟万青有些后悔,却又有些庆幸。

    他们跟凌子桐毕竟相处才一两天,根本不可能完全相信凌子桐,而且凌子桐说过,这东西喝完会肚子疼,就连刚上学的孩子都知道不能随便吃药,看着那古怪的药瓶,他们也不敢喝下去。

    “冯姐,墨城,你们的先别喝。”

    毕竟是女孩子,喝完得洗澡,这乌漆墨黑的,女孩子洗澡不方便。

    “好的,小桐。”

    “谢谢,凌同学。”

    “叫我小桐就行。”凌子桐笑着对墨城说。

    墨城从善如流地改口:“小桐。”

    这边说话的时候,那边喝完空间河水的男人已经眉头皱着,明显是开始疼起来了。

    都是大男人,除了韩戚玥跟苏景然几人外,其他的可不都是经过无数摸爬滚打的?痛是痛,不过还能忍着,只是额头的汗,以及快速石头的衣服充分说明了他们的疼痛。

    没有水的薛浩跟万青咽着口水,这次是庆幸占了上风。

    一轮轮的重组,绞痛由轻到重,再由重到轻,最后,大家虚脱地靠着墙壁,大口大口喘气,那感觉就像死而复生了一样。

    别看韩戚玥平时跳脱,可喝完药水,硬是一声没吭,这让凌子桐彻底刮目相看,冲着韩戚玥竖起一根大拇指,韩戚玥苍白着脸,得意地挑眉。

    渐渐地,臭味弥漫开来,凌子桐早已经有了先见之明,她先一步找出几个口罩,给凌子拓跟自己,还有冯晶晶何墨城。

    带上口罩后,凌子桐坏坏的笑容被遮住,她隔着口罩闷声说:“大家快点出去淋个雨吧。”

    这就是为什么选择今晚给大家喝空间河水的原因,满身的臭味需要洗澡,趁着下雨洗澡,多省水!

    各自都闻着各自身上的臭味了,大家掉头往外面冲。

    等其他人去搓澡时,凌子桐问虽然没喝,但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的冯晶晶跟墨城:“你们要是怕疼的话也可以不喝。”

    “小桐说什么呢?”冯晶晶先开口:“现在这个世道了,哪里还有男女之分,要是怕疼,我们早就死了。”

    墨城沉默的附和。

    “那就好,喝完你们不会后悔的。”凌子桐神秘地说着。

    躺在地上的钱佳佳耳朵动了动,无人发现。

    外面洗澡的人明显觉得身体有哪里不一样了,不仅神清目明,就连身体都轻盈很多,大家眼中难掩惊喜。

    韩戚玥被梁爽独自拉到一个角落里,梁爽背对着众人,将韩戚玥跟众人的目光隔离。

    大家对梁爽的占有欲心知肚明,除了临死跟龚小七摸不着头脑外,其他人很自觉地离那两人远点。

    不过韩戚玥不赞同的反驳还是落入他们的耳中:“我说梁爽,都是男人,大家一起洗有什么不好?”

    “别人行,你不行。”梁爽的声音满是坚决。

    “哎,我怎么就不行了?梁爽,你不会看我瘦一点,稍微矮一点,所以歧视我吧?我可告诉你,我是男人,男人!他们有的我都有,大不了比一比,我可不比他们差哪里。”

    韩戚玥就差跟凌一他们比大小了。

    黑暗中,梁爽准确,清晰地,探照灯似的扫过韩戚玥全身上下,最后模棱两可地说:“以后有机会一定跟你比。”

    至于谁跟你比,那就是我说了算。

    对于药水的作用,大家心照不宣。

    这也是他们对少爷跟小姐的保护。

    再收拾好,大家重新躺下时已经过了夜里十点。

    大家也都累了,很快入睡。

    凌子拓坐在这里唯一一张凳子上,将凌子桐抱在怀中,又找来薄被给她盖上,拍着她背,哄着凌子桐入睡。

    半夜,所有人都睡得熟,远处隐约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即便合着噼噼啪啪的雨声,他们也辨别的很清晰。

    声音虽不大,可对于喝过药水的众人来说已经是不可忽略的存在,大家意识在第一时间清醒,却无人有动静,就连窝在凌子拓怀中的凌子桐都睁开眼,伸出食指,点着凌子拓的胸口。

    凌子拓将自家妹妹的手攥住,不让她乱动。

    那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近,直到停在众人不远处。

    大家过去的视力跟现在不可同日而语,虽然不能将所有人的面目看得清晰,可他们也能数清楚眼前有几个人。

    那几个人站定,大概想看看众人是不是真睡熟了,等了几分钟,这才确定所有人都睡着了,他们小心摸索着,先找到放在墙边的编织袋,摸了半天,并没找到任何东西,才又开始往大家集中的地方小心前进。

    他们记得这群人每人身上都背着包的,想必包里一定有吃的东西。

    最靠里的西面躺着薛浩跟万青,东面则是凌一,凌七。

    来人一共五个,其中两个摸向薛浩,另外三人摸向被凌一枕在头下的大黑包。

    西面两人手脚明显快一些,他们已经摸到薛浩包里的两块干饼,还有一个干玉米棒子,将东西快速收进胸前。

    东面三人不敢直接将凌一的包拿下来,只能小心,一点点地靠近,想直接将手伸进去。

    就在枯瘦的手即将碰到包时,凌一突地睁开眼,旋身坐起,同时一脚踹出去。

    与此同时,凌子拓已经按下应急灯的开关。

    这不大的空间顿时一片敞亮。

    那人被踹开,倒在后面两人身上,三人齐齐往后跌去。

    亮光让他们无所遁形。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也吵醒了薛浩几人,当看到自己面前的两个男人,以及他们鼓鼓的胸口时,薛浩清秀的脸也升腾出怒火来,他顾不得这些人脏臭,直接伸手,从他们胸口掏出干饼跟玉米棒。

    “你们,你们这群小偷!”

    即便心里想过很多句骂人的话,可常年的德智体美劳教育让他骂不出口。

    五人哪里想得到这么大的雨声做掩护,这群人竟然听得见,他们,他们简直不是人!

    五人怕的要命,可已经饿的疯狂了,即便以前生活呢不富裕,可也从没感受过这种几乎让人生不如死的饥饿,他们甚至都能感觉到已经饿的扭曲的胃部正吞噬着自己的内脏。

    即便被发现,被杀,他们也要吃。

    哆哆嗦嗦站直,他们甚至能闻到这些人包里的食物香味,顾不得对方人多,红着眼就朝最近的凌一扑过去。

    凌一嘲讽地站起身,等着这几人靠近。

    等他们离的近了,抬脚就踹,一脚一个。

    根本就没有收缓力道,五人被踹出去老远,重重摔在地上。

    “山下就有食物,你们怕死不去找,这会儿怎么不怕死了?”凌一不是多话的人,这回难得说不停了,他冷下语气问:“是不是觉得丧尸能吃人,但人不吃人?”

    揪起地上一人,拖着往外走,一边说:“今天我就告诉你们,人吃人这事到处都有,不过我们觉得恶心而已,我们虽然不吃你,可你也别想好过。”

    凌七跟着拖着另一人。

    接着凌三。

    再来凌武,一手一个。

    将五个人扔进外面的雨地,凌一几人当然使了巧力,这五人被扔到斜坡边,他们的身体顺着斜坡往下滚,黑暗中,凌一的声音传出去很远:“外面由丧尸,会不会被丧尸吃了就看你们造化。”

    很早之前他们就遵从凌子拓的指示,除非威胁到生命,否则他们不能杀人。

    外面斜坡他们来之前已经看了,基本都是泥土,偶尔几个小石头,死不了人,运气大的话,他们还可能被数卡住。

    耳朵能听到这些人滚下去的声音,凌一才打算转身。

    就在这时,山下突然传来阵阵汽车喇叭声。

    大家纷纷聚起精神,凌武看了眼外面,回头说:“少爷,下面有人。”

    这小山不高,防空洞又在半山坡,汽车喇叭声能很清晰地传上来。

    “进来。”

    “是。”

    他们没拒绝也没同意,端看底下那些人的想法了。

    十多分钟后,滂泼大雨中,有一群人快步往这边走。

    简略数了数,对方跟他们人数也差不多,走在最前面一人长相俊逸,身上一股久居上位的霸气,这人一身黑衣,头发稍长,额前稍长的发丝因为雨水的冲刷紧贴着额头,这让此人的霸道凛然之气被稍稍覆盖了些。

    紧跟在男人身旁的是同样两个黑衣男人,他们小心观察四周,一边不忘了护住中间的男人。

    在这种人中间还走着一个看起来干练的女人,女人同样利落的短发,长相清丽,不过女人手中的枪却足以说明她并不好惹。

    “请问我们能不能进去躲雨?”站在左边的一个中年男人礼貌地问。

    众人目光看向凌子拓。

    凌子拓点头。

    凌文笑道:“都是过路的人,请进。”

    那群人暗暗点头,其实在凌文打量他们时,他们也暗暗注意到了凌文一群人,事实上,某些人对他们同道中人都有一种直觉。

    双方都意识到对方的不好惹。

    这十来人朝里面凌文等人稍微点头后才跨进防空洞内,刚站定,脚下立马多出一滩水来。

    凌子桐坐在凌子拓怀里,好奇地看着进洞的人,当她看到最前面站着的男人时,失口叫道:“四六分?”

    ------题外话------

    大家还记得当年的四六分吗?噗——

    感谢浅言芷语的9朵花花,感谢小小精灵20731,感谢夢隕丶淚傾城的钻石,感谢槿颜183的花花,爱你们!

    感谢支持正版的可爱美人们!飞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