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七十章 凌哥的童养媳

第七十章 凌哥的童养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凌子桐手心发麻,她是用了足够的力道,鞭子被凌子拓抽走之后,她对地上的女人冷声吐出一个字:“滚。”

    多看这女人一眼,凌子桐就恨不得多抽她一鞭。

    凌子桐下狠劲地抽了女人十多鞭,女人单薄的衣服已经被抽出一道道痕迹,身上鞭痕渗出鲜红,女人狼狈不堪,她想过自己无数个下场,却从没有被抽死这个结局,每一鞭都像一个钝刀身上划过,疼痛从皮肤到神经,在这之前她觉得死也就那么回事,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过后她觉得自己早已经对生死麻木了,可被抽了这十多鞭之后她害怕了。

    原来她是怕死的,直到凌子桐那个‘滚’字过后,她突然得到了特赦令一样,连滚带爬地往外跑去。

    吕程的事加上这个村子的悲剧,一种无言的沉默萦绕在整个院子。

    之后整个下午都没人再出门。

    晚饭也极为简单,大家根本没什么胃口,还是凌子拓强硬命令,龚叔才给大家下了面条,一人一碗,众人默默吃完。

    这是第一次如此安静快速的晚饭时间,十多分钟后,所有人都吃完自己碗里的面条,冯晶晶无声地刷好碗筷,其他人各自坐在正屋的一角,有的擦枪,有的磨刀,有的低头不知想什么,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无声等着即将到来的让人煎熬的一幕。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凌子桐抱着凌子拓的手腕看,离吕程受伤已经过了十个小时,也就是说泉水是否有用马上就能知道。

    心中几乎在祈求,希望空间内的河水有用,凌子桐不愿看到这个队伍少一个人。

    悲欢离合这事放在别人身上只是个故事,一旦落在自己身上,就是不能承受之轻,即便跟吕程平时交流不多,可吕程胖胖的笑脸还是印刻在所有人的脑中。

    正盯着哥哥手腕上的表,内屋一直跟吕程呆在一起的凌武走出来,他对凌子拓哑声说:“少爷,吕程有事要跟你说。”

    凌子拓拍着凌子桐的脑袋,而后自己去了内屋。

    不知吕程跟凌子拓说了什么,事实上,凌子拓只在内室呆了没有十分钟就出来了,他站在门口,吩咐凌一:“将吕程绑起来。”

    “什么?”凌武不可置信地起身。

    凌子拓冷眼扫向凌武,声音威严不可侵犯:“或者你有其他办法?”

    一句话堵的凌武无话可说,是啊,至今为止他们所见的,凡是被丧尸伤了之后,还没有侥幸逃过的,与其等吕程变为丧尸之后再处理,倒不如现在就将人捆绑住。

    “是。”凌一起身。

    已经晚上十点,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丧尸毒发作的时间,凌子拓牵着凌子桐起身,对众人说:“要是想的话就去见吕程最后一面吧。”

    不是凌子拓狠心,而是他心里明白,这空间河水只是个让众人心有寄托的借口而已,这空间水不可能是万能的,否则世界早就和平了。

    有几个人跟着凌子拓后面,也有人不想面对即将到来的事实,凌武,苏景然跟冷烨始终坐着不动,但紧握的拳头却出卖了他们的心情。

    内室,凌子拓站在离吕程不远处,他错身站在凌子桐身前,身体保持警惕,看似随意,实则时刻没有离开过吕程。

    凌文跟凌一始终站在凌子拓两旁,他们眼神也难得有些纠结,但手中的武器却没有丝毫松懈。

    叮——

    不管众人如何不愿,十二个小时还是如约到来。

    屋内的人紧紧盯着吕程,那张苍白的脸以可见的速度逐渐泛着黑青,本来含笑的小眼睛逐渐呆滞,眼球突出,吼间呼哧呼哧的想。

    但眼球呆滞不过瞬间又突然转动起来,吕程泛青的脸逐渐狰狞,尖牙咯吱咯吱的响,绑着吕程的绳子被蹦的很紧,眼看着下一刻就能断裂。

    “不好,直接变成了二级丧尸!”凌文叫道。

    凌子拓早已有准备,他捷豹一般敏捷地跃步上前,手上的长刀划过吕程的脖颈,黑青恶臭的血喷涌而出,凌子拓对凌子桐喊道:“桐桐,铁链。”

    跟自家哥哥已经很长时间,对哥哥的很多动作已经有了默契,在凌子拓没有削掉吕程的脑袋,而是只割破他的喉咙时凌子桐已经知道哥哥的意思,她也在同一时间从空间内划拉出拇指粗的一根铁链出来。

    “哥哥,接着。”凌子桐将铁链扔给凌子拓。

    接过铁链,凌子拓跟凌一及凌文三人合力,将吕程绑在床上。

    随着吕程挣扎的越厉害,他喉咙处的血流的越汹涌,整个床铺很快被浸透,这种腥臭第一次让人除了厌恶外还多了一种名为心疼的感情。

    没别的原因,只因为这回变成丧尸的是他们的朋友。

    二级丧尸固然厉害,但血流尽的丧尸最终结果还是个死。

    直到床上的丧尸抽搐了几下,完全没了动静,众人才松了口气。

    凌子拓看着已经没了力气的丧尸,淡声说:“我没有按你的意思做,希望你别怪我。”

    之前凌子拓单独跟吕程在房间时,吕程请求凌子拓在他变成丧尸的第一时间亲手砍掉他的头,凌子拓当时很理智的答应,但真到动手时,他无法不手下留情,这才只割破吕程的喉管,让丧尸血流尽,这样也能给吕程留一个尊严。

    “哥,吕大哥不会怪你的。”凌子桐快步走过去,抱着凌子拓的胳膊,安慰道。

    “乖。”揉捏着凌子桐的手。

    凌子拓带着妹妹往外走,对留在房内的凌文跟凌一说:“将人——埋了吧。”

    “是。”

    这一夜无人睡,众人合力将吕程埋在村子外头的一处小土坡上。

    朝霞自东方逐渐扩散,刺目的金光逐渐被艳丽的霞光引出天际,众人最后看一眼突破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凌武最后一个离开,离开前凌武什么话也没说。

    出村子的路上,凌子桐问凌子拓:“哥哥,为什么吕大哥会直接变成二级丧尸?”

    前世没有这一出,前世所有二级丧尸都没有例外的从一级进化的。

    “应该是桐桐空间里的河水原因。”凌子拓回答。

    听到自家哥哥的语气,凌子桐转头:“哥哥是不是早就知道?”

    “猜到了。”凌子拓点头。

    凌子拓向来如此,他通常会走一步看三步,吕程喝下空间水,这空间水有洗筋伐髓的作用,一定会对他变成丧尸提供有利的条件。

    凌子拓不可能让吕程伤害到其他人,这才阻止了另外要跟进去的凌家人。

    出村子的时候,凌一的车仍旧在最前面,凌子拓的紧跟其后,车子在即将出村庄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是关于这整个村子剩下的最后一人,也是那个昨天被凌子桐抽的女人。

    在凌一的车子即将拐弯,打算走大路时,路旁窜上来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跑的近了才发现是昨天那个女人,女人闭着眼睛就往凌一车头撞去。

    “他妈的!”凌一车头一拐,车子闯进路边的田地。

    他不是不想刹车,不过后面是凌子拓的车,再说,即便是刹车了,这女人要是一心往他车上撞,凌一还真是没时间阻止。

    车子歪歪扭扭的背卡在小路跟田地之间的小沟里,凌三沉下来,开了车门,一脚跨上小路,见女人满脸失望,一向以温和著称的凌三怒了,抬脚将人踹到另一边的小沟里,骂道:“要死滚一边死去,我们还真不怕你死,只是怕你弄脏了车,尼玛,你该庆幸我不杀女人,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后面车里的凌子桐跟凌子拓也下车,凌子桐看着沟里爬不起来的女人,疑惑地问:“昨天你不是挺怕死的吗?今天怎么又不怕死了?”

    女人只呜呜的哭,她哪里敢说自己夜夜做恶梦,现在已经是生不如死了。

    以前还有丈夫跟儿子,即便两人已经成了丧尸,起码还有些心理安慰,现在连丈夫跟孩子都死了,这个村子已经成了死村,她睁眼闭眼都是村名跟她讨命的模样,她想死,自己却不敢动手。

    见女人耸动的肩膀,凌子桐瞬间明白她的想法,凌子桐嗤笑一声:“杀别人的时候你不是挺敢的吗?”

    女人身体索瑟成一团,显然又想起同村的人了。

    对这种极残忍却又极懦弱的人,凌子桐表示已经无话可说,因为对这样的人说什么都是多余。

    前面几辆车子合力,总算将凌一的车子拖出来,看着车身一大片的污泥,凌一眼中冒火,他掏出枪,对准女人的头,眼看着就要一枪爆了女人的头,谁知,凌三快一步挡住了他的枪,凌三冷笑:“给她一枪岂不是便宜了她,这正合她的意。”

    凌三坏起来可是阴狠的厉害,他走到小沟上方,对那女人说道:“要想死就快点,你儿子跟你丈夫可不会在奈何桥上等你,说不定现在已经喝下孟婆汤了。”

    女人呜呜哭声越来越大,她无疑已经相信了凌三的话。

    凌三这招杀人不见血用的极为熟练,这次的效果也不例外,这女人起身,踉跄的跑远。

    他们可不在意这女人的死活,几人上了车,继续赶路。

    等走下不远,凌子桐从后视镜中看到女人纵身一跃,跳进了村头一口井里。

    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不知为何,凌子桐脑中闪出这么一句话来。

    以后的路是他们一直没想过的平静,车子拐出这个村子,再走半个小时,上了高速。

    之前地震跟雨水的原因,这会儿路上的车子不多,偶尔出现的丧尸也只被车子直接撞翻,他们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快。

    此时的凌子桐还不知道,就在他们离开防空洞的三天以后,一个小车队在经过防空洞时听到里面微弱的呼救声,一行人本着救下同类的心情从防空洞内挖出两人。

    男人,或者说男孩子已经死去多时,女孩子双手双腿的腕骨全部错位,女孩子指着男孩的尸体对众人说,那是她的男朋友,因为救她而被倒下来的防空洞砸死。

    对这对苦命鸳鸯,大家纷纷表示同情。

    花开并蹄,各表一枝。

    凌子桐坐在车内,看着道路两旁被一轮轮扔下的小树,突然打了个冷战。

    “桐桐冷了?关上窗户。”凌子拓注意到凌子桐的异样,皱眉问。

    凌子桐摇头,却听话地关上车窗。

    “刚才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一瞬间的心慌。”凌子桐看着哥哥坚持地看着自己,等自己的回答,凌子桐只好实话实说。

    松开握住方向盘的一只手,凌子拓抓住自家妹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一下,笑道:“有哥哥在。”

    将头歪靠在凌子拓肩膀上,看着外面狼藉的世界,凌子桐低低嗯了一声。

    车子是第二天中午进了S市的。

    S市为全国一线城市,不管面积或是人口,乃至经济水平都是首屈一指的,但这不是凌子拓跟凌子桐来这里的原因。

    之所以来S市,最关键的是这里离他目标地最近。

    在离S市还有几十里的地方凌子拓突然带头将车子停在一处无人的休息站,在众人疑惑目光下,凌子拓让凌子桐再次将卡车弄出空间。

    “少爷,这是为什么?”凌四向来问问题不过脑子,虽然这回他问的其实是大家都想知道的。

    “你们以为S市基地领导凭什么让我们进去?”凌子拓反问。

    凌四理所当然地回答:“那还有什么原因?为人名服务啊!”

    凌子拓没说话,凌文却嗤笑一声,“那是之前,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人类虽然有十之六七都变成了丧尸,可还有十之三四是幸存者,你算过没有,这十之三四到底是多少人?目前我们国家建立的大型安全区又有几个?将这么多人全部塞进几个大基地,你觉得这基地能盛得下?”

    凌文的话让大家陷入思考中。

    还没到达S市时,他们只顾着赶路,杀丧尸,收集物资,他们以为过来基地会无条件的收下他们,可他们忘了现在国家经济已经全面瘫痪,末世前尚且需要人民交税来供养这个庞大机器,更别提现在这个谁也顾不了谁的时代。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进去非得交钱,不,交物资?”凌四觉得现在提钱太不符合,立马改口。

    “没错。”

    凌文不愧是凌子拓的左右手,他想的跟凌子拓相差不多。

    “哈哈哈,幸亏小姐——”凌四刚要脱口而出凌子桐的空间异能,却被凌子拓冷冷扫过去一眼,凌四条件反射似的噤声。

    但凌四的庆幸也是大家的庆幸,要是没小姐这空间,他们得交出多少东西?

    想想都觉得不甘心。

    “好了,中午就在这个休息站吃午饭,午饭过后进市区。”凌子拓最后一锤定音。

    休息站空地上倒是没有丧尸,应该是被高速路上的车子都吸引了过去。不过等几人往休息站的小超市走去时,休息站玻璃门被有规律的拍响。

    从外面看,玻璃门围了一圈,里面少说也有四五十个。

    这里离S市最近,休息站也建的比其他地方的大,就连里面的超市也不是一般地方的小超市,而是中型超市,在超市正对面则是一排小饭店。

    超市的玻璃门是从内往外拉的,应该就是这个原因,里面的丧尸才出不来。

    看样子里面还没有人到过。

    凌子拓站在中央,扫视全场,最后指着超市说:“直接去超市。”

    “是。”

    因为这一天了,大家都一直在赶路,还真没时间杀丧尸,对于急切想激发异能的众人,大家情绪空前的高涨,就连一向不喜形于色的凌一都不由勾了勾唇。

    而已经有了异能的凌武跟凌四则自觉跟在后面,让着其他人先动手。

    凌子拓带着凌子桐,梁爽跟韩戚玥走在最后,他们不打算上去插一脚,只看着凌一跟凌文领着二组三组的人动作。

    凌文跟凌一快速对视一眼,而后两人领着自己组的人分成两队,分别停靠在玻璃门左右。

    之后,凌一跟凌文一起伸手,推开玻璃门,里面的丧尸得了自由,吼着往外面涌来,其他人早已经拿好武器,等着丧尸送上门。

    接下来的场面正映衬了那句经典的话,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凌家这些人就不比说了,一路走来,本就训练有素的身手更是干净利落,一刀一个,丧尸头颅皮球似的到处滚,就连苏景然,冷烨,及冯晶晶和墨城两个女子都充满斗志,身体素质通过空间水跟这么长时间的跟丧尸对战已经跟过去不可容日耳语了。

    敞开的玻璃门对丧尸来说就是一道通往死路的地狱之门,但初级丧尸却不知道,他们只会奔着美妙香甜的味道而去。

    两队站成两排,看队形也有趣。

    他们是一个强些一个弱些穿插着站,就像凌文后面是墨城,墨城后面是凌二,凌二后面又是苏景然。

    最前方,丧尸涌出来的速度越来越快,数量也越来越多,凌文双手握住刀柄,削,砍,劈,下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身上早已经沾满了丧尸血,但即便再快,也总不免有漏网之鱼从手下逃过,墨城手上的砍刀是后来凌子桐给她的,到底也没有这几个大男人用的熟悉,等她砍死前一个丧尸时,后一个已经窜到眼前,墨城看着近在眼前的黑指甲,绝望地闭上眼。

    嗤。

    凌文长刀刺进丧尸的脖子,他将墨城往回推,沉声道:“别光顾着眼前的丧尸,在你动手之时还需要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否则丧尸随时都能要了你的命。”

    凌文说的严肃,墨城却感激地点头:“谢谢。”

    差异地看了一眼这女孩子,凌文收回视线。

    但,变故往往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凌文诧异的一撇让他露出自己脖子上的弱点,一个终于挤出门的丧尸直接扑向凌文,嘴巴大张,涎水滴滴落在自己胸前,尖牙直奔凌文脖子见的血管,呆滞的眼中是对新鲜血液的欢喜。

    凌文苦笑,刚才还想着照顾别人,转眼自己就得成为丧尸的口中餐,虽然心中绝望,不过凡是跟随凌子拓的,没有一个是喜欢随意放弃的人。

    丧尸靠的太近,再挥刀已经来不及,无奈,凌文一手掐住丧尸的喉咙,头偏向一边,躲过丧尸的第一次攻击,但光凭蛮力,凌文即便是喝空间水也不是丧尸的对手,丧尸头无法动弹,但双手还是自由的,已经离美味的人肉如此近,丧尸兴奋的呼哧呼哧喘气,双手就近抓向凌文的胸口。

    凌子桐低呼,抓住凌子拓的衣袖:“哥哥,文哥危险。”

    没像凌子桐一样着急,凌子拓反倒不紧不慢地抓住自家妹妹的手,对她说:“桐桐继续看,凌文可不会这么容易被一个初级丧尸困阻。”

    对哥哥的话向来深信不疑,凌子桐放松身体,再看向跟丧尸激战中的凌文。

    此刻的凌文不得不松开丧尸的脖颈,同时身体后退,丧尸双手扑了个空,却也不再纠结凌文,又转身攻击离的最近的墨城。

    凌文叹口气,就知道会这样。

    他跃步上前,这回绕到丧尸背后,砍过去的同时对墨城喊了一句:“躲开。”

    凌文不担心自己太过用力可能会连带着伤了墨城,但砍下去后丧失血会不可避免地喷墨城一脸,不管喷到他眼睛还是嘴里,都是致命的。

    凌武的错误他不想犯。

    墨城闻言,直接信任凌文,身体后退。

    这是头一回自己被丧尸如此逼迫,凌文心头憋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怒火,加上刚才差点丧身在丧尸口中,一系列的冲动让他不由大喝一声。

    让人惊讶的一幕发生,随着砍刀挥出去的还有一串水珠。

    丧尸头被砍掉,水珠也随即消失。

    “呵呵,文哥水系异能。”凌子桐第一时间笑出声。

    凌文抽了抽嘴,看着自己的掌心,集中精神力,果然又冒出一小股水流,他再次无语凝噎。

    “凌武,代替凌文。”凌子拓这时候吩咐早已脸色苍白的凌武。

    “嗯。”凌武上前,拍了拍凌文的肩膀,让凌文退开。

    凌文凌武亲兄弟,他们在进凌家之前是孤儿院长大的,兄弟感情自然非比寻常,刚才凌文那么危险,他差一点就冲出去,不过凌子拓的一句话打消了他的冲动,他这才勉强稳住身体。

    凌文气喘吁吁来到凌子拓跟凌子桐面前,他看着掌心还没干透的湿意,有些失望地问:“小姐,你说我这是水系异能?”

    “没错。”凌子桐大眼亮晶晶地看着凌文。

    之所以这么高兴,完全是因为她想起上辈子自己的异能了。

    虽说上一世苦难居多,但不可否认,她无意当中激发的异能却帮她度过了多次劫难,这水系异能对凌子桐来说就像是很久不见的老朋友,老战友,她怎能不高兴?

    看着桐桐不同寻常的兴奋,凌子拓若有所思,不过他的思绪很快被凌文的话打断。

    凌文垂头看着自己的掌心,集中精神默念,果然,再次冒出一小股水流,看着地上湿了一小片,凌文满头黑线:“小姐,你确定这水能杀人?”

    “额——”凌子桐没开口,目前来看,凌文这点小水珠的确不能杀人。

    这又让凌子桐想起一件事来,水系异能起初并没有引起众人的在意,很多水系异能甚至会被其他异能者嘲笑欺辱,没别的原因,其他异能都能杀丧尸,未有水系异能是最绵软的,只能产水,这也是自己死后不少基地将水系异能者集中起来的原因,因为他们需要水系的人生产可用的水。

    水系异能者跟空间异能者算是所有异能当中最悲惨的,水系异能者不分昼夜的为大家生产水,他们精神力快速被耗尽,虽说海绵里的水挤挤还是有的,但即便是海绵里的水也总有一天会被挤干净的,就凌子桐所见,后来不少水系异能竟然是异能生生耗尽而死。

    至于空间异能者的可悲之处,此时不提也罢。

    但这些话凌子桐是不可能告诉凌文的,她凑近凌文的耳边,小声问凌文:“文哥,真觉得水系没用?”

    凌文苦中作乐:“有用,起码大家没水用的时候可以找我。”

    显然,凌文已经在最短时间内想到自己的作用了。

    而深知凌子桐性子的凌子拓却将凌子桐一把拉进怀中,捏着她的手,笑道:“桐桐有什么话还是一次说完吧,否则凌文该哭了。”

    凌子拓的揶揄却让凌文惊喜地睁大眼。

    没错,凌文已经抓住了凌子拓话中的意思,他松了口气,问:“小姐,你要是告诉我,我送本书给小姐,怎么样?”

    “什么书?”

    看看凌子拓,凌文故作神秘地摇头:“这个问题我们私下说。”

    凌文的动作明显告诉凌子桐,这话题跟她哥哥有关的,凡是跟哥哥有关的,凌子桐没有拒绝的道理,她连连点头:“好,成交。”

    凌子拓警告地扫过凌文,凌文缩了缩脖子,就当没看见。

    凌子桐再次被凌子拓拽了回去,紧紧按在怀中,凌子拓用力将妹妹的头发揉成鸟巢状,这才说:“桐桐,凌文可不是什么良善人,他的书你确定你要看?”

    凌文嘴角再抽,论道行,他可不及少爷的十分之一!

    “当然要。”有关哥哥的,她怎么着也得看一看。

    在将凌子桐的脸压向自己胸口的时候,凌子拓跟凌文眼中已经在空中交汇几个回合,若不是凌文已经习惯了凌子拓的压力,他非得落荒而逃。

    最终他保证似的点点头,确定不会带坏凌子桐,凌子拓这才收回视线。

    得了自由,凌子桐解释道:“文哥,你觉得水的形态有几种?”

    “固体,液体——”凌文自然知道,但说了两个词之后他突然顿住,不可思议地问:“小姐的意思是?”

    “冰锤其实也是水的一种。”

    凌子桐的意思是,凌文可以将水幻化出别的形态,固体的水谁又说不能杀人呢?

    “我明白了。”凌文感激地朝凌子桐笑道。

    这边谈话告一段落,那边丧尸已经被杀光,凌一领着众人过来,对上凌文,对他有了异能只有高兴,没有任何嫉妒。

    兄弟之间也不说见外的话。

    “少爷,杀光了。”

    “恩,去里面收东西。”

    临走之前,凌子拓对凌七说:“凌七留下看卡车,还有你。”

    那个‘你’指的是尽量缩小身量的万青。

    凌子拓对这个虽然有两分心性,但见着丧尸几乎都能吓尿裤子的小子完全没好感,他让凌七呆在这边只是个引子,主要是想留住万青。

    凌七跳上卡车,万青低头,双手死死交握,也没有反驳。

    其他人跟着凌子拓往超市走,小花也屁颠颠跟上。

    超市东西不少,不过大家谁也没动,都看着凌子桐。

    下午去S市基地,外面卡车里的东西足够了,这些吃的可不能分给别人,倒不如直接被小姐收进空间。

    凌子桐往货架走去,小花伸着舌头,口水断断续续地滴下,它貌似看到了这里还有真空的鸡腿鸡爪跟火腿肠。

    小花的伙食水平也随着末世到来直线下降,由原本的新鲜肉类变成了这种流水线上加工出来,还不知被添加多少化学作料的东西。

    即便如此,这些化学作料浸泡出来的肉对一天没吃肉的小花来说也是个极大的诱惑。

    凌子桐也有些心疼地摸着小花的脑袋,先给小花扔几个袋装鸡腿,这才在众目期盼下,将手伸到货架上,货架瞬间消失。

    真神奇!

    这是大家一致心声。

    一分钟不到,所有货架全部被收进空间。

    而别人不知道的事,收入空间的货架已经自动归到食物那一块。

    看着空旷很多的房子,凌子桐手一指,房间很快多出几样做饭的用具跟大米,还有菜。

    除了平时常吃的几样蔬菜,这回跟着被凌子桐用精神力弄出来的还有一只鸡,一大块羊肉,没错是杀好的鸡跟羊。

    这鸡跟羊是昨天在那个村子里捉到的,凌子桐尝试过,但她的空间除了鱼,其他的活物好像都不能进去,不是精神力不够,而是凌子桐总觉得送鸡跟羊进去时会被空间强行阻隔在外。

    空间似乎排斥活鸡活羊。

    所以只能杀好了才送进去。

    “我的鸡!”韩戚玥深情地呼唤菜盆里好像刚杀过一样的鸡肉。

    “韩叔叔,咱可是说好了,我帮你收着鸡,你得给我一只。”凌子桐指着其中一只比较大一点的说道。

    抓着头发,韩戚玥忍痛道:“我说话算话。”

    谁让他没锅没盆,还不会做饭。

    看着那只稍微肥一点的鸡被凌子桐拎起来,韩戚玥喉头动了动,眼睛跟黏在那只鸡身上似的,他可惜地摸着胃部,小声说:“不是我不喂你,实在是对手太厉害,只能委屈你喝点鸡汤了。”

    凌子桐提着鸡走向龚叔,笑道:“龚叔,咱今天吃叫花鸡怎么样?”

    “可是小姐,做叫花鸡好缺点东西。”

    “我这里有。”凌子桐说完,手上再多出一把荷叶。

    看着荷叶上还滴着水呢,一看就是新鲜的。

    这是凌子拓跟凌子桐挖藕那天摘的,被仍在养鱼的大缸里,本来觉得绿色荷叶比较好看,今天倒是有了用处。

    韩戚玥眼睛一亮,也提着自己那只瘦小的鸡骷髅,凑上前:“龚叔,我这还有。”

    “小桐啊,我们都是一家人,可不能吃独食,这两只鸡大家分着吃,怎么样?”韩戚玥一副有福大家享的态度。

    凌子桐看了眼地上偌大一块羊肉,说道:“韩叔叔,你真大方。”

    有羊肉,有猪肉,这点小鸡肉其他人根本不放在眼里好不好?

    “那当然。”韩戚玥暗暗高兴。

    凌子桐将荷叶跟鸡都交给龚叔,韩戚玥也伸手将自己手中的小鸡仔送到龚叔面前。

    看着因为那点小得逞就喜成这样的韩戚玥,凌子桐心里莫名飘出俩字:诱受啊!

    额,三个字。

    这样的人不逗都对不起自己,凌子桐水润的大眼眨的频率明显加快,凌子拓知道自家宝贝又动小心思了,他同情地瞥了一眼韩戚玥。

    “梁叔叔,你敢韩叔叔青梅竹马,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吃鸡肉啊?”凌子桐充分发挥一个天真女孩子的本性。

    噗——

    “什么青梅竹马?小桐,你跟子拓那才叫青梅竹马好不好?”韩戚玥抗议。

    凌子桐从善如流地改口:“恩,不是青梅竹马,是竹马竹马。”

    “还有,我跟哥哥才不叫青梅竹马。”凌子桐伸出食指,在韩戚玥眼前摇了摇。

    “那叫什么?”韩戚玥顺着问。

    “呵呵——”凌子桐自顾自先乐起来,然后才说:“难道你没发现?其实我就是哥哥的童养媳?”

    噗嗤——

    凌子拓喝了一口水,一口噗向对面的韩戚玥。

    离韩戚玥不远的梁爽快一步略过,搂着韩戚玥的腰,将人带离水雾喷射范围内。

    “哈哈哈——”这是后知后觉的韩戚玥。

    陷入大笑中的韩戚玥压根察觉不到自己腰上的手,一个劲儿地指着凌子拓跟凌子桐大笑,连个通顺的话都说不出口;“童,童养,童养媳,哈哈哈——子拓,你,你噗——”

    凌子桐是真的这么想的,在凌子桐的映像里,青梅竹马的感情一般是走得近的同龄人之间才发生的事,她跟凌子拓相差八岁,而且她还跟凌子拓一个屋檐下长大,这不叫童养媳叫什么?

    被韩戚玥这么笑话,凌子桐并没有恼羞成怒,反倒很心疼地替自家哥哥擦嘴,一边埋怨道:“哥哥都这么大了,河水还这么不小心,要是呛着了该怎么办?”

    那边韩戚玥笑的越发厉害。

    凌子桐替凌子拓擦完嘴,凌子拓亲了亲她的嘴角,之后贴近她耳边小声说了些话。

    韩戚玥见此,小声戛然而止,他往后避,快速将梁爽推到自己面前,尽量将自己缩在梁爽身后,以为这样凌子桐就看不见他了。

    这就是鸵鸟心态啊,以为眼前的沙子就是它的避难所了。

    还不等韩戚玥藏好,这边已经换凌子桐笑起来。

    “呵呵呵——”笑的太猛,弯弯的睫毛上沾着水珠,精致的五官扑上一层粉色胭脂,看着几位悦目,凌子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原来,原来韩叔叔从小被啄过——”

    “小桐!”韩戚玥尖叫,举起双手:“我错了!”

    “屁股!”

    噗嗤——

    这次不知是谁没忍住笑。

    韩戚玥抱头,恨不得此时挖个洞藏起来。

    被鸡啄屁股这事一直是他心里的痛,那时还是梁爽安慰他说,要替他报仇,吃掉全天下的鸡,他也豪气顿生,也顾不得哭了,卷起袖子打算跟梁爽一起吃遍天下的鸡肉。

    不知是不是那时候的执念,总之,等他懂事了以后,吃鸡肉已经成了自己的一种执念,直到现在。

    “桐桐道歉。”见韩戚玥半天了还没伸头,凌子拓只得拍着凌子桐的手,眼神警告。

    凌子桐憋着笑,赶紧道歉:“韩叔叔,我错了。”

    韩戚玥仍旧在梁爽背后斜着肩膀不做声。

    莫非自己真的将韩叔叔给说哭了?凌子桐凑上前,想看看韩戚玥的脸,无奈,这人紧贴着韩戚玥,凌子桐压根看不到,只是肩膀耸动的越发勤快。

    凌子桐急了,她拉着韩戚玥的肩膀,皱眉想了想,说道:“韩叔叔,你别哭,其实,其实我小时候也有很多糗事的。”

    韩戚玥没回应。

    凌子桐豁出去了,大声说道:“就比如有一次,哥哥骑单车打算带我去图书馆,我那会儿刚学会跳车座,就是哥哥在前面骑,我双手撑着哥哥的腰,屁股一扭,结果跳的太用力,整个人翻过单车,屁股朝下,恰好坐在路边的石子上。”

    “哈哈哈——”

    凌子桐傻眼了。

    那个大笑的不是韩戚玥是谁?

    “诱受,你骗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