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七十六章 兄弟军团

第七十六章 兄弟军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万青心下一喜,莫非凌子桐不打算让他离开?

    凌子桐望进万青的双眼中,精神力汇聚,强硬闯入万青的脑海记忆库中,覆盖他近段时间的所有记忆。

    万青只觉脑中一阵光芒闪过,紧接着便是一阵刺痛,痛感太过强烈,让他眼前泛黑,紧靠着自家妹妹的凌子拓对下方凌文无声发布一个指令,凌文会意,趁着万青抱头痛叫时,上前一步,砍向万青的后颈,万青颈部一疼,睡了过去。

    “将人带出去。”凌子拓吩咐。

    墨城望着万青被提走的背影,问:“他会不会跟小何一样?”

    一个正常智商的人在这安全区应当可以勉强生存下去,但假若万青变成跟小何一样的人,他必死无疑。

    “放心,上回是我的失误,这次肯定没事,他死不了。”凌子桐回答。

    不过是没了这段时间的记忆而已,凌家人具备异能之事至少目前还不能让外人知道。

    墨城对万青有的也不过是同窗之谊,若要她保下他的命,那也是不可能。

    剩下的都是可信之人,众人在各间房看了一下,床数量足够,想必大家都不愿睡这间院子主人留下的被褥跟枕头,凌子桐将空间内以前收集到的被褥跟枕头送出来几床,他们或许还要在这里住挺久,住处自然是怎么舒适怎么来。

    留下一些必备的东西让大家各自回去整理,凌子桐拉着凌子拓往楼上走去,三楼一共两个卧室,一个小书房,以及一个休闲室,凌子桐选了一间比较大的房间,推开门,凌子桐才惊喜地发现,三楼这房间跟她在凌宅的竟然有许多相同之处,房间有独立卫生间,卫生间过来是个小客厅,客厅内只摆放着一组精巧的小沙发,里头是卧室,卧室不大,只能放下一张双人床跟一个柜子。

    凌子桐看着卧室的双人床,手在空中一点,双人床隔空消失,少顷,另一张床凭空出现,这是凌子桐在凌宅时自己睡的床。

    环顾四周,将这房间不属于她的所有东西都收走,然后将自己在凌宅收起来的东西依次送出来,依照自己的记忆,凌子桐一样一样摆放出来。

    看着自家宝贝跟准备过冬的小松鼠一样,小心准备属于自己的窝,凌子拓心中渐暖,他也不闲着,将凌子桐放错位置的东西再放在正确的地方。

    人一旦忙活起来就容易忘记时间,等房间初具凌宅卧室的规模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现在是下午四点半,凌子桐从空间带出两倍河水,跟凌子拓一人一杯,不知从何时起,凌子桐倒是习惯了喝空间的水,反正多喝总是有益无害,说不定还能延年益寿,虽说不怕死,但多活一天也总是好的,没人愿意放弃生命,早早离开这个世界。

    喝完又休息一阵,凌子桐端详这个稍小一点的房间,有些遗憾地说:“房间太小,哥哥为我定制的羊毛地毯跟波斯地毯没法铺在地上了,这样也不能赤着脚在房间走。”

    在凌子拓不知道的地方,凌子桐总喜欢赤着脚或坐或趟在地上,柔软的毛顺贴着身体,让整个人显得慵懒随意。

    “要不让哥哥将地毯裁掉一些,还是扑在地上?”凌子拓建议。

    凌子桐立马摇头:“不用,裁掉多可惜,我可舍不得。”

    其实她是舍不得破坏哥哥送给她的东西。

    “放心吧,总有一天丧尸会被人类消灭,到时我们还回凌宅,即便凌宅已经不存在,哥哥还给桐桐建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凌宅。”凌子拓没有信誓旦旦的保证,却比那些誓言更让人觉得可信任。

    “嗯。”凌子桐自是相信哥哥的能力。

    这地面也不能不铺地毯,凌子桐去空间找了找,还真被她翻出一张上好的毛毯来,大小也合适,两人合力将毛毯铺在脚下,摸着柔软的毛,凌子桐脱掉鞋子,兴奋地蹦跳起来。

    凌子拓在一旁笑看着,这样的桐桐才是原本的桐桐,无忧可爱。

    两人正玩闹时,门外凌文声音响起:“少爷,已经五点了,我们今天是自己做还是去食堂买?若是去食堂的话可能需要现在就去,我打听过了,食堂四点开门,大约六点时饭菜基本都会卖光。”

    外头的凌文呼吸放轻,他知道少爷平时都是极其平和的,即便他们兄弟偶尔冒犯,少爷也会当做没看见,但凌家人都知道,打扰少爷跟小姐相处是极犯少爷忌讳的,但是,他跟楼下那群兄弟真的很饿啊!

    用龚叔的话说,少爷对他还有三分容忍,他这趟楼上之行带着众人的殷切期盼。

    希望,但愿少爷跟小姐别正在进行少儿不宜的事就行,否则,他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少爷收的。

    笑容已成为面具的凌文脸上是少见的烦恼。

    房间内没有动静,正犹豫要不要继续敲门时,门从里面打开,凌文迎着开门声抬头,第一反应不是看凌子拓的脸,而是看他身上的着装。

    当看到凌子拓身上还是上楼时的那套衣服,而且着装还算整洁,凌文松了口气,他安全了!

    “走吧。”凌子拓牵着凌子桐从凌文身边经过,浅声说道。

    凌文跟着下楼。

    楼下客厅已经坐满了人,就连龚叔跟冯晶晶也分别坐在角落里,见着凌子拓,众人起身,龚叔笑的一脸褶子:“少爷,要不要做饭?”

    厨房用具还有,但没有食物,就连一粒米都没找到。

    凌子拓摇头:“不用,现在安全区的人都知道我们的物资已经全部上交,我们拿什么做饭?”

    这也是凌文答应龚叔上楼叫凌子拓的原因。

    他们今天必定是要去食堂买饭的,若是今天开了火,这不就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他们这群人是有猫腻的吗?

    凌子拓将自己的身份识别卡仍在茶几上,对凌文,凌二,凌三说道:“你们去食堂,看着买。”

    这些琐事根本不需要凌子拓一一吩咐,凌文自己能解决。

    这集团军总部,占地面积自然是不少,而食堂位于安全区中央,离他们所居的院子不算近,走路起码要半个多小时,不等三人出门,凌子拓在后面说:“开车去。”

    凌文眉头微锁,他问:“开车的话会不会太招摇了?”

    “你以为我们今天的动静就不招摇了?”凌子拓不答反问。

    凌文恍然,是啊,有谁以来就以半车物资换这个一栋不能吃的房子?而且他们车子可是在安全区极为少见的,就是路上遇到的那叫荣膺所驾驶的悍马都不能及他们改装后的越野一二。

    罢了,人的劣根性就在此,当对方比你厉害一点,你会嫉妒,当对方的高度在你难以企及的位置时,你心中生出的只会是羡慕钦佩,因为你知道,对方的高度自己即便是拍马也赶不上,那就不如远而望之。

    凌子拓要的就是旁人这种只可远观的距离感,相信如此的话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能少走点路凌文当然巴不得,否则等他们走到食堂,恐怕饭菜也没剩多少了,拿了车钥匙,三人快速离开。

    其他人转到厨房。

    先前说过,院子一侧是厨房,跟厨房相连的,只隔一道门帘的专门摆放饭桌的房间,房间足够大,饭桌也不小,凌子桐又从空间送出来一张高度差不多,要小一些的饭桌,两张桌子合并,足够十多人一起吃。

    凌文三人很快回来。

    果然跟凌文打听到的一样,等三人过去时,食堂的饭菜还热的已经不多了。

    凌家兄弟大多数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他们经历过苦难,也享受过荣华,在外光鲜亮丽,出入高档酒店,但很多时候他们依旧时常想起曾经争抢最简单一顿饭的场面,

    刚进食堂,里面的场景让他们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就连凌文都不禁晃了神。

    安全区的一共两个食堂一共分上下两层,一楼是大众食堂,里面主要卖的埋头跟粗粮粥,还有一些咸菜。

    二楼则要高档些,二楼也分成两个部分,靠门的南面是跟一楼一样,都是窗口形式卖的饭菜,不过这边卖的多是米饭跟荤素菜,以及一些点心之类,二楼里头则是单独被分割开,那一分部就相当于以前饭店里的包厢,档次算是最高,里面甚至还有酒水跟水果供应。

    凌文三人先到一楼。

    看了看窗口,三人果断转身,上楼。

    去了二楼靠门的窗口,嗯,不过,菜色有荤有素,但那一大块白花花的肥肉要不那么让人看着倒胃口该多好!

    还有窗口放着那盘不知是青菜还是黄菜,总之颜色有些不对的蔬菜。

    凌文三人面面相觑,他们这会儿特别想感叹一句,赶路的日子太特么幸福而来,龚叔的手艺简直出神入化。

    食堂里头一个围着油腻腻围裙的胖厨子笑呵呵地打量凌文三人,见他们穿着干净,相貌俊朗,自由一股不容忽视的贵气,胖厨子笑问:“你们新来的吧?今天你们运气好,昨天刚来的肉,还有青菜。”

    胖厨子指着那盘黄不溜秋的素菜。

    凌文不忍看,他错开眼,问:“那肉怎么卖?”

    “呵呵,肉两百点一盘。”胖厨子笑呵呵地回答,然后伸出头来,小声地说:“你们初来乍到,我给你们点实惠,要是你们准备买这荤菜,我会多给你们一勺。”

    “青菜呢?”

    “呵呵,这青菜就剩下这么一盘了,我给你们便宜点,五十点给你们了,平时可都卖的八十到一百点呢。”胖厨子觉得这三人肯定不会是池中之物,跟这三人交好总没坏处。

    “米饭呢?”

    凌文没说买不买,胖厨子自动将他的表情看成了默认,胖厨子笑的更加热情,脸上的肉因为笑的太厉害一颤一颤的,凌文怀疑这人双下巴会不会掉下来一个。

    木木的凌二头一回抢在凌文前面主动表达自己的意愿,那就是他快速转身离开。

    即便凌文早就连城凡是面不改色的功力,但这会儿也快撑不住了,他跟着转头离开。

    留下笑容逐渐僵硬的胖厨子在二楼窗口后凌乱。

    三人再次回到一楼,这会儿时间已经没剩下多少馒头了。

    凌文掏出卡,将剩下的所有窗口里一共三十个左右馒头全部买下,又买了两包榨菜,至于粥,不提也罢。

    出了食堂,三人跳上车,往回疾驰。

    等回到小院时,凌子桐看着凌子拓手上的表,算了算,来回没用二十分钟。

    将三个方便袋放在饭桌上,凌二扔过来两包榨菜。

    等在家里的十多人愣愣看着桌子中央已经没了热气的馒头,以及两包他们都没见过的榨菜,半晌没人开口。

    “就这些?”最后还是韩戚玥没忍住,询问。

    韩戚玥虽不受韩家人待见,可起码也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长了这二十多年也没被饿着过,就是末世初那几天也有梁爽给他做点饭,要么吃饼干,但这馒头,不,也可能不叫做馒头,人家馒头起码白乎乎的,这白中参着褐色,连窝窝头都不如的杂粮,冷了之后竟然比饼干还硬。

    “对,就这些都不够幸存者抢的。”凌文说。

    凌家其他人这才第一次意识到幸存者的困苦。

    “龚叔,将这些重新热一下。”凌子拓拿起一个馒头,果然,冷了之后已经硬如石块。

    龚叔将馒头提去隔壁厨房。

    在凌文他们没回来前,凌子桐已经将厨房内已经空了的煤气罐换成了有液化气的,锅碗瓢盆重新换成自己的,水也是末世前凌家收集在后面储藏室里的。

    有水有火,馒头很快热好。

    冯晶晶给每人倒了杯开水,龚叔将热好的馒头再端出来,三十个馒头还分不到一人一个,咸菜放在一个小碟子里,小碟子放在偌大的饭桌中央。

    众人没动静,一致看向凌子拓。

    凌子拓端详着手里的馒头,最终缓慢往嘴里送。

    “哥哥,我还有包子。”凌子桐有点心疼,她起身,说:“我给你热去。”

    还没离开,凌子桐的手便被凌子拓按住,凌子拓回道:“桐桐,既然已经花点数买了,我们就得吃完。”

    凌子桐叹口气,坐在凌子拓身旁,也拿起自己面前的馒头,塞进嘴里。

    少爷跟小姐已经开口了,其他人没有不动的道理,很快,房间只剩下几不可闻的咀嚼声。

    如此就有了这么一个画面。

    十多个人围城一圈,每人手里拿着一个颜色古怪的馒头,手边一杯冒着热气的开水,十多人同时将目光放在桌中央的一小碟咸菜上,大家看了眼咸菜吃口馒头,然后喝口热水,再看眼咸菜吃口馒头,喝口热水,似乎这样看看就能觉出咸味来,如此,也才能将馒头咽下肚子里。

    馒头很快下了肚,桌上的咸菜却没人动。

    凌子拓倒不是矫情的想跟安全区人名共甘苦,他不过是想让众人知道,困苦的日子已经到来,桐桐空间内的东西总有一天会吃光,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吃多了好菜好饭,粗茶淡饭恐怕会不合大家口味。

    在这个乱世,大家都该吃得了苦,想得了福,不管山珍海味还是糙粮咸菜,大家都淡定对待。

    今天就是最受凌子拓疼爱的凌子桐也一样吃掉了一个变味馒头,喝了整整两碗水。

    吃完饭,众人移至客厅,准备开会。

    凌子拓还没说话,大门被敲响。

    龚叔出去开门,再回来时身后跟着谢添,谢添笑呵呵地走到客厅,没等凌子拓开口,先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你们刚来,可能对安全区有些不适应,实不相瞒,因为安全区人太多,我们剩的米面根本不够,所以,馒头只能加了一些小麦粉跟麸糠,你们吃了大概有些割嗓子,这不,我给你们送来一点决明子,额,对大家或许有点用处。”

    谢添说的模糊,但谁不知道决明子是润肠通便的,麸糠不易消化,总容易引起便秘,这谢添倒是想的周到。

    几个女人一阵脸红,男人倒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凌子拓仍旧一脸正经地道谢:“多谢。”

    “凌先生客气了,这东西因为我常喝,所以总带在身边,没想到倒是有了用处。”谢添笑道。

    “不知谢先生此次过来有什么事?”凌子拓也不跟他乱扯,直接问明谢添的来意。

    “哈哈哈,还真有事。”谢添一来奉了上头的命令来探探凌子拓等人的虚实,二来他也的确跟跟凌子拓搞好关系,这本不是他的工作,因为上头知道今天是他接到凌子拓一行人的,跟凌子拓也算是认识,上头这才派他过来。

    谢添拿出一张纸,上面的字迹不是模印的,而是手写的。

    “凌先生可以看看,这是我们安全区几个小队,以及他们的成员人数,还有他们实力大体排名。”谢添解释,又说:“这是我自己写的,也可能不准确,凌先生参考就行。”

    这是凌子拓最需要的,他点头,接过那张纸。

    大略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单,及排名,凌子拓将纸递给身旁的凌文,凌文看完再依次往旁边传。

    按照谢添那张纸上所写,这基地除了军方力量外,还有不少松散的小队,他们的势力也不可小觑。

    这小队中有个名字凌家人已经认识,那就是飞龙队。

    按上面的排名,飞龙队目前居小队力量的第二名,第一名是一只叫雄鹰的小队,第三小队的名字最好笑,竟然叫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莫不是日出东方,唯我不败的意思?

    见大家都看过一遍,谢添继续说:“这些小队的排名是以领任务的难度,以及成功率来判断的。”

    “领任务?”

    “对。”

    “大家都知道,S市是一线城市,足够繁盛,市区剩的东西不少,安全区领导会定期发布任务,小队可以去宣传部那边领下任务,领到任务的有的独自完成,也可以跟政府合作,按照完成任务的程度,领导会奖励相应的点数,以及红星数。”

    “至于红星,则是咱们S市安全区的特色,红星表示信用值,红星越多,表示此小队信用值越高。”谢添笑容有些意味声长,“其实不管什么时候,人民群众总是拖离不了政府,这个国家还是需要政府的支撑,而红星数越多,政府则越是优先将任务放给该小队,届时小队所得的利益会越多。”

    之后的意思其实大家都明白。

    “如果不领任务呢?”对于安全区的领导,凌子拓是敬而远之。

    “就像我之前说的,不领任务也没事,凌先生可以自己去安全区外收集物资,领导不干涉。”谢添许是已经猜出凌子拓的意思,他笑容不减。

    凌子拓面朝大家,征询大家的意见:“你们觉得我们该用个什么名字?”

    他们十多个大男人对取名字一事还真的不怎么擅长。

    众人相视一眼,最后将视线统一放在凌子拓身上。

    凌子拓抽了抽嘴角,其他东西还真没什么能难得到他的,但取名字不仅是为难凌家兄弟也是为难了他,否则,他也不能将那么大一个集团就叫凌氏。

    凌子拓将希望留给了自家妹妹:“桐桐,你觉得我们这小队该叫什么名字?”

    “他们有飞龙,雄鹰,咱们就叫猛虎吧。”凌子桐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

    噗——

    正喝水的凌四一口水喷到斜对面的谢添脸上。

    这还真不怪凌四。

    他想转头再喷来着,可人太多,没等转到无人的地方,他已经撑不住了,接过斜对面的谢添只能遭无妄之灾。

    谢添僵着胳膊抬手,抹掉脸上的水,笑容维持不了了,他说:“没事。”

    凌四抹了一把嘴,叫道:“小姐,不待这么吓人的。”

    你们一群高级知识分子都不会取名字,你让我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取,你们也好意思?凌子桐的眼神是这么告诉大家的。

    凌四将脸转了回来,他知道错了,他不该朝小姐叫的。

    凌文将手边的毛巾递给谢添,而后清了清嗓子,说:“末世最需要的是什么?是团结,咱们凌家人最在意的是什么?也是团结,少爷,咱们小队就叫兄弟军团,怎么样?”

    不太引人注目,也不凶狠,比较随大流,所以,这挺符合凌子拓的意思,他最后拍板,“就叫兄弟军团。”

    “好,兄弟军团。”谢添起身,脸上重新带上笑容,像是刚才的失态不曾出现过,谢添说:“那我就报上去了。”

    凌文等了凌四一眼,从一旁的矮几上拿了一个盒子,递给谢添,笑道:“让谢先生见笑了,这是一点小礼,不成敬意。”

    谢添一看,乖乖,这,这是茶叶?

    “不,不,不,你们客气了,那位兄弟也不是故意的,再说,我刚才也收了你的烟,可不能再坏规矩了。”谢添赶紧摆手,这么珍贵的东西他可不敢收。

    “谢先生客气,谢先生不是也给我们送了东西?所谓礼尚往来,还望谢先生别推辞,我们刚到贵地,只想安安稳稳地生活下去,也多亏了谢先生的一些提醒跟帮主,我们才能得以有了这个安身之处,谢先生千万别拒绝。”凌文说话的技术是在商场上淬炼过的,而谢添也是军队里的老油条,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一点就通。

    谢添想清楚后,不再拒绝,他接过茶叶,对凌子拓笑道:“凌先生的意思我明白,诸位放心,我谢添也不是多嘴之人。”

    既然凌子拓不想出风头,让人瞩目,那么他就不能在领导面前过分夸大兄弟军团的厉害之处,如何既能不得罪兄弟军团,又能在上级那里交差,这个度谢添得回去好好想想。

    谢添走了之后,众人再次回到客厅。

    众人收敛各色表情,认真听凌子拓接下来的话。

    “我们已经进了安全区,也算是暂时有了安身之所,但外面的情况大家也了解了,丧尸升级很快,恐怕以后二级丧尸也是跟一级丧尸一样普遍存在了,这个消息军区领导或者已经收到,他们没有告诉幸存者,怕也是担心会引起安全区的恐慌,既然这里的领导不开口,我们也得装哑巴,但我希望大家心里有数,丧尸升级,我们不想死的话也得进去,现在我们队伍里有六个有异能的,这还是一小部分,我自然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成为异能者,所以,实战是必须的,明天休息一天,后天起,我们分组出去杀丧尸,以及寻找物资。”

    凌子拓的话说到了大家的心里,无人反对。

    “一路过来,队伍里又加了几人,所以得重新分组。”提到新加的人时,凌子拓视线落在梁爽身上。

    梁爽是梁家最有前途的嫡孙,他该呆的是梁家。

    梁爽抬头:“他在哪,我在哪?”

    以往梁爽不是没说过这样的话,那时候韩戚玥还很高兴地拍着梁爽的肩膀叫够哥们,但这回韩戚玥不知受了怎样的刺激,在听到梁爽的话时,跟屁股被针扎了一样,噌的窜了起来,跳出好几步远后摆手道:“梁爽,真不用了,你,你可以去找梁家人了,我,我已经安全了,咱,咱们虽然是好哥们,但我也不能阻碍了你的前途,你说是不是?”

    梁爽本来就已经有了很好的成绩,现在正是英雄辈出的年纪,以梁爽的资历跟声望,若是他愿意,一定能在这末世占据一席之位的。

    韩戚玥这一下太过突兀,众人知道内情的有些担忧地看着两人。

    一向面瘫的梁爽头一回在众人面前黑下脸,他漆黑的眼睛几乎要滴出墨来,眼中风暴聚集,就在大家以为他要开口反驳时,梁爽突然起身,冰冷地吐出几个字:“如你所愿。”

    然后大步离开。

    韩戚玥呆住了,他不明白之前还追着他要答案的人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干脆的放弃了,本来应该觉得高兴才对,可心里的失落跟难过又为什么?

    尽管自诩是万花丛中过,事实上,韩戚玥还真没对哪一个女人真正动心过,他不明白这种心悬在半空的感觉怎么会这么难受,韩戚玥直觉想拒绝这种改变,他低下头,找个了位置坐下,低头,不言不语。

    凌家男人大多数没有初恋这回事,一群大男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这两人,客厅的气氛一度有些僵硬。

    凌子桐握了握凌子拓的手,然后起身离开。

    院外,梁爽一脚狠狠踹向眼前的车轮,然后拉开车门,眼看着就要上车离开,凌子桐气喘吁吁地跑出来,喊道:“梁叔叔等等我。”

    梁爽握着车门的手停顿片刻,毅然拉开车门。

    心里哀嚎一声,本来以为不理性是恋爱中女人的权利,原来男男也是有这种情况的呀!来不及腹议,凌子桐快速跟着上了车,就在她关车门的前一刻,院内跃出一道影子,庞大的身躯跳上后车座,让车子轮胎跟着颤了颤。

    凌子桐摸着小花的头,笑着问:“是不是哥哥让你过来的?”

    小花晃着脑袋,伸出舌头舔了舔凌子桐的手心,鼻子哼了一声。

    “哥哥就是瞎担心,我没事。”虽然语气有些傲娇,但话中的幸福却是满满的,这让前面驾驶座上的梁爽脸色更黑了。

    发动车子,军绿色影子很快消失在小院外头。

    外面不安全,梁爽也不可能拿自己跟凌子桐的命来为自己的气闷负责,他一边开车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

    梁爽在军队里呆过十多年,各个军队的格局虽有不同,但大体也就那几种,车子拐了几个弯,又往前行了大概十多分钟,最后停在一处树林外。

    没错,是树林。

    这里一般是特种兵训练之所,因为偏僻,而且是内区,周围比较安静。

    梁爽从内口袋里掏出烟,并没往后看,只是问:“介不介意?”

    “随便。”

    郁闷的男人有权利任性,凌子桐告诉自己。

    点上烟,吸了一口,梁爽打开车窗,往外看去。

    “梁叔叔,我答应过你要帮你的。”梁爽沉静,这一路凌子桐已经深有体会,想要他先开口,恐怕还得等很久以后,她可是想着早点回去陪哥哥呢。

    梁爽无奈地勾唇:“有些人你看着好拿捏,其实固执起来比谁都狠,韩戚玥更是其中之最。”

    梁爽这话凌子桐很赞同,但她还有另外的想法:“的确是,但梁叔叔也知道,任何人都有弱点,如果抓住了这弱点,韩叔叔就是你的。”

    “我跟他认识二十多年了,我清楚他的性子,这人狠着呢。”梁爽吐出一口烟圈。

    “梁叔叔这就退缩了?”凌子桐反问。

    “我也想坚持,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去军队?”梁爽沉闷惯了,有些想法总喜欢憋在心里,这回被韩戚玥气狠了,也忍不住向凌子桐吐糟。

    “我就是觉出了自己对他有不同的感情后才去当兵的,我以为离他远点就能断了这份牵绊。”说到这里,梁爽自嘲一笑:“但是我高看了自己的自制力,人啊,最不能控制的就是感情了。”

    “你说我怎么就看上这么个没良心的人呢!”梁爽恨恨地将烟头仍在地上。

    梁爽的‘没良心’三个字刺激到了凌子桐心底一阵压刻的内疚,她附和地低头:“是啊,哥哥怎么也看上我这么个没良心的人了呢?”

    梁爽诧异地抬头,通过后视镜看去,刚要开口,在看到凌子桐过去悲伤内疚的表情时又顿住。

    重生这个秘密她想放在心里一辈子,但一个人被一个秘密压着的感觉太过沉重,有时候凌子桐很想直接告诉凌子拓,但话到嘴边她又不敢,她生怕哥哥知道她前世做的那些混账事,而且还害死了哥哥之后会跟着难过,虽然不至于就此不喜欢她了,可多了一些旁的事,他们之间的感情会不会不那么纯粹了?

    这时候的凌子桐压根没想到自己的聪慧哥哥早就猜到了她的经历。

    凌子桐抬头,看向车内后视镜,对上梁爽的眼睛,问:“梁叔叔,我能相信你吗?”

    梁爽没开口。

    “梁叔叔,你该听听我的故事,这样你或许能从我的故事里得到启发,希望对你跟韩叔叔有用。”凌子桐以往对上韩戚玥总是玩笑的心态,就是当初许下这个承诺也是一时心血来潮,但她明白感情的事是最不明开玩笑的,只有认真用心对待才能得到回报。

    凌子桐清脆的音质在车厢内缓缓流淌,她从前生讲到今世,从哥哥求而不得,到跟她同归于尽。

    凌子桐没有讲的抑扬顿挫,但每一个朴实的字都是血跟泪,那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也是个悲情的故事,明明是故事的主角,此时的凌子桐却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回顾这个故事。

    “我觉得自己的命就是哥哥的命换回来的。”最后,凌子桐总结道。

    在梁爽的想法里,凌子桐只是一个不谙世事,有时任性有时挺懂事的孩子,他没想到平时笑容纯净的女孩子竟然会经历过如此诡异的事,这让无神主义的梁爽一时没了声音。

    “怎么,梁叔叔不相信?”

    “不。”良久,梁爽才摇头。

    见梁爽目光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凌子桐噗嗤笑道:“梁叔叔不用安慰我,其实我早就走出来了,或者说我根本没进去过,因为上辈子我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就像过了一辈子后终于醒过来一样,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所以我心里才没阴影。”

    “梁叔叔,我可不是寻求你的安慰,我只是想用自己的故事告诉你,你想心想事成,最关键的是坚持。”凌子桐说:“我知道韩叔叔也不是没感觉的。”

    有时候,越是面上看着大咧咧的人,往往心事越是难捉摸。

    凌子桐讲的太过真实,以及一路上所见,他并不怀疑凌子桐的话。

    “坚持?我坚持了十多年,当然还得坚持下去。”气愤也不过是一时的事,若让梁爽就此放弃也是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想想怎样对韩叔叔攻身攻心。”凌子桐说的脸不红,心不加速。

    梁爽诧异地看向凌子桐,问出一直以来的疑惑:“同性之间的感情一直不容于世,你不会不适应?”

    “梁叔叔,若我说不适应,你就能放弃韩叔叔,然后娶妻生子了?”凌子桐笑问。

    “当然不会,我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梁爽果断摇头。

    “所以说,我的适应不适应不重要,人啊,总是按照世俗的路子走,在别人的眼光中过活,也许等到七老八十后有一天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一生没有一天是真正舒心的,与其等到那天后悔,就不如随心所以吧,再说,现在已经末世了,谁还顾得上别人。”凌子桐仰头靠在后座,捏着小花肥厚的下巴,问:“小花,你说是不是?”

    小花鼻子里呼出一口热气。

    “你看,我家小花都同意我的话。”

    之后再说什么无人知道,反正等梁爽再带着凌子桐回到院子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回到院子的梁爽脸上没有之前的怒火,再次恢复以往的沉默面瘫。

    但是,别人不知道,但韩戚玥却清楚地知道梁爽变了。

    梁爽的视线不再围绕着他转,时不时发带走神,烟抽的也越来越凶,整个人阴沉不少。

    因为梁爽的坚持,凌子拓最终将小队还是分为三组。

    凌子拓有自己的私心,他跟凌子桐以及小花为第一组,凌文带的还是二组,人数也是原来那些,因为吕程已经不在,所以组里加了墨城跟韩戚玥,三组则是加了冯晶晶跟梁爽,而龚叔则不用出去,留在家里,以后每天两组出去,剩下一组留下来休息,顺便看家。

    梁爽突然的疏离让韩戚玥有些放松,心中更多的却是无法言语的燥郁,本来以为这已经是他能承受的极限了,直到一件事的发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