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九十章 贤妻良母

第九十章 贤妻良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高一矮两人都有些尴尬。

    “其实我们心里明白,诸位说的很对,都这个时候了,谁还不先自保,但我们一没工夫,二没武器,就一辆破车,实在,实在是有心无力。”高个本来想着用迂回的方式蹭上凌子拓一行人,但从与凌家人的对话可以看出,他们不喜欢对他们耍花样的人。

    所以,高个男人索性开门见山地说:“能不能请你们带上我们?”

    “我们只是想在诸位后面跟着,绝对,绝对不会拖你们后退的,请帮帮我们吧?”高个说到动情处,语调甚至有些哽咽。

    那点对救援的希望早已经被现实击的粉碎,此刻他们只能另寻他法,凌子拓等人虽然不好惹,但就高个这些年来看人的目光,他觉得这一行人却也不是全然无情的,否则,哪里还允许刚才同伴在他们面前放肆,高个也打算孤注一掷了。

    反正被人看不起总比丢了命好。

    矮个刚才的激动愤怒早已被悲伤取代,他低着头,附和着说:“我们真的不想死,看在同为人类的份上,带我们一程吧。”

    现实总喜欢让高傲的人低下头颅,尤其是在这末世。

    这两人没什么坏心,后面带着一辆车也没什么,凌子拓说:“如果你们能跟得上我们的话。”

    只允许他们跟着,并不承诺保护他们,也不会刻意等着他们。

    尽管如此,两人还是一脸激动地相互拥抱一下,高个说:“谢谢你们,真的谢谢,我叫王畅,他叫魏平,不知诸位是?”

    凌文回答:“我们是基地的兄弟军团。”

    高个也就这么一问,他知道不可能得到凌家人的名字,没想到对方竟然告诉他们来历,虽然只是队伍的名字,但这也足以让王畅跟魏平激动万分,他们更热切地问:“不知诸位还需要什么?我们可以带着你们去,这副食品市场我们最熟悉。”

    “我们接下来随便看看。”大约这里有用的都会收集一些。

    凌文看着两人仅有一个包,好心建议道:“我劝你们多收集些东西,不管有没有用的,否则,即便是到了基地,你们也只有饿死的份。”

    “啊?”王畅像是没听懂凌文的意思。

    魏平更是直接:“基地没有免费发放食物吗?”

    这回的魏平语气好了不少,毕竟人家已经答应要带着他们一起离开,魏平从内心深处感激不已,他也深为之前的行为感到抱歉,所以,再有疑问时,魏平也只是疑问。

    在王畅跟魏平看来,这是一场灾难,灾难来临,国家理所应当的要救援百姓,就像地震跟泥石流,以及其他一些自然灾害发生时一样,政府会派人送衣送食物,还送药,以保证百姓最基本的生活安全。

    魏平这话一问完,凌家人再次觉得这两个大男人也太过天真了,这回忍不住的又是凌四,凌四瘪嘴,说:“是,基地领导的确发放给幸存者食物,但那些东西只够你们吃两天,而且还得省着点吃,至于以后,生死你们自己负责。”

    还是那句话,别事事靠着别人,这样的话,人早晚得被自己糟践死。

    有了刚才不救援这么一个事件做缓冲,现在两人接受的倒是挺快,等凌四说完没几秒,王畅跟魏平均闭了嘴,恐怕心里也有了计较。

    见两人神色有些不对劲,凌家代言人凌文问:“有什么问题?”

    “你们这么一提,我觉得我们好像还却不少东西,我们想去别的地方看看。”王畅试探着说。

    见凌文挑眉,他急忙摆手说:“不是,我们不是要出去,就在这市场内。”

    “你们随意。”

    见王畅跟魏平没动,只是目光犹疑地看着凌家人。

    凌文知道这两人的担心,他笑道:“既然我们答应了你,就会说到做到,这样吧,一个小时候,在门口等我们。”

    “少爷,怎么样?”凌文问的是时间。

    凌子拓简单‘恩’了一声。

    “好,好,我们到时一定等着诸位。”王畅连连点头。

    等着王畅跟魏平两人离开后,凌家人等着凌子拓吩咐。

    整个市场一片混乱,到处撒的各类副食品,如果放眼这么看去,还真还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留下,凌子拓也不愿在这边耽误时间。

    “这边应该还有粮油店,找找吧。”

    之后,凌家人分成三小组,凌子拓自然是跟凌子桐一组,小黑死扒着凌子桐不走,也算是第一小组的人,凌文,凌武以及墨城第二小组,凌三跟龚小七,还有凌四三小组。三小组分开行动,见着有用的收就是了,每个小组拿着一个对讲机,先找到粮油店的报告就是。

    凌子拓跟凌子桐先选了一个方向,其他两组也各选了一个方向。

    第一小组选的是直接往深里走,二组往西,三组往东。

    这批发市场挺大,店铺更是一家挨着一家,靠近市场门口的店铺几乎已经被抢的干净,越是往里走,一些店铺剩下的东西越是多。

    凌子拓跟凌子桐两人没有捡着东西就收,他们直接找粮油店。

    经过一家比较乱的铺子,两人总算看到一家还算干净的,不是因为这家没招抢,而是不同于别家那些坚果跟五谷杂粮类的比较容易散乱,这边道路两旁,越有*家都是批发纯净水跟饮料的,有小瓶装,也有大瓶,还有桶装的,除非特意用卡车来装,否则,这些东西不易搬弄,还占地方。

    瓶装的剩下最少,桶装的还剩不少。

    虽然有凌文跟苏景然都是水系异能,能生出水来,但他们人多,水总不会嫌少。

    两人先后收了几家,在进第五家时,这家门紧闭,凌子桐高兴起来,门没敞开着,说不定还不曾有人进来过,她刚要推门,却被凌子拓突然抓住胳膊,凌子桐疑惑地问:“哥哥,怎么了?”

    “有人。”凌子拓说。

    外面停了好几辆车子,这市场里肯定不止刚才遇到的王畅跟魏平两人。

    既然这边有人,凌子桐就不能干脆的将东西收进空间,桶水又重,光靠两只手提着,还不如不收,凌子桐干脆地抱着凌子拓的胳膊:“哥哥,我们再去另一边看看。”

    “恩。”

    两人刚转身离开,这家店铺门打开,一个男人依在门口,对凌子桐跟凌子拓的背影说:“既然有缘相遇,不打声招呼就走了?”

    这人声音不大,听着越有些阴柔,光听这声音,凌子桐对此人就不喜,她压根没将这人的话放在眼里,凌子桐说:“哥哥,我们走。”

    感受到桐桐的情绪,凌子拓捏着他的鼻子,没来由的有些高兴。

    他顺从地说:“走吧。”

    那人见人家压根没理会他,他刻意维持出来的笑容不见了,男人从怀中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拉开保险双,对准凌子拓的背心,阴狠地说:“如果不想死,就给我停下。”

    凌子拓跟凌子桐同时停下脚步,两人回头,他们倒是想看看究竟谁这么不要命。

    在凌子桐转身的一刹那,那男人脸上的狠辣被惊艳跟贪婪代替。

    末世这么久,凌子桐这张脸的确是太过与众不同,但这一路所遇到的要么因为凌子拓的气场,无人觊觎凌子桐的美色,要么就仅仅是惊艳跟爱慕,像这人如此赤果果的,并不遮掩的对凌子桐的掠夺还是很少见的。

    被这么看着,凌子桐像是吃了只苍蝇一样恶心,她将脑袋往凌子拓怀中挤去。

    凌子拓配合地将凌子桐脸遮挡住,他安慰地拍拍凌子桐的背,轻柔地说:“桐桐别急,哥哥这就处理了。”

    在凌子拓的字典里,有两种人该杀,一个是跟他抢夺桐桐的,另一个是用这么猥琐目光看向桐桐的,很不幸,对面那男人两样都占了,这人今天是不得不死了。

    杀这种人让他亲自操刀有些大材小用,不过这人已经触及到了凌子拓的底线,今天他就好好让这人感受一下绝望的滋味。

    将凌子桐往旁边角落里送去,以免被流弹伤到,小黑也自觉跟着凌子桐走,之后,凌子拓才单手握着长刀,刀剑划过地面,激起一地火花,军靴踩在地上,一下一下落地有声。

    等凌子拓气势完全爆发出来,这人才意识到自己恐怕是热了不好惹的人,但事已至此,他再退缩也是太没面子了。

    再说,对方手中不过是长刀,他手中却是手枪,长刀即便再锋利,那也不是子弹的对手,思及此,男人双手举枪,对准凌子拓的眉心,说:“停下来,否则我杀了你。”

    凌子拓充耳不闻,他继续往前走,刀剑跟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叫声。

    “妈的,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男人没了耐性,他扣动扳机。

    不得不说,这人应该是个惯会用枪的,瞄的忒准,如果换做普通人,定是躲不开这致命一击,但对面站着的是凌子拓。

    视线没离开过子弹,待子弹离得近了,凌子拓头微微偏过,子弹擦着耳朵离开。

    男人傻了,这是他会用枪杀人以来的第一次失手。

    接触到凌子拓平静无波的眼神,男人心底惊了一下,手跟着轻微抖动,他张了张嘴,半天才说出话来:“你,你别得意,你能躲得过一次,我就不相信你能躲得过两次三次,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现在离开,我会既往不咎,否则,我会杀了你,再将她占为己有。”

    从凌子拓刚才温柔的神色,男人断定凌子桐在凌子拓心中是很重要的,他以为这样说就是拿住了凌子拓的命脉,殊不知,他越是这样说,越是将自己往死路上推进一步。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凌子拓的面说要将自家宝贝占为己有,凌子拓唇角抬了抬,薄唇轻启,无声吐出三个字:“你找死!”

    话落,凌子拓猛地举起长刀,甚至没话时间对准对方,长刀跟有意识一样,飞射而去,划破空气,带出一道银光。

    男人手再抖,慌忙又开一枪。

    凌子拓嘲弄一笑,这一回他根本没有动,子弹再次跟他擦肩而过。

    嗤——

    子弹发出的同时,长刀正中男人胸口。

    男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没变成丧尸,不是死于丧尸口中,而是死在一把长刀之下,死在这个混乱的市场内。

    嘴角溢出大量鲜血,男人身体顺着门架滑下,他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涣散的目光不甘地看着凌子拓,又看了看凌子桐。

    就在这时,门内再次传出脚步声。

    一个长发年轻女人踉跄着出来,她衣衫不整,浑身狼藉,眼睛红肿,脸颊上还有清晰的五指印,女人停在男人面前,低头看着快要断气的人,突然仰头大笑:“哈哈哈,报应,报应啊!”

    眼泪爬满女人的脸,那惨烈的表情让见着心酸,闻着流泪。

    凌子桐自然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无非又是一起常见的强抱事件,凉风镇遇到的女孩子是这样,这个女人也是这样,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更是有数不清的事故发生,女人遭遇本来力量就弱于男人,这个只有道德约束却无法律约束的时候,这种事更是屡见不鲜。

    她走到凌子拓面前,静静看着女人又哭又笑。

    “哥哥,我将你的刀拿回来。”凌子桐说。

    长刀是哥哥随身携带的,凌子桐可舍不得扔掉。

    “我跟你一起。”

    两人抬脚往那边走去,却在没走两三步时,凌子拓突然顿住叫,他手上用力,凌子桐只觉得一股大力将自己拉进一个熟悉的怀抱中,而后一只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看到外面的情形。

    嗤——

    又是一声轻微响声。

    “哥哥?”凌子桐闷声闷气地问。

    “没事。”凌子拓虽然这么说,但手却丝毫没有放松。

    不可能没有事,否则哥哥不可能不让她看,趁着凌子拓放松力道,凌子桐快速转头,刚看到眼前一幕时,眼睛再次被遮住。

    “又不听话了。”凌子拓低声斥责。

    虽然仅仅一眼,凌子桐却看得一清二楚,那个已经死去的男人坐在门框边,他早已经没力气,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男人胸口的长刀不见了,长刀正被女人拿着,这也不重要,更重要的是,顺着长刀刀刃,凌子桐分明看到男人腰部以下,腿部以上某一处满是血迹。

    想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凌子桐发火了。

    她很少生那么大的气,她气愤地拉下凌子拓的手,大声说:“太过分了!”

    凌子拓眼瞳幽深。

    凌子桐甩开凌子拓的手,大步往那女人走去,无视女人脸上全是报仇雪恨后的笑,说道:“你有毛病吧?这刀是你的吗?用之前你问我们了吗?用也就算了,你干嘛污染我哥哥的刀,真是,真是——他妈的,你要不是女人,又有这么遭遇,我早打你一顿。”

    凌子桐爆粗口。

    这长刀是凌子拓随身携带之物,竟然被用在那种地方,这不是戳凌子桐肺管子是什么?

    女人听到凌子桐毫不客气的话一怔,继而也跟着怒起来,她将长刀狠狠扔到凌子桐脚边,嘶喊:“不就是用一下吗?再说,这又不是你的,你叽叽喳喳做什么?”

    这女人一看也是个火爆性子,她本身就有这么一个难以启齿的遭遇,现在还被人这么指着鼻子叫,她不甘痛恨全化作怒火,亟待宣泄。

    “你要是真这么烈性不屈,在男人强抱你的时候你就该自杀,等我哥哥杀了他之后你再补上一刀,可不可笑?”

    这件事要是放在别的情况下,或者她用了别人的刀,凌子桐都可以同情,但换在自己身上,凌子桐就接受不了,她就是这么自私自利,别人爱咋想咋想。

    女人身心都受了伤害,还被凌子桐这么抨击,她眼泪刷的一下涌出,耍赖似的叫嚷:“我就用了,你能怎么样,有本事你用这刀杀了我!”

    凌子桐听到女人哭喊,她冷声说:“这可是你说的,那就别怪我了。”

    说着,凌子桐捡起地上的长刀,人冲上前,长刀直至女人胸口。

    女人眯着眼大叫。

    啊——

    她真的怕了!

    等到死亡降临,她才知道活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女人不想死,她想躲又不敢躲,只能拼命地叫。

    长刀并没有因为女人的叫喊而有丝毫停滞,刀刃直直刺进女人的身体。

    “啊——杀人了!救命啊!”身上一痛,女人哭着肝肠寸断。

    凌子桐喝叫一声:“住口!”

    凌子桐抽出长刀,这才满意。

    疼的地方并不是胸口,女人才敢睁开眼,她眼睛落在胳膊上,鲜红的血一滴滴落下,看着刺目鲜红,女人抱着胳膊呜呜的哭。

    看着女人被她刺穿的胳膊,凌子桐说:“这是你用我长刀的代价。”

    至于这女人会不会死,就看她的造化。

    提着刀往回走,凌子桐说:“回去得好好给哥哥的刀消消毒。”

    “好。”凌子拓笑道。

    两人很快将女人的呜呜哭声留在身后,专注找粮油店。

    不过没等他们找到,对讲机那头,凌三说:“三小组报告,三小组报告,已经找到粮油店。”

    而后凌三将具体地址告诉另外两组。

    等凌子拓跟凌子桐还有小黑一起赶过去的,凌文他们已经到了,大家正在一家粮油店门口等着,既然是人类必须的粮油,这里一定是头一个遭劫。

    看着空无一物的店,众人难掩失望。

    “既然没有东西,就走吧。”凌子拓说。

    大家手里都提着不少东西,这已经足够了。

    等众人到达门口时,王畅跟魏平正伸着头往这边看,见到凌家人时,他们总算松口气。

    “这就走吗?”王畅上前问。

    “对。”

    “呵呵,那好。”王畅笑呵呵地说。

    车子小心倒了出去。

    不久之后,S市路上出现这么一幕景象,三辆霸道的越野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一辆破了车头的小车。

    等赶回基地时,已经是午后一点,车子还没到门口,一直等在门边的凌七迎上来。

    “老七,你在这边干什么?”凌四伸出头,笑问。

    “你们一直没回来,我们都担心,龚叔就让我们轮流过来守着。”凌七说着,跳上了凌文的车。

    经过一番检查,凌家人身上并无伤口,三辆车子依次进了基地。

    进去之前,凌文对门口红着脸笑的小程说:“这两个新来的。”

    两人自然是指王畅跟魏平。

    “他,他们跟你们什么关系?”如果跟凌家人有关系,他得让谢添来处理,凌家人的事他不敢贸然参与。

    小程这孩子没什么深沉心思,想什么基本都是表现在脸上,见此,凌文笑道:“跟我们没关系,不过是路上遇到的。”

    “恩,那我知道了。”小程招呼王畅跟魏平过去。

    王畅很有眼力见,从基地幸存者对凌家人的态度,他能准确地猜出凌家人在基地的位置,跟这样的人交好只有好处,王畅过来,“很感谢诸位,以后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们,我们一定尽力而为。”

    凌文笑而不答,恐怕等他们知道凌家跟基地领导之间的过节后,他们巴不得离凌家人越远越好吧?

    不过这些外人的看法从来不在凌家人的考虑之内。

    回到院子时,龚叔正在门口等着,见这群小子安全回来了,龚叔老脸再次笑成一朵小雏菊。

    “少爷,小姐,还有你们这群小子,快点进去洗洗,我去把午饭热一下。”龚叔忙着去厨房。

    凌五也出来了,看着龚叔匆忙的背影,凌五笑道:“龚叔昨天晚上就开始念叨你们,晚上的饭菜不知热了多少遍,今早也是,生怕少爷跟小姐会一大早回来,天还没亮就起来熬粥,中午还是,龚叔中午一边做饭一边盼着少爷能早点回来,看看我们龚叔担心的白头发都多了好几根。”

    厨房内的龚叔听到这话,瞪了凌武一眼,笑骂道:“你这个臭小子,有多远给我走多远。”

    “龚叔,我要是滚开,谁帮你端饭端菜啊?”凌五笑着打趣。

    龚叔哼一声:“这院子里小子可不是你一个人。”

    众人一阵好笑。

    不等刚回来的人梳洗完,龚叔已经让凌五将热好的饭菜端上了桌。

    昨晚的饭菜他们几个在家的人从昨晚吃到今天中午,总算是被解决掉,至于龚叔早上做多了的粥,则留着晚上几个人再吃,现在端上桌的是龚叔中午新做的,就怕饿着出门的几人,所以提前做好了饭。

    午饭是猪肉炖土豆,猪肉切成丁,在热水里棹一下,捞出来再用冷水洗一遍,之后将锅烧热,放上油跟大料,再放入水,等水烧开后将棹过一次的肉放在锅里,再放土豆丁,玉米,一起煮着,方法简单,味道算不上多美味,却也不差,关键是那汤也能下饭,喝不完下顿还能下面条。

    凌子桐临走之前从空间摘了不少菜出来,龚叔又做了一道凉拌小青菜,扒茄子,再盛一碗西红柿酱放在桌上,喜欢的话可以用茄子沾着吃。

    腌黄瓜是没餐必不可少的。

    菜色不多,但分量不少,而且还都是下饭的。

    几人准备去厨房,刚到门口,韩戚玥在院子里等着,看着凌子拓几人没出什么事,这才松口气:“你们可算回来了。”

    还没到两天,感觉韩戚玥都瘦了一些,而且脸色看着也憔悴。

    “韩叔叔,难道是梁叔叔出什么事了?”凌子桐问。

    韩戚玥摇头,说了一句:“他能出什么事。”

    “吵架了?”凌子桐又问。

    “没。”韩戚玥摇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对凌子拓说:“子拓,下次我跟你们一起出去吧。”

    整个家里只有龚叔跟他从没出过基地,龚叔也就算了,毕竟年纪大了,又得给他们做饭,而他年纪轻轻,又好手好脚,每次看到别人出门,他心里总觉得没有着落。

    等梁爽彻底脱离危险,韩戚玥这种感觉越强烈。

    “行。”凌子拓说。

    韩戚玥这才松口气,他起身,对大家说:“你们去吃饭吧,我看看那家伙去。”

    韩戚玥脚步匆匆,没注意到凌子桐有兴趣的视线。

    “韩叔叔真像个贤妻良母啊!”凌子桐赞叹道,然后又说:“我是不是也该跟韩叔叔学学?”

    “那倒不用,桐桐就这样就好。”凌子拓首先反对。

    他家桐桐就不是那洗手作羹汤的人,不是凌子桐那双手有多高贵,而是凌子拓对凌子桐的手艺实在不敢恭维。

    “哥哥你看不起我?”两人相处的时间久了,脑海中的想法总是最容易达到同一波段上,凌子桐第一时间理解了凌子拓的话,她不依地叫道。

    “当然不是,桐桐不擅长做个贤妻良母,但可以做一个种田高手。”凌子拓安慰道。

    但这话听在凌子桐耳中,却是揶揄躲过安慰,她愤愤抬起脚,而后不留情地踩在凌子拓军靴上,直到凌子拓眉头皱起,才满意地收回叫,而后昂头去了厨房。

    凌家人左顾右盼,不打算参与少爷跟小姐的打情骂俏当中。

    现在大家做的都是体力活动,即便一天吃三顿,也是顿顿都饿,等上了桌,谁也没客气,众人一阵风卷云残,短短十多分钟,桌上只剩下干干净净的碗盘。

    吃完饭,各个剔着牙往客厅走去,凌四看着软软的沙发,整个人瘫了上去,凌武上前,一脚将人踹起来。

    凌家人再次聚集起来,韩戚玥也扶着梁爽走进来。

    “梁叔叔能起床了?”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其他还真看不出异样。

    大概心情好的原因,梁爽一改之前沉默,嘴角始终带着笑,他很感谢凌子桐,语气都温柔不少:“已经没大碍了,再几天就能出门了。”

    刚才韩戚玥过来说一边,这会儿梁爽又提及,凌子拓看着两人,问:“你们觉得我凌家缺你们几顿饭?”

    梁爽跟韩戚玥被噎了一下。

    “既然你们这么想帮忙,等伤好了,有的是任务让你们完成。”

    “子拓,我——”韩戚玥知道凌子拓有些不高兴了,他了解凌子拓的性子,没被他放在心上的,他可以一毛不拔,被他放在心上的,他可以为你豁出去性命,自己刚才那么说已经是见外了。

    梁爽抓着韩戚玥的手,两人坐在凌子拓对面,梁爽说:“你这份情我记下了。”

    凌子拓没开口,凌子桐抱着自家哥哥的隔壁,笑道:“梁叔叔记下是必须的,我们也算是韩叔叔的娘家,我们都将韩叔叔给了你了,梁叔叔是不是该有些表示啊?”

    梁爽咳嗽一声。

    韩戚玥脸色怪异,他抿了抿嘴,叫了一句:“小桐——”

    凌子桐捂着嘴偷笑。

    “好。”最后还是梁爽开口。

    韩戚玥一拳捶向梁爽胸口。

    呜——

    梁爽捂着腹部痛叫一声。

    韩戚玥脸色变了变,他想伸手,却又顿住,韩戚玥故意说:“我打的是你的胸口,你腹部疼什么?”

    虽然嘴上逞强,但眼中的担心早就出卖了韩戚玥。

    梁爽手往上挪动一下,露出腹部渗出来的血丝。

    “梁爽?我,我不是故意的。”韩戚玥想扶着梁爽却又不敢,他求救地看向凌三。

    凌三走过去,查看一下梁爽腹部的伤口,最后说道:“没什么大问题,伤口裂开了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