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109章 凌哥的浪漫

第109章 凌哥的浪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凌子桐并没有立即将小花它们送进空间,她笑容满面地看着凌子拓,说:“哥哥,你试试。”

    既然共享空间,凌子拓也可以在空间内随意取用东西,没道理无法从外面将小花跟金毛它们送出去。

    凌子拓没推辞,他也想试试。

    “哥哥,凝神,静气,集中精神力,心中默念。”即便知道凌子拓早已不需要她的建议,她仍旧叮咛道。

    这些都是凌子桐一直以来使用空间时总结出来的经验,听着虽简单,但做起来还真没那么容易,凝神静气是要摒弃心中一切杂念,心思在那一刻要纯净无比,再将体内能量调至脑中,而后将能量转化成有型的实物转移。

    这对凌子桐不算太难,毕竟空间本属于她,而且她还有精神力辅助,凌子拓并无精神力异能,难度必然要大得多。

    按照凌子桐说的,凌子拓手捏着小花的耳朵,眼睛缓缓合上,像是运用自己雷电异能一样,将所有能量都用在脑中,再想着将小花送进空间。

    奇怪的是,他自己聚集在一起的精神能力并没有用到分毫,也无桐桐说的无力,手上的小花就消失在原地。

    凌子桐奇怪地睁眼,一眼看到身旁凌子桐脸色苍白。

    “桐桐,怎么了?”凌子拓顾不得弄清之前的疑惑,他半抱着凌子桐,伸手,试去她额头的冷汗。

    “不知道,刚才只觉得脑子一阵刺痛,有点像精神力消耗过度的时候,不过没事,现在已经好了。”有点像第一次将活物送进空间时的无力。

    但这种尖锐的疼痛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又消失。

    凌子拓看着消失的小花,又抚摸着凌子桐苍白的脸颊,脸色有些难看。

    “哥哥,你将小花送进去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凌子桐比较担心这么问题,上回她将小花连带着车子送进去时虽然不舒服,却也不至于难以忍受,哥哥应该也是这样的吧。

    没想到凌子拓却回答:“没有任何感觉。”

    “恩?”

    “就知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虽然能进桐桐空间,而且将东西送进空间,但消耗的都是桐桐的精神力,而且还会加倍消耗。”凌子拓觉得这还不如不能进去呢,桐桐如此痛苦,就跟在他身上动刀子没甚区别。

    “哥哥你是说我跟你不仅共用空间,还共用精神力?”

    见凌子拓点头,凌子桐却没自家哥哥一样沉郁,她反倒更兴奋地催道:“哥哥,那你赶紧试试,看你有没有精神力异能?”

    既然空间共用,是不是精神异能也能共用?

    如果哥哥又有精神异能,那他就是三系异能,到时绝对是世间第一人,看谁还敢跟哥哥挑衅。

    越想越美,凌子桐丝毫不介意自己跟凌子拓共用所有异能,哪怕这要耗尽她所有。

    桐桐将他放在心尖上,他心神剧震,暖暖的笑容将脸上的沉郁融化,凌子拓失笑:“你觉得哥哥是万能的?”

    莫说不可能,即便是真的可以共用,凌子拓也不打算再用。

    凌子桐有些失望,不过哥哥能进空间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她心情又好了点,然后说:“那我将金毛它们再送进去,没金毛监视,小花还不得玩疯。”

    “桐桐能受得了?”摩挲着她比平常体温冷些的脸颊,凌子桐不赞同。

    “没事。”

    凌子桐这句话说的有些早了,等她坚持将金毛几只全部收进去后,凌子桐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凌子拓堪堪接住凌子桐下落的身体,他心沉到了谷底,有些后悔没提早阻止桐桐。

    事已至此,再后悔也无用,试了试她的脉搏,虽弱一些,但并不紊乱,恐怕是累积了。

    将人抱着走回车子,让她舒服些的躺在后座,凌子拓刚关上后车门,打开驾驶座门时,身后一声焦急的呼唤:“这位先生等一等。”

    凌子拓回头,看着男人走进。

    “你没离开?”凌子拓问。

    这人便是之前用粮食做交换,要他们带着离开的男人,凌子拓本以为这人已经离开,本来说好了让他等两个小时,这都过去十多个小时,一般人应该会选择早点离开,反正车子已经被他开了去。

    男人偏暗的脸上带着认真:“你们的粮食还没拉走,而且我答应要跟你们一起走的,做人还不就是讲究一个诚信?”

    凌子拓神色莫辨地看着男人,说了句让他此刻摸不着头脑的话:“希望这句话在过段时候后你还能坚持做得到。”

    没等男人有反应,凌子拓已经上了车,他并没发动车子,而是回头看后座上的人儿,深黑的眼中是浓的化不开的深情。

    看来暂时还不能离开了。

    那么多粮食就近在眼前,如果桐桐醒来得知他浪费了那么多,恐怕得生气。

    男人见凌子拓并没发动车子,站在原地有些踌躇,他想上前问,却又不敢直视凌子拓的黑眸,男人只能频频往越野车望过来。

    打开车窗,凌子拓对后面的男人说:“再等等。”

    “哎,好。”

    男人转身离开,他还得看着自己的老婆,他不担心凌子拓会独自离开。

    在男人还没走很远时,凌子拓少见的好心提醒男人:“最好将自己家里能吃的多带上,没坏处。”

    男人莫名,但凌子拓的气息太让人信服,男人总觉得相信凌子拓不会错。

    等挺久之后他才真正打从内心深处感激崇拜凌子拓,当然,这些暂且不提。

    在等着凌子桐清醒的时候,又有几波丧尸到来,车子隔绝了凌子拓跟凌子桐的气息,而空气中属于两人的味道早就被腥臭驱散,丧尸只围着车子转几圈,没发现能吃的东西,又脚步僵硬地离开。

    凌子桐再醒来已经是天色将暗。

    伸了个懒腰,凌子桐软糯地喊了句:“哥哥?”

    闭目养神的凌子拓睁开眼,眼中哪里有刚醒来的惺忪?

    他低头,将枕着他腿睡的人扶起来,水杯再次递到她嘴边,就着凌子拓的手,将小巧杯中的水一饮而尽,凌子桐感觉身体比上一次醒来时要舒服的多。

    她观察四周,透过黑色玻璃,外头房子影影绰绰,路旁小树婆娑立着,早没了生机,这景致还挺熟悉,她问:“我们没回去?”

    “恩,我们还有东西没收。”凌子拓替她整理好鬓边的发丝,单手插入她的发间,将长发理顺,才进一步解释:“之前答应带着的两人还没离开,他们的粮食自然也没收。”

    桐桐因为精神力耗尽昏睡,他也不可能趁着桐桐没有醒来时自己收。

    “看样子我们今天又得在这边过一夜了。”最后一抹晚霞消失在地平线上,带走属于白日的最后一点余温,远处沙沙声响起,又到了丧尸活跃的时候。

    两人还是去了那夫妻隔壁的院子。

    车子停在院门口,两人下了车,凌子桐并没直接进院子,她对凌子拓说:“还是先将那粮食收了吧,免得夜长梦多。”

    必须在这边多呆一天可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

    “随桐桐。”

    凌子桐的气色已经好很多,这会儿收一些粮食无碍。

    两人敲了隔壁的门。

    凌子桐制造出来的敲门声并不规律,里面的人知道不是丧尸,大概这种事情经历的多了,男人并没立即开门,他躲在门口,小声问:“谁?”

    “是我们。”

    这男人并没有忘记独属于凌子桐婉转清脆的嗓音,他快速打开门。

    看到门口确实站着凌子拓跟凌子桐时,男人松口气,接着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拿着把菜刀,尴尬地将菜刀背在身后,对门口两人说:“请进。”

    “我们这就要走了吗?”这人压根没将过来的两人联系到粮食身上,仅仅两个人,一辆越野车,压根拉不走他所有的粮食。

    “不走。”凌子桐摇头,“我们想看看你的粮食有多少,到时再准备多少人过来搬走。”

    这个理由很充分,男人一点怀疑也没有,他连连笑说:“两位跟我来。”

    这个村子虽然三层小楼的不多,不过胜在房子都比较大,而且装修的也不错,这家就是,正对着大门的是四间大房子,西侧是四间小一点的。

    男人带着他们先去了就近的小房间,对凌子拓跟凌子桐介绍:“这边两间满满的,那边还有一间。”

    男人又指着四间大房子最东边一间说。

    那间房起码有这小房间两个那么大。

    一间大房间,两间小房间可以算成四个小房间,他们占八成,至少要带走三个多房间的粮食。

    凌子桐快速在心里算着。

    男人先打开小房间的门,一股粮食特有的草根味窜入鼻尖,看着满满一屋子的粮食,凌子桐眼睛亮了亮,她催着男人:“再带我们去那边看看。”

    “好,两位这边。”

    那间大房间仍旧是满满的。

    凌子桐凑上前,吸着鼻子问:“没发霉吧?”

    “姑娘放心,我已经种了很多年的地,可知道怎么保存粮食,就是再藏个一年半载的也不会发霉。”男人肯定地说,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收完就卖的原因。

    这就好。

    凌子桐看着满屋子的粮食,问的一点也不客气:“你打算将哪一些给我们?”

    既然是开门见山的说,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男人也问的直接:“我的粮食都是一样的,姑娘你随便选。”

    这男人如此爽快,而且看在这么多粮食的份上,凌子桐总要多帮人家一些,她说:“那行,你的那份我们帮你带回去,到基地再给你。”

    男人也正愁怎么带那么多,凌子桐的话让他万分感激。

    “多谢,真的很感谢。”男人红着眼说。

    他倒是不觉得自己是被凌子桐他们占了便宜,如果光是他跟他老婆,别说保护这些粮食,就连他们的命恐怕也不知能撑多久。

    男人眼中没有一点牵强,凌子桐更满意了,她小手一挥,说道:“行了,你去照顾你家人吧,这边的钥匙给我,到时我们会自己处理这边。”

    “好。”男人将钥匙递给凌子拓。

    男人放心地将钥匙递给凌子桐,他已经听到他老婆在房间里叫起来,男人抬腿往正屋走去。

    凌子桐将钥匙在手上抛了一圈,再接住,眼中尽是得逞,她朝凌子拓勾勾手指头,笑道:“哥哥,咱进去。”

    这嘚瑟的小模样怎么看怎么勾人,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他一定要将人狠狠收拾一顿。

    按捺下身体的反应,凌子拓握紧她的手,说:“走吧。”

    体力早已恢复,精神力竟然比凌子拓未进空间之前还要强大,她手搁在最外头的一包粮食袋子上,整间屋子突然一空,粮食袋子都是一包挨着一包的,要收自然是一起收进去。

    将门关上,上了锁。

    凌子桐笑道:“好了,哥哥,去那边。”

    那两个小房间的粮食更不在话下,收好所有的东西后,凌子桐再将小房间的门锁上,这才跟凌子拓一起出了远门,还不忘体贴地替人家将大门关上。

    出了门就是越野车停靠的地方,越野车外正站着三只丧尸,听到动静,丧尸一齐过来,誓要啃咬这两人的血肉。

    凌子桐伸手,一柄新的砍刀落在手心,她将刀递给凌子拓。

    凌子拓接过砍刀,一个跃步,齐齐削掉丧尸的脑袋。

    血雾喷洒,凌子拓带着人急速后退,避开丧尸血的侵蚀,三只丧尸即便被砍掉了头颅,身体依然往前走了两三步才轰然往后倒去。

    三个头颅在地上滚作一团,七窍流出黑青的丧尸血,上下牙齿仍旧咯吱咯吱的响,往外凸出的眼珠子直瞪着凌子桐,怎么看怎么渗人。

    凌子拓身体微微向前倾,挡住凌子桐看向丧尸的目光。

    “哥哥,走吧。”凌子桐拽住哥哥的衣袖,小声说。

    “恩。”

    一个字刚吐出,凌子拓脸色变了一下,他募的将砍刀往前方错开一个拐弯处扔过去。

    砍刀插在泥土里,刀刃晃动,带着锋利的寒光。

    接着一阵短促的惊呼声。

    “出来。”凌子拓低沉的声音透着冷酷。

    墙角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但几分钟后仍旧无人站出来,凌子拓冷冷勾唇,“再不出来,我下一把刀会刺进你们的身体。”

    这句话说的太过狠辣,让人不敢有任何怀疑。

    那边呼吸声更重了,接着,前后出现三个人。

    这三人衣着褴褛,瘦骨嶙峋,满脸的污垢,如果不是那眼睛还能转动,凌子桐都要以为这三人跟丧尸无异了。

    最前面一人年纪最大,他一个劲儿摆手,哆嗦着说:“我,我们什么也没看到,真的没看到。”

    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凌子桐一头黑线,她看着三人,再次伸出手心,手上凭空出现另一把砍刀,凌子桐问已经傻了的三人:“你们刚才没看到的是这个吗?”

    “这个,这个——”三人急的满头大汗,如果之前说没看见,那眼看明晃晃的砍刀他们还能说没看见吗?

    秋天的晚上有些冷,他们三人却觉得浑身*的,冷风吹过,从身体冷到了心里。

    带头那人哭丧着脸,突然膝盖一软,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我们不是故意的,我发誓一定不会说出去的,求两位饶了我们吧。”

    他身后两人也跟着跪了下来,眼睛四处乱转,那贼眉鼠眼的模样怎么看怎么不能让人信服。

    “我们对天发誓,如果说出去,一定让我们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一人狠心发誓。

    “是啊,是啊,我们真的不会说出去的,我们不敢说的。”最后一人附和道。

    三人希冀的目光看向凌子拓跟凌子桐。

    凌子桐亮出自己手中的砍刀,手指弹了弹刀刃,清亮的脆响让地上三人头埋的更低了,凌子桐走过去,学着古代电视剧里常出现的话:“只有死人才不会出卖我。”

    三人一听,那还得了?

    最前面那人直起腰就要抱住凌子桐的腿。

    有人更快一步,凌子拓将人钳着后退几步,躲开那人乌黑的手,同时一脚踹向那人的胸口,一道清晰的骨头断裂声,那人跟破布一般被踹去几米远。

    另外两人惊恐地看着他们的同伴,却不敢过去帮忙,两人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他们的头磕在地上砰砰响。

    “我们不敢说,死也不会说的,求求你饶我们不死吧。”

    末世的苦难已经让他们忘记尊严为何物,只要活下去,他们愿意做任何事。

    还真是不经玩,不管是凌子拓还是她,都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就杀人,人命在末世虽不值钱,但凌家人有底线。

    凌子桐刚要封了他们的记忆,隔壁的门打开。

    隔壁的男人站在门口,他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却认识跪地的三人,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三人被杀。

    男人看着凌子桐跟凌子拓的目光带着惊惧,他们随口都能杀死人,这样的人真的能带着他跟他老婆安全到基地吗?

    男人一时有些怀疑。

    “我觉得他们罪不至死,虽然这时候杀人不犯法,但到底也是三条人命,能不能放过他们?”男人眼神闪躲,显然不敢正视凌子桐跟凌子拓。

    刚才对男人那点赞赏消失无踪,凌子桐嗤笑:“末世这两月你离开过你这家门吗?你见过因为一块饼干杀死同伴的事吗?你有过被同伴推入丧尸群的经历吗?更何况是高密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

    男人脸色寸寸泛白,凌子桐没有放过他,她说:“所以,在了解事情真相之前,你最好闭嘴在一旁站着。”

    这人固然是个好人,但也是还没真正经历过末世的好人,凌子桐相信他那点同情心会在最短时间内消失无踪。

    “我,我只是不想看着同村人被杀。”男人仍旧强辩道。

    除了断了骨头,已经开不了口的那个年纪大些的,另外两人像是见到了救星,他们膝行来到男人跟前,哭喊着说:“王强啊,我们好歹同村,虽然我偷过你家一只鸡,还有你家一袋山芋,但那些我能还的,只要你求求他们,饶我们一命。”

    原来这三人都是本村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混混,末世来临的时候,三人正趁夜想偷村里人家的东西,末世爆发,他们第一时间跑了,躲在村子前面的山头,那里是坟场,专门葬村里去世人的,周围没有一人,自然也没丧尸,这两个月他们就靠着吃别人上坟用的水果,吃食,前段时间,整个坟场的东西都被搜刮干净了,他们只能吃树皮,这不,昨天到今天,他们没看到村子周围有丧尸晃荡,才想趁着天还没完全黑时,过来村里看看。

    没想到竟然让他们看到只有神话电视剧里才有的一幕,那个长的特别好看的丫头竟然能变出东西来,能凭空变出刀子,就不知能不能凭空变出点好吃的来。

    三人正打算离开,好合计着将这丫头弄过来,让她变点吃的东西,结果,脚还没挪动就被人发现。

    他们这绝对叫出师未捷身先死。

    而王强则是他们村有名的老好人,偷别人家的东西,那些人家能绕着村子骂一圈,将三人祖宗八代都问候一遍,王强这人却不,丢了东西还笑呵呵地说破财免灾。

    也是因为王强这种秉着吃亏是福的心态,他们偷完一只鸡跟一袋子山芋过后,怎么也下不了手。

    在他们看来,看到王强就像看到希望的曙光,他们当然要死扒上去。

    刚出门时,王强还一脸正义,但凌子桐接连好几个质问过后,他只觉得臊得慌,哪里还有脸开口,王强往后挪去,想再回院子。

    他救不了三人,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三人被杀,躲着走是最好的选择。

    两个还能动的人哪里能让王强离开?

    王强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他不当也得当,两人也顾不得跪下,连滚带爬地起身,一人拽住王强一只手,死活不让他进门。

    两人觉得凌子拓跟凌子桐不杀王强,一定是跟王强有矫情的,或者他们是王强亲戚什么的,王强替他们求求情,他们的命就保下了。

    “王强,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脸上污垢太深,眼泪硬是将他脸上冲刷出一道印子来。

    另一人抓紧王强的手,跟着说:“是啊,兄弟,我们一村人,平常低头不见抬头见,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兄弟啊,我知道你就是我们村的活菩萨,救下我们,老天爷也会保佑你,跟你媳妇的。”

    也难为两人能文绉绉地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来。

    王强本来已经勉强能硬下心来,但这两人提到他老婆,他的心又软了。

    所谓病急乱投医,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时候,人往往将一切寄托给上天,这不是愚昧,这是不得已。

    王强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他做梦都想让他老婆清醒,这两人的话正戳中他的心窝子,不管是不是真的,他都想试试。

    打定主意,王强眼神再次坚定起来,尽管仍旧不敢跟凌子拓以及凌子桐对视,但起码说话时已经不再退缩。

    “你们能不能看在那么多粮食的份上放过他们一次?”王强一字一句说的有点艰难。

    算他聪明,知道粮食要比人命值钱的多。

    “你好像弄错了吧?”凌子桐哼笑一声:“你的粮食用来换我的车还有我们捎带了你一成,你觉得你那点粮食还能够救下两条人命?”

    心肠好固然可敬,但你起码要量力而行,王强这种自不量力的行为还真不值得推荐。

    不过没等王强说话,凌子桐又说:“要救他们也不是不行。”

    不管王强还是那两个人都抬头,期待地看着凌子桐。

    想到等会儿那种抉择,凌子桐就觉得自己已经坏的没救了。

    “如果让我放了他们也可以,但我得收回我的车,至于你们夫妻,很抱歉,我不是冤大头,你们的生死再跟我们没关系,怎么样?选一个吧。”站的有些久,还没完全恢复的双腿又有点酸软,凌子桐索性放松身体,将全身重量都交给身后的凌子拓。

    你不是好心么?

    那就用你们夫妻的命来换他们的命。

    王强这种人长年累月的将全副心神都放在他的家人跟土地上,这种生死抉择的大事他做梦都没遇到过,凌子桐这话让他的整个世界都跟着颤抖。

    “你,你们怎么如此狠毒?”王强甚至忘记了害怕,他谴责道。

    嗤——

    凌子桐再耻笑一声。

    她又看向地上两人,说:“如果给你们选呢?”

    那两人本来觉得已经没了活下去的希望,但峰回路转,没想到他们真的可以不用死,哪里还用选,两人争先恐后地开口:“姑娘,我们选我们自己的话,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是。”凌子桐肯定地点头。

    另一个急忙举手:“我们选我们自己,王强他,他可以自己走。”

    “是啊,是啊。”第一个开口的觉得自己刚才说的太快,又跟王强说:“兄弟啊,你放心,只要我们不死,我们一定会将你跟你媳妇一起送到安全的地方。”

    这两人竟然一点犹豫都没有就选择了他们自己。

    王强刚堆积起来的那点勇气噗嗤一声四散开,他失望地看着面前两人,低头,不敢看凌子桐,语气却前所未有的坚持:“我不救他们了。”

    之所以说的这么肯定,对两人的失望是一方面,另一个原因则是,他宁愿相信凌子拓跟凌子桐会安全护送他去基地,也不会相信这两人的话。

    王强的好心在他们心里已经根深蒂固,而他突然这么强硬地拒绝救下他们,这两人傻眼了,他们仿佛又从天堂跌到了地狱。

    “兄弟,你不能够啊!”这人再一次抱着王强的大腿呼喊。

    “王强啊,我们也是两条命哪,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们死?你就不怕自己以后天天晚上作噩梦?”另一个抱着王强的胳膊,跟着叫。

    王强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牙齿咬的紧紧的,使劲甩开抓住他胳膊的人,又踢着抱着他腿的人:“都他妈的给我放开!”

    人再好心也是有个极限的,以德报怨绝对是缺心眼的人才会做,他王强不是缺心眼,没道理还既往不咎地救下这两个白眼狼。

    不得不说,王强也算是幸运,这三人一直躲在坟场,同样没经历过跟人抢夺食物的时候,这三人还没完全失了人性,他们还没想到要杀人,否则,如果以命换命的话吗,王强有两条命都不够丢的。

    “给我滚,不然我非亲手宰了你们!”王强终于踹开死粘着他的人。

    说完,生怕两人再撵上来,火烧屁股地窜进了院子,接着哐当一声,大门关上。

    四个拳头砸向铁门,哭嚎声久久不散。

    “王强你个孬种,你有本事出来,咱一决高下,看谁有本事活下去!”

    “用我们的命换你自己的,你也不得好死啊!”

    已经有辱骂到了诅咒。

    院子里的王强一巴掌甩向自己的脸。

    “我他妈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好好的干嘛要出去?

    眼看着哭嚎声越来越悠远,凌子桐不耐地掏了掏耳朵,趁着两人换气的功夫,说:“再喊的话,丧尸就得过来了,到时也省的我动手了。”

    额——

    喊叫声戛然而止。

    两人一口气憋在嗓子眼,上不去,下不来,脸涨的通红。

    闹剧已经看完,凌子桐没了心思,关键是她有点饿了,等两人好不容易喘上气来,凌子桐才扬着下巴:“嘿——”

    两人看过来。

    灿如星辰的眼睛几乎要望进他们的灵魂里,两人看着那双眼失了神,等再清醒时已经一片茫然。

    眼前哪里还有凌子拓跟凌子桐。

    不管她的异能能否让他们永久忘记,至少近段时间不会想起来就好,恐怕这会儿有异能的人已经越来越多,空间异能也不少,到时她就不会显得特别。

    院子里,凌子桐放开凌子拓的胳膊,笑说:“哥哥,我给你做饭。”

    凌子拓笑的风光霁月,无人可及。

    晚上不适合再吃干米饭,凌子桐找出煤球炉子,让自家哥哥用异能将火点起来,凌子桐已经能熟练地洗锅洗碗了。

    “哥哥,今天吃肉粥吧,这个简单。”刚开始,她还真不敢做些复杂的东西。

    “桐桐做什么都好。”这就叫有妻万事足。

    都说女人喜欢听甜言蜜语,凌子桐也不例外,尽管对凌子拓的话不能全信,但听着还是抑制不住笑容,她动作越发利索了。

    凌子桐见过两种做肉粥的方法,一种不沾油星,吃的恐怕刮人,凌子桐选择另一种,她先找出一块猪里脊,是最嫩的地方,将肉先切成片,再开始剁成肉末,因为凌子拓不吃生姜跟葱,凌子桐也没将姜片和葱放在一起剁碎。

    那边锅已经烧热,先倒了点花生油,等油也烧开后,才放生姜片跟葱段,凌子桐将姜片跟葱段切的大,等会儿凌子拓不吃的时候可以挑出来。

    爆出葱香味后再将肉末放在油锅里翻炒,等葱香味进了肉末,这才放开水。

    将之前早就存好的干米饭放在开了的水中。

    又煮了十多分钟,等粥好了才放蒜跟盐。

    阵阵香味只冲鼻尖,肉粥除了特有的米香跟肉香外,预料之中的还有一股清香,凌子拓心中微动,他走到凌子桐身旁,将人的腰搂住,鼻尖凑近凌子桐的脖颈,吸了一口气,模棱两可地说了句:“真香。”

    凌子桐脖子有些痒,她咯咯笑,一边往旁边躲着,说道:“很快就好了,哥哥,将桌子摆好。”

    一个做饭,一个摆放桌椅,这才是普通的夫妻生活,也是最值得羡慕的日子,凌子拓将忙碌中的身影深深刻在黑眸里。

    凌子桐也只熬了粥,其他的还是从空间拿出来现成的。

    包子还是龚叔做的,温热着,两人并没拿出别的炒菜,只找出一小碟腌黄瓜。

    这顿饭虽简单,两人却吃的从没有过的饱。

    摸着鼓胀的胃部,凌子桐叹气:“人家末世都瘦的不行,我要是继续这么吃下去,一定会胖的,不行,明天开始要减肥。”

    “桐桐是胖是瘦我都喜欢。”凌子拓将人拉到自己腿上坐着,一边捏着她琼鼻,笑道。

    “这话可都被人用腻的,难道你就没有点独创的?浪漫的?”凌子桐嫌弃地说。

    虽然她知道凌子拓的话是万分的真心,但这个句子可是亿万个男人说过的,想想都觉着自己的感动会大打折扣。

    让一个闷葫芦说情话,这比让他杀人放火都难,凌子拓低头想了半天,最后,抬头,说:“桐桐瘦到一百斤我喜欢,胖到两百斤我也喜欢。”

    凌子拓能接受的凌子桐最瘦的是一百斤,太瘦对身体可不好,而桐桐的体质,想胖到两百斤往上也是不可能。

    “你,确定这是情话?”凌子桐抖掉一身鸡皮疙瘩。

    一百斤她能想象,两百斤,她赶紧摇头,不能想。

    “不是桐桐让我想独特的?哥哥没浪漫细胞。”凌子拓将怀中之人紧皱在一起的五官揉了揉,让她脸泛热。

    凌子桐干脆面对面坐在凌子拓腿上,她挑眉,说了句:“学着点。”

    然后素手抚上眼前这样极为英俊的脸,红唇轻启:“看这眉,斜飞入鬓;看这眼,深邃多情;看这鼻,深刻如刀削;看这唇,似笑非笑,啊,英俊的人啊!”

    噗——

    如果不是凌子拓双手扶着她的腰,这一下,凌子桐一定会被颠下去。

    凌子拓头一回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他稳住凌子桐,自己则转开脸,拼命咳嗽。

    白皙的面庞因为咳嗽变得嫣红,从来黑沉的眼难得波光潋滟,看着凌子桐一时失了神。

    双手捧着凌子拓的俊脸,凌子桐凑近红唇,没等吻到那微微翘起的薄唇,凌子桐突然顿住,正准备接受主动送上来的亲吻的凌子拓也收起笑容。

    “小花是等不及了。”凌子桐对着虚空说。

    “哼。”一个音节充分表达了他的不满。

    “哥哥乖,我们进去看看。”凌子桐突然有个极好的想法,空间内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既然两人都能进空间,何苦要在外面忍受黑夜,而且外头空气实在不好。

    “好。”虽然对小花打扰他们的事有些不满,但凌子拓也真觉得空间内比较好。

    凌子拓一个‘好’字还在空气中飘着,两人已经消失在这院子里。

    从黑暗到太过明亮,凌子桐不适地闭了闭眼,同时,凌子拓的手覆上她的双眼,“等会儿再睁开。”

    嗷呜——

    汪汪汪——

    眼睛看不到周围,耳朵却比之前更灵敏,小花以及金毛的叫声格外刺耳。

    缓慢挪开手指,等凌子桐完全接受两光,凌子拓才收回手,而下一刻,凌子桐也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这丫的果然没听我的话!”凌子桐咬牙。

    小花跟金毛都是会游泳的,这空间河水也阻挡不了它们,凌子桐当时只叮嘱他们别从上游过去就行。

    而此刻的情形是,小花一人一方,已经增到上百只的羊群算一方,金毛跟它身后的七个手下算一方,不远处事不关己的牛群同样是一方。

    小花跟羊群正对峙,四肢不停地原地转圈,尾巴摇的飞快,时不时朝羊群嗷呜的叫。

    空间内的羊群跟外头的还真不一样,它们不怕人,也不怕小花这个外来者,在小花挑衅地朝着它们吼时,羊群先是轻蔑地瞅了小花一眼,再淡定地低头吃草。

    小花觉得自己的豹子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它怎么也忍受不了被一群食物看不起,愤怒让它忘记了凌子桐之前的嘱咐,小花撒开蹄子就要往羊群冲。

    羊群也没躲,站在最前头的几只扬了扬自己的角,朝小花咩咩地叫,那意思,你有本事来。

    小花嗷呜的叫,真准备对对方来个一击致命。

    汪汪汪——

    就在小花离羊群还有两三米时,一直在旁边监督小花的金毛动了,它领着手下冲到小花面前,龇着牙,抬着爪子朝小花挥挥。

    要杀羊群,你最好打败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