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116章 坑爹的节奏

第116章 坑爹的节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松和中风的消息传到凌子拓他们耳中时也不过是一个小时后。

    “中风了?”凌子桐又问了一遍。

    那男孩,也是一直帮着凌子桐监视钱佳佳的,那个叫包打听的孩子眼神偷偷瞄向凌子桐跟前的茶杯,听到凌子桐的问话,他肯定地回答:“是的,我确定那人已经躺下了,这辈子怕是起不来了。”

    说到那人时,包打听还用食指指了指上头,意思不言而喻。

    凌子桐不介意他口中的消息来源,她只要确定消息是真的就行。

    “这么不经气,看来那位这些年是太安逸,小小挫折就能让他的生活天翻地覆,啧啧,真是让人失望。”凌子桐边说边摇头。

    看到包打听的小动作,凌子桐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纯净水,扔给对方。

    水源早就被污染,基地用水十分的节俭,幸存者也只有一天三顿饭的时候才能喝道几口,幸好现在天已经渐渐冷了,幸存者体表蒸发的水分渐少,也比夏天能撑。

    接住扔过来的矿泉水瓶,包打听再一次确定自己跟凌家交好是他做出的最正确的事了,别人家别说是纯净水,就是碱水都少见,更别提还拿来送人。

    “谢谢,谢谢。”包打听没客气,说完后拧开瓶盖,一口气将瓶里的水喝个干净,没人比他清楚,如果他拿着这瓶水出门,恐怕走不了两步都得被人抢,还是喝进肚子里最保险。

    凌子桐最欣赏包打听这种做事果断的人,她笑道:“这次的报仇你想要熟食还是米面?”

    好歹也合作这么久了,凌子桐对着包打听有好感,给他点好处也是应当的。

    包打听眼睛一转,他笑道:“那还是给我点米面吧。”

    米面小心藏着的话还能多吃两天,熟食容易坏,眼下这天气,也最多撑三天。

    “好,你跟我来。”

    说着,凌子桐起身,领着包打听往外走。

    房间内,凌子拓问众人:“你们怎么看?”

    “这是个好机会。”凌文开口,不过转念又说:“但也不能操之过急。”

    “怎么说?”问这话的是梁爽。

    梁爽一脸神清气爽,整张脸如寒冰融化,看着容易亲近不少,他无视凌家人暧昧的目光,坐在先前的位置,而后将目光转向凌文。

    “基地这块肥肉可不是我们一家想吃,可有不少虎视眈眈的等着呢,与其现在就加入夺食行列,不如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凌文笑说。

    任谁看到他俊逸的脸上带着温良的笑容也不会将他跟狐狸联系在一起。

    凌子拓跟梁爽相视一眼,凌子拓后说:“好,就这么办。”

    “凌一,你带几个人去等消息。”凌子拓又吩咐。

    “可是少爷,那我们宅子周围的安全呢?”凌一问。

    从跟杨勋交恶以来,凌家人就轮换着值班,这会儿凌一要带人走的话,凌三凌四又排出在外,剩下的根本不够。

    凌子拓却不在意地回道:“李松和已经倒了,现在恐怕没人有精力过来找我们的麻烦。”

    找凌家的麻烦就等于给自己找一个极厉害的敌人,那些人可不笨,他们现在全副精神可都在争抢那个位置上。

    “是。”凌一觉得这是这么个理就带着凌五凌六跟凌七出门了。

    正因为凌子拓一时的大意,才造成了之后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故。

    那是在又两个小时后,正赶上晚饭时间,凌家人都在厨房,饭才吃到一半就听到一阵惊天动地的踹门声。

    跟之前那些来凌家敲门的声音不同,这回明显是用叫踹的,一下一下哐当的响声也惊动了周围几家,以及路过的人,当这些幸存者看到凌家门外站着的人时,纷纷作鸟兽散。

    “我去看看。”凌二放下碗筷,将口中的馒头全部塞进嘴里,随便嚼了两下,起身往外走。

    凌家人通常都比较淡定,听这踹门声就知道来者不善,但他们见多了来者不善的,也没在意,继续吃吃喝喝,等凌二默不作声地站在厨房门口时,众人才觉察出不对劲来。

    凌五将碗中的最后一口粥喝下去后,问凌二:“老二,谁啊?”

    凌二没开口。

    其他人纷纷往门口看去,坐在饭桌侧面的冯晶晶第一个看到凌二后头的人,她手上一滑,啪嗒一声,筷子掉落在地上。

    冯晶晶身旁的凌五歪着头也看到了,他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只平稳地跟凌子拓报告:“少爷,有炸药。”

    跟在凌二身后的李想见到凌家人竟然这么目中无人,胸口怒火蹭蹭的涨,他扬了扬手上的打火机,一把推开前面的凌二,对房间内的人喊道:“谁是兄弟军团的队长?”

    凌子拓优雅地擦了擦嘴,扫了一眼外头的人,回答:“是我。”

    “有事?”又是一声不紧不慢的问。

    李想眉头跳动的厉害,他一把抓开身上的外套,顿时露出围绕在腹部的一圈炸药,他将另一手上的打火机靠近了炸药引信,说:“我只要你们的队长跟我走,否则,我要你所有人都跟我陪葬。”

    并不是李想不想杀掉整个凌家人,而是他不想拿自己的命来跟凌家人陪葬,他觉得自己的命可不是凌家这群蝼蚁能相比的。

    “你是谁?”李想酝酿了半天气势,等来的却是一句不痛不痒的询问声。

    满心的怒火哧溜一下被点爆,李想手指用力往下按,打火机冒出一缕火红出来,他骂道:“妈的,老子是你们的仇人,是跟你们有深仇大恨的人。”

    凌子桐也吃完最后一口饭,她皱眉问:“说了半天你还是没说出自己是什么人,莫非你忘记自己名字了?”

    腰上绑着炸药,本来李想有满满的信心,让凌家人随他拿捏,但看人家没有任何惊慌的目光,他倒是先慌乱起来,听到凌子拓说他是兄弟军团队长时,李想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了,此刻凌子桐的话才让他视线转了一下,当看到凌子桐那张脸时,李想眼中惊艳毫不掩饰。

    话说他玩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尤其是末世之后,他每天床上的女人都不带重样的,但像眼前这么极品的他还没遇到过,纵欲过度的浑浊目光金光一闪,李想心中又有了一个主意。

    “你,还有你,跟我走,否则,我炸了你们所有人。”李想指的是凌子拓跟凌子桐。

    李想那么色,迷迷的眼神激怒了凌家人,那种令人作呕的目光对凌子桐绝对是个亵渎,凌子拓说:“你这是在找死?”

    声音并不大,但李想听着却是头皮一麻,语气自然也软下来:“我倒是要看看谁在找死。”

    说完,将打火机再靠近了引信,眼看着火就要点着引信,李想得意地看着凌子拓,那意思,看你还不吓得屁滚尿流?

    回答他的不知是谁的一声嗤笑声。

    “好,好,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李想性子冲动,脾气火爆,气怒极了,他就真的将打火机往引信上点。

    在小火苗即将烧着引信时,一道寒光闪过,一把手术刀直插李想拿着打火机的手腕。

    嗷——

    手腕疼的难以忍受,手中打火机自然落在地上,噗嗤一声,火灭了。

    凌三可惜地摇头:“这把手术刀可是德国进口的,是我最趁手的一把了,可惜,可惜了,哎,我好歹也救了大家的命,你们要不要给点好处?”

    出门在外,凌三药箱不离手,但只有凌家人知道,凌三手术刀更是不离身,他的手术刀可以救人,当然也能杀人,每次用手术刀杀人时,凌三总觉得有种无法言说的快,感。

    “等以后我送你两套一模一样的。”凌子拓看了眼凌三没出息的样子,承诺说。

    “少爷说话算话。”凌三一拍桌子,一脸高兴。

    德国道具是世界闻名的,而凌三这一套更是德国一个大师的杰作,这道具一年产量也就二十套,他还是排了两年的队才买了一套,至于价钱,对普通人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

    别人不行,但凌子拓要弄来两套肯定是个小意思。

    凌三这么没出息的样子,凌子拓转头,懒得看。

    在打火机掉落地上时,站的离李想最近的凌二伸出一脚,将打火机踩碎,之后转头问:“还有没?”

    李想停下哀嚎,问:“有什么?”

    很显然,李想没跟上凌二的思维。

    “打火机。”凌二吐出两个字。

    李想脸迅速充血:“我他妈要还有的话你们还能活着?”

    扑哧——

    凌家这边有人笑场。

    明明是该剑拔弩张的,可硬是让李想导成了欢喜剧。

    凌二活动了一下手腕,“没有就好。”

    话落,一脚飞过去,直接将人踹翻。

    犹豫李松和的溺爱,这位二世祖整天流连女色,可谓黄赌毒俱沾,身体早就被掏空,哪里经得住凌二一脚,小身板划破暗下来的夜空,重重摔落在地上,身上的炸药没绑紧,散落了一地。

    凌家人跟着出来。

    凌子桐上前,捻了一下落在地上的炸药,凑在鼻尖问了一下,问李想:“你这不会是土炸药?”

    硫磺味那么重。

    李想正捂着肚子卷缩在地上,听到凌子桐的话,头埋的更低了。

    没错,这是土炸药,军区军械库里的数量都是定额的,即便有他爸爸他也不能随便进出,更何况现在李松和根本没那用处了,他搞不来好炸药,只能弄到土炸药。

    这些土炸药也是李松和先前让人做的,好对付丧尸用的,这属于李松和私人的,李想弄到也容易。

    “归我了。”凌子桐划拉着炸药,找了个袋子装起来。

    李想今天这一出给凌子桐一个提示,她空间武器固然多,但也总有用完的一天,不如自己制造炸药。

    凌子拓看着凌子桐的动作,勾了勾唇,也想明白了。

    “这是我的,你还给我。”看着自己能防身的东西被夺走,李想伸手就要抢回来。

    凌子桐脚步往后挪了一下,说道:“我看你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小命吧。”

    看李想还有力气,凌二这边又是一脚,正中心窝。

    李想胸口憋得生疼,脸都扭曲了,李想才意识到今天自己的行动多愚蠢,他有气无力地说:“你们敢杀我,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问完这话,李想又想起刚才跟凌子桐的对话,又说:“我是这基地领导的儿子,你们要杀了我,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

    “原来这就叫坑爹啊!”凌子桐恍然大悟。

    凌子桐问地上的人:“你爸爸醒了?能下床了?”

    不是中风了吗?

    李想那点强装出来的气势因为凌子桐的一个疑问彻底被打散,他顾不得疼,指着凌子桐问:“你,你怎么知道我爸爸病了?”

    既然又想到眼前这一群是害他爸爸中风的罪魁祸首,李想气不打一处来:“都是你们害的,我爸爸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就是死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李想越说越激愤。

    “得了。”凌子桐挥手打断李想的话,丝毫不顾及他的颜面,凌子桐反问:“你爸爸不是已经有了三长两短?你不是正不放过我们?那结果呢?”

    还不是被两脚踹的动都不能动?

    李想以往都被人捧着夸着,他那些小伙伴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时,在李松和的默许下也就一抬手的事儿,这么一来,李想就成为了他的那些小伙伴心中说一不二的人,虽然心中鄙夷,但那些人仍旧将他捧着高高的,这让李想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能干,说话也开始不用脑子了。

    这种大话放在李松和还是原先那个李松和时,也有几分分量,不过搁在现在,就成了笑话。

    李想被凌子桐一连串的反问打击的体无完肤,脑中搜寻半天也找不到理由来反驳,他只能硬撑着说:“哼,有本事你们就杀了我。”

    凌子桐又笑了:“小朋友,你可知道前面一个说有本事杀了他的人现在在哪吗?”

    噗——

    在凌子桐看来,这李想虽然年纪跟自己不上上下,但心智还幼稚的很,称之为没长大的小朋友也不为过。

    而凌子桐不知道的是,她这张小脸看起来更嫩,凌子桐以年长者的身份教训同辈之人,这怎么看怎么好笑,凌家人各个憋着笑,脸色有些怪异。

    李想没注意到凌子桐那‘小朋友’三个字,他在意后面那句话。

    “我不想知道。”李想有些害怕地摇头。

    两个多月了,一般幸存者即便没杀过丧尸,起码也见过丧尸,李想侥幸没有被太阳风暴侵袭,还是人,末世爆发时他就呆在军区,到李松和建立安全基地,李想一直被李松和护的紧紧的,他光听说了丧尸,压根就没见过,但直觉的,他不想听凌子桐接下来的话。

    凌子桐哪里能如他的愿?

    她往李想跟前又走了一步,还想再靠近些时,凌子拓伸手,抓住她的胳膊,语气不好地问:“有什么话站在这边说。”

    这醋吃的是不是太没道理了?凌子桐歪头看过去。

    凌子拓抓着她胳膊的手不松反紧,薄唇紧抿,显然不打算退让。

    “好,好,我就在这边说。”凌子桐安抚地拍怕凌子拓的手。

    被自家哥哥这么一搅合,刚才那点心情恶作剧的心情也不见了,凌子桐看向李想躲闪的眼里,扬起招牌式的干净天真的笑脸:“上一个说这话的人你认识,就是杨勋,你大概也知道杨勋的去处了吧?”

    “你也别吓我,别人害怕,我可不怕。”李想说。

    “这就叫初生牛犊不怕虎?”凌子桐嗤笑一声。

    这李松和也算是个人物,没想到他做父亲会如此失败。

    看着李想一脸我什么都不怕的脸,凌子桐突然生出一股恶作剧的心态,杀了杨勋跟钱佳佳后,凌子桐有些厌恶血腥了,杀了李想这样的着实没成就感。

    凌子桐猫眼中闪着算计,她对凌子拓说:“哥哥,既然她不怕,那我们明天就带他出去见识一下,怎么样?”

    “随桐桐的意。”凌子拓向来纵容她。

    得到肯定答案,凌子桐再看向李想,抛出一个诱惑:“如果明天你在看到丧尸而面不改色,我就放了你,今天的事我们既往不咎,怎么样?”

    凌子桐没有说另一种可能。

    她压根觉得另一种可能压根就不可能存在。

    但李想显然觉得自己钻了凌子桐话中的空子,凌子桐没说他不怕的话会怎样,到时他就可以用这个空子反驳凌子桐,越往下想,李想越觉得这个交易太划算了,他捂着胸口点头:“好,我答应你,也希望你能说话算话。”

    “我从不妄言。”凌子桐笑眯眯地说。

    那副将说过凌家人的厉害,李想也答应他不会自己找凌家人的麻烦,所以,李想进来凌家这件事那副官并不知情,其他人即便知道也不会多在意,对他们来说,现在的李想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打定主意先不管上头那些事,凌家人决定明天还要出去收集物资,今天众人提早去睡。

    至于李想,则被仍在已经打扫干净的储藏室,门外有小花跟金毛它们守着,还真挺省事。

    一夜无话。

    因为前一夜睡得好,第二天众人也早早就醒来,今天还是老规矩,两组出门,一组看家。

    小花跟金毛它们先留下基地熟悉一下环境,下次再跟着出门。

    昨天龚叔特意蒸了两大锅米饭,留着一锅今天早上炒饭吃,虽然早上吃蛋炒饭不好消化,但是抵饿,吃了稀饭不说饿得快,还得时不时找厕所,在外头,停车就等于是将自己的生命推向丧尸口中。

    龚叔用鸡蛋,胡萝卜丁,以及洋葱块炒饭,米饭粒粒金黄,合着鸡蛋跟洋葱香味,也照样勾起了众人的食欲,一人一盘,三个女孩子吃的少点。

    不想让龚叔太累,凌子拓就没让他提前蒸馒头跟包子,反正空间什么都有,现做现吃也好。

    今天是一组跟三组出去。

    二组有异能的人数最多,凌子拓打算带三组出门,好让他们能尽快激发异能,毕竟凌子拓跟凌子桐所见的都有三级丧尸,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说不定还有更高级。

    众人吃了早饭,凌五去储藏室将李想提溜出来。

    平常都是高床软枕,昨夜是李想人生第一次住在如此之差的地方,地上冰凉,还硬硬的,尤其夜里两三点的时候最冷,他缩成一团,胸口跟腹部的疼痛更厉害了,仅仅一夜,李想憔悴很多,本来就因为纵欲而显得暗沉的脸这会儿青白一片,眼神涣散,嘴唇干裂,头发乱糟糟,在被提出来时还时不时打个喷嚏。

    看到凌子桐时,李想已经没有了昨天见她第一面时的惊艳,他心中只有两个字能形容他对凌子桐的感觉:害怕。

    三个字的话:很害怕。

    四个字的话:真他么怕。

    凌家人跟昨天晚上一样,都站在院子里,李想被提过去后,连续打了三四个喷嚏,他勉强掀起眼皮,在凌家人每个脸上转一圈,最后停在凌文身上。

    谁让凌文笑容看起来那么和善呢?

    李想吸了吸鼻子,问:“有没有吃的?我快要饿死了。”

    这话问的理所当然,让人觉得天真又好笑。

    既然被问,自然是凌文回答,他笑容更加柔和:“很抱歉,早饭已经吃完了。”

    “那给我再做点吧,随便都成。”看着凌文的笑脸,这让李想感觉又回到了他一呼百和的时候,他习惯用命令的语气说。

    “那你想吃什么?”凌文又问。

    李想想了想,回答:“就鸡肉粥吧,我感冒了,喝点粥好消化。”

    艾玛,凌家人见过很多极品,像李想这种想当然的还是头一回,这想让李松和来看看他养得好儿子啊!

    凌文笑道:“我们没有米了,也没鸡肉了,要不这样吧,等你回来后,如果你还想吃的话,就是龙肝凤胆,我也给你弄来,怎么样?”

    凌文说话在李想看来太过恭敬和悦,他对着人家那张笑脸也不好说的太过严厉,“这话可是你说的,等回来我要吃什么,你得给我送去。”

    这些人不是怕凌家人吗?

    等他们看到凌家人恭恭敬敬地给他送吃的时候,看那些人还敢狗眼看人低。

    “自然。”凌文保证道。

    “既然这样,那你先给我去食堂买些粥来吧,我要三楼的,那里的味道还算正宗。”李想退而求其次地说。

    在凌家人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李想时,凌文建议说:“你还是别吃了吧,等会儿再吐了还难受。”

    等他看到丧尸腐烂的身体,撕裂幸存者时的血腥,吃过的饭不是还得吐出来吗?

    李想误会了凌文,他以为凌文是在说他感冒,吃了不好消化,容易呕吐,这还真不怪他想歪,李想他妈生他时已经四十多,是高龄产妇,而且他妈还有高血压,心脏病,这孩子就早产了,身体从小就弱,而且一感冒就呕吐,吃什么吐什么,就是喝点水都得吐,好多回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可是李想忘记了一点,就是凌文压根跟他不熟,不知道他的那点毛病。

    人家一再的关心他,李想也不好推了凌文的好意,他勉为其难的点头:“那好吧,你记得等我回来给我做点好吃的。”

    “好的。”

    等凌文跟李想的话告一段落,凌子桐终于问身旁的人:“我能笑吗?”

    “可是。”凌子拓捏着她白嫩的后颈,说:“憋着对身体不好。”

    “哈哈哈——”凌子桐笑的全身都哆嗦,“这么好玩的人,我都不忍心让他受打击了。”

    末世里,天真的人真是可怜又可悲。

    凌子拓接口:“桐桐这是在帮他呢。”

    认清现实的人才能活的更久。

    “也是。”凌子桐止住笑,赞同道。

    被李想跟凌文之间的话逗的挺开心,凌家人心情不错地开车出了宅子。

    这回还是三辆车,凌子拓跟凌子桐一辆,凌二开了卡车,其他人分别坐在越野跟卡车内,李想在尖叫声中被塞进后备箱内。

    昨天凌家抢人又杀人这事早就被基地的人得知,但跟之前不同的是,这回无人再敢胡乱议论,不管是关于凌子拓跟凌子桐的流言,还是杀人这事。

    人总有这么点劣根性,当别人比你强一点时,你会羡慕嫉妒,但别人站在你够不着的地方时,你剩下的只有仰望跟崇敬,此刻的凌家人对基地幸存者就是仰望的存在,而这仰望当中又带着显而易见的惧怕。

    凌家人出门时,跟在后面的一亮小车小心翼翼开着,生怕碰到凌家的车子,成为第二个杨勋。

    大门口的守卫在见着凌家的车子时,也迅速放行,他们倒是没有什么愤恨。

    他们不过是小兵,跟杨勋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没必要因为已经死了的杨勋得罪凌家,再说,杨勋这人的人品也值得商榷,种种原因,凌家人在基地的地位没下降,反倒上升了。

    随着时间推移,外头丧尸越来越多,二级丧尸已经很普遍了,基地幸存者每天出门的也越来越少,在凌子拓他们过来的一路当中,也就遇到十多辆车子。

    而且多数都是结伴而行的,再不见单辆车子。

    车子很快出了外区,疾驰在外头,若是原来,还有人想蹭着凌家的便宜,跟在凌家车子后头,但现在没人敢了,他们的车子前后都跟凌家车子拉开很长一段距离。

    前面一辆车子里,凌子桐问:“哥哥,我们今天去哪?”

    这么久过去了,市区留下的东西恐怕不多了。

    “去附近的村子吧。”凌子拓看着地图,说。

    之前去的凉风镇有些远,这回他们仍然往南,去一个要比凉风镇近很多的镇子,这个镇子因为离市区不算太远,交通也方便,一天可以一个来回。

    “嗯。”

    凌子桐应了一声,之后她无聊地到处张望,眼角瞄到后视镜时,凌子桐脸色有点变,她往前移动一下,想辨清楚后面车内的人,但中间隔着凌一的越野,以及凌二开的卡车,每当凌子桐快要看清楚后面那车里的人脸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那人的车头总会在第一时间拐一下,让卡车遮挡住整个车身。

    又一次藏在卡车身后,凌子桐鼻尖可有可无地哼了一声。

    “怎么了?”凌子拓问。

    他也看到后面出没的车子,不过没在意罢了。

    “哥哥,那些什么人?”凌子桐问。

    看凌子拓的神情,并没有惊讶,或者凌子拓根本就知道后面车内的人。

    果然,凌子拓回答:“是东方不败小队。”

    “是他们?”凌子桐立马坐正,她抓住凌子拓的胳膊,紧张地问:“他们跟着我们车后做什么?”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凌子桐可以随意捏死杨勋,气死李松和,但她对东方不败却有种无法说清楚的感觉,那种感觉很糟糕。

    她知道东方不败小组很强,或许不比凌家人差,而且东方不败队队长孟松绝对是个让人不得不防的人。就看他对凌子拓那种奇怪的眼神,凌子桐就觉得这人有不轨心思。

    “桐桐别着急,他们或许只是跟我们同路而已。”看着过度紧张的妹妹,凌子拓安慰道。

    然后打开对讲机,对身后的两辆车子说:“加快速度。”

    “是。”

    “收到。”

    凌一跟凌二分别回道。

    凌家人的油足够,加速起来毫不含糊,很快,后面几辆车子被甩开很大一段距离,凌子桐这才松口气,靠在椅背上,而手心的冷汗都震惊到了她自己。

    很少见凌子桐有这么失态的时候,凌子桐放慢速度,他问:“桐桐怎么了?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他知道这辈子桐桐跟孟松根本没有接触过,既然无接触,桐桐没理由对么忌惮孟松,除非是上一世经历的事,就如对钱佳佳跟杨路一样。

    如果是那样,他就得想个法子再解决掉东方不败队。

    凌子拓握着方向盘的手规律地点着,这是他思考问题时惯有的小动作。

    而凌子桐却摇头:“我没做恶梦,只是直觉觉得东方不败队队长有些古怪,我不喜欢他接近你。”

    “接近我?”凌子拓一时没想到那方面,他问:“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难道哥哥没看到他长的那么好看吗?”凌子桐没好气地说。

    “长得好看跟你不喜欢他接近我有关系?”凌子拓还是问。

    这回真不是凌子拓故意的,他压根没猜出凌子桐所担心的问题。

    打太极不是她的习惯,凌子桐索性说:“哥哥,你看韩叔叔是傲娇受,那孟队长像不像女王受?”

    已经这么明显的暗示了,凌子拓要是再猜不出那就白活这么些年!

    “咳咳——”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凌子拓空出一只手,施力,捏住凌子桐右边脸颊,还扭了一下。

    “整天瞎想什么呢?”凌子拓觉得自家宝贝就是吃饱撑的,他笑道:“你以为韩戚玥喜欢梁爽了,这世上就男人都喜欢男人了?”

    凌子桐连忙护住自己的脸,嘴里求饶道:“哥哥,疼,放开,快点放开,我错了。”

    也没舍得多使劲,凌子拓松开手,看着粉嫩的脸颊上两个明显的手指印,来回抚了抚,说道:“下次再瞎想,看我怎么收拾你。”

    自从他的治愈系异能升级,凌子拓才发现这异能还有另一样用处,就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失了力气的桐桐快速恢复,他也能做的尽心。

    凌子桐鼓着腮帮子,朝凌子拓瞪了一眼,没说话。

    “桐桐,以我对他见过几面的了解,这孟松绝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人有野心,也有手段,但绝对不可能对男人有别样的心思。”虽然对男男什么的有些陌生,但不管男人跟男人还是男人跟女人,有感情跟没感情从眼神中就能看的清楚,从有限的几次见面中,凌子拓敢肯定孟松是个理智的人,他眼中没有感情,根本不是凌子桐想的那样。

    “那可不一定。”凌子桐回答。

    “你不知道,这女人有种天生的直觉,尤其是对情敌。”凌子桐一副过来人的架势说。

    “呵——”凌子拓好笑:“按照桐桐的说法,那世间就少了很多出轨的人了。”

    可不是嘛,如果按桐桐的说法,女人对男人身上的味道,暂且就当做是味道,有特殊的感觉的话,那男人外头风花雪月她们会第一个发现,可事实却不是,有多少女人被蒙在谷里,是最后知道的。

    “哥哥你强词夺理。”凌子桐捶了一把凌子拓的肩膀,感觉太硬,疼的反倒是自己,她犯了个白眼,说道:“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那些什么最后一个知道的都太夸张了,还不都是电视上演的。”

    “难道桐桐没听过艺术源于生活?”凌子拓问。

    凌子桐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带离了原本的话题,她继续瞪着眼,说:“我有好几个女同学的男朋友劈腿的第一时间都被她们知道了,你这又怎么解释?”

    凌子桐当时也住过几天宿舍,晚上舍友聊天的时候多数都是关于男女同学间感情之事。

    “桐桐又怎么知道是她们第一时间发现的?你亲眼看到?亲耳听到?”见凌子桐还想反驳,凌子拓又说:“即便亲耳听到也不一定是真,你怎么知道不是因为女生想甩开男生故意设下的陷阱?或者是女生单方面的想象?”

    “你强词夺理。”凌子桐指控。

    她的确没亲眼看见,亲耳听到,但她就是相信女人的直觉。

    “看看,桐桐不就是这样容易意气用事?而且还会胡思乱想,”凌子拓说:“男人考虑问题的角度跟女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男人多数理智,他为了达到目的可以用些手段。”

    或者引导凌子桐乱想就是孟松的一个算计。

    “我才没胡思乱想。”凌子桐反驳,她真的觉得自己想的都是真的。

    有时候凌子桐钻牛角尖的时候,无人拉的出来,晓之以理也不行,凌子拓索性跟她讲:“我跟你说件事,是真事。”

    “什么事?”凌子桐来了兴趣,他家哥哥可是从来不讲别人家的事。

    见凌子桐亮晶晶的眼神,凌子拓打消了闭嘴的念头,他说:“嗯,有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是夫妻,男人出轨,女人跟她离婚,但是两人有了孩子,男人又将女人追了回来,说是断了外头的桃花,事实上也真是断了,女人虽然回来,但已经不是原来的女人了,她总疑神疑鬼,男人出门的每一步都得跟她报备,否则她就觉得男人又在外面胡来,甚至动手打骂男人,桐桐,你觉得他们的结果怎样?”

    凌子拓真没给人讲过故事,话说的刻板,但事却还让凌子桐听了进去。

    “还能怎样?肯定又分开了呗?”这个答案谁都想得出来。

    “错。”凌子拓摇头。

    “因为女人整天的疑神疑鬼,而且非打则骂,时间久了,男人即便有恕罪的心,也被磋磨光了,最后的结果是,男人又回头找个当时那个出轨的女人,而女人仍旧整天吵闹,而且坚决不离开。”凌子拓说出让人惊诧的结局。

    “怎么可能?”如果不是车子又车顶,凌子桐这一下就得跳出去,她大声反驳:“哥哥,你在哪听到的这个?杜撰的吧?”

    凌子拓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在地转开脸,“当时在公司时无意中听到公司员工讲的,是真事。”

    “我想告诉桐桐的是,就因为胡思乱想,就扭曲了事实,所以,没证据的想象真的要不得,以后如果你不想见着东方不败队队长的话,我们就离远一点。”

    孟松没有做出对凌家不利的事,他也不能见着不顺眼的就灭了人家吧?

    凌子桐还陷在凌子拓讲的事里,她反驳说:“女人之所以胡思乱想,那还不是因为男人有过错?如果男人不犯错,那不就没别的事了?”

    “按桐桐的话,做过小偷的就一辈子是小偷了?”凌子拓反问。

    ------题外话------

    谢谢槿颜183的钻石,qquser9193868的花花,谢谢夢隕丶淚傾城,bjyujuan 的五分评价票票,鞠躬感谢支持正版的妞们,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