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118章 懒人有懒福

第118章 懒人有懒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等两人上了楼,丧尸终于停下撞击楼梯扶手的动作,他顶着脑门上的窟窿,往凌子拓跟凌子桐走来,大概子弹触到小脑某一处,丧尸走了两步后开始不稳,身体左右摇晃,片刻后就脱离了原本的路线,往一旁栏杆处歪去,然后头朝下,栽出了栏杆外。

    凌子桐顺着栏杆往下看,问凌子拓,也像是问自己:“我这一枪有用?”

    转了一圈,丧尸还是掉了下去。

    凌子桐睁大眼睛,桃红色唇瓣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大,这模样怎么看怎么惹人怜爱,凌子拓捏着她的手心,笑道:“没错,桐桐这一枪很有用。”

    虽然效果晚了一点。

    二楼是跟楼下一样宽大的空间,只有中间一张床,其他地方堆放着很多还没拆装的箱子,凌子桐走到角落里,搬出来一个四四方方,有四五十厘米左右长宽的箱子,不算重,却也不轻,她将箱子往中间放,掏出匕首,划开箱子上的胶带,打开后才发现里面是码得整齐的袋装饼干,这些饼干不算多好,但在末世那就能救下不少人的命,将这箱饼干收起来,再走向刚才箱子搁放的地方,那边一摞都是一模一样的箱子,没有再逐个打开来看,直接将这些收进去,这摞箱子旁边另有十来个还大一些的纸箱子,不像盛放饼干的箱子那样,上面什么都没有,这十来个上头描红了某某方便面个大字,凌子桐想看不到都不行。

    用手指敲了敲箱子,感觉里面有东西,凌子桐才将所有的方便面也收起来。

    除了那占据了大半个房屋的箱子外,角落里还放了一个更大一些的纸箱子,起码有刚才装饼干的四五个大,凌子桐本以为有什么好吃的,打开才发现里面竟然是暖水瓶。

    “这倒是好东西。”凌子桐弹了弹清脆的暖水瓶壳子,说:“这天渐渐冷了,冷水恐怕也用不了多久,正好可以用来装热水。”

    这里不仅有小号的,也有那种大号的,而且暖水瓶箱子旁边放着的是暖水瓶胆,大小号也有,再往一旁放的是一些生活用品,有脸盆,毛巾,还有牙杯药膏之类的,桐桐不客气地全部带走。

    在凌子桐收拾这边时,凌子拓也没闲着,他走到床的另一边,那边仍旧是一些箱子,凌子拓敲了敲手边的一个纸箱,问:“桐桐,这边就白酒,要不要?”

    凌子桐头也没回地回答:“要。”

    即便不喝,这东西也总有用,说不定以后还能用着消毒呢。

    两人忙活一阵,这二楼占据了大半空间的存货全部消失,凌子桐满意了,这趟果然没白来。

    一直到两人收拾好东西,凌子桐都没听到楼下有动静,按理说以孟松的速度,只要他想,这会儿早就该赶过来了,想了想,凌子桐走到靠近十字路口的那边玻璃墙,透过玻璃往外看去,果然,东方不败队的几辆车子已经停在下面了,就距离他们不远处,之所以没上来,是因为他们正跟丧尸对打呢!

    或者东方不败队物资根本不缺,他们过来不过是跟凌家人一个目的,让队员激发异能。凌子桐看着十字路上奋力跟丧尸拼搏的东方不败队,这么想着。

    “桐桐看什么?”也跟过来的凌子拓勾住凌子桐的肩膀,问。

    “没什么。”凌子桐转身,说:“哥哥,我们下去看看凌一大哥他们。”

    凌一几人去了里面院子,到现在还没动静,这有点奇怪。

    “嗯。”凌子拓扫了一眼下方,看到东方不败队一个队员正用火系异能杀掉跟前一个丧尸,他转身离开。

    凌子拓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一直靠在车子上,并没有参与杀丧尸行动的孟松抬头看过去,用仅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说:“原来他真的一点都不好奇。”

    孟松早就怀疑凌子拓队里的异能者不少,今天凌子拓见到火系异能竟然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可见在凌子拓看来,火系异能根本不算什么。

    孟松吐掉口中的口香糖,低笑说:“真想知道你的异能是什么啊!”

    凌子拓跟凌子桐下了口,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凌子桐又顺便将一楼散落的东西全部收起来,反正外头的丧尸有人对付,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

    地上那些小东西凌子桐隔空都能收起来,所以并没浪费时间。

    两人转去了凌一他们刚才进去的门。

    进了门后,两人才发现这家的院子挺大,而且房间也多,大概是因为这家人不少。

    此时,院子里一片热闹。

    凌一凌二凌六站在正屋走廊下,凌五跟凌七两人手拿砍刀,正跟一个丧尸对打,两人脚边还躺着三个丧尸脑袋,风一吹,丧尸头颅滚动一圈。

    跟两人对打的丧尸是个二级女丧尸,速度力量都不弱,凌子桐勉强能从那张腐烂的脸上看出大约年纪来,这女丧尸五十左右,应该是这家的女主人,她同样一身睡衣,衣服虽然完整,不过上面沾满了血渍,有丧尸的污血,也有干涸的人类血迹,丧尸张大了嘴,嘴角流出恶臭的涎水,她稳了稳身形,刚要抓向凌六,却又在走出一步时突然定住脚步。

    女丧尸鼻子耸动,她无法转头,只能连着身子一起转过来,视线呆滞,却不影响她对美味的感知,女丧尸找准了味道来源,直奔而去。

    凌子桐站在出口处,见着女丧尸奔过来,她拽住凌子拓的衣袖,问:“哥哥,你觉得她是奔你来,还是奔我来的?”

    没错,女丧尸的目的很明显,她直直朝着刚进来的凌家兄妹俩窜来。

    凌子拓能怎么说?

    难道让他明说丧尸是奔着桐桐的?他不愿让桐桐担心,进而追根究底,凌子拓索性直接误导她,凌子拓说:“看样子是奔我来的。”

    凌子桐还真没怀疑。

    原因很简单,从前世她就知道,越是高阶异能者,对丧尸的吸引力越大,虽然她没见过雷电异能,但凌子桐仅凭猜测就知道,凌子拓绝对超过二级,现在应该在三阶初级。

    这样的凌子拓自然是最得丧尸喜爱的,也最容易让丧尸疯狂的。

    凌子桐往前一站,想用自己的小身板挡住凌子拓的身躯,无奈她目前比凌子拓起码矮了十五公分,所以,不管高度,还是宽度,她都不可能完全将凌子拓遮挡住。

    没办法,以绝后患的办法还是直接灭了这二级丧尸,凌子桐握紧手中砍刀,对身后的人说:“哥哥你推开,我去收拾她。”

    不止一次被凌子桐这么保护着,凌子拓每一回像第一次被保护一样,心跳快的失去原本的频率,他眼眶泛热,恨不得将人融入骨血里。

    他怎么就这么爱不够她呢?

    将那份感动珍藏在心里,凌子拓哑着嗓子说:“不用桐桐帮忙,让凌一他们解决。

    虽然三组才凌一一个异能者,但时间过了这么久,三组队员从来没放弃训练,此时的初级丧尸已经无法让他们激发异能,二级丧尸也只能是勉强有用。

    “哦。”凌子桐觉得的确应该给其他人机会。

    既然要给别人机会,她跟凌子拓就不能站在显然的位置,凌子桐勾住凌子拓的衣袖,走向正屋前面,又离刚才站的位置不远的一株枣树后头。

    这边,靠的两人近一些的凌二跟凌六已经过来,截住丧尸的脚步。

    被人阻挡,女丧尸指甲带着凌厉的风刺向离挡在她正面的凌二。

    凌六则在丧尸攻击凌二时后退几步,将战场留给凌二,凌家人知道,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单个人对付一个二级丧尸激发异能的几率更大一些。

    凌二这回没有闪躲,丧尸黑指甲直朝他脖颈刺来,凌二身上衣服完整,裸露出来的脖颈就成为攻击的目标,女丧尸甚至能闻到凌二脖子上跳动的血管里流淌的美味了。

    虽然这味道不及刚才两人,但对于饿极的丧尸也有一定的吸引力。

    女丧尸行动快如闪电,牙齿甚至兴奋的咯吱咯吱的响,凌二听着有些牙酸,伴随着恶臭,凌二看到近在眼前的指甲缝里还带着腐肉,那不单纯是丧尸身上散发的恶臭,而是一种腐臭,眼中所见,鼻尖所闻,耳中所听让凌二身体产生一种反感,那种身体本能的反应,凌二无法控制。

    就这么一瞬间的反感让丧尸钻了空子,眼看着黑指甲即将穿透凌二喉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他们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让凌二分神,只是手中的武器都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这凌二同志吧,说懒比谁都懒,但说他反应快又比谁都快,只差那么那么一厘米,凌二脑袋往后仰,等避开丧尸的指甲后才整个人往后退。

    他身后就是那棵枣树,现在秋季,正值枣子成熟的时候,凌二往后退的时候不免撞上了那棵树,身体带出一股冲劲,将枣树撞得哗啦啦作响,已经成熟多时的枣子随着树枝的晃动噼里啪啦往下掉。

    有几颗枣子正巧砸在枣树另一边的凌子桐头上,她捂着脑袋低呼一声,凌子拓失笑,将她脑袋按在胸口,两人后退。

    而凌子拓跟凌子桐往后退开的动静无疑是将自己暴露了,而且没谁比凌子拓清楚,凌子桐平常身上的清香味会随着身体的运动逐渐加剧外渗,即便是平时的行走也会让青草香快速扩散。

    女丧尸第一时间闻到那股让她躁动的美味,她突然改变方向,放掉尽在眼前的凌二,转而追向凌子桐跟凌子拓。

    凌二倒是没有逃过一劫的喜悦,相反,他有些生气,这丧尸也太不把他放在心上,这种事情还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到,难道是这丧尸不太饿?

    即便不饿那也不行,丧尸是他带到凌子拓跟凌子桐面前的,自然由他解决。

    凌二平常总是一副木头人的样子,人说泥人还有三分火,他这木头人也照样有,而且木头遇火后还不知哧溜一声,彻底着了?

    凌一他们跟凌二从小到大生活工作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凌二如此怒过,而众人也没想到,凌二这一怒不仅给他们带来了惊,还给他们带来了喜。

    只见脸色突然冷下来的凌二眼带火光地看着丧尸,刚要抬脚追上丧尸,却有东西更快一步缠住丧尸的四肢。

    凌五擦了擦眼睛,用肩膀撞了一下凌一,颤巍巍问:“老大,我,没看错吧?”

    凌一看着枣树突然长出来的树藤像是有意识似的圈住女丧尸的胳膊跟腿,而且越缠越紧,女丧尸即便有长指甲也无能为力,凌一肯定地点头:“你没看错。”

    凌二也惊诧了,不过瞬间又反应归来,他凝神,看向枣树,而后无声指挥:缠住她的脖子,我要她的脑袋。

    枣树得了命令,一根挂满了枣子的树枝快速弯下来,而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又极快地圈住丧尸的脖子,这树枝要比圈住丧尸四肢的树藤粗得多,自然有力的多。

    咔嚓,咔嚓——

    女丧尸颈骨被扭断,头颅却还挂在脖子上,因为一层皮肉压根支撑不住头颅,整个脑袋歪在肩头。

    完成了任务,枣树蔓藤树枝慢悠悠地松开,而后再慢悠悠地缩回去,最后回归成那原本枣树模样,那姿态,怎么看怎么熟悉。

    “嘻嘻,这树跟二哥好像!”凌子桐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凌六高兴了直挥拳头,感觉比自己有了异能还高兴,兴奋之余,他还不忘问凌子桐:“小姐,老二这异能会不会是木系的?”

    金木水火,可不就差木了吗?

    “没错。”凌子桐也高兴,没想到凌二这么容易就有了异能,这难道叫懒人有懒福?

    而且凌子桐如果记得不错的话,凌二这异能跟她前世见过的都不一样,前世那些木系异能者虽然能指挥植物,但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今天看到凌二,凌子桐突然想到一个词,和——谐。

    凌二跟被他指挥的枣树在攻击丧尸时不分你我,感觉就像那枣树是凌二的分身一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物合一?

    “这可好,以后老二杀丧尸只管去有植物的地方就行。”凌六笑道。

    凌一难得露出笑容,不过转瞬又逝,他眉头跳了跳:“如果周围都没植物呢?”

    凌一的风系异能随时随地都能用,其他的火系水系,甚至龚小七的土系异能都可以随意用,可木系起码需要植物做媒介吧?

    众人目光看向凌子桐。

    凌子桐摸着鼻子,她其实也不知道,但曾听过,她说:“空气中应该有木系元素吧?”

    至于木系元素具体是什么,凌子桐并不清楚。

    “不着急。”凌子拓抓住凌子桐揪着她自己头发的手,安抚说:“凌二不过才刚有异能,等他熟悉了自己的异能,他自己就能研究出来。”

    而且看凌二木木的脸上有着不同以往的神采,其他人无不暗笑,看来凌二真的很满意他的异能。

    凌子拓救下她的头发,凌子桐拍着脑门,小声骂自己:“要知道我就该好好听他们说的。”

    当初飘在半空时也太过无聊,偶尔听人听过,因为没兴趣,她很快离开,谁承想她还能再活一次,凌子桐觉得自己现在了解的东西不少,但都是皮毛,这让她有一种其实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

    不等她进一步自我唾弃,凌子拓已经转开话题,凌子拓望了眼树上的枣子,问凌二:“这枣子能不能吃?”

    丧尸出没之处水源已经被污染,这枣树恐怕也没逃得了丧尸毒的侵透吧?

    而且前段时间还下了雨,这雨水合着丧尸毒早就被浸在泥土里,这些枣子还是不吃为妙。

    就在大家都觉得枣子不能吃时,凌二却木愣愣地说:“能吃。”

    “它告诉你的?”凌子桐指着枣树,觉得世界太过不可思议。

    凌二摇头:“不是,我自己感觉的。”

    凌子桐倒是不怀疑凌二的感觉,在她看来,丧尸毒对人类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对动植物的,既然金毛它们对丧尸毒有抗性,那么这植物又有何不能?

    不过,凌子桐问:“会不会丧尸毒对一部分动物有作用,也会对一部分植物有作用?”

    别人不太清楚凌子桐的话,跟凌子桐一起经历过的凌子拓却明白,他反问:“桐桐是说当初基地小树林里变异的那棵树?”

    当初金毛有那么多手下,大部分都扛不住丧尸毒而发疯,这树自然也会被丧尸毒侵袭,而后变异,成为杀人的凶器。

    “对。”凌子桐就是这个意思。

    凌家其他人也才明白凌子拓跟凌子桐所要表达的意思,他们当日没有进去小树林,只是在外面听说了,不过他们也知道那些变异的植物很厉害,武栋梁多少个兄弟都被勒死。

    “这么说的话,老二的敌人不仅有丧尸,还有树妖了?”凌六问。

    凌一瞥了他一眼,凉声说:“不光是老二有树妖敌人,我们也有,而且说不定以后还得遇到发狂的动物,任何能攻击人的东西。”

    凌六顿时蔫了,他忘了。

    真是处处都危险哪!

    见气氛不复刚才的喜悦,凌子桐插嘴:“二哥,你帮我将这树上的枣子都晃下来吧!”

    爬树上挨个摘的话太费事。

    “好。”凌二现在还有精力。

    他再次凝聚精神力,枣树开始从上往下的晃动,凌子桐快速从空间找出一个渔网,而且还是那只密密麻麻的网子,她指挥站着的几人:“快,快点将网子打开,让枣子掉在上面。”

    不然掉在地上还得捡,而且地上还不干净。

    小姐发话,大家齐动手,就连凌子拓都被指挥动了,他站在凌子桐不远,手里扯着网子,其他人也围城一圈,将枣树围在中间。

    枣树晃动的越厉害,一些成熟的,泛着黄的枣子纷纷往下掉,跟下枣子雨似的,这树挺大,上头的枣子掉下来一大半后,渔网直往地上坠,快要撑不住了。

    “哥哥,你说这有没有五十斤?”凌子桐看着有青有黄,还有红的大枣问。

    “起码一百斤。”凌子拓只扫了一眼,说。

    末世来临时枣树还没熟,也就没人吃,整整一大颗树,掉下来百来斤根本不是问题。

    凌子桐笑得不可自已,她说:“以后又有零食了。”

    “这枣子不能多吃。”凌子拓低声提醒了一句,生怕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凌子桐会偷偷的吃。

    “知道了,我也就馋个几天。”

    她还挺有自知之明,除了几样她极为喜欢的水果跟蔬菜,其他东西都三分钟热度,吃两天自动就忘记了。

    等到不再往下掉时,凌子桐抬头看着枣树,上面只剩下一些小的,还发青的小枣子。

    几个男人逐渐靠拢,将枣子汇集到一处,凌子桐松了手,看着渔网兜住的枣子,感叹了一句:“这渔网真结实!”

    “小姐说笑了,这渔网可比你想象的要结实的多呢,看看人家一撒网都捞上来上百斤的鱼就知道。”凌六捡了一个最大的枣子往嘴里塞,感觉到甘甜的果肉在口腔化开,他缩着脖子说。

    凌子桐嘿嘿一声,她的确是没见识。

    “桐桐,将这些全部收起来。”凌子拓将渔网打了个结,一百多斤的枣子就这么轻松地提到凌子桐面前。

    “哦,好。”虽然口中答应,凌子桐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些枣子,她还没来得及吃一个呢。

    凌六见此,呵呵地笑,嘴里将枣子嚼的咯吱响。

    “桐桐乖,回去再吃。”凌子拓看她那馋样笑道。

    不是他不愿现在让凌子桐吃,而是条件还不允许。

    “嗯。”将渔网收进去。

    凌六吐出枣核,也不笑了,众人望向侧面的小门口,就是刚才凌子拓两人进来的门,此刻,孟松正款步走来,一声黑衣将他的修长身材包裹住,略长的头发随意披散,雌雄莫辩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一双桃花眼扫了眼四周,看到地上二级丧尸时目光停滞一会儿,继而转开。

    “看来我们还真有缘。”仿佛看不到凌家人的不善,孟松笑道。

    “的确有缘,不过你好像来晚了一会儿,这里可没什么物资。”凌子拓在场,其他人不能开口,凌子桐又不愿自家哥哥跟孟松接触,她只好不善地回答。

    “是吗?”孟松笑的有些奇怪。

    如果刚开始,凌子桐还会尽量隐藏住自己的空间异能,不过现在异能者越来越多,其中不乏空间异能者,看孟松的眼神,他大概也能猜得出来,而此次孟松出来时也只跟手下开着三辆车,其中没有卡车,想必他也有收藏物资的其他办法。

    不打算跟孟松多纠缠,凌子桐牵住凌子拓的手,问:“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们要走了。”

    孟松身体往旁边侧了一下,做出一个‘请便’的手势。

    凌家人陆续往外走。

    凌一带头,其他人紧随其后,凌子拓跟凌子桐则走在最后,当凌子拓经过他身边时,孟松低笑地开口:“我出基地之前曾听到这样一个笑话,不知凌队长有没有兴趣?”

    孟松不会无缘无故开口,说是笑话,他知道定有其事。

    “愿闻其详。”

    凌子拓不走了。

    凌家人也跟着停下脚步。

    凌子桐虽然不愿跟孟松接触,但观孟松的表情,事情似乎有些严重。

    孟松早就猜到这样的结果,所以说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省时。

    “我的人得到消息,李松和找来基地有野心的几人,他放言说谁替他报仇,他就甘愿将那个位置让出来。”孟松松开手,掌心躺着一张纸条。

    “李松和也只剩下那个位置了。”凌子拓冷声说。

    言下之意,李松和凭什么让人帮他?即便没有他的应允,那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还是会坐上。

    而且,即便有李松和的保举,没有强悍的实力,那位置他们也坐不稳。

    “你是低看李松和了。”孟松却摇头。

    “这话怎么说?”

    “李松和能坐上那个位置,有他的能耐之处,虽然年纪大了,思想有些变化,但不能否认他年轻时的魄力。”孟松不赞同地说。

    这话凌子拓承认。

    见此,孟松接着说:“凌队长恐怕还不知道李松和有私兵吧?”

    凌子拓抬头,视线凌厉地看向孟松。

    孟松无辜地笑道:“我说的是事实,这也是我从那小子口中套出来的,也不枉我话费那么多时间跟精力,还得忍受那些白痴要求。”

    想到之前作出的那些蠢事,孟松心中就觉得呕得慌,他刚才不该只断那小子一个手腕的。

    观察孟松脸上嫌弃的表情,不似作假,也就是说他的消息来源很可能是真的,介于上回孟松的提醒,凌子拓心中越发肯定,不过他也知道孟松不会无缘无故帮他。

    “你需要凌家做什么?”凌子拓直接问条件。

    还没等孟松回答,凌子拓提醒了一句:“如果你还是想以前跟凌某提过的事,那孟队长还是别开口的好。”

    凌子拓还记得上回孟松想让他帮忙,掌控整个基地,这件事之前没答应,现在就更不可能答应了。

    “凌队长误会了,上回是我不自量力,等我回去后好好想了想,觉得也不可能,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所以今天的消息算是我白白奉送,也算是对凌队长之前提醒的感谢。”孟松说。

    凌子拓眉心微动,没说相不相信。

    孟松苦笑:“我知道自己的形象在凌队长眼中早就成了负数,不过这个消息是真的,希望能帮到凌队长。”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孟队长,如果孟队长以后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违反道义,在凌某力所能及范围内,凌某会竭尽全力帮助孟队长。”如果孟松今天这个消息有用,那就值得凌子拓付出一个人情的代价。

    送上门的好处自然没有往外推拒的道理,孟松低头感谢:“那就先谢谢凌队长了。”

    “但前提是孟队长的消息真的值这个价。”凌子拓说。

    “自然。”

    孟松没有立即开口,他先看着凌一几人。

    “他们是我的兄弟。”凌子拓说。

    是兄弟,自然可靠。

    孟松耸肩,充分表示了自己的怀疑。

    凌一也不为难孟松,他对凌子拓说:“少爷,我们去别家看看。”

    “好。”

    凌一带着凌五跟凌六离开,凌二跟凌七守在门口。

    阻挡住试图闯进去的丧尸。

    狼藉的房间内站着两个仪表堂堂的男人,及一个娇俏可爱的女孩子,如果不是环境不对,旁观者定要以为这是个美好的画面。

    当然,旁观者同样不知道他们谈论的话题同样不美好。

    “李松和有私兵,这是他早几年就准备的,人数不多,具体数目我不太清楚,但也不少于五十个,他们各个身手敏捷,专职服务于李松和一人,替李松和做些暗中的事,这些人身手不一定有凌队长的人厉害,但他们的隐藏能力却是凌队长的人想不到的。”孟松缓缓说道。

    随着孟松的话,凌子拓也逐渐敛了神情,他说:“李松和想动用他的私兵来灭了我凌家?”

    “是。”孟松点头说:“但也不是全部,李松和起码得留下一部分保护他的儿子,而他的儿子,啧啧,太冲动,在李松和没醒来时就自己过来送死,如果李松和是清醒的,这小子怎么也跑不出来,即便是跑出来,恐怕你们也不会轻易拿下他。”

    后面一串话是孟松自己的想法,有一些机密的事他也无法探听到。

    “你的意思是李松和很可能将他的私兵一分为二,一部分为送人,好让人为他报仇,一部分用来保护儿子?”凌子拓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不停地点动。

    “我猜的。”孟松吐出三个字。

    虽然是猜的,但听他的语气,这事也是*不离十。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用私兵为自己报仇?”凌子桐忍不住插嘴。

    她觉得李松和这样是绕了一大圈,这样岂不是白做很多工?

    孟松笑看着凌子拓,凌子拓抽出裤子口袋里的手,捏了捏凌子桐的耳垂,说:“不,他这样叫做祸水东引,他等于是用一半的私兵换了他跟他儿子的安宁。”

    如果私兵从他手中出来,依凌家的能力,很快会查出来,到时凌家反扑,李松和讨不了好,他比谁都清楚凌家人的能力,而换一种方式,他舍得了这一半的私兵,就是将招惹凌家这事抛给了别人,届时凌家要报复也不会报复他。

    “可是我们知道了这私兵是他的。”凌子桐又反驳了一句。

    凌子拓失笑:“但是李松和并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

    换句话说,如果今天不是孟松提醒,到时有人找凌家的茬,凌子拓能想到李松和是幕后之人,但他想不到李松和还有后招,大意之事最要不得,蚂蚁还能咬死大象,更何况他不是大象,那些私兵也不是蚂蚁。

    话虽然拗口,仔细听过,逐字辨别,凌子桐明白自家哥哥的意思后有些担心地问:“哥哥,那文哥他们现在岂不是很危险?”

    家里只有二组几个人,还有龚叔,冯晶晶,墨城几个战斗值不高的人,梁爽跟凌四受伤未愈,韩戚玥可以忽略不计,如果李松和的私兵现在就动他们的话,凌文他们又要抵抗那些人,还要保护几人,到时处境肯定危险。

    “桐桐不急。”眼看着凌子桐就要拽着凌子拓往外走,准备回去了,凌子拓将人按在怀中,轻声安抚。

    “桐桐忘记基地周围埋的炸药了?而且哥哥出来之前已经给凌文足够的武器,另外,桐桐别忘了凌文他们可不是一般幸存者,有凌文在,我不担心。”凌子拓见凌子桐眉头还没松开,他继续分析道:“桐桐应该知道如果李松和想灭我凌家,他首先要解决的是我,所以,我猜他一定会在我出现在基地时才会动手。”

    至于李松和会不会抓凌文他们威胁凌子拓,这压根不可能,李松和才因为抓住凌四而吃亏,他知道一旦惹怒凌子拓,他一定会受到最血腥的报复。

    “嘿嘿,我刚才太着急了。”想清楚前后,凌子桐傻笑道。

    用力揉着凌子桐的发顶,将她发丝再次揉成鸡窝,凌子拓很有成就感。

    孟松心中暗暗为凌子拓的理智而惊讶,他本就知道凌子拓是少见的厉害人物,今天这短短几句话,他再次推翻了以往对凌子拓的认识,原来真是是他太过自信了,以为还能跟凌子拓一较高下,看来,凌子拓只能做朋友,不该为敌人。

    在凌子拓跟凌子桐相视而笑时,孟松突然上前一步,用手指点了一下凌子拓的胳膊。

    凌子拓转头,身上威压自然释放,他沉声问:“你在做什么?”

    “看到凌队长这边的丧尸污血,我以为是虫类。”孟松镇定地解释,“要知道,这末世,昆虫有时候都是致命的。”

    凌子拓看了眼自己外套上那滴丧尸血,皱眉,语气没见好:“不劳孟队长担心。”

    孟松头点着太阳穴,显然被误会的不轻,他脸色也不好,越过凌子拓往外走:“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一步。”

    在凌子拓没看见的地方,孟松脸色越发凝重。

    等东方不败队的车子离开后,凌子桐才走到凌子拓另一边,盯着凌子拓胳膊上的丧尸血,凑过去,用鼻子嗅了嗅,没发现什么异常,但凌子桐还是不放心,她不容反驳地说:“哥哥,快将外套脱下来。”

    “怎么了?”凌子拓见这丫头越发会吃醋了,他故意说:“这衣服今早才穿的,还是新的,如今这时候扔掉实在浪费,还是让哥哥穿着吧。”

    “凌子拓!”凌子桐咬牙,一跨步站到凌子拓面前,双手各抓住他一边衣襟,说:“你不脱我帮你脱!哼,大不了我赔你一件。”

    反正凌子拓的衣服不能沾上孟松的味道,哪怕一根手指都不行。

    “哈哈哈——”凌子拓大笑不止。

    这丫头吃醋起来还真是毫无理由。

    “笑什么笑?”凌子桐手忙个不停,嘴里还斥道:“想让我看看你的牙有多白吗?”

    虽然无理取闹,但凌子拓还是爱不释手,他双手扶着凌子桐的腰,便于她动作。

    好不容易解开外套上的纽扣,凌子桐赶紧将衣服放在旁边货架上,一边还振振有词地说:“哥哥,你这也是在做好事,说不定以后还有人来,将这衣服送给需要的人,人家还会感谢哥哥呢。”

    “是,是,桐桐说的有理。”为了不让这丫头炸毛,凌子桐怎么说他怎么同意。

    凌子拓这般识趣,凌子桐郁燥的心情好了点,动作也温柔下来,她从空间找出一件凌子拓能穿的号,开口:“抬手。”

    很少被凌子桐这么伺候穿衣服,感觉还不错,凌子拓抬起胳膊,享受自家宝贝的服务。

    替他拉上拉链,见凌子拓笑的灿烂,凌子桐没忍住,一手掐住凌子拓的腰眼,看他脸上憋得扭曲的笑,这才满意地收回手,转身,留下两个字:“走吧。”

    整理了一下外套,凌子拓摇摇头,跟上凌子桐。

    两人出了这超市的门时,凌一几人正往卡车上搬东西,见到凌子桐时,凌一说:“这些都是玉米面,那边还有干玉米粒,小姐要不要去收?”

    “好。”凌子桐放慢脚步,等身后的人赶上来,两人才并肩朝凌一指着的人家走去。

    既然开着卡车出来,回去时车内还是要装一些东西的。

    这个村子的粮食不多,有房子里就几袋米面,大概够这几家一两个月吃的,还有的房子里甚至一点吃的都没留下,大概逃难时带走了。

    收了周围一圈后,凌子桐有些好奇:“按说这个村子还算富裕,那这些村民是靠什么赚钱的呢?”

    这也是凌家其他人比较好奇的地方,这一路走来,他们没看着一般遍布在村子周围的农田,只有在靠近村子的时候有一片菜地,菜地往南是一片树林,树林遮挡住再难免的景象。

    ------题外话------

    之前一直纠结上一章中丧尸呼吸这个情节,因为本文设定丧尸会继续升级,到了一定程度后会需要呼吸,与其半路在呼吸,不如开始就这么设定,但低级丧尸能呼吸,却不需要呼吸,就这个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