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122 谁更高杆

第122 谁更高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误会?”平头森然地问。

    这女人不反驳还好,他刚才分明听到几个女人之间的对话了,她现在就是睁眼说瞎话,不论好人坏人,最不能忍受的大概就是背叛,平头凸出的眼球泛着诡异的笑,他粗着声音对女人说:“徐莲,你过来。”

    那徐莲觉得脊背发冷,别说靠的近了,就这么远远看着,她都无法直视平头,她跟平头好歹也认识了快两个月,对平头虽不说很了解,但起码也能意识到此刻的平头是处于暴怒的边缘,平头这人极为阴辣,凡是得罪他的都会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她不想跟以前被平头报复的人一样。

    徐莲终于将目光调向平头,竭力遏制才没喊出声来,她勉强地扯着嘴角:“冲哥,我,我去给你找找,看附近有没有医生。”

    在平头的目光下她觉得自己的那点心思已经被赤果果的扒出来,她心绪混乱,根本无法冷静思考,平时用在平头身上的美人计已经不管用,徐莲只好随意找个借口。

    “嗬嗬嗬——”平头果然笑了,他从没听过这么拙劣的借口。

    笑声过后就是撕心裂肺的咳嗽,喉咙伤的厉害,几声咳嗽后,一缕血丝挂在嘴角,让平头整个人添了一层鬼魅,他给出最后通缉:“我数到三,如果你没站到我跟前,后果你应该想得到。”

    徐莲哭了,跟以往发嗲假哭不同,这是真正面临死亡的哭泣,她捂着脸,嘤嘤的哭。

    “冲哥,我刚才不应该丢下你走的,你别杀我。”

    刚才的辩解跟借口没有任何作用,徐莲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承认错误,试图得到平头的怜惜。

    徐莲长相跟钱佳佳一个类型,却又比钱佳佳的清秀中多了一些娇美,尤其是她梨花带雨的模样,端的是楚楚可怜。

    徐莲知道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即便是愧疚的求饶也做成了一副娇弱清丽的姿态来,而平头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她这个表情,每每这时候,平头即便有再大的怒火也会自然而然的熄灭。

    但徐莲错就错在她没有意识到平头这回的怒火跟以往的不同,以往平头遇到的都是普通幸存者,即便是有几个异能者,对上他的火系异能也差的不止一点半点,平头以往的怒火都是因为他的威严被挑衅,而这回却实实在在摔了个跟头,他最不堪的一幕就这么暴露在所有人面前,而且他现在已经面目被毁,此时的平头看到徐莲的矫揉造作,只会让他看清楚这女人的真面目,她丝毫不担心他的伤,而是想尽办法让自己脱险。

    真是个自私的女人!

    平头笑了一下,脸上被火烧出来的伤处跟水泡晃悠悠的,他说:“你想让我原谅你?”

    听出平头声音已经平和下来,徐莲心中暗喜,就知道这一招一定会成功,但脸上却越发柔弱:“冲哥,我真的知道错了,冲哥,我跟了你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在我心里,真的没有任何人比冲哥还重要,为了冲哥,我愿意做一切。”

    这时候不表忠心什么时候表?

    人啊,有时候就是这么悲哀,一旦兴奋过了头就会忘记自己的能耐。

    而平头在听到徐莲这句话时,怒火果然又消了些,他声音罕见的柔和下来:“你真的愿意为我做一切?”

    “冲哥还不相信我吗?”平头的语气跟以往已经没有区别,徐莲也大胆起来,她甚至挤出一抹诱惑的笑容来,虽然在平头看来有些牵强。

    “嗬嗬,嗬嗬,我相信,我怎么不相信?”平头来回咀嚼这几句话,然后朝徐莲招手,“那你过来。”

    徐莲笑容一僵,涂得通红的嘴唇颤了颤,说:“冲哥,我,我粗手粗脚的,会伤着你,还是让小虹她们过去扶着冲哥,我给冲哥拿水去。”

    徐莲敢肯定,如果她近距离看到平头的脸,一定会好几顿吃不下饭。

    “徐莲,你不是愿意为我做一切的吗?我就想让你照顾我,一点点疼我还是能受得住的,你过来!”说到最后一句,平头声音已经冷了下来。

    看来是糊弄不过去了,徐莲心下有些责怪凌子拓,为什么刚才不直接杀了平头?

    心中再不愿,徐莲还是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平头挪过去,她祈祷平头会突然放她离开,但是一直等到她离平头还有两步距离时,平头一直没松口,大的凸出的眼睛紧紧盯着徐莲,让徐莲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冲,冲哥,我来了。”徐莲看着自己的脚尖,始终不敢往平头脸上瞧去。

    “怎么,怕我这张脸?”平头哼声问。

    “哪里?我喜欢的是冲哥的人,不管冲哥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徐莲口是心非地说。

    “那你过来,靠近一些。”平头并没说相不相信徐莲的话,他再次温柔地说。

    这人情绪诡变,徐莲内心喊着不要过去,但在平头的视线下,脚步却不由自主地迈了过去,直到停在平头半米距离的时候。

    “我再问一遍,徐莲,你真的愿意为我做任何事?而且是喜欢我这个人?”平头声音有些飘忽。

    “当,当然。”已经反水过一次,徐莲知道自己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

    “嗬嗬,嗬嗬,很好,很好。”平头突然扑上前,一只胳膊勾住徐莲的小腿,冲力太大,徐莲身体往后仰去,重重摔在地上,哀叫一声。

    平头又迅速往徐莲爬过去,放在背后的左手手心再冒出一团火,那火比之前抛向肖承跟凌子拓的火团要小很多,他在徐莲挣扎着想爬起来时,左手连带着火球迅速往徐莲脸上拍去。

    “既然你不怕我,还愿意为我做任何事,那么你就跟我一样吧。”平头忘不掉徐莲在看到受伤的脸时,眼中的厌恶跟惊惧,既然她这么嫌弃自己,那她就陪着自己吧。

    “啊——”

    热浪扑面而来,那种灼烧之痛根本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徐莲几乎都能听到自己脸皮被烧的啪啪作响,很快,一股焦糊味顺着空气扩散开来。

    徐莲拼命挣扎,但即便平头重伤,凭徐莲的力气也撼动不了他分毫,她越是反抗,平头越是用力将手往下按,而且火势不减反强。

    另外四个女人两两抱成团,她们知道平头狠,却没想到他竟然对同床共枕了这么久的女人都能下如此重的手,四个女人再一次刷新了对平头的认识。

    徐莲的痛叫声越来越低,最后直接痛晕了过去。

    看徐莲没了动静,平头才缩回手,神经质地反复说:“比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敢背叛我,我说过会让你生不如死的,嗬嗬——”

    平头这动作不仅惊住了剩下几个女人,也让他身旁几个男人纷纷变了脸色。

    “冲,冲哥,你别冲动。”除了被踢废了的一人外,其他三人俱都往旁边悄悄躲去。

    “都给老子闭嘴!”耳边充斥着女人的尖叫,平头喊道。

    四个女人,尤其是之前想跟徐莲一起离开的另外两个被平头这么一呵,顿时清醒,其中一人推开另一个女人,就往木椅子方向跑去,她宁愿拼死一搏,也不愿跟徐莲一样生不如死。

    平头现在神经极为敏——感,这女人的逃跑让他再次爆发,想也不想,平头直接抛出一个火球,火球正中女人的后背,女人的外套瞬间被点着,火势急速蔓延,很快燎了她的头发,到脸,再到整个身体,女人被大火彻底吞噬。

    三个女人当中仅剩的最后一个见到这么恐怖的场面,眼睛直翻,一口气没上来,生生吓死了。

    “嘎嘎嘎——”平头看向还活着的几个人,阴森地说:“谁敢跟她们一样尽管走,这三个女人就是他的下场。”

    场面变得死寂。

    这时,墙头上的动静有显得尤为清晰。

    “好大的口气!”凌子桐趴在墙头,看着这边院子里的情景,嘲讽道。

    这声音悠扬清脆,平头听了却恶狠狠地瞪过去。

    不过随着凌子桐身旁又出现另一个人时,平头再不敢多看凌子桐一眼,他费力起身,就要往大门走去。

    凌子拓将人半抱在怀中,生怕她脚下不稳,往下掉,“桐桐看够了吧?”

    “嗯,差不多了。”

    在五个女人争论谁先爬过墙头时,凌子拓跟凌子桐已经在旁观了,对于徐莲那样的女人凌子桐一直没好感,她自己做的错事就得付出代价,凌子桐可不会好心救下她。

    不过另外两个女人却罪不至死,凌子桐朝小虹那两个女人招手:“你们不想离开吗?”

    见小虹两人点头,凌子桐催促:“那快点爬过来。”

    那两人本以为她们是必死无疑了,没想到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两人对凌子桐万分感激,匆忙往这边赶来。

    这两人往墙头走时,平头再不敢发狠,他正忙着离开呢。

    凌子桐盯视着平头的背影,催动精神力,平头打开门的动作顿了一下,而后手缓缓松下来,人也僵硬地转过身。

    对付平头这样的异能者,凌子桐已经能很熟练地运用异能。

    见平头有异样,另外三人想走又不敢走,只能缩在地上,试图让凌子桐注意不到他们。

    小虹这两个女人已经爬到上头的小凳子上,凌子桐跟凌子拓正好跟两个女人错身趴在墙头上,见小虹有些为难地看着自己跟凌子拓,凌子桐眉头不自觉皱紧,她护在凌子拓跟前,对小虹说:“要下去你自己跳,哥哥才不会接着你们。”

    凌子桐不允许凌子拓抱着旁的女人,哪怕是帮忙也不行。

    小虹的脸有些红,她也看出凌子桐跟凌子拓之间的关系,两人虽然以兄妹相称,但凡是经历过感情的人都能看出他们中间的浓情蜜意,让别人的男人接住自己,这也的确是为难人,小虹鼓着气,双手撑着强,纵身往下一跳。

    这墙大约两米,这对一个普通女人来说着实有点高,落地的瞬间,小虹觉得小腿突然一阵抽痛,大概是扭着脚了。

    小虹已经跳下来,另一个女人也没指望凌子拓会帮忙,跟着往下跳。

    不知是运气好,还是她跳的姿势对,这女人倒是没有受伤,只是脚落地时麻了一下。

    很快,隔壁院子只剩下四个人。

    凌子看向平头之外的三个男人,“你们要不想死的话就快点离开,我给你们三分钟时间,三分钟一过,你们就别想离开。”

    这三人当中只有一个水系异能,而且这人不能化水成冰,也就是说他的异能只能做供应水之用,不管他以前怎样,凌子桐觉得至少这三人没有得罪她跟凌子拓,即便是死也轮不到自己来做决定,那她就给三人一个逃生的机会。

    三个男人一听这话,就等于是看到了曙光,他们眼中迸发着求生意识,三人大步往这边跑来,就连那个被废的男人也一瘸一拐地往这边赶。

    “哎,等等,你们不能走这边。”凌子桐伸手,阻止三人过来。

    “这可是我的地盘,你们要离开就走另一边。”凌子桐说。

    三人敢怒不敢言,只能悻悻的往回走。

    凌子桐慢悠悠地说:“还有两分钟。”

    三人顾不得再多想,直接往另一边墙头冲过去。

    毕竟是男人,双手撑住墙头也就能过去,只苦了那个被废的男人,身体的疼痛让他根本就没力气,攀了好几回都没跳的过去。

    “你们帮我一把。”他对已经跳过去的两个男人喊道。

    但那边墙头一点动静都没有,显然人家两人已经离开。

    “妈的,两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这人骂骂咧咧地说。

    “三十秒。”凌子桐慢悠悠地吐出一句话。

    男人顾不得再骂,再次往上爬,好不容易双手撑住了墙头,他想要爬墙的话,双腿就必须用力,而且身体也需要贴着墙壁,不管是双腿,还是身体某一处,只要动弹一下,男人就疼的要命。

    闷痛一声,男人身体一软,再次掉下来。

    看着秒针一下一下的跳动,时间到,凌子桐用神识探入平头的脑中,输入一个意识,平头转身,伸出双手,慢慢的,慢慢的打开门,然后转身,往正屋走去。

    丧尸跟着蜂拥而至。

    平头双手手心同时冒出火来,他来回甩动手上的火,很快,干燥的房屋被点着,火势逐渐变大,燃烧的正屋像是巨兽的一张嘴,正等着猎物自动进去,而平头像是不知道疼痛一样,直接进了门,丧尸见食物进了正屋的门,也跟着进去。

    而那个原本还三番四次想爬上墙头的男人见丧尸已经进来,生命受到威胁时,疼痛其实是可以忍耐的,就如这男人,双手总算撑住墙头,在一只丧尸爪子即将抓到他的时候,翻了过去。

    火势越来越大,连凌子桐跟凌子拓所在的这处都感觉到热气,凌子桐将人抱下来,说道:“桐桐,我们该走了。”

    “好。”凌子桐最后看了眼已经彻底被火龙吞掉的房屋,没有表情。

    敢对付哥哥,这平头就该有被反噬的准备。

    杀第一个该杀之人时,凌子桐心中总有些不适,杀第二个时,这种不适减轻了些,到第三个第四个,乃至以后的很多个,凌子桐已经能平淡视之。

    在凌子拓跟凌子桐处理平头几个人时,肖承跟刘茵已经将这边这家搜刮干净了,其实也没剩下什么,蔬菜早就成菜干了,唯一还能吃的就只有角落里的一个小南瓜。

    厨房还有差不多两碗米,装米的袋子没有封口,仅剩的两碗米也生了霉,肖承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他的失望又被惊喜取代,原来厨房隔壁小房子里竟然有半袋子粉丝,不是那种超市卖的小包粉丝,而是那种大的塑料袋,里面的粉丝大概是村民家里的红薯吃不完后加工而成的,比较粗劣,但却是真正的,没有放黏胶的粉丝,劲道又好吃。

    这种干粉丝放个半年都不会坏,肖承不客气地将粉丝装进重新找的一个蛇皮袋里。

    每个角落都转遍了,肖承又在橱柜里找到两包挂面,这挂面同样粗糙,并不白,在超市也就一块多钱一包的那种,不过分量不少,一包一斤装的。

    将在这家收集的所有东西都放在一起,再加上从平头那边抢来的,也差不多大半个袋子,颠了颠重量,省着点吃的话起码能吃个把星期。

    等肖承跟刘茵出来时,凌子拓跟凌子桐也解决了平头,火势开始蔓延,这家也开始烧起来。

    四人陆续离开这家,小虹两个女人相视一眼,也跟上四人。

    等两人到门口时,凌子拓跟肖承正杀掉挡路的丧尸,两人更加确定要跟着四人了。

    之后几家的门都是敞开的,一般敞开的人家都是被搜过的,凌子拓不缺粮食,肖承手中的东西也不少,所以经过这几家敞开的门时,四人没打算再进去搜一遍。

    这样又走了大约三四家,每家都是敞开门的,而且有几家院子里还有丧尸尸体。

    直到饶过前面一排,看到一家大门紧闭,几人才停下脚步。

    之所以选择这家不仅是因为这家大门是关着的,而是因为这家的墙头上竟然插着玻璃碴子,而玻璃碴子也是完好的。

    凌子桐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防盗手段,她好笑地指着透亮的,还挺秘籍的玻璃碴,笑道:“哥哥,这东西真有用?”

    如果真有人想进去头,直接敲碎玻璃碴子,或者穿着厚厚的衣服,还不是一样能过去?

    “如果他愿意相信这能防盗,它就能防盗。”凌子拓说。

    凌子桐深以为然,她家哥哥要么不说话,一说话都是经典,凌子桐挎着凌子拓的胳膊,踢了踢紧闭的大门,问:“怎么进?”

    农村里的跟城市的防盗门不同,这边的大门后头都有门栓,是那种拇指粗的‘7’字行小铁棍,除非你把门卸了,或者从里打开,否则外头人还真不好进去。

    即便有金系异能,那也不能将铁棍或者大门熔化了。

    凌子拓没开口,直接看向已经行动的肖承,肖承眉心跳了跳,自嘲道:“我从没想到自己的异能还能用在这里。”

    此刻的肖承正将自己手中的长刀用异能放长,然后站在墙下,伸长了胳膊,用刀背将玻璃碴子全部拍断,等能容下一个人经过时,他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深吸一口气,猛然加速,一个轻脚踏步,人已经窜上墙头,很快跳了下去。

    等肖承进了这家院子后,他并没有立即打开门,凌子拓跟凌子桐耳力惊人,他们能听到里面一些闷响声,在外头几人等了大约五六分钟后才听到铁棍被抽来的动静。

    门打开时,果然看到院子里躺着两具丧尸尸体。

    凌子桐盯着这两具丧尸尸体,问:“二级丧尸?”

    如果初级丧尸的话,肖承解决他们根本不需要用到五分钟。

    “没错。”肖承将丧尸尸体踢到大门外。

    看着肖承跟刘茵去了厨房后,凌子桐闷笑,她拉着凌子拓的手去了厨房对面的另外两间小房间内,按照凌子桐的经验,如果这家有粮食的话,很大一部分可能会放在既不是正屋又不是厨房的地方。

    这房间是上了锁的,凌子桐朝凌子拓看了一眼,瘪嘴说:“如果让金系异能过来恐怕会更好些。”

    这铁锁要小一点,让锁失灵也比较容易。

    凌子拓拉着凌子桐往后退一步,然后抬脚,猛力一踹,木门哐当被踹开。

    “还真是会偷工减料。”看着直接被踹到在地的木门,凌子桐感叹一句。

    “桐桐就不认为是哥哥厉害?”凌子拓故作生气地问。

    “哥哥当然厉害,但是这门挺薄也是真的,好了,快进去吧。”凌子桐生怕凌子拓再故意逗弄她,她赶紧拉着人进了房间。

    如果晚点进去的话,说不定肖承他们就能赶上来,到时她可不能将东西收进空间了。

    都说人手失手马有失蹄,凌子桐也有猜错的时候,当两人刚到门口时,房间内突然窜出一个丧尸来,是大约十来岁的丧尸,丧尸爪子直奔先进门的凌子桐脸面而来。

    不过是初级丧尸,凌子桐随手砍过去,丧尸头颅落地,双目圆睁地瞪着凌子桐。

    叹了一口气,凌子桐也无奈,如果放在之前,这孩子还在上学,是祖国的花朵,可这花朵在末世之初就变成了毒花,今天不是凌子桐杀他,就是他撕了凌子桐。

    用一句推卸责任的话说:这都是命!

    反正已经进来了,好歹也要找一找,看有无留下的东西。

    这明显是间卧室,这房间不大,只放了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以及一个小书架,暑假上全都是课本跟练习本,走到跟前,随意翻了两本,嗯,还有两本古典名著,没想到小小年纪都能看这么厚的小说,想必这孩子成绩应该不错。

    将书跟课本,还有空白的练习本收进去,周围可见的范围内已经看不到可以收的东西了。

    这书桌说是书桌,其实就是农村家里自己打的家具,不小,右下方还有一个大抽屉。

    凌子桐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这是孩子的房间,抽屉里除了书恐怕也就是玩具了,没想到这抽屉还给了凌子桐一个惊喜,等她拉开发现抽屉里竟然满满的都是零食。

    随意抓了包孩子爱吃的薯片,嗯,还在食用日期内,除了薯片,饼干,瓜子跟糖果外,还有几罐红茶,将零食全部收进空间,凌子桐手中只捏着一包薯片。

    中午吃的不多,见着薯片还真有些馋了,撕开包装袋,先给凌子拓捻了一片。

    “哥哥不吃。”凌子拓摇头。

    大多数男人天生就不爱吃零食,凌子拓大概是男人当中最不爱吃零食的一类,长这么大,除了桐桐喂过他几回,他还真没沾过,凌子拓实在不明白这干巴巴,而且味道很奇怪的东西怎么就那么招人喜欢。

    凌子桐也没坚持,一边吃着薯片,一边伸手往背包拽出一根黄瓜。

    咔嚓一口。

    一口薯片,一口黄瓜,合起来吃味道古怪但不讨厌。

    “桐桐,一个油性的,一个生冷的,容易吃坏肚子,薯片给我。”凌子桐只来得及吃一口就被凌子拓抓住了胳膊,另一手伸出来,意思显而易见。

    “哥哥,我饿。”凌子桐赶紧咽下嘴里的东西,可怜兮兮地将头埋在凌子拓胸口,还眷恋地蹭了蹭。

    脸上故意装出来的冷淡就这么容易被蹭的融化了,凌子拓语气软了些:“你的肠胃一直脆弱,不能吃这种刺激的,乖,将那垃圾食物给我,今天给你吃了一包方面便已经是破例了。”

    “哥哥,事实上,那方便面我只吃了小半包,好不好?”凌子桐抗议。

    就跟她以前一样,第一口吃了感觉鲜爽辣,第二口味道浓了些,第三口就只尝到辣油跟味精的味道,凌子桐没吃完一包,本来打算跟凌子拓单独相处时再从空间找些吃的出来,倒是被这包薯片给馋忘了。

    虽然有些舍不得,不过也不是非它不可,凌子桐将薯片递到凌子拓手上,空出来的手上很快多出一个苹果来,凌子桐将苹果递给凌子拓:“哥哥,吃个苹果垫垫肚子,晚上回去让龚叔做些哥哥爱吃的。”

    凌子拓接过苹果,刚要开口,突然停住,他手上的苹果却在下一刻消失不见,而后凌子拓牵着凌子桐转身,门口赫然站着两个女人。

    这两个女人就是跟过来的那叫小虹的,以及她的同伴,她们见凌子拓跟凌子桐转身后,脸上有些尴尬,但更多的却是探究,两人看着凌子桐手上咬了两口的黄瓜,然后视线在放在凌子拓手上,似乎在寻找什么。

    看来她们是听到自己的话了。

    “有事?”既然知道又怎样?凌子桐自然不在意。

    那两人没看到凌子桐口中的苹果,虽然疑惑,却没问出口,那叫小虹的女人开口说:“你们好,我叫季虹,她是闻青,我们S市人,我们在去S市安全基地的路上被他们抓住的。”

    “嗯。”凌子桐嘎巴嘎巴地继续嚼着黄瓜,没有顺着季虹的话继续问一下去的意思。

    季虹脸有些红,她以为凌子桐作为女人,会对她们的遭遇表示同情,继而好心地帮助她们。

    “那个,多谢两位救了我们。”季虹实在不好直接开口,人家救过她,可不表示就有义务一直带着她们。

    “不客气。”凌子桐左右看了看,她们两手空空,所以凌子桐很不客气地说:“反正你们也没感谢礼物给我。”

    如果可能,她可不愿说不客气三个字,她更想要实物报酬。

    季虹跟闻青开始没明白凌子桐的话,等琢磨过来时,她们更觉得没脸了,但又事已至此,她们也知道自己的能耐,两人根本说不出以后报答的话。

    “还有事?”凌子桐问。

    季虹有些不知所措,她说一句,凌子桐堵她一句,她压根没脸再说让人带她们一程的话。

    “既然没事,那你们——”让一让。

    最后三个字还没说出口,一直沉默的闻青开口:“两位是不是从安全区过来的?能不能麻烦两位带我们一程?”

    大概很少这么求人的时候,闻青的声音听着有些冷硬。

    “不能。”凌子桐直接拒绝。

    “我们的车子不带凌家之外的人。”凌子桐难得解释。

    尤其是她跟凌子桐在车里有了亲密之后,她更不愿车内的空气被外人的味道占据,这是凌子桐特殊的领地意识。

    不知为何,凌子桐就是对对面两人喜欢不起来,倒不是因为她们被几个男人霸占过,或者这两人有什么坏心思,而纯粹是一种感觉,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气场不和。

    季虹跟闻青都是高傲的人,被凌子桐三番四次的拒绝,两人都有些下不来台,闻青的脾性显然更倔强一些,她听到凌子桐的话之后,直接拉着季虹离开。

    季虹显然还想争取一下,她回头,祈求地看着凌子桐,试图让凌子桐改变主意。

    凌子桐好笑,她又不是男人,看着同性夹杂着请求的视线根本没感觉。

    凌子桐没感觉,但是其他人却有感觉,院子里的刘茵讥讽地说:“救人救到底,原来凌大小姐是个喜欢半途而废的人。”

    说实话,虽然一路上刘茵总对自己有莫名的敌意,但凌子桐却不讨厌这女人,甚至还隐隐的有些佩服,一个女人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坐上黑帮老大左右手的位置,需要的不仅是蛮力,还要有头脑,但凌子桐就不明白了,这刘茵怎么就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呢?

    “我得罪过你?”凌子桐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理由了。

    刘茵怔了怔,她随即自嘲一笑。

    是啊,老大对凌子桐有些好感,但这跟凌子桐有什么关系?人家已经有了正经的爱人了,自己这就叫迁怒。

    可想到老大已经将这个女孩子放在了心底,这是老大第一回对女人心动,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是老大永远不可能得到的,刘茵可以预想得到,凌子桐会在老大心里留一辈子。

    心上之人却另有心上人,而这心上人却又不舒服心上之人,这是何等的一种悲剧。

    说起来刘茵对凌子桐的感觉不仅仅是嫉妒,还有羡慕跟愤怒,羡慕凌子桐能轻易住进老大的心里,愤怒的是她既然不可能跟老大,却总有意无意地吸引着老大。

    这种矛盾的感觉让刘茵总想找机会发泄出来,虽然她明知道以自己的年纪跟凌子桐计较太过以大欺小。

    见刘茵没开口,凌子桐声音冷飕飕的,“我一没打过你,二没骂过你,你凭什么总是针对我?我这人脾气好可不表示谁都能来踩一脚,如果不愿意,你大可以跟你们老大离我远远的。”

    从这回见面开始凌子桐就总感觉这女人有意无意的敌视,难道她之前不计较就表示她很好欺负?

    凌子桐话刚说完,那边肖承扑哧一声笑出来。

    她要是脾气好恐怕这世上大部分人都是脾气好的了。

    始终没开口的凌子拓眼睛沉沉的,他揽住凌子桐的腰,对肖承说:“如果管不好属下,我不介意替你管教管教。”

    肖承收敛了笑容,他对刘茵说:“给凌小姐道歉。”

    刘茵可以对任何人不假辞色,但她始终无法拒绝肖承,刘茵脸色布满阴云。

    “如果你不愿意,以后我会将你送到安全的地方,你也不用跟着我去取东西了。”肖承说。

    倒不是说他看重凌子桐而轻刘茵,不过因为他跟凌子拓还需要相处不短的时间,而且凌子拓跟凌子桐还会跟着他去他的仓库,如果队伍里的人不齐心合力,这是内患,最容易出事,最重要的一点,如果刘茵不道歉,凌子拓会亲自出手的,到时就不会是口上道歉那么简单了。

    “老大?”刘茵没想到肖承竟然已经将凌子桐放在那么重要的位置了,她讷讷问:“难道她已经那么重要了?”

    肖承知道刘茵误会他了,他没解释,心中却难免有些失望,本以为刘茵算是最了解他的人了,原来他还是高估刘茵了,他肖承即便再喜欢一个女人,也不可能因为女人而看轻自己的兄弟。

    见肖承没开口,刘茵就当他是默认了,胸腔内满是苦涩,刘茵突然觉得有些愤怒,她跟了肖承那么多年,为他多次出生入死,可凌子桐就凭着一张脸,一个笑容就彻底击败自己,这真是可讽刺。

    “好,我走。”刘茵大步往外走。

    压抑了这么多年的恐慌焦躁让刘茵突然意气用事,她有一瞬间觉得其实丧生在丧尸口中也好。

    刘茵怒火冲冲的离开,肖承低垂着头,没有跟上去,也没有其他表示。

    而出了门口的季虹跟闻青则双双快步跟上了刘茵。

    过了挺久,肖承才终于抬起头,对凌子桐说:“我带刘茵给你道歉,她脾气不太好,还请凌小姐别放在心上。”

    凌子桐没接受,她有些意兴珊阑,别人家的事她向来不在意。

    “我耐性不好,就原谅她这一回,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不会客气的。”凌子桐懒懒地说。

    她能这么大方主要还是看在肖承的子弹跟手榴弹的份上。

    至于为什么刘茵总会对她抱有敌意,凌子桐压根没联系到肖承身上,她觉得这刘茵一定是吃饱了撑的。

    凌子桐无聊地打了个哈气,一旁的凌子拓将她的身体往上托了一下,看着不在状态的凌子桐,实在好笑,这丫头说聪明比谁都聪明,说迷糊又无比迷糊。

    “我会劝她的。”肖承不能替刘茵给出承诺,他只能尽量。

    “嗯,如果她还想跟我们一路,你最好让她将自己身上的刺收起来,否则我会那把剪刀将她身上的刺全刮了,让她光溜溜的。”凌子桐想到刘茵变成小白兔的场景,一个没忍住,偷偷笑出来。

    肖承不明所以。

    凌子桐却无语失笑。

    既然自家宝贝压根没将别人家的矛盾联系到自己身上,他也不会多那嘴,凌子拓可不会笨的吃一些不必要的闲醋,这会儿桐桐压根没感觉到肖承的异样,如果自己刻意表现出来,反倒会让桐桐注意到肖承,那就不如这样。

    凌子拓跟刘茵相较,谁更高杆一目了然。

    肖承到底也没放心,他提着自己的口袋,对凌子拓说:“剩下的几家我们就暂时分开,等会儿在路口集合,如何?”

    凌子拓当然愿意:“好。”

    院子里终于只剩下两人,耳朵听到肖承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凌子桐一改刚才的懒散,突然站起身,双手搂着凌子拓的腰,凑上红唇:“你已经好久没亲我了,快来,亲一下。”

    说完,不等凌子拓反应,樱唇先凑了上去。

    送上门的美味凌子拓自然没有推拒的道理,他反客为主,将人搂在怀里,里里外外吃个够。

    等凌子桐彻底清醒时,两人已经离开这家,进了隔壁人家的大门。

    咂咂嘴,凌子桐满意地评价了一句:“味道不错。”

    “哈——”凌子拓眼底荡出浓浓笑意,他额头抵着凌子桐的额头,笑道:“桐桐的味道也很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