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126章 私兵到手

第126章 私兵到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人的视线带着探究,想从凌子拓眼中看出心虚跟闪躲出来,不过他注定要失望,凌子拓自始至终黝黑的眼眸都是平静的,没有被戳破时的心虚害怕,也没有被冤枉时该有的羞恼愤怒,望进这人的眼中,那男人甚至生出中令他窒息的惧怕感。

    这男人是当初军部的一个心理医生,他自认自己虽及不上世界心里大师,但在国内却是数一数二的,男人试图从凌子拓眼中跟外在的表情动作找出他的破绽,但是他注定要失败。

    凌子拓身体放松地靠在沙发上,问对方一句:“看够了吗?”

    男人突然被惊醒,他心中翻出惊涛骇浪,就在刚才,全身威压笼罩在周围,他整个人犹如被扼住脖子一般,难以呼吸,男人确定,如果不是凌子拓开口,他一定会死。

    “对不起凌先生,我越矩了。”男人低头道歉。

    凌子拓手中的茶盖缓缓摩擦着茶杯,一股茶香飘荡在房间内,很快遮挡住了弥漫在整个房间的青草香味。

    李松和原本将希望都寄托在这男人身上,但从这人朝凌子拓道歉开始,李松和的心就直直往下沉。

    若论武力,凌家人各个强悍,无论武器装备,看凌家人有恃无恐的样子,一定有他意想不到的后手,两样相比,输得都是他李松和,所以这回他带着这心理医生过来,不过想从另一方面抓住凌子拓的弱点,好一击击败凌子拓。

    嘭——

    一声闷响,却是李松和那只完好的手在怕打轮椅。

    见那心理医生看过来时,李松和憋了半天才从嘴里憋住一个字来:“滚。”

    虽然这有点伤自尊,但男人却如临大赦,快步跑开。

    在心理医生离开片刻后,外头又有一人走进来,这人便是李松和的副官,是最终于李松和的人。

    “将军?”那副官走上前,蹲下身体,看向李松和,问。

    李松和朝他看了眼,眼中有很多话要说,但嘴里却咕哝的不知在说什么,副官跟着李松和几十年,对李松和每个眼神都再了解不过,他点头,握紧李松和的手,肯定地说道:“将军,我知道怎么做了,你放心。”

    李松和脸色终于缓和了些,他靠在轮椅上,松口气。

    那副官将搭在李松和身上的薄被往上拉了拉,这才起身,朝外扬声一喊:“将人带进来。”

    随后,两个军装的领着一个缩头缩脑的人进了门。

    副官问那人:“跟凌队长说说你昨天晚上见到的事。”

    那人贼眉鼠眼,进来先不看凌家人,反而朝观察四周,没多看凌家这宅子一眼,眼中的光芒就亮了一分。

    直到副官清了清嗓子,这人才回神,笑容看着有些猥琐:“长官,是这样的,我已经三四天没吃饭了,昨天晚上饿的实在受不了了,就趁着熄灯的时候去了小树林,想挖点草根吃,我还没来得及吃一口,就看到有人过来,他们一共四个人两只狗,那人点着了好几家院子后头的树,其中就包括64号。”

    等到这人说完,副官看向凌子拓:“凌队长,你还有什么话说?”

    凌子拓没做声。

    副官以为凌子拓没话可说,便抬手,朝外面的人吩咐一声:“既然凌队长已经无话可说,那就请凌队长跟我们走一趟。”

    李松和见事情如此顺利,兴奋的全身都在发抖。

    等到两个挎枪的男人进门时,凌家人当中有人突然发出一声轻笑。

    那副官听到这声笑,心中暗暗着急,就差一点他就能拿下凌子拓,这样的话,不管是治凌子拓的罪,还是用他来换李想都是极有利的。

    发出笑声的是凌家通常时候的代言人凌文。

    凌文看向那猥琐的男人,问:“你确定你看到了我们?”

    “我,我确定。”凌文虽然笑,但这男人还是觉得一股透心凉,他声音开始不稳。

    “四人两狗?”凌文又问。

    那人见凌文没反驳,胆子稍微大了点,他肯定地点头:“四人两狗。”

    这还真不怪他眼力不好,实在是凌家有小花这事是少人知道的,小花平常不出去,除非是坐在车上直接出了基地。

    凌文又一声轻笑。

    男人觉得不妙,额头的冷汗堆积起来,快速流下,沾湿了衣襟。

    “小花,进来。”凌文朝外喊了一声。

    都说动物对危险最敏锐的感觉,小花地围在周围的人以及进来的这些人都有敌意,凌文的话落,小花啪嗒啪嗒走进来,先朝凌子桐亲昵地噌噌,然后才走向凌文。

    凌文将小花的豹子头转向那猥琐男人,“看到没?就这家伙说你是狗。”

    嗷呜——

    小花大眼看过去,张嘴,大吼一声,尖牙带着血腥之气。

    倒不是小花看不起金毛它们,而是它更愿意做豹子罢了,好歹它也算是凶猛的野兽。

    凌文赞同地拍拍小花的脑袋,说:“小花,自己的仇自己报去。”

    嗷呜——

    小花奋力一扑,那缩手缩脚的男人被拍在地上。

    凌子桐拍掉腿上的瓜子壳,对小花说:“小花,将人拖出去,别脏了我的地。”

    那人自小花进门时就傻眼了,他眼睛再不好使,也不可能将豹子跟狗混淆了,趁着凌子桐跟小花说话时,男人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往门口窜去。

    这还省的它将人拖出去了,小花快步跟上。

    啊——

    少顷,外头哭喊痛叫响彻整个天际。

    “太过分了,你们这叫草菅人命!赶紧让那豹子给我住嘴!”副官朝凌文命令说。

    “你说我们草菅人命?”凌文笑容敛了下来,反问:“如果今天我们落在你手里,你打算怎么做才能不草菅人命?”

    这话将那副官堵得哑口无言眼,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已经想过,如果拿下凌家人,是万万不会让他们活着回来的。

    “所以,奉劝你说话之前做好先过过脑子,免得让人笑话。”凌文都能说出这么没礼貌的话,可见他真的生气了。

    那副官脸气的涨红:“即使那人将豹子看成了狗又怎样?那并不表示他就看错了你们,而且你刚才可是承认了的。”

    凌文跟小花的对话就是明摆着的正经。

    “他看到我们在附近出现,看到我们放火了,可看到我们炸了那房子?”凌文问。

    “都说凡事要讲证据,你让一个惯于偷鸡摸狗的人来指证我们,这会不会太过牵强?”凌文连串的提问:“还是你觉得随便一个罪名就能栽赃我们,好拿下我们,然后将我们凌家的房子跟物资占为己有,顺便救下你的小主子?”

    凌文的话字字诛心,那副官脸色越发难看。

    但他没法反驳,凌文的话正是他们打算的。

    “那你们可敢发誓?发誓你们没有炸掉人家的房子?”凌文的咄咄逼问让这副官无话可说,他想了半天,只能逼着凌文发誓。

    不管是否天上是否有神明,但害怕恶毒誓言报复在自己身上这事是大多数人都害怕的。

    凌文嗤了一声:“有件事我很纳闷,且不说这事跟我们是否有关系,我想知道你们跟那宅子的主人有什么关系?那人真的有脸面到你们动用兵力将我整个凌家包围?”

    那副官无话可说,他能说什么?说没关系?

    这话说出来自己都不信。

    他们又不是吃饱了撑的,他们仅剩的那单兵力大多派出去搜寻物资,少数守卫基地,哪里还有空闲兵力因为一点小事就围追堵截基地幸存者?

    但这事他心里清楚,却是万万不能承认的。

    “幸存者既然来我基地,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就是受到我们保护的,现在人家出了这样的事,难道就要让凶手逍遥法外?”副官绞尽脑汁,总算想出一个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脸红的理由。

    凌子桐抢过自家哥哥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说:“呦?你们也知道要保护人民财产安全?那基地无故消失的那些异能者就不是人命了?别手上拿着个破树枝就当自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了,我呸!”

    “桐桐?”凌子拓不赞同地看过去。

    这丫头又说脏话了。

    凌子桐吐了吐舌头,俏皮地说:“我忘了,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这么主动的认错,凌子拓哪里还舍得多说她一句,只是将人的手指用力捏了一下,才说:“不能有下次。”

    “好。”凌子桐混不在意地点头。

    下次到下次再说。

    就知道这丫头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凌子拓也不恼,他心中已经相处多少个惩罚她的办法了,到时一定要她永远忘不了。

    这么想着,凌子拓倒真是有些期待凌子桐再犯错了。

    这兄妹俩的亲昵互动完全没有缓和对面的压抑。

    那副官傻眼了,他们抓异能者的事是秘密进行的,除了几个心腹,不可能有别人知道的,凌家人是从哪里得知的?

    副官想着,一个名字跃上脑中。

    对,是杨勋,一定是他。

    既然凌家知道这件事了,那这家人一定不能留了,如果让他们将这件事散播出去,到时基地还不乱套?

    副官眼中杀意一闪而过,自以为隐藏的深,殊不知早就被凌家人看透。

    在他决定铲除凌家人时,凌家人同样已经对他的下场有了预料。

    凌子桐坐直,望进那副官含着杀意的眼中,眼看着那副官的眼神逐渐呆滞,然后,凌子桐拿起桌上刚才写好的东西,递给凌文,笑道:“文哥,麻烦你让他们按个手印。”

    凌文扫过纸上的字,当看到那一条条内容时,凌文咧嘴,对凌子桐笑道:“小姐这招高。”

    那副官呆滞的任由凌文将他的手印按在纸上,轮到李松和,凌文突然生出一股恶劣心思来,他将手中的纸展开,送到李松和眼前,让李松和看清上面的内容,然后不顾李松和挣扎,将他的手印按上去。

    “你,你们,你们就,就是一群饿狼,吃,吃人不吐骨头。”李松和半边嘴歪了,他费力地说完,憋得直翻白眼。

    “我们是饿狼又怎样?总比你鬣狗强吧?”凌子桐冷声说。

    李松和呼哧呼哧的,张了半天嘴也没说出话来。

    让她一个精神异能者对上李松和这样半身不遂的,着实有欺负人的嫌疑,凌子桐打了个哈气,握住凌子拓的手,眼中弥漫着水雾,她困倦地说:“哥哥,好困,回去睡觉吧。”

    “嗯。”凌子拓起身,直接将人抱起,准备上楼。

    “少爷,这两人怎么办?”凌文看着客厅内的两个人,又想到外头围的一圈,有些头疼:“还有外面那些。”

    “让他们在这边呆一夜,明天他们会自觉离开。”凌子拓说。

    这一夜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别人无从得知,只是在凌晨四五点左右,凌家宅子内突然跑出四五条狗,它们口中含着东西,速度奇快。

    因为过来时,副官只让他们逮人,并没有让他们抓狗,所以,他们并没在意这几条狗。

    第二天早上六点左右,天还是暗的,凌子桐就被凌子拓晃醒。

    “哥哥?”凌子桐睁开眼,看了眼上方的人,复又闭上,身体一侧,卷着被子再次睡过去。

    凌子拓怜爱地你这她的耳垂,在她耳边轻声说:“桐桐,先起来,你不是还要看戏的吗?现在外面已经乱成一团了,是时候让李松和出去了。”

    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颈间,凌子桐缩着脖子,头脑因为凌子拓的话也渐渐清明,她睁开眼,问:“开始了?”

    “没错,你听听。”凌子拓将头埋在她牛奶一般白嫩的脖颈间,狠狠撮出一道红痕,瞳仁逐渐变深,正打算再埋下头时,凌子桐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

    凌子桐起的太猛,肩头撞到一个柔软的地方,她转头,凌子拓正抱着鼻子瞅着她,眼中罕见的泛出生理泪水来。

    拉下凌子拓的手,看着他高挺的鼻尖泛着红,凌子桐有些心虚:“我不小心的,哥哥,疼不疼?我给你吹吹。”

    说着,凑上前,轻了亲凌子拓的鼻尖,看着一向沉静淡然的凌子拓罕见的狼狈,凌子桐很不给面子的扑哧笑出来。

    “坏丫头。”直接将人按住,不由分说地堵住她的红唇。

    霎时,卧房内一片旖旎。

    等两人下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凌子桐一直没有解开对那副将的控制,所以,这人在客厅站着整夜,而李松和则同样在轮椅上坐了一夜,至于外头守着的人,那就更好办了,凌家客厅内的等是亮着一整夜的,除了透过客厅的光亮能看到时不时人影走动的声音,外头守着的人还能偶尔听到里面那副将的说话声。

    凌子桐将收录机放在手里把玩,这东西还是有一回去超市收集物资时顺便收进来的,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用处。

    按下删除键,里面的东西全部清空,手心微动,收录机消失。

    凌六上前,手拿木棍,从那副官身后重重一击,那副官晕了过去。

    然后,凌七提着水桶过来,沁冷的水兜头就朝那地上的人泼去。

    那副官缓缓醒来,头痛欲裂,他双手捂着脑袋痛呼,等那阵阵钝痛退去时,才意识到他此刻身处的环境。

    “你们竟然对我动手?”副官丧尸破锣似的。

    回忆起昨夜,他本来好好的,正打算跟凌家人来个硬碰硬,突然脑中一疼,之后的事就不知道了,结合现在后脑勺那个大包,副官有理由相信昨夜一定是凌家人偷袭他了。

    想到这里,那副官手就往胸口摸,内袋里却是空空如也。

    凌文把玩着手中的枪,问:“你是在找这个?”

    “你们这叫袭击执法人员,我不会放过你们的。”那副官上前就要抢凌文手里的枪,无奈,他还不知道自己站了整夜,腿脚早就酸软,还没走一步,脚下踉跄,人往旁边轮椅上的李松和身上砸去。

    说来这也是天意,事情竟然出乎凌家人预料,副官在向李松和砸过去时,双手本能地抓住轮椅的扶手,而他整个人是往前倾倒的,轮椅自然顺着他的力道往前跑。

    在副官整个人摔倒在地时,李松和的轮椅也跟着自己跑出客厅,落下门口的两级台阶,李松和头朝下磕倒在地,轮椅翻身砸在李松和身上。

    这一幕让刚过来的李想看在眼底,李想呲目大喊:“爸爸!”

    他甩开凌五扣住他胳膊的手,往李松和跑来,小心抱起李松和,无奈,本就半身不遂的李松和被这么一砸,早就晕了过去。

    凌子桐精神力探过去查探一番,唏嘘地想,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李松和的报应终于到了。

    刚才那一下正巧头朝地,李松和本就受挫的脑神经这回死死的。

    这人不死也会成为植物人。

    叫了几声,没发现李松和有反应,李想大急,他哭喊道:“爸爸,爸爸,你醒醒,你快点醒醒啊!”

    昨天夜里他还想着以后要好好孝顺李松和,可是上天竟然不给他这个机会,李想恨恨地看着那副官,质问:“你为什么要推我爸爸?”

    很不巧,李想恰巧看到副官推李松和的一幕了。

    “小想,你误会我了,我不是——”

    “我亲眼看到了,你还狡辩?”李想打断他的辩解,语气多了一丝暴虐。

    副官一直希望李想真正长大,可他没想到长大后的李想第一个想对付的人竟然是自己,李想那双眼睛长得极像李松和,尤其他刚才狠戾的模样,这让副官想起了几十年前的李松和,他不自觉辩解:“我不是故意的,是他们,是他们搞的鬼。”

    李想之前不过是被人捧得抬高,其实他不笨,这件事很容易想通,他看着凌家人一圈,刚要说话,凌子桐抬手,先一步说:“你等等。”

    凌子桐眼神在客厅内寻找一番,终于,在沙发底下看到她想找的东西,凌子桐抽出那张纸,扔到李想面前,说:“看完这个,如果你还准备找我们报仇的话,那我们奉陪。”

    李想逐字逐句地看着,越是往下,脸色越是奇怪,似不相信,又似难过不赞同。

    这纸上不是别的,正是李松和这短短两个月内做出来的事,先是排除异议,到专门派跟他作对的人外出收集物资,导致对手大量死亡,再到给基地食堂的米面全是发霉的,导致基地一段时间内幸存者打量死亡,再到任由杨勋等属下横行霸道,最后是抓异能者解剖研究。

    种种,种种,每一样拿出来放在安稳的时候都足够判死刑。

    李想有些接受不了看到的东西,他以往虽然也算是五毒俱全之人,但起码他不杀人,他也想不到平时对他爱护有加的李松和对别人会这么狠。

    “你们胡说,这些不是我爸爸做的,你们这是栽赃嫁祸。”李想伸手,将纸张撕成片片。

    凌子桐对李想的反应有些失望。

    原本以为这人是一夜之间长大了,现在看来,不过是更会隐藏了吧,如今发生重大变故时,他再次恢复成了之前那个冲动易怒的二世祖。

    最关键的是,在李想得知李松和所作所为时,第一时间竟然是反驳,不相信这是李松和所为。

    如果李松和现在是醒着的,就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次失望的厥过去。

    任由李想在那边疯狂的叫,凌子桐凑到凌子拓跟前,小声说:“如果我是李想,李松和是哥哥的话,不管哥哥做过什么,哥哥在我心里仍然是最重要,最好的,世人再怎么骂,我都会站在哥哥前面,为哥哥挡住一切灾难。”

    这不是说说,是凌子桐心里真正的想法。

    有时候,人遇事的第一反应恰恰能看出这人的真性情。

    当然,凌子桐也不得不承认,如果是上一世,她肯定还不如李想。

    所以,老天爷给了她足够的教训,让她死无全尸。

    凌子桐抱住凌子拓的胳膊,眷恋地蹭着他的胸口,无比感谢上天让她再活一回,这一生,她就是为凌子拓而活。

    她没那么大的野心,没那么高的志气,她就想做凌子拓掌心的宝贝。

    将人揽靠在怀中,轻柔捏着她的腰,凌子拓同样小声笑道:“桐桐是不是半夜起来偷偷吃蜜糖了?”

    “没啊。”凌子桐摇头。

    昨天晚上都要困死了,哪里会半夜醒来。

    凌子拓呵呵笑出声:“没吃的话,桐桐的嘴怎么这么甜?”

    这话都甜到他的心底深处,让他整个人如沐春风。

    凌子桐才知道自己被凌子拓取笑了,她哼哼两声,故意撅着嘴巴问:“我有没有吃蜜糖,哥哥可以过来尝一下。”

    垂下的视线汹涌黑暗,那眼神几乎要将凌子桐整个人咀嚼吞下。

    凌子桐吞了吞口水,快步离开凌子拓的怀抱,她有些后悔刚才的勾——引了。

    腰酸背疼的感觉至少她现在是不想尝了。

    凌子拓仍由她离开,翻滚着黑云的眸子恢复清明,凌子拓看着凌子桐,意味不明地笑。

    凌子桐双手合十,无声求饶。

    这丫头怎么就让人这么忍不住的爱呢?

    伸手,抵住嘴角的笑,凌子拓在心里又记下了一笔,这也注定了凌子桐得多腰酸背疼一天。

    在凌子拓跟凌子桐的互动中,李想已经恢复了平静,他看向凌家人,说:“归根究底,我爸爸成现在这样是你们造成的,他即便得罪了你们家,也罪不至死,这个仇,我记下了。”

    也就是说,他以后会报仇的?

    说完,李想抱起李松和就要往外走。

    “谁准许你走了?”凌子桐往李想面前一站,挡住他的去路。

    “人命关天,你们别欺人太甚!”李想瞪大眼,恶狠狠看着凌子桐。

    “切,我就欺人太甚了又怎么着?你既然都对我们存在了这么大的敌意,你以为我还会放虎归山,好让你以后有机会来杀我?”凌子桐嘲弄地勾唇。

    李想急了,爸爸晚一分钟出去就多一分危险,他反唇相讥:“你们光说我爸爸如何如何不好,难道你们这样就不叫草菅人命?”

    “错,我们这不叫草菅人命,我们这叫为民除害。”凌子桐每一句话都像是一巴掌,狠狠拍向李想的脸。

    “你以为你们是谁?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是为名除害?”李想愤怒地喊,“如果我爸爸有错,自然有政府来管,还轮不到你们!”

    “啧啧,你现在倒是知道要遵纪守法了?李公子,当初五毒俱全的,欺男霸女的你都没有政府来管,你又凭什么以为现在就有人来管了?”凌子桐嗤道:“合着这政府是你们家开的吧?”

    “你,你胡说!”口才什么的,李想万万不是凌子桐的对手。

    “闭嘴吧你,明知道你对我们有敌意,我还要放你走,你以为我们跟你一样蠢呢?”凌子桐不客气地说:“李松和走可以,让他带着出去。”

    这个‘他’指的是那副官。

    “不行。”

    李想亲眼看见他推到李松和,在这个时候,李想已经不能相信任何人了。

    “不行的话那就很抱歉了,倒是李将军即便去了地府,要怪也不能怪我们。”

    他恐怕最怪的就是你这个他最疼爱的儿子了。

    昨天经历的种种,李想已经充分认知到凌家人的狠辣,他不敢拿李松和的身体做赌注,李想起身,朝副官深深鞠了一躬:“爸爸就交给你了。”

    “小想,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将军的。”副官郑重保证。

    他将昏迷过去的李松和放在轮椅上,推着往外走。

    “不好了,出事了。”轮椅刚到门口,外头跑来一人,他惊惶地喊。

    “吵什么吵?快点回去,找医生。”副官呵斥这人。

    “我们,我们的粮仓被幸存者抢了,办公大楼都被砸了,现在外头一片乱,几个纵队都快要抵抗不住了。”那人还说:“他们,他们要我们交出将军。”

    “你说什么?”

    “今天一大早,基地到处都撒着纸,上面列举了将军做过的事,而且件件都说的有头有尾,当时很多幸存者吃了发霉的米,腹泻后死伤好几十,他们的家人带头闹起来了,而且,而且那纸上最后一句话竟然告诉幸存者,我们的粮仓地点,幸存者聚集起来,让我们开仓放粮。不知怎么地,守粮仓的士兵跟幸存者发生了冲突,不小心伤了两个幸存者,然后整个就乱套了。”

    他没说的是,那些幸存者当中有不少都是异能者,那些士兵即便拿着枪也不抵用。

    “那粮食呢?”副官揪住来人的衣领,吼道。

    “粮食,粮食被抢光了。”提到这个,那人一脸颓丧。

    “那些整天琢磨着要抢权的人呢?”副官又问。

    副官都不屑说他们的名字,这些人根本就不配。

    “他们,他们跑了。”那人声音更低。

    “跑了?跑哪躲起来了?”副官喊道,他压根没朝别的方面想。

    “他们离开基地了。”这人一句话戳破了他的假想。

    因为事情发生在清晨,那些人都还在睡梦中呢,等幸存者将粮食抢光之后他们才到,那时即便想逮着带头的幸存者也于事无补了,没了粮食,那些人还呆在基地做什么?

    而且他们之前所作所为早就被幸存者知道,他们即便呆在这里恐怕也没什么威信了,倒不如带着心腹离开,不管是重新建立基地,或者是投靠京都,反正都比在这里强。

    副官怎么也想不到一夜时间基地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些幸存者怎么敢?

    殊不知,没饿着的人永远不知道挨饿的滋味,那是一种可怕的感觉,他们宁愿拼了一命,也要吃饱一顿。

    “他们怎么敢?”这人额头青筋一跳一跳的,显然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说完,副官就要出门,却被报信的人拦住:“副官,你别去了,办公室都被砸了,现在还有不少幸存者在外头转悠,如果被发现了,他们会群起攻之的。”

    “我偏就不信了,让开,我倒要看看那些手无寸铁的幸存者有多厉害。”这人怒了,他拨开眼前挡路的人就要出去。

    “副官!”

    李想在院子里听得清清楚楚的,他心里咯噔一声,不可置信地瞪着凌子拓他们:“是不是你们做的?”

    凌家人根本没人理会他。

    “我跟你们拼了!”李想怒火中烧,他的家,他爸爸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一切就这么毁于一旦,是真的一旦。

    凌武上前,一脚踹向李想的心窝。

    凌文冷声说:“如果李松和做人别那么自私,真要跟他说的那样大公无私的话,这基地幸存者怎么会反抗?”

    “李公子整天吃香喝辣的,你真应该如外区看看,看看那些幸存者每天都是怎么生存的!”

    如果前天有人这么跟他说话,他一定会利用爸爸的权利将那人踩在脚底,可现在他就是只人人喊打的老鼠罢了。

    李想想反驳,可找不到理由,目光落在那么带给他所有荣耀,又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的李松和身上时,李想问:“你,你们要怎样才能救我爸爸?”

    这问题闻出来李想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但凌家人却没笑。

    事情都在凌子拓的预料当中,那么,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

    “我想要你父亲给你的那一半私兵。”凌子拓直接说,“将他们交给我,我可以救你父亲,而且还可以放你们离开。”

    “你说什么私兵?”李想反问。

    李想虽然跟两天前比有些成熟,但在凌子拓面前,他的一切伪装都无所遁形,凌子拓盯着李想看了会儿,心下确定他是真的不知道。

    而后凌子拓看向脸色早已大变的那副官:“或者你知道?”

    “你们怎么知道将军有私兵?”副官觉得凌家人几乎都是无所不能了,这让他心中生出一股惧怕。

    这副官也是第一次承认,将军败给凌子拓是必然的事。

    “我爸爸真有私兵?我怎么不知道?”李想咄咄地问。

    这法治社会,别说私兵,就是结党营私都是犯法的,李想对自己爸爸的认识再一次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

    “我,不能说。”这人不习惯撒谎,面对李想那么渴求的眼神,副官竟然说不出违心的话来。

    “是不是我爸爸知道自己的状况,他爸自己的所有东西都留给我了?”李想又问。

    副官有些艰难地点头。

    “哈哈哈——”李想突然大笑出声。

    原来孟松说的对,他真的个没用的东西!

    恍然之间,李想才觉得自己真真是个不孝子,刚才竟然还怀疑爸爸,即便爸爸是个犯错的人,但他对自己却一直都是最好的。

    有这么一个疼自己的爸爸,他怎么还能光顾着自己?

    想到此处,笑道癫狂的时候又戛然而止,李想说:“如果我爸爸真给我留了人,我愿意让出去,只希望你们能治好我爸爸。”

    对于李松和能否治好这事,凌三最后发言权,他说道:“李将军痊愈这件事根本不可能,他已经耽误时间太久,最差的情况是他将永远睡下去,好一点的话他清醒后全身瘫痪,无法开口说话,。”

    “我要救我爸爸。”李想没有任何犹豫,他坚定地说。

    之后他看向那副官:“如果我爸爸真给我留下人了,能不能让我自己处理?”

    “小想,你,想好了?”副官又问一遍。

    “恩,我想的很清楚了。”

    “既然如此,那就随你吧。”事已至此,他们好像只能妥协。

    “这样的话,你们是不是就能救救我爸爸了?”李想现在只想李松和能活着,其他的他都不在意了。

    “当然可以。”

    凌三让人将李松和带走,李想亦步亦趋地跟着。

    那副将终究放不下,他留下一半的人守在这边,其余的人全部带走。

    院子里剩下凌家的人。

    “哥哥,你要那些兵做什么?他们既然是李松和的人,肯定不会跟我们一条心。”凌子桐担忧那些私兵会是个定时炸弹。

    “没事,哥哥心里有数。”凌子拓却不着急,他慢条斯理地说:“说是私兵,其实跟其他的人都差不多,不过是一群没有户口的人罢了,既然是人,他们就有需求,我不需要他们为我所用。”

    要说他们有多么忠于李松和,凌子拓是不信的,私兵可不是古代那些死士,不得不衷心,这些人平常都被隐藏在暗处,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想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底下呢?

    当众人都聚集在前院时,一直没出现的龚小七,凌一,以及凌二这时从后院走出来。

    “事情怎么样了?可有伤亡?”凌子拓问。

    “只有十多个受伤的,我们已经放了药给他们。”凌一回答。

    龚小七拍打着身上的泥土,笑道:“小桐,原来我真的能挖洞。”

    李想不知道,离开的副官不知道,甚至是外头守了凌家整夜的士兵都不知道,之前往外跑的金毛他们不过是幌子而已,真正出去办事的是凌一凌二跟龚小七。

    昨夜龚小七经过整整两个小时的练习,终于能打洞了,不过由于功力不够,龚小七拼尽全力也才将穿个五六米左右,不过这五六米足够凌家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了。

    早上的混乱自然是凌家人引起的。

    他们印刷了上千份的关于李松和的罪,让金毛他们带出去散开,而凌一凌二跟龚小七则趁机混入幸存者当中,既煽动幸存者的气氛,又顺便保护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幸存者不被误杀。

    而小花跟小黑则带着凌文跟凌武寻找那个接受了李松和另一半私兵的人。

    “另一半私兵有消息了吗?”凌子拓问。

    “有了。”凌一点头。

    说到这里,凌一眉头皱了皱,他说:“这李松和倒是够聪明,竟然将另一半兵力给了跟他平常总是作对的人,也是叫嚣着要取李松和代之的人。”

    就是末世之前,李松和跟那人也常常因为意见不合而吵得脸红耳赤,原来这些都是做戏,果真是只老狐狸。

    “那人也离开了?”凌子拓问。

    ------题外话------

    这几天状态特别差,一万字能从早上八点写到晚上十点,多少回都想直接撞电脑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